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三百一十五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87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三百一十五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87字體大小: A+
     

    連慕然抿脣,不語。

    凌彥楠卻伸手,捏着她的下巴,連慕然皺眉,別開臉不看他,凌彥楠見狀,下巴緊繃,抿脣道:“爲什麼?”

    從她上個月感冒,他回來看她後,就覺得隱隱的有些不對勁,但是,他也沒有怎麼在意,也覺得是自己想太多了,但是,慢慢的,她冷淡的疏遠,只要不是傻子,過了二十多天,他也能看得出來。

    連慕然擡眸,抿着小嘴看他:“什麼爲什麼?”

    凌彥楠看着她,過了會兒後,才放開她,“你說呢?你在鬧什麼彆扭?”

    連慕然緩緩的坐下,聲音不淺不淡,“我鬧彆扭?我怎麼鬧彆扭了?”

    怎麼鬧彆扭?凌彥楠抿脣。他出差了這麼久,她從來沒有給他打過一個電話,從來不過問他的行程,就算他打電話過去,她也沒有什麼反應,有時候,他忙起來,打電話晚了,她也一點都不在乎,就睡過去了,第二天他打電話過去,她一點感覺都沒有,埋怨都沒有一句,該說她是體貼還是大度?

    還有,她出差也對他一字不提,彷彿,她只是一個獨立的個體,跟他的存在並無什麼關係,哪裏像夫妻了?這不是鬧彆扭是什麼?

    凌彥楠看着她平靜的樣子,薄脣越抿越緊,但是他卻不回答這個問題,轉移話題道:“我回來了你很驚訝?”

    連慕然不說話,卻點點頭。

    他接着又問:“那我出差,你驚訝不驚訝?”

    連慕然坐了下來,至於身側的手握成拳狀,“你到底想說什麼?”

    凌彥楠輕笑了下,但是他的眼底卻沒有笑意,“或許說,我去哪裏,回不回家,你關心嗎?”

    連慕然心一窒,還沒來得及和回答,他再度開口道:“我想,你應該不會關心纔對,在你的心裏,除了公司,小安,還有你們連家,你還關心什麼?我這個丈夫,在你的心裏,算的了什麼?嗯?”

    連慕然被他的話說得心口緊緊的縮了下,臉色有些不好看,心思轉了千百回,卻蹦不出一個字來。

    連慕然沉默,凌彥楠也現在也不逼她開口,他再道:“我出差了這麼久,你一個電話也沒有打過給我,這沒關係,我打過去給你也一樣的,但是我不打給你,半個月過去了,你也不會給我打一個電話,我真的很想知道,你的心到底在想什麼!”

    說到最後,凌彥楠俊臉逼近她的小臉,幾乎是咬牙說出來的話。

    連慕然被他看着,垂下了眼瞼,最後才淡淡的說:“我們之前,不是也是這樣嗎?”

    凌彥楠眼眸一頓,聲音很輕,“什麼意思?”

    連慕然平淡的陳述:“我們結婚以來,我一直都很少給你打電話,不是嗎?”

    凌彥楠愣了下。她說的是事實,一直以來,除非是有什麼必要的事,她從來都沒有給他打過電話,後來他們通話的次數變多,主動的人一直是他,而她一直是接受的那個。

    所以,她是什麼意思?

    連慕然緩緩的推了推他,拉開兩人的距離,這時,也有人來敲門了,她淡淡的說:“飯到了,你要是餓了,就先吃飯吧。”

    就在連慕然想叫門外的人進來的時候,凌彥楠卻抿脣冷聲道:“你什麼意思,說清楚!你是說我自作多情?!”一直打電話給她的人是他,她一直都只是接受,她從來沒有主動過,無論是打電話還是情話,她從來都沒有說過,甚至在他說愛的時候,她也從來沒有迴應過!

    想到這,凌彥楠的眼神就變了,變得陰鷙無比,連慕然還想說話的,但是凌彥楠卻打斷了她本來要說的話,“所以,你想說這麼長一段時間以來,都是我在自作多情?”

    連慕然垂下了眼眸,過了會兒後,才淡淡的說:“我們之前這樣,不是挺好的嗎?”

    “之前?什麼時候之前?”

    “你從美國回來的時候。”

    凌彥楠直接的就不說話了,放開了她,身軀緩緩的往後退,但是眼神卻看着連慕然不放開,“也就是說,真的是我自己自作多情了?”他想愛,她卻不要,不是自作多情是什麼?但爲什麼她從一開始就不說清楚?

    但是,想到她們結婚時他所說的那些話,他臉色微白。

    所以說,一直以來,認真的人只有他一個人,而她,時鐘堅守他那時候說的話?

    連慕然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勾了下嘴角,說:“凌彥楠,我想過了,其實,我們這樣挺好的,彼此沒有束縛,想怎樣就怎麼樣,只是,我希望你能多花一點時間陪陪小安,他畢竟——”

    凌彥楠卻冷笑,那眼神就像當時她設計他的時候,讓他娶她的眼神一樣冷,“連慕然,你爲什麼要跟我結婚?當初又爲什麼要爬上我的chuang?是爲了成全你哥哥跟淺淺?你真是大方啊!不過,其實你嫁給我也沒有什麼損失,對於你來說,如果沒有喜歡的人,你嫁給誰,都無所謂,而我也剛好是一個好的選擇,那你這個舉動,是一舉兩得,對嗎?但是你有沒有想過我?想過我要或者是不要?我不要的時候,你硬是要闖進來,我要的時候,你卻告訴我我自作多情?”

    連慕然還沒說話,凌彥楠說完了,也不再看她,轉身離開了。

    連慕然看着他離開,也不說話,只是臉色非常的蒼白。頭疼的抿着小嘴,心情很複雜。

    ……………………………………………………

    連慕然晚上回家吃飯,凌彥楠不在,但是凌母卻一句都沒有嘮叨,要是以前,她肯定會說幾句的,而現在,她卻一句話都沒有說,而且臉色還非常好,跟以前沒有什麼區別。

    她頓了下筷子,說:“媽,彥楠他——“

    凌母見她欲言又止,忍不住問:“嗯?彥楠怎麼了?”說完,她又說,“彥楠已經幾天沒打過電話回家了,也不知道在外面出了什麼事,小然,你——”

    連慕然笑了下,淡淡的說:“應該沒什麼事,我只是說,他應該快回來了。”她以爲凌彥楠會回家的,卻沒想到,他根本沒有回家。

    凌母挑眉,*的笑了下,“想彥楠了吧?”

    連慕然笑了笑,沒有回答,卻說:“媽,明天是星期六,我爸媽那邊要忙着搬回去南城了,所以,我想過去看一看。”

    “哦,好啊,你去吧。”說着,想到了什麼,看這連慕然說:“小然啊,既然親家他們要搬回去了,以後見一面也不容易,要不這樣,改天我們找個時間,大家一起吃個飯吧。”

    連慕然聞言,點點頭,“好的,我明天跟他們說一聲。”

    連慕然吃完了飯後,她就上樓去了。

    同樣的,晚上,也沒有凌彥楠的身影,連慕然躺在chuang上,直到夜深才勉強的入睡,第二天醒來,就帶着小安去了連家。

    這天的連家倒是人齊,包括連安昂,都在。

    連慕然來了多次都沒有見到凌彥楠,凌母忍不住問:“彥楠出差還沒回來嗎?”

    連慕然聞言,側眸不着痕跡的看了一眼坐在連慕年身邊的曲淺溪,淡淡的說:“哦,回來了,不過還有事要忙。”

    老爺子也不高興了,這次也不幫凌彥楠說話了,“忙也要過來啊,這都多少次了?小然,你告訴他,要是他下次再不過來,我就讓叫你跟他離婚。”

    連慕然勾脣,忽然淡淡的說:“爺爺,我要是離婚了,您不嫌我給您丟臉吧?”

    老爺子的話本來只是說笑話的,大家都能聽得出來,但是連慕然來了這個一句話,就說不清楚她是真話,還是假話了。

    所以,聽到了連慕然這句話的時候,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包括正在抱着小安的連慕楓,他也十一歲了,自然也知道離婚是什麼意思了。

    凌月菲很緊張,首先開口問:“小然,怎……怎麼說起這個來了?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

    之前不是還好好的嗎?怎麼忽然就說起這個了?她之前自己的女兒發生了這麼多事,她從來都沒有提過離婚,包括之前聽說凌彥楠跟別的女人有了孩子,她都一聲不哼,現在卻忽然說了離婚這個字,從她嘴裏邊說出來,她知道,肯定是她心裏有什麼打算了。

    老爺子皺眉,安靜了會兒後,他沉聲說:“小然,你是爺爺的孫女,爺爺不可能嫌棄你,只是,你要想清楚,你們還有小安,離婚這事,得慎重。”

    連慕然淡淡的說:“爺爺,我知道,我只是說說而已。”

    凌月菲跟老爺子這才放心一點。

    但是曲淺溪卻感覺有些不一樣,皺了眉。

    吃了飯後,連慕然就被凌母拉了上樓,曲淺溪本來想找個機會跟連慕然說說話的,卻無奈的找不到機會。

    她想了下,拉了連慕年上樓。

    連慕年看她神色有異,皺眉道:“怎麼了?看你神經兮兮的。”

    曲淺溪低下頭,不知道該怎麼開口說這件事,對於凌彥楠就她這件事,她也是說個粗略而已,當時沒有怎麼跟他說清楚。

    她頓了下才說:“我覺得小然不只是開開玩笑而已。”

    連慕年聞言,頓了下,覺得是她想太多了,安慰的笑了下,說:“小然跟凌彥楠的事,跟你沒有什麼關係,你不要想太多了。”

    這件事,曲淺溪並不怎麼想說的,說出來,對他們四人都不好,但是,她沉吟了下,還是說道:“不,我覺得有點關係。”

    連慕年笑容一頓,“什麼意思?”

    曲淺溪有些緊張,小手捏着他的衣衫,連慕年見狀,臉色都白了,倏地就從chuang上坐了起來,“淺淺,你……你們——”

    曲淺溪一看他的神色跟舉動就知道他是想歪了,趕緊否認,“沒有,你想什麼呢!”

    連慕年胸膛劇烈的起伏着,雖然她是否認了,但是他提着的一口氣,卻怎麼也放不下來,“那是怎麼一回事?怎麼會跟你有關係?”

    曲淺溪別過小臉,好一會兒後,才說出了大火那件事,“我覺得,小然可能在意的,是這件事。”

    連慕年聞言,臉色非常的不好看,良久都沒有說話。

    曲淺溪也非常忐忑,“年……”同樣是女人,她自然能知道凌彥楠當時先救了她,連慕然心裏肯定不會好過,就是因爲顧忌到了這一點,所以,當時,她是讓凌彥楠先救連慕然的,畢竟連慕然還在後面,而她在前面,連慕然比她更加危險,但是凌彥楠在跟連慕然說了兩句話後,就抱着她出去了,所以,當時她的心裏,也是很忐忑的。

    連慕年好久之後,才淡淡的說:“換了誰是當事人,誰都不會不在意。”更何況,他比自己的妹妹更加清楚凌彥楠對曲淺溪的心,所以,現在他該說什麼?

    怪凌彥楠?怪他救了自己的妻子?那他是想自己的妻子去死嗎?

    怪自己的妹妹不夠大度?計較太多?該過去的就讓她過去?不要太過執着於前事,有什麼好好說出來,別拿婚姻當兒戲?但是,自己的妹妹又該怎麼說?抱怨自己的丈夫不夠愛自己?指責他愛自己的嫂子比自己多?怒罵自己的嫂子*了她的丈夫?

    還是怪他?怪他娶了曲淺溪?才讓事情變得如此的複雜?

    還是怪她?怪她怎麼當初就爬上凌彥楠的chuang?嫁給了他?

    曲淺溪見連慕年寂靜的不說話,心裏也難受,“年,我——”

    連慕年淡淡的說:“淺淺,不怪你。”

    “是嗎?可是……”

    連慕年不說話,這件事該怎麼樣,該怎麼做,他也沒有辦法。

    曲淺溪本來是想讓他想想,該怎麼除去連慕然的心結的,但是,看樣子,他也沒有辦法。

    想到這,她臉色也有些白,她心裏也難受。

    對於凌彥楠救她這件事,她自己也一直不敢正視它,所以,她也不知道該怎麼做。

    其實,要說一個清楚明瞭的話,就是怪凌彥楠爲什麼要愛上曲淺溪,而且到現在,愛她比愛自己的妻子多,這一點是最不該的。

    如果要追溯回去的話,又或者是,連慕然不該嫁給他,所以,結束,也許是一件好事,但她的婚姻要是結束了,其他不清楚的人或許不會多想,但是清楚的人都知道,曲淺溪是罪人。

    但是,要根本的解決這個問題,最好的辦法是,凌彥楠不愛她曲淺溪,徹底的愛上連慕然。

    但是愛與愛,不是誰說了,就可以了的。

    家裏因爲她說的那些話,心裏都不好受,連慕然跟凌月菲聊了好久,出來的時候,也差不多晚上了,吃了飯,連慕然就該回去凌家了。

    老爺子看着連慕然收拾東西下樓,心裏還是有些在意,“小然啊,離婚的事……”

    連慕然笑了下,“爺爺,您放心吧,應該不會有讓您嫌棄的那一天的,我只是說說而已。”

    老爺子聞言,就放心了下,責備道:“那剛纔還跟我們說這些有的沒的?”

    連慕然笑了下,說:“我看你挺想我離婚的,嚇一嚇你而已。”

    老頭子罵:“你這臭丫頭。”說着,他頓了下,“此話當真?”

    “還敢騙你不成?”

    聞言,老爺子才放心了,家裏的人的臉色也緩和了不少。

    只有連慕年跟曲淺溪兩人,臉色還是不大好,卻不能過去跟連慕然說些什麼,只能看着她離開。

    ……………………………………………………

    連慕然繼續跟高家談案子,而凌彥楠依舊沒有回家裏來,連慕然也沒去找他,也沒有打電話給他。

    日子還是這樣壓抑而平淡的過着。

    這天,連慕然準備去看一個旅遊基地的開發情況,所以,起來得比較早。

    吃早飯,連慕然出門時,凌母說:“小然,聽說今天下午有颱風過來,您帶把傘,回來也小心點。”

    連慕然點頭:“我知道了。”

    連慕然早早的就到了旅遊基地去,那裏出了點糾紛,是跟居民之間的,她要跟律師去調解一下。

    她沒有回去公司,而是直接的前往目的地,途中,接到了高臨瀧的電話,他在公司等她,等不到她的人就打電話給她,連慕然自然沒有接,直接的掛了電話。

    居民的吵鬧,比較難解決,不能動粗,但是講道理他們又聽不進去,總而言之,就是覺得是他們被佔便宜了,所以,這事鬧了很久,連慕然連飯都沒顧上吃,到了下午五點多,才解決完。

    他們簡單的吃了點飯後,就開車離去,只是,這時候,已經變天了,颱風來得猛烈急躁,還伴着降雨,他們走的時候,風還不大,但是,在二十多分鐘,他們還沒出旅遊基地,風就已經很猛烈了,車子向前使也有點困難,路邊的行道樹搖搖曳曳的,看起來,隨時都有可能掉下來。

    而路上的積水越來越多,車子要開出去就更難了,路上也坑坑窪窪的,車子在路上拋錨了。

    天,越來越黑了,車子走不動,路過的車子也少,他們只好搬救兵。

    幸好連慕然的手機還有些電,但也不多了,她拿出手機,給人打電話,她找聯繫人時,愣了下,最後,還是先打電話給連慕年,卻沒有人接,後來,她想了想,按了凌彥楠的號碼,卻一樣沒人接。

    連慕然皺眉,眉頭打結得越來越厲害了。

    她自然不能找老爺子幫忙,雖然老爺子手下多,要是知道她找他,他肯定會想到,凌彥楠的不是,所以,不能找老爺子。

    她纔想着下一個人是誰的時候,她的手機就響了起來,看到這個號碼,她皺眉,本來不想接的,但是她猶豫了片刻,還是接了。

    “小然然,你回來了嗎?”

    連慕然心情不好,皺眉問:“還沒,你問這個幹什麼?”

    “啊,我正在去找你的路上啊,現在正在旅遊基地門口呢,這邊風大雨大,車子要進去好難哦。”

    連慕然愣了下,“你……你過來了?”

    高臨瀧委屈,“是啊,你都不接我電話,我問人說你過來了這邊,我就想過來看看啊。”

    連慕然頓了下,“你車子上有幾個人?”

    “就我一個啊,怎麼了?”

    連慕然頓時鬆了一口氣,一共四個人,一輛車夠坐了。

    跟高臨瀧說了一下情況,高臨瀧頓時笑嘻嘻的說:“看來我這一趟過來的沒錯啊,等我,我現在就過去。”

    高臨瀧掛了電話後,半個小時後就過來了,本來是十分鐘的路程,但是因爲路況跟颱風,所以,他多花了兩倍的時間,所以看來,她回到家的時候,時間也不早了。

    高臨瀧的車子到了後,連慕然見風大,就不撐傘了,直接跑過去,雖然只有幾步路的距離,但是上了車後,幾個人身上都溼了,因爲是夏天,大家也穿得單薄,所以,溼得很徹底,連慕然身上也穿着一套夏天的正裝,上衣全溼了,衣服有些透,連慕然小臉有些不自然。

    高臨瀧也看到了,要是沒有其他的人在的話,他或許會吹個口哨什麼的,但是該正經的時候,他也不會亂來,給她披上他的西裝外套,這回連慕然沒有拒絕,但是因爲溼透了,臉色有些蒼白。

    回去的路上本來是一個多小時的車程,卻用了四個多小時,連慕然在路上頻頻打噴嚏,看樣子又感冒了,因爲風大雨大,要將所有人都送回家,而連慕然是倒數第三個到家的人,到家的時候也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了。

    “不要進去。”

    “好吧。”高臨瀧看她臉色不大好,擔心繼續耗下去會讓她感冒,所以,她不讓他開車進去院子裏,便在外面停了下來,將傘遞給她,“小心點。”

    連慕然點點頭,在離開前,淡淡的說了句:“謝謝。”

    高臨瀧又恢復了那個笑嘻嘻的模樣,說:“我們誰跟誰呀,客氣什麼,記得請我多吃幾頓飯就成啦。”

    連慕然嘴角抽了下,懶得跟他多說,轉身離開了。

    連慕然回到家,凌母也還沒睡,因爲見連慕然這麼晚還沒回來,有些擔心,打她電話也打不通。

    見到她回來,先是鬆了一口氣,但是隨即皺眉,“怎麼弄成這樣子?快上去洗澡去,我叫人給你熬一碗薑湯,你喝了再睡,預防一下,免得感冒了,明天還要跟親家們吃飯呢。”

    連慕然點點頭,上樓了。

    凌母嘆了口氣,看着連慕然上樓,只是,見到她肩膀上明顯的屬於男性的西裝外套時,皺了眉。

    連慕然洗澡出了後,想起了什麼,打開正在充電的手機,看到只有連慕年的來電,就回了一條信息,之後,就將手機丟一邊,喝了薑湯就睡了。

    ……………………………………………………

    中午,連慕然提前下班,到了約定處去吃飯。

    今天是連家跟凌家的人一起吃飯的日子,之前凌母提了下,她就找了個日子,過幾天連家的人都要走了,所以選在這個日子,是比較人齊的日子。

    她過去的途中,打了幾個電話都沒有人接,沒有皺得有些深。

    她到的時候,連家的人也剛好到,連慕然笑了下,剛想說話,卻見到了不遠處的熟悉的身影,她愣了下。

    凌月菲見到凌彥楠,笑道:“彥楠也回來了啊?我以爲他還在外面出差呢。”

    凌彥楠也愣了下,在遠處見到連家的人,頓了下也走了過來,看了眼連慕然。

    大家說說笑笑的進去了包廂,而連慕然跟凌彥楠則留在後面,凌彥楠看了她一眼,說:“兩家聚會?我怎麼一點都不知道?”

    連慕然皺眉,不管他的諷刺,“我打你手機,你沒有接。”

    “哦,是嗎?那你知不知道我手機號碼換了?”

    連慕然攥緊了小手,“你——你不說,我怎麼知道?”

    凌彥楠嗤笑一聲,“我說不說你在乎嗎?”

    “你用的着說話如此陰陽怪氣嗎?”

    “我陰陽怪氣?”

    “你——”

    曲淺溪跟連慕年走在後面,聽到他們吵架,想勸架,“小然,我們進去——”

    連慕然感覺自己心裏有一股氣在發酵,本來想說的話被打斷了,所以聲音有些高:“嫂子,我們的事你不要管,你先——”

    凌彥楠見到連慕然大聲的說曲淺溪,皺眉道:“說話就說話,至於這麼大聲嗎?”

    連慕然愣了下,抿脣笑了下,道:“我大聲又怎麼了?怎麼?你心疼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符皇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
    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