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三百二十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9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三百二十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92字體大小: A+
     

    他的話還沒說完,凌彥楠已經快步到了他的跟前,奪過他的手機,掐斷了電話,打斷他們的談話,而凌彥楠在之前的位置上坐了下。

    簡裔雲笑了,大手一晃,給他看了下自己的手機,手機根本沒有開,哪裏能給連慕然打電話了?

    凌彥楠俊臉一沉,簡裔雲分明是耍他玩兒!

    這時,火鍋湯底也滾開了,簡裔雲勾了下嘴角,他對凌彥楠的不悅恍若未聞,甚是愉快的拾起筷子,將食材夾了些進去麻辣火鍋底料裏面,然後遞給他,說:“你想吃什麼,自己來吧。”

    凌彥楠也無言的夾了些菜放進了另外一個火鍋底料裏面,過了會兒後,覺得差不多熟了後,粘着醬料吃了幾口,覺得還可以,肉很鮮美,菜很綠很嫩,但是,他臉上還是沒有什麼表情。

    他不喜歡以這樣的形式來吃飯,其實,這個也只是其次,如果坐在對面的人不是簡裔雲,而是他所希望的那個人的話,或許會不一樣。

    更何況,他非常的不喜簡裔雲以最瞭解連慕然的人自居的態度出現在他的面前。

    良久,簡裔雲看了他一眼,“不嘗一下這個嗎?還是確實不能吃辣?”

    凌彥楠沒有回答。他之所以會坐下來,只是不想連慕然過來見他而已,而不是過來享受美食的,跟他一起吃,他也沒有什麼胃口。

    簡裔雲夾了塊肥牛上來,淡淡的說:“這個是小然最喜歡吃的食物,她喜歡粘着蒜蓉吃。”

    凌彥楠沉了俊臉,頓了筷子。覺得簡裔雲是在挑戰他的耐性!

    簡裔雲胃口倒是很好,邊吃邊說:“她還喜歡吃藕片,這兩個她每次來必點,要是來了沒有這兩種食材,她寧願不吃。”

    凌彥楠表情冷峻,“簡裔雲,你又何必說這些?”算再多,也改變不了連慕然是屬於他的這個事實。

    簡裔雲笑容收了起來,淡淡的說:“你也可以不聽,但是我也知道,你不知道這些,因爲你根本就沒有深入的試圖去了解過她,如果你真的深入去了解她,你們就不會鬧得如此嚴重了。”

    “我再說一次,我跟小然的事,麻煩三少不要管太多,你管好你自己不要插別人的婚姻就好了。我跟小然之間該怎麼樣,我自己心裏有數,謝謝三少的關心,也感謝三少請我凌某吃這頓飯。”說完,凌彥楠就起身,轉身離開了。

    簡裔雲的話讓凌彥楠覺得面子有些掛不住,他跟自己的老婆怎麼樣,什麼時候輪到他來教訓他了?但是,不可否認的是,簡裔雲說得沒錯,他是不夠深入的去了解她,但是,他們之間來日方長,有的是時間去互相瞭解,簡裔雲他操什麼心?

    他相信,他跟連慕然會變得越來越好的。

    簡裔雲陪伴了她多年,是她最好的朋友,多瞭解一些她也無可厚非,但是簡裔雲瞭解得比他多,就不代表他完全不瞭解她!更不代表他不愛她。

    聽簡裔雲的意思是,他好像不愛她似的,愛與不愛,他還是分得清楚的!

    看着他離開,這次簡裔雲倒是沒有阻止,只是勾起脣角笑了下,不過看着眼前沒有怎麼動過的食材,不知爲什麼,他沒有了胃口,起身結賬,也跟着了離開了。

    …………………………………………………………

    連慕然挺忙的,她正在看祕書給她送過來的文件,辦公室的門就毫無預兆的給人推開了。

    祕書皺眉,回頭看了眼,見到凌彥楠愣了下,他還沒說話,凌彥楠就越過了他,走向了連慕然。

    其實,愣住了的何止是祕書,其中也包括了連慕然。

    她還沒回過神來,也沒有機會開口,凌彥楠就從身後,連人帶椅的抱住了她,連慕然小臉微熱,看了眼愣住了看着他們的祕書,推了推凌彥楠,他卻親了下她的耳畔。

    連慕然臉色就更熱了,只好叫祕書先出去。

    “怎麼忽然過來了?”現在也不是下班時間。

    凌彥楠鼻子在她的脖頸間磨蹭,“想過來看看你。”雖然知道她是自己的老婆,但是像簡裔雲那樣,對她虎視眈眈的男人,也是不少的,比如那個高臨瀧。

    想到這,他蹙了眉,感覺日後的生活,定然是不會太平。

    連慕然愣了下,低頭微微的翹了嘴角問:“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

    說到這,凌彥楠將她的椅子一轉,兩人面對面,他將她的小臉輕輕的摁在腹部,抿脣道:“以後離簡裔雲遠一點。”

    “雲?他怎麼了?”連慕然皺眉的說着,頓了下,側眸看他:“你怎麼忽然提起雲了?你們碰到了?”

    凌彥楠輕哼一聲,“叫這麼親熱!”說着,不悅的將她抱得更緊了,沒有跟連慕然說簡裔雲約他出來這件事。

    連慕然不知爲什麼,忽然有些想笑,覺得他似乎在自己氣自己,拉了他的手問:“你怎麼了?”

    凌彥楠的聲音悶悶的,“我午飯還沒吃。”他事實上是沒吃多少。

    連慕然愣了下,他的聲音剛落下,他的肚子就應景的叫了一下,她耳邊正貼在他的腹部,聽得清清楚楚,小臉不自然的笑了下:“兩點多了,怎麼還沒吃飯?”他應該知道,這個時候她已經吃了飯纔對,而他不吃飯卻過來找她,受什麼刺激了?

    她還沒來得及說話,凌彥楠就拉着她起來,說:“陪我去吃飯。”

    連慕然無語的揉揉額頭,無奈的看他。

    凌彥楠卻直接的就拉着她的手腕,走出了辦公室。

    車上,凌彥楠開車,側眸看她:“想吃什麼?”

    “我吃了午飯了,你想去哪裏就去吧,不用考慮我。”

    凌彥楠頓了下,說:“你覺得哪家的菜做得比較好?”

    連慕然覺得莫名其妙,“你不是c市人嗎?這個你應該比我清楚吧?”

    “我們的口味不一樣。”

    連慕然依舊皺眉,“可是現在要吃飯的人是你。”

    凌彥楠捏着方向盤的手一頓,兩人說了這麼多,又被她繞回來了。

    他忽然覺得有些無力,在他的心裏,她一直是聰明幹練的代名詞,但是現在他說了怎麼多,她爲什麼就聽不出來,他問這些的意思是什麼呢?

    連慕然等一下四點鈡的時候,還要回去開會,所以,她帶了些文件出來,聽他說完後,就在車上看文件去了,還真的沒有發現他的話的深沉含義。

    凌彥楠吃飯時,連慕然在一遍看文件看得很投入,包廂裏飄散着香噴噴的飯菜的味道,卻一點也沒有影響她看文件的投入程度。

    凌彥楠真的一直都不是話嘮的人,但是有時候很莫名的,他會在她面前說很多話,所以現在他有滿肚子的話想要跟她說,卻遲遲沒有機會開口,因爲不忍心打擾她忙正事。

    他知道,她在工作上往往是很投入的,因爲她是真的喜歡工作,享受着工作帶來的成就感,這一點,跟他很像。

    想到這,他便在一邊安靜的吃自己的飯了,不去打擾她。

    在一邊伺候的侍應生忍不住的多看了幾眼眼前這對怪異的組合,她是認識他們兩人的,畢竟凌家在c市還是很有名的豪門,之前他們的事業鬧得沸沸揚揚的,誰不認識?

    不過,她覺得怪異是因爲應該是男女兩人所做的事情調過來,電視劇都不是這麼演的嗎?男主心疼女主,擔心女主被餓着了,所以即使在工作中也要帶她來吃飯。

    而眼前兩人恰恰的調換了過來,但是……看起來卻沒有違和感,兩人都安安靜靜的。

    眼前的安靜不是因爲氣氛僵硬,而是彼此配合得恰到好處,流動着一股貼心的感覺,非常和.諧而靜然,感覺很好,讓人忍不住放輕腳步,不忍去打擾……

    尤其是正在吃飯的俊美得比她瘋狂的去追的男星還要有氣勢,好看得多,是真真正正的豪門貴公子,而他優雅的用餐時,眼眸卻從來都沒有離開過包廂里正在投入的頭也不擡一下的妻子……

    ……………………………………………………

    日子過得很痛快,一週的時間,悄悄然的就過去了。

    連慕然跟凌彥楠兩人之間,感覺回到了大火前的那樣,凌彥楠還是一如既往的粘她,而且,似乎好像更粘了。

    連慕然本來是定好了這個週五下午就過去一趟南城的,因爲有重要事情要過去跟連慕年探討,而凌彥楠也要在週六就趕過去美國了。

    這天連慕然醒來得早,因爲她要收拾行李。

    她身子一動,凌彥楠就敏感的醒來了,卻沒有起來。

    連慕然洗漱完畢,梳妝後,開始收拾行李,聽到動靜的凌彥楠睜開了眼眸,神色不悅,起身一把抱住她的腰肢,順着chuang的方向一倒,兩人雙雙的跌落了chuang上。

    連慕然笑了下,沒好氣的推推他,還沒說話,就看他欲吻她的小嘴,她躲,說:“你還沒刷牙。”要是真的由他亂來,她哪裏還有時間去忙自己的事情?

    凌彥楠卻危險的眯眸,本來只是想親一親她的,但是聽到她的話,如豹般敏捷矯健的身軀一眨眼就將她壓在了身下,“你嫌棄我?”

    連慕然自然知道他不會做什麼,而且她也覺得,他知道她的本意是什麼,所以,一點都不怕他爲此而亂來,“時間不早了,我還要收拾行李,等一下要去上班。”

    凌彥楠將她壓在了身下,抱住她,早上起來的聲音有些沙啞,但是氣勢卻一點都不弱:“明天再去南城。”

    連慕然不說話了,這話題他們昨天晚上已經說過了,他也妥協了。

    她不說話,他氣勢弱了幾分,“小然……”

    連慕然隨意的“嗯?”了一聲。

    他起身,就愛你過連慕然從chuang上撈起來,納入懷中,頓了下,期盼的看着她,“明天再走好不好?”

    連慕然有些無奈,她也不是說故意拋下他不管,而是她是真的有事。

    “小然……”眼神變得小心翼翼的,又有些委屈。

    連慕然被他看得沒辦法,雖然知道他是裝出來的,在她的認知了,他哪裏有過這樣的眼神?但是她卻還是該死的心軟了,點點頭。

    她一點頭,凌彥楠就抱住住了她,猛地親了幾口,親得連慕然滿臉口水,連慕然推開他,“好了,起chuang吧。”

    這回凌彥楠倒是很積極了,起chuang洗漱,送她回去公司上班了。

    於是,連慕然就多留了一個晚上,第二天中午纔去南城。

    ……………………………………………………

    高臨瀧一消失就是十來天,在凌彥楠出差了十天左右,連慕然接到了高臨瀧的電話,聲音蔫蔫的,“小然有沒有想我啊?”

    連慕然翻個白眼,說:“你去哪裏了?”

    高臨瀧很委屈,“被我老爸派去英國負責新項目去了。”

    連慕然笑了下,“什麼時候回來?”對於高臨瀧,她雖然分不清他嘴裏有多少句實話,但是有他在,很容易將人的不快驅散。

    但是,想到他黏黏糊糊的粘着她不放,她還是不希望他回來好了。

    “不知道,可能還要一個星期吧。”說着,他忽然來了精神了,高高興興的問:“小然,你是不是想我啦?放心只要你答一個是字,我立刻坐飛機回去,一解你的相思之苦!我怎麼會捨得你難過呢。”

    連慕然很冷淡的回了一句,說:“你想太多了。”說着,又說:“既然你要忙,那就好好的工作吧,我還有事,先掛了。”

    說着,她不等他迴應,就掛了電話,可是,電話才掛了一分鐘不到,電話又響了起來,連慕然抿脣,邊看文件邊沒好氣的接起電話,說:“高臨瀧,你……”

    “高臨瀧?”

    連慕然捏着電話的手一緊,“彥楠……”

    凌彥楠非常的不悅,“小然,你將我當成是他?”

    “彥楠,怎麼晚了,怎麼還沒睡?”現在下午兩點多,他那邊是深夜時分。

    凌彥楠臉色冷峻,“小然,別扯開話題。”

    “沒什麼,剛纔高臨瀧打了電話過來,我掛了,我以爲他又打了過來而已。”

    “真的?”

    “我不騙人。”

    凌彥楠聞言,臉色纔好了一些,卻沒有說話。

    連慕然移開文件,起身走到落地窗邊上站着,小手把玩着精緻的窗簾,“怎麼還沒睡?”

    凌彥楠躺在chuang上,這才勾了下嘴角,“今天有些忙,回來睡不着,想聽聽你的聲音。”

    連慕然笑了下,“明天要早起嗎?”

    凌彥楠聽到這,揉揉眉心,“嗯,九點有個會議。”

    連慕然把玩着窗簾的手一頓,頓了下才說:“早點睡,我晚上給你打電話,叫你起*。”

    凌彥楠眼眸一挑,“真的?”

    連慕然保證的應了聲。

    凌彥楠勾脣笑了,這麼說着,也有些困了,再說了會兒話後,才掛了電話,沒有告訴她,他是明天早上九點的飛機,飛回c市。

    早上,凌彥楠接到連慕然的電話,是在去往機場的路上,跟連慕然說了幾句話後,就掛了電話。

    到了c市的時候,是早上十點多。

    出了機場,凌彥楠看了眼身邊的唐祕書,“你先回去吧,今天休息一天。”

    唐祕書高高興興的說:“好的,謝謝凌總。”

    凌彥楠勾了下嘴脣,看了眼唐祕書離開的方向,見到了除了唐祕書以外的另外一個熟人的背影,頓時帶笑的嘴角一頓,“淺淺……”

    曲淺溪手上拖着一個小小的行李箱,聽到有人叫她,愣了下,回頭見到身後不遠處站在的凌彥楠。

    凌彥楠站在原地,看了曲淺溪好久,良久,他笑了,走了過去,“怎麼回來了?”

    曲淺溪淡淡的笑了下,“還有些事還沒處理好,所以回來了一趟,你呢?剛出差回來?好巧。”確實是夠巧的。

    上一次她飛回來c市的時候,他也一樣,兩人也在飛機上碰到了,只是上一次是晚上,而這一次是早上。

    上一次兩人都沒有吃飯,就一起到了一家飯店吃了飯,因爲連慕年來接她,所以,她很快就走了,兩人只是聊了不久,就散了。

    上一次雖然兩人聊天的內容不多,但是也是挺愉快的,因爲那時候她就感覺到,凌彥楠看她的眼神變了,所以,她也因此變得愉悅起來,正是因爲這樣,她就非常的確定凌彥楠時愛連慕然的,雖然那次的大火,他救了她。

    “嗯。”

    說完了後,兩人就冷場了,曲淺溪不知道該說什麼,畢竟大家很久沒有聯繫了,話題並不多。曲淺溪想了想,爲了避免有心人想拿他們碰面這點事做文章,她還是說:“彥楠,接我的人到了,那我先走了……”

    “淺淺!”凌彥楠卻叫住她,連慕然頓住腳步,回頭看他。

    凌彥楠嘴角翹起的笑容一直不變,“有空嗎?我們一起吃頓飯聊一聊吧。”

    曲淺溪沒有回答,她的視線落在了凌彥楠翹起的薄脣,還有帶笑的眼睛上,看到他深邃的眼眸,她愣了下,緩緩的笑了,“有空的。”

    凌彥楠點頭,替她接過行李,跟她一同上了自己的車。

    約半個小時之後,兩人到了一家飯店裏吃飯,兩人各點了兩三個菜。

    曲淺溪因爲不知道說什麼,所以,一直都沒有怎麼說話,“你上次給我的書,我一直忙,都沒有怎麼看,下次看了,再還給你。”

    “沒關係,你什麼時候看都可以。”說着,她頓了下,說:“小然怎麼沒來接你?”

    凌彥楠笑了下,“我沒告訴她我回來了。”

    “那你是……”

    凌彥楠勾脣搶白,“我想給她一個驚喜。”

    曲淺溪看着他,安靜的看着,良久都沒有說話。

    他們兩人單獨見面的次數,在兩年前凌彥楠結婚後,就不多了,但是從最近這兩次的見面中,她可以看得出來凌彥楠的改變,勾着的嘴角,那笑容的柔情,怎麼也藏不了。

    兩人認識了六七年,兩人最親密的那四年裏,讓她曾深入的瞭解了他,所以現在她很確定的知道,她從他看她眼神裏,見到了釋然。

    她一頓,笑了,“彥楠……”

    凌彥楠卻出其不意的打斷她的話,“小然前一段時間問了我一個問題。”

    曲淺溪愣了下,沒有說話,等他接着說下去。

    “她問我,還愛不愛你。”

    曲淺溪一頓,慢慢的嘴角才勾了下,說:“我看出來了,眼神很淡,時間和轉移注意力,是很好的方法。”

    凌彥楠點點頭,眼角上翹,“但是那個時候,我沒有回答她。”

    曲淺溪的嘴角一僵,“那……現在呢?”

    凌彥楠看着她,眼眸淡然,雲淡風輕的說:“已經過去了。”

    說着,他頓了下,“之前我無法回答小然,並不是因爲還剩下什麼,而是我要完全的確定一下,所以,我去了一趟新疆,還有之前你跟念念住的地方,我一個人去的,之前我能很容易的找到那幾個地方,但是現在,我發現,我對那裏,其實很陌生,很陌生。”

    曲淺溪笑了笑,“其實很正常,你一共到過的次數,也不算多,我每搬一個住處,你到的次數,都不會超過五次。”很多人以爲他們有四年的時間相處,其實不然,他們相處的時間不多,以爲那時候連慕年盯着他,他也不可能經常出現,就是因爲這樣,爲了擔心暴露行蹤,她才三番四次的搬家。

    也許是因爲一起共患難,協力解決了很多問題,所以拉近了彼此的距離,所以,雖然他們見面的次數不多,但是也不會妨礙他們對彼此的熟悉,所以,他們都是非常瞭解彼此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
    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