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三百二十六章 大結局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三百二十六章 大結局上字體大小: A+
     

    連慕然莫名其妙,他怎麼對付修揚的衣服如此上心?

    付修揚也聽到了他們的談話,笑道:“你見過我就穿過兩次而已,當時你們應該不在場吧。”

    凌彥楠不語,看着連慕然。

    連慕然自然也注意到了,莫名其妙的問:“怎麼了?”

    凌彥楠收回目光,語氣寡淡:“沒什麼。”

    人多吵鬧的時候,時間過得特別快,差不多十一點的時候,太陽也毒辣了起來,大家也就收拾東西,回去了。

    回到家時,付修揚叫住連慕然,“小然,等一下,我給你帶了一份禮物。”

    連慕然頓住腳步,看付修揚倒回去,打開後車廂提着一個袋子出來。

    凌彥楠站在她身邊,注視着付修揚的一舉一動,在他過來錢問連慕然:“你跟他感情似乎不錯。”

    “算是吧,他對我就像我哥對我一樣。”

    凌彥楠眯着眼眸,視線在他們來那個人的身上掃蕩,輕聲喃喃:“哥哥嗎?”

    她沒聽清楚,“什麼?”

    凌彥楠搖頭,這時付修揚已經提着袋子過來了,將袋子交給她,說:“聽年說你今天回來,所以也給你準備了一份,話說,已經很久沒有給你準備過節日禮物了。”

    他如此有心,連慕然就有點不好意思了,勾脣道:“我不知道你會過來,所以都沒有準備。”付修揚笑了下,說:“我送禮可不是要你回禮的,我又還沒有小孩,再說了,禮物又不是給你的。”

    說完,不等連慕然說話,他對凌彥楠點點頭,就進門去了。

    連慕然笑了下,回頭將手裏的東西遞給凌彥楠,說:“我上樓去將禮物放好,將桶提回廚房裏吧,,等一下要用。”

    說罷,就上樓了。

    因爲連慕然回來了,再加上付修揚跟程展玄的到來,所以連家顯得熱熱鬧鬧的,一直到晚上九點多,小孩們都上樓去睡覺了,而客人也要走了,家裏的喧鬧纔算是平靜下來。

    連慕然洗完澡,出來的時候,凌彥楠正拿着她出嫁前喜歡看的書,坐在chuang頭,沉浸在浩瀚的書海中不能自拔。

    連慕然出來,他頭也沒有擡一下。

    她過去,挨着他坐下,凌彥楠這才側眸看她,勾脣笑了下。

    今天大家都高高興興的,除了他。

    雖然他的臉上也掛着笑容,但一天下來,也瞞不住她,她側着頭枕在他的肩膀上:“你今天心情好像不怎麼好?怎麼了?是不是不喜歡玄跟修揚?”

    昨天,家裏的人都在的時候,他心情非常的好,去釣魚的時候,也看不出異常,所以問題自然的就出在了忽然冒出來的兩個人的身上了。

    可是,她不明白他爲什麼不喜歡他們。他可以接受喜歡她多年的雲,爲什麼就接受不了他們兩人?

    凌彥楠一頓,回頭撞見她蹙起的眉頭,他勾了薄脣,優雅的合上書,在她的小嘴上親了幾下,語氣不明的說:“我還以爲你看不出來我心情不好呢。”

    連慕然不去猜他說這句酸酸的話具體是什麼意思,不能理解的問:“爲什麼你是真的不喜歡他們?他們人不錯的——”

    凌彥楠眼眸深深的凝視着她,語氣不冷不熱的直接的打斷她的話:“不錯是有多好?比我好嗎?”

    連慕然愣住了。

    凌彥楠眼眸危險的眯了起來,將手上的書丟開,直接的翻身將她壓在身下:“怎麼不說話了?”連慕然還是愣愣的,見他如此在意,有些吃驚,摸不着腦袋的說:“他們……都沒有你好。”

    是的,在她的心裏,他是最好的男人。

    凌彥楠眯起的眼眸一鬆,欺身過去,眼眸逼視着她,“真的?”

    連慕然沒有回答,終於忍不住問道:“你爲什麼這麼在意?”他連簡裔雲都沒有做對比,爲什麼要拿他們兩人作對比?

    凌彥楠鬆下來的眼眸再度一緊,“小然,你是真的不知道?”

    連慕然惘然的搖頭。

    她的眼眸盡是對他舉動的莫名其妙和惘然,除此之外,還有深深的不解,然後,別無其他了,包括欺騙或者是隱瞞。

    凌彥楠凝視着她片刻,緩緩的找回了理智,知道自己搞錯對象了。

    欺上她的身子緩緩的後退,皺了眉頭。

    連慕然覺得他不對勁,“你是不是有什麼話想說?”

    凌彥楠回頭,笑容莫測的問:“你想知道?”

    連慕然點點頭。心想,難道她不能知道,不該知道嗎?

    凌彥楠很認真,伸手抱着她,將她壓在chuang頭,“付修揚酒紅色的西裝外套,我這麼說,你明白了嗎?”

    連慕然惘然的搖頭,再不解的擡眸看他。

    凌彥楠抿脣,覺得事情似乎跟他想的不一樣,但是不問出來,他心裏堵得慌:“你難道忘記了,在你的辦公室茶几的櫃子裏,有一件用袋子裝着一件跟付修揚手裏一模一樣的西裝外套?”

    連慕然聞言,靈光一閃,恍然大悟的點頭,說:“我就說怎麼這麼眼熟,原來是跟高臨瀧當時的外套一模一樣。”

    凌彥楠聞言,臉色不慎自然,“高臨瀧的?”

    連慕然點頭,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一遍,說完,不解的蹙眉道:“前一段時間,我覺得自己好像忘記了什麼事,好不容易回想了起來,但是衣服卻找不到了,也不在辦公室的衣櫃裏,你是什麼時候看到的?放哪裏了?是高臨瀧的東西,本來想在他過來c市的時候還給她的,但是想來他最近應該會很少到c市來的,所以想寄回去給他,無奈怎麼也找不到。”

    凌彥楠聞言,臉色不怎麼好看,沒有說話。

    連慕然說着,擡眸擦覺到他臉色不自然,狐疑的眯了眼眸,勾了下脣角:“你是不是知道放哪裏?”

    凌彥楠瞥見她嘴角的笑容,頓時輕哼了一聲,說:“高臨瀧也不缺那麼一件西裝,不見了就不見了,找它幹什麼?”

    說着,將她推倒在chuang上,撲了上去,吻住她的小嘴。

    連慕然笑了,推了推他埋在他脖頸不斷的吻着的俊臉,蹙眉想不明白的說:“可是我記得衣服是真的放在我的辦公室裏面的,怎麼會不見?回去還是得好好找找才行。”

    凌彥楠俊臉一黑,擡起筠連,懲罰的咬了一口她的小嘴,她眼角都笑得眯起來了,他怎麼會不知道她此刻心裏想什麼,他緩緩的放開她,別開俊臉,輕哼道:“衣服你不可能找得到,半個月前我就將衣服扔到垃圾桶裏了。”

    連慕然愣了下,忍不住的噗嗤的捂着小嘴笑了出來,想說話,又並不知道說什麼好,頓時笑個不停。

    這麼說來,他是以爲她跟付修揚有些什麼,纔會一整天悶悶不樂的?他這是吃醋了?

    想到這,她的笑聲就更加的爽朗了些。

    見她笑個不停,他臉色掛不住了,撲過去將她撲到在chuang上,狠狠的吻住她,讓她再也沒有力氣,沒有心思去想些對他不利的事。

    ……

    他們在連家待了三天,凌母就打電話過來催他們早日回去了,所以連慕然跟凌彥楠決定,在週二回去c市。

    週一,連慕然跟連慕年一起到了公司去開會,去忙公事去了,而凌彥楠則留下來照顧小安。

    雖說是要照顧小安,但是小安根本用不着他來照顧,所以,早上在樓下跟老爺子下了幾盤棋後,老爺子接到了戰友的電話,就出去了。

    就剩他一個男人在家,他上樓去處理了公事,下午也空閒了下來。

    無聊的時候,他在連慕然的房間裏轉來轉去,臥房裏的書房有一個大大的書架,上面擺滿了連慕然愛看的書,書架上很多管理方面的書籍,他都看過了,除此之外,還有一些散文集和故事性的小說,有幾本沒有看過的,他抽了幾本出來,坐到她的書桌看上看書。

    故事性的小說,並不符合他的胃口,他翻了翻後,沒有讓他繼續看下去的欲。wang,便放下了書,研究起她書桌來。

    她的書桌很大,幾乎有她辦公桌這麼大,這是短一些,用上好的紅木做成,上面的雕紋很漂亮。充滿了藝術氣息。

    書桌下面有很多歌抽屜。

    他閒來無事,一一拉出來看了看,上面有很多她小時候的獎狀,獎盃。

    照相本是在最後個抽屜找到的,還上了鎖,不過鑰匙他在翻其他抽屜的時候,看到了,所以,也不客氣的開了鎖,就找到了着七八本相冊。

    他看了眼,這些相冊放置的照片分類很整齊。

    最後的一本是她小時候的照片,還有跟家人一起的,有四五本是她跟的畢業相冊,剩下的兩本,有一本是她跟朋友的,裏面除了她以外,出現最多的,就是簡裔雲,程展玄跟付修揚也不少見,當然還有他沒有見過的很多面孔。

    最後一本,相對於前面的,顯得很輕,裏面看樣子沒有幾張照片,他在最後發現,是因爲它比較小,而且放在最角落的邊邊上,而且,還上了鎖……

    凌彥楠本來也沒有那麼重的好奇心去看的,但是她上了鎖,就說明,這本相冊在她的心裏意義非凡,還是不能被人看的。

    否則,爲什麼這麼多相冊,其他都好好的,普普通通,就這一本要上鎖?

    想到這,他的心一突,眼眸變得深沉起來。

    他輸了許多密碼,包括她的生日,小安的生日,對她而言,特殊的數字,都輸了一遍,半天過去了,都沒有效果。

    他心情開始變得煩躁起來了,胡亂的摁了摁其他的數字,卻忽然拍的一聲,相冊打開了。

    凌彥楠頓住了。

    如果他沒記錯的話,他下意識的,摁的是自己的出生年日……

    想到這,他腦子飛快的閃過一些東西,拿着相冊的手竟然不由自主的抖了下,心如擂鼓,頓時按捺不住的打開了相冊。

    在見到相冊裏面的照片後,凌彥楠徹底的震住了,臉上除了驚愕,久久沒有任何的表情。

    拳頭緊緊的收緊,再收緊,一時間,難以形容自己的心情,驚愕?激動?難以置信?恍然大悟,釋然……

    良久後,他才緩緩的放下手中的相冊,將它放回原來的位置,腳步有些虛浮的走出了連慕然的房間。

    他下樓,直接的就往門口走去,凌月菲抱着小安在花園裏散步,見到他問:“彥楠,要去哪裏嗎?”

    “我……”凌彥楠愣了下,他似乎也纔回過神來,才明白自己身處何地。

    原來,他潛意識的,就想去找連慕然。

    他垂下眼眸,看着凌月菲走過來,她懷裏的孩子流着他們兩人共同的血液,也是因爲有他,才讓他們兩人有了現在他們兩人美好的生活

    他伸手,指腹輕輕的磨蹭着小安紛嫩的臉蛋兒,他雖是男孩子,卻像極了連慕然,漂亮無比。

    他笑容更加柔和了幾分。

    對於凌月菲而言,小安自然黏凌彥楠多一些,所以伸手去要凌彥楠抱。

    凌彥楠抱過他,在他微挺的小鼻頭上輕輕的落下一吻,輕聲哄着:“爸爸去找媽媽,晚上再回來抱你,好不好?”

    小安的頭髮烏黑柔亮,髮絲很小,這點也像極了她,這麼想着,他伸手去撫摸,磨蹭着,捨不得鬆手。

    良久,他纔將小安交給凌月菲,駕車去了連氏集團。

    他到的時候,連慕然還在開會,但她也沒有讓他等多久,二十分鐘左右,她就從會議室出來了,見到他其實不是很意外,因爲他這樣忽然出現的次數,其實真的不少,相反的,是越來越多了。

    她放下手中的文件,說:“在家很無聊?”

    “嗯。”他從報刊中擡頭看她,平靜的說:“所以,在你的書房裏搗鼓了半天。”

    連慕然愣了下,不知道他爲什麼會強調後面那句話。

    凌彥楠緩緩的闔上書,笑容淺淡:“所以,我發現了一些有趣的東西。”

    連慕然心一緊,心跳頓時跳到了嗓子眼上,輕咳一下才問:“什麼有趣的東西?”

    凌彥楠過去,攬着她的腰,滴在辦公桌上,勾着脣挑眉問:“不妨猜一猜?”

    “我……猜不到。”

    凌彥楠笑了下,輕吻了下她的額頭,“小然,整個書房都是你的東西,有什麼是猜不到的?”

    連慕然不說話。

    他笑了下,看着她緊張的樣子,他笑得很開懷,跟她的緊張形成了劇烈的對比,“小然,我發現你有很多照片。”

    “是……是嗎?什麼照片?”她記得,重要的東西都上了鎖的,他應該不會——

    他臉上的笑容驟然收起,肅然的喚:“小然。”

    連慕然心口一震,心跳越來越急促了。

    “你如此聰明,難道真的猜不到我想要說什麼嗎?”

    連慕然沒有說話,凌彥楠擡起她的下巴,讓她面對他,她卻垂着眼眸不看他,卻聽得他說:“小然,那一次醉酒,真的不是意外,原來,你是設計好了的。”

    連慕然聽到他淡漠得沒有情緒的聲音,她眼眸倏地就紅了,眼淚在眼眶裏打轉。

    之前,他已經責備過她了,現在在得知她爲什麼會設計他後,他的責備再度襲來,連慕然以爲,經歷過了一次,她的心不會再像第一次那樣,痛的無法呼吸。

    但事實上證明,她錯了。

    那種痛不一樣,卻一樣痛得讓她窒息。

    她的心事知道的人少,所以,當時他不知道,她也可以狡辯是意外,否則,她吃飽了撐着纔去設計他,將自己守護了二十多年的楨襙無條件的奉上,雖然當時她自己扯了一個很好的理由,但那理由連說服自己都不夠,如何是說服別人?

    現在他已經知道了她一直埋藏在心底,除了簡裔雲,沒有人知道的心事後,他現在冰冷的質問,雖然他還什麼都沒有說但是他的態度,已經足夠讓她疼切心扉了。

    而現在,她連找個藉口去圓謊都找不到。

    見到她的眼眶忽然紅了,他皺眉:“哭什麼?”

    連慕然不說話,想別開臉,但是他卻將她的小臉轉了過來,面對着她,忽然伸手將她擁入懷中,嘆氣道:“小然,你以爲我會說什麼?”

    連慕然聞言,愣了下,看着他,期待着他的下一句話。

    凌彥楠笑容滿臉,伸手去捏她的小臉,“小然,你隱藏心思的能力,真的讓我大開眼界。”

    “我……”

    他看着她緊張的樣子,笑了,忽然說:“每個人年少時,肯定會有惷心萌動的時候。我一直都在想,讓你惷心萌動的那個人是誰,而這個想法,在最近在意,因爲高臨瀧的那一件西裝外套。因爲我曾以爲,那件衣服,就是你惷心萌動的那個人的,因爲這件事,我心裏不舒服了很久,但是既然是過去了的事,我也不想再去揪着不放,所以,一直讓自己努力的忽視這件事,而且,你也額米有表現出什麼讓我覺得不對勁的地方,所以,我就放心了很多,但是,心底的疑慮,還是深深的藏在心裏,沒有消去,隨着時間的消逝,疑慮紮根更深,我就越在意,所以又一絲風吹草動我都會無比的在意,我也無法做到不在意。”

    “到現在,我發現,原來我一直妒忌着的,想知道的那個人竟然是我自己,你說,我現在是什麼感覺?”

    連慕然剛纔還抽痛的心,因爲他後面這一句帶着笑意的話,立刻就被撫平了,她抓住他的大手,問:“你不介意我當時騙了你?”剛纔她以爲,他知道她騙了他,所以很生氣,但是現在看來,他真的不像是生氣的樣子。

    “此一時彼一時,現在,我爲什麼要生氣?再說了,要是沒有你當時的主動,哪裏有我們的現在?”說着,他再度發泄的扯了扯她的臉蛋,想起自己剛纔看到那些照片的時候,他的心情,應該是苦笑不得的吧。

    但是現在,想到跟她結婚以來的日子,他卻覺得慶幸,不過,要說氣她的話,就是氣她竟然將自己都他的心隱藏得如此之深,他根本看不透,讓他很長一段時間裏,都不好受。

    連慕然聞言,在眼眶裏打轉的淚水,更加流不出來了,主動的過去,伸手去抱住他的腰。

    她難得的投懷送抱,凌彥楠哪裏捨得推開?自然就抱得更緊了。

    連慕然抱着他,緊緊的抱着,想起剛纔,她還心有餘悸,語氣竟然多了一絲絲的委屈,“剛纔,我以爲你會生我的氣,氣我騙了你,還以爲你……”

    凌彥楠笑了下,聽到她埋怨的聲音,心情舒暢中也帶了一絲埋怨,“我就不委屈了?這麼久以來,你一直沒有迴應過我,主動說過愛我,我能不多想嗎?”

    連慕然垂着眼瞼,還沒說話,凌彥楠低頭吻住了她的發端,忽然說:“對不起……”

    連慕然擡眸,狐疑的問:“對不起什麼?”

    “讓你委屈了這麼久,等了這麼久。”

    她的性子傲,也冷,所以,在知道他對曲淺溪的心後,以她的性格,確實更適合埋在心底,現在回想起來,她爲什麼當初如此的在意他救了曲淺溪,而不是她;爲什麼會在他說了這麼多次愛她的時候,她還是不夠相信他是愛她的。

    因爲在她的心裏,他對曲淺溪的感情,已經是根深蒂固了,難以根除。而且她心裏或許也覺得,之前他沒有喜歡上她,而是喜歡上了別人,這一點,讓她特別的沒有自信他是真會因爲她而不愛曲淺溪了。

    所以,她對他的感情,一直都沒有說,也是情有可原。

    連慕然眼眶一熱,眼淚毫無預兆的,就落了下來。

    以前,他說愛,她心裏震驚,開心等情緒摻雜其中,從來都不曾戳中她的淚點,讓她像現在這樣熱淚盈眶。

    而她現在流淚,不是因爲難過,而是因爲喜悅。

    對她而言,他說愛她,三個字,還沒有上述一句話,讓她感覺來得心動。

    凌彥楠笑了,彎腰抱着她起身,到沙發上坐下,指腹溫柔的抹去她的淚水,薄脣貼上她的額頭,溫柔的吻着她。

    許久,連慕然纔回過神來,卻已經坐在他的雙腿上,哭了很久了。

    “時間不早了,我們回去吧。”說完,她還是輕聲的抽泣着,他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辦,她忽然哭這麼久,他有些無措,苦笑,卻只能輕聲哄:“小然,再哭,我就這麼抱着你下樓了哦。”

    連慕然聞言,擡頭睨了他一眼,意思是說:“你敢!”

    凌彥楠笑,拿來紙巾替她擦鼻涕,沒有說。

    連慕然看着眼前的他,伸手抱住他的脖頸,凌彥楠頓了下,看着懷裏將自己悶在他脖頸的人:“怎麼了?”

    她剛纔哭的時候,想了很多,其實,他們兩人都有不足的地方。

    想到這,她的聲音在他的脖頸響起:“我喜歡將心事悶在心裏不說,就像我……我愛你那樣,如果我覺得時候還沒到,不想說,我就能悶很久,你是不是很介意?”

    凌彥楠愣了下,明白她是在自我反省,忍不住的就笑了:“介意是介意,但不會生氣。”

    “什麼意思?”

    凌彥楠握緊了她的手,將紙巾放下,雙手抱緊她,說:“我們來日方長,很多話你可以不說,悶在心裏,我也不會介意,但是我就擔心你會悶壞。因爲,我會慢慢的,讀懂你,就算你想悶在心裏都不能,因爲到時候我會一眼就看透。”

    ……

    連慕然跟凌彥楠從南城回去,是中秋節的前兩天。

    臨近過節,他們兩人都忙。

    但是,忙歸忙,凌彥楠如果有空,還是會抽時間來陪她吃飯午飯,或者晚飯。

    這天中午,她真準備處理完一些事,就跟凌彥楠去吃飯,因爲他打電話過來,說等一下會過來接她的。

    這時,她辦公室的們響起來,祕書走了進來,跟她說有人想見她。

    連慕然問對方的名字。

    祕書說了一個名字,連慕然皺眉,她沒聽過,她也忙,所以就不想見。

    但是祕書隨後的一句話讓她改變了注意,他說:“她說她是簡裔雲的朋友。”

    祕書帶着人上來了她的辦公室,連慕然看到了一個年輕的女孩子站在她的面前。

    女孩子長得粉紛嫩嫩的,及肩的長髮烏黑柔亮,五官很小巧,眼睛又大又亮,身材不算纖細,不算絕頂的漂亮,卻清純可愛,看樣子應該才二十出頭的年紀,很年輕,還不會掩飾自己的心思,她進來後,就直接的敵視的看着她。

    她還沒說話呢,對方就扶着小小的巧巧的下巴看着她,傲嬌的撅起小嘴巴嘟嚷:“你就是連慕然?”

    連慕然點頭,還沒說話,對方見到她點頭,小臉忽然就蔫了,說:“你怎麼長成這樣?!”

    連慕然懵了,她第一次聽到有人這麼評價她的,她長得很難看麼?

    她還沒說話呢,她看了一眼自己,小臉寫滿的都是沮喪:“你長這麼漂亮,我怎麼辦啊?”兩個人類型完全不同,自知不如連慕然,她很憂桑。

    連慕然頭疼,發現自己無法跟眼前的人溝通,她在她還沒說話前問:“你是誰?”



    上一頁 ←    → 下一頁

    諸天盡頭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
    如意小郎君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