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萌妻小小難招架7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萌妻小小難招架7字體大小: A+
     

    葉小小立刻瞪眼,嘟着小嘴巴扮鬼臉,“爺爺你就是討厭,就等着我說不的,是吧?”

    葉爺爺無辜,攤手,說:“話題又不是我提起的。”

    葉小小笑米米的豎着食指,nonono的晃來晃去,俏皮可愛的說:“雖然裔他們家的氣氛我不喜歡,但我還是嫁定裔了,所以,爺爺無論你再說什麼都沒有用哦。”

    她其實是在看到了簡家的人相處的狀況後,心裏忽然有了感觸,她也不是完全不諳世事的女孩子,很多事她還是懂的,只是她自己不愛操心,所以通常都不會庸人自擾將問題放大。

    但今天簡家的好與不好,已經完全擺在她面前了,她不去想都不行。

    雖然說她嫁的人只是簡裔雲,而不是嫁給他的家人,她或許不用去操心太多,但在她的心裏,家庭和睦是非常重要的。

    所以,在婚後,她不但會好好的對,還會好好的對他家裏每個人,因爲既然她嫁給了他,那他的家人就是她的家人了。

    也許,他們還有人會不喜歡她,就像簡母,她表現得如此明顯,她就算開始的時候遲鈍的沒有擦覺到,但今天,一個晚上下來,她也開始有感覺了。

    對於未來的婆婆不喜歡自己這件事,她心裏也忐忑不安,不過,深入去想想,她不喜歡自己,或許是自己不夠優秀,還不夠好,沒能夠配得上她優秀的兒子吧。

    這麼想的時候,她就釋然了。

    葉爺爺見她是真的已經下定了決心,他說什麼都沒有用,只好由着她了,而且在他的心裏,簡裔雲真的是一個很不錯的對象,但是怎麼看,都像是自己的孫女配不上人家啊,這個是他最擔心的。

    他嘆氣,拍了下大腿,扯了扯自己乖孫女的馬尾,“得了得了,我知道你喜歡你的未來老公,爺爺不說了還不行嗎?餓不餓?還吃不吃飯了?”

    葉小小笑米米的攬着自己爺爺的肩膀,“吃,當然吃啊。”

    葉爺爺看着她燦爛的笑容,沒有說話。

    她從五歲開始,就沒有了爸媽,十多年過去了,她也從一個牙牙學語的,僅僅到他大腿的小女孩,變成了現在這樣的一個大女孩,十多年了,她也長大了,不出十天,就要出嫁了,心情沒由來的,有些惆悵。

    葉小小心情也好,笑米米的揉着自己爺爺的肩膀,說:“爺爺,我去煮飯,你坐。”

    說罷,她起身,進去了廚房。

    葉爺爺看着她諳熟的套上圍裙淘米洗菜,鼻頭慢慢的變得酸澀,卻欣慰的笑了。

    ……

    幾天後,葉爺爺收到了簡家那邊派人送過來的新娘服,而火紅色的蓋頭和服裝上面栩栩如生的鳳凰,都是用金線一根根的繡出來的,做工精緻,一針一線都可以看得簡家的心意。

    衣服葉小小也試過了,是按照她的尺寸做的,穿起來嬌俏動人,葉爺爺第一次覺得自己的孫女還能如此嬌俏,也很歡喜。

    葉小小也很喜歡,穿了好久,都捨不得脫下來,她穿好了衣服,拍了幾張照片,喜滋滋的就想給簡裔雲發過去,讓他看看自己美美噠樣子。

    不過,她很快就發現自己不能這麼做,要是自己美美的新娘妝在婚禮前就給簡裔雲看到了,那婚禮當天還看什麼?

    所以,她難得的矜持了一回。

    不過,倒是發了很多信息給簡裔雲:“裔,我今天試穿了新娘服了,很漂亮哦,想不想看啊?”

    簡裔雲不想理她,對於這段婚姻,他沒有什麼期待,不過,她發了這麼多信息過來,他要是都當做看不到,覺得過意不去,畢竟她以後會是自己的妻子,是或許是要跟自己共度一生的人,對她好一點,是自己的責任。

    想到這,他只發了一個字過去:“忙。”

    葉小小發了上千字過去,他卻只有一個字,她興奮高興的心情有些失落,但是想到他可能是真的有事要忙,也就釋然了。

    簡裔雲發完了信息,他就將手機放回了口袋中,姚辛雨坐在他對面,跟他一起到了軍營附近的餐廳吃飯,她笑了下,問:“雲,我想問你一個問題,可以嗎?”

    簡裔雲點頭。

    “下個禮拜去香港那邊的行程,我記得上面的人是安排我跟你一起去的,爲什麼後來又換人了”

    姚辛雨是從c市那邊調過來的,她跟簡裔雲相識不過一個多月,她也不否認,自己從見到他的那一刻,就開始對他有了好感。

    而深入的相處後,瞭解了他這個人,她就更加喜歡他了。

    所以,從知道了上面的人有意讓他們兩人一起去香港出差半個月,她自然很高興,因爲那樣他們就會有更多獨處的時間,但是昨天她被告知,她的搭檔換人了,讓她的心情瞬間跌進了谷底。

    簡裔雲也吃得差不多了,放了碗筷,“是我主動申請不去的。”

    姚辛雨心一緊,但是臉上的笑容還是那樣完美漂亮,甚至打趣道:“爲什麼?難道你不想跟我一起出差?原來我這麼惹人嫌啊,我還以爲我挺討人喜歡的呢。”

    簡裔雲淺笑了下,搖頭,說:“不是你的原因,而是我下個禮拜沒有時間,跟上面請了幾天假。”

    姚辛雨愣了下,確實有些驚訝:“請假?你很少在有要事的時候請假呢。”

    姚辛雨對簡裔雲的家世是挺了解的,京城簡家,誰不知道?

    但是簡裔雲卻從來都沒有像其他紈絝子弟那樣,因爲自己有一個強硬的後盾而亂來,相反的,他很自律負責,凡是按照軍中的軍規來,這一點,確實讓她刮目相看,在他的身上,甚至還讓她自己看到了自己的不足。

    在認識簡裔雲之前,她對霸氣威風的簡家沒有什麼興趣,覺得也就那樣,不過是因爲祖輩父輩抓住了機會,漸漸發展起來,在京城有了一席之地,紮了根,經過幾十年的積累,所以纔有現在的威望。

    但是在她認識了簡裔雲,瞭解了他這個人後,她纔對簡家好奇起來,也深入的關注起來。

    瞭解他後,才知道他比她所認識的,還要有才,有能力得多。也知道他是一個難得的人才,上面的人對他讚譽有加,可不是因爲他的家庭。

    所以,她就更加的欣賞他,喜歡他了。

    “有事。”他淡淡的說着。

    姚辛雨聞言,瞭解的點頭,也沒有繼續的問下去。

    她從軍也幾年了,身邊來來往往的都是男人,她自然瞭解男人,知道他們不喜歡被人刨根問底的問太多,所以她很自覺的沒有再問。

    不過,在她的心裏,他會在有重要的事情的時候請假,必然是在他心中是很重要的事了。

    想到這,她眼眸一閃,想到了葉小小,若有所思。

    ……

    簡裔雲在婚禮前一天下午,就回去了家裏。

    他婚禮的一切事宜都安排得妥妥的了,他回去的時候,家裏也沒有多少喜慶的氣氛,家裏也就那幾個人,他的父親忙,要在明天早上才能到家,而其他的人,都還沒回來。

    雖然家裏沒有辦喜事的喜慶氣氛,但是樓下兩個敞開的門的房間裏,擺放着的都是喜宴需要用到的東西。

    簡母將他的新郎服拿到他的房間裏,讓他先試一下,看看合不合適,要是不合身,還可以趁着今天晚上,叫人修改一下。

    簡裔雲沒有試,在簡母出去後,就在chuang上躺下來了。

    或許他這麼想,對葉小小不公平,但是他對這個婚禮,確實提不起絲毫的興致,更加沒有身爲新郎的絲毫的喜悅。

    如果要探究更加深入一個層面上的話,可以說是因爲新娘不是自己想要的,所以讓他提不起絲毫的興趣。

    而且,他不但是對這個婚禮沒有興趣,沒有感覺,對日後的婚姻生活,他都沒有任何的想法。

    這麼想着的時候,他的手機響了起來,他蹙眉,看了眼來電顯示,他將手機扔到一邊,沒有接。

    電話一直響,他也一直沒有接,緩緩的睡了過去。他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晚飯時間,家裏的傭人上樓來叫他下去吃飯了。

    飯後,上樓來,手機再度響起,還是那個號碼,他抿脣,她的鍥而不捨讓他眼眸多了一絲不悅。

    在他的心裏,如果自己的新娘註定是自己不喜歡的女人的話,他希望對方是溫柔體貼的成*人,而不是一個活潑纏人的還沒長大的女孩兒。

    前者,他相信他們可以很平和的過一生,沒有激情,但是他會對對方負責,後者,只會徒添他的厭煩罷了,他也沒有信心能對她負責一輩子。

    電話持續的響起,他皺眉,最後還是冷着俊臉,接了電話。

    他的語氣冰冷,“有事?”

    “裔……”葉小小從昨天開始,想到自己的婚禮,就開始緊張起來了,一整天待在家裏哪裏都不想去,但是在家裏也坐不住,時間越來越逼近明天了,她很緊張,想跟他說說話,但打他電話他也不接。

    但是,他接起了電話後,她心底的緊張就消除了不少,但是還是能注意到他語氣的不悅,她不怕,不過委屈的癟了小嘴,小小聲的控訴,“裔,你好凶哦。”

    她的聲音軟軟的,像個受委屈了的孩子,眼下,讓她受委屈的,確實是自己,但她的聲音也帶着寬容和不計較,就像一個被家長誤會做了壞事的天真善良的孩子,即使家長做錯了,也不忍心責怪。

    想到這,他的心頓了下,連自己也沒有意識到的,冷冷的抿起的薄脣緩緩的鬆了開來。

    他的語氣也好了些,“打電話過來,有什麼事嗎?”

    葉小小點頭,剛纔的小委屈一下子就被自己遺忘了,語氣歡快的說:“有啊,想到明天我們就要結婚了,好緊張哦,爺爺都說我得了多動症,坐都坐不穩。”

    她的聲音有傳遞能量的功效,他聽了,挑了眉頭,心情似乎也沒有方纔煩躁了,“但我聽你的聲音,你似乎挺高興的。”

    葉小小的聲音就更加亢奮了,“我是很高興啊,一想到明天就是我們的婚禮了,我就興奮得坐不住。”

    簡裔雲表示不能理解,揉了眉心,“你是興奮還是緊張?”

    葉小小理所當然的說着,電話那邊傳來了她清脆如風鈴的笑聲,“既興奮又緊張啊。”

    說完,在簡裔雲還沒說話的時候,又問他:“你呢,你緊不緊張?行不興奮?”

    那邊的笑聲清脆得縈繞耳邊,簡裔雲頓了下,說:“還好。”

    葉小小不以爲意,自以爲有經驗的侃侃而談:“裔,不要裝啦,我知道你也會緊張的,你不知道我現在又多後悔昨天沒有纏着你,要你出來陪我,今天好緊張啊,一緊張就想見你,但是爺爺說婚禮前一天不能跟新郎見面的,不吉利,所以……”

    不過,說到最後,她就很失落了。

    或許是因爲不忙了,沒有事情幹,所以,聽着她說自己的小心事,他本該覺得枯燥無味的,也沒有心情聽,但是現在反而覺得在接電話前的煩躁沉悶的心情,被她的喜悅和動聽的聲音給沖掉了,讓他竟然有心情跟她交談了起來,“爲什麼見到我就不緊張了?”

    葉小小在那邊羞答答的扭捏了下,才說:“我想抱抱你嘛,抱着你,我就不緊張了。”

    簡裔雲聞言,嘴角控制不住的翹了下,但是嘴邊卻說了兩個字:“幼稚。”

    葉小小不滿意他的嫌棄,說:“我就是想抱你嘛,我們已經很久沒有見過面了。”

    才十來天而已,簡裔雲沒有什麼感覺。

    葉小小頓了下,想到了明天,她咬着小嘴撒嬌的說:“裔……”

    簡裔雲不自覺的迴應:“嗯?”

    葉小小對着自己的食指,嬌憨的撒嬌,“明天就是我們的婚禮了,要是明天我太緊張了,你要抱緊我哦,這樣我就不會緊張了,也不會擔心自己會做錯事,讓你丟臉,不過,就算我讓你丟臉了,你也不能嫌棄我,知道嗎?”

    簡裔雲不說話。

    只要不傻,從她說話的不客氣,不生疏,還有自然的撒嬌,都能聽得出來在葉小小的心裏,已經將他當成了自己的丈夫一樣依賴了。

    這種感覺很奇妙。

    簡裔雲聽着,倒是沒有自己剛纔想的那樣讓自己討厭。

    今天,他的心情有些煩躁,或許是因爲婚禮降至,婚禮跟新娘都還是不是自己想要的,從心底裏抗拒這段婚姻吧。

    他不想接她的電話,想到她心情就變得更加的煩躁,所以,在你接了她的電話後,他就已經做好了冷漠的對待她的準備了。

    但是,在接到了她的電話後,他一掃積累了一天的陰鬱心情,心情好了很多。

    但她這個人,跟以前他接觸過的人都不一樣。

    她不在意他的冷漠,將她的欣喜和歡樂傳染了給他。

    “裔——”

    簡裔雲這邊陷入了沉思,但是葉小小叫了他幾聲都沒有人應,她很擔心,擔心他是不是覺得自己太過煩人了,所以,她此刻的小臉上,寫滿了擔心。

    聽到她的聲音,簡裔雲驀然回神,“嗯?”

    葉小小對自己喜歡的人藏不住心事,也有一堆話可以說,不過,這會兒,她的聲音蔫蔫的,帶着小心翼翼和討好:“裔,你是不是覺得我很煩人?”

    簡裔雲自然聽出來了,他幾乎可以想象出她讀者小嘴巴,眨着圓圓的大眼睛的模樣了,他忍不住笑了下,但是沒有笑出聲音來,逗她的說:“你才知道?”

    葉小小一聽,像個喪家犬一樣敗下陣來,不死心的問:“真的這麼煩人嗎?”

    簡裔雲:“你說呢?”

    葉小小不要臉的說:“可是我覺得自己很活潑可愛啊。”

    簡裔雲嘴角一抽,沒有說話。

    葉小小更加傷心了,說:“裔,我這麼煩人,你是不是更加嫌棄我了?”

    簡裔雲聞言,挑了眉,心情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好得多,他從chuang上起身,捏着電話放在耳邊,拉開了窗簾,打開窗子,夜裏涼爽沁人的夜風讓人心情也變得更加舒暢了。

    外面的天已經完全黑了。亮起了閃閃的燈光,點亮了沉寂的黑夜。

    他們這邊是京城住宅區的黃金地段,有錢也不一定能住進來,所以,不遠處的公路,來往的車輛幾分鐘都沒有一輛。

    放眼看過去,正片天空和大地都很安靜,遼闊,但是他的心卻不會覺得孤寂,反而被一股情緒,裝的滿滿的,耳邊,還是葉小小吱吱喳喳的說着自己心事的聲音,他即使不說話,她也能說上半天。

    葉小小繼續在哪裏孜孜不倦的說着自己的小心情,簡裔雲聽着,沒有掛電話,必要時,纔回簡短的一兩個字,聽着她撒嬌的抱怨,也沒有改,但是她抱怨歸抱怨,卻不是真的生氣,還是那樣的興致勃勃。

    簡裔雲忽然覺得,其實接她的電話,也不是壞事,過去自己從來沒有動過接她電話的心思,不知爲何,心裏竟然有了一抹不明顯的後悔。

    不知過了多久,他房間的門響起了一陣敲門聲。

    簡裔雲側眸過去看,沒有開口,門口的人時簡芷顏,她說:“雲,睡了嗎?”

    簡裔雲應了一聲,回頭對電話那邊的葉小小說:“有事,先掛了。”

    葉小小忙叫住他:“不,不,裔,等一下啦,我還有事要問你。”

    簡裔雲沒有掛電話,也沒有開口,等着她說。

    那邊的聲音緊張又討好的問:“裔,你明天……不會逃婚吧?”

    簡裔雲一愣,笑了。

    不過,在他出聲前,她又滿心雄心壯志的說:“裔,我告訴你哦,你逃不掉的,就算你逃了,天涯海角我也要把你追回來!”

    簡裔雲嘴角上揚:“這麼堅決?”

    “當然!”葉小小豪情萬丈的說着,不過一下子又蔫了,“不過,要是你逃遠了,我擔心我找不到,所以,裔,你還是不要逃好不好,我會對你很好的,比任何女人都要對你好,我發誓,我不會讓你後悔跟我結婚的!”

    別人婚前恐懼症,或許擔心最多的是婚後的生活,擔心自己嫁的那個男人是否真的能給自己想要生活,他們婚後是否真的能幸福一輩子。

    但葉小小都不擔心這些,她這兩天這麼恐懼,不過是擔心他會忽然逃婚,不想娶她,因爲她知道,他其實不喜歡她的,娶她只是簡老爺子的意思,他對她也很不耐煩,所以不回她的信息,不接她的電話……

    這些,她都知道,但是她像是着了魔似的,從第一次見到他,就不能自拔了,因爲太過喜歡,所以她也不肯放棄,不肯放棄只好奮起直追,她相信,他會慢慢的喜歡上她的。

    簡裔雲纖長的手掌捂住嘴脣,以掩飾自己即將從喉嚨發出的笑聲,不過,他沒有說話。

    他不說話,葉小小沮喪的叫:“裔……”

    簡裔雲足足笑了一分鐘,他才放開了手掌,良久才說:“葉小小,記得你說過的話。”

    葉小小點頭:“我當然會記得啊,如果你肯娶我的——”

    不過,她的話還沒說完,她忽然就意識到簡裔雲這句話所包含的意思了,頓時你興奮不已,在chuang上又蹦又跳的尖叫出聲,“啊——!裔,你答應了!我聽到了哦!”

    簡裔雲笑了,就算他看不到她,但是也能想象得出來她那閃亮靈動的歡喜的眼眸。

    他沒有再說話,緩緩的掛了電話,出去開門,門口站着他的姐姐簡芷顏。她身上穿了一件卡其色大衣,風塵僕僕的,顯然是剛到家。

    簡芷顏的視線落在開門的簡裔雲完美無瑕的臉龐上,挑眉道:“你心情好像很不錯。”他俊臉上,包括眼底,都是掩飾不去的笑意,真切的笑意。

    簡裔雲頓了下,點頭。

    她見他剛放下手機,在門外也聽到了一陣交談聲,問:“剛纔接的是小小的電話?”

    簡裔雲點頭。

    簡芷顏笑了:“看來我是白走一趟了。”這段婚姻,她以爲他是不願意的,想到他心情可能會不好,所以打算過來跟他交談一番,開導開導他。

    現在看來,已經沒有必要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後來偏偏喜歡你大宋的智慧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
    鳳囚凰遮天贅婿重生影后小軍嫂超級卡牌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