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萌妻小小難招架5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萌妻小小難招架5字體大小: A+
     

    葉小小昨晚都沒有睡,所以困得不行,粘了chuang後,她不自覺的就睡着了,簡裔雲叫她的時候,她正在睡夢中,被迫醒來,貓一樣的眼睛眯了起來,紅通通的,癟着小嘴巴伸手的就抱住了他的手臂,撒嬌的咕噥帶着濃濃的鼻音,“裔,我好睏哦。”

    手臂被人當抱枕一樣抱着,感覺到她胸前的柔軟,手臂頓了下,猛地抽回手臂,說:“葉小小,晚上八點多了,給我起來。”

    他的手臂抽回來了,她的心也失落了,他的聲音冷冷的,硬硬的。

    說的話沒有商量的餘地,就像是面對着他手裏的兵一樣,她不害怕,但是她不喜歡這種感覺。

    所以她的心也就受傷了,便沒了睡意,睜開眼睛的時候,簡裔雲已經不在房間內,應該是下樓去了。

    她頓時就清醒了,漿糊一樣糊塗的小腦袋漸漸的清醒了過來,小手狠狠的拍了自己的腦門一巴掌。

    已經下定決心要儘快讓他喜歡上她了,而她現在在幹什麼?

    說好的好好表現呢?

    她想着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的時候,已經穿好了鞋子匆匆忙忙的下樓了,而簡裔雲正在樓下襬着盤子,將食物都往盤子裏裝好。

    聽到她下樓的聲音,頭也不擡,“去廚房洗手。”

    葉小小很乖,聽話的奔去了廚房,洗了手,簡裔雲示意她在他對面坐下,葉小小笑米米討好的照做了,擡眸見簡裔雲還是面無表情的,有些擔心,便努力的替自己辯白:“裔,其實我平常不是愛懶*的人,我只是昨天晚上沒有睡而已,你千萬不要誤會哈。”

    簡裔雲低下頭來吃自己的,也不回答。

    葉小小想給他夾菜,但是兩人坐在對面,遙遠的距離讓她感覺非常糟糕,便端了碗,往他旁邊靠去,見簡裔雲掃了一眼過來,嘿嘿的一笑,往他碗裏夾了自己喜歡吃的牛肉,說:“坐太遠了不利於我們培養感情。”

    簡裔雲已經不想跟她說太多了,她臉皮像樹皮似的他說再多,都沒有用,她一樣會典着臉,磨磨蹭蹭的蹭過來。

    飯後,葉小小爲了表示自己會是一個很好的妻子,屁顛屁顛的收拾碗筷去洗碗了。

    她不是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千金大小姐,相反的,因爲自小就沒了父母,而她小時候爺爺工作又忙,所以她很小的時候就會做一點簡單的家務了,所以這點事難不倒她。

    而且,在她讀了初中後,她爺爺開始嫌棄她這樣不好,那樣不好,所以開始奴.役她幹活,家務什麼都幹,就是因爲覺得她太遭人嫌了,要是不勤奮點,沒男人看得上,所以,她的家務便做得更加妥妥的。

    之前葉小小是很憤怒的,覺得爺爺太不把她當親孫女了,不過今天她能在簡裔雲面前表示一番,她表示很滿意,也開始感激起了葉爺爺。

    從廚房出來時,簡裔雲正在翻看最近的報紙,她笑米米的奔過去,“裔,我洗好了。”

    簡裔雲擡眸看了她一眼,“困了就上樓去睡。”

    葉小小搖搖頭,“我現在不困了。”

    就算困,難得跟他單獨共處一屋,她也要打起精神來。這麼難得的時光,她怎麼可以就白白的睡過去了呢?太浪費!

    簡裔雲放下報紙,“我還有事,先上樓了。”

    葉小小跟在他屁股後面,連番追問:“什麼事?很忙嗎?放心,我會在旁邊安靜的待着,什麼話都不說的,你忙你的,不用管我。”

    葉小小想,或許他所說的有事是謊言,只不過想撇開她而已,不過她葉小小她哪有這麼容易就能被甩掉的?

    簡裔雲上了樓,站在自己房間的門口,手搭上門把,回頭掃了眼一直窮追不捨的跟着他的葉小小,眼神冷淡的看着她:“上廁所,你也要跟着來嗎?”

    葉小小羞澀的摸摸鼻子,還沒說話呢,簡裔雲就進去,迅速的關上了門。

    葉小小才知道自己被騙了,她氣憤的拍門,“裔,你騙我。”

    不過,在她拍得手掌都快爛掉的時候,門裏面的人還是沒有一絲動靜,葉小小趴在門上,小嘴一直喃喃道:“裔,開門嘛,我想跟你說說話,培養培養感情啦”

    簡裔雲將門反鎖了,回到房間就拿一套衣服進去浴室洗澡了,出來時聽到她還在外面拍門,眉頭一跳一跳的,不過沒有理會。

    一個小時後,葉小小還站在哪裏,不過聲音已經沙啞了,而簡裔雲還是不理她,她心裏難過又沮喪,沒想到他對她心腸這麼硬,她站在門外累死了,他都沒有開過門。

    不過,她也沒放棄,站着變成了蹲着,蹲在他房間的門口繼續敲門,小嘴一直唸唸有詞,“裔,開門啦……”

    簡裔雲坐在房間裏對着電腦忙正事,耳邊是葉小小孜孜不倦的聲音,不過,絲毫沒有影響到他的專心,他的耳朵非常主動的過濾了她的聲音。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已經不早了,差不多十一點了,簡裔雲關了電腦,準備睡覺。

    想起了剛纔門口剛消失不久的聲音,挑挑眉。

    剛開始的時候她的聲音很響,吵吵鬧鬧了,後來就有點蔫了,應該是叫的嗓子也累了,而且,在十多分鐘之前,就沒有了聲音,應該是回去睡覺了。

    想到她不依不撓的敲門,他就頭疼。

    他見過臉皮厚的,她卻是他見過臉皮最厚的,一般的女孩子,哪裏會整天纏着一個男人不放?

    耳根終於清靜了下來,他就睡覺了。

    他的生物鐘很準時,不到六點就醒來了。

    洗漱穿衣不過幾分鐘的時間,在軍隊裏練出來了的。

    他整理好了儀容後,擰開門把打開門,只是門剛開了一條裂縫,他就看到了靠在牆和門之間蜷縮着身子,嘴角掛着一滴口水,安恬入睡的人……

    他頓住動作,眼眸深沉。

    良久才動了動,將彎腰將她抱了起來,轉身回去了自己的房間,給她脫了鞋子後,纔給幫她掖好被子,站在chuang邊看了她好一會兒才轉身離開。

    ……

    葉小小醒來已經是早上十點多了。

    她醒來就發現自己舒舒服服的躺在柔軟溫暖的chuang鋪上。而且這chuang鋪看起來是那樣的熟悉。

    她腦子一閃,立刻就明白了,高興得在chuang上直翻跟斗,整整齊齊的chuang鋪頓時被她翻來覆去的蹂.躪得凌亂不堪。

    最後,她傻笑的抱着被子聞着還殘留着簡裔雲身上的氣息的被子深深的吸氣,露出了一臉幸福的表情……

    安靜了沒有一會兒,在chuang上蹦蹦跳跳了一會兒,想起自己還沒洗澡,便依依不捨的回到了簡裔雲讓她暫時住進去的房間找衣服洗澡去了。

    從浴室出來,她趴在chuang上,晃着腳丫子打開手機,開了機,見到有一條信息閃出來,那號碼已經深深的印在了她的腦海中了,她立刻歡呼起來,激動得不行的在chuang上滾來滾去,揮舞着四肢,那樣子,看上去的確是要瘋掉的節奏了。

    簡裔雲終於給她來信息了,她抱着手機,將簡裔雲那二十多個字的短信看了一遍又一遍,簡直捨不得鬆開手。

    簡裔雲發信息叫她不要亂走,無聊就打開他的電腦玩玩遊戲上上網,餓了就打電話叫外賣,連外賣的號碼都發給她了。

    直到中午的時候,她才從chuang上跳起來,乖乖的叫了外賣,吃了飯後,就上樓去上網了。

    玩了會兒遊戲,覺得無聊,留戀的抱着被子聞着被單裏簡裔雲的味道又睡了過去。

    下午五點,簡裔雲就回來了,不過,他回來的時候,葉小小也醒了,她今天睡得心滿意足,聽到開門聲就屁顛屁顛的過來,還沒說話簡裔雲就開口了:“收拾一下你的東西,立刻去機場。”

    “去機場?”簡裔雲一句話就將葉小小扔進了冰谷中,她前一刻還爲他的體貼而高興得差點岔氣,他回來卻要趕她走了,她咬着小嘴,死死的抱着樓梯扶手,“我不要,你說過會讓我這個週末都留在這裏的,要走我也要到明天再走。

    她如臨大敵的姿勢讓簡裔雲心情出奇的好了些,他垂下眼瞼,斂去眼底的笑意,“我七點的飛機,你確定你要留在這裏?”

    “啊?你也走啊?”葉小小聞言,立刻就笑了,又是笑米米的模樣了,飛奔過來抱住他的手臂,“早說嘛,要是你走了,我留在這裏有什麼意思?”

    簡裔雲不理她,“快點收拾行李。”

    葉小小屁顛屁顛的回去房間收拾去了。

    她就背了一個小揹包來,裏面有現金還有一套衣服,就沒有其他的了,她根本不用怎麼收拾。

    她出了房間,然後鬼鬼祟祟的揹着兔子揹包進去了簡裔雲的房間。

    簡裔雲房間沒有鎖,他出任務出了一身汗,進去浴室洗澡去了,她偷偷摸摸的打開了他的衣櫃,在那一排衣服中偷了一件,小心翼翼的關好衣櫃,回去自己的房間摺疊好衣服,塞進自己包包裏,整理好後,才裝模作樣的當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又過去了簡裔雲的房間。

    簡裔雲已經洗完澡了,身上飄着一股好聞的沐浴露的味道,葉小小看着人家露在衣領外面的鎖骨,舔了舔小嘴巴,強忍着沒有撲上去。

    時間有限,簡裔雲整理好了自己的行李後,就下樓準備離去了。

    葉小小奪過他的行李箱,自以爲溫柔體貼的說:“裔,你工作了一天肯定很辛苦了,行李我幫你拿。”

    說着,就提着簡裔雲不算重,但也不算輕的行李下樓了。

    簡裔雲倚在門邊看着獻殷勤的葉小小,竟然也沒有說什麼。

    到了機場,葉小小也爲兩人可以高高興興的上飛機了,怎知簡裔雲說:“等一個人。”

    葉小小立刻警鐘大響,如臨大敵的問:“等誰?你的戰友嗎?”雖然她問的是戰友,但是她的表情已經出賣了她,所以簡裔雲知道她起身更想問的是不是連慕然,或者是自己的情敵。

    他點點頭。

    葉小小態度360度大轉變,立刻又是笑米米的,挽着簡裔雲的手臂不肯鬆開,陪着他等。

    葉小小的眼睛機靈有神,見到不遠處走來一個打扮時髦的年輕的美女,漂亮的容顏讓身爲女人的她都忍不住多看了幾眼。

    不過,她很快的就反應過來,伸着紛嫩的小手掌捂住簡裔雲的眼睛,擔心他發現了那位美女,然後移情別亂,對那位美女一見鍾情拋棄她。

    簡裔雲俊臉立刻就黑了,扯下她的小手,立刻就放開了,不過她手絲滑柔嫩的觸感還是清晰的印在了他的腦海中。

    葉小小扁嘴,還沒來得及說話,就聽到了一個好聽得讓她妒忌的聲音,“雲,抱歉,讓你久等了。”

    簡裔雲勾脣一笑,“我也是剛到。”

    來人正是葉小小剛纔看到的美女,葉小小轉身看到她,就更加緊張了,因爲這位美女近看看起來就更加漂亮了,漂亮得讓人窒息。

    她不安的扯着簡裔雲的手不肯放開,而且簡裔雲還對她笑了,笑得這麼好看,他都不對她笑,卻對這個女人笑……

    葉小小妒忌了。

    美女最先注意到的是簡裔雲被葉小小攥着的大手,紅脣一勾:“雲,這位是……”

    簡裔雲簡單的介紹:“葉小小。”

    說完又對葉小小說:“姚辛雨,我的同事。”

    姚辛雨勾脣,一顰一笑闡釋着的都是魅力和自信,她伸手出來,“你好。”

    葉小小伸手出來跟她握了下。

    不過,她的小嘴卻是抿着的,因爲她沒想到軍隊裏也有這麼美的美女,這是否就是傳說中的軍隊一枝花?

    這支花也太……太漂亮了了點。

    漂亮得讓她非常不放心。

    姚辛雨勾着嘴脣,看了一眼葉小小不安的攥着簡裔雲的大手,說:“我們走吧,該上飛機了。”

    三人上了飛機,座位是簡裔雲叫人訂的,三人一列,葉小小非常自覺的選了一箇中間的位置。

    姚辛雨看了眼魯莽而警惕的葉小小一眼,眼底盡是笑意。

    而簡裔雲,倒是沒有什麼所謂。

    三人都因爲要趕飛機,所以都沒有吃晚飯。

    上了飛機後,他們都要了一份飯,飛機餐的味道一般,簡裔雲雖說是軍人,這些年來也吃了不少苦,但是他刁鑽的味蕾卻還是沒有變,所以吃了幾口,就不吃了,而在他放下勺子之後,姚辛雨也不吃了。

    而葉小小從小就自己開始學做菜了,好吃不好吃,她都吃過,嘴不挑,餓了只要食物不壞,都能吃得津津有味的,見簡裔雲不吃了,也知道他是挑食,不過她更知道他今天辛苦了一天,不多吃點會餓,所以她夾了自己愛吃的魚腩給他,連骨頭都挑開了,才遞到他的盆子裏,說:“裔,再多吃點嘛,你工作了這麼久,不餓麼?”

    簡裔雲掃了一眼自己盤子前的食物,抿了脣。

    姚辛雨掃了眼她臉上和眼底都是討好的笑容,殷切期盼的看着簡裔雲,簡直就像一個暗戀着王子的灰姑娘,希望王子能多看自己一樣。

    她笑了,說:“葉小姐你不知道,雲他一般都不吃飛機餐的,他嘴巴最挑了,我說了他很多次了,他就是聽。”

    葉小小咬着小嘴,很不高興姚辛雨忽然插了一句話,因爲她不知道這些,她關心的只是最直接的問題,那就是他會不會餓着了。

    簡裔雲沒有說什麼,寄去拿起筷子就吃了她夾過來的肉,淡淡的說:“我吃飛機餐會不舒服。”意思是不算是因爲嘴挑。

    葉小小聞言,就笑了。

    剛纔聽姚辛雨這麼一說,好像她很瞭解他似的,現在看來,也不算很瞭解嘛。

    姚辛雨臉上倒是沒有什麼尷尬的神情,笑得還是那樣的得體,看了眼吃着對她來說,味道算是糟糕的飛機餐還能像是吃山珍海味的葉小小,轉開話題:“雲,我聽說接替上校位置的人選已經出來了。”

    簡裔雲“嗯”了一聲,沒有說話。

    姚辛雨看了他一眼,平靜的勾脣:“不想知道是誰嗎?”

    “不是十一就要公佈了嗎?”距離十一也沒有多長時間了。

    姚辛雨也只是想移開話題而已,也知道他有可能早就已經知道消息了,也沒有繼續說下去,而是跟他提了部隊裏的其他事情。

    他們說話的聲音也不大聲,也不會吵到別人,但是葉小小聽着就有意見了。

    她就是覺得,這個姚辛雨是故意說這些纏着簡裔雲跟她說話的,顯得他們好像很有共同話題一樣。

    而結果,顯然他們是比較有共同話題的,因爲他們說了很久,她一句話都插不上,想起來,她跟簡裔雲是真的沒有什麼共同話題。

    想到這,她整個人就蔫了,但是小手還是抱着簡裔雲的手臂不放的,然後漸漸的,就趴在他的肩膀上睡着了。

    簡裔雲感覺到她的呼吸漸漸的均勻起來,微微的動了動肩膀,讓她睡得更加安穩一些,姚辛雨看了眼,勾脣道:“葉小姐看起來,還真的像一個孩子。”

    “她確實還是一個孩子。”才二十一歲而已,他已經三十歲了,他像她這麼大的時候,她還是一個小學生……

    想了想這個差距,他抿着薄脣,忍不住笑了下。

    姚辛雨看着簡裔雲嘴角的笑容,沒有再說話,更加沒有問他們兩人的關係。

    葉小小醒來的時候,飛機快要着地了。

    因爲住處的距離的原因,最先下車的是葉小小。

    葉小小很不滿意,心不甘情不願的下了車,下了車後,又跑了回來,抱住簡裔雲的脖頸在他的臉上親了一口,笑米米的看了眼姚辛雨,才肯放開他。

    簡裔雲淡定的伸手去摸了下耳邊的口水印,沒有說什麼,直接叫司機開車離開了。

    不過,葉小小的舉動在姚辛雨看來幼稚不已,也沒有放在心上。

    因爲要是她,她會直接的吻在他的嘴脣上,而不是臉,現在這個時代,陌生人都能親吻一個人的臉,有什麼說服力?

    ……

    簡裔雲回到家後,他簡母就告訴他,他跟葉小小結婚的日子已經定下來了,在十月底。

    第二天早上吃早飯時,簡老爺子告訴他他們的挑戒指他們會替他們準備好,而拍婚紗照這個則需要跟葉小小商量好日期,至於婚禮的事宜,自然會有人會給他們辦好。

    簡裔雲對於拍婚紗照跟挑戒指都沒有興趣,也不想去,如果可以省略,他求之不得。

    晚上,他接到了葉小小的電話,想了想,他還是接了起來。

    葉小小聽說他們的婚期將至,高興得不得了,下了晚自習就打電話過來給他了,而在簡裔雲接通了她的電話的時候,她鼻子一抽一抽的。

    簡裔雲皺眉,“發生了什麼事?”在他的記憶裏,她什麼時候都是笑米米的,忽然聽到她抽泣的聲音,他覺得不舒服。

    葉小小抽着鼻子,但是小臉上笑容燦爛如花:“你……你終於肯接我電話了,我好高興哦,你都不知道,我打了差不多一百個電話給你了,你都沒有接過……”

    簡裔雲說不出話來。

    葉小小興奮不已,“裔,我們什麼時候去拍婚紗照?”

    “下週日,我有一個下午有時間。”

    “才一個下午啊?”葉小小很失落,不過,她很快又想起了自己還有一件事想要跟他說:“裔,我想我們舉辦一箇中式的婚禮好不好?”

    “中式婚禮?”

    說到自己夢中的婚禮葉小小就開始滔滔不絕起來,“嗯嗯,就像古代那樣的啊,我們都穿着紅色的新娘新郎服,頭上蓋紅蓋子那種——”

    “如果你想要中式婚禮的話,那就不拍婚紗照了,二選一。”

    簡裔雲覺得自己遇她之前,遇到的所有奇葩的事跟她比起來,都不算什麼。

    “爲什麼?一定得這樣嗎?”葉小小嘟嘴,想到了一向非常重要的事情,說:“那中式的婚禮是不是不能宣誓?”

    “嗯。”

    葉小小非常掙扎,她左思右想,想了很久,才說:“算了,我還是想要中式婚禮,那婚紗照我們以後可以再拍……”

    簡裔雲扶額,額頭正隱隱的作痛。

    他剛纔這麼說,只是爲了讓她打消舉辦中式婚禮的衝動,沒想到她竟然還是選擇了中式的婚禮。現在多少女孩子希望有一個浪漫的西式婚禮,她的想法是有多麼的與衆不同?

    要他穿古代那種新郎服,他只要想一想,就蹙了眉。

    不過,他還沒說話,葉小小就委屈的說:“裔,沒有人說不要中式婚禮後就不能拍婚紗照啊。”

    簡裔雲抿脣,“我沒有這麼多時間浪費在這方面上。”

    葉小小心一抽,這回是真的因爲難過而抽了鼻子,“裔,你怎麼可以這樣?你這麼說我會很難過的,我的心現在就一抽一抽的,有點痛……”

    簡裔雲聽着那邊是真的因爲難過而哭了,一抽一抽的,抽泣的聲音讓人聽得心煩。

    她打電話來的時候是充滿希冀的,高興得笑了,現在卻被他弄哭了……

    他蹙眉,抿脣道:“你應該知道我是一名軍人,沒有這麼多時間陪你,以後我們結婚了,也不可能經常在家陪你,你要是覺得不可以接受,現在請帖還沒發出去,你還可以有時間考慮。”

    葉小小直接就哭出來了,她覺得委屈,她這麼喜歡他,他怎麼就能不顧她的感受說出這樣的話來,如此傷她的心呢?

    她跺腳難過的說:“裔,你別把我當傻子哄,照你這麼說,是不是所有的軍人都不應該結婚生子了?”要是他真的想,他是可以儘量的抽時間回來陪她的,而現在他連陪她去拍個婚紗照都不想去,不是因爲他沒有時間哦,而是因爲他不喜歡她,不愛她,心裏沒有她,她知道的!

    她哭泣的聲音他聽得心煩意亂,皺眉說:“我說的是實話,小小,如果你覺得不可以接受,那就不要繼續,況且我大你這麼多,也沒有什麼話題,容易有代溝,你應該去找一個同齡的男孩子,那樣——”

    葉小小擦了下鼻涕,打斷他的話:“裔,我的心越來越越痛了。”

    簡裔雲不說了,說:“你先整理下你自己的情緒,你也二十一歲了,不小了,自己考慮一下是不是真的要嫁給我,結婚不是兒戲,你要考慮清楚,我會叫家裏的人延遲發請帖的。”

    說着,他就掛了電話。

    雖然她對她說了很多動聽的情話,有時候做出的事來,也着實讓他感覺,她是真的愛他。

    但她才二十一歲,性子活潑單純,直率簡單,她可能根本就不知道什麼纔是愛情,她說自己喜歡他,不過是被他的外貌所迷惑,以爲自己喜歡他,甚至愛他而已。

    年輕的活潑的女孩子,總是那樣的單純,對一個人有好感,就以爲自己愛上了對方,她性子也直接,就開始了猛烈的追求,圍着那個人轉。

    但是,到了她們出了社會,這個社會並不是她們之前在學校裏接觸的那樣單純,他們就會看透很多事情,就會知道,其實她對那個人並不是喜歡,或者是深入的愛,只是一時的迷戀而已。

    ……

    葉小小最近很難過,因爲簡裔雲的話,直接讓她的心疼痛不已。

    不過,難過後,就剩下滿肚子氣了,氣簡裔雲還沒有喜歡她,也氣他竟然捨得這麼傷害她,如果是她,她連說一個他不是的字都捨不得。

    葉爺爺這兩天有點擔心。

    以往葉小小週末回家都是蹦蹦跳跳,快快樂樂的,但是這兩天縮在chuang上不知道在做什麼,臉色也不好,眼睛也紅紅腫腫的像個小兔子,以前像個小飯桶一樣,小小的身板就吃上兩碗多飯,這兩天一碗飯都沒吃,就放碗了,問她她也不說什麼事,讓他怎麼不擔心?

    過了兩天,葉小小想了很多,她擦擦鼻涕,也想明白了,知道簡裔雲說了這麼多,不過是因爲他還不喜歡她,也以爲她對他的感情之事一時的迷戀而已。

    正是因爲如此,她覺得自己才更加不要氣餒,她要用行動告訴他,她是愛他的,雖然他們之見過幾次,她也會讓他愛上他的,然而,如果沒有能好好的相處,他怎麼會愛上她?

    所以,結婚是非常有必要的。

    結婚了,一來能讓他慢慢的喜歡上她,二來也能霸佔着他,不給別的女人搶走,一舉兩得的好事,她纔不要放過呢。

    想到這,她整個人又喜滋滋的了早飯也不吃,也不去上學,就打了簡裔雲的電話。

    簡裔雲已經遲了早飯,正在處理手頭上的軍事文件,見到葉小小的電話,雖然前幾天她都沒有給他打電話,不過現在接到她的電話也沒有什麼意外,以爲她是想通了。

    電話一接通,就傳來了葉小小笑嘻嘻的聲音,“裔,你吃早飯了嗎?”

    簡裔雲眯眸,一聽她的聲音,就覺得事情似乎沒有他想的這麼順利,他“嗯”了聲,直入主題的問:“你想通了沒?”

    “嗯,我想通了!”葉小小斬釘截鐵的說:“我想了這兩天夜不能寐的想了很久,我發現我還是愛你,纔不是什麼迷戀呢,我也要跟你結婚,我要做你老婆,要你成爲我的男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大宋的智慧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
    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鳳囚凰遮天贅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