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三百一十七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89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三百一十七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89字體大小: A+
     

    想到這,連慕然就沒了什麼胃口,緩緩的放下了碗,而碗裏,還剩下很多他夾過來的菜。

    凌彥楠卻似乎不知道她糾結的小臉似的,繼續給她夾菜,她頓了下,冷着小臉將碗移開,說:“凌彥楠,夠了。”

    凌彥楠給她夾菜的手就頓在了半空中,側眸看她,“你才吃這麼點兒,就吃飽了?再吃一點吧。”

    連慕然拿了餐巾擦拭了下嘴角,也不管他是不是真的不懂她是什麼意思,她站起來,將椅子拉遠了一些再坐下來,直接的說:“凌彥楠,你到底是怎麼想的?別告訴我你當今天我們的吵架是在放屁!”

    凌彥楠吃了一口菜,說:“有什麼話,等吃了飯再說,或者是回家說也可以。”

    連慕然見他一臉淡然,似乎,就是她一個人在無理取鬧,抿着小嘴,點點頭,拿起包包起來,轉身就往門外走,凌彥楠本來還翹着的嘴角見到她的舉動的時候,凹了下來,沉着俊臉,放下了碗,拿起連慕然放在椅子背後的西裝外塔,轉身追了出去。

    連慕然畢竟是女人,她也沒有跑,所以,凌彥楠很快的就追上了她,他腳步很快,攥着她的小手,就將她往飯店外面拖,連慕然皺眉,“凌彥楠,你幹什麼?”

    凌彥楠沉着俊臉,拉着她就往車子的方向走去。

    這時,難得的沒有下雨了,連慕然見他臉色一片陰霾,心裏就有一股氣不斷的在發酵,抿着小嘴咬牙掙開他的手,凌彥楠卻緊緊的攥着她不放手,見她不依不撓的樣子,他大手一伸,將她推到了車子邊,壓在了車門上,咬牙道:“你想怎麼樣?不是繼續吵嗎?有什麼想說的,你倒是說啊?”

    連慕然抿脣,擡眸見到凌彥楠脖頸上的凸起了一條條的青筋,就知道他是真的怒了,她看着笑了下,抿着小嘴道:“你以爲我想跟你吵?”

    “不想跟我吵那你最近發什麼瘋?”

    “我怎麼發瘋了?”

    “需要我一一的說出來,你才知道你自己做了什麼?”

    “那你說說,我做了什麼了?”

    “你……”凌彥楠頓了下,嗤笑一聲後,說:“你倒是說說,從你病了後,多久的時間了?你有沒有給我打過電話?你出差有沒有告訴過我?你的事有什麼是告訴了我的?你覺得,就你這麼做,我們還像是夫妻嗎?我一直都不明白,你到底怎麼了?我們之前明明……明明就好好的。”雖然之前連慕然也很少給他打電話,但是他卻還是能夠感受到她接到他的電話時是很高興的,而現在呢,就算他出現在她面前,爲了她丟下工作趕回來,她也一點高興的情緒都沒有。

    這個改變,要是不是白癡,都能感覺到。

    她竟然還問他怎麼了?!

    連慕然心微微一抽,淡淡的說道:“凌彥楠,你不要太貪心了。”

    凌彥楠疑惑,皺眉道:“我貪心?”

    既然都說到這個份上了,連慕然也不怕說白了,她緩緩的拉開兩人的距離,背脊靠在冰冷的車門上,“你在愛着別人的時候,也跟我談感情,不覺得太愛貪心了嗎?你想要我怎麼做怎麼做我就得怎麼做?我爲什麼一定要配合你?我也不想強求了,你想怎麼樣我也不去管了,不過,你別拿我當消遣。既然你愛別人,我們就像以前那樣,各過各的,有什麼不好的?其實,我這麼做,對大家都好,我以爲你會明白的,但是沒想到你竟然——”

    凌彥楠聞言,安靜了下來,卻眯起了眼眸,聽說了這麼多,他總算聽明白了,“所以,你是覺得我不愛你,說什麼愛不愛,都只是拿你當消遣?玩弄你而已?”

    連慕然皺眉,搖頭,似乎接下來說的話,有些難以啓齒,她低下頭,頓了片刻才道,“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知道你愛的人一直都是我嫂子,我也沒有一定要逼你不愛她。所以,我的意思是,既然你愛她,忘不了,我也不勉強,但是,在你還愛她的時候,請你別也來說愛我!無論你所說的愛是真的還是假的,既然你給不了我你全部的愛,那就不要對我說愛我。”

    “連慕然……”凌彥楠頓了下,伸手去將她的身子扳過來,擡起小臉面對着他,“要忘掉一個人不容易,要不愛一個自己曾經愛過的人,更加不容易——”

    連慕然卻在這個時候擡眸,犀利而直接的打斷了他的話,“所以,你承認到現在還愛這曲淺溪,對嗎?”

    凌彥楠頓了,沒有說話。

    連慕然勾了下嘴角,說:“凌彥楠,我們結婚也差不多兩年了,我不知道你所謂的,要忘掉一個人,要多久,但是我卻要你明白,要是你真的還愛着她,就別跟我說愛!”

    說着,連慕然推開了車門,轉身出去了。

    而這次,凌彥楠沒有追出去,只是看着她離開。

    雨,不下了,路上的車子也多了起來,她在路邊站了幾分鐘,就打到了車子,上車離開了,直到她離開,她都沒有回頭看凌彥楠一眼,雖然她知道,他其實沒有離開。

    剛纔她說了這麼多,他也沒有反駁;中午的時候,她只是說了一句較爲大聲的話,凌彥楠就出聲維護曲淺溪;大火的時候,他毫不猶豫就選擇了先救曲淺溪;行李箱裏一直都放着曲淺溪給他的書,卻沒有一樣東西,是屬於她的。

    就只是這些,她都已經看明白了凌彥楠的心了。

    所以,她比誰都清楚,凌彥楠愛曲淺溪。

    只是,雖然知道,她還是想了這麼久,在心裏憋了這麼久,才真的將剛纔的這些話說出來,是因爲她還真的是一時間放不下,但是,她卻又逼迫自己放下。

    現在好了,不久之後,一切或許,都會變得明朗起來了吧。

    知道車子過了很久,似乎快到家裏了,她纔回頭看了一眼,即使知道不會看到凌彥楠的身影。

    連慕然回到家的時候,家裏的人都睡了,只有幾位傭人還沒睡。

    連慕然上了樓後,直接的拿了換洗衣服進去了浴室洗澡,洗了澡,也就十一點多了。

    連慕然很困,也很累,洗澡後就上chuang睡覺去了。

    這個晚上,註定難以入眠,她也不知道自己在chuang上輾轉了多久,她只知道她睡着不久前,看了下時間,凌晨一點多了,而凌彥楠還沒回來。

    ……………………………………………………

    連家的人這個週六日,就要搬家了。

    連慕然這個週六日本來打算帶小安去醫院做一次身體檢查的,但是碰上了家裏的人搬家,也就什麼都不說的,就過去幫忙了。

    其實搬家也不需要連慕然幫什麼忙,她一個人不能扛也不能提的,能幫什麼忙。

    只是,家裏的人知道連慕然捨不得,所以,她過來,他們也高興,他們要是搬回去了南城,大家要是想再見一面,可就不容易了。

    因爲連家還有個分公司在這邊,所以知道他們還是會經常來這邊的,所以也不用什麼東西都搬回去,只需要搬需要用到的東西,就足夠了。

    再說了,之前他們很多重要的東西都被一把火給燒了,也沒有剩下多少要帶走的。

    東西整理了一天,週日,就都要搬回去了。

    連慕然也跟了過去,心裏除了對家裏的人不捨得之外,她也想家裏了,南城那個她生長了二十多年的地方,她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回去過了,也屬實想得緊,所以,就跟了過去,當然了,也將小安抱了過去,因爲小安還沒去過南城呢。

    因爲很久沒有回去南城了,所以連慕然準備給自己放幾天假,回去南城玩幾天,所以就帶了些行李過去。

    而凌彥楠,在那天他們吵了之後,好幾天都沒有任何一點的消息,既沒有回家,也沒有什麼信息給連慕然,而連慕然也自然的沒有跟他說什麼。

    所以,自從那天后,他們一直都沒有再聯絡。

    連慕然離開的當天,凌彥楠就回了家裏,回家的時候,是下午了,凌母在睡午覺,一樓沒有什麼人,凌彥楠就直接上了樓,他推開房門的時候,小心翼翼的,他覺得,連慕然這個時候,應該在誰午覺,在見到chuang上沒人後,皺了眉頭,下意識的,就一動腳步,到了隔壁的嬰兒房,只是手在觸碰到了門把的時候,卻將手收了回來,轉身回去了臥室。

    他最近都在外面過夜,睡得不算好,尤其是這幾天,他心情也不好,但是回來到臥室,看了眼室內的東西,房間的熟悉的氣味,他感覺整個人都放鬆了些,躺在了chuang上。

    側眸的時候,卻見到梳妝檯上面的東西,似乎少了不少……

    他倏地從chuang上一躍起身,推開門出去,直接的道了嬰兒房,而嬰兒房內,一個人都沒有……

    他俊臉沉了下來,伸手去翻了翻,小安平常用的奶粉不在,奶瓶也不在,嬰兒車也不在……

    想到這,他立刻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緊緊的攥着電話給連慕然打電話,但是,打過去的電話卻是在關機狀態,他下巴緊繃,咬牙,反手就將過手機摔在地上,那着車鑰匙轉身出去。

    這時候,凌母也醒來了,見到凌彥楠從樓上下來,走了過去,“彥楠,你回來了?”說着,見他似乎要出去,皺眉道:“怎麼剛回來又要出去?不陪媽吃頓飯嗎?”

    “媽,我還有事,我先出去一趟,明天再陪您吃飯。”說着,也不等凌母說話,就出來了家門。

    凌彥楠到了連慕集團,沒有找到人,打了幾個電話都沒有人接,他接着,到了幾個地方,都沒有找到人,最後,他纔到了連家的人再之前的別墅被火燒了後,再搬過來的地方。

    他還沒進去,電話就響了。

    凌彥楠看到來電顯示,恍惚了下,感覺自己似乎在做夢,待他自以爲快要醒來的時候,鈴聲忽然就斷了,他忙撥了回去。

    連慕然下了飛機,到了南城那邊後,休息了一陣子,纔開機,開了機,見到有二十多個未接的來電,都是凌彥楠的。

    她拿着手機,愣了好久,纔給他打了個電話,奈何打回去卻沒有人接……

    她才放下手機,電話就響了起來,幸虧人還沒走遠,她才接起電話,那邊就說話了,有點氣急敗壞:“你現在在哪裏?有什麼事我們好好說行不行?你別這樣直接的就給我搬出去,你想要跟我分居,我是說什麼都不會同意的,你現在在哪裏,我去找你。”

    連慕然皺眉,她聽了下,聽不懂,“凌彥楠,你在說什麼?”

    凌彥楠皺眉,“什麼意思?”

    連慕然頓了下,看了眼在自己懷裏睡得很熟的兒子,緩緩的起來,走了出去臥室,“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誰說我要跟你分居了?我現在在南城,家裏今天搬家,我也到了南城一趟,過幾天就回去。”

    聽到這裏,凌彥楠被人揪着的心,才緩緩的鬆懈下來,嘆了口氣,有些埋怨的說:“你沒有跟我說這個,我還以爲你——”

    連慕然不說話。

    凌彥楠也頓住了,沒有接着說下去。

    頓了會兒,連慕然才說:“還有事嗎?我剛下飛機不久,有點累,想休息一下。”

    凌彥楠不說話。

    連慕然的聲音其實很淡,雲淡風輕的感覺,情緒也沒有一絲的起伏,凌彥楠聽着,剛剛纔鬆懈下來的心,不知爲什麼,忽然一窒,他擰起了濃密的銳氣的眉宇,但是,在他回過神來的時候,連慕然卻已經掛了電話了。

    他看着手機,捏着手機,卻沒有打電話過去,本來他還想問她具體什麼時候回來的。

    連慕然是真的累,掛了電話後,就上chuang,陪着小安睡下了。

    ……………………………………………………

    在南城的日子,過得算快的。

    連慕然過去,算是一個小小的假期,所以,她也沒有怎麼工作,但是連慕年跟曲淺溪兩人卻很忙,尤其是曲淺溪,公司搬了過去,她忙都忙不過來。

    偶爾的,工作需要的時候,連慕年回了家,他也會跟連慕然討論一下工作上的事情。

    兩人的談話還沒結束,書房的門就被敲響了。

    曲淺溪拿着還響着鈴聲的電話過來,“年,你的電話。”

    連慕年過去看了眼,電話是他的好朋友付修揚打過來的,而曲淺溪也是認識此人,所以纔拿了電話過來找他的。

    連慕年出去接電話了,而書房裏,只有曲淺溪和連慕然兩人。

    曲淺溪先打破寧靜,“渴不渴?我給你倒杯水?”

    連慕然搖頭,“我自己來就好。”

    曲淺溪也沒有勉強,對於連慕然跟凌彥楠的事,她是想幫忙的,但是卻不知道從何幫起,所以,這幾天來,也沒有跟她說上什麼話。

    在聽到那天連慕然跟凌彥楠吵的那天,她就已經確定了,在連慕然的心裏,她是一個疙瘩。

    “嫂子。”

    曲淺溪以爲連慕然不會開口的,但是她卻忽然說:“嫂子,能跟我說說,以前你跟彥楠在一起的時候的事情嗎?”

    曲淺溪愣了下,良久纔回過神來,對上連慕然看過來的淡然的目光,她無法拒絕,她就挑了一些說,最後,她總結道:“其實,那四年來,我跟彥楠其實也沒有怎麼來往,他要處理公司的事,世界各地的跑,而我要日夜不休的照顧念念,我住的地方也偏僻,飛機也過不來,所以,他來一趟不容易。”

    就算不容易,他也堅持了四年。凌彥楠時獨生子,他也是天之驕子,要他這樣,毫無條件,無私的去幫助她們母女,得是多深沉的愛?

    要不是真的將心思放了進去,他又怎麼會堅持如此之久,要不是真的非常深愛,他又怎麼會明知道曲淺溪放不下自己的大哥,曲淺溪又有了孩子,他卻一點也不嫌棄的陪在身邊,任勞任怨四年,以他的身份,他能做到這一點,愛得多深,連慕然想到,笑了下。

    因爲,她不敢估量。

    曲淺溪說的,都是一些小事,也沒有怎麼體現凌彥楠有多愛她,但是連慕然的心裏,卻明白得很,知道曲淺溪是不想她多想,或許,她說的有些事事實,但是具體哪些是事實,曲淺溪不敢跟她攤開來講,就說明,是她聽不得的了。

    或許是曲淺溪沒有辦法說服連慕然相信凌彥楠已經不愛她了,又或者是知道連慕然不會相信凌彥楠不愛她了,所以,曲淺溪也沒有說太多。

    這個時候,連慕年也回來了,跟連慕然繼續討論公事,而曲淺溪自然就離開了。

    公事討論了一會兒,連慕年頓了下,問:“你們怎麼了?”她最近心態放得很平,就是因爲這樣,他才覺得詭異,覺得,是連慕然做了什麼不得了的決定了。

    連慕然看了他一眼,“你也來摻合一腳?”

    既然她不說,他也不勉強,“明天我跟展,還有修他們聚一下,你要不要一起過去?”付修揚,跟程展炫都是他的朋友,自然也是連慕然的朋友,大家也很熟,也有一段時間沒聚了,大家聚一下,也不錯。

    連慕然笑了下,勾脣道:“嫂子去嗎?”

    連慕年頓了下,搖頭。他不想讓曲淺溪去,就算程展炫現在對曲淺溪或許沒有什麼心思了,但是他也會介意。

    連慕然笑了下,她自然知道連慕年在想什麼,她非常直白的說:“哥,我不是什麼意思,但是我的想法跟你是一樣的,所以,在見到嫂子跟彥楠在一起聊天的時候,即使有其他的人在,我也會介意。”而程展炫跟已經說開了的,但是凌彥楠連否認都沒有否認,讓她怎麼想?所以,即使她什麼都不說,每一次凌彥楠到連家的時候,她的心都死冰火兩重天,這種感覺,即使過去了,但是卻留在了她的心底,揮之不去。

    ……………………………………………………

    連慕然過了幾天,就回去了c市。

    到了家的時候,是早上十點左右,回去休息了兩個小時,就被人叫下去吃午飯了。

    吃了午飯後,她就準備去公司,雖然她的職位只是一個總監,但是現在連慕年不在這邊了,公司就由她全權負責了,所以接下來,她會更加忙碌。

    在出門的時候,她想起了什麼,叫住了一位傭人,問:“我之前叫你拿過去幹洗的西裝,都處理好了嗎?”

    “好了,因爲您不在,所以,一直沒有跟您送過去。”

    “現在給我吧。”

    傭人領命,去將連慕然要的西裝用袋子裝好,遞給了連慕然。

    到了公司,她瞭解了下跟高家的合作案的進展,沒有什麼問題後,就放心了些,她本來是想找一下高臨瀧的,但是那廝卻在關鍵的時候不在,聽說是回去了h市去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來。

    連慕然聽罷,勾着嘴角笑了下,這下子,應該會有幾天的清淨日子過了。

    事情說開了之後,連慕然的生活就過得分外的平靜,凌彥楠也只給她打過一次電話,看樣子是認同了她之前說的那些話,大家相敬如賓,淡靜如水,互不干涉的過了。

    晚上吃晚飯的時候,凌彥楠卻回了家,連慕然也沒有多驚訝,畢竟這是是他家,無論他們兩人是鬧,還是恩愛,還是相敬如賓,遲早都會碰面的,所以連慕然很淡定的在凌彥楠的身邊坐了下來。

    凌母看着提前出現在飯廳的凌彥楠,眼底有些幽怨,似真似假的嘆氣道“真是有了媳婦忘了娘,回來這麼久都沒有在家陪我吃過一頓飯,小然纔回來,你就回來了,唉,我這老太婆是沒有媳婦這麼有吸引力咯。”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
    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