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三百一十四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86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三百一十四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86字體大小: A+
     

    連慕然愣了下,說不出話來了。

    其實,這個問題,她可以有很多個答案可以回答,比如說,他是她的丈夫,被他誤會,總歸不好。

    也比如說,因爲在乎,因爲對象是他,所以,不想他誤會,希望他能相信她。

    只是,被他這樣看着,她竟然說不出話來。

    連慕然只不過愣了幾秒鐘而已,凌彥楠就翻身過去了,淡淡的說:“關燈吧。”

    連慕然這纔想起,因爲剛纔心裏有事,所以忘記了關燈。

    她無言的關了燈,剛纔的事,既然他都不想聽了,她也不說了,不過,她想起還有一件事,淡淡的說:“今天爺爺打電話過來,說下個月就要搬回去南城了,所以,叫我多回去幾趟,我想明天下班後會過去一趟,你要不要一起?”

    凌彥楠背對着她,卻還沒睡着,“再說吧。”

    連慕然不語,頓時臥室裏變得寂靜下來,安靜的環境,本該容易入睡的,但是連慕然卻怎麼也睡不着。

    ……………………………………………………

    第二天,連慕然沒有收到任何的凌彥楠的電話或者是信息,下班的時候,她一個人回了家,抱着小安就出門回去了連家,到了連家,已經是晚上七點多了,連家的人都在等她吃飯。

    凌月菲見到只有自己女兒一個人,皺眉道:“怎麼只有你一個人?聽說彥楠不是回來了嗎?怎麼不一起過來?”

    連慕然此刻臉上的笑容跟所說的話都完美得讓人看不出任何端倪,淡淡的說:“哦,他今天有重要的事情,走不開,所以不過來了,下次吧。”

    老爺子抱着增外孫,說了一句:“男人忙是正常事,安昂跟年也不是沒回來?”

    凌月菲聞言,也覺得有道理,所以就不再問連慕然這件事了。

    連慕然這次回來只是跟家裏的人一起吃頓飯,聊聊天而已,晚上還是要回去的,這裏到凌家也不過是四十分鐘的車程而已。

    到了吃飯時間,樓上的曲淺溪也下樓來了。

    連慕然跟她打了個招呼,眼眸不由自主的落在她的腳趾甲上。

    她的腳甲是整個脫落下來的,所以要重新長出一個完整的出來,也需要一定的時間,顯然的,她腳甲好沒有完全長出來,只長了短短的半截,而且看起來還是比較單薄的,還沒成型。

    注意到連慕然的視線,曲淺溪笑了下,說:“雖然沒了個腳趾甲,但是也沒有什麼大礙。”

    連慕然點點頭,“沒事就好。”

    凌月菲看了她們一眼,也沒說什麼,給連慕然夾了菜,讓她多吃點,覺得女兒是越來越瘦了,眉頭皺了起來,說:“小然啊,公司的事不要太拼了,多休息休息,最近瘦了這麼多。”凌月菲自然也想到連慕然或許在凌家過得不算如意,但是他們之前過去凌家,發現凌家的人待她還是不錯的,所以,自然也不能說人家凌家的人的不是了。

    再說了,之前連慕然嫁過去到生子,凌家的人都照顧她照顧得好好的,所以,也不擔心說凌家的人待她不好,而連慕然會瘦下來,其中的原因不是出在凌彥楠的身上,就是出現在連慕然的公事上。

    凌彥楠的事,她就不再說了,女兒心裏有數,而公事上,還是能提一提的。

    爲什麼會瘦,沒有人比當事人更清楚,連慕然勾脣淺笑一下,順水推舟的說:“最近公司接了個大項目,要忙好幾個月呢,所以,要不忙,也不容易。”

    “就算多大的項目,也不能累垮自己的身體啊,公司的事,能讓別人去管就讓別人去,女人還是得多花點時間愛護自己。”

    連慕然笑笑,點點頭,低下頭吃飯去了,沒有說話,而曲淺溪側眸,見到她眼底幽暗的光芒,頓了下,眉頭緩緩的蹙起。

    連慕然離開連家的時候,已經晚上九點多了,她只不過來了兩個多小時,凌月菲擔心她累,叫她留宿,但是連慕然跟凌月菲說了幾句話,還是堅持自己的想法,所以離開了。

    回到家已經晚上十一點了,而小安早就在連家洗了澡,也睡熟了。

    凌母連慕然今天晚上不回來的,畢竟這麼晚了纔過去的,晚上也沒有等連慕然回來就睡了,所以,不知道連慕然回來了,同樣的,不知道她回來的還有凌彥楠。

    連慕然回來的時候,凌彥楠不在房間了,連慕然洗了澡,準備入睡的時候,才見到凌彥楠推門進來,見到她顯然很意外,卻沒有說什麼。

    連慕然因爲來了月經,有點累,沒有說什麼就睡了,而凌彥楠也直接的就找了衣服就進去了浴室洗澡,他從浴室出來的時候,連慕然呼吸均勻,明顯的已經睡着了。

    他看着,下顎繃緊了些。

    連慕然早上起來的時候,chuang上也只有她一個人而已。

    她下樓吃早飯的時候,同樣的也沒有見到凌彥楠,但是也沒有多想,吃了早飯就直接的去上班了。

    中午下班的時候,她毫不意外的被高臨瀧堵在了辦公室,“小然然,我們去吃飯吧。”

    連慕然一言不發,掃了他一眼,回到自己的辦公椅子上坐着。

    高臨瀧笑嘻嘻的眼眸在見到她有些蒼白的小臉,皺眉道:“你怎麼了?身體不舒服?”

    這個來月經有些痛,所以,工作的效率也低,聞言掃了他一眼,說:“如果你不出來打擾我,我會過得很舒服的。”

    高臨瀧捂着心口,“小然然,你又在傷我的心了。”

    連慕然掃了他一眼,支着下巴說:“高臨瀧,我們明人不說暗話,你想怎麼樣,直接的說吧,你要是想給金曉倩討個公道,所以從中作梗,讓我丈夫誤會我跟你的關係,我想你不用如此大費周章;要是你是鬧着我玩,我沒興致跟你玩;要是你說你看上我了,那是扯淡,我覺得我完全不是你的菜,我們性格不合——”

    她還沒說完,高臨瀧就打斷了她的話,“然然,我好高興,你竟然一口氣跟我說這麼多話,我好久都沒有聽到你說這麼多話了。”

    “我不想跟你廢話。”之前她還有一點耐性應付他,但是每個女人都有幾天的暴躁期,所以,很抱歉,她不想花心思去應付他。

    “小然……”見到連慕然似乎是真的動怒了,高臨瀧倒是愣了下,他知道連慕然雖然冷着一張笑臉,看似不容易相處,但是她其實脾氣算是好的,很少發脾氣。

    但現在,她是在發脾氣。

    “出去。”連慕然語氣很淡。

    她最近心情因爲凌彥楠的事本來就不好,異常的壓抑,壓抑到了現在,已經堆積了許多氣沒有發泄,再加上月經來了,而高臨瀧又煩她,她沒心情理會他,所以,難免的,就發脾氣了。

    高臨瀧見她是真的心情不好,他臉上的嬉皮笑臉也收了回來,“那……好吧,我去吃飯,我給你帶你喜歡的飯菜回來?”

    “不用了,我已經叫人叫了飯。”說完,她擡眸看着他說:“高臨瀧,就像剛纔我所說的那樣,不管你接近我的原因是什麼,我都不關心,我只知道我們是合作伙伴。既然是合作伙伴,自然的就要遵守合作伙伴的規矩,日後,我希望你不要再妄自進出我的辦公室。否則,我不介意解約。”

    高臨瀧看到連慕然眼底的認真,他正氣凜然,冤枉的說:“小然,你怎麼能如此無情呢?我哪有你說的這麼壞啊?我只是想跟你做朋友而已,朋友啊。”雖然之前連慕然也很認真的警告他,但是現在,她眼眸多了一絲冷意,他看着,就忍不住的收起了嬉皮笑臉。

    而且,據他所知,連慕然是很少利用自己的身份,在公司使用什麼特權的,就像她剛纔所說的那句話,要是他再來打擾他,就跟他們公司解約。

    他們已經忙了好一段時間了,要是解約,不只是他們高家,他們連家要負起更大的責任,如果連慕然一意孤行,肯定會有很多人不滿,但是他們卻不能拿她怎麼樣,她是連家的大小姐,想怎麼樣,還沒有人不敢說什麼。

    這就是她連大小姐的特權。

    她之前不屑這麼做,現在卻忽然說起這個來,說明她是來真的了。

    想到這,高臨瀧的好心情受到了影響,薄脣扁了起來。

    他頓了下,忽然小心翼翼的問:“小然,那你是不是那個來了?”

    連慕然手一頓,咬牙掃了他一眼,本來對他前一句話還想反駁兩句的,他哪裏像是跟她交朋友該有的舉動,他這是在*她!

    但是,在聽到他最後一句話的時候,她耳根都爆紅了,咬牙說不出話來!

    要她連慕然跟一個算不上朋友的男人聊月經,她聊得來麼?

    偏偏,就是有人不識相,竟然掩嘴而笑,“小然然,你臉紅了,我才知道,原來你這麼純啊。”

    說完,他看了眼連慕然泛紅的耳根,翹了嘴角,眼眸深了些,在連慕然抿着小嘴,還想說話的時候,連慕然的門就敲響了,她的外賣到了,高臨瀧又恢復了笑嘻嘻的模樣,“小然然,你留我吃飯麼?”

    連慕然頭也不擡,卻看了眼自己的祕書,祕書很負責的將高臨瀧請了出去,連慕然的耳根總算清淨了。

    ……………………………………………………

    晚上連慕然回家吃飯,家裏只有她跟凌母兩個主人坐在椅子上吃飯,而凌彥楠沒有回來。

    當然了,連慕然也沒問,吃了飯後,就照樣的處理公事。

    只是,晚上她睡下後,凌彥楠還是沒有回來……

    早上醒來後,她感覺到旁邊還是冰冷的,她在chaung沿上坐了好久,才下樓去吃早飯,吃了早飯就去上班。

    連慕然的生活是很平淡的,雖然她是千金小姐,是豪門少奶奶,但是她卻更加符合一個高薪白領的女強人的形象,所以,她的生活圈子也不寬。

    她性子冷,不喜跟人套近乎,一直以來,很多人因爲她的身份,有的故意接近她,她不喜歡,而且她們很多人喜歡購物逛街,旅遊時尚,只有她是不一樣的,喜歡工作,所以跟很多女孩子交不成朋友;有的卻故意遠離她,擔心得罪她,會殃及到自己,因爲在很多人心裏,她這種大小姐,是很傲慢嬌慣的。

    所以,因爲她的性子跟身份,她的同性朋友不多。

    連慕然特別忙碌的時候,工作的路線是很統一的,公司跟家的兩點一線,但是她從來都不會覺得厭煩,因爲興趣,反而喜歡,所以,其實很多人都說過,她無趣,沒有女性該有的溫柔,就連她的母親也希望她能是一個溫柔嫺淑的女子,而不是一個冷漠的女強人。

    今天因爲沒有了高臨瀧的sao擾,所以,她過得清淨一些,但是因爲有個應酬,因爲連慕年不在,她就過去了。

    結束了一個合作案,雙方公司都高興,所以,大家出去吃頓飯,喝幾杯。

    一個大大的包廂裏,坐了四五桌子的人,大家嘻嘻鬧鬧的,吃吃喝喝,似乎很高興,連慕然也被人灌了幾杯酒,但是因爲她的身份,也沒有人敢放肆。

    連慕然沒有什麼胃口,吃了幾口菜,就擱下了筷子,出去外面透透氣。

    回來的時候,在走廊的拐角處,聽到了幾個談話聲,她本來是不在意的,但是聽到了連家大小姐連慕然跟凌家大少爺凌彥楠後,就不由自主的頓住了腳步。

    有一女聲驚歎道:“剛纔那個就是連家的大小姐連慕然啊?真是夠漂亮啊。”

    另一女聲輕哼道:“漂亮又怎麼樣?世界上漂亮的美女多得去了,又不只有她連慕然是美女,像她這樣冷冷冰冰的女人,真無趣,還擺着一張高傲的臉,誰能受得了她。”

    這次說話的是一個男聲,附和道:“也是,男人都是喜歡溫順柔情的女人,像她那樣的女人,剛開始可能會有點興趣,但是整天都是這樣一張撲克臉,確實是受不了。”

    “就是,我覺得凌老闆凌彥楠也是這樣子吧,像他那樣有錢有勢有貌的高大上就更挑了,只是沒辦法,大家都是豪門出來的人,也般配,結合了也是正常,只是我想,難免沒有什麼愛情因素……”

    連慕然被靠在牆邊,聽了很多,一動不動的。

    知道那邊已經清淨了過來,她還沒能回神。

    不知道過了多久,給對方公司的老闆發了條信息後,就離開,回家了。

    回到家的時候,已經晚了,十一點多,臥室也沒有其他的人,裏面還是黑着的。

    到了凌晨的時候,她還睡不着,她開了燈,在chuang上坐了起來,不知道想了什麼,她去看了凌彥楠擺放行李箱的地方,果不其然的,見到哪裏少了一個她最爲熟悉的行李箱……

    原來,他是出差了。

    連慕然回到chuang上坐着,說不出現在是什麼感覺,只是知道,心情挺不好的。

    睡着前,連慕然想,她出差沒跟他說,他也一樣,算是扯平了。

    ……………………………………………………

    凌彥楠這一次出差,去了挺久的,因爲到了七月初了,他還沒回來,期間,連慕然也回去了連家幾次,但很少提及到凌彥楠。

    連慕然最近有一種感覺,覺得自己好像又回到了連慕然從美國回來前,家裏只有她跟凌母,還有小安的時候的日子了。

    那時候的她,跟現在一樣,沒有凌彥楠的電話問候,沒有甜言蜜語,甚至生活沒有了交集。

    只是,那時候雖然心傷,卻不會去奢想。

    現在卻是慢慢適應,回到過去。

    連慕然跟高家的合作案也進行到了一定的階段,總體的方案也已經確定下來了,因爲高家對這個方案很滿意,所以,連慕集團也正式的開始動工了。

    因爲高興,所以,連慕然跟自己的團隊還有跟高氏集團的幾位工作人員一起出來吃個飯,培養一下友誼,促進交流。

    連慕然被高臨瀧煩得要死,就跟着出來了。

    吃了點飯後,就到飯店的花園透透氣,因爲不想被人找到,她特意找了一個偏僻的角落,但是有心的人,無論你躲到哪裏,都能將你找到。

    本來是想耳根清淨一番的,但是有人就偏偏的不識相,見到高臨瀧,她翻個白眼,現在她對高臨瀧一點客氣都不會有了,有的只剩下嫌棄,“你又來幹什麼?”

    “小然,不要這樣子嘛。”

    連慕然不說話。

    高臨瀧將手中的溫水遞給她,連慕然看了一眼,接了,輕抿一小口。

    高臨瀧眼角上翹,“不怕有毒?”

    連慕然懶得理他。

    高臨瀧最近也難得正經了不少,見她擺出了是真的不能再開玩笑的臉,他便收斂了下笑容,淡淡的問:“你最近心情不怎麼好,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

    連慕然不說話。

    她不說,他也不問了,兩人安靜的在花園裏呆着。

    七月的天空,被雨水洗禮過之後,即使是夜晚,也有些明亮,難得的也見到了幾顆星星,因爲天氣不錯,所以今晚的月亮也分外的明亮。

    高臨瀧看了眼身邊安靜的人,翹了嘴角,“小然,能跟你一起賞月,真好。”

    連慕然自然懶得跟他多說一句,不知過了多久,連慕然覺得差不多了,便淡淡的說:我先回去了,你自己慢慢賞吧。

    高臨瀧纔想抗議,但是連慕然卻忽然頓住了腳步,眼眸看向斜對面,距離他們這裏有些遠的飯店的包廂處。

    高臨瀧順着她的方向看過去,也愣了下。

    那個不是小然然的丈夫凌彥楠嗎?不是說出差了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出現在這裏就算了,坐在他對面的,還有一位美女,這就是大件事了。

    那個美女,具體的長什麼樣子,他看不清楚,卻能看到她完美精緻的側臉不知道在跟凌彥楠說什麼,凌彥楠沒有打斷對方,卻能看得到,聽得很認真。

    高臨瀧看了眼身邊的人,她沒什麼表情,只是安靜的看着對面。

    花園這邊,因爲要營造一種氛圍,所以,燈光昏黃,也有些暗,特別是他們這個角落處,包廂裏面的人要想看清楚他們,不容易,但是他們要是想看清楚裏面,那就容易了。

    雖然燈光不明亮,但是高臨瀧還是能感覺到她緊繃的情緒,因爲不知什麼時候,她的小手已經緊握成拳了。

    “不是說回去嗎?走啊?再不走,大家都以爲我們兩個私奔去了。”見連慕然看也不看他一眼,他心一窒,推推她,“走吧,走吧,走吧~~~”

    連慕然沒有說什麼,收回視線,就轉身的跟高臨瀧一起,回去了包廂中。

    包廂裏大家都高高興興的,臉上都是笑容,見到連慕然跟高臨瀧一起回來,也就只是笑一笑,他們對於高臨瀧跟連慕然兩人的事,也是明白的,知道是高臨瀧單方面的單相思,所以見到他們兩人一起回來,已經不新鮮了。

    大家臉上還是高興,只有連慕然跟高臨瀧兩人是沒有笑容的。

    因爲除了高臨瀧,沒有人真的留意到連慕然是否真的高興。

    因爲明天要上班,所以大家也不敢太過放肆,吃了飯,差不多十點,就散席,都紛紛回家去了。

    高臨瀧能看得出來連慕然心情不好,他以爲她會喝酒解悶的,但是她卻一直捏着酒杯,一直都沒有喝,他本來想獻殷勤的,奈何找不到機會。

    他嘆息了一聲,不死心的問:“我送你回去?”

    連慕然搖頭。

    這回高臨瀧難得識相的沒有繼續糾纏下去,讓連慕然一個人離開了。

    連慕然卻沒有立刻到停車場去,而是去了剛纔那個地方,只是,那裏,早就關上了門窗,熄了燈,說明人已經離開了……

    連慕然看了一眼後,就轉身離去了。

    連慕然以爲自己回家後,能見到人的,只是她回到家,家裏除了幾位傭人,其他人都睡了,而臥室自然的也沒有人。

    連慕然在chuang上坐了很久,不知過了多久,沒有洗澡洗漱,就倒在chuang上睡着了。

    再次醒來,又是早上了。

    她花了幾分鐘,纔想起昨晚的事,看了眼自己身上的衣服,還是昨晚那套職業套裝。

    她只好進去浴室洗了澡,出來後,頓了下,看了眼一個位置,沒有多出一個行李箱來。

    連慕然也想到了,這回倒是沒有表情,整理好儀容後,就下樓吃早飯,然後去上班了。

    坐在車子裏的連慕然忽然也覺得,自己的生活太過千篇一律了,除了週六日她會有空帶小安出去遊樂園,動物園或者是去培養小孩興趣愛好的地方走一走後,她很少有其他的活動,確實,是太過千篇一律了。

    也是足夠無趣的。

    但是連慕然很忙,沒有太多的時間讓她去想這些,因爲確定了案子,所以,她忙得像頭牛一樣,早上離開了辦公室後,直到下午差不多兩點才從樓下的部門回到辦公室。

    推開門,非常意外的見到裏面的人。

    裏面的人正依靠在沙發上看報紙,側眸雲淡風輕的瞥她一眼,淡淡的說:“回來了?”

    “你怎麼……”她想問你怎麼過來了?

    但是剛想到這裏,她就問不出來了,因爲她更應該問: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但是,她都還沒說完,他便再問:“吃飯了嗎?”

    連慕然不再倚在門邊,進去放好手上的文件,“嗯,吃了。”剛纔跟幾位員工一起到樓下的員工飯堂吃的飯。

    他很淡然的放下報紙,修長的手指慢條斯理的將報紙摺疊好,放回了原來的位置上,“但是我還沒吃。”

    連慕然不懂他的意思,他是在指責她說她怠慢了他,讓他餓着了,還是說怪她吃飯沒叫上他?

    “你不用去上班?”兩點,是很多公司上班的時間。

    凌彥楠掃了她一眼,不說話,看了眼自己身邊的位置,意思已經很明顯,示意她過來。

    但連慕然回到了自己的辦公椅子上,拿起電話給自己的祕書打了個電話,叫他幫她叫一份飯菜送過來她的辦公室。

    她放下電話,擡眸卻見到他已經站在了她身後,她頓了下,問:“怎麼了?”

    凌彥楠卻不說話,拉着她的手起身,連慕然愣了下,還沒說話,他便說,“我們一起去吃。”

    連慕然皺眉,推開了他攥着她的手:“凌彥楠,別鬧了,我很忙,我已經吃過飯了,你要是吃不慣盒飯,你自己去吧。今天晚上我還要加班,你先在這裏吃飯,等一下三天點鐘我還有一個會議要出席,而現在,我要用的文件還沒處理好。”

    凌彥楠也鬆開了她的手,啓脣輕聲淡淡的道:“連慕然,是你在鬧還是我在鬧?”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
    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