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萌妻小小難招架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萌妻小小難招架3字體大小: A+
     

    簡家一家人除了被抱住的簡裔雲,就剩下簡老爺子見過葉小小。

    而其他人之前也沒有聽說過她的性子具體是怎樣,來之前心裏其實也有點好奇。

    不過,他們知道這個婚事既然是簡老爺子安排的,他自己看過人,他能點頭同意的,對方定然有他看中的特點。

    他之前給後輩們安排的婚事,他們當事人未必喜歡,婚後也未必過得幸福,但無論是簡芷顏的丈夫,還是簡深煬的妻子,都可以說是人中龍鳳,雖然他們家跟他們簡家稱不上門當戶對,卻都是有才之人。

    尤其是簡芷顏的丈夫,當時就是一個潛力無限的潛力股,而現在說明,在這方面上,簡老爺子看對了人。

    所以,簡家的人對於這個即將要成爲他們簡家成員的女子,已經做好了她有多優秀多優秀的準備了,不過,在見到葉小小的時候,他們卻大跌眼鏡了。

    沒想到簡裔雲未來的妻子,是這樣的一個女人……

    不,與其說是女人,還不如說是女孩子。

    因爲她看起來個子小小的,也不知道有沒有一米六,踮起腳尖才勉強到簡裔雲的下巴。

    再說了,她小臉紛嫩,樣貌清純,怎麼看都像一個正在讀書的高中.生。

    而這些都不是問題,最大的問題是這個女孩子的性格。

    簡家的人都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什麼人沒見過?不過在見到葉小小的時候,還是驚訝了一番,或許是跟他們想象的溫柔嫺淑的女子大相徑庭吧。

    其他人都愣了下,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而簡母臉色直接的就沉了下來,皺眉的睇了一眼眼前這間一百平不到的套間。

    葉爺爺沏好了茶,出來見到自己的傻孫女竟然當着這麼多人的面兒,恬不知恥的撲過去掛在人家身上,老臉都綠了,咬了咬牙根:“葉小小!”

    看看她那是什麼姿勢?說好的矜持,說好的淑女呢?

    感情他費盡心思教了半天,都白教了?!

    簡裔雲看了她一眼,“下去。”

    葉小小或許是眼瞎了,被簡裔雲俊帥的樣貌給閃瞎的,掛在他身上,越過他的肩膀看過去,這才發現他身後還有一堆人……

    葉小小頓時感覺自己脖子涼颼颼的,別說是簡裔雲叫她下去了,就是他不叫待她反應過來後,她已經嚇得鬆開他的脖頸,節節後退。

    別看她看似活潑好動,她在面對陌生人的時候,還是會不知所措的,尤其是這些陌生人,還是長輩的時候。

    她無論多能說,像許多女孩子那樣,醜媳婦見家翁的緊張,還是有的。

    自己孫女什麼德行,葉爺爺最清楚不過了。

    他輕嘆一聲,走了過去,待在她的身旁,笑着跟杵在門口一動不動的簡家的人說:“我老頭子不才,把孫女教得毛毛躁躁的,請大家不要介意,小小她只是好動熱情了點,大家不要站在門口了,都進來坐吧。”

    葉小小站在自己爺爺身邊後,感覺自己身體多來一股力量,臉上的緊張纔有所改善,只是她還沒來得及反應,已經進去客廳,在沙發上坐了下來的簡老爺子便拍拍自己跟簡裔雲間空出來的位置,笑容慈祥溫和的說:“小小,別拘謹,過來坐。”

    葉小小更加是愣了下,這……貌似是自己家吧?怎麼感覺自己纔是客人?

    簡老爺子的話一出,簡家的其他人都齊刷刷的向她看了過來,臉色不一。

    葉小小緊張的蹭了過去,在他們之間坐下。

    或許是因爲之前見過面,所以在她心裏,簡老爺子是慈祥的,是喜歡自己的,而簡裔雲是自己的未來老公,所以都是“自己人”不用怕,所以,在他們身邊坐下來後,她感覺到對面其他人投過來的打量的目光,小手緊張的攥着簡裔雲的手,最後,甚至抱着他的手臂不放。

    簡裔雲看了眼自己被緊緊的攥着的手臂,微微的蹙眉,要不是自己確實沒有失憶,他還以爲自己跟她已經認識了很久,談了很久戀愛了,否則,她怎麼會如此諳熟的過來牽他的手以化解自己的緊張?

    不過,看着她這張粉黛未施的紛嫩小臉,卻沒有抽回自己的手臂。

    葉小小剛坐下來,簡老爺子就跟她一一介紹簡家的其他人。

    這個介紹的話,本來是該由簡裔雲來說的,但簡裔雲不開口,簡老爺子就只有自己開口了。

    葉小小放開了簡裔雲的手,緊張的站起來彎腰九十度鞠了一躬的自我介紹,“大……大家好,我,我是葉小……小。”

    說完,扯開嘴角友善的笑了笑,見對面那邊,沒有什麼反應,只有喬陌笙笑着對她點了點頭。

    見沒有什麼人理她,覺得大家不喜歡她,她就更加緊張了,再鞠了一躬,纔不知所措的坐下來。

    葉爺爺是看着自己孫女長大的,什時候見她這麼緊張過了,一時間心裏難免多了些感觸,忍不住多看了幾眼簡裔雲。

    他坐下來跟大家攀談起來,然後叫葉小小去煮多一壺水,給大家泡茶喝。

    葉小小抱着簡裔雲的手臂不放,不過聽到自己爺爺的話,還是眼前一亮,逃一般的離開了客廳,進去了廚房。

    這時,簡老爺子也開口了:“雲,過去幫幫小小。”

    往水壺裏裝點水,放進電磁爐裏煮就是了,多大點事,用得着兩個人嗎?

    不過,簡老爺子明顯是想要支開他們兩人,簡裔雲一言不發的起身轉身進去了廚房。

    看着他轉彎進去了廚房,簡老爺子纔回到了正題上。

    而葉小小因爲逃離了讓她緊張的現場,整個人又活過來了,蹦蹦跳跳的在廚房裏端水,煮水,感覺到有腳步聲,回頭一看,見到簡裔雲,烏溜溜的大眼立刻就亮了,“裔!”

    簡裔雲將廚房的門拉上,倚在門邊,這時耳朵裏已經聽不到外面淺淡的交談聲了,眼看葉小小又撲過來,他一轉身,輕巧的躲過了。

    葉小小癟嘴,“裔,半個月不見,我好想你。”

    簡裔雲皺眉,掀眸看她,他們才見可一次面,他不知道這個女孩子爲什麼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對他一見鍾情?也就是說她喜歡他這張臉了?

    想到這,他臉色更加沉了些。

    知道他不喜歡被自己撲到,她很矜持的蹭蹭蹭,蹭過去,蹭到了他的身邊,小手就伸手去抓他的手掌,握在手裏把玩,略顯委屈的看他:“裔,我給你打電話,你怎麼不接?”

    簡裔雲抽揮手,給了她一個字:“忙。”

    葉小小不高興了,直接指控道:“我不是笨蛋!”所以不要把她將笨蛋來騙。他什麼態度,她其實也是明白的,只是不想深入去想而已,而且她覺他們是有緣分的,既然緣分來了,就要抓牢,他不主動,她主動就是了。

    所以,葉小小心中充滿了豪情壯志,努力將他收入囊中!

    聞言,簡裔雲倒是有些驚訝,瞟了她一眼。

    在他的眼裏,她就是瘋瘋癲癲,像個小孩子一樣,沒有心機不會看人臉色,不懂人情世故,只是,現在看來,顯然是他看得太過片面了。

    他頓了下,才說:“下次見面不要把腰彎成那樣鞠躬,沒必要。”因爲就算她把臉趴到地上來抱他們的大腿,他們也不會有什麼感覺,因爲被人習慣被人捧上天了。

    “怎麼沒有必要了?那是你的家人,以後,也就是我的家人了……”她不贊同的說着,說到最後,她聲音越來越小,扭扭捏捏的看了人家一眼,又伸手去抓住人家的手掌晃來晃去的,想法單純直接,“而且……爲你這麼做也值得,我擔心他們會不喜歡我,以後我們結婚了要是他們對我有意見該怎麼辦?”

    簡裔雲眼皮一掀,眼底的驚訝一閃而過。

    爲了他?

    想到這,他薄脣蠕動了下,說:“葉小小,我們才見過一次面。”這些話,她說出口不覺得太過快,別人聽起來,會覺得特別假嗎?

    而他現在就有這種感覺。

    葉小小認真的點頭,小手不厭煩的抓住他的手繼續晃啊晃,“我知道啊,不過我看你第一眼就知道就是你了。”

    簡裔雲蹙眉,表示無法理解。

    他雖然對連慕然的第一印象不錯,但喜歡上她,也是日久生情,深入一想,就更加無法理解了。

    不過,他想起她剛纔說的話,挑了下眉頭,說:“你擔心的問題,已經發生了。”就是因爲她開門的時候毫不矜持的那一撲,他的家人他最清楚,他就已經知道,家裏的就沒有幾個人會喜歡她了。

    葉小小聞言,非常震驚,也很受傷,小臉都皺起來了:“啊?爲什麼呀?我這麼天真可愛,活潑動人,他們爲什麼不喜歡我?”

    簡裔雲發現自己顯然低估了她的功力了,否則,她怎麼會說得出如此不要臉的話來?

    他額頭上的青筋一跳一跳的,已經能想到自己要是真的跟她結婚了,生活會是多麼的水深火熱了。

    不過,他還沒說話,葉小小就將小臉皺成一團,苦惱的晃着他的手問:“那我該怎麼辦啊?”

    簡裔雲袖手旁觀,抽回了手,抱胸淡淡的瞟了她一眼。

    葉小小就更加傷心了,當他是十惡不赦的壞人一樣瞪了他一眼,然後想起了自己在意的問題,整個人像一個無頭蒼蠅一樣,在廚房裏走來走去,“我該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一分鐘過去了,簡裔雲被她走來走去,晃得頭都暈了,她那不聰明的小腦袋還是沒有想出什麼可行的辦法,她像一朵蔫了的太陽花般蹭到他的身邊來,眼巴巴的看着他,說:“要不,我還是多給他們鞠幾弓?或許,他們看到我如此懇誠的態度,會對我多一點點好感?”

    簡裔雲沉思,側眸看了她一眼,“就這麼想討好他們?”

    葉小小點頭,見他說話了,膽子也大了,上去抱人家的腰,小腦袋埋在人家胸口蹭啊蹭,擡眸若有其事的說:“當然啊,他們是你的家人嘛。”

    聽到她的話,簡裔雲想推開她,但不知爲什麼,想伸出的手,就頓在了哪裏沒有動,嘴角倒是翹了下。

    葉小小注意到他嘴邊翹起的弧度,頓時眼睛瞪得燈泡一樣,尖叫道:“啊,你笑了,你笑了,你笑起來真tm帥啊,比我們城草還要帥。”說着,抱人家抱得更緊了,蹦蹦跳跳的走來走去,像一個手舞足蹈的蝴蝶。

    她讀書的學校在京城的大學城裏面,大學城一共有十所大學,有全國數一數二的重點大學,也有稍稍查一點的。而她讀的學校,幾乎是裏面最差的。

    城草顧名思義,就是大學城裏被評爲最帥的男學生。

    她笑起來,整個人就像一朵永不會凋零的太陽花,燦爛得讓人一不開視線。他忍不住多看了一眼,勾起的嘴角一時間沒有斂回來。

    他回神,見她大眼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看,小臉堆滿的都是笑容。

    他臉色還是那樣冷淡,說:“水開了,你可以沏茶了。”

    說罷,他就要轉身出去,但是衣角卻給她扯住了,他回頭。

    她雙眼都是期待,閃着星星:“裔,我們拍張照片好不好?我存了你的號碼,想要我們合照的照片作爲頭像。”

    簡裔雲皺眉,“放手。”

    她撒嬌:“裔……”

    簡裔雲頎長的身子一僵,僵硬的回頭看她,她張嘴還想繼續嗲,簡裔雲就冷冷的掃她一眼,“快點。”

    葉小小聞言,就笑米米的笑彎了眼眸,拍拍人家的胸口幫他消消氣,直接掏出口袋裏的手機將小臉擱在他的胸口,伸長小手調焦就照了一張,不過不滿意。

    然後擡頭對着手指頭,羞答答的說:“裔,頭第一點嘛靠在我的頭頂上啦,我看人家很多情侶都是那樣照相的……”

    簡裔雲白了她一眼,什麼也沒有說,推開她依靠過來的身子,推門出去了。

    葉小小鼓起雙額,癟嘴,有些傷心。

    不過,想起自己的任務,她只好回頭沏了一壺茶端出去。

    這時,客廳裏的客人都站起來了,顯然是要走了。

    葉小小剛纔忙着跟簡裔雲培養感情,都忘記了偷聽他們談了什麼了,頓時懊惱的跺跺腳。

    她放下茶壺的時候她爺爺都將人送到門口了,她追了出去,想跟簡裔雲多說兩句話,讓他不要再掛她電話了,不過,她才動了動腳步,她爺爺就拉着她的小手,不讓她動,她嘟嘴,不滿的回頭看她爺爺。

    不過這次她爺爺倒是沒有心軟,看着客人都離開了,才關上門。

    葉小小整個人都蔫了,在沙發上躺屍,無力的說:“爺爺,你怎麼不讓我跟裔說話?我還有很多話要跟他說呢。”

    葉爺爺滿臉心事,滿臉擔憂,想起剛纔之前跟簡家的人聊的話,他心裏就忐忑,才見一面而已,簡裔雲的父母就明顯的不喜歡她了,她要是嫁過去,闖的禍越來越多,簡裔雲又不站在她那邊,到時候分分鐘都有離婚的可能,叫他怎麼不擔心?

    雖然這件事已經定了下來,只是要是她肯改變主意,他可以典着臉,立刻打電話過去拒絕的。

    他還想跟她多說點事的,比如問她是不是已經決定了,不過看她那張發春的臉,他不看都已經知道答案了。

    想到這,看了眼自己拿不孝的孫女,他都七老八十了,還要他操心這操心那的!

    ……

    簡家的人分幾輛車過來,也分幾輛車回去,簡裔雲本來想直接回去部隊的,卻被他的母親強硬的留了下來。

    見他們回到家,廚房裏的人得到管家的吩咐,紛紛將剛做好的飯菜端了出來。

    剛回到家,簡裔雲的母親就直接的沉着臉說:“爸,這個女孩子我不喜歡,沒有一點教養,這門親事,我不同意!”

    簡老爺子坐下來,沒有說話,瞟了眼其他的人。

    簡老爺子的這一眼,大家都明白是什麼意思。所以,簡芷顏直接的就沒有說話,起身到別的地方坐去了,眼不見爲淨。

    簡老爺子見其他人都沒有說話,問:“雲,你的意思呢?”

    簡母側眸看他。

    簡裔雲頓了下,不知爲什麼,腦海裏回放的竟是她軟乎乎的小手,抓住他的大掌晃啊晃的,滿臉笑容的模樣。

    大家都看着他,無聲的詢問他的意思。

    半響後,簡裔雲才淡淡的開口道:“我沒什麼意見。”意思是不反對,也不歡喜,如果老爺子想要他答應的話,他答應就是了。

    簡母的臉色頓時就不好看了,抿脣道:“雲,你也不小了,不要意氣用事,那個女孩子不適合你,而且你又是軍人,這婚結了,可不能隨隨便便的就離的。”

    “我知道。”

    簡母抿脣,“你!”

    老爺子開口了,示意談話結束,“好了,大家都去吃飯吧。”

    簡母咬牙,起身去吃飯了。

    飯後,她叫了簡裔雲還有簡芷顏進去自己的房間裏。

    簡裔雲倚在門邊,沒有進去,而簡芷顏則在自己父母的房間裏躺下來,姿態肆意,毫不在乎。

    簡母直接的問:“雲,你跟媽說,是不是你爺爺逼你的?”

    “不是。”

    “你!”簡母深吸一口氣,“雲,你是媽唯一的兒子,你聽你爺爺的話去參軍,媽已經千般不願意了,你竟然還在婚事上讓他插一腳,你怎麼這麼糊塗?媽是你的親媽,你是從無肚子裏出來的,只有我才能全心全意的爲你着想你知不知道?”

    在她的心裏,她一直都覺得簡老爺子是偏心的,在他這兩個嫡親的孫子中,他永遠都偏向簡深煬。

    簡老爺子將簡深煬接回來,她已經咬牙忍了,可是,他的偏心,她卻忍不了!

    他們簡家是一定要有個人要繼承長輩們在軍隊裏的威望,軍人有多苦,自己的丈夫就是,簡母自然清楚,而她的丈夫有兩個兒子,爲什麼不是大兒子去,而要她兒子去?

    而且,自己兒子喜歡的女人,他竟然也將她指婚給簡深煬,他的心偏得如此嚴重,只要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得出來!

    簡裔雲掀了下眼瞼,說了一句話:“媽,如果我不娶葉小小,我不去參軍,爺爺會開槍斃了我嗎?”

    簡母不說話。

    簡裔雲又說:“所以,他拿什麼逼我?”

    然後,他看了自己母親一眼,說:“媽,我很好。”

    說完了,他轉身出去了,簡母還想說話,簡芷顏就說:“既然事情已經定了,就不要想太多,人家女孩子嫁過來了,別爲難人家。”

    自己的女兒嫁的不算好。

    這個不好包括了她丈夫的身世,她現在的婚姻現狀。而她當時也覺得自己女兒可以找到更加好的,雖然現在她女婿財產顯赫,但她的女兒整天見不到人,這跟守活寡有什麼區別?

    她知道女兒本來已經有了喜歡的人,卻給人嫁給了現在的丈夫,她反抗過,哭過,但是沒有用,因爲她有了自己的例子,她以爲她會試圖說服簡裔雲的,卻不想她竟然沒有阻止。

    簡母有些生氣了,“連你也這麼說?”

    簡芷顏起身,離開前留了一句話:“那個女孩子,我喜歡。”他們簡家,整天死氣沉沉的,連大哥八歲的孩子整天都沒有一句話,死沉的性格跟他的父親一樣,像什麼樣?

    多了個女孩子活躍一下氣氛,也是一件好事。

    簡母聞言,臉色都黑了。

    簡芷顏當看不到,離開房間下樓了。

    樓下,簡裔雲正在跟喬陌笙談話,喬陌笙是個幾乎沒有脾氣的人,對誰都好,這跟她的丈夫和兒子截然相反,她那八歲的侄子冷冷的,敵視的看着簡裔雲,不讓他靠近自己的母親,佔有慾跟他的父親有得一拼。

    她下樓,打破沉默,“大嫂,這是要離開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
    大宋的智慧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鳳囚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