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萌妻小小難招架4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萌妻小小難招架4字體大小: A+
     

    喬陌笙點頭,“小璨待會還有課要上。”小璨是她跟簡深煬的兒子,小名小璨。

    她一年中沒有幾天在簡家本家住的,無論多晚,習慣了被人接回去,雖然跟簡芷顏他們還有幾句話說,但她還是不習慣在這待太長的時間,而且有人也不會讓她待太長的時間他看讓她過來已經是一個很大的讓步了,她不能得寸進尺。

    簡芷顏表示理解。她那一年難得見一次的大哥對自己的兒子一向異常苛刻,與其說是在養兒子,不如說在培養一個跟他自己那樣,冷血如機器的下一任接班人。

    在早兩年,喬陌笙不在的時候,四五歲的孩子,看人的眼神都像冰錐子一樣了,在喬陌笙回來後,也不知道她用什麼辦法,讓她那面癱的大哥對自己兒子的逼迫放鬆了些。

    不過,他的決定從來都不會爲任何人改變,在他羽翼豐滿了後就算自己爺爺也不可能改變他絲毫的決策,所以,她那侄子要承受的壓力,雖然少了些,卻還是有的。

    簡裔雲對簡深煬的做法沒有什麼意見,他只是問:“上課的地點在哪裏?我送你們去?我等一下要回去部隊了。”他回去上班時會路過他們住的地方。

    喬陌笙點頭,回頭跟簡芷顏點點頭,就離開了。

    車上,喬陌笙跟小璨坐在後座,簡裔雲開車。

    上了車,沒有簡家的其他人在,喬陌笙挑了下眉,性子活潑了些,“我看小小好像挺喜歡你的。”她跟簡裔雲本來就是好朋友,他們之間,即使很久沒有見過,也不會覺得陌生。

    簡裔雲蹙眉,“你也來湊熱鬧?”

    喬陌笙已經三十了,看小小就像看一個比自己兒子大的孩子一樣,笑說:“小小性子教得真好啊。”不像自己的兒子,性格跟他的父親一模一樣,這點真的太糟糕了。

    簡裔雲嗆了下,瘋瘋癲癲的就叫性子好嗎?

    不過,在他還沒來得及說話,看了眼前面的路況,猛地剎車,車子在偌大的馬路上,發出了刺耳而尖銳的剎車聲。

    坐在後面的喬陌笙嚇了一跳,被自己兒子保護的抱着。

    在車子停穩後,簡放眼看過去,他車子前面肆意的停了三輛車,擋住了他的去路。

    喬陌笙在看到擋在前面的三輛車子後,就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

    最爲靠近他車子的車門霎時被推開,西裝革履的五十歲左右的男人下車,過來敲他的車門:“三少爺,先生叫我來接夫人和少爺回去。”

    來人是簡深煬的管家。

    簡裔雲沒有回答,看了眼後面的兩人。

    喬陌笙還沒說話,管家就彎腰恭謹的說:“夫人,先生在家等着您。”

    喬陌笙點點頭,“雲,我先走了。”

    簡裔雲看着他們,直到車子整齊而有規律的離去後,他才駕車離開。

    ……

    最近,簡家跟葉爺爺開始討論簡裔雲跟葉小小的婚禮的日期了,確定了日期後,就開始通知賓客了。

    簡裔雲前一段時間才升了職,忙得不可開交,自然沒有時間處理這件事了。

    而過來討論婚事的是簡老爺子跟簡母。

    葉爺爺在他們過來之前,就將葉小小支開了,在他的心裏,雖說婚事是喜事,但是在辦喜事前,兩家爲這些事發生口角之爭的,屬實不少,他不想她參與進來,因爲不想她在嫁過去之前就對夫家的人產生不滿,那對她來說,不是一件好事。

    不過,有了小小這個孫女,他註定日子不能太平,這天早上他剛起*不久,就接到了輔導員的電話,說她翹課了,不知道去了哪裏,打電話也不接。

    葉爺爺頓時滿臉都是擔心,他忙打電話過去,一打通了,放心下來的同時也忍不住責備道:“小小,你這個臭丫頭到底去哪裏了?怎麼也不跟學校的人打個招呼?”

    “爺爺……”葉小小的聲音蔫蔫的,“我有事去了c市,你不用擔心我啦。”

    “山長水遠的,你去c市區幹什麼?”

    “我去找連慕然,我去見見她就回來了,就這樣了,爺爺,我先掛電話了哦。”

    “小小——”

    葉爺爺被她氣得不行,她沒事去c市去幹什麼?找連慕然去幹什麼?她認識這個人嗎?

    想到這,葉爺爺還是不放心,想起了前兩天簡老爺子說過簡爺爺去了c市區出差的事,他忙播了個電話過去給簡裔雲,簡裔雲接到電話,臉色就沉了,直接駕車離開了部隊基地,去了連慕然的公司,沒想到葉小小真的在裏面。

    看到這,他的臉色不好看,跟連慕然說了幾句話後,冷冷的掃了眼纏着他的葉小小,拖着她離開。

    進了電梯,他立刻就甩開了葉小小的手,臉上的怒火沒有掩飾的抿脣冷聲道:“葉小小,誰允許你來這裏的?!你來這裏幹什麼?”

    葉小小見他一臉生氣的模樣,忐忑的走上去想靠近他,但簡裔雲冷冷一瞟,她就蔫了,“雲,你生氣了?”

    昨天她藏不住自己心裏的甜蜜,就跟自己的閨蜜分享了下自己跟簡裔雲的婚事而已,她的閨蜜就跟她說了簡裔雲跟連慕然的事,她越想越覺得簡裔雲可能就是因爲有喜歡的人才不接她電話的,他不知道,每次他不接她的電話,她的心就很難過。

    她越想,心裏就越難過,一整晚都沒有睡好,最後,在三更半夜的時候起chuang來,訂了過去c市的飛機票。

    她過來找連慕然,也是爲了想確定這件事,想來看看能被簡裔雲喜歡的女人是怎麼樣的。

    不過,她來之前是不知道連慕然已經結婚了,如果知道她已經結婚了,她就不用這麼傷心,擔心簡裔雲會丟下她去娶別人了。

    她知道簡裔雲現在還不喜歡她是因爲還不瞭解她的好,所以她決定纏着他,所謂近水樓臺先得月,想辦法讓他能儘快的知道自己的好,知道她葉小小也是不錯的,她相信他就會慢慢的喜歡上她的。

    想到這,她蔫了整天的小臉頓時又是笑米米的了,即使簡裔雲的臉色冷得像冰塊一樣,她還是一點都不畏懼,臉皮厚得像牆一樣,一點點的蹭過去,笑米米的發誓,“雲,我真的知錯了,我發誓,真的沒有下次了,你不要生氣了好不好?”

    簡裔雲看着她,臉色非常不好,說:“葉小小,你自己說的,沒有下次!”

    葉小小忙點頭,保證道:“嗯嗯,我知道的,所以,你不要生氣了好不好?”

    簡裔雲不回答,走出電梯,冷淡的說:“我送你去機場。”

    葉小小忙跟上,她好不容易見到他,哪裏肯就這樣離開,上前抱住人家的手臂,笑得兩眸彎彎,“明天開始就是週末了,我要留下來照顧你。”

    簡裔雲腳步一頓,冷睨她一眼,“葉小小,我沒空陪你玩。”他不相信她能照顧他,她能照顧好自己就已經很好了。

    葉小小小碎步的跑着,像個搖着尾巴的小狗狗一樣討好的跟上去,“裔,我們快要成爲夫妻了,需要好好的培養培養感情啊,你也不用陪我,你忙你的,我陪着你就好啦。”

    不知爲什麼,簡裔雲覺得見到她就覺得頭疼,“我不用你陪。”

    葉小小自我感覺良好,見他一片疲憊,以爲他是累了,像個勤勞的小蜜蜂一樣圍着他轉,小手撒着雨點兒的垂着他的肩膀,本來是想給他分憂解勞的,但是說出的話,讓簡裔雲感覺更加累了。

    她嘟嘴抱怨:“可是我想要你陪啊,我打你電話你又不接,你都不知道我好想你哦。”

    簡裔雲被她纏着,覺得自己快要被她的吱吱喳喳弄得瘋了,直接就想拿出膠帶來,封住她的小嘴。

    葉小小卻伸手去抱他的腰,抱着就不放手了。將小腦袋埋在他的脖頸間,擡起小臉看他,眼睛忽然間紅得像個兔子似的,委屈的書:“裔,你是不是覺得我還小,我性子大大咧咧,藏不住心事,所以以爲我在鬧,以爲我真的什麼都不懂?”

    簡裔雲愣了下,沒有說話,眉頭卻蹙起,推了推她,示意她放開她,但是她偏不,反而抱的更緊了,說:“裔,你是不是覺得簡單的就說愛,你覺得我自己說說而已,也覺得我還小,還不懂愛?所以以爲我是亂來?”

    簡裔雲不說話,他就是這種感覺。被一個三歲小孩攔下來表白,誰會當真。

    葉小小心裏的小傷心積累得越來越多,感觸就深了,抱着他不撒手的說了一大堆:“我臉皮雖然厚,但是也不是說看到帥哥就會上去表白的人,你是我第一個喜歡的人,也是動第一個自己主動表白的人,我是大大咧咧,臉皮雖厚,還是會臉紅的啊,你怎麼能先入爲主的就不把我的話當真了呢?你覺得我說喜歡你莫名其妙,是因爲你還不喜歡我,也打心底覺得不可能會接受我,所以不把我的喜歡當回事,同樣的,當剛纔那個連小姐知道你喜歡她,她是不是心裏也會覺得莫名其妙?”

    簡裔雲抿脣,心口頓時顫抖了下,因爲被人說中了心事,“葉小小,你!”

    “我只是說實話而已,我說過我不是白癡啦。”葉小小說完,見簡裔雲臉色不好看,她心裏看着也心疼,小手在他的胸口輕輕的拍着,安撫的說:“裔,我這麼說不是因爲要傷你心啦,相反的我希望你能不要再繼續喜歡剛纔的連小姐了,雖然她很好,也比我漂亮那麼一點點,但是人家已經結婚了,你繼續喜歡她也不會幸福啊,所以,你還是喜歡我吧,我多好啊,我會很愛很愛你的,我也會對你很好很好的,而且我也希望你能正視我,我已經二十一歲了哦,不是小孩子了,我也考上了本科,所以不是傻子!你不要以爲我是傻子,什麼都不懂,也不要把我當小孩子那樣哄,雖然我腦子不聰明,但是我只要想想,很多事還是會想明白的。”

    簡裔雲聽着她說了這麼多,剛開始是有點煩躁的,不想聽她說,但是她噼裏啪啦的話,就像一寸寸珍珠一樣,鑽進了他的耳膜,聽到最後,心底一出脹脹的,熱熱的,後來,竟然情不自禁的笑了下,“所以,你是在推銷你自己?”

    想起來,他怒氣衝衝的從部隊裏趕過來,本來滿腹怒火,不知爲什麼的,現在竟然離奇的消失了。

    “是啊。”葉小小笑米米的點頭,興奮的看着他嘴邊的笑容,他笑了,說明自己留下來就希望了,所以她像個忙碌的蝴蝶一樣圍繞着他飛來飛去。

    簡裔雲凝視着臉上的笑容從來沒有停息過的她,沒有說話。

    葉小小被他深邃的眼眸注視着,胸口小鹿亂跳,扭捏的紅了整張小臉蛋。

    簡裔雲注意到她耳際紅彤彤的,挑了下眉,轉身離開,葉小小纔回過神來,忙跑着跟了上去,纏着他的手臂,小指頭在他手臂上動來動去:“那……我後天再走,可以嗎?”

    簡裔雲沒有說話。

    葉小小擡眸看他,見他沒有反對,小臉笑得燦爛得像朵花一樣,頓時得寸進尺,“雲,我還沒吃午飯,餓了……”

    簡裔雲也還沒吃午飯,聽到她的話,就駕車帶她到了一個飯店裏吃飯。

    葉小小全程幾乎霸佔着簡裔雲的手臂不肯放開,就連位置也要挨着他的,拿着菜單點菜的時候,又吱吱喳喳的說:“我不吃蒜頭,羊肉,還有苦瓜哦,最喜歡的就是梅菜扣肉了。裔,你呢?愛吃什麼?不愛吃什麼?”

    簡裔雲沒有說話,點了幾個菜,葉小小聽他點了幾個菜,覺得也夠了,就不點了,放下了菜單,左右瞄瞄,忽然小聲的說:“裔,我聽我朋友說你家很有錢,是不是真的?”

    換了任何一個二十多歲的女孩子,對方都會懂一點人情世故,都不會問這個問題,但是他聽葉小小這麼問,他反而笑了,忽然覺得,這或許纔是她的風格。

    簡裔雲不說,葉小小就當他是默認了,她新奇的看了好久眼前這家飯店,小聲又擔心的說:“可是我家沒有什麼錢,所以我第一次來這麼豪華的地方吃飯,我要是給你丟臉了,你會不會怪我?”

    簡裔雲不說話。

    葉小小也不介意,又說了一大堆問題,簡裔雲見她沒停過,櫻桃般的小嘴說了一大堆,他給她倒了一杯水,她接過去喝了兩口,又繼續說,不久,飯菜就上來了。

    簡裔雲點了幾個菜,他喜歡吃海鮮,所以點了一盤口味蝦和一盆清蒸魚,葉小小看着,口水都流了,剛纔說的不要給他丟臉的話,說過就算了,一下筷子就給簡裔雲夾了其中最爲肥美的給他,然後自己伸手就去抓了一個,白淨的貝齒一咬,吃到了鮮甜的蝦肉,滿足的笑了,說:“真好吃。”

    簡裔雲當沒看到,看了眼自己碗裏多出來的蝦,倒是沒有說什麼,剝開殼吃了。

    葉小小夾了一大塊自己喜歡的魚腩,放進乾淨的裝食物的小盤子裏,一根根的將裏面的刺給挑開,然後夾給了旁邊的簡裔雲,見簡裔雲愣了下,她笑米米的說:“我覺得魚腩最好吃了,你多吃點。”

    簡裔雲蹙眉。

    其實他不喜歡吃魚腩,魚腩雖鮮甜嫩滑,但他更喜歡香味更濃郁的背部。

    葉小小這麼大個人了,還是第一次給人挑魚刺,所以有些擔心:“怎麼了?還有刺嗎?那我再挑乾淨了再給你——”

    簡裔雲看了她一眼,低頭夾起放進嘴裏,“不用了,很乾淨。”

    葉小小看着簡裔雲吃了自己喜歡吃的魚腩,漏出了一種比自己吃了還要幸福的表情,以爲簡裔雲真的愛吃,她連給他夾了好多次,自己都沒有吃多少。

    吃完飯後,簡裔雲將她帶到了一個地方。

    葉小小看了一眼這個複式的比她家大了一倍不止的套間,她跑過去,像個小懶豬一樣趴在沙發上問:“這裏是你住的地方嗎?”

    簡裔雲點點頭,說:“這兩天你先住這裏。”

    “那你呢?”

    “我也住這裏。”這裏距離他上班的地方近。

    簡裔雲只是覺得方便,但是葉小小卻不覺得,她低着小腦袋,對着小指頭,一臉羞答答的模樣,以爲簡裔雲算是認同了她。

    簡裔雲是臨時離開的部隊的,他還有事要忙,帶她熟悉了會兒環境後,才說:“我還要去一趟部隊,晚上才能回來,自己要是餓了,打電話叫外賣,還有,打個電話給你爺爺,你也不小了,不要讓再做一些讓你爺爺擔心你的事。”

    說完,他的電話就響了,他蹙眉,拿起車鑰匙就準備離開,但是葉小小拉着他的手,咬着下脣不捨的說:“那你早點回來,要是你晚上不回來,這麼大一個地方,我怕……”

    簡裔雲抽回被她攥着的手,點頭後,就離開了。

    葉小小目送他出門,大眼裏盡是依依不捨,整個人都蔫了。

    想起簡裔雲的話,她像條死魚那樣,趴在沙發上給自己爺爺打電話,告訴他她現在很好,叫他不用擔心。

    打了電話後,她眼珠子一轉,丟下手機上樓去了,推開簡裔雲房間的門,鑽了進去。

    簡裔雲的房間很簡單,東西不多,可能並不是長期居住的原因,連用品都很少。

    她興致昂揚的轉了一圈,最後目光落在眼前的柔軟的大chuang上,她心又開始撲通撲通的跳了,小臉羞答答的紅了。

    她咬着小嘴,脫了鞋子,不矜持的撲到了柔軟的大*上,滾了幾圈,伸手去翻了翻chuang頭的書,想到這chuang還有書都是簡裔雲平常看的,就嘿嘿的開始笑了起來,伸手拉了被子,將自己得意的笑臉埋在了被窩裏。

    不久之後,睏意襲來,眼皮越來越重,緩緩的躺在簡裔雲的chuang上睡着了。

    ……

    晚上完成了任務後,簡裔雲想起了自己家裏還有一個小麻煩在。

    本來是想跟自己的隊友一起去吃飯的,他想了下,不放心葉小小一個人在家,所以還是拿了車鑰匙,提前的離開了部隊,駕車回去了家裏。

    他回到家的時候,屋子裏一片漆黑。

    他看了眼樓下,沒有人,想到她可能到了樓上去睡覺了,便上樓去敲門,只是他敲了半天都沒有人應。

    他擰起了眉頭。

    擰着門把推開門,發現裏面竟然沒有人,心倏地一沉,俊臉都黑了。

    他想起她忽然說來就來給身邊的人也沒有個交代,所以,覺得她也有可能說走就走,便拿起了電話準備給她打電話。

    但是他拿起電話,手就頓了下,緩緩的放下電話,轉身去推開自己房間的門。

    開燈的時候,見到自己chuang上的凸起,他額頭上的青筋又開始一突一突的直跳。

    他就知道,以她的性子,她好不容易死臉賴皮的留了下來,怎麼可能說走就走?

    他揉了揉額頭,是鬆了一口氣,但是火氣也給她燃氣了,抿着薄脣,過去拉着她的小手就準備一手將她擰起來,但是眼眸在見到她抱着他的枕頭,恬然入夢的小臉時,捏着她手腕的大手緩緩的就鬆開了。

    她那張小臉,甜美得彷彿世間的紛擾都與她無關,而嘴角……還掛着一滴口水……

    簡裔雲嘴角抽了下,心竟柔軟了下來,再看了一眼她的小臉,轉身輕聲的關上門下樓。

    下了樓,一個人面對着偌大的房子,心開始寂靜下來,打開電腦查看每天必看的內容後,他關上電腦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八點了,他也餓了。

    他打電話叫了幾個菜後,想起樓上那尊大佛竟然到現在還沒醒來,嘴角一抽,上樓去叫她。

    這才,她剛打開燈就聽到了chuang上的人“嗯”了一聲,似乎要醒來了。

    他抿脣,粗魯的攥着她的小手,冷聲道:“葉小小,給我起來。”現在,他的抱枕上,可不止一滴口水這麼簡單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大宋的智慧
    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鳳囚凰遮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