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三百一十一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8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三百一十一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83字體大小: A+
     

    想到這,抱緊了她,勾脣問:“餓不餓?”

    連慕然搖搖頭,她沒有什麼胃口。

    凌彥楠皺眉,“媽說你午飯都沒吃。”說起,緩緩的放開她,忽然說:“怎麼瘦了?最近有這麼忙嗎?”剛纔沒怎麼注意看,現在一看,是真的發現她瘦了。

    連慕然愣了下,摸了摸自己的小臉,“有嗎?”

    “怎麼沒有了?”他抿脣,頓了下挑眉道:“還是說……想我了?”爲伊消得人憔悴?依照她那沉默的性子來說,也不是沒有可能的,或許,她只是電話裏不說而已。

    連慕然嘴角勾了下,掃了他一眼,沒有說話。

    凌彥楠笑了下,也不在意,拉着她起chuang,在她洗漱後,就下樓去吃飯了。

    凌母在樓下等他們兩人下來吃飯,看了眼坐下來後,就一直細心的照顧着連慕然,問東問西的兒子,挑了眉。

    現在她倒是能確定自己的兒子,還真的是一心都撲在了連慕然的身上了,雖然連慕然發燒了,但是她也說沒有多大的事,卻還是山長水遠的趕回來了,他自己出差了這麼久,都沒能好好休息一下,這來回一趟,不久就要走了,就算是鐵人,也會累啊。

    不過,看他心情好像很不錯,既然是自己甘之如飴,那就沒什麼話好說的了。

    ……………………………………………………

    第二天醒來,連慕然的燒是退了,卻開始流鼻涕,聲音也有些沙啞,沒有之前清澈了。

    她跟凌彥楠兩人準備下樓來吃早飯,剛打開不久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她看了眼,是自己的哥哥連慕年,他關心的問:“小然,身體好些了嗎?”

    “嗯,好點了。”

    連慕年跟她說了幾句話,連慕然在他快要結束通話的時候,跟他說了下跟高家的事情,連慕年聞言,也皺了眉,頓了下才說:“這件事我會叫人查一下,查清楚了再決定是否要跟他們合作,你暫時不要管這件事,安心的養病吧。”

    連慕然應了聲,掛了電話,只是,才掛電話,就有人打電話過來了,看着這個陌生卻又好像有點熟悉的號碼,她頓了下,沒有接。

    凌彥楠見她不接電話,直接的就將電話丟一邊,皺眉問:“騷.擾電話?”

    連慕然頓了下才點頭,說:“我們下去吃早飯吧。”

    凌彥楠點頭,也沒有多問,不過倒是多看了一眼那個還沒掛斷的號碼。

    連慕然感冒了一天,除了流鼻涕以外,其實她覺得自己沒有什麼大礙了,所以吃了早飯後,就準備去工作,所以,上了樓就拉開衣櫃準備拿衣服來換。

    凌彥楠跟在她後面進門,見到她拿着的那一套正裝,皺眉道:“你要去上班?”

    “嗯,我覺得好得差不多了,公司還有事要忙,想過去一趟——”

    只是,她還沒說完,就被身後的人一拉,頓時跌落在坐在chuang邊上的他的身上,隨手的,他將她攬入懷裏,蹙起的眉頭可見他是有些不悅的,“你的身體還沒完全好,就當多休息一天,遲一些再去不可以嗎?”

    他說的這個原因,是其中之一,而最重要的是,他拋下工作回來看她,照顧她,雖然她病沒什麼大礙,也不需要他怎麼費心去照顧,但是他是爲了她纔回來的,她這樣子拋下他去工作,真的對嗎?

    既然他可以爲她放下工作,跑回來看她,她爲什麼就不想一下,她或許也應該推掉工作,跟他好好的處一天呢?

    不過後面這個想法,他沒有說出來。

    在他的心裏,他是非珍惜今天的,他以爲他們能在家一起好好的待着,即使什麼都不做,都沒有關係,他要的只是一種感覺,難道她沒有這樣的想法嗎?

    連慕然頓了下,回頭看了他一眼,不知道在想什麼,最後還是點點頭。

    凌彥楠這才笑了出來,親了親她的鼻尖。

    凌彥楠雖然回來了,但是還是有工作的,在他正準備跟連慕然好好的聊一聊的時候,他的電話響了,公司的人來了電話,他只好放開她,去了書房忙去了。

    連慕然看他離開的背影,有些失神,他關上門離開好久後,都沒有能回過神來。

    因爲沒有料到自己會病,所以也沒有帶多少工作回來,所以,她很快就處理完了前兩天帶回來的工作,接下來就有些空閒了。

    難得的空閒時間,也不用想公事,她本來想去看一看小安,陪陪自己的兒子的,但是因爲自己感冒了,小安身子又弱,要是傳染給小孩就不好了。

    所以,只能打消這個念頭,找了幾本書出來看,這一看,就入迷了,直到午飯時才動了下身子,吃了飯後,凌彥楠不忙了,但是連慕然已經沉浸在自己的書海之中,正在看書的她感覺到凌彥楠正在看她,眼底似乎有不滿,她頓了下,說:“這本書很好看,我想把她它看完。”工作後,她能靜下心來看書的時間不多。

    凌彥楠還沒說話,連慕然又指了指chuang上的其他書,說:“這些我都看過了,覺得不錯,你要不要看一下。”

    凌彥楠輕哼一聲,不爲所動的合上她的書,難得計較又幼稚的說:“我還沒有一本書來得吸引你?”

    連慕然頓了下,卻不買賬,回答得倒是很認真,“不一樣。”

    凌彥楠無奈的皺眉。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太多了,還是自己要求太多了,他總是喜歡粘着她,想要跟她說說話,就算沒有什麼好說的,隨便說上半天也好,只是,她卻不怎麼配合。

    不,不能說她不配合,她其實也是挺配合的,只是,沒有他想象的,所要的那樣跟他的想法契合,而是在她的心裏,好像還有很多東西比他所想要做的重要,又或者說,她對於他提出的很多事,都表現懨懨……

    不過,其中折射出來的東西,他也是明白的,就是她其實沒有像他想的那樣在乎他,至少沒有他在意她這麼多。

    說實話,想到這些,他心裏不好受。

    而且,對於他的回來,她似乎沒有他所想的那樣期待和高興,反應平平,只是有點驚訝,連起碼的驚喜都沒有多少。

    不知爲什麼,他忽然就想到了這些,在剛回來的時候,他都沒有這種感覺,忽然之間,莫名的,這種不舒服的感覺,就閃出了他的腦海之中。

    凌彥楠皺眉,還沒說話,連慕然看着他問:“你工作完了?”

    凌彥楠點點頭,“差不多了。”

    連慕然笑了下,伸手去將他手中的書拿了回來,“既然沒事做,在家看看書也不錯。”

    凌彥楠也看着她,見她好像不明白他想要說什麼,想要做什麼,一時間竟然說不出話來,隨後,聽她這麼說,點點頭,也沒有再說什麼。

    既然她喜歡,就隨她吧。

    ……………………………………………………

    凌彥楠難得的回來了一趟,第三天早上就走了,準確的說他只在家裏呆了一天,就直接的飛去了美國,只是,他這天感覺有點疲憊。

    說也奇怪,他也算是好好的休息了一天,昨天沒有繁重的公務捆着他,也沒有煩人的應酬,更沒有拉鋸戰式的談判,但是他早上起來,離開家,上了飛機後,卻覺得很累。

    回來時,雖然被公務困了半天,也有煩人的應酬,也跟人談了一樁合作案,但是,回來的時候,他卻一點都不覺得累,而且還非常高興,回到家後,還沒有絲毫的疲憊。

    所以,這兩者之間的反差,有些大,或許說,是出乎他的意料。

    想到這,他眼眸有些迷惑,看着飛逝而過的雲層,久久沒能回神。

    凌彥楠下了飛機,揉了揉太陽穴,接他的人已經到了,而其中也有他的祕書。

    上了車後,凌彥楠闔上眼眸靠在椅背上。

    唐祕書見他似乎很疲憊的樣子,有些意外,他之前通宵幾天,都沒有漏出一絲的疲憊了,今天這是怎麼了,不過,老闆的事她這個做祕書的也不適合多問,但是,公事還是得跟他說一下的,“凌……凌總,有幾位合作商聽說您過來了這邊,帶了幾個朋友過來想要跟您談生意,您看……您什麼時候能見一見他們?”

    凌彥楠沒有睜開眼睛,淡淡的說:“你叫他們那邊安排時間,我看一下吧。”

    “哦,好的。”

    頓了下,他又吩咐道:“我先睡一會,到了後也不要叫我,在下午兩點左右再叫我。”

    “好……好的,那……你還吃午飯嗎?”唐祕書見他非常疲憊的樣子,越來越奇怪的,而且,他看起來挺困的,在飛機上十多個小時,他都沒有睡嗎?

    凌彥楠沒有回答。

    唐祕書見狀也識相的閉了嘴。

    下午兩點左右,唐祕書本來想去叫凌彥楠的,不過,他卻先一步上來公司了,她擡眸看了一眼,他臉上已經完全沒有了疲憊,只是抿起的薄脣還是一如既往的冷,她跟他說了合作案的事,他就點點頭,進去辦公室會兒後,就去會客了。

    去會客室跟幾位合作商聊了一個多小時後,纔將事情談妥,回到辦公室的時候,卻見到自己的手機閃了下,他打開手機看了眼,是家裏的來電,他拿着電話的手一頓。

    現在那邊正是凌晨時分,打電話回去也沒人接,所以,他到了晚上七點多才給家裏打了個電話。

    電話是凌母接的,凌彥楠先開口問的話:“媽,您打電話給我?”

    聽到這,凌母就有點埋怨的說:“是啊,想問你到了沒,這次怎麼到了也不打個電話回家,讓媽擔心的以爲你出了什麼事呢。”

    凌彥楠勾脣淡淡的笑了下,說:“下了飛機有點累,所以在車上睡着了,抱歉。”

    凌母點點頭,雖然兒子已經有妻兒了,但是在凌母的心中,他還是自己的兒子,需要自己照顧和嘮叨。

    而且,雖然這些話,這些擔心,既然他有了妻子,就應該更多的由他的妻子擔心了,但是凌母只有這一個兒子,難免的就會多擔心一些,“沒事就好,你自己在外面要記得注意四身體。”

    凌彥楠捏緊了些電話,“嗯。”

    凌母說了話,一時間就停不下來了,說到途中,見到連慕然下樓,便對連慕然說:“小然,彥楠打電話回來了,你要跟彥楠說什麼嗎?”

    凌彥楠聞言,意識下的捏緊了電話。

    連慕然見凌母笑米米的樣子,心情好像很好,她點點頭,下樓來接了電話,“下了飛機就直接去工作了嗎?累不累?”

    凌彥楠聞言,臉上微微繃緊的線條,頓時就柔和了下來,勾起了嘴角,“嗯”了一聲。

    連慕然頓了下,又問:“現在是回到了住處,準備休息了嗎?”

    “嗯,跟幾位合作商吃了飯。”

    “累了這麼久,早點休息吧。”連慕然說着,就準備掛電話了。

    但是凌彥楠卻好像還有話想說,“小然……”

    “嗯?”

    凌彥楠其實有很多話想要說的,他今天在飛機上有些煩躁,想的都是她的事情,但是想了很多,到現在,他都忘記了他到底想了些什麼,所以,最後,只是說:“有空記得給我打電話。”

    連慕然“嗯”了一聲,就掛了電話。

    凌彥楠放下電話,心情比早上的時候到多了,洗漱洗澡後,就睡覺了。

    ……………………………………………………

    連慕然身體好了些就回去公司上班了。

    以之前高臨瀧在樓下糾纏她的情況來看,她本來以爲高臨瀧會纏着她不放的,所以回去公司的時候有些擔心。

    不過,顯然是她想太多了,而且,也許是高臨瀧本來就沒有多在意這件事,所以,她第二天上班的時候,一派風平浪靜,因爲他沒有出現。

    連慕然這才放心了。

    不過,今天下午下班的時候,卻出其不意的被人攔截了下來,連慕然見到笑嘻嘻的他,眉頭頓時打了個結,“你——”

    “小然,爲什麼不接我電話啊?”他才說完,就拿了手帕出來,捂着薄脣咳嗽了下。

    連慕然看他這狀況,愣了下,還沒說話,高臨瀧便可憐兮兮的說了“小然,我好可憐啊,我發燒感冒了兩天才有人發現,差點死在家裏沒人知了……”

    連慕然聞言,總算知道他爲何前兩天沒有出現了,見到他臉色是有點蒼白,挑挑眉,心情有些沒良心的竟然好了些。

    不過,纔想到這裏,她就吸吸鼻子,高臨瀧耳尖,頓時擡眸看她,“小然,該不會你也感冒了吧?”

    連慕然掃了他一眼,淡淡的說:“你說呢?”

    高臨瀧笑了,說:“我忽然覺得不難受了,有人跟自己一起病,感覺很爽啊!”說完,又非常不文雅的咳嗽了幾下,看起來非常辛苦。

    連慕然看他咳得臉紅脖子粗的樣子,倒是有點同情她了,皺眉的伸手去拍了拍他的背脊,說:“我沒有你這麼嚴重,我只是發燒,流點鼻涕,現在也好得差不多了。”說到這,她看了一眼他,沒想到他一個身材健碩的男人,淋了點雨,比她病得還重,說起來,真的是有點丟臉。

    高臨瀧似乎知道她在想什麼,待氣順了些後,才說:“我是發燒了沒人知道,拖久了才這樣。”

    連慕然看了他一眼,卻不信他的話,說:“別人不知道你發燒了,難道你自己還不知道嗎?”要是他真的病得神志不清了,還會知道給她打電話?

    “我還真的不知道。”給她打電話他是意識之下,自己只是覺得累,也沒注意。

    連慕然看了他一眼,也不跟他吵了,淡淡的說:“既然你病得這麼嚴重,就回去好好休息吧,風挺大的,再吹風,只會讓你病情加重而已。”

    連慕然只是淡淡的一句話而已,高臨瀧就睜大了迷人的眼睛看她,“小然,你是在關心我嗎?我好感動——”

    連慕然嘴角抽了下,揉揉額頭,淡淡的說:“我先走了。”

    “別啊,我你還沒吃飯吧,我們一起去吃飯?”

    連慕然隨即來了一句,“邊吃邊聽你咳嗽?”

    “呃……”高臨瀧的俊臉隨即就懨了,指控道:“小然,你嫌棄我……”

    連慕然沒好氣的看他一眼,還沒說話,高臨瀧忽然又笑米米的樣子了,說:“那你的意思是等我好了之後,你就會跟我一起吃飯了?”

    說完,也不等連慕然回答,就說:“那就這麼說定了,等我好了,我會過來找你的,小然,你不許耍賴哦。”

    說着,不等連慕然回答,他就笑米米的離開了。

    連慕然皺眉,看着他離開的樣子,揉了揉額頭,頭疼的向停車場走去,這時,她的手機響了起來,是一條信息。

    她愣了下,片刻隨即勾起了笑容,捏着電話回了信息。

    ……………………………………………………

    凌母思兒心切,所以每隔一段時間都會給凌彥楠打個電話,難得的,這天晚上剛準備吃飯就接到了凌彥楠打回來的電話,凌母本來覺得有些孤獨的,不過,這兒子的電話來得是時候,不但讓她不覺得孤獨了,心情也更加好了。

    “今天怎麼這麼早就打電話過來了?”要知道,那邊應該才早上六點鐘多一點吧,他這時候,應該纔剛醒來纔對。

    凌彥楠沒有回答,卻問:“吃飯了嗎?”

    凌母也沒在意兒子沒有回答,聞言,也嘆了口氣,說:“還沒,正準備吃飯呢,唉,只有媽一個人吃飯,媽都沒有什麼胃口,你們年輕人,都各忙各的去了,不管我這個老人家了。”

    凌彥楠皺眉,“你一個人?小然呢?去應酬了嗎?”她感冒纔好沒多久,就出去應酬,對身體多不好。

    “哦,她啊,她今天早上跟我說她一個朋友過來了這邊,約她出去吃飯了,跟我說今晚不會來吃飯了。”說完,她頓了下,問:“小然沒跟你說嗎?”在凌母的心裏,自己的兒子跟兒媳婦之間的感情可是很好了的了,應該很膩歪才對,每天應該都會有通話吧?

    既然如此,也應該知道這件事纔對。

    凌彥楠淡淡的會了一聲,“沒有。”

    “呃……”凌母也沒想到他會這樣回答,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頓了下才說:“彥楠啊,媽知道你忙,不過,小然既然是你的妻子,你就應該多花一點時間在小然的身上纔好,夫妻之間的感情,還是需要長期的培養的,有空就給小然多打個電話——”

    凌母想起之前凌彥楠對連慕然的冷落,聽到剛纔凌彥楠說的話,以爲他們之間的感情又有了變數,凌彥楠又冷落連慕然了,所以有點擔心,所以就忍不住長篇大論的說了,但是,她還沒說完,凌彥楠忽然就沉着的打斷了她的電話,“媽。”

    凌母聽到了,愣了下,一時間沒能反應過來,“怎……怎麼了?”

    凌彥楠頓了下才說:“沒什麼,你說的,我會注意的,我先掛電話了。”

    “哦,好,好。”凌母在那邊掛了好久的電話後,纔回過神來,皺了皺眉,覺得剛纔凌彥楠的反應有些奇怪,不過,她又想不出其他的來,能想到的只是他們夫妻兩人似乎又鬧什麼矛盾了。

    不過,這也是正常的事,畢竟他們兩人都忙,這樣下去,確實不利於夫妻兩人的感情培養,而且他們兩人的感情本來就不穩定,凌彥楠現在這樣忙,難免會影響兩人之間的感情。

    想到這,她也有些苦惱,頓時都沒有什麼胃口吃飯了。

    ……………………………………………………

    連慕然在下班後,直接出了公司,就到了距離公司不遠處的大飯店,直接到了包廂,她以前十來分鐘到,但是裏面的人顯然到得比她更早。

    見到裏面的人,她笑了下,“這麼早?”在前幾天接到了簡裔雲的信息,說他會過來這邊負責一項任務,順便也過來看看她。

    算起來,他們也有一段時間沒有見過了,之前發生了很多事,先是公司的事,後來是範曼麗,金家的事,一件一件的接着來,忙得她不可開交,身心也有些疲憊。

    所以,在見到簡裔雲的時候,她就笑了,見到一個久違未見的知己的感覺,真的很好。

    待她坐下後,給她倒了一杯水,簡裔雲看了她一會兒,皺眉,開口的第一句話便說:“怎麼憔悴了這麼多?是病了嗎?”

    連慕然一愣,點點頭,“前一段時間感冒了,纔好沒多久。”憔悴了嗎?瘦了嗎?她倒是沒有什麼感覺。

    不過,類似這樣的話,凌彥楠回來的時候也說過,難道她瘦得很嚴重嗎?

    簡裔雲點點頭,說:“之前發生的事,我也聽說了一些。”關於報紙上寫的那些,他也關注了一下,不過,他工作忙,在他能抽身準備想要幫點什麼忙的時候,似乎事情已經平息了。

    連慕然笑了笑,沒有說話。

    簡裔雲見她不想說這些,他也不說了,本來想問一下的,不過,既然她不想說,他便不勉強了。

    這時,侍應生敲響了包廂的門,簡裔雲點的菜也上來了,連慕然看了眼,四五個菜都是是自己喜歡的,當然,也有是兩人都喜歡的。

    連慕然心口一頓,緩緩的擡眸看了他一眼,但簡裔雲似乎沒有看到,自己低下頭去吃飯了。

    吃飯的時候,他們邊吃邊聊,也算愉快,只是,途中,連慕然的電話卻響了起來,見到來電顯示,連慕然頓了下,看了眼簡裔雲,起身說:“我接個電話。”

    簡裔雲點頭。

    她剛接起電話,那邊就聽不出語氣的問:“吃飯了嗎?”

    “正在吃。”

    “我剛纔打了個電話給媽,她你今晚不會來吃飯,是有應酬嗎?”

    連慕然否認,沒有隱瞞的說:“不是,雲來了這邊,約我出來吃個飯。”

    凌彥楠“嗯”了一聲,說:“他要在這邊待多久?”

    “這個沒問,怎麼了?”

    凌彥楠捏着電話,頓了下才說:“……沒事,你去吃飯吧。”

    “嗯。”連慕然說着,準備掛電話了的,不過,頓了下,還是說:“自己在外面注意休息,不要太拼命了。”

    “好。”

    連慕然也沒說什麼,掛了電話,回到了包廂。

    簡裔雲見到她回來,擡頭看了一眼,沒有說什麼,直到吃完了飯,簡裔雲纔開口:“發生了什麼事?”

    他忽然開口的,連慕然愣了下,擡眸看他:“什麼?”

    “你不開心。”簡裔雲的聲音很淡,卻是在陳述,非常的中肯。

    連慕然不說話。

    簡裔雲又說:“剛纔是他打電話過來的,對吧?”她自己或許不知道,接了剛纔的電話之後,她就變得心不在焉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
    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