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三百一十二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84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三百一十二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84字體大小: A+
     

    連慕然不說話,簡裔雲只需一眼,便知道自己猜對了,而且,她不開心的根源,還是凌彥楠。

    不過,她不說,簡裔雲自然的也不能勉強她,結賬後起身,“要不要出去走走?”

    連慕然起身,跟着簡裔雲出去了,簡裔雲沒有開車來,所以上了連慕然的車,讓連慕然坐上了副座。

    現在已經是晚上,太陽已經完全下山了,夜風颯颯,擾亂過往的人的思緒。

    車子有方向,卻沒有目的的行駛着,不知過了多久,連慕然才說:“最近感覺有點累。”

    “很忙?”金家的事,他也是知道一些的。

    連慕然搖搖頭,“這是其中之一。”但不是重點。

    簡裔雲忽然明白了爲什麼,忍不住再度問道:“爲什麼?發生了什麼事?”看連慕然眼神黯然的模樣,似乎有些煎熬,有些無力,有迷惘,還有……妥協。

    想到這,他眼眸一頓,“你……”

    簡裔雲的話還沒說,連慕然忽然就說話了,“雲,我有些後悔了。”

    簡裔雲倏地將車停到了路邊,驚愕的側眸看她,“什麼意思?”

    連慕然搖搖頭,說:“遲一些吧,遲些,我覺得時機成熟了,再跟你說吧。”現在她還不想說,而且,她的心有些亂,也許說出來了,也亂七八糟的,因爲最近她的心情也亂七八糟的。

    再說了,要是之前她不知道簡裔雲對她的心思,她或許會說,但是現在,不適合,她不希望讓他也困擾。

    簡裔雲抿脣,倒是一改之前的態度,皺眉問:“你想等到什麼?覺得什麼時候時機才成熟?”

    連慕然愣了下,側眸過來看他。

    是啊,她想等什麼呢?

    其實,她自己也不知道,不,也許她自己心裏也非常矛盾,即使她夠冷靜,但是冷靜不代表她能真的處理好自己心裏的想法,也不能代表她真的想好了。

    她冷靜,只是不想讓自己表現得太過慌亂而已。

    因爲她一向都是如此的冷靜,所以不能讓自己慌亂,要是做錯了什麼事,無法挽回,就不好了。

    連慕然想到這,翹起嘴角看了他一眼後,忽然問他:“你知道錢一段時間我家被燒這件事嗎?’

    簡裔雲頓了下,不知道她爲什麼扯到那邊去了,卻還是很安靜的停她說下去。

    連慕然於是一五一十的將事情跟他說了,說完後,她就不說話了,更不發表意見。

    簡裔雲聽完,皺了眉,好久都沒有說話,等他說話的時候,已經是半個小時之後了,“所以呢,你想怎麼做?”

    連慕然沒有回答她,頓了下才說:“我知道你想說,其實他先救大嫂也不能代表什麼,但是,換了是你,你覺得在你腦海裏,你最先想到的,會救誰?我知道,你也是有大嫂的人。”

    簡裔雲沒有回答。因爲他知道,要是在那樣的情況下,他會遵從自己的心,而不會去過多的有機會去想其他的東西。

    所以,要是她跟自己的大嫂都陷進了危險之中,先不說他跟他大嫂關係的親疏,他肯定會選擇她,或者會有人因此怪他,但誰不自私?

    就像他之前他的一個好朋友,在自己的親人跟自己喜歡的人都陷入了危險的時候,他下意識的選擇了自己愛的人。因爲這件事,他的家人都無法原諒他,最後,他還是不能跟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但是,這還不是結局。後來,同樣的選擇,再一次擺在了他的面前,他日後的未婚妻跟之前自己喜歡的那個人再次遇到了危險的時候,他下意識之下,還是選擇了同一個人……

    不是他不愛自己的親人,只是,在他的心底,他喜歡的人他根本放不下,不是他的心裏不記掛這自己的親人,不會對自己至親的人有愧疚,不是他不知道自己或許更應該救自己至親的人,但是在危險的關頭,他什麼都想不了,只能遵從自己的心。

    就是因爲知道這一點,所以,他更加無法回答,而他也知道,連慕然的大嫂跟凌彥楠曾經是怎麼樣的一個關係。

    或許,凌彥楠對連慕然的感情還沒有他朋友對自己喜歡的人感情這麼深,但是由此可以看來,凌彥楠對她的感情,沒有對她大嫂的深……

    又或許,連慕然她根本就不祈求凌彥楠對她的感情能有如此之深,只是,她卻不能不在意自己的丈夫,愛別的女人比她深。

    又可能,她希望就算他的丈夫不夠愛她,但是卻只是愛她一個人的,而不是不知道什麼時候,他有可能會因爲太愛別的女人而選擇拋下她。

    簡裔雲沉默了很久,再開口的時候,他的聲音已經有些沙啞了,“那……你……”他想問她會怎麼做,但是他沒有問出來,因爲他知道,她肯定是不會回答的。

    他知道在連慕然的心裏,她對凌彥楠的感情是比較深的,她隱藏得有多深,就說明她愛凌彥楠的感情有多深。

    因爲有人說過,愛跟貧窮是無法隱藏的。

    但至今,凌彥楠都沒沒有發現她的心,是凌彥楠心緒太過飄忽,還是連慕然隱藏得太過好?

    簡裔雲沒有答案。

    連慕然卻知道他要問什麼,只是笑了笑,說:“其實,你想錯了,他沒有不愛我,相反的,他說過很多次愛我……”

    簡裔雲見到她眼底的情緒,還有她那勾起的嘴角,忽然心一窒。他明白連慕然爲什麼會說這句話。

    她想說的不過是:凌彥楠或許是愛她,但是在他的心裏,曲淺溪的分量遠遠比她要深得多。

    連慕然說了這句話後,就不說話了。

    曾經,在沒有得到的時候,連慕然覺得自己不是一個貪心的人,有時候,得到了他一個擁抱,一個吻,她就很開心了。

    但是,隨着她得到的越來越多,她就變得越來越貪心了,也想得到越來越多,包括他全部純粹的愛,但是,現在看來,顯然是不可能的。

    他說愛她,她姑且相信就是了,但是她也相信,他愛着的女人,不止她一個。

    所以,有時候,既然無法得到完整的,連慕然寧願自己不要得到過,或者……都不要。

    兩人好久都沒有說話,良久之後,簡裔雲的電話響了起來,他皺了皺眉,掛了電話後對連慕然說:“小然,我要回去了,有些事要處理。”

    連慕然點點頭,送簡裔雲回去了他的住處後,纔回家,不過一路以來,她的小臉倒是更加平靜了些。

    ……………………………………………………

    無論你是快樂還是不快樂,時間還是那樣的過。連慕然的病也好了十來天了,她還是像以前大多數的時間那樣,該上班的上班,該回家的回家。

    快要下班的時候,連慕然的手機響了起來,正在敲着鍵盤的她頓了下,過了會兒纔看了眼屏幕,見到那一串號碼,她接了起來。

    連慕然是毫無表情的,但是電話那邊顯然心情很好:“小然,聽說你明天過來h市,對嗎?我明天過去接機,你等等我啊。”

    連慕然“嗯”了一聲,應了。

    不應她還能怎麼辦?

    前一段時間她哥哥查了下高家,才知道高臨瀧真的是高家的大少爺,只是這位大少爺常年在國外,負責國外的分公司,最近纔回國的,所以很少人見過他。

    而關於跟高家的合作項目,也是千真萬確的,而且這個項目對於雙方的公司都意義重大,所以,就算高臨瀧再喜歡金曉倩,都不可能拿這個項目來做文章,所以,這件事也就這麼敲定下來的。

    最近,連慕然都在趕這個案子,因爲之前懷疑過高家,所以停止了手頭上的工作,進度遲了些,高氏集團的部分高管不滿這事,所以,讓連慕然做好了方案後,要過去一趟高氏集團,所以,連慕然要去h市出差幾天,具體要去多久,得看進度,和高氏集團的人對案子的滿意程度。

    高臨瀧頓了下,笑嘻嘻的說:“小然,你怎麼有氣無力的,是不是餓了?好可惜啊,我不在c市,不能請你吃飯,這樣吧,等你明天過來了,我再請你吃飯,怎麼樣?”

    “明天的事明天再說吧。”

    連慕然還是這樣冷漠,高臨瀧有些小委屈的說:“小然,你對我好冷淡哦,是不是生我氣啦?因爲我好久都不去找你了?小然,這可真的不能怪我啊,我老媽知道我病了,叫人將我強硬的拖回去了家裏,所以不能去找你啦。”

    連慕然翻個白眼,“高大少爺,你應該知道,我很高興你能不打擾我。”

    高臨瀧捂着心臟指控道:“小然,你好過分,說這些話來傷我的心。”

    連慕然懶得跟他多說了,“既然沒事,我就先掛電話了。”說完,就掛了電話。

    高臨瀧看着被掛斷的電話,臉上哪裏有什麼難過之色,俊臉上還是笑米米的,非常高興。

    ……………………………………………………

    連慕然當天回家吃飯時,跟凌母說了下自己明天要出差的事情。

    連慕然有些驚訝,說:“怎麼忽然要去出差?要去多久?遲幾天去不行嗎?”

    “今天公司決定的行程,推不得,我不會去很久,大概四五天而已。”

    既然是正經八百的公事,凌母也沒話可說,只是叮囑她要注意身體。

    連慕然點點頭,吃了飯後,就準備將公事處理好,好在明天去機場之前,將文件交給自己的祕書。

    凌母看着她上樓,嘆了口氣,輕聲的喃喃:“唉,現在兩個人都這麼忙,明天好不容易回來一個了,在家的忽然又要出差,這都是什麼事啊!”

    不過,既然是公事的事,關係到人家連家的發展,她也沒有理由留連慕然,同樣的,她覺得凌彥楠也一樣。

    第二天早上,連慕然早早的,連早飯都沒有吃就坐了車先到了公司後,在坐車去機場,飛去了h市。

    高臨瀧早就在那裏等着了,見到她出來,就殷勤的上前,“小然,你來啦,來來我幫你提行李。”

    連慕然抿着小嘴,睨了他一眼,躲開他伸過來的手,對身後愣住了的公司團隊的人說:“這位是高氏集團的大少爺,也是高氏集團這個項目的負責人。”

    他們還沒說話,高臨瀧臉上的表情就淡了些,淡淡的掃了他們一眼,算是打招呼了,不過,在面向連慕然的時候,他還是那樣的笑容,變臉就像翻書似的,“小然,坐了這麼久飛機,餓不餓?我們去吃飯?”

    連慕然公司的人見到高臨瀧明顯的,不做作的差別待遇,都愣了下,但是見高臨瀧如此殷勤什麼原因大家也在猜測,畢竟,眼前這個大少爺,可是跟他們總監有過緋聞的,但是,他的差別待遇,也沒有讓他們覺得不舒服,反而有點想笑,又有點好奇。

    畢竟人家美女總監已經結婚了,而且夫妻恩愛得很,你高大少爺如此明顯而高調的挖凌老闆的牆角,真的好嗎?

    但顯然的,高臨瀧不像是會在意別人怎麼想的人,還是那樣殷勤,而連慕然還是那樣的冷淡,他也不在意。

    高氏集團的人早就爲連慕然他們安排好了住處,連慕然坐上了高臨瀧的車,一路上高臨瀧就一直在說話,心情非常好,說到最後,摸摸鼻子說:“小然,你答應過要請我吃飯的。”

    連慕然聞言,瞥了他一眼,“你想怎麼樣?”

    “今天我本來就該替你接風洗塵的,這樣下來,你不就要請我吃兩頓飯了?”

    連慕然不說話了,要不是知道他是高家大少爺,還以爲他是真的沒米下鍋纔不斷的敲.詐她請他吃飯呢。

    她不說話,高臨瀧很自覺的當連慕然是同意了,興致勃勃的說:“那下次我要去c市的時候,你也得給我接風洗塵。”

    連慕然看了他一眼,她還能說什麼?難道她作爲合作對象,連一頓洗塵宴都不請他嗎?

    想到這,她口袋裏的手機就響了起來,是她祕書的號碼。

    想起今天早上她放在辦公室的文件,還沒跟對方說,所以,在對方還沒開口的時候,她便說:“要用的文件我已經放在我辦公桌面上,你可以進去拿。”

    她的祕書愣了下才答:“好……我知道了。”

    連慕然沒有再說話,準備掛電話了,她的祕書顯然是猜到了她會有這麼一舉動,飛快的說:“總監,剛纔……您的丈夫凌先生過來了公司一趟……”

    之前有一段時間,連慕然的祕書以爲連慕然跟凌彥楠夫妻兩人是非常恩愛的,但是現在他不敢確定了,因爲要是真的如此恩愛,能不知道對方去出差了嗎?

    想到這,她的祕書就會想到,或許,這些都是他們夫妻兩人做給別人看的而已。

    連慕然愣了下,捏着電話的手頓了下,她還沒說話,她的祕書又說道:“他見你不在,就走了。”

    連慕然好一會兒纔回過神來,淡淡的問:“是什麼時候的事?”

    “十分鐘之前。”

    連慕然看了下時間,那時候她的手機已經開機了,卻沒有任何的未接來電或者是未接信息。

    “我知道了。”

    語畢,連慕然就掛了電話,抿着小嘴,繼續的沉默,不過,眼眸裏卻有些意外。

    自從那天她跟簡裔雲約出來見面後,他那天打了個電話給她後,她已經很久沒有接過他的電話了,已經一個多星期了吧?他都沒有給她打電話,而早些日子,他每天都會給她打電話的……

    而他這次回來,他更是直接的沒有跟她說,她一點消息都不知道……

    她今天才離開家裏,但是她卻沒有見到他,也就是說,他是剛回來的?又或者說……他剛下飛機?

    想到這裏,她肯定了這個答案。

    要是他回家後再來公司找她,他不可能不知道她已經出差了這件事,雖然她沒跟他說,但是凌母也會告訴他,所以,他也不至於冒失的過來公司找她。

    跟高臨瀧他們到了一家飯店吃了飯後,他們就去了高氏集團一趟,跟高氏集團的人談了這次的公事,因爲知道他們剛到,對方也很有禮貌,沒有讓他們太累,下午四五點的時候,就讓他們回去住處休息了。

    高臨瀧在連慕然面前,一點領導的樣子都沒有,但是在真正要談的時候,絲毫不辜負他作爲高家大少爺的身份,連慕然看着,眯了眯眼眸,這個男人,還真的夠懂得扮豬吃老虎!

    連慕然回到住處,洗了澡後,感覺有點餓了,纔打電話叫人送餐上來。

    她掛了電話後,捏着電話,愣了一陣子。

    今天的電話響了幾次,除了自己祕書的那次,還有幾個合作商也來了電話,但是更多的時候,她的電話還是非常安靜的。

    所以,她知道,凌彥楠沒有給她打電話……

    想到這,她頓了下,好久之後,還是給他播了一個電話,只是,撥過去的電話,好久都沒有人接……

    確定了那邊的電話無人接聽後,連慕然摁了電話,這時她點的餐也到了,將手機丟開後,就去開門,從侍應生的手中接過自己的晚飯,一個人邊吃晚飯邊看電腦上祕書發過來的郵件去了。

    ………………………………………………………

    跟高氏集團合作的項目,比連慕然想象中的要順利,所以第四天下午的時候,她跟公司的人就能飛回去c市了。

    連慕然跟團隊的人一起到了機場,纔到機場,那邊就有人跟她揮手了,“小然然……”

    連慕然嘴角一抽,這個高臨瀧不知道發什麼神經,給別人起外號從來都不會過問別人的意思的,這麼一叫,公司的人都聽到了,頓時都不敢看連慕然的臉色了。

    高臨瀧似乎看不到連慕然抽搐的嘴角,笑着道:“小然然,我跟你們一起去c市,高興吧?”

    連慕然不說話,直接的越過他就走了,高臨瀧一點不在意連慕然的高冷,圍在連慕然的身邊轉來轉去,就像一個勤勞的蜜蜂一樣。

    連慕然公司的人其實不難發現高臨瀧對連慕然的心思,只是他們都有點好奇,他怎麼就看上連慕然了,畢竟人家可是有老公,有兒子的人,而且關鍵是……

    她還這麼冷,他不覺得會被凍着麼?

    不過,話說回來,連慕然除了冷一點外,倒是挑不出一點毛病來,跟她相處久了的員工都知道,她脾氣其實很好,雖然是大小姐,卻沒有大小姐的脾氣,雖然身處高位,對他們員工卻很照顧,更不會壓榨他們,所以,他們也挺喜歡連慕然的。

    在高臨瀧吱吱喳喳之下,他們就到了c市,高臨瀧本來想敲.詐連慕然,讓她請他吃飯的,但是不知道他的哥們怎麼知道他過來了這邊,有幾個過來接機了,所以他就依依不捨的揮別的連慕然。

    而連慕然也因此得以脫身。

    不過,她回到家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八點了,凌母已經吃了飯,到花園散散步,推着嬰兒車在花園裏逛了一圈,消食了後,準備給小安洗澡去了,見到她回來,倒是很驚喜,說:“小然,回來了怎麼不說一聲?餓不餓?媽叫人給你做飯去。”

    連慕然搖搖頭,說:“下飛機前吃了點,不餓。”

    “不餓也要吃一點,飛機上的食物又不好吃。”說着,看了眼自己孫子一眼,凌母就去吩咐人給連慕然做一點吃的去了。

    說這,放下行李,讓傭人給她帶到房間去,而她抱起而幾天不見,還是那樣白白嫩嫩的兒子親了親,笑道:“小安,有沒有想媽媽呀?”

    小安已經十四個月了,卻還沒試圖開口說過話,而且牙齒也一點也還沒長,不過,有了之前那個美男子醫生的話,家裏的人都放心了很多,也不會特意去往不好的地方去想。

    小安自然的沒有回答,倒是咧開了小嘴笑了笑,抱着連慕然的脖頸,露出了依賴的樣子。

    連慕然看着,心頓時軟得一塌糊塗,笑容明媚。

    既然凌母叫人做了飯,連慕然不吃也不好,所以待飯做好了後,她就坐下來吃了飯,將懷裏的孩子交給了凌母,凌母跟她說了會兒話後,就抱着孫子上樓去了。

    連慕然吃着飯,眼眸淡淡的掃了眼屋子。

    現在時間不早不晚,不過家裏的人除了她跟凌彥楠外,都睡得早,所以,這時候,除了做飯的阿姨還在忙碌外,其他的人都去休息去了,所以大廳其實很安靜。

    安靜得讓她知道了,凌彥楠其實不在家。

    不過,具體的去了哪裏,她就不得而知了。

    想到這,她用餐時倒是歡快了些,或許是逃避吧,她還真的不怎麼想見到他。

    當時,她在h市的時候,給他打了個電話,卻沒有人接,當然了,她不知道是他不解,還是他不在,她也沒深入的去想,只是……她的電話打過去了,卻沒有得到任何回覆,現在幾天都過去了……

    想到這,她眼眸一深,不再想了。

    一時沒什麼胃口,二是她不餓,所以她吃了半碗飯後,就放了碗,回去房間去了。

    打開房間的門,幾天的時間沒有讓房間有絲毫的變化,因爲有人打掃,所以連的灰塵都不多一瓢,而看起來,還是她離開的樣子,似乎她離開了後,就沒有人回來過一樣……

    想到這,她愣了下,難道凌彥楠他根本就沒有回來?之前祕書打的電話只是她做的一個夢?

    想到這,她頓了下,忽然段蹲下身去,看了眼放行李箱的地方,見到那個出現了的行李箱,她抿了下小嘴,知道他是回來了沒有錯。

    連慕然蹲下來了好久,才從地上起來,那了衣服進去浴室洗澡了,洗好了之後,就躺在chuang上睡覺了。

    第二天早上起來的時候,旁邊也沒有人,昨晚她睡得也不熟,所以,也知道昨晚也沒有人回來。

    她下樓去吃飯的時候,凌母見只有她一個人下樓,皺眉的問:“彥楠昨晚沒回來嗎?”

    連慕然聞言,點點頭,“嗯”了一聲。

    “太不像樣了!回頭媽跟你說說他!都是孩子他爸了,還這麼不知輕重。”凌母見她不在意的樣子,語重心長的說:“小然啊,這男人其實不能慣的,他們想不回來就不回來,像什麼樣?雖然說要體貼他們,但是既然他們沒出差,也不能說夜不歸宿啊。”男人夜不歸宿最容易出事了。

    連慕然笑笑,沒有說話,匆匆的吃了早飯後,就出了門,到停車場去駕車準備去上班了,只是,她才上了車,就看到地下停車場的門外,有一一輛熟悉的車子使了進來,隨即的,那張熟悉的冷峻的面孔也映入了眼瞼……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
    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