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萌妻小小難招架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萌妻小小難招架2字體大小: A+
     

    標註完,想到了簡裔雲那張俊臉,高興得在chuang上滾來滾去,狂笑不止。

    良久之後,她才從難以壓抑的狂笑中拉了回來,看了眼這個號碼,立刻偷笑的撥了過去。

    那邊響了兩聲,就接起了電話,那算不上熟悉的聲音,她一聽,就知道是簡裔雲的,頓時開心得直接倒在chuang上滾了滾,笑得眉眼彎彎,甜甜的說:“老公~~~”

    誰知道她纔剛說完,那邊就直接的掛了她電話,也不知道他是以爲電話打錯了,還是直接的就不想接到自己的電話。

    葉小小在心裏安慰自己,不可能是第一個可能,她這麼甜美可愛,他怎麼捨得掛她電話?!

    她不甘心,繼續打過去,但是那邊從此就沒有接過她電話了。

    她不死心,覺得他可能將她的電話加入了黑名單,所以,用另外一個卡打給他,這回終於接了,她直接的就說:“裔,別再不接我的電話了,我是小小,是你未來老婆!”

    簡裔雲扶額,冷淡的說:“有什麼事嗎?”

    其實從她打第一個電話,聽到她那甜甜的聲音他就知道是她了,就是因爲知道是她他才掛的電話,誰知道她竟然如此的難纏,一直給他打電話,都快打爆他的電話了。

    葉小小像是沒有發現他的冷漠似的,笑米米的說:“這個是我的電話哦,如果想找我,打這個電話給我就可以了哦。”

    簡裔雲淡淡的“嗯”了一聲,說:“我現在還有工作要忙,要是沒有什麼事,就這樣吧。”

    說完,不等葉小小回答,他就掛了電話。

    葉小小嘟着小嘴巴,在不捨的看着手機,想起他是有正事要做,自己以後是要他老婆的人,自然要做一個體貼他的小女人,不能打擾他,想到這,她就歡歡喜喜的抱着電話笑了。

    ……

    簡裔雲相親的當天,簡裔雲就回去了部隊,不過,半個月後,又被簡老爺子從部隊裏叫了回來。

    他回到家已經是晚上了。

    家裏傭人在廚房忙得團團轉,他進門後,管家就過來迎接他,恭敬的說:“三少爺,其他的人都在老爺的房間等您。”

    簡裔雲點頭,面無表情的轉身上樓。

    敲門再推開門的時候,映入眼瞼的是書房裏滿滿的人,他進來後,所有人都看了過來。

    簡老爺子點點頭,“雲回來了,坐吧。”

    簡裔雲看過去,兩排沙發上都坐滿了的人。

    他的父母,大嫂,姐姐,還有自己的八歲的大侄子都在,他們直屬的親屬裏就只有他大哥,姐夫,還有剛出生不久的侄女沒有來。

    除了過年外,這樣難得一見的人齊,屬實少見,所以他知道這次回來,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宣佈了。

    他在母親跟姐姐簡芷顏中坐了下來。

    老爺子在他坐下後,才說:“既然人齊了,那就開始吧。”

    簡裔雲的簡母皺了眉頭,忽然說:“爸,深煬不回來嗎?”深煬是簡裔雲的大哥簡深煬,不是簡裔雲的母親所出。

    簡老爺子語氣淡淡,“深煬有事,趕不回來。”

    簡母抿着嘴脣,沒有再說話,倒是看了眼垂着眼眸的簡深煬的妻子喬陌笙。

    “也差不多晚飯時間了,我也不拖大家時間,今天我教大家過來就是跟公佈一件事。”

    所有人都靜默的坐着,聞言也就稍稍的擡眸看了眼簡老爺子,安靜的等他宣佈。

    “雲也不小了,我給他說了一門親事,他也同意了,我找人挑了個好日子,過兩天就上去向人家女孩子家提親去。”

    簡老爺子的話一出,所有人臉色各異,除了八歲的安靜的坐在自己母親身邊的小男孩和簡裔雲外,沒有一個人的臉色是好的。

    簡芷顏直接的拍案而起,踹了一腳沙發旁邊的茶几,跟簡裔雲有五分相似的漂亮小臉,盡是冷笑:“你不是已經決定了嗎?現在召集我們過來,有什麼意思?!”

    簡裔雲的父親簡父剛毅的臉龐沉了下來,“小顏!坐下!”

    簡芷顏輕哼一聲,沒有再說話,直接的甩門而去。

    簡老爺子也不攔她,淡淡的看了眼簡母,說:“家嫂,你準備一下提親的聘禮,這些事還是要自己人做顯得夠用心,對得起人家女孩子,不夠人手的話,也叫啊笙幫幫忙,大家都是一家人,互相分擔一下也好。”

    說罷,看了眼喬陌笙。

    喬陌笙笑着點點頭。

    簡老爺子大體上是比較滿意的,說完,看向這件事最主要的人物,“雲,你有什麼想說的嗎?”

    簡裔雲話語不鹹不淡:“過兩天我有個任務,走不開。”

    簡老爺子皺眉,說:“請個假。”

    簡裔雲不說話。

    簡老爺子就當他是應了,說完,也沒有什麼事了,這時飯也做好了,所有人都下樓去吃飯。

    吃飯時,大家也是沉默的,很安靜。

    不是因爲大家都是安靜話少的人,而是這是簡家定下的規矩,食不言。

    一頓飯吃了十多分鐘,就只剩下幾位長輩跟喬陌笙還在動筷,其他的人都紛紛的放下了筷子,坐在位置上,不聲不響,也不離開,直到所有人都放了銀箸後,他們才離席。

    簡裔雲直接的往樓上走,準備回去自己的房間去,他姐姐簡芷顏叫住他:“雲。”

    他沉默,回頭,他姐姐義憤填膺的咬牙問:“雲,真的是你自己親自點頭的?不是爺爺逼你?”

    “是我親自點的頭。”

    簡芷顏抿着小嘴,輕笑了下,“也是,就算你不點頭,老頭子也有辦法讓你點頭,對吧?”

    簡裔雲一路趕回來,還在任務中被人叫回來,臉色不大好,聽到這,他中算勾脣笑了下,說:“都嫁人這麼久了,急性子也不能改一下。”

    簡芷顏聽到他的話,也不知道是他那個字踩到她的痛腳了,她臉色非常不好看:“我跟你大嫂已經是很好的例子了,我以爲你已經聽他的安排參了軍,他不會再打你的婚事的主意,沒想到他還是不放過你!”

    跟簡深煬不同的是,簡裔雲跟她是嫡親的姐弟,兩人的關係從小就很好,也知道她是關心他,他勾脣,似笑非笑的說:“所以,我現在下來陪你們,多個伴,不好嗎?”

    簡芷顏臉色蒼涼,“多個不幸福的人陪有什麼好的?只會越來越衰而已!”

    簡裔雲不語。

    外人都羨慕他們簡家,羨慕他們在仕途上或者是商業上一直都是順風順水的,沒有人敢動他們,也沒有人能動得了他們。

    或許是沒有得到的,纔是最好的,又或許得到的多了,要付出一定的代價也不少。

    而他們簡家的人的代價是:沒有一段自主和幸福的婚姻。

    因爲從他父親那已經開始,所有人的婚事,都是簡老爺子做主的。

    話說得漂亮,不逼他們,也是爲他們好,但要是他們不從,他自然有辦法讓他們乖乖聽話。

    這也是簡裔云爲什麼如此輕易的就答應的原因之一。

    而原因之二,他自己心裏清楚。

    在外大家都說他性子紈絝不羈,那是因爲他們沒有真正見過他回家的樣子,連連慕然都沒有見過,所以,在她的心裏,他一直是那個萬事放得開的簡裔雲。

    其實,也不怪她不知道,因爲他從來不肯將這一面展示給她看。

    因爲越想得到某樣東西,就越想隱藏自己的不好之處,擔心別人因此而瞧不上自己。

    他們兩人聊着,不自覺的心裏都被陰暗面給蒙上了,這時,樓下傳來了一個清脆的聲音:“雲,小顏,我們先回去了,有空過來過去坐一坐。”

    說話的是他們剛纔說到的人之一,也是他們的大嫂喬陌笙。

    簡芷顏回頭笑了下,說:“大嫂,不在家裏住一晚嗎?”她大哥簡深煬結婚前就搬了出去住,他跟家裏所有的人都不親,所以也很少回來,甚至過年也不回來,只有她大嫂,還有他們的兒子回來跟他們一起過年而已。

    差不多三十年了,雖然她從來沒有喜歡過跟自己異母的大哥簡深煬,但是她這個大嫂,她可是喜歡得緊,或許也是因爲她跟她同病相憐,明明婚前有喜歡的人卻硬生生的給人拆散了,還嫁給了自己喜歡的人的哥哥。

    可悲嗎?

    或許吧,不過,在他們簡家,已經是正常事了。

    喬陌笙在簡家出色的年輕人中,長得不算出色,不過很耐看,她是個愛笑又多才的女子,三十歲了,看起來沒有一點少婦的樣子,就像一個剛出社會的大學生。

    簡芷顏很喜歡她的性子,她對誰都好,不過好人卻沒有好報,嫁給了她大哥那樣的男人,婚姻不幸福,也沒有得選擇,只能埋葬在簡家,徒生可悲二字。

    喬陌笙笑容淡淡的,說:“深煬叫過來的車已經到了。”意思是,她不回去也不行,在那個家,沒有她說不的權利。

    簡芷顏點點頭,也不爲難她,說:“路上小心點。”

    喬陌笙點頭,笑了下才看向簡裔雲,說:“雲,再見。”

    簡裔雲點頭,“路上小心點。”

    喬陌笙點頭,牽着兒子的手轉身離開。

    簡芷顏看着他們母子離開,回頭看簡裔雲,嘆息道:“要是沒有人拆散,你跟大嫂會是一對吧。”

    簡裔雲掃了她一眼,好笑道:“亂說什麼呢。”

    簡芷顏輕哼一聲:“我纔沒有亂說,在我們家,誰不知道大嫂喜歡的人是你啊。”

    簡裔雲垂眸:“那都是過去的事了,十多年了。”年輕的時候,他跟喬陌笙很聊得來,大家年齡相仿,上學的時候來往的時間也多,所以大家覺得他們兩人感情很深。

    喬陌笙或許多他的感情很深,但是他對她是朋友的感情,也沒有越出過這個界限,只是無論他怎麼說,簡芷顏就是不相信,以爲他是不想因爲這件事讓喬陌笙在他們大哥面前更加沒有地位。

    簡芷顏也嘆:“是啊,十多年了呢。”

    簡裔雲沒有說話,這時,他的手機響了起來,他拿出電話,看了眼這個號碼,俊臉一沉,沒有接也沒有摁掉,放回了口袋,忽然也覺得累了,說:“我先回去休息了,什麼時候回去跟我說一聲。”

    簡芷顏對他剛纔拿起電話看到號碼的臉色很好奇:“那是誰啊?”

    簡裔雲沒有回答她,直接的回去房間了。

    想到她的問題,他覺得青筋一條條的直跳。

    剛纔的號碼是葉小小的。

    他從來沒有遇到過像葉小小這樣的生物,所以他無法理解她的熱情和缺根線的性子,好像看不到,感覺不到他的冷漠似的,每天都打幾個電話過來,剛開始因爲擔心無法跟自己爺爺交代,他都接了,但後來,他就連看都懶得看了。

    想到這半個月來,來自她的騷擾,他更加累了,回到房間,倒頭就睡了過去。

    ……

    對於要跟簡家聯姻這件事,葉爺爺其實有些猶豫的,他也是個有自知之明的人,知道自己家裏的情況,配不上人家大戶人家。

    不過,這門親事是簡老爺子提出來的,他們是多年的好友了,他主動屈尊提出要聯姻,怎麼看,虧的都是他們簡家,所以他沒有什麼理由不答應,佛別人面子,總歸不好,雖然大家是好友,所以他就答應下來了。

    他也聽說過簡裔雲,以爲他不會看上他孫女的,這大半個月時間過去了,他們那邊都沒有什麼動靜,他以爲這件事就算了,怎知昨晚他接到電話,說他們今天會過來提親,怎知他剛說這兩個字而已,自家孫女就耳尖的聽到了,立刻高興得跳起來,直接讓他答應,他還能怎麼辦?

    因爲知道簡家要上門來提親,所以葉小小哀求了輔導員好久,才請了一天假。

    當天晚上,老爺子就一臉憂心的跟她說:“簡家是大戶人家,就像古代裏所說的達官貴人,我們只是平民百姓,雖然古代跟現在已經沒有了階級之說,但是一入侯門深似海,他們家有很多規矩,你一個女孩子嫁過去,無依無靠的,跟簡裔雲也沒有什麼感情,嫁過去會吃虧,爺爺希望你能考慮清楚。”

    葉小小本來很豪氣的直接叫自己爺爺不擔心的,但是自己爺爺難得露出這樣的臉色,心想自己也要嫁人了,爺爺養了自己這麼多年,如今自己快要出嫁了,他想說,自己就該尊重他,讓他多說說。

    聽他說完了,葉小小笑米米的說:“爺爺,我知道啊,在我們京城誰不知道簡家啊。至於你說的什麼感情,感情可以培養的嘛,放行,你孫女我能會搞定自己男人的,您不用操心哈!”

    葉爺爺白了她一眼,她什麼性子他不清楚嗎?別人把她買了,她還笑米米的將鈔票數好整整齊齊的送去人家手上呢。

    像簡裔雲那樣的男人,他越想越覺得不妥,要是他想欺負自己孫女,她就只有乖乖讓人欺負的份。再說了,看樣子,自己孫女對人家是上了心了,人家顯然沒有對她上心,娶了她,她能幸福到哪裏去?

    葉爺爺越想,心越亂,雖然自己想自己的傻孫女找到一個好歸宿,簡裔雲雖好,但顯然沒有自己孫女想要的心,這一點是最行不通的。

    想到這,他搖頭,“不行,爺爺不能讓你嫁,爺爺打電話過去,跟他們說這婚我們不結了。”

    葉小小卻哭喪着臉看他:“爺爺……”

    葉爺爺回頭,“怎麼了?”

    葉小小傷心的看着他,不知道是真是假,竟然摸了一把淚,“爺爺,您是不是我的親爺爺啊?”

    葉爺爺板起了老臉,“說什麼話呢?爺爺怎麼不是你親爺爺了?”

    葉小小哭喪着小臉,“那你爲什麼不讓我嫁?我直覺我這輩子的幸福就落在裔的身上了,我不嫁給他,我哪裏有幸福可言?您要是我親爺爺,您怎麼能眼睜睜的奪去我的幸福?”

    葉爺爺臉都綠了,他爲她前思後想,滿頭白髮更加白了,她卻不瞭解他的用苦良心,不是氣死他麼?

    葉小小也不鬧了,正正經經的拍着胸口說:“爺爺,我知道你是爲我好啦,但是你要相信我的眼光,我看準的男人,下定心思要嫁的男人,肯定不會差的啦,你放心好了!”

    葉爺爺直接打擊她:“我知道人家不差,但是爺爺擔心人家看不上你。”

    葉小小不高興了:“爺爺,你說的什麼話,你孫女我很差嗎?”

    葉爺爺不說話,倒是認認真真的打量起自己的孫女來。

    他這個孫女好得算好的,像她媽媽年輕的時候,乾乾淨淨的,看起來很舒服,除了性子太折騰外,沒有什麼不好的。

    想到這,讓他寬心了些,其實,自己的孫女也沒有自己想的那樣糟糕,或許是簡裔雲條件太好了,所以才讓自己嫌棄起她來了。

    或許,她是傻人有傻福呢?

    想到這,葉爺爺沉默了良久。

    既然這是她想要的,他還能怎麼辦?

    再說了,他也知道自己的孫女看起來傻,但是在重要的關頭卻從來都不會亂來,她心裏應該也是有數的。

    想到這,他才嘆氣,說:“嫁過去了,要是不高興,過得不好,就跑回來跟爺爺說,爺爺能養你多久,爺爺就養你多久。”

    葉小小感動了,抽了下鼻子,說:“爺爺,您真好,您真的是我的親爺爺。”

    ……

    簡裔雲請了兩天假,第一天在家裏休息,第二天早上想出去跟幾個朋友喝幾杯,但是早上就被簡老爺子禁足了,說是十點鐘要過去葉家提親。

    提親這件事,簡老爺子很重視,所以大家都到了,包括簡父,不過,他回來當天沒來的人,一樣也沒有來。

    十點一到,幾輛車就浩浩蕩蕩的出了門,直奔葉家了。

    葉小小昨晚緊張到睡不着覺,整天在房間走來走去。

    自己睡不好,也不讓自己爺爺睡,跑過去自己爺爺的房間,叫醒自己爺爺,問了一堆問題。

    大晚上的也不開燈,葉爺爺差點給她嚇死。

    也不回答她,說了一句話,就將她打發了:“你還不睡覺,本來就長得不如人家,明天起來更醜了,人家看到你,不滿意了,過來了又將聘禮都運回去了,可別怪爺爺不讓你嫁。”

    葉小小忙踩着腳丫子飛奔回房間睡覺了。

    躺在chuang上想了半天,就睡着了。

    第二天,她來回的探頭往樓下看了好多次,來來回回的在家走了無數遍,看得葉爺爺老眼昏花。

    在看到了樓下一排車子使了進來,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時,立刻飛奔回去,乖乖的像個淑女一樣坐好。

    她現在要當一個安靜的美女,免得被他家人嫌棄。

    簡芷顏看了眼眼前整棟四五層樓的房子,問簡裔雲:“就是這裏?”

    簡裔雲手中提着一個果籃,淡淡的說:“我也沒有來過。”

    “你不是見過人家嗎?”

    “在外面見的面。”

    還是簡老爺子開的口,“在三樓301室,進去吧。”

    一行人就上樓了,葉小小聽到門鈴聲立刻就跳了起來,看了眼自己爺爺。

    葉爺爺沒好氣的說:“去開門,我去給客人沏茶。”

    葉小小乖乖巧巧的去開門,開了門映入眼瞼的是簡裔雲那熟悉的俊臉。

    半個月沒見,她覺得他好像更帥了。

    她舔了舔嘴脣,腦子裏告訴自己要矜持,但是她矜持了三秒,就再也矜持不了了,撲了上去,抱住了他:“老公,你來啦,我等你好久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如意小郎君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
    後來偏偏喜歡你大宋的智慧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