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三百一十八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90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三百一十八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90字體大小: A+
     

    凌彥楠面無表情的看了眼自己的母親,說:“我只是忙,你要是真的這麼想我陪你,過兩天等我不這麼忙的時候,就多陪陪你。”

    凌母看了眼連慕然,笑了下,說:“唉,媽就說說,你要是有空,就多陪陪小然,你忙,小然也忙,這什麼時候是個盡頭?媽呢,也不是擔心沒人陪,有小安陪媽,媽日子也好過些,不過,你們要是儘早的再給我生一個孫子或者是孫女,那就更好了。”

    連慕然頓了下,凌母說得如此直白,她怎麼會不明白她的意思,“媽,孩子的事,還是過一段時間再說吧,我們都忙,小安也還小……”

    凌母見連慕然爲難的蹙起眉頭,她在心裏嘆口氣,她也不是說要她現在就懷上,只是覺得,最近自己的兒子跟兒媳婦之間,似乎有點問題,她這不是試探一下口風嗎?

    雖然她是很想再要一個孫子,但是這事求不得,就像兒子所說的那樣,需要緣分,就像小安的到來一樣,緣分來了,自然會來,無需強求。

    凌彥楠淡淡的打斷了連慕然的話,說:“這件事我們會盡早考慮。”

    凌母愣了下,側眸看向連慕然,果然見到她頓住了筷子,側眸掃了一言難盡凌彥楠,卻沒有開口,低下頭繼續吃飯。

    凌母雖然之前也發現了些不對勁,但是現在,她發現,這事是坐實了的了。

    她皺眉,想起最近兒子都沒有回家,而連慕然也不曾提起過他,而他也很少在她的面前提起連慕然……

    想到這,她才恍然發現,原來,他們早就不對勁了,但是她卻一直沒看出來。

    思及此,她擔心的掃了眼坐在自己對面的,出色的兒子跟兒媳,怎麼也想不出來他們是爲什麼會產生不對勁了。

    連慕然跟凌彥楠卻好像不知道她在打量着他們,自顧自的低頭吃飯。

    連慕然先放了碗,就上樓了,凌彥楠隨後跟上,凌母想叫住他們,都沒有機會。

    連慕然上樓後,拿了本書坐在chuang上看着,凌彥楠卻抽走了她手上的書,連慕然沒有怒,掀起眼皮,淡然的看了他一眼,只聽得他說:“小然,我們談談。”

    連慕然沒有反對,只是盯着他看。

    凌彥楠被她看得沒辦法,嘆了口氣,在她沒反應過來的時候,伸手去抱她,將她緊緊的擁入懷中,不給她掙扎的機會。

    連慕然卻沒有像他想的那樣,劇烈的掙扎,任由他抱着。

    “小然……”他低低醇醇的嗓音,在她的耳邊響起,“我以爲你知道我是愛你的,我凌彥楠,不會輕易的亂說愛,既然我說愛你,就是愛你。”

    連慕然身子顫抖了下,兩顆心現在靠的很近,彷彿能聽到對方的真心。

    連慕然不說話,凌彥楠也不逼他,而他也想她能安安靜靜的聽他繼續說下去,“小然,這幾天我想了很多,很多,我知道你介意我之前愛過淺淺,但是那是以前的事了,已經過去了……”

    連慕然這纔開口,“所以,你是不愛曲淺溪了?”

    凌彥楠下巴蹭了蹭她的發端,暫時的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而是繼續垂下了眼眸,似乎在想什麼,過了會兒後,他才說:“我認識淺淺,是在她還在上大學的時候,那時候,我見過她幾次,只是,談不上認識。我記住她因爲她是雅言廣告公司的員工,她很早的就到了雅言廣告公司實習了,但是我第一次見到她是在她學校,那個夏天,我出國留學拿了碩士學位後,回來得早,爸爸是想我趁着這個假期,能跟他學點東西,好能儘快的融入公司裏。那個夏天,我跟朋友去找他朋友,學校裏的學生正是風華正茂的時候,在學校走了一圈,各式各樣的笑臉多得數不清,坐在樹蔭下安靜看書的也不少,但是,不被任何人,任何事影響的人,卻只有她一個。我記得,那時候學校的石板凳被人佔滿了,她自己帶了一塊坐墊到草坪上坐着看書,那時候她應該才二十歲左右,而我從她身上看到了歲月靜安好的感覺,從她小臉上看到了榮辱不驚的安然,這是我對她的第一印象,那時候,我剛從國外回來,見慣了國外瘋狂放肆的自我放縱,所以,她給我的印象,很深刻。”

    “在接下來三個多月裏,後來,陸陸續續的,又見到了她幾次,印象越來越深刻。有時候我甚至懷疑,她是不是故意的接近我的,否則,我們哪裏來這麼多巧合,每一次我去南城,都會碰到她。就是因爲懷疑,所以,我找人查了她的一切,就是因爲這樣,我知道了她的家世,當時也許是潛意識的,對她的感覺已經很特別了,所以,算是保護性的,封鎖了她的消息,因爲我知道,在她的身邊,日後可能會有危險。”

    “我已經提交了讀博的申請書,所以,到了時間後,我又要回去繼續讀書,拿了博士學位後,以爲內父親要在那裏開公司,所以我也留下來幫忙,過了三四年,纔有空回來,後來,又見到她一次,我才知道,原來我一直都沒有忘記她,所以,我覺得,這就是愛。”

    “我試圖接近她,但是後來才知道,她已經結婚了,後來的事,你也知道了。”

    連慕然不說話了,就這麼的被他抱着,心裏忽然覺得被什麼東西給堵住了,連喉嚨也被堵得說不出話來。

    “其實,我不知道我對她的愛是怎麼樣的,在那四年裏,如果我真的認定了非她不可的話,在她離婚了之後,我不可能還任由着她就只是當我是個救了她,幫助她的英雄,雖然說後來爲了念念的戶口,我希望她能考慮我,也許是知道她不會接受我,也覺得自己不會願意她因爲感激而嫁給我,所以,到了最後,我還是沒有登記,其實從那以後,我們來往的次數和時間就少了,她也許是擔心我會要求她執行妻子的義務或者是心裏內疚,擔心我真的要求她履行妻子的義務時,她無法拒絕,所以,我不聯繫她,她也不聯繫我,在那時候開始,我就知道,我們之間不可能的了。”

    “你或許會想說,我要是真的想通了,想放棄了,也不會到後來她回來了c市後,繼續跟她糾纏,但是我不可能立刻的就放棄她,而且那時候她還是單身的,我既然有機會,我爲什麼要輕言放棄?那時候我也很掙扎,不知道該不該踏進一步,因爲擔心她會後悔,但是她心底其實是不願意的。但是後來,我是真的放棄了,因爲我已經確切的知道,在她的心裏,對我是真的只有感激和內疚。”

    “近幾天來,我想了很多,我想,我是愛過她的,在我和她都是最美好的年華的時候,現在回想起來,感覺很微妙,就像是在我心裏綻放過的煙火一眼,燦爛,美好,只是不是屬於我的,也短暫,或許是因爲她是我第一個喜歡的人,愛上的人,在心裏難免的,會有不一樣的感覺。”

    “從她從新疆回來,我就知道,我們是不可能有以後的,我也以爲,我要花很長一段時間來遺忘她,或許是三年,或許是五年,七年,十年,或許會更長……”

    “但是,現在從她從新疆裏回來,還不到兩年的時間,我卻能說我愛上了別人,這是我從來沒有想到過的。”

    連慕然聽到這,心底頓時一怔,倏地擡起眼眸看他。

    凌彥楠卻渾然不覺她的視線,繼續說:“可以說,我認識了淺淺七八年,相處了四年,而我跟你有了牽絆卻不過是兩年的時間,但是我卻說了我愛你。我沒有對淺淺說過愛,你會是最後一個,也是唯一一個我說愛的人。而淺淺,我從來沒有說過,不是我顧忌她的感受,而是潛意識的,我從來就沒有覺得,我們兩人是可以走在一起的人,即使我們認識這麼早,我們看似是那樣的有緣分,彷彿天註定,說愛是要負責任的,不能亂說。”

    “或許,是天註定的,不過,在我們最好的時候,我沒有踏出一步,她也沒發現我,所以,我們也註定的不可能了,也許是安排好了的,所以,纔有了我們的繼續。”

    說到這,他才緩緩的放開她,連慕然在他的懷裏擡起頭來,凌彥楠以爲他會問是不是就不愛曲淺溪了,如果她問,他一定會給她一個肯定的答案。

    但是,她卻出乎意料的,沒有問,整個人安靜了下來,而是緩緩的推開他,拉開了兩人的距離,他心一抽,攥着她的小手,將她擁入懷裏,急切的道:“小然,我說的是真的,如果說我騙了你什麼,那你說出理由來,我說愛,說不愛淺淺了,都是真的,因爲我沒有理由騙你。而且,要是我真的不喜歡你,不愛你,那從美國回來後,雖然我人還在這裏,但是你絕對還是過着我在美國那樣的生活,我們兩人點頭之交都算不上,所以,我——我要說什麼,你明白嗎?

    連慕然被他抱在懷裏,沒有說話,卻伸手去回抱了他。

    凌彥楠在她的小手,攬着他的脖頸的時候,就掀起了嘴角。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抱她了,所以,捨不得將她推開,所以將她抱得更緊了。

    想起他說了這麼多,她都沒有表示過什麼,所以,他有些在意,“小然……”

    只是,他纔剛開口,在櫃檯上連慕然的電話就嘟嘟嘟的響了起來,凌彥楠俊臉就沉了下來,連慕然被他抱得緊,推了推他,凌彥楠撇撇嘴角,鬆開了她,卻還是霸佔着她,不放開,連慕然只好伸手去拿了電話過來,見到是連慕年的電話,就知道肯定有事了。

    她接了電話,聽到那邊的話後,推了推他,說:“我要去書房一趟。”

    電話那邊說了什麼,說是有重要的事,跟幾位股東視頻,要談一個重要的合同,兩人靠的近,他也聽得清楚,所以纔不得已的放開了她。

    連慕然穿了鞋子後,電話也結束了,凌彥楠看着她離開,也不跟他說一句話,心裏有些失落。

    連慕然去了書房,到了凌晨還沒從書房裏出來,要不是他途中去了幾趟,聽到她嚴肅的正在跟人聊天,她還以爲她是故意躲避他呢。

    連慕然一直忙到了凌晨兩點多,才關了電腦,出了書房,回去了房間,她回到房間的時候,凌彥楠還沒睡,只是,似乎有些疲憊,他最近這一個月都沒有睡好,今天可以安心了些,但是,卻睡不着,見到她回來了,而且一臉疲憊,想說什麼,也說不出來了,給她了水讓她進去浴室洗澡。

    凌彥楠在chuang上等了很久,半個小時過去了,但是浴室裏的人還沒出來,他皺眉,想到了什麼,忙去拍浴室的門,但是裏面卻沒有人應,他有點擔心,伸手去擰門把,幸好她沒有鎖門,只是關上了。

    進去後,卻見到她趴在浴池邊上睡着了。

    他揉了揉額頭,緊繃着的心才鬆懈下來,給她擦乾了身子後,抱着她回去了chuang上睡覺了。

    第二天,連慕然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是在chuang上的,頓時皺眉的想了想,想起昨晚的事,看着身邊,將自己抱在懷裏的人。

    昨晚,他說的話,還縈繞在耳邊,她不可能會忘記。

    她緊緊的盯着他,良久之後,才輕輕的吻了下他長出了些鬍渣的下巴,推了推他,他顯然是睡得很熟,沒有醒來,她推開他後,起*洗漱了,今天她還有一個會議要開,所以會很忙。

    她下樓吃早飯的時候,凌母還沒下樓,她吃得差不多的時候,凌母擦下樓來,見到她,忙下樓來,昨天她還有事要問他們兩人呢,只是找不到機會罷了。

    連慕然在凌母下來後,跟她打了個招呼,就起身,準備去上班了。

    凌母愣了下,“小然,這麼早啊?”

    現在才七點多,她道了公司也才八點吧,她公司不是九點才上班嗎?

    連慕然點點頭,“公司有急事,要開一個早會。”說着,連慕然就轉身準備離開,但是她頓了下腳步,說:“媽,等一下彥楠醒來了,您跟他說一下,我去公司了。”

    “……哦。”

    連慕然拿起包包,去上班了,凌母看着她出門,笑了,已經很久沒有從她的口中說自己兒子的名字了。

    她明白,連慕然剛纔說的那句話,不但是叫她告訴自己兒子她的行蹤,也側面的告訴她,他們很好,她不用擔心。

    凌彥楠比連慕然遲了一個小時醒來,醒來後沒見到人,心一頓,起身直接的出了房門,出了走廊,看向樓下,沒見到人,蹙了眉,而這是偶,凌母已經吃了早飯了,正抱着小安,喂小安喝奶。

    側眸看到樓上有人,知道是自己的兒子,說:“醒了?今天不去上班嗎?”

    凌彥楠沒有在樓下見到人,皺了眉,淡淡的跟凌母打了個招呼,就進去了房間,給連慕然打電話去了,這時候,連慕然正在開會,自然沒有接電話。

    凌彥楠的俊臉沉了下來。

    昨晚,連慕然除了抱了他一下,一點表示都沒有,他也不知道具體她是什麼意思。他等了她很久,卻麼想到最後以她在浴室睡着告終,他什麼都沒有聽到。

    凌彥楠沉着俊臉下樓的時候,凌母招呼他吃早飯,見他俊臉微沉,笑了下,說:“一大早的就繃着一張臉,發生什麼事了?”

    凌彥楠不說話,伸手將小安抱了過來,在他臉上親了幾口。

    凌母沒好氣的白了一眼自己的兒子,將孫子從他的懷裏搶回來,輕哼了下,才說:“對了,小然今天早上讓我跟你說她早上會有一個會議,所以一早去了公司了,所以,你打她電話,她可能沒有空接。”

    凌彥楠聞言,切着煎蛋的刀叉頓了下,俊臉上卻沒有什麼表情,只是問:“你確定是她說的話?”連慕然這是在告訴他她的行蹤,但是,要是她真的想要告訴他的話,爲什麼不提前發一條信息給他?用得着母親轉告媽?

    凌母不高興了,“你懷疑?”

    凌彥楠不說話,但是俊臉上已經寫了答案。

    昨晚母親已經知道他們兩人有問題,所以,他覺得她只是想幫助他們兩人,希望他們能和好而已,她的用心,他怎麼會不動?而且,這樣的事情,她也不是沒有做過。

    凌母更加不高興了,輕哼了一聲,說:“既然你覺得是我自己編的,那就是我編的吧,隨你怎麼想。”連慕然只是留一句話而已,他都驚喜得不敢相信了,瞧他這出息的!

    凌彥楠看了她一眼,也沒有再說話,看了眼時間,也差不多了,他今天也有事要忙,就起身駕車離開了家。

    他的車子去往連慕集團的方向,卻在半路接到了一個電話,他笑了,“開完會了?”

    “還沒,中場休息,等一下還要繼續。”

    凌彥楠聞言,覺得母親說的話或許是真的了。

    他還沒說話,連慕然頓了下,語氣平靜的說:“對了,我今天晚上有事,不回家吃飯了。”

    凌彥楠聞言,就笑了。就算連慕然沒有正面回答他想要的,卻也知道,他們回到了從前。以前,她雖然也不會說什麼甜言蜜語,或者是表現得太過高興,但是她卻會平靜的告訴自己,她的行蹤。

    而她的那句話,無疑就是讓他晚上不要過去接她而已。

    想到這,他笑了,他是真的想過去接她。

    凌彥楠不說話,連慕然似乎也知道是什麼原因,“那我掛電話了?”

    凌彥楠邊看路況邊笑道:“小然,你知道我爲什麼打電話過去給你?”

    連慕然捏着話筒,小臉有些熱,“嗯”了一聲。

    凌彥楠笑聲爽朗,前一段時間的陰鬱統統都消失不見了,“那你知道我接下來會說什麼?猜一猜,嗯?”

    連慕然不說話。

    “小然……”

    連慕然抿着小嘴,似乎在抑制自己嘴角的上揚,“你在開車,小心點,我要去開會了。”

    凌彥楠收起了笑容,無奈的說:“小然,你猜到我會說愛你的,對吧?”

    連慕然久久沒有說話,良久才“嗯”了一聲。

    凌彥楠也不逼她了,嘆了口氣,說:“晚上早點回來。”

    連慕然也“嗯。”了一聲,就掛了電話。

    掛了電話後,連慕然咬着的脣瓣緩緩的放開,出現一個上翹的弧度,這時她的祕書過來了,“總……總監,各位股東都等了一會了……”

    連慕然點點頭,收起了小臉,進去了會議室。

    ……………………………………………………

    連慕然今天開了五六個小時的會議,很費腦力,很多事處理好了,她才提着包包,提前下了班,到了一個飯店裏來。

    她已經提前了半個小時到達,但是簡裔雲卻比她更早,本來,他們約好的時間是五點半的,“這麼早?”

    “嗯,處理完了事情,隊裏放半天假,沒什麼事,就過來了。”說着,給她拉開椅子,“坐吧。”

    連慕然坐下,看了眼簡裔雲,覺得他似乎變了很多,之前,他給人的感覺是一個紈絝的二世祖,不過,雖然如此,他出身軍事世家,身上卻有與生俱來的傲骨,所以,他給人的感覺是紈絝,但是實質上,他是一個活得很認真的人,所以,他纔會真的去參了軍。

    而參軍後,他就退去了那股紈絝的氣質,變得沉着,眼神也變得通透起來了。

    他給她倒了一杯水,見她看着他,淡聲問:“怎麼了?”

    連慕然搖搖頭,說:“我看到了一位國家棟梁,大將之風在你身上展現無遺。”

    簡裔雲笑了,沒有推遲,眼底明顯是高興的,臉上的笑容也是自信的。頓了下,才說:“你們現在怎麼了?”

    連慕然就知道他肯定是在關心這件事,但是也知道他沒有別的意思,純屬關心她,她笑了下,“還好。”

    簡裔雲看着她,雖然她話裏帶着笑容,但是他不知道他們好到那裏了,上一次連慕然跟他說話的時候,眼底的苦,他看得一清二楚。

    聽到這,他頓了下,說:“小然,既然還好,那就繼續下去吧。你們到現在不容易,一步步的來,會變得更好的,那天你說了很多,對此,我有些話想要跟你說。”

    連慕然頓住了喝水的動作,擡眸看他



    上一頁 ←    → 下一頁

    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至尊劍皇
    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