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三百二十八章 大結局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三百二十八章 大結局下字體大小: A+
     

    簡裔雲在她扭扭捏捏的說了一番話後,他只覺得丟臉,他也不知道自己當時怎麼會傻得去相信他爺爺的眼光。

    因爲盲目的去相信他幫他找的人不會差到哪裏去,所以隨意的就答應了,如果知道對象是她,他一定會一口回絕,他都已經能想象到他婚後的生活會是多麼的多災多難了!

    看看,哪裏會有女孩子結婚當天自己不矜持提出這樣的要求的?

    他之前參加朋友的婚禮,新娘伴娘哪個不是要回答一大堆刁鑽的問題,才艱難的抱得美人歸的?爲什麼他這麼容易?而且他還不上去接,人家新娘子就豪放的撲過來了。

    但聽她說到最後,也表示能理解,畢竟這輩子只有一次婚禮,她已經將自己的終身幸福都託付給他了,現在婚禮在即,後悔也不能逃婚,否則爺爺會扒了他的皮,所以她這小小的要求都不答應人家,自己也顯得太過無情了。

    不過,人家姑娘可不是詢問他意見的,直接的就踩着花鞋跳上去,撲到他身上,彷彿剛纔哭得死去活來的人根本就不是她,因爲她此時臉上笑米米的,撒嬌說:“老公,我們走吧,我已經迫不及待的想嫁給你了。”

    簡裔雲滿頭黑線,看了眼掛在自己身上的人兒,無奈的只好攔腰抱起她。

    連慕然看着,就笑了。

    簡裔雲的性子在參軍後,可以說收斂了很多,以前的他是紈絝不羈的,在軍隊裏也是訓的一羣大老爺們,現在卻被一個小小的女孩子弄得沒了轍,確實是新鮮事。

    二十多輛花車浩浩蕩蕩的出發,又浩浩蕩蕩的回去了簡家。

    連慕然見過無數的婚禮,自己的婚禮已經籌辦得比較倉促的了,不過相對來說,比簡裔雲的還要盛大得多,雖然她的家族每一輩都會出一位高官,也算是官宦家庭,但所有人都知道她跟連慕年是成功的商人,所以她舉辦多盛大的婚禮,別人屁都不敢放一個。

    但簡家是實實在在的官宦家庭,家族裏所有人都是高官背景,雖然家族裏的生意也弄得風生水起,雖然他們簡家在京城裏已經威震四方,但是在天子腳下,避嫌還是要的。

    不過,簡裔雲的婚禮雖說不上空前盛大,卻也熱鬧非凡。

    他們從新娘子家回來的時候,偌大的簡宅已經門庭若市,新娘新郎被無數人簇擁着進去了大廳開始進行婚禮儀式了。

    因爲不是西式婚禮,所以沒有了宣誓,他們兩人奉茶跪拜喝酒杯酒後,就差不多了,就要安排賓客入席。

    一切都順順妥妥的,但新娘子是個能折騰的主兒,既喜歡中式婚禮,又戒不掉西方婚禮爛漫的誓言,自己擬了一張誓言清單讓人家幫忙宣誓。

    聽着誓詞,在場的賓客都笑抽了。

    連慕然也忍俊不禁,抓住了凌彥楠的手,笑着笑着,笑容就變得若有所思起來,心底的感觸卻特別深,抱凌彥楠抱得更緊了。

    連慕然笑得開心,凌彥楠卻沒有什麼感覺,他的注意力都在連慕然身上,見她眼眸深深,陷入了沉思,他勾脣柔聲問:“怎麼了?”

    連慕然搖頭,說:“沒什麼,只是覺得這個女孩子太可愛了,很討人喜歡。”

    凌彥楠卻不敢苟同,要是他的老婆如此鬧騰,他可受不了。

    他笑了,在她耳邊輕喃,“我還是覺得我的小然最好。”

    連慕然耳邊一癢,這麼多人,要是以往她會覺得很不好意思,也許是被女孩子臉上的幸福笑容給吸引了吧,所以她笑容更加燦爛了,輕聲道:“我相信雲他們會幸福的,我們也會更幸福。”

    凌彥楠眼眸一亮,深邃的眼眸黏在她翹起的嘴上上,再也移不開了。

    擦覺到他的視線,她小臉一熱,還沒說什麼,忽然小手就被他攥着,牽着她撥開重重人牆,往外面走。

    連慕然笑,任由他牽着,跟着他走。

    十多分鐘後,他們纔出了大廳,連慕然驚訝的看着他拉着她往停車場走,她頓了下,說:“婚禮還沒結束呢,我們這是要去哪?”

    “去哪都好,只要沒有人打擾我們就行,我現在不想任何人打擾我們。”

    他將她塞進了車子裏,替她繫好了安全帶,自己也坐上了駕駛座。

    連慕然聽罷他的話,心一動。

    勾脣笑了,不過隨即她又問:“可是雲的婚禮還沒結束,我們就這麼走了,會不會不太好?”

    “心意到了就行了,我相信雲他不會介意的,不過爲了不讓他擔心,你等一下還是發一條信息給他吧。”

    說着,傾身吻了下她的小嘴,踩下油門駕車離開。

    凌彥楠心情很好,而且他的心情她也能理解,所以她非常配合的發了信息過去給簡裔雲,也說了一番祝福他的話,才收起手機。

    一個下午的時間,他們去了幾個連慕然之前比較喜愛的地方玩,沒有任何人或者是事的打擾,兩人玩的輕鬆愉快。

    過後,也去吃了她愛吃的*辣的火鍋,他鮮少吃辣,不過也不是不能吃,只是他工作忙,缺餐少頓是常事,所以胃不是很好,過分刺激的食物,他一般都不敢吃,但是既然過來了這邊,不吃她愛吃的食物,他覺得遺憾。

    連慕然愛吃,吃辣時雖然還是那樣優雅動人,嘴邊還是沾了不少醬料,凌彥楠都一一的伸手給她擦掉了。

    凌彥楠咬了一口鮮嫩多汁的牛筋丸,肉汁飽滿,沿着他的嘴角往下滑,他將臉伸過去指着下巴的肉汁,眨眼輕喚:“小然……”

    連慕然瞭然,卻忍不住白他一眼,抽了紙巾仔細的給他擦乾淨,他滿意的笑了,笑得非常開心。不過,他似乎玩上癮了,又好像貪戀連慕然難得的溫柔,屢試不爽,連慕然揉揉額頭,見他如此開心,也耐着性子由他來。

    這頓飯吃了兩個多小時才吃完,離開時,天已經暗了下來,這時她的手機響了下,簡裔雲的婚禮應該也已經進行得差不多了,所以他來了信息,說了謝謝,還有一路順風,讓他們有空多來京城玩一玩。

    連慕然笑了下,回了一條信息後,就跟凌彥楠回了家,收拾行李,去機場坐飛機飛回c市了。

    ……

    今年c市的寒流來得較往年早一些。

    十月底,大家都紛紛穿上了棉襖。

    接下來這兩三個月,是連慕然跟凌彥楠一年中忙碌的高峯期,所以前兩天,凌彥楠到溫哥華出差了,爲期一個星期,接下來還要飛去幾個不同的地方,僅僅在歐洲,他就要待上一個多月。

    漫長的分別讓一對甜如蜜的夫妻心裏都惆悵若失。

    或許是天冷了,連慕然也開始嗜睡起來,每天起chuang感覺比夏天的時候要累得多。

    連慕然早上接到凌彥楠的電話時,還沒醒過來,她迷迷糊糊的慵懶的聲音,凌彥楠很是喜歡,笑道:“最近怎麼喜歡賴*了?是不是晚上沒睡好?”

    連慕然的聲音有氣無力,“還好,就是有點累。”

    凌彥楠覺得她累是因爲太忙碌了,不由得說道:“累就多休息,你最近太忙了,這個週末就在家多休息休息。”

    “嗯,我會的。”

    “再睡會兒?”

    連慕然起身穿拖鞋,“不了,已經醒了,不困。”

    “我明天早上,遲一些打電話,你多睡一會。”

    “嗯。”連慕然應了後,說:“先掛了,我先洗漱後下樓吃早飯。”

    “嗯。”凌彥楠掛了電話,最近讀聽她說累,可能是抵抗力下降了,得好好的補一補,想到這,他捏着電話給凌母打了個電話。

    凌母醒來得早,已經吃早飯了,接到他的電話,心情更加好了,聽到凌彥楠打電話過來,就是爲了叫她叫人多做一些部品給連慕然時,心裏又氣又高興。

    想起來,最近連慕然臉色都不是很好,是應該補一下了,而且他們兩人的感情好了起來,懷孕的可能性會很大,所以現在讓連慕然多吃點部品,把身子養好,做個準備也好。

    眼看着現在小安已經長出了一小節牙齒了,也開始嘗試着走路了,只差開口講話了,不過,這也是指日可待的事情,所以她最近心情好,她想,要是他們能儘早要個孩子,她會更高興。

    不過,她學精了,沒有再問了,這些事他們自己心裏有數。

    凌母掛了電話,連慕然也下樓來了,吃了早飯後,被小安纏着不放。

    小安現在學會走路了,每天都停不下來,到了初冬,天氣冷下來了,他應該會容易困纔對,但是小安像是有無限的精力一樣,扭着小屁屁要連慕然陪他。

    冬天,家都披上了柔軟的羊毛毯,小安的邁着嫩嫩的小腳丫走了一兩米又回過頭來,眯着跟她一樣的漂亮不已的眼睛,蹬着小短腿,又飛奔回她的懷裏。

    連慕然就算困了,累了,看到兒子如此俏皮靈動的小模樣,也什麼都記不得了,陪着他玩了半天,在他困了後,才抱着他回房間,讓他趴在她胸口午睡。

    這一睡,就到了晚上才醒來。

    她醒來的時候,小安乖巧的坐在chuang上自己玩耍,也不鬧她。

    她今天休息的時間較以前來說,是多了的,不過,抱着小安下樓吃飯的時候,還是感覺累,有種力不從心的感覺。

    在晚上小安睡覺後,她才進去洗澡,想了想日期,忽然愣了下,她好像已經一個多月沒有來月經了。

    之前凌彥楠在的時候每天都纏着她,讓她除了他跟公事,完全沒有時間想別的,所以也沒有注意……

    想到這,她心口撲通撲通的跳着,匆忙的洗了澡,就打了個電話,第二天早上起來得早,連比她以前正常起chuang的時間還要早,爲此凌母還問她原因,她淡然笑笑,說有事要忙,吃了早飯後,沒有立即去公司,而是去了醫院。

    晚上回家的時候,凌母按照凌彥楠的叮囑,給她燉了些補品,讓她多吃一些,說:“現在把身子養好,等什麼時候想給小安生個弟弟妹妹,也不用擔心身體的問題。”

    連慕然點頭,她頓了下,本來想遲一些再告訴她的,想先將這個消息告訴凌彥楠先的,但見凌母如此關心她,她嘴角壓抑不住笑容的說:“媽,我今天早上去了醫院一趟,醫生說我懷孕了,快兩個月了。”

    “真的?”凌母驚喜得連飯也不吃了,直接放下碗來,“是今天才知道的嗎?”

    “嗯。”

    “哎呀,真是太好了。”凌母高興得合不上嘴,跟連慕然說了幾句話後,說:“我打個電話跟老頭子報喜去,我們凌家即將迎來第二個孫子了。”

    連慕然點頭,不過想到了什麼似的,說:“媽,這件事這段時間先不要告訴彥楠,我想先保密,給他一個驚喜。”¬¬

    凌母點頭,他們夫妻之間如此有情趣,她自然不能辜負了。

    她應了後,便笑米米的去給凌父打電話報喜去了。

    ……

    凌彥楠在國外呆了半個多月了,剛開始他跟連慕然打打電話聊聊天還能勉強得撐下去。

    不過,日子長了,他就受不了了,緊緊是跟她在電話裏聊天,已經滿足不了她,因爲想念,所以開始時一天兩個電話打回來,現在是三四個,甚至是更多。

    晚上,連慕然剛給小安洗完澡,給小安換上一套連身的粉色的熊貓小衫,凌彥楠的電話就打過來了,他那邊正是早上,應該還起來不久,所以他的聲音有些沙啞,“小然,你現在在忙什麼?”

    “幫小安洗澡。”

    凌彥楠“哦“了一聲後,又問:“公事忙嗎?”

    “還好,還是那樣。”

    “小然。”

    “嗯。”

    “我想你了。”

    連慕然頓了下,將小安攬入懷中,小臉盡是隱隱的笑意,還是回了一句:“我也想你。”

    “真的?”他沙啞的聲音都亮了,就像是即將枯萎的花朵忽然得到了上天恩賜的甘露,重新鮮活了過來一樣,笑聲醇厚,用極具魅惑力的嗓音說:“那過來陪我兩天,好嗎?”

    連慕然聽着他那邊的語氣,笑了,但是回答卻是否定的:“可是,我最近還有幾個會議要開,還有三四個年度的大項目等着我去做決定,我走不開。”

    他整個人又蔫了,又是一株即將枯萎的草,哀嘆道:“小然,你知不知道,最近我只能聽見你的聲音,看到你的身影,卻抱不到你,有多難受……”

    及時隔着大海重陽,聽到他這麼說,她的小臉還是熱了,心裏在這個即將到來的冬天裏,也不會覺得冷。

    她淺淺的勾起笑容,說:“不是還有半個月左右就能回來了嗎?”

    凌彥楠不裝可憐了,很認真的說出自己真實的感受:“小然,半個月沒有人陪,很漫長……”想當時他們結婚後,他一個人在外一年多,他都不會覺得日子太漫長,因爲他的心裏沒有一個人讓他牽腸掛肚。

    而現在有了,離開了一天,都已經開始思念成災了。

    所以,自然是不能比的。

    連慕然笑了笑,任他怎麼說,就是不應。

    凌彥楠最後幽怨的說:“小然,你好過分,我一個人在外面,都不主動過來看看我……”

    連慕然聽多了,聽都聽膩了,以哄小安入睡爲由,掛了電話。

    小安纔剛洗完澡,哪裏肯睡,興奮的在chuang上蹦躂,小安本來就長得好,洗完澡後,皮膚更加水嫩,嬰兒的皮膚吹彈可破,小嘴鮮紅欲滴,嬌嬌嫩嫩的,連慕然看了都受不了,拿起照相機給他拍照,“小安擡起臉來,讓媽媽拍一張。”

    小安見到照相機,邁着短小的胳膊和腿,向連慕然爬過來,伸手就要去拿她手中的照相機。

    最近她都喜歡給小安拍照,小安見多了,看到相機裏面的自己,非常感興趣,拿着相機自己一個人也能搗鼓半天。

    連慕然不給,笑道:“小安擡起頭來讓媽媽拍一張媽媽再給你哦。”

    小安皺了漂亮的臉蛋,似乎聽懂了,漂亮的臉蛋上寫滿了不滿,伸這小短手想要過去搶,連慕然不給,小嘴癟了起來,“媽~~~媽媽~~~,要~~~~~~”

    連慕然愣了下,心跳如雷,血管已經興奮得一跳一跳的了,她眼裏只剩下小安粉紛嫩嫩的小嘴巴。

    她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放下照相機的,她緊緊的將小安抱在懷裏,不能自己的親遍了他水嫩欲滴的小臉蛋,以表示自己心底的狂喜。

    好不容易冷靜下來,她發現自己的眼睛在不知不覺間竟然溼潤了。

    小安似乎被連慕然突如其來的舉動弄得愣了下,他雖小,卻也能明白她大概是什麼意思,也乖乖的被她抱在懷裏,被親多了,也嘟着小嘴巴過去吧唧了一口連慕然的小臉,留下一個大大的口水印,然後,高高興興的咧着小嘴巴笑了。

    連慕然壓抑不住自己的笑了,擦了擦眼底的淚水,緊緊的抱着兒子,溫柔的輕聲哄道:“小安乖,再叫一聲媽媽給媽媽聽好不好?”

    小安扭着小屁股躲在她懷裏,也不知道聽懂了沒有,小臉在她懷裏蹭啊蹭的,就是不肯張開小嘴說話。

    連慕然被他蹭得心都軟了,笑着抱起他,蹭着他的小臉,討好的親了他幾口:“媽媽想聽,小安叫一聲給媽媽聽一聽好不好?”

    連慕然等到心都急了,懷裏才響了一聲清脆稚嫩的聲音,“媽媽~~~”

    連慕然聽得心都軟了,頓時感動得眼淚控制不住的流了下來,連連親了小安很久,她激動不已,給小安蓋了被子,讓他坐在chuang上完相機,而她則迫不及待的打電話給凌彥楠了。

    凌彥楠那頭,剛洗漱完,接到連慕然的電話,不由自主的就翹起了嘴角。

    坐在chuang上,拿過手機接通了電話卻聽到她抽泣的喚他的名字,他心都揪成了一團,脹脹的痛痛的。

    他還沒有機會問她突如其來的哭泣是爲何,她就邊哭邊說:“彥楠,小安會叫媽媽了……”

    凌彥楠驚喜得直接從chuang上站了起來,握着電話的手因爲太過驚喜而晃了晃,“真的?!”

    連慕然抽泣了下,“嗯。”

    凌彥楠高興期待得說話都結巴了,“那……那小安會叫爸爸嗎?”

    “……不知道。”她說完,覺得自己的回答不夠好,擔心他會失落,忙抽了下鼻子,說:“教一下應該會的。”

    凌彥楠忙問:“在嗎?我也想聽。”

    “等一下。”連慕然說完,拿着電話放在小安的耳邊,哄小安:“小安,爸爸打電話回來咯,要不要跟爸爸說說話?”

    那邊的凌彥楠倒是冷靜了些,還是平常那副聲音和語氣,笑着問:“小安,有沒有想爸爸?”

    小安垂着腦袋,冷冷靜靜的,聽到凌彥楠熟悉的聲音後,漂亮的黑眸亮了起來,神奇的看着連慕然,詢問辦的開口:“爸~爸~~~?”

    “嗯!”連慕然更加高興了,抱着小安又是一頓親,“是爸爸,多叫幾聲給爸爸聽。”

    知道是凌彥楠後,小安很高興,他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見過凌彥楠了,所以難免高興,連叫了幾。

    凌彥楠難以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只是說:“小然,我現在恨不得立刻飛回來見你們。”

    連慕然點頭,哽咽的說:“我好開心。”

    “是值得開心。”凌彥楠肯定的說完,又聲音沙啞的說:“小然,謝謝你,這兩年來,你辛苦了。”

    他們的孩子終於會叫爸爸媽媽了,怎麼會不值得開心?現在還有什麼比知道這件事還讓他更加開心的?

    明天還有終章哦



    上一頁 ←    → 下一頁

    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如意小郎君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
    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大宋的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