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三百二十二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94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三百二十二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94字體大小: A+
     

    連慕然垂着眼眸,不知道在想什麼,凌彥楠見她不言不語的,心一緊,想知道她心裏是怎麼想的,只是他還沒開口,門口就響起了一陣敲門聲:“彥楠,小然,下來吃飯了。”

    凌彥楠上樓的時候,就已經準備吃飯了,以爲他會叫連慕然下來的,怎知兩人上來了這麼久,都不下來吃飯,眼看飯菜都要涼了,所以,凌母只好上樓來叫他們。

    凌彥楠皺眉,無奈的扶額,還沒說話,連慕然就趁機推開了他,冷淡的說:“說完了?那我們下去吃飯吧。”

    “小然……”

    連慕然沒有回頭,徑自的出了臥室,下樓吃飯。

    凌母見他們上樓這麼久不下來,本來以爲他們兩在恩愛呢,所以上樓叫他們的時候,還是有些猶豫的,不過,在連慕然下樓的時候,見到她眼底的溼潤,愣了下,想說話,卻又不好問,只好側眸,無聲的詢問自己身邊的凌彥楠。

    奈何凌彥楠根本沒有注意到她的眼神,他的視線和心思全部都放在了連慕然的身上,又是給連慕然夾菜,又是給她挑開魚的骨頭,甚是殷勤。

    只是,他的殷勤似乎沒有得到迴應,連慕然低着頭吃飯,看也不看他。

    凌母看着,知道他們這是又吵架了,但是看連慕然溼潤的雙眼和凌彥楠緊張又擔心的樣子,就知道是自己兒子做了對不起連慕然的事情了。

    想到這,她掃了一眼凌彥楠,沒有絲毫的同情心。

    連慕然沒有什麼胃口,碗裏都是凌彥楠嫁過來的菜,而且還是她愛吃的。

    兩人生活了這麼久,他其實,在很多方面上,他對她已經有些瞭解了,對她他看上去似乎也是上心的,或許,在很多女人心裏,就覺得應該知足了。

    但是她的心裏卻無比的酸澀,不禁的想到,要是換了以前,她合該多高興?她也許會偷偷的笑着哭了。

    只是,此一時彼一時,人就是不會知足,尤其是在愛上這方面上,那個女人會不貪心的像要得到更多?

    雖然覺得自己應該知足,知道自己應該看開一些,她也在心底跟自己說了無數次了,但是無論如何,怎麼也無法跨越自己心底的拿到屏障……

    想到這,她本無胃口,一時間就更加沒有胃口了。

    但是,纔開飯沒多久,她突然的離席,是不禮貌,所以,她還在坐在原來的位置上,只是偶爾才夾幾粒米飯進口。

    凌彥楠看着連慕然心不在焉的樣子,他夾過去的菜她也沒有怎麼動,不過看起來倒是不像是故意跟他唱反調,或者是嫌棄,所以不吃,而是真的沒胃口,她會沒胃口,不過是因爲心情不佳,腦子裝的混亂的東西太過多了。

    想到這裏,突如其來的,他心裏升起了一股不詳的預感,脣色忽然漸漸的發白,“小然……”

    連慕然側眸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在覺得凌母吃得差不多了,她才放下碗,起身離席,淡淡的說:“媽,我吃好了,先上樓了。”

    凌母先開始的時候,覺得是他們在鬧脾氣,但是這一頓飯觀察下來,透過兩人的氣氛發現,事情似乎真的變得大條起來了。

    而這個時候,她是不能貿然插手的,所以,她淡淡的笑了下,“唉,好,上去吧。”

    連慕然起身後,凌彥楠也放了碗,跟着起身上樓,進了房間後,拉着她,雙眸深沉的看着她,直直的想要看進她的眼底。

    連慕然沒有說話,緩緩的掙開他的手,凌彥楠卻越攥越近,她抿脣,淡淡的說:“放手……”

    凌彥楠感覺自己的心被灌注了一股氣,壓抑得讓他窒息,而這股氣,明顯的是因連慕然而起,因她的態度,她的決定而起,“我放手可以,但是……你必須告訴我,你心裏的想法。”

    連慕然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纔開口說了凌彥楠想要的答案:“前一段時間,我告訴自己要給你次機會,也……給我自己一次機會,但是結果,你還是負了我。”

    凌彥楠心一震,立即氣急敗壞的反駁:“小然,真的是意外,我收拾好這些,本來是要還給她的!”

    連慕然很平靜的點頭,“我知道。”

    凌彥楠緩緩的後退了一步,聽到她的話,心底的那股不安,越演越濃,果然,在他還沒開口說話的時候,連慕然忽然開口道:“從上次我們和好之後,過了多長的時間了?如果你真的將心放在我的身上的話,爲了不讓我多想,你儘可以將這些東西寄回去給她,更甚至,你可以託人直接的給她送回去,但是……這麼多天過去了,這些東西還在我們的房間裏……”

    “小然,我——”

    凌彥楠纔開口,連慕然就直截了當的打斷他的話,“別跟我說你忙,別再說這些藉口來欺騙你自己,或者是欺騙我。因爲我們都知道,那時候你根本就不忙!”

    凌彥楠聽到她的話,很頭疼,不知道連慕然的牛角尖鑽得這麼深,覺得自己根本就是不愛她,更加不知道,她對於這件事上,原來是如此的沒有自信。

    他努力去解釋:“那時候我是不忙,可是——”那時候,他們剛和好,他心裏自然高興得不行,心裏想的都是她,哪裏還有時間去顧及其他的?曲淺溪的這些東西,會整齊的被放置好,不過是因爲他在收拾行李,出差見到了那本書,所以,將就書放了出來,找個時間還給她,只是,他實在是走得急,所以,沒有叫人將東西拿走……

    但是連慕然已經不聽他的話,轉身,去翻衣櫃了。

    凌彥楠一驚,伸手去將她拉開,啪一聲,迅速的就將衣櫃關上,背脊靠在衣櫃上,十指握成拳,深吸了一口氣,呼吸有些粗重,“小然,有話好好說行嗎?……別……別想其他的東西。”

    連慕然看着他,眼眸直視這他的眼底,身子出其不意的顫抖了下。

    他臉上有緊張,有焦急,但是眼底的眸光,卻是溫柔的,裏面有耐心和包容,甚至是懇求……

    給她的感覺,就像他所說的那樣,他是真愛她,他只愛她了,希望她能冷靜下來,好好的跟他說話,別負氣的離開。

    她的心顫抖了下,軟了下來,緊跟着的,她嘴脣顫抖了下,別開小臉,不敢去看他的眼眸。

    別看她臉上冷漠如冰,但是唯有自己知道,其實自己是很脆弱的,對於他所說的愛,她的信任度更加脆弱,而她也給過他多次機會,最近發生的事也太多太多了,一次次的擊破她對他的信任……

    她不知道,這次的事,真的是否就是最後一次了,她真的不知道……

    想到這,她頓了下,剛纔軟下來的心再度變得剛硬起來。

    她頓了下,擡眸看了他一眼,沒有說話,轉身道櫃檯上拿起了自己的包包,轉身往門口走去。

    凌彥楠緊張的立刻從身後抱住她,“小然——”

    “放開我!”連慕然的小臉徹底的冷靜了下來。

    凌彥楠時真的慌了,之前發生了這麼多事,連慕然從來沒有想過說要離開,而現在,她竟想着要收拾東西離開,“不,小然,你……相信我,再給我一次機會——”

    被他抱在懷裏,鼻腔裏盡是他的味道,她的心又是一緊,她攥着的拳頭鬆了又攥緊,攥緊又鬆開,反覆幾次,片刻後,她才說:“凌彥楠,放開我。”

    凌彥楠不說話,卻擡眸看她。

    連慕然一個手指一個手指的掰開他禁錮住她腰肢的大手,“小安還在,我能去哪裏?”

    “小然……”凌彥楠緩緩的鬆開了她的腰肢,卻順勢的握住了她的小手,他胸膛貼上連慕然的背脊,“要我怎麼做,你才肯相信我?”

    連慕然低着頭,只是說:“我只是去洗澡,擔心什麼?”

    “真的?我以爲你……”他以爲她要收拾東西離開,不過,儘管如此,聽到她的話,他的心卻不知爲何,就是安穩不得下來,他皺眉說:“可是,剛吃飽飯,洗什麼澡?”況且,以往的她都會先坐一會兒再上樓,然後進去書房去忙,一般都是比較晚才洗澡的,她今天這麼早洗澡?卻確實不像她平常的風格。

    連慕然不說話,卻點點頭,推開他轉身進去了書房,關上門,拒絕再談。

    凌彥楠跟着她出去,卻看着被關上的書房的門,站着一動不動,站了很久,直到腳都麻痹了,卻還在那裏站着。

    凌彥楠一個晚上什麼都沒做,就站在書房門口,直到連慕然推門出來,這是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了。

    連慕然愣了下,皺眉看着他,以爲他是來催她回去睡覺的,“你還沒睡?”

    凌彥楠的動了動腳步,讓自己站穩一些,沒有說話,伸手將她緊緊的攬入懷裏。

    連慕然伸手出來,推拒着他的胸膛,反手將他推開,“時間不早了,我先回去洗澡。”說着,將他涼在原地,越過他回去了臥房。

    凌彥楠在原地頓了下,纔回過神來,跟着回去了臥房,這時,連慕然已經拿了衣服,進去浴室洗澡了。

    連慕然洗完澡後,凌彥楠本來想要跟她說話的,但是她卻沒有給他開口的機會,“我洗好了,你進去洗吧。”

    凌彥楠看着她冷漠的樣子,不忍心說重話,拿了衣服進去了浴室洗澡,出來的時候,連慕然已經睡了。

    凌彥楠知道她還沒睡着,只是拒絕跟他說話罷了,正是因爲如此,他纔不想進去洗澡……

    他看着她的睡顏,很久都沒有回過神來。

    連慕然側着身,背對着他躺着,躺在chuang邊緣,要是他在原來的位置上躺着,兩人一定會隔着一段距離,而她又是背對着他的,看起來像是那種沒有了感情,煎熬的生活雜一起的夫妻一樣。

    想到這,他心一頓。

    他在chuang尾坐了下來,也不管她是否真的睡着了,伸手就將她抱起來,然後,躺下來,將她抱在懷裏。

    連慕然其實沒有睡着,發生了這麼多事情,她怎麼可能還一下子睡得着?

    被凌彥楠抱起來時候,她差點就叫出聲,睜開眼睛來了,但是她到底還是忍住了。

    但是,過了一會兒後,她感覺到自己被攬進了一個熟悉而溫暖的懷抱裏,她臉色一頓,也有點後悔自己剛纔爲什麼不睜開眼睛了,現在要是睜開眼睛,在跟他說話,也來不及了。

    就在她這麼想的時候,他安琪遙控器,關了房間的燈。

    在黑暗中,連慕然還是沒有睜開眼睛,因爲感覺到他投過來臉上的視線,然後,溫熱柔軟的脣落在了她的嘴脣,小臉上……

    連慕然身子一顫,小嘴抿得很緊,阻止了他欲闖進來的舌頭。

    凌彥楠笑了下,薄脣輕輕的吻了吻她的鼻頭後,再放開她,擔心她要是醒來了,連抱都不給他抱。

    兩人都不知道是什麼時候睡着的,而第二天早上,醒來得早的是凌彥楠。

    見到還在自己的懷裏,安安靜靜的躺着的人,他鬆了一口氣,他動了下身子,這時連慕然也醒來了,見到自己躺在他懷裏,一點都不驚訝,也懶得裝驚訝,推開他轉身進去了浴室。

    兩人洗漱後,下樓出了早飯,凌彥楠速度比她快,吃完了卻在位置上坐着,一動不動的看着她。

    直到連慕然拿了車鑰匙出門,他纔跟上。

    連慕然開着車,知道身後有一輛車在跟着自己,她也什麼都沒有說話,到了公司後,就下車上了樓,而凌彥楠的車子也停在了那裏,看着她上樓,卻沒有跟上去,也沒有離開,直到她的身影,再也看不到的時候,他就才揉揉眉心,過了會兒,給人打了個電話,不久後,有幾輛車開了過來,,車裏的人下了車,跟他說了幾句。

    說完後,都各自的回到了車上,而凌彥楠還在坐在車上,而剛過來的車,就開了出去。

    凌彥楠在哪裏等到了中午,都沒有離開,期間,接到了幾個電話,也有唐祕書的,叫他回去上班,公司有急事,但是凌彥楠一概不管,將唐祕書所謂的急事推到了下午。

    而在下午的時候,他接到了一個電話,他臉色鉅變,抿着薄脣打了個電話,卻沒有人接,他就愛你過電話扔下,車子像失控的野馬,飛快的出了車庫,回到了家裏。

    凌母剛吃完午飯不久,“彥楠?你怎麼這麼早就回來拉啦?吃飯了嗎?要不要——”

    凌彥楠一言不發的,看了一圈,沒有見到兒子,心忽然像是被人挖了一個洞,很痛,很痛,眼神惘然,“小安呢?”

    凌母愣了下,自然的開口道:“小安小然帶走了啊。”

    凌彥楠臉上的肌肉都緊繃起來了,攥着拳頭在客廳走來走去,但是很快就拿起電話打電話,邊打邊往門外走。

    凌母見他臉色不對,似乎猜到了什麼,“彥楠?怎麼了?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今天聽連慕然說有點事出差,要過一段時間纔回來的時候,她覺得蹊蹺,但是也不知道蹊蹺在哪裏,現在想想,她也知道蹊蹺在哪裏了。

    凌彥楠沒有說話,因爲他說不出口,說不出連慕然帶着小安離開了他。

    昨晚,他就已經知道不對勁了,也有了這個猜測,所以叫人了盯緊了連慕然,卻沒想到,還是晚了一步。

    ……

    當天下午,連慕然到了澳門,手裏抱着小安,而他的身邊,還跟着她的祕書,還有照顧小安的阿姨,都在。

    下了飛機,上了車後,連慕然抱着小安,靠在椅背上假寐,而小安也是比較愛睡的,所以現在這個時候,他在自己的媽媽的懷裏,睡得很安穩。

    車子裏很安靜,這時,坐在連慕然隔壁的阿姨的電話響了起來,她看了下號碼,臉色有些怪異的看了眼連慕然,連慕然雖然閉上了眼睛,卻能猜到似的,淡淡的說:“不用接。”

    阿姨纔剛開機,就接到了電話,有些不知所措的看了眼凌彥楠的號碼,頓了下才答:“是,是的。”之前在飛機上,連慕然就跟她說了要是凌母或者是凌彥楠打電話過來給她,一貫不接。

    過了會兒後,手機就不響了,阿姨看了眼自己的手機,二十多個未接來電,有凌母的,有凌彥楠的。

    電話接二連三的響起,吵吵鬧鬧的,連慕然感覺到懷裏的小安蹙了小眉頭,伸手掐斷了阿姨的電話,看着她的手機,她想了想,還是發了一條信息出去,讓後再將手機還給阿姨,淡淡的說:“將手機調成振動吧。”

    阿姨點頭,雖然不知道連慕然跟凌彥楠之間發生了什麼,連慕然既然吩咐了,她也只能照做。

    四人很快就到了住處,因爲是提前一天來的,所以今天都比較有空,連慕然就給自己的祕書放了半天假,讓他去玩或者是去休息。

    只是,祕書一個人人生地不熟的,也不知道去哪裏玩,所以,就我在住處,睡了半天。

    連慕然的手機,直到晚上纔開機,看到手機上上百個未接來電,還有一連串的信息,都是在她下飛機前不久打過來的,在她下了飛機後,來電的次數就少了。

    連慕然看了眼裏面的信息,有凌母發過來的,也有凌彥楠,當然了,凌彥楠的佔了大多數。

    她打開凌母的看了看,而凌彥楠的,她一動不動。

    而凌母,她已經用阿姨的手機給她發了一條信息,所以不用回覆了。

    她放下手機,回到房間睡了一覺,一個多小時後,被小安不安分的亂動的小手給吵醒的。

    連慕然張開眼睛,看着小安躺在自己的身邊,張着眼眸坐了起來,嘴角掛着一滴晶瑩的口水……

    連慕然看着,心軟成了一團,伸手擦拭他嘴角的口水,親了親後,抱着他下樓,準備吃飯了。

    這時,她下了樓,茶几上她的手機響了,是凌母的來電。

    連慕然倒是沒有驚訝,雖然她已經給了她信息了,但是她還是知道,她還是知道她會再打電話過來的。

    她接起電話,凌母就問:“小然,發生了什麼事?爲什麼要帶着小安走?”

    “媽,我沒有帶着小安走,您不用擔心,我過一段時間會回去的。”說完,連慕然說:“媽,我還有事,先掛電話了。”

    說着,她不等那邊說話,便掛了電話。

    ……

    連慕然在澳門呆了五天,處理完事情後,她就飛去了荷蘭。

    在這四五天裏,連慕然接到了很多電話,但是她一個都沒有接,因爲這些電話多數都是凌彥楠跟凌母的。

    而連家的人她解釋了一下,因爲她知道,要是這樣下去,肯定會驚動他們,所以,她大概的跟家裏的人說了下,跟他們打了個招呼,讓他們不要擔心。

    其實,不只是保姆經常接到電話,更甚至連她的祕書都接到了。

    連慕然覺得,其實時間是一個很好的東西,尤其是對於平復心情,忘卻煩惱這件事上,更爲有效。

    三四天後,連慕然就很少收到這些信息或者電話了,同樣的,她身邊的人也一樣,大家的耳根都清淨了。

    連慕然離開澳門的時候,電話已經變得很平靜了,當天一天都沒有受到任何凌家的人的來電或者是信息。

    到了荷蘭兩三天後,沒有再收到什麼信息了,連慕然沒有什麼感覺,倒是保姆阿姨坐不住了,一天,吃了晚飯後,她欲言又止:“少奶奶……”

    連慕然勾脣看她,“怎麼了?”

    保姆有些擔心的看着她:“我……我這幾天都沒有收到少爺跟老夫人的信息和電話了。”

    連慕然笑了下,“我知道。”

    保姆還想說話,但是想到了連慕然這三個字包含的意思,她便不說話了,但是看着連慕然,她的心有些酸。

    才十天不到,連慕然就明顯的瘦了,本來巴掌大的小臉,現在顯得更加小了,雖然她臉上一直很平靜跟過往似乎差不了多少,但是她看得出來,她其實不開心。

    見連慕然不想多說,她也不好說下去,到樓下做飯去了。

    顯然,擔心連慕然的不止阿姨一個人。

    這天連慕然難得偷得半日空閒,坐在花園的藤椅上看書,而小安則安靜的躺在睡chuang上睡覺。

    花園裏的盛開着各式各樣的花朵,擁擠而充滿生機,鬱鬱蔥蔥的,很有活力。

    下午時分,太陽卻不會太過毒辣,反而顯得很溫暖,連慕然的心情看起來也算不錯。

    阿姨見連慕然瘦了不少,給她做了美味的下午茶,讓她多吃一些。

    當然了,連慕然不是小氣的人,並不會獨食。

    祕書坐了下來,在連慕然差不多吃好了之後,猶豫了片刻才說:“總監,聽說這裏附近的風車漂亮,我想等一下去看一看,您要不要一起出去散散心?”

    連慕然放下調羹,聞言思索了下。

    她來荷蘭的次數不多,但是也不少,卻很少有機會去看一看周圍的美景,聽到祕書這麼一說,她點點頭,她也想出去走一走。

    風車距離他們住的地方倒不是很遠,二十來分鐘的車程。

    果然是出名的地方,一眼望過去,周圍的一望無際的綠色,還有藍色清澈的湖水,景色很漂亮。

    阿姨跟祕書,很喜歡那巨大的風車,但是連慕然卻對風車沒有什麼特殊的感覺,她喜歡的是這裏的蔥蔥郁郁的草坪,盛放的花朵,還有乾淨清涼的湖水,而她最喜歡的,是這裏的清淨和清靜,彷彿什麼浮華喧囂都與它無關。

    她抱着小安,拖了鞋子,坐在木板上玩水,腳丫子一晃一晃的,心情好了不少。

    她是一個喜歡水的人,看到涓涓細流或者的清靜的湖水,又或者是洶涌澎湃的大海,她都非常有感覺。

    想到這,腦海裏不禁想起了凌彥楠那張俊臉,不知道他現在正在是在開會,還是跟人應酬?他已經多天沒有給她打電話了,想必,他也漸漸的放下了吧。

    想到這裏,眼底溢上了落寞,腦海裏,不知怎麼的,就亂了,放眼看去,都是安靜怡人的風景,但是此刻,她卻已經再也無心欣賞……

    回到家裏,晚上,她街道了簡裔雲的電話,不知道他山長水遠的,怎麼會知道他們的事情,他說:“小然,你想怎麼辦?”

    連慕然不說話,怎麼辦?

    她的想法很多,但是,其中牽絆着她的人和事業不少。

    她不回答,簡裔雲心裏也明白,他忽然說:“他前幾天給我打了電話,我們聊了很久,他過來京城找。”

    連慕然愣了下,自然知道他口中的他指的是誰,但是無法想象他們聊的內容,具體是什麼,更加無法想象,凌彥楠千里迢迢的,就是爲了過去去找簡裔雲,畢竟他們兩個不是朋友,更不是兄弟。

    而他爲什麼是找簡裔雲,她猛地一抽,這是,簡裔雲開口問:“小然,你相信我說的話嗎?”

    連慕然應道:“相信。”

    “相信我的眼光嗎?”

    “相信。”

    “在之前你找我不久後,我們也見了一次面,在那時候我就知道,他愛你,我確定。”

    連慕然捂住小嘴,眼眸微紅,聲音淺到近乎不可聞:“雲……”

    “嗯?”

    連慕然不說話,簡裔雲也不逼她,良久之後,他因爲有事,才掛了電話。

    連慕然在荷蘭待了一個星期後回了國,去了h市,跟高氏集團合作的項目,她還沒處理完,她因爲這趟出差,有些事還等着她坐決策,那邊已經有人打電話催她回去處理了。

    ……

    c市,淩氏集團總裁辦公室。

    唐祕書跟他彙報接下來這個星期的行程,也不知道凌彥楠到底有沒有在聽。

    唐祕書孜孜不倦的跟凌彥楠說了十來分鐘,擡頭卻發現凌彥楠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眼眸看向了落地窗那邊,往下俯瞰這窗外的車水馬龍。

    唐祕書額頭上的青筋直跳,雖然已經接受了他最近的失常和三不五時的失神,但是用得着這麼直接嗎?她在這裏站了這麼久,難道都當她是透明的嗎?

    她忍無可忍,咬牙想說兩句重話,但是想到對方是自己的老闆,給她十個膽子都不敢,尤其是,在他這段時間陰晴不定的時候。

    所以,她開口的聲音就變得小心翼翼的了,“凌……凌總?”

    凌彥楠總算回過頭來看了她一眼,卻說:“叫人查夫人的所在地。”

    “好的,那……”她剛纔說的那些呢?他都聽到了?

    似乎知道她在想什麼,他頓了下,“這幾天儘量將我的行程安排集中一。”

    “好的。”祕書說完,就忙的轉身出去了。

    ……

    連慕然去了h事,處理公事,前兩天過得非常安靜,因爲高氏集團的員工也很配合,所以,大家相處得也算是愉快。

    但是第三天,連慕然平靜的生活就被人打斷了。

    因爲高臨瀧出現了,見到連慕然立即撲了過來,但是連慕然輕巧的給躲過了,他好生失望的撇脣,埋怨道:“小然,你來了怎麼不給我打個電話?”

    連慕然不說話,這有什麼好說的?難道讓他來打擾自己嗎?

    “小然,我最近好可憐啊,有沒有發現我清瘦了不少,那是因爲我——”他還沒說完,擡眸認真仔細的看着她,說:“小然,你怎麼也瘦了?難道是太想我了?”

    連慕然白了他一眼,不說話。

    高臨瀧見到連慕然很高興,說了一大堆話後,說:“不是太想我,難道是這裏的飯菜不和你胃口嗎?這樣吧,今晚我請你吃飯,吃你喜歡的菜,準保你吃得吧舌頭都吞進去。”

    連慕然不說話,看了他一眼,說:“你吵到我了。”

    “那我不吵你了,但是你今天晚上要請我吃飯哦,別忘了你還欠我一頓飯呢。”

    連慕然很冷淡的說:“你想吃什麼,儘管去吃,拿收據回來我報銷就是了,別說是一頓飯了,就是十頓飯,我也請。”

    高臨瀧瞬間就蔫了,“小然,你讓我一個人寂寞冷?那多悲催啊,我不要。”

    連慕然當沒聽到。

    高臨瀧見她當他透明,越說越起勁,連慕然本來在處理文案的,耳邊卻有一個討厭的打蜜蜂不斷的叫,聽得她心煩,忍不住說:“高臨瀧,你煩不煩?!”

    高臨瀧楚楚可憐的看着她,“小然,你陪我吃了今晚的飯,我以後絕對不吵你啦……”

    連慕然抿脣,她已經不信任他所謂的保證了。

    高臨瀧是看準了她不相信,不斷的在她面前吱吱喳喳的。

    連慕然臉色都白了,但是她又不能趕他出去,這裏是他們高家的公司。

    “給我時間地點,我跟你去就是了,但是隻限今天晚上!現在,你給我出去!”

    高臨瀧高興不已,“嗚哇,太愛你啦,我就知道你會心軟的。”

    連慕然抿脣,她不是心軟,她對這種無賴沒辦法,在人家的屋檐裏,怎能不低頭?

    下班了後,連慕然跟祕書交代了幾句,讓他先回去後,她就跟高臨瀧一起去了飯店吃飯。

    連慕然剛進去飯店,就蹙了眉,覺得不對勁,這裏怎麼看,都像是情侶餐廳……

    她這麼想着的時候高臨瀧已經拉着她往一個靠窗的方向走過去了,而那裏根本沒有空位,想到這,她心裏升起了一股不詳的預感。

    高臨瀧強制性的拉着她到一個位置上坐下,而對面已經坐着一個年輕的美女了,他們才坐下,高臨瀧就輕佻的掃了眼對方,“你就是盧小姐吧,您好我是高臨瀧。”

    盧美女不怎麼高興,見到高臨瀧,看他長相出衆得沒得挑,本來挺高興的,只是看到他身邊的連慕然後,卻無法高興得起來,就算知道自己也算是一個人人稱讚的大美女,但是在見到連慕然後,做了一番比較,擺陣了下來,“你……你好。”

    高臨瀧俊臉上帶着笑意,但是他說出的話,越說就越不客氣:“盧小姐,家父就是淘氣,希望我能認識多幾個女孩子,好多幾個選擇,但是我的心已經完完全全的落在了我的女朋友的身上了,所以和抱歉的通知你,你可以走了。”

    聽到高臨瀧的話,美女臉色一青一白的,她看着連慕然,覺得她很眼熟,好像在報紙上見過,卻又想不起來,“可是……我聽說你沒有女朋友,而且她……我好像在哪裏見過,她是不是明星?我看一定是,你想找個戲子來打發我,我是不會上當的!你們高家是不會允許一個戲子來當你們高家的大少奶奶的,她不配!”

    到了這裏,傻子都能看得出來時什麼事了,連慕然臉色一黑,睨了眼高臨瀧,說:“高臨瀧……”

    高臨瀧立刻打斷她:“親愛的,怎麼了?”

    “你……”連慕然還沒說完話,看到了門外不知道什麼時候站着一個人,而他的視線,正一轉不轉的,落在她所在的方向。

    連慕然心一頓,緩緩的回過頭來。

    而那位盧小姐,也順着連慕然的視線看了過去,見到外面的人,愣了下,過了會兒才恍然大悟的說:“你……你是南城連家的千金小姐連慕然!那個是你的老公凌彥楠!”

    連慕然沒有說話,也沒有回答,直接的起身,轉身就要走,高臨瀧也看了眼站在門外,沒有進來的凌彥楠,拉住了連慕然,臉上已經沒有了方纔的模樣,嬉皮笑臉沉寂了下來,“小然……”

    “你明明是有夫之婦,爲什麼會——”她本來說想說連慕然已經是有夫之婦了,爲什麼還要跟高臨瀧在一起,一腳踏兩船,但是顧忌着連慕然的身份,硬是不敢說出口,最後,她轉念一想,側眸看了眼高臨瀧,說:“原來你想隨便找個人來騙我!”

    但是高臨瀧已經懶得跟她說話了,轉身追上連慕然,“小然,說好的一起吃飯呢……”

    連慕然眯眸,他還好意思說?他自己相親拖她下水乾什麼?

    高臨瀧狡辯,“解決了問題,我們才能愉快的吃飯嘛。”

    連慕然輕哼一聲,小嘴動了動,卻說不出話來,因爲凌彥楠已經走到了她的跟前,深眸灼灼的注視着她。

    凌高臨瀧也感覺到了身邊多了一個人,他淡淡的打了個招呼,“凌先生,好久不見啊。”

    凌彥楠淡淡的掃了他一眼,算是迴應,卻沒有說話,視線也很快的就回到了連慕然的身上,深邃的眼眸落在她微微凹下去的臉頰之後,不難察覺的皺了眉,不由分說的伸手去攥住連慕然的小手,拉着她往飯店的樓上走去。

    連慕然愣了下,本來還糾結着他怎麼就知道了她在這裏,什麼時候知道的,所以被他拉着走了幾步才反應過來,“凌彥楠,你放開我。”

    凌彥楠大手輕易的將她的四肢制服,輕聲道:“乖,別亂動,還沒吃完飯,餓了吧。”

    “你……”其實,比起他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連慕然更加摸不透的是他的態度。



    上一頁 ←    → 下一頁

    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
    諸天盡頭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