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三百二十四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97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三百二十四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97字體大小: A+
     

    她掛了電話,轉身就見到凌彥楠正站在臥房的門口看着她,薄脣微啓,有些不爽的問:“跟誰聊電話?這麼開心?”他已經很久沒有見她笑了,她卻對電話那邊的人笑,他怎麼會爽?

    連慕然頓了下,還是回答了他的問題:“高臨瀧。”

    聞言,凌彥楠眼眸不着痕跡的眯起。

    這個高臨瀧,還給她電話,簡直是不知死活!

    連慕然似乎能聽懂他的心裏話,她淡淡的掃了他一眼,淡淡的說:“高臨瀧只是玩玩而已,他自己心裏清楚,不可能會對我認真。”要是他真的認真了,痛苦的也是他,承擔後果的也是他,所以他一直嘻嘻哈哈的,讓人感覺沒個認真,但其實也在提醒自己,不要太過認真,因爲她連慕然已經結婚了,他要不起,也不能要!

    凌彥懂了連慕然的意思,俊臉上笑容溫柔:“我知道了。”

    連慕然不發一言的越過他往房間裏走。

    他忽然伸手從後面拉着她的手腕:“小然……”

    連慕然沒有說話,等他接下去。

    凌彥楠緩緩飯收緊了攥着她小手的五指,似乎有些緊張,他沉吟片刻才說:“小然,今天天氣不錯,前兩天大哥聽說郊外有一大片藕田,開了花,白的,粉的都有,很漂亮,問我們要不要一起去看一看,你怎麼看?”

    這半個月來,他從來沒有跟連慕然提過要求,就是等她心裏的釋放出來。

    他每天都看着她,看着她的時間是白天的一半,她臉上多了幾根毛孔他都能知道,所以,他自然也知道連慕然心裏的氣應該已經釋放得差不多了。

    這段時間裏,她要跟他冷戰,從來不肯主動的理會他,他心裏自然不好受,但是看着她對他的硬朗的態度,一點點的軟化,他就忍不住高興半天,每每看到她的變化,他就覺得,自己的等待和耐心沒有白費。

    所以,這些天他是既緊張又開心,雙重心情交替,很複雜,卻不難過,甚至的對日後充滿了期待,他已經嚮往着日後她不氣他了的日子了。

    就是因爲看到她的變化,所以,近些天來,他多次想嘗試接近她,打破兩人的僵局,但是他都退縮了,擔心她覺得他對她不夠耐心。

    不過,她今天終於第一次主動的跟他說話了,而且還是解釋,所以讓他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連慕然不說話,凌彥楠很緊張,指腹不自覺的摩挲着她的手心,她看了眼兩人手心緊貼的手掌,緩緩飯抽了回來,她搖搖頭,說:“我要照顧小安,你跟他們一起去吧。”

    凌彥楠眼眸難掩失落,“哦”了聲,緩緩飯鬆開了她的小手。

    曲淺溪他們是什麼時候來到他們身後的,她開口說:“小然,還是一起去吧,我聽你大哥說你很喜歡荷花的,去看一看吧,機會難得,那一片荷田,在h市也是有名的,難得來一次,去看一下也不錯啊。”

    連慕年也幫腔:“小安有阿姨照顧就好了,我們也不會去太久,很快就能回來的。”

    凌彥楠不說話,深邃的黑眸卻緊緊的看着她,連慕然一對上他那雙眼眸,就立刻心慌的別開了,最後還是點了點頭。

    四個人開了一輛車子去,連慕年開車,曲淺溪坐副座,連慕然跟凌彥楠兩人坐在後面,卻一直都沒有交談。

    一個小時後,他們到達了荷田,一望無際的荷田非常壯觀,盛開的荷花鮮嫩欲滴,連慕然來之前心情不算很好,但是過來之後,心情好了不少,她脫了高跟鞋,換上了凌彥楠之前替她準備的帆布鞋,往田埂走去。

    也許是被荷花的高潔和闊達所感染,連慕然一路上笑容沒有斷過。

    凌彥楠對於荷花沒有什麼看法,不過是一種花而已,對他而言,她臉上的笑容,比荷花要美得上百倍,千倍。

    他一直跟在她的身後,陪着她,她似乎是真很愛荷花,在細小的田埂上走了半個小時都不知疲倦。

    所以,一路上,她欣賞荷花,他看人。

    夏天的天氣,最爲著名的不過是變幻莫測猶如翻書。

    他們到的時候,還是陰涼的晴天,不遠處還能看到陽光,才半個小時,湛藍的天空就驟然被烏雲籠罩,大雨沒有預兆的,說來就來。

    他們提前了十來分鐘,想要回到車上,但是腳程終歸還是比不過雨水。

    噼裏啪啦的豆大的雨水瞬將他們淋成了一個落湯雞。

    凌彥楠摘了大片的兩片荷葉,蓋住了她的頭頂,連慕然感覺到了,回頭看了一眼,伸手自己去接荷葉,但她的腳步停頓得太過快,凌彥楠的腳步停頓得急促,差點撞上她,急促剎車的後果是站不住,尤其是現在下雨天,田埂非常滑,他一下子就再緊了荷田裏,連慕然反應過來的時候,想伸手去拉他都來不及。

    連慕然一驚,想伸手去拉他,他搖頭:“你站好,別過來,這裏滑。”

    凌彥楠整個人栽進去,身上的衣服都溼透了,白色襯衫頓時被染成了泥土色調。

    他想從田埂裏爬起來,但是荷田裏的淤泥很深,他想爬起來,不容易,尤其是他的鞋子都陷進去了淤泥裏,越掙扎越往下鑽得越深。

    連慕然自然是發現了,焦急的問:“能起來嗎?要是鞋子礙事,就不要鞋子了。”

    說着,伸手想去拉他,但凌彥楠卻沒有拉她的手,擔心會將她扯下來,他攀着田埂想爬起來,連慕然卻心急的想要去拉他,結果自己一栽,也跌了下去。

    凌彥楠愣了下,一時間不知道要說什麼,竟然緩緩的翹了嘴角,伸手去拉她起身。

    連慕然也很狼狽,起身摸開臉上的水珠,見到他愉悅的翹起的嘴角,小嘴微抿,咬着下脣道:“你,笑什麼?還不是因爲你!”否則,她哪裏會掉下來?

    “我知道,所以我才高興。”凌彥楠的笑容不減反曾,伸手去撥開她頭髮上粘着的雜草,然後伸手將距離他一步之遙的她抱緊了懷裏。

    連慕然小臉滾燙,“你……”也不看看現在是什麼時候,抱什麼抱?將狼狽當浪漫?她可沒有這份心情,但是,在被他抱在懷裏,冰冷溼漉漉的衣服下面,是他結實的胸膛和肩膀,溫暖而炙熱,強而有力,他的雙臂將她整個人都包圍了起來,她小手本來想要推開他的,最後卻情不自禁的抓住了他的衣服。

    “好好好,是我的錯。”說着,他才緩緩的放開她,雖然他想抱久一點,淋點雨對他沒什麼,但是就擔心她會受不了。

    雨水很大,兩人說話這會功夫,全身上下都溼透了,即使是夏天,被淋了雨,也會發冷,看到連慕然的臉上開始變得蒼白起來,他有些擔心,拉過她的小手,搭上自己的肩膀上,“來,抱着我,我把你從泥土裏拉上來。”

    連慕然身子傾斜,抱住他的脖頸,“行嗎?”

    凌彥楠不語,彎腰抱住她的一雙大腿,一會兒後,就將她荷田裏救了出來,鞋子也還在。而他還在荷田裏掙扎,好不容易弄得鞋子鬆動了些,他身子動了下,幾分鐘後,才赤着腳上了去。

    因爲赤着腳,所以他剛站上去,差點又滑了下來,因爲田埂太滑了,幸好連慕然眼明手快,抓住了他,將他一把抱住。

    凌彥楠感覺到溫軟的懷抱,嘴角翹起的弧度越來越深,連慕然擡眸,見到了,白了他一眼,放開他,不再理會他就往前走,任凌彥楠怎麼叫她,她都不管。

    但是,因爲路上很滑,所以他走得很慢,他這輩子從來沒有再田埂上摔過,路滑得他舉步維艱,就算踩着草走,但是也擔心草裏面有什麼鋒利刺腳的東西,比如破碎的農藥玻璃瓶。

    連慕然走了一段路,回頭見他還在後面,抿着小嘴頓住了腳步,等他。

    凌彥楠身上狼狽不堪,擡眸看到連慕然彆扭的小臉,他這輩子從來沒有如此狼狽過,但是翹起的嘴角,比盛放的荷花還要燦爛。

    兩個人身上都很溼,他走到連慕然的身後的時候,連慕然忽然伸出了小手,抓住他的拇指,往前走,她踩在草上,邊走邊說:“你走我踩過的地方。”她走過沒問題,那他也就不擔心被不明物體給刺傷了。

    凌彥楠在她身後,翹起的嘴脣一起沒有合上,“嗯。”

    兩人花了差不多半個小時纔回到車上,兩人身上已經都是水了,而曲淺溪跟連慕年兩人也不比他們差,都溼透了,看樣子,也掉進去過荷田裏。

    四人上了車,凌彥楠接過連慕年拿來的紙巾給連慕然擦臉,而連慕年也加快了車速往回趕。

    因爲雨水太大,回去花了差不多兩個小時。

    他們四人都狼狽不堪的回來,阿姨見到了,都驚呆了,忙叫他們上樓去洗澡換衣服,她也進去廚房去煮薑湯去了。

    兩人剛進去了臥室,連慕然就往衣櫃那邊走,想換衣服,但是走在後面的凌彥楠卻忽然一下子就抱住了她,將她整個人壓在牆邊,俯身去吻住了她的小嘴。

    連慕然被他抱在懷裏但彈動不得,被他吻的透不過氣來時,他才放開她,下一秒,他又彎腰,將她攔腰抱起來,往浴室走去。

    連慕然剛回過神來,浴室的門已經被鎖上了,他一邊將她壓在冰冷的牆邊上吻,一邊伸手去試探水溫。

    連慕然感覺到溫熱的水從頭頂上下來的時候,她的衣服不知什麼時候已經被人退了下來,身子貼上了他溫熱的胸膛,他炙熱的薄脣在她身上不斷的摸索着,不放過任何一個角落。

    不知過了多久,連慕然渾身發軟無力,感覺自己是被人從浴室裏抱着出來的,臉龐靠在他的肩膀上,在chuang上坐着,剛出來就有人幫她穿上了浴袍,拿着毛巾被她擦頭髮。

    連慕然感覺很累,閉着眼睛,任由他折騰。

    不知過了多久,她醒來的時候,看了眼外面,天已經黑了,偌大的臥室內,只有她一個人,不知道凌彥楠去幹什麼去了。

    想起今天發生的事,她小臉一熱,進而一黑。

    這時,凌彥楠推門進來,手上端着一個冒着騰騰熱氣的碗,見到她勾了嘴角:“醒了?餓不餓?”

    連慕然還沒說話,凌彥楠就坐在了她旁邊來,摸了摸她額頭,沒有異常,他才鬆了一口氣,但是還是說:“阿姨給我們煮了薑湯,雖然現在沒有什麼事了,還是喝兩口驅寒吧。”

    連慕然不說話,睨了他一眼,不看他手上端着的碗。

    凌彥楠看着,眼眸一深,將碗放下,伸手將她抱在懷裏,低沉的嗓音好聽得很有魅力,“還在生氣呢?嗯?”

    連慕然不語。

    凌彥楠嘆氣,在她的小臉上親了一口,才無奈的說:“就算生我的氣,也別拿自己身體出氣,先喝兩口薑湯暖暖,嗯?”

    連慕然還是不說話,但是他捧到了嘴邊的薑湯還是張嘴喝了。

    凌彥楠頓時鬆了口氣,笑了,放好了碗後,再度將她整個人都往他懷裏抱,“還生氣呢?”

    連慕然掃了他一眼,意思是,我就生氣,怎麼着?不行嗎?

    凌彥楠卻笑了,忽然將她壓在chuang上,不斷的親吻着她的小臉,小嘴,還有脖頸,她佈滿了吻痕的脖頸頓時就更加的不像樣了,他邊吻還邊說:“不要生氣了,好嗎?嗯?”

    連慕然被他帶着希冀而委屈的眼眸看得沒辦法,差點笑了出來,但是她反應很快,咬住了小嘴,不讓自己笑出來,也順勢的別過了小臉。

    但是,她不知道,她還沒完全收起來的,彎起來的眼眉已經泄露了她此時此刻的情緒,而凌彥楠也眼尖的看到了頓時就笑了,加把勁的繼續親,繼續說,說到連慕然聽得厭煩了,小臉已經佈滿了他的口水,最後,還是憋不住了。

    連慕然被他壓在身下,終於忍不住了,笑了出來,小手推着他,嘴硬的說:“你除了這句話難道就沒有別的話好說了嗎?說了這麼久,煩不煩啊!”

    她肯開口,就說明已經軟化了,凌彥楠笑了,重重的親了一口她的小嘴,說:“無論我說什麼,有用就行,不是嗎?”

    說着,伸手去攥着她的手臂,兩個人的位置瞬間調換了過來,連慕然跌入了他的懷抱裏,被他緊緊的抱在懷裏,大手在她的後腦勺不斷的摩挲着,“小然,我好開心。”

    連慕然不說話,卻輕哼了一聲,下巴懲罰性的,在他的胸膛上磕了幾下,要是她的下巴夠尖銳的話,想必他的胸膛都會給她磕破。

    凌彥楠卻非常享受,滿足的笑容佈滿了整張俊臉。

    連慕然這樣趴着非常的不舒服,啪了下他的肩膀,說:“放開,這樣躺着很不舒服。”

    凌彥楠不聽,大手緩緩的爬上她的小手,手指鑽進去她的指縫間,跟她五指教纏,翻身將她壓在身下,輕輕的親了下她的小嘴,嘴邊還是那句話,“小然,我真的很開心。”他想讓她感受到他因爲她的軟化心裏有多麼的高興。

    連慕然不以爲然的擡眸,對上了他熾熱又溫柔,喜悅而滿足的眼眸時,愣了下,還沒回過神來,他又低下頭來吻住了她。

    連慕然頓了下,這回卻沒有推開他,而是反手的回抱住他的肩膀,迴應着他火熱的親吻。

    ……

    連慕然跟凌彥楠兩人臉上的表情如此之明顯,顯然是和好了,曲淺溪和連慕年見到這,也就放心了,既然如此,他們也沒有了繼續逗留在這裏的理由,他們的任務也算是完成了。

    不過,在h市待的着半個月,他們都沒有怎麼去玩過,所以,大家還是去了當地的幾個旅遊聖地,暢快的玩了幾天後,才離去。

    連慕然跟凌彥楠去送機,在他們進去前,凌彥楠說:“大哥,大嫂,謝謝你們。”

    連慕年語氣淡然:“我們也沒有做什麼,只是來玩了一趟而已。”

    曲淺溪點頭,贊同的說,“關鍵點在於你。”

    凌彥楠沒有說話,他知道,要是他們沒有來的話,連慕然定然不會如此之快的就放下了心結。因爲他知道,要是他們大家在一起相處,生活一段時間,他跟他們夫妻兩人在一起時的態度和心態,讓淺淺相信,讓他直接的看到他的態度,她纔會真正的放下心結,轉而慢慢的軟化自己的心,進而原諒他。

    要是他們兩人沒有花二十多天來配合他,他不確定她能否如此之快就真正的放下,所以,在他的心裏,他們是真的功不可沒。

    回到家,連慕然就上樓去了書房,準備做跟高氏集團的項目的工作總結,但是還沒做到一半,凌彥楠就推門進來,從身後抱住了她。

    連慕然不開口,他也不說話,但是就抱着她不放,

    連慕然無奈,他這麼抱着她,她哪裏能有心思去工作,所以不得已的擡眸去看他,“怎麼了?”

    “小然,我們什麼時候去玩一趟?”曲淺溪他們走了,他就有更多的時間能跟她單獨在一起了,要是他們兩人能有機會去再玩一番,那就再好不過了。

    “我這段時間都沒有空,做完了工作總結後,後天我也要回去c市了,公司還留下了一大堆的工作要解決。”

    凌彥楠的俊臉沉了沉,無奈的嘆了口氣,要說工作,他的也不會比她的少,他已經丟下了工作一整個月了,堆積了多少,可想而知,尤其是他還是在自己最忙的時候抽時間出來的。

    想到這,他忍不住抱怨道:“小然,你什麼時候才能花時間來跟我真正的去玩一玩?”

    連慕然頓了下,垂下眼瞼道:“過一段時間吧,等真正的處理完了高氏集團的項目後,我就有空一點了,到時候可以空出幾天的時間來。”

    凌彥楠嘆氣,有個工作狂的老婆,也不是什麼好事,只是,她既然這麼說了,他還能說什麼。

    連慕然頓了下,忽然有些不好意思,卻又關心的問:“你這次離開了這麼久,難道不忙嗎?”

    凌彥楠一聽,就知道連慕然是關心他了,俊臉頓時都是笑容,“忙啊,只是,公事的事哪能有你重要,是不?”

    連慕然小臉驟然變得*辣的,她最聽不得的情話了,她別過小臉不看他,輕咳了一聲,說:“既然忙的話,那就去忙吧,我也要忙了。”

    凌彥楠看着她的小臉,笑容反而更深了,緩緩的放開她,卻沒有離去,到書房的沙發上坐下,拿來電腦看唐祕書發給他的資料去了。

    連慕然工作之餘,時不時的看了眼已經認真投入工作的男人,嘴角翹了翹。

    ……

    給這段時間跟高家的合作做了總結後,連慕然跟凌彥楠就飛回去了c市。

    凌彥楠的工作效率很高,再加上聯繫一個多星期的加班,他落下的工作已經補得差不多了。

    這天,他早早的就到了連慕然的辦公室報到了,而這時候,連慕然正收拾文件,準備去開會。

    凌彥楠遇到了多次,也不說什麼了,安心的在她的位置上坐下。

    連慕然在出去的時候,接到了一個電話,凌彥楠看了一眼好號碼,這個號碼一個月之前他打過,雖然只打過一次,但是他也知道,這個號碼是簡裔雲的。

    連慕然放下文件,接起電話,不知道那邊說了什麼,連慕然小臉上充滿了驚愕,“雲,你是說真的?”

    不知道那邊說了什麼,連慕然眉頭都皺了起來,兩分鐘後,才掛了電話。

    凌彥楠起身,走到她身邊,問:“發生了什麼事?”

    連慕然愣愣的擡眸,“雲說,他下個月月底要結婚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
    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如意小郎君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黎明之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