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三百一十九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9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三百一十九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91字體大小: A+
     

    簡裔雲見她似乎有心事,問:“怎麼了?”

    連慕然淡淡一笑,有些苦澀,“就像你說的那樣,我們其實也還好,或許是我不知足,不甘心吧,所以,還是想給自己一次機會。”凌彥楠所說的,她姑且當真了,因爲就像凌彥楠所說的那樣,他沒有理由騙她,這一點她是知道的,但是卻無法填滿她存在心底兩年的疙瘩。

    或許是因爲這樣,她纔不知足吧。

    因爲她知道,很多事,嘴上說了不算,要在行動上表現出來,纔是直接的,在她的心裏,她寧願凌彥楠不說愛她,她也希望他用實際行動告訴她,他非她不可,愛她無法自拔,而不是抱着她說他愛她,他沒有騙她。

    他或許是沒有騙她,但是她卻覺得,他的話也不是全部都是真實的。

    他說他最近想了很多,她月又何嘗不是?

    這段時間,過得不好的何止是他?她更加過得不好,如果可以徹底的解開心裏的疙瘩,她也不願意讓自己難受,誰會喜歡讓自己受虐?她又不是*。

    就是因爲最近想了很多事情,所以,在他昨天跟她說了這麼多之後,她才告訴自己,要知足,他們會慢慢的變得更好的。

    離婚這條路,她不是沒有想過,相反的,她想得很長遠。

    如果要跟他離婚,即使在財產上她淨身出戶,什麼都不要,但是小安她不可能放手,同樣的,她相信凌家的所有人都不會放手,到時候鬧得滿城風雨的,她也不樂意。

    而且,最大的原因是,她還捨不得離婚,即使心裏難受,還是捨不得……

    之前本來說要跟他過相敬如賓的生活,即使沒有愛,也許還是能過下去的,但是纔不到一個月,她就已經受不了了,已經開始退縮。

    而現在,他所說的話,讓她看到了一線希望,也給彼此一個機會,所以,希望以後會變得更好吧。

    簡裔雲頓了頓筷子,既然她說自己不知足,就說明,她是心裏有事,而且,她想要的,凌彥楠沒有給她,或者說,凌彥楠給了,卻沒有她需要的這麼多。

    她眼底浮動的光芒,很複雜,既有妥協和淡然,也有不難察覺的酸澀。

    他知道她愛凌彥楠,知道她捨不得離開他,所以,他看到她痛苦的時候,他也不好過,他也想正大光明的去勸她,心疼她,希望她不要如此辛苦,勸她慢慢的試圖去放下,她沒有試過要放下,怎麼知道她會放不下?

    要是他還是她以爲的那個只是好朋友的他,他還有可能會說出來,但是現在,他沒有立場說,所以,他只能祝福他們能越過越好,也希望他們能越過越好,也好讓他……徹徹底底的死心!

    “小然……”

    “嗯?”連慕然胃口也不算好,放下了筷子,拿起餐巾擦嘴。

    簡裔雲笑了笑,雖然有很多話想說,但是話道了嘴邊,就轉了話題,“你最近瘦了,再吃點吧。”

    連慕然點點頭,多吃了幾塊點心,就吃不下了。

    因爲之前的話題,兩人都不算放得開,而且,日後他們見面的時間也不多了,也不談這些事了,就聊了些以前兩人的往事,他們出了飯店,也已經八點了。

    連慕然出了飯店,就接到了凌彥楠的電話。

    凌彥楠今天早早的就回到了家,他過幾天就要出差了,這兩天沒有多忙,過幾天又要忙起來了。

    因爲不算忙,所以,他回到家沒有見到連慕然,心裏不踏實,本來陪陪兒子能消去他那些不踏實,不過,在小安困了,被人抱上樓去洗澡後,他就無聊了,翻了翻書,沒有精神看,忍不住的給連慕然打個電話,“什麼時候回來?”

    連慕然看了眼簡裔雲,說:“準備回去了。”

    “你在哪裏?我去接你?”說着,他已經拿了鑰匙,準備下樓了。

    “不用了,我自己開了車過來。”

    “你喝了酒就不要開車,還是我去接你,等一下,我很快就過去了。”

    “我沒喝酒,只是吃個飯而已。”

    凌彥楠已經走到了臥室的門前了,聞言,失落的“哦”了一聲。

    連慕然見簡裔雲在看時間,知道他可能還有急事要趕回去,她也沒有跟凌彥楠多說些話,就掛了電話。

    凌彥楠看着被人毫不猶豫的掛了的電話,心裏有些不爽。

    連慕然卻沒有注意到他的不爽,放好手機,“明天什麼時候走,給我個電話,我去送送你。”

    簡裔雲笑了下,倒是沒有拒絕,“說實在,我到了c市這麼多次,你還沒來送過我呢。”

    連慕然想起了之前自己去京城,受到了簡裔雲不少的照顧,想到這,確實慚愧,摸摸鼻子說說話了。

    她還想說什麼,簡裔雲的電話響了,接了電話後,跟她做了個手勢後,就匆忙的上了車,離開了。

    連慕然想起他還沒跟她說他什麼時候的飛機呢,想到他還在接電話,她也就沒有立刻問,到了家後,下了車,就給他打了個電話,卻還在通話中。

    “回來了?”

    連慕然剛進門,凌彥楠似乎正在看電視,從大廳上站起來,走了過來,“回來了?”

    連慕然愣了下,點點頭,“你今天不忙?”

    “還好。”

    連慕然看了眼子正在看電視的凌母,打了個招呼,凌母笑了笑,沒好氣的看了眼跟着連慕然上樓的兒子,她還以爲他說的是真話,有空陪她聊聊天,看看電視呢,原來,陪她看電視聊天只不過是個幌子,連慕然要是真的在家,他哪裏會下樓來陪她?

    他今天難得的陪她,看樣子,也只不過是順便而已,他只是在等自己老婆罷了。

    上了樓,進了房間,連慕然準備去看一會兒子,但是凌彥楠卻一進門就抱住了她,連慕然還沒說話,他就堵住她的小嘴,吻夠了才放開她,連慕然這時已經氣喘吁吁了。

    連慕然推開他,準備找衣服洗澡,凌彥楠跟了上去,“我下週三要出差半個月。”

    連慕然“嗯”了一聲,淡淡的問,“去哪裏?”

    “美國。”說着,他將她拉下來,跌入他懷中,凌彥楠非常喜歡看她安靜的躺在自己的懷裏的感覺,所以,在他抱得更緊了,說:“週六日有空嗎?我們去玩一趟?”

    連慕然能感覺到他似乎很高興,嘴角一直都翹着,連慕然有些好奇,擡眸問:“你今天很高興?發生了什麼事?”

    凌彥楠卻挑眉,說:“你說呢?”

    連慕然在聽到他這麼一說,她就知道肯定是跟她有關係的,她聽着,低頭笑了下,凌彥楠見到了她眼底的笑容,頓時就愣了下,怔然的看着她看得出神。

    連慕然卻覺得莫名其妙,“怎麼了?”

    凌彥楠沒有立刻回答,伸手用力的將她擁在懷裏,鼻尖在她的後腦勺蹭了良久,略微沙啞的聲音纔在她的耳邊響起,“忽然發現,我很久都沒有看到你對我笑了。”

    連慕然被他這句話,震得說不出話來。

    確實,一個多月了,他們話說得也不多,面對他的時候,她也很想擠出笑容來,但是,有時候越是這麼想,面部的表情就越僵硬,她也笑不出來。

    “小然……”他在她耳邊輕喚。

    連慕然良久纔回過神來,“嗯?”

    迴應她的是他緊緊的擁抱,他抱着她躺了下來,連慕然就趴在他的身上,兩人的脖頸錯開,後腦勺被他的大掌輕輕的摁着,她的小臉落在他的肩膀上。

    良久,他忽然說:“你還在我懷裏,感覺真好……”

    連慕然頓住了,垂下眼瞼,沒有說話。

    不過,這個姿勢實在是……讓她覺得不自在,胸前的柔軟都緊緊的貼在了他的胸膛上,而她的一條腿,正擠進了他的雙腿間……

    連慕然小臉燒了起來,推了推他,“放開我,這樣不舒服……”

    她的話纔剛落下,他低沉的笑聲就在她的耳邊響了起來,忽然天旋地轉的,兩人的位置交換了一下,她整個人被他壓在了身下。

    雖然他的身體沒有完全的壓下來,手肘在chuang上作支撐,但是她還是差點被他壓得透不過氣來,她呼吸有點急,“凌彥楠,你……很重,起來。”

    凌彥楠就是抱着她,不說話,也不起來,連慕然沒辦法,皺了皺眉,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連慕然喲偶寫累,睏意襲來,她搭在他肩膀上的手,緩緩的滑了下來,睡覺睡得並不安穩,感覺胸口被一大塊石頭壓着,非常不舒服。

    她蹙起眉頭,手腳並用的掙扎了幾下。

    凌彥楠卻輕而易舉的將她的手腳困住,笑了下,他想起了之前連慕然跟她冷戰的時候,他的心情,忽然開口道:“小然,我以爲……”

    連慕然“唔”了一聲,掙開他的手,側着身子,睡了過去。

    凌彥楠這才發現她睡着了。

    “……”

    連慕然自然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睡着的,而等她醒來後,也差不多八點了,比她平常準時的生理時鐘晚了不少。

    她洗漱,整理好受,拿起手機包包下樓,準備吃了早飯後就去公司上班。

    而拿起手機纔想起,昨天自己本來是要給簡裔雲打電話,問他飛機是什麼時候的,結果被凌彥楠這麼一鬧就給忘記了。

    她打開手機才發現,簡裔雲昨晚有給她來電,只是她沒有接……

    凌彥楠已經吃好了早飯,見到她下樓,拿着手機不知道在看什麼,從餐桌上起來,站在她面前,“一大早的看手機幹什麼?”

    連慕然推了推他,讓他讓開,頭也不擡的說:“打個電話。”說着,她轉了個方向,就愛你過包包放在了客廳的沙發上,拿着電話,出去門口去打電話。

    凌彥楠沉了俊臉,看着她的背影,不悅的抿脣。

    凌母看了眼他,涼涼的說:“我想小然今天似乎不忙,沒有這麼快出門,你還是自己出門比較好。”

    凌彥楠抿脣,沒有回答,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但是眼眸卻還是看着連慕然的方向的。

    連慕然給簡裔雲打電話,卻沒有人接,也不是關機,她想到她或許忙,也就不繼續打了,給他發了一條信息,問他什麼時候的飛機。

    發了信息後,她纔到飯廳吃飯。

    凌彥楠給她遞了牛奶過去,“等一下我送你去上班?”

    連慕然頓了下,想了想,覺得他們兩人的公司不順路,而且她自己可以開車,也很方便,不需要別人來接送。

    由此,她皺了下眉,擡眸卻見他似乎是故意等她的,她還是點點頭。

    凌彥楠這才一掃方纔的陰霾,勾脣笑了下。

    凌母看見了,撇撇嘴,沒有說話,自己抱着孫子去看電視了。

    凌彥楠送連慕然到了公司後,才駕車回去自己的公司。

    到了公司不久,就接到了一個人的電話。

    電話號碼是有備註的,但是這個人卻是第一次給他打電話,他抿了抿薄脣,接起了電話。

    …………………………………………………

    中午差不多十一點,唐祕書過來了凌彥楠的辦公室一趟,跟他說了在去美國之前的這段時間的行程。

    凌彥楠聽了,沒有什麼異議,不過,他頓了下,說:“今天中午跟範總的飯局,找個人替我去,我,我有事。”

    既然凌彥楠都開口了,唐祕書哪裏敢有異議?

    她退出連慕然的辦公室,去找人去了。

    凌彥楠在唐祕書離開了後,就拿起了車鑰匙,出了辦公室,駕車到了一處地方停了下來,看了眼眼前的這個火鍋店,微微的蹙起了眉頭。

    這裏從他公司過來,要開大約四十分鐘的車,他公司是在市中心,而這裏,算是郊區,這邊,他很少過來。

    這時,火鍋店裏走出來了一個挺拔頎長的身影,配上俊美漂亮的面孔,讓他回頭率到達百分百,他笑了下,“我以爲你找不到。”

    凌彥楠淡淡的說:“簡三少應該知道,我是c市人。”約他出去見面的人,就是簡裔雲。

    他眯起眼眸大量了眼簡裔雲,再一次見面,覺得他似乎比之前他所見到的他,還要出色幾分。

    簡裔雲笑了下,含義不明,“我知道,但是我想……你或許沒有來過這個地方吧。”

    凌彥楠沒有說話,他是沒沒有來過這裏。

    而他今天來赴他的約,是提前了半個小時到的。

    能讓他提前來赴約的,沒有多少人,但是卻沒想到,簡裔雲會比他更早。

    他勾了下嘴角,說:“簡三少,到得真早。”

    “你也不晚。”說着,簡裔雲已經領着他進去了他們的包廂裏,“這裏是c市評價最好的火鍋店,辛辣的火鍋底料做得很好,跟京城那邊的味兒有六七分相似。”

    說完,見凌彥楠似乎不感興趣的樣子,頓了下,說:“凌先生應該很少到這樣的地方來吃飯吧。”

    凌彥楠點點頭。何止很少,他不怎麼喜歡辛辣的東西。

    兩人都坐了下來,服務員也拿着菜單牌子過來給他們了,凌彥楠翻了翻,沒有什麼興趣,所以只是點了幾個清淡的素菜,就捏着杯子喝水。

    這時候,簡裔雲已經點了好七八個了,過了會兒後,確定了後,他將菜牌交給服務員,勾着脣角,問:“能吃辣嗎?”

    凌彥楠抿脣,搖搖頭。

    簡裔雲點點頭,表示理解,要了兩個湯底。

    侍應生走後,簡裔雲出其不意的忽然來了一句,“但是,這裏卻是小然最喜歡的火鍋店,小然很喜歡吃火鍋。”

    凌彥楠眯了下眼眸,放下杯子,抿脣直接的說道:“三少,小然是我的老婆。”

    簡裔雲道:“我知道。”

    “你應該也知道,小然只是將你當成朋友而已。”

    “有很多情侶,都是由朋友慢慢的轉變的。”

    簡裔雲話說得白,他自然明白是什麼意思。

    凌彥楠放下了水杯,眼底的不悅顯而易見,“三少,您是軍人,這就是你們軍人的素養嗎?插足別人的婚姻當第三者?”

    “大家都是明白人,別扯這麼遠了,你知道,愛情跟職業沒有關係。”簡裔雲也收起了笑容,“我也不想插足你們,要是我真的想,當初我就直接下手了,而不是等到現在。但是小然跟着你,不幸福,就是因爲我當初猶豫了,也許就是因爲你所說的職業素養,君子風度,才讓小然跟着你,多過了幾個月的煎熬生活。”

    凌彥楠直接的就沉了臉,“簡裔雲!”連慕然跟着他是煎熬?他有這麼差嗎?他怎麼敢說這句話!

    簡裔雲笑了下,也不懼他的怒火,軍人淡定從容,卻又堅毅的風姿頓時在他那張漂亮的臉上展現無遺,“還記得之前在京城的時候,我說過的話嗎?既然你不能讓她幸福,快樂,那就換我來吧,其實,你不瞭解小然,你也不瞭解我,我們兩人認識了這麼久,有許多共同愛好,就一個話題我們都能聊半天,很多人說小然冷漠,話少,那是因爲那些人沒有走進小然的心,我相信,你也是到過連家的,你看看她回去了連家的時候,她還是不是像之前你們所認知的那樣少話,面無表情?你們覺得她少話,面無表情,那是因爲小然在你們面前,沒有能展開自己,讓你們很好的去認識她,或者是你們也不曾努力去接近她,真正的瞭解她。”

    說完,見凌彥楠抿着薄脣,俊臉越來越面無表情,他笑了下,說:“我說對了,對吧?”

    凌彥楠沉默不語,而簡裔雲笑意更深,似乎瞭然的說:“所以,我才說,你從未曾到達過小然的心底。”

    連慕然卻笑了,怎麼會被一擊便敗陣下來,他說:“三少,您不覺得,您說了這麼多,都太過蒼白了嗎?你瞭解小然又怎麼樣?她是我的妻子,就像你所說的那樣,好,就算我不曾到達過小然的心底,但是她還是嫁給了我,而你,要是你真的到達了她的心底的話,她也沒有考慮過要嫁給你,她只是當你是最好的朋友而已。”

    簡裔雲也笑,“你也應該知道,要不是因爲懷孕了,小然也不會嫁給你,所以,你高興什麼呢?你可以想象一下,要是小然沒有懷孕,你們雖然認識,但是我想,你們連說上幾句話的機會都沒有吧。”

    “三少,別想這麼多不切實際的東西,小然是我的妻子,這個事實,改變不了。”

    “小然確實是您的妻子,但是,日後很多事,難以預料,誰知道她現在是你的妻子了,日後,不會是我的妻子呢?我是軍人,我絕對會對她負責,我不會像某些人一樣,身邊總圍繞着一羣女人,也不會跟自己的合作對象虛與委蛇,更加不會被對方吸引,做什麼對不起小然的事。”

    “我做了什麼,從來不需要向見三少報告,而且我從來都沒有做過對不起小然的事!”

    “是嗎?”簡裔雲指尖規律的在桌面上敲着,“你難道不知道,你不愛她,就已經是對不起她了嗎?每個女人都需要被愛,我想我能給她最好的。”

    “三少,我過來,是給小然面子,我會聽您說這麼多,是給您面子,雖然您是三少,我還是要告訴你,別沉浸在自己幻想裏面,別的我不想跟你說太多,我只知道,小然是我的,而您,什麼都不是,就算您說再多,也改變不了,小然是我的的事實。”說完,凌彥楠就淡然的起身,轉身準備離開。

    這時候,侍應生早已將他們的湯底,還有菜都端了上來,就差給他們開火了。

    侍應生本來想動的,但是他們兩人談話的內容傳進了他的耳朵,他們兩人的氣場太過強大,他站在原地,不敢動,生怕自己忽然的出現,會打斷他們。

    凌彥楠才站起來,簡裔雲就撥了連慕然的號碼,在凌彥楠要跨出包廂的門時,聽到簡裔雲說:“小然,我在我們之前吃的那家火鍋店裏定了位置……”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
    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天阿降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