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萌妻小小難招架6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萌妻小小難招架6字體大小: A+
     

    中秋節的前一天,姚辛雨所說的上校的人選已經公佈了下來,簡裔雲還沒跟家裏的人提過一個字,他的母親就打電話過來了,聽語氣心情似乎不錯,“雲,你升職的事,我已經聽人說了,你爺爺雖然什麼都不說,但是心裏高興得很呢。”

    簡裔雲坐在新的辦公室,應了一聲,沒有什麼情緒。

    簡母開心之餘,也難免有些小惆悵,“雖然媽不想你跟你爺爺一樣做一名軍人,但既然你選擇了,就好好的努力往上爬,做到最優秀。”

    兒子不過從軍幾年,就有如此斐然的成績,屬實不容易,比當年他父親還要出色,簡老爺子有什麼理由不高興?

    簡裔雲應了一聲,說;“媽,沒事的話,我要掛電話了。”

    簡母道喜之餘,打電話過來,也還是帶有目的性的,“你爺爺叫你中秋節回家過,還有,也帶上你自己選的那個未來老婆。”

    簡裔雲推遲道,“我中秋節有個軍事會議,必須出席,回去可能會比較晚了。”

    簡母不怎麼高興,知道他是不想回家過中秋,但也不點破,只是說:“記得儘早趕回來就好。”

    簡裔雲掛了電話,想起剛纔自己的母親說的話,不禁的又想起了葉小小。

    爲了表示自己的雄心壯志,她還是以前那樣、不,可以說更加勤奮的打電話給他,他不由得想,要是她知道自己的工作地點,會不會每天都來他工作的地方蹲點等他下班?

    他去接她這件事他沒有跟她說,反而打電話告訴了葉爺爺,也順便的詢問了下葉小小的行蹤,葉爺爺告訴他,她有事回去了學校一趟,晚上纔回家。

    開車到了她學校門口的時候,差不多五點了,不想聽她噼裏啪啦的說一大堆話,所以他選擇了給她發一條信息。

    葉小小拿起手機,見到簡裔雲的信息,眼睛頓時都會發光了,倏地就從座位上站起來,毛毛躁躁的收拾自己的東西就直奔學校門口。

    她才跑出來,就被自己的同班同學給叫住了:“唉,小小,跑這麼急去哪裏?今晚跟其他學院的學生有個燒烤派對,要不要一起來?”

    葉小小臉上笑米米的表情淡了些,有些侷促,“不了,我還有事。”

    葉小小在班上的人緣不算好,簡裔雲會以爲她性子活潑,那是因爲在他跟自己爺爺還有特別好的讓她覺得有安全感的人面前纔會這樣,在同班同學的眼裏,她是一個沉默而不出彩的人。

    不出彩包括了三方面:其一是家世,其二是成績,其三是外表。

    從小班裏的同學都知道她是一個沒了父母的孩子,是她爺爺一個人孤苦伶仃的看着長大的,從她上小學的時候開始,大家看她的眼神跟看其他的同學不一樣,每次開家長會,同學們爸爸媽媽都來了,而她通常都只有自己一個人,孤零零的躲在角落裏。

    她小的時候她爺爺就老了,已經從軍隊裏退休下來,每個月的退休金雖然不少,國家也有經濟補貼,但是對於養活他自己跟自己正在茁壯成長的孫女還是有些困難,更加無法給她優渥的生活。

    所以,她爺爺還要去工作。

    雖然也有他之前的同事說要給他們經濟上的支助,她爺爺畢竟是軍人出身,腰板很硬,自然不會接受。

    工作是她爺爺的好友幫找的,去大戶人家那裏做園林工,給花花草草澆水施肥,也輕鬆,她爺爺雖然年紀大了,也能忙得過來。

    這份工作也空閒,但在她爺爺的心裏,人家給他這個職位是看在他朋友的份上,要不然,哪裏會會僱傭他一個老頭子?

    所以,她爺爺從來都不請假,自然的也來不了她的家長會了。他們葉家也沒有多少親戚,人情也淡薄,沒有多少人願意幫他們,所以在葉小小的記憶中,她都是一個人安靜的坐在座位上的。

    叫住她的人是他們班的文娛委員,長得很漂亮的一個女孩子,據說是他們學校的校花,笑容讓人感覺很親切,“燒烤派對不是現在舉行,是在晚上八點啦,你看看有沒有時間,有時間就出來一趟嘛,大家一起聚一聚也好。”

    那邊又傳來了一個女孩子異常興奮的聲音,“是啊,聽說我們大學城的城草也會過來哦。”

    他們大學城的城草,是一個很神祕的人,比他們大幾屆,碩士在讀,長相驚豔,才華橫溢,只是很少人見過他,不過只要他一出現,肯定會引起連番轟動。

    聽說前兩年開學典禮上有邀請到他當發言人,但是後面再邀請,人家都不幹了,因爲只見過一次面,他的住所差點被想去一睹芳容的學姐學妹們踏平了。

    人家熱情相約,葉小小覺得不好意思,“可是我今天是真的有事。”如果是以前,她也會好奇一番那個城草到底是何方神聖,但是現在她已經有了簡裔雲了,所以城草什麼的,都哪裏涼快滾哪裏去!

    跟她一個寢室的丁美美跟她關係不錯,聞言皺眉的說:“小小,你能有什麼事啊?不會又去打工吧?”

    這個燒烤派對,是幾個學姐組織的,聽說邀請去的人都大有來頭,不是每個人都能去的,最重要的是,被邀請過去的女孩子,都是那邊有人看中了的。

    否則,文娛委員也不會如此熱情的過來邀請她了。他們班上一共才六七個人能去,三男四女,她現在這樣拒絕,不是佛別人面子嗎?

    葉小小撓撓頭,想到那邊簡裔雲正在等她,她就急得不行,也顧上這麼多了,直接的拒絕:“我是真的有事,謝謝你們邀請我,我先走了。”

    說罷,她就轉身離開了。

    他們今天叫她過來學校幫忙弄海報不過是幌子,事實上,他們剛纔跟她提的纔是重點,但她卻不解風情的拒絕了,她的同學們臉色自然不好看,不過葉小小溜得快,他們追出去,已經不見她人影了。

    學校門口停着很多車子,葉小小不知道那一輛纔是簡裔雲的,不過,在她想打電話的時候,一輛車子開了過去,在她腳邊停下來。

    車窗緩緩的落下,簡裔雲帶着一塊墨鏡,示意她上車。

    簡裔雲身上穿着一套迷彩軍裝,葉小小對着他的完美側臉留了口水,在他面前,剛纔跟自己同學交談的窘迫感覺完全不存在。

    她自己也很出奇,在他的面前,她總能保持心情愉快也能放鬆心情,一點都不會緊張,從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他就有這種感覺了。

    他看了眼她揹着的小書包,找了個話題:“怎麼今天也要回學校?”

    “班裏要弄一個海報,叫我回來幫忙。”葉小小也蹙眉,因爲她接到自己同學的來電的時候,也有些吃驚,因爲她們從來都不會找她坐這些事的。

    不過,能幫忙她也開心,就跟自己打工的老闆請了半天假回來學校了。

    她甩甩小腦袋,不去想這些,眼睛都黏在他身上了,雙眼全是滿滿的愛心,她頓了下,忽然羞答答的問:“裔,你怎麼會來找我?是不是想我了?”

    要是被葉小小的同學們知道了她竟然有如此活潑花癡,直接的一面,他們肯定會覺得眼前的人肯定不是他們所認識的葉小小。

    因爲相差甚遠。

    簡裔雲自動的略過了她的問題,說:“跟我回家,一起過中秋。”

    葉小小聞言,激動得愣住了,要不是簡裔雲正在開車,她一定會毫不猶豫的撲上去,狠狠的親他幾口,簡裔雲從車鏡中看到她滿臉激動的小臉,直接的潑她冷水:“爺爺叫的。”

    葉小小小嘴立刻就癟了,不過,很快又不甚在意的笑了起來,嘿嘿的笑着,滿臉憧憬的說:“以後我們結婚了,就算爺爺不叫你,你也會過來接我的。”

    簡裔雲不再搭理她,葉小小想到中秋節他們家肯定會有很多人,倒是開始緊張起來了,“裔,我爺爺也來嗎?”

    “你爺爺也要在家裏祭月。”

    葉小小小手緊張的揪着衣衫,雖然有些人已經見過一次了,但連話都沒有說過幾句,她難免緊張。

    車子到了簡家老宅,葉小小捏着他的衣角,小臉皺巴巴的看着他:“我好緊張。”

    簡裔雲是沒有什麼心情哄她的,依照她的性子來說,他覺得她不會緊張纔對,但是她的手心碰到他手臂,冰冰涼涼的,他皺眉看過來,她咬着下脣,臉上的緊張顯而易見。

    他挑眉,她前幾次的表現讓他大跌眼鏡,所以她現在所謂的緊張,讓他着實吃驚了,他還以爲她天不怕地不怕呢。

    葉小小見他沒有掙開自己拽着他衣服的手,便擡頭看了眼眼前的豪華大院,愣了下。

    她是第一次來簡家本宅,雖然也聽說他們簡家挺有威望的,但是卻沒想到竟然這麼有錢,她之前去過他爺爺做園林工的富豪人家的家裏,那裏已經讓豪華得她歎爲觀止了,沒想到簡家跟他爺爺工作的人家相比,又之過而無不及。

    房子是中世紀的歐式別墅,一共三層樓,主樓的旁邊還有兩棟小別墅,再出來是兩條蘊含了文化韻味的長廊。

    聽說他們簡家是將門出身,所以大院子裏有游泳池,也有靶場,馬廄。

    她還沒來得急看更仔細,就給簡裔雲拉着小手下了車。

    葉小小看着他們家的庭院,不禁想他們建這座房子得要多少錢啊,他們家的房子是在他爸爸媽媽還在世的時候,就已經買了的,聽說那時候已經花光了她爺爺二十多年的薪水,還有爸媽幾年的積蓄了。

    簡裔雲拉着她進去門庭,她站在了臺階處,擡眸看他。

    簡裔雲皺眉,“怎麼了?”

    葉小小想到了門當戶對這回事,所以她非常不解:“裔,聽說我們的婚事是你爺爺主動牽的線,之前我也聽我爺爺說你們家很有錢,但是我沒想到你們家竟然這麼有錢。”

    她比了比簡家的大庭院。

    簡裔雲掃了她一眼,“所以呢?你想說什麼?”

    “豪門不是都講究門當戶對的嗎?我跟你說我們家很窮的,我讀書的前都還要我自己掙,你要是娶了我,你不是很虧嗎?最重要的是,我不明白你爺爺爲什麼會讓你跟我結婚?”

    葉小小也是在見到了這座豪華得讓她望而卻步的房子,纔想起這些事情,之前她腦子裏只有簡裔雲,一心一意的想要將他撲倒。

    簡裔雲聽着她的話,坦白真誠,一點都不掩飾,他微微的勾了脣,但在聽到她最後一個問題的時候,他嘴角的笑容收斂了起來,越過她往庭院裏走去,丟下一句話給她:“你問的問題我也想知道。”

    葉小小見他走進去,而不遠處很多傭人都在幹活,見到簡裔雲,立刻就規規矩矩的站的腰板挺直,等待着簡裔雲路過他們。

    葉小小立刻就緊張得忘記了剛纔問他的問題,跑上去攬緊他的手臂。

    他們剛進門,老宅的管家就已經收到了通知,出來接他們。

    他們到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六點了,剛進去,就聞到了一股濃郁的水果香味,兩個茶几何不遠處的桌面上都擺滿了水果,零食,還有擺放得精緻的糕點,琳琅滿目的,不知道的人還以爲這裏要舉行什麼派對呢。

    他們到的時候,樓下只有簡母,見到簡裔雲,倒是笑得開心,自己的兒子,一個月不能見一次面,她也是想得很,不過在見到緊緊的抱着簡裔雲的手臂的葉小小的時候,不悅的蹙了眉。

    見她一臉拘謹緊張的樣子,更加是不滿了,在葉小小的身上,她沒有找到絲毫千金小姐該有的大氣和日後作爲女主人該有的典範。

    在她的想法中,自己的兒媳婦是出得廳堂,入得廚房的千金小姐,最好是一位能在事業上對簡裔雲有所幫助的女強人,如果是她理想中的那樣的女孩子,自然什麼大場面都見過了,又怎麼會緊張?

    而葉小小這個舉動,就恰恰說明了,她不值一提的身份。

    簡母沒有什麼熱情的看了她一眼,就上來問簡裔雲關於升職的事了,看也沒看葉小小一眼。

    這時,簡老爺子也下樓來了,應該是管家跟他說了,因爲管家正跟在他身後。

    簡老爺子一下來,就慈祥的看着她,噓寒問暖,化解了些葉小小心裏的緊張,她也開始放得開一些了,吱吱喳喳的跟他說自己學校的趣事,簡老爺子笑得很開心。

    管家跟簡母挺大笑聲看了過來,都愣了下。

    簡老爺子對自己的後輩是很嚴肅的,尤其是自己的孫子,孫女,對簡深煬的兒子都不會縱容,這麼哈哈大笑的,說實在,其實真的很少見。

    簡老爺子在葉小小說完後,開始說簡裔雲小時候的事情,葉小小喜歡聽啊,邊討好的給簡老爺子捏肩捶背,簡老爺子愜意的笑得滿臉慈祥。

    十多分鐘後,簡芷顏回來了,她的回來打破了他們四人的氣氛,簡母跟簡老爺子臉色都不大好看,最後,還是簡母問:“小顏,慎之呢?”沈慎之是簡芷顏的丈夫,他們已經叫了很多次,讓他們兩人一起回來,所以見到進門的只有簡芷顏的時候,簡母跟簡老爺子的臉色都不好看。

    沈慎之也做得太過了,現在連簡老爺子都請不動他了。

    簡芷顏一直都沒有掩飾自己跟自己丈夫婚姻不合這件事:“聽說在歐洲有個會議要開,今天應該趕不回來了,讓我們不要等他。”

    她直接說他有會議要開還好,她偏偏要說聽說,就說明這個消息她還是從別人口中知道的,所以他們問她也是白問,要是真的想知道的話,他們自己打電話去找人更好。

    她的婚事已經塵埃落定了,一般她是很少拿自己的婚姻置氣的,她今天諷刺飯語氣特別重,應該是心情不好有人惹到她了。

    簡老爺子跟簡母自然聽懂了裏面深層的含義,臉色就更加不好看了。

    氣氛異常的怪異,葉小小有些緊張了,她什麼都不知道,又不能插嘴,只好看了眼簡裔雲。

    簡裔雲也正好向她看過來,眼眸深沉,他眼眸微微的垂着,她看不清他眼底裏面的眸光。

    這是,管家也過來說可以開飯了,簡老爺子拍拍葉小小的小手,以化解她的拘謹,然後放聲對大家說:“去吃飯吧。”

    簡母也沒有說什麼,簡深煬從他搬出去後,就沒有回來過家裏過過什麼節日,甚至連簡老爺子的生日也不會到場,所以已經習慣了。

    葉小小本來以爲會有很多人的,卻沒想到竟然比之前去自己家提親還要少人,而且氣氛非常的壓抑,但是她坐在簡老爺子跟簡裔雲身邊,倒是沒有多緊張了,見簡裔雲心情自吃飯開始就變得不好了,她就開始擔心他沒胃口吃不飽,其他什麼都顧不上了,殷勤的給他夾菜挑骨頭,也沒有發現其他人驚訝的目光。

    簡裔雲也不知道是不是沒有發現其他人的目光,只是低下頭來吃自己的,一頓飯下來也沒有夾過什麼菜,吃了一碗飯後,淡淡的說:“夠了。”

    說完,看了眼她碗裏沒有怎麼動過的飯,對管家說:“裝一碗飯過來。”

    管家點頭,叫人盛飯過來後,端到了葉小小的面前,“涼了就不要吃了。”

    葉小小愣了下,隨之更多的是羞澀,因爲在場還有很多人在。不過,她翹起的嘴角是怎麼也無法讓人忽視掉的。

    簡母的臉色還是不怎麼好,抿了脣,不過簡芷顏倒是露出了今晚第一個笑容。

    現在看來她的弟弟比她,她丈夫沈慎之,她大哥簡深煬還有她大嫂喬陌笙都還要幸福,至少她看得出來,他是被人愛着的。

    因爲考慮到葉小小也要回去自己家過中秋節,畢竟她只有她爺爺一個人,難免寂寞。

    而葉小小也沒有多吃,雖然晚飯很豐盛,每一道菜都非常美味,但是她也還是惦記着家裏的爺爺的。

    簡裔雲開車送她回去,到了樓下,葉小小依依不捨的抱着他不放,這次見面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才能見面了。

    簡裔雲也沒有推開她,任由她抱着。

    良久,葉小小才放開他,看着他的車子離開纔不舍的回到了家裏。

    家裏,葉爺爺吃了別人送過來的點心還有糉子,等着葉小小回來後纔開始做飯。

    葉小小回到家,又是笑米米的了,見到擺在桌面上分量不多,種類也不豐富的水果和零食,她的腦海裏不禁的就想到了簡家開派對那樣總類繁多的食物。

    不過,她也注意到,就算在豐富,從頭到尾,也沒有人都動過,就像擺放在客廳的藝術品一樣。

    再看看自己家客廳的,葉小小的心就安定了下來,拆了一顆大白兔牛奶糖放進小嘴巴里嚼着,想起了簡家那個豪華的大庭院,蔫了蔫,“爺爺……”

    “嗯?怎麼了?沒吃飽嗎?”葉爺爺會等她回來再吃飯,大部分原因是他知道自己孫女的性子,在面對陌生人和陌生的地方的時候,會比較拘謹,所以擔心她太過拘謹,太過緊張而沒有吃飽,所以纔到現在才做飯。

    “不是……我今天才發現,原來裔家這麼有錢,也忽然想不明白,爲什麼裔他爺爺想要跟我們家結親家,我們家跟他們真的是相差太遠了。”

    葉爺爺慈祥的摸摸她的腦袋,問:“現在知道他們家的情況了,對吧?喜不喜歡?”

    葉小小搖搖頭。簡家的氣氛太嚴肅了,就像她爺爺說的那樣,真的是規矩一大推。相對的來說,她自己家才讓她感到自在。

    葉爺爺很認真的說:“既然不喜歡,那就不嫁了,嗯?”



    上一頁 ←    → 下一頁

    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大宋的智慧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都市特種兵之暗影
    殭屍保鏢鳳囚凰遮天贅婿重生影后小軍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