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三百二十一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9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三百二十一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93字體大小: A+
     

    所以,既然凌彥楠會過來跟她說這些,她也就知道了,他是徹徹底底的放開了。

    想到這,她笑了。

    雖然凌彥楠對她有感情,不是她的錯,但是他娶了她丈夫的妹妹後,還對她存在着別樣的情感,那就是不對了。

    她知道愛一個人不能說不愛就不愛,但是說實在的,他的愛的確給她帶來過困擾,尤其是前一段時間,她明顯的感覺到凌月菲經常欲言又止的看着她。

    她知道婆婆想跟她說什麼,也知道她其實不是故意爲難她,她只是心疼自己的女兒而已。

    不過,雖然凌彥楠給她帶來過困擾,但是她也無法說什麼,她也不在意這點困擾。

    只是希望他能好好的對連慕然,儘快的將她從心底除去,他能從新的開始過自己的生活,跟連慕然一起,過得好好的。

    所以現在,她聽到他所說的話,她感覺頭上的烏雲頓時放晴了。

    她笑了笑,頓了下,鄭重的說:“彥楠,謝謝你。”感謝他六年前忽然出現,幫助她度過難關,也是因爲有他,所以她纔有幸的還活在這個世界上;也是因爲有他,她還能有念念,也有他們一家三口的現在的幸福的生活。

    要說她這輩子最感謝誰,除了自己的母親,就是他了,在她的心裏,她對他的感激,比老爺子還要多得多,因爲他不但救了她的命,還救了念念,對他們母女,他真的付出了很多,很多,所以,說感謝,也難以表達她心裏的感激。

    凌彥楠勾脣搖搖頭,說:“以前的事我不後悔,再說,你也感謝過了,其實現在想想,我也要感謝你。”

    曲淺溪愣了下,不知道他的感謝從何而來,“謝我什麼?”

    在她的心裏,她一直都對凌彥楠趕到愧疚,她從來都沒有幫助過他,卻不斷的需要他的幫助,到後來,她也無法迴應他對她的情,她怎麼會不感到抱歉?

    凌彥楠笑了,想起了今天連慕然竟然真的打電話給他了,他的笑意就更加深了,認真的說:“如果不是因爲你,我跟小然也不會走到一起來,我們現在很好,我相信以後會更好的,因爲你,我找到了那個可以跟我共度一生的伴侶,雖然之前我知道自己對你的心,但是我從來都不覺得自己有可能有勝算可以得到你,所以,對於日後我可以陪着我走一輩子的人,我一點想法都沒有,但是因爲你,誤打誤撞的,讓我獲得了幸福,所以,我很感謝你。可以說你是我跟小然的媒人。”

    曲淺溪聽到凌彥楠說的這番話,就掩着小嘴笑了,高興得說不出話來。

    良久,她才放下手,說:“也許,我們只是有緣無分,你跟小然纔是註定要在一起一輩子的人。”

    凌彥楠極度贊同的點點頭。

    一時間,兩人都沒有再繼續說話,只是相視一笑,其中釋然,和廓然開朗的輕鬆,讓兩人都笑得很開懷。

    這時候,曲淺溪的電話響了起來,是連慕年,她笑了下,跟凌彥楠點點頭,接起了電話。

    連慕年現在在南城,他忙,沒有時間陪她回來這邊,他知道她大概幾點下飛機,也知道她大概幾點到家,他也吩咐了人去照顧她的飲食起居,到了這個點兒,她應該到家了纔對,但是他找的照顧她的人給他打電話,說她還沒到,擔心她是不是出了什麼事,就給他打電話了,因此,他擔心的給她打了電話。

    聽到那邊擔心的聲音,她笑着說:“我到一會了,等一下就回家,我很安全,不用擔心,對不起,剛纔下飛機的時候,遇到了個熟人,忘記了給你電話了。”

    “熟人?誰?”連慕年有些不高興,有誰能比自己在她的心裏重要?竟然爲了對方而不給自己電話,讓自己白擔心一趟。

    曲淺溪今天心情大概非常愉悅,所以她纔有心情逗他,“你妹夫。”

    連慕年立即就消了聲,還沒說話,曲淺溪就笑了下,說:“不要想太多,回去我再跟你說。”

    連慕年沉吟了下,才應了一聲,還是不大高興的說:“我立刻叫人去接你。”

    “不用了,我現在就回去。”曲淺溪說完後,就掛了電話,看向凌彥楠,桌面上一桌的飯菜,兩人都沒有怎麼動過,而凌彥楠似乎也不打算動手。

    他笑了下,已經猜到了她想要說什麼,勾脣道:“要走了?”

    曲淺溪點頭,“年叫人過來接我了,我不想讓他擔心。”

    凌彥楠瞭解的點點頭,“明天有空嗎?”

    曲淺溪皺眉問:“怎麼了?”

    凌彥楠不知道想了什麼,忽然說:“你的書我會盡快看完,明天還給你,還有,之前你的一些東西,一併還給你,也順便的跟小然一起請你吃個飯。”

    曲淺溪欣然同意,“好啊。”

    彥楠笑了下,說:“既然趕時間,那就走吧。”

    曲淺溪起身,看了他一眼,上前去抱住他,伸手去拍了下他的背脊,“彥楠,要跟小然好好的。”

    說着,就笑着鬆開了他轉身走了出去。

    凌彥楠也跟了出去,說:“你的行李在我的車上,我也跟你一起出去吧。”

    她點頭,回頭看了眼沒有開動過的飯菜,問:“你不吃飯?”

    他搖頭,笑了下,“沒什麼胃口,回家再吃吧。”他其實是想去找連慕然。

    曲淺溪點頭,也沒有說什麼,轉身離開,凌彥楠跟她並肩離開,但是腳步卻忽然的頓了下,曲淺溪回頭看他,“怎麼了?”

    凌彥楠頓了下,沒有回答,卻說:“你先去拿行李吧,我會叫司機回來給你開門。”

    說着,他便頭也不回的轉身往一個方向走去。

    因爲剛纔,他看到了一個很像連慕然的身影……

    想到這,他拿起了電話撥了連慕然的號碼,豎起耳朵聽了聽,卻沒有聽到任何的鈴聲,而連慕然也沒有接電話。

    他皺眉,放了手機找了找,卻沒有找到連慕然。

    不禁皺眉,難道是他看錯了?

    他在飯店轉了一圈,沒有找到人,良久後才離去,離去前看了下時間,皺了皺眉,離去腳步不由得變得急促了些。

    “總……總監?”連慕然隱藏在一個包廂的角落裏,她的祕書看着,愣了下,見她的臉色忽然發白,眼眸泛紅欲泣的樣子,愣了下,剛纔她去洗手間是發生了什麼事嗎?要不然爲什麼會腳步蒼茫無措的跑回來?

    連慕然搖搖頭,整理了下情緒,淡淡的說:“沒事,我們回去吧。”

    “哦,好的。”

    連慕然安靜的待着祕書,從飯店的另一個出口出去,回到了公司。

    凌彥楠本來是想直接的去找連慕然的,但是在離開了飯店的時候,接到了一位高管的電話,要開一個臨時的會議,所以就先到了公司。

    因爲計劃被打亂,而午飯也沒有吃,所以,他臉色不太好。

    因爲有事,所以,他將唐祕書也叫了回來,唐祕書知道他沒吃飯,幫他叫了一份飯,開會中途休息的時候,他吃了幾口就吃不下了。

    會議折騰到了四點多才結束,他離開公司,已經差不多五點了。

    看了眼手錶,他臉色不太好。

    他駕車到了連慕然的公司的時候,上去時,果然沒有見到連慕然,被人告知,她剛下班離開了,他臉色就更加不好了。

    ……………………………………………………

    連慕然按時下班,回到家才發現,凌彥楠其實還沒回來。

    她小臉微沉,抿着小嘴,上了樓,回到房間時,果然見到凌彥楠還沒回來。

    一個下午了,他能去哪裏?

    今天中午的時候,她不過是去個洗手間而已,卻沒有想到竟然會見到那一幕,她看到兩個人在談笑,最後,擁抱……

    她坐在chuang上,雙手捂着小臉,心,很痛。

    這時,門被推開了,凌彥楠拖着行李箱,回來了,凌彥楠站在門口看着連慕然,翹起了嘴角。

    連慕然放開雙手,見到門口笑容滿面的他,愣了下。

    凌彥楠噗呲一聲,笑了出來,當連慕然的怔然是驚訝,頓時張開雙臂抱去將她從chuang上抱起來,攬在懷裏,在她耳邊笑:“怎麼?驚喜得說不出話來啦?”

    看着他嘴角洋溢的笑容,她心如刀割,將淺淡的笑容藏在他懷裏,“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今天早上十點多到的c市。”說着,他低頭吻了吻她的小臉,薄脣覆上她的小嘴,連慕然小臉微偏,但是凌彥楠還是準確無誤的吻住了她。

    片刻後,凌彥楠才放開她,鼻尖在她的耳畔輕輕的磨蹭着,表情眷戀而滿足。

    凌彥楠很享受現在將她抱在懷裏充實的感覺,只是這時,有人敲了門,是凌母,“彥楠,你爸爸打電話回來,有些事要跟你談一談,下來接電話。”

    凌彥楠毫不掩飾的皺眉,但是還是放開了連慕然,吻了下她的鼻子,才放開她,說:“幫我整理下行李?嗯?”

    連慕然點頭,看着他出了門後,才無言的蹲下身,替他整理他的行李。

    他的行李不多,她兩三分鐘就整理好了,將行李箱放好之前,她伸手摸了下之前放書的位置,小手倏地一頓,拉開拉鍊看了下,書本已經不在了……

    難道他們今天見面,就是爲了還書?

    只是,會這麼巧合嗎?

    這時候,本來該在南城的曲淺溪忽然出現在c市,而他也提前回來,就是爲了一本書?

    這本書,有這麼重要嗎?

    她精神恍惚的想着,將行李箱擺放好該擺放的位置,離開時,眼眸瞄到了另一個行李箱,好像拉鍊沒拉好。

    她皺眉的過去想將拉鍊拉好,手不小心的一掀,不見的書,原來還在這裏。

    她心一窒,卻無法當做什麼都沒有看到的將行李箱拉好,她翻了下,發現在書的下面,還有一個a4z紙張大小的紙袋,她頓了下,伸手將紙袋拿了出來,裏面的東西她還沒看到,她就已經能夠確定裏面的東西大概是什麼了……

    打開紙袋後,見到裏面的一張張照片,她的心頓時冰封……

    這時,凌彥楠從外面回來了,推開門還沒見到人就說了:“小然,行李整理好了嗎?阿姨已經做好了飯,我們下去吃飯吧。”

    凌彥楠沒有得到迴應,見chuang上沒有人,轉了個彎,往放置行李的地方走去,見到連慕然站在一邊,而手上拿着一沓照片,而旁邊,還有一個行李箱還在空着……

    他心一窒,心裏頓時升起了一股不詳的預感,目光從她手上的照片轉移到她的小臉上,她低着頭,看不清臉色,但是卻看到了她臉上的溼潤……

    他猛地一驚,擡起頭着急的衝過去,“小然,你不要誤會——”

    連慕然咬牙擡眸,直接的打斷他的話,“沒有誤會!”這個紙袋,放着上百張曲淺溪過往的照片,連日期都有,雖然有些很久了,但是卻被保存得很好,但是看向照片的角落出,不難發現這些照片被人看的次數不少……

    擡眸結婚兩年了,他竟然還將這些東西放在屬於他們兩人的房間裏,他有沒有顧過她的感受?

    想到這,心底升起一股惡寒,她不想在這裏呆下去!

    她心底非常清晰的想着這些的時候,她臉上的淚也從來沒有停止過……

    凌彥楠見到連慕然臉上的淚水的時候,他就慌了,他真的很吵見連慕然哭,之前發生了這麼多事,關於他們兩人的,她都沒有哭,而現在她忽然哭,他即使看不到她的眼眸,只是看着她的小臉,就能發現上面寫着兩個字:決絕!

    想到這,他心一抽,伸手抱住衝出來的她,俊臉上寫滿了急切,慌亂的解釋:“小然!你聽我說——”

    “凌彥楠,我不要聽,你放開我!”連慕然抹去臉上的淚水,但是,她才抹掉,眼淚又不受控制的落了下來,她將之前壓抑着的情緒一下子都爆發了出來,前所未有的大聲怒吼道:“凌彥楠……我相信了你一次又一次,但是你爲什麼要騙我?如果你真的還愛她,我不會逼着你說不愛,但是你爲什麼要欺騙我說不愛了,給了我希望,卻又背地裏卻做另外一套?你是不是覺得,我非你不可,所以,你以爲你隨便的說一些甜言蜜語來欺騙我,耍着我玩你很高興,很得意是不是?凌彥楠,既然你這麼愛她,那我無話可說,我們離婚!”

    沒有的事連慕然自然不會承認,聽到她說離婚,他立刻咬牙,將她緊緊抱在懷裏,讓她動都不能動,聲音也不由得開始變得粗獷了起來,氣急敗壞的大聲道:“小然,你冷靜下來,別說氣話,離婚的字一個字也不許再說!”

    “我要離婚!”連慕然聽到他大聲吼,心裏的氣也急促的往腦子裏冒,穿着的高跟鞋還沒來得及脫下,身子被他桎梏在懷裏,她臉色沉了下來,見他恍若未聞的抱得更緊了,還想說話,她直接的擡腳,踩在他的腳面上,“你放開我!”

    凌彥楠皺眉,因爲疼痛,悶哼一聲,但是有力的雙臂卻沒有鬆開分毫,他咧着嘴,語氣卻放柔了,安撫說:“乖,小然,你冷靜下來聽我解釋……”

    連慕然被他攬着的腰肢,有些疼,她不動了,別開小臉冷冷的道:“好啊,你想解釋什麼?”

    凌彥楠見她肯乖乖的聽他說話了,頓時鬆了一口氣,她不發飆沒事,一發飆,他也沒有能力能鎮得住她。

    想到這,他笑了下,低頭吻了下她的發端,煞有其事的說:“小然,我還是喜歡你安安靜靜的樣子,我想,我以後都不敢惹你了……”

    連慕然小臉一沉,睨了他一眼,凌彥楠無奈的笑了下,忽然彎腰將她抱起來,往chuang上走去,連慕然抿着小嘴,冷冷的說:“凌彥楠,你想幹什麼?”

    “我們好好談一談。”凌彥楠笑了下,但是很快笑容就隱沒在嘴邊,在chuang上坐了下來,緊緊的,不容拒絕的將她抱在懷裏,眼眸裏,只有她的小臉。

    連慕然眼眸很冷,見他遲遲不開口,抿着小嘴想說話,但是下一秒小臉就被他捧在手心裏,沿着淚痕,指腹輕輕的摩挲這她的小臉。

    因爲他疼惜的舉止,連慕然的心倏地一動,眼眸微微的顫抖了下。

    在凌彥楠的心裏,連慕然的眼淚是非常珍貴的,因爲以她的性子,要不是真的是到了傷心處,她是不可能會哭,反之,她閒雜會哭,說明他是真的觸到了她的淚點,必然是很傷心,他抱着她,輕聲的說:“小然,抱歉,是我做得不夠好,沒有早早將屬於大嫂的東西還給她……”

    連慕然沒有說話,被他抱在懷裏,聽着他的聲音,也緩緩的冷靜了下來,卻一言不發。

    凌彥楠見她終於冷靜了下來,笑了下,見她低頭不看他,也不敢再說別的,只好將事情從實招來:“這些照片都是很久的了,我前一段時間整理了出來,是想跟她的書一起,給大嫂的,但是她前一段時間離開了c市,我找不到機會還給她,所以,纔會放在這裏,沒有還給她,我下飛機的時候,剛好碰到了她,有些事想要跟她說,所以,我跟她去了飯店聊了一會兒,將事情說開了,我面對她的時候,已經能泰然處之了,因爲我知道,我的心裏,已經沒有她了,你知道嗎?”

    連慕然低着頭,五指握拳,卻沒有說話。

    不可否認的,凌彥楠說的話,她不可能不心動,雖然類似的他也說過了,但是,她的心卻還是非常不爭氣的忍不住的爲之而顫動。

    見她不爲所動,凌彥楠有些心急,卻又不能心急,所以,心底有些忐忑的將自己本來想說的話說了一遍,“小然,相信我,我是真的放下了,這些東西,我準備明天還給她的,我跟她約好了,明天跟你一起去請她吃飯的,也算是感謝她,因爲沒有她,我想,我們不會走到一起來。”

    連慕然還是不說話。

    凌彥楠很緊張,抱着她的手都有些抖了,“小然,我說的是真的,要是你不相信,你可以現在打電話問她,你知道她不會騙你的。”

    連慕然沒有回答他,卻擡了眼眸,凌彥楠心一喜,連慕然卻沒有給他答案,嘴角勾出一絲苦笑,眼眸從新的泛起了溼意,反問他:“如果你真的不愛她愛我的話,你怎麼捨得將我丟下不管而先救她?”

    凌彥楠一愣,“你……”似乎沒有想到她會問這個問題,聽到這裏,他似乎明白了一些事了,“原來,你一直在意這個?”

    連慕然邊流淚,邊嗤笑了一聲,“我想,換了任何一個女人,都不可能不在意。”

    凌彥楠愣了良久,臉上很糾結,因爲他不知道,原來,在連慕然的心裏,她竟然在一這件事這麼久,“我……小然——我以爲你明白的,那時候她的指甲脫落,人說十指連心,腳趾也一樣,她沒走一步都困難,所以我才先救她,而你是能走的啊。”

    連慕然抿着小嘴說:“那你知不知道我那天頭暈?”

    “我……不知道。”

    連慕然嗤笑了下,瞭然的說:“你當時沒有關心我,怎麼會知道?因爲你關心的人根本就不是我”

    “小然,你不能這樣先入爲主,認定了我會一直愛她,所以,我做什麼都是因爲她,你應該知道當時情況緊急,我以爲你沒事,自己能跑,所以,自然的就先一步救了傷者。”說到這,他頓了下,有些無力,卻又心軟的看着她,“你說我不關心你,那你有沒有聽到我進來屋子裏的時候,叫的是誰的名字?”

    連慕然愣了下,回想起來,她是隻聽到他叫她……

    “我衝進來之前,其實剛出來的人都知道你跟大嫂都在裏面的,跟我說了,但是那時候看着熊熊烈火,我心裏很害怕,記住的人只有你,我只是想找你,你明白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嬌妻誘情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
    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