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三百零五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77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三百零五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77字體大小: A+
     

    連慕然他們處理完範曼麗的事情後,回到了給小安檢查的辦公室外面時,小安的檢查還沒結束。

    約過了三十多分鐘,這次醫生跟小安相處了兩個多三小時,醫生才點點頭,示意他們可以進去了。

    他們進去的時候,小安好像沒有發現他們,還是專注的低下頭玩他自己的,連慕然有些擔心,看了眼笑容淡淡的年輕俊美的青年,過去蹲下來,眼眸跟小安平視,小安這才見到連慕然,咧着小嘴巴笑了笑,伸手要連慕然抱。

    連慕然抱起小安,而凌彥楠則細心的整理着小安的衣服,連慕然問:“醫生,小安具體情況怎麼樣?有結果了嗎?”

    連慕然問出了其他三人的心聲,都齊齊的盯着醫生,緊張非常。

    年輕的醫生聲音跟他好看的外表很配,很好聽,年紀不大,聲音已經有些沉了,“他現在十三個月多一點,還沒張牙齒,相對來說,是遲了點,不過這點沒有多大的障礙,我看過他之前的檢查報告,體質除了若了點,沒有什麼問題,所以這一點不用擔心。經過剛纔跟他的互動,孩子沒有像其他的小孩子那樣愛動愛爬,這不是他骨頭不夠力,而是他神經中樞發育比別的小孩子好,很多孩子之所以會尿*,是因爲他的神經系統還沒發育完全,所以無法像大人那樣控制自己,自己想什麼時候解決生理需要都可以,所以他是相對於小孩子來說是發展得比較快的,也比較愛思考,也有自己的主見,所以,不是他不會爬,不學着說話,不是他不會,而是願不願意的問題。”

    “至於聽到反映說他面對事物比較呆滯,表現爲智障兒,這點我經過幾次檢驗,在我看來,不是呆滯,而是專注,如果是呆滯,是兩眼無神,但是他卻是興致濃厚的,所以不一樣,對於一歲的小孩子來說,說專注或許會不相信,畢竟孩子對新鮮事物的好奇心實在是很強,但是他對待事物的專注度很高。”

    凌母聞言,激動不已,“那……那醫生,您的意思是?”

    青年醫生很確定,“他很好,沒有神問題,長大後,可能智商還是高於正常人不少。”他說完,似乎想起了什麼,頓了下,說:“我能說得這麼肯定,也接受這次的邀請,是因爲我小時候也跟你們家孩子差不多,也曾被人斷定爲智障兒。”

    聞言,所有的人都驚訝不已,隨即的鬆了一口氣。

    看看眼前的人,哪裏像是智障人士了?

    凌母簡直是喜極而泣了,一夕間竟然不知道要說什麼來表達自己的心情。

    頓了頓,醫生又說了:“不過,只是類似而已,我可以確定他腦子一點問題都沒有,但是具體的表現,好還是不好,還是等他大了點兒,在八歲左右才能完全確定。”

    凌母笑了,她只要自己的孫子沒事就好,至於是不是真的像醫生說的那樣是天才,都不重要了,“好,好,好,謝謝醫生。”

    “不客氣。”醫生起身,準備離開時,頓了下,說:“因爲你們的孩子在小時候的表現就跟其他的孩子不一樣,所以,日後需要多加幾分耐心去培養,不要急。”

    “我們會的,謝謝醫生。”

    醫生沒有再說什麼,跟他們說了一陣子話後,就了離開了。

    室內佈滿了大人的喜悅,小安緊緊的抱着連慕然,小肉手捨不得鬆開。

    幾人喜悅的走出了醫院,這時,連慕然的手機卻響了起來,是連慕年打過來的,她接起來後,臉上沒有什麼表情,說了幾句話後,就掛了電話。

    凌彥楠皺眉,“又要去公司了?”

    金家的人知道了範曼麗的事,也算是大家撕破臉了,“嗯,要開始了。”跟金家算是撕破臉了。

    凌月菲皺眉,有些心疼兒女的辛勞,“現在嗎?都中午了,不先吃飯嗎?”

    “不了,我回去公司再說。”說着,她回頭看了眼凌母,說:“媽,今天您就一起到家裏吃個飯吧,因爲公司的事,我還要呆上幾天才能回去凌家。”

    凌母其實也有些擔心連慕然會因爲範曼麗的事而心裏跟她有隙,不過聽她這麼一說,倒是放心多了,“好,媽過去,你去忙你的,不用管我。”

    凌彥楠拉着她的小手,“我跟你一起去?”

    “不用了,這件事我們會處理好的。”說着,她推了推他,上了車,很快車子就消失在車流裏。

    凌彥楠看着她離去的方向稍稍的失了神,擡手看了下手機上的那些關於她的八卦新聞,本來是想問她的,但是見她如此忙碌,又擔心她會分心。

    公司的事她已經夠忙碌了,要是要她再爲這些事煩惱,她只會更累。

    所以,還是忍着沒有問。

    回去的時候,凌母跟凌彥楠時在同一輛車上的,她開心之餘,忽然想到了自己來這裏的目的,她忍不住問正在開車的兒子,“彥楠,剛纔我好像聽小然跟範曼麗提了幾次金先生,她們口中的金先生,是不是老金?小倩她爸爸?”

    “嗯,是他。”他頓了下,說:“媽,我不是感情用事,所以站在小然這邊,事實上,這次鬧出這麼多事,都跟金家有一定的關係,包括在小安生日的前一天,設計我跟範曼麗的,也是他們,還有……媽,你不知道吧,原來小倩對我,一直都不只是單純的兄妹感情,所以我不可能還跟她兄妹相稱。”

    這件事,他早就想跟家裏的人說的了,但是金家跟凌家的關係不錯,尤其是跟他父母的感情,所以,一直都不方便說,特別是在金家跟連家有矛盾的時候,他越是提,或許他們會認爲他只是被連慕然利用了。

    雖然不見得他們一定會這麼想,但是他們總是會覺得,他是偏心於連慕然的。

    但現在不一樣,凌母也知道了一些事,既然她問起了,他也順便的說一下,免得她再被金曉倩矇騙。

    “你說這些事都是老金他們鬧出來的?”凌母聞言,臉色就不大好看了,她也不笨,將最近發生的事情連起來,不難發現他們的目的是什麼,她心裏頓時惴惴不安的,說:“不行,這件事我得跟你爸說一說,才幾年時間沒見,老金就換了一個人似的,竟然連我們凌家都敢計算了!那還得了!”

    凌彥楠沒有說話,任由她給自己的父親打電話。

    其實,她是不在商場上混不知道而已,他父親自然不會一點都不知道了,畢竟在商場上,防人之心不可無,在前兩天的報道中,他會這麼說,也是防着連家,他對連家知道得算是比較清楚的,還是要防着,別說幾年沒見的金家了。

    ……………………………………………………

    連慕然離開了公司,就被金曉倩堵住了去路。

    她眼眸冷淡一掀,沒有開口。

    對於她的冷淡,金曉倩的情緒波動卻非常大,咬牙道:“連慕然,小麗呢?你把她藏到什麼地方了?你這樣隨意的藏着她,是犯法的!你快點把她給我放了!否則,我就要報警了!”聽說範曼麗被人帶走了,她跟她父親,還有維特先生都很焦急,他們沒想到他們設計了這麼多,連醫院裏大部分的醫生都買通了,本來是想借此搞連慕然故意傷害罪,還有讓連慕然被醜聞纏身,牽扯着連家的股價下跌的,誰知道,到最後,除了沒有一點結局的報道,竟然連範曼麗都被人帶走了,他們本來是派了很多人守着的,但是卻沒想到忽然來了這麼多特種兵,將他們的人都制服了!

    這一點,是他們的失策。

    而讓他們更加擔心的是範曼麗會因爲連家的威脅而黑他們金家,到時候,損失最大的是他們,爲了不讓這件事發生,他們無論怎麼樣,也要搶回範曼麗。

    連慕然連眼皮都沒掀一下,淡淡的說:“小麗?你說的是誰?我不認識什麼小麗,請你走開,擋住我的路了!”

    金曉倩咬牙,“你——你別給我裝了,你知道我指的是範曼麗!你快將人給我放了!”

    “金小姐,就你在這裏對我大吼大叫,我都可以告你誹謗了。”她說到這裏,頓了下,緩緩的靠近金曉倩。

    金曉倩被她沉靜的眼眸看得心有些堵,腳步緩緩的向後退,有些害怕,“你……你想要幹什麼?我告訴你,現在大白天的,你要是要做什麼,我可不怕你!”

    連慕然淡淡的掃了她臉上驚恐的樣子,小嘴緩緩的靠近她的耳邊,用僅僅只有兩人的細微的聲音說:“金小姐,我看你是太笨了,你來之前肯定沒有跟您父親打過招呼吧?你覺得我爲什麼要把範曼麗放了?好讓你們利用她再來要挾我嗎?搬石頭砸自己的腳的事,你們會做,不代表我會做。”

    範曼麗本來是金家搬起來,想要砸別人的腳的,到現在,卻成了他們的絆腳石,不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是什麼?

    “你——”金曉倩咬牙,“我們纔沒有利用她,是你們想要用她來威脅我們吧?我告訴你,你別做夢了,我們是不可能讓你這麼做的!”

    連慕然淡笑了下,拍了拍她的肩膀,金曉倩立刻的就推開她,“別碰我!”

    “看來,你還沒看清你現在的處境……”連慕然說着,失笑了下,說:“我爲什麼要抓範曼麗來威脅你們?她是你們什麼人?要抓……我們也抓你啊?你看你,現在不是都送上門來了嗎?還真的沒有一點圈中之羊的自覺啊。”

    金曉倩被她這麼一說,覺得有道理,立刻的就遠離了連慕然幾步,節節後退,“我警告你,不要動我,你要是敢動我一根汗毛,我爸爸肯定會在你身上十倍,一百倍,一萬倍討回來的,讓你吃不完兜着走!”

    連慕然不說話,見她不擋住她的去路了,拉開車門就上了車,駕車離開了,回答金曉倩的是車子經過時,飛躍的塵土。

    金曉倩咬牙,見已經空無一人的車房,跺跺腳,咬牙離開了。

    這個連慕然,竟然又耍她!

    ……………………………………………………

    連慕然回到家的時候,也差不多晚飯了,凌母也還在,凌月菲留她下來吃了晚飯再走。

    她跟家裏的人打了個招呼後,就上去房間去了,聽凌母說凌彥楠中午的時候出去了一趟,早在一個多小時之前就回來了,現在在樓上的房間裏。

    家裏是三層的小別墅,一樓沒有房間,只有一個大廳和飯廳,還有廚房,所以廳很大,而二樓和三樓加起來才七個房間,只有一個書房,都住滿了人,所以連慕然跟連慕年還有連安昂的房間裏,因爲需要,後面都騰了個書房出來,而真正的大書房,只有緊急的時候,開會議時,纔會幾個人一起進去。

    所以,連慕然回到房間的時候,凌彥楠正在房間的書房裏看文件,只是,聽到了開門的聲音,就起來走了出來,看樣子,似乎等了她好久,“回來了?”

    連慕然勾着嘴角,點了點頭,“嗯。”

    凌彥楠過去將她攬入懷裏,眼眸一直盯着她,“你今天,很高興?”

    連慕然嘴角翹起的弧度更深了,說:“有這麼明顯嗎?”

    攬着她腰肢的手收緊了些,“什麼事?這麼開心?公司的事有眉目了?”

    “這算其中之一。”她回頭,看了眼從後背抱住她的男人,“今天有人特意過來給我玩了一道,所以,心情就更加好了。”

    凌彥楠見她這麼開心,也不由得勾起了嘴角,“小倩?”

    連慕然揚了揚眉,表情已經回答了他的問題。

    凌彥楠笑了笑,沒有說話,將她轉過來,攬着她就將她壓在了chuang上。

    連慕然頓了下,推了推他,“你……有話想要對我說?”

    凌彥楠頓了下,才點點頭,“今天的新聞你看了嗎?”

    “你是指今天早上發生在醫院的新聞?沒什麼好看的。”

    凌彥楠搖頭,是今天早上就已經出來了的新聞,他掏出手機,滑了下屏幕,就遞給她。

    這個頁面,他今天一直都保存着,因爲這個男人,已經是一根刺,早就弄得他不舒服了。

    連慕然看了一下,皺了眉,小臉沉了沉。

    凌彥楠一直留意着她的反應,抿脣問:“他是誰?”

    “高臨瀧。”

    “你們——”

    “我們沒關係。也不熟,說實話,我不知道他是從哪裏冒出來的。”連慕然自然知道他想問什麼,說完頓了下,推開他,起身翻了翻自己的包包,拿了自己的電話出來。

    凌彥楠皺眉問:“你在幹什麼?”還有,她那什麼回答?不知道是從哪裏冒出來的男人,會平白無故的出現在家裏嗎?

    想到這,他就堵心。

    “我打個電話先。”連慕然說着,邊往室外走,出了臥室後,關上了門。

    凌彥楠留在原地,琢磨着她的話,卻沒有追出去,只是臉色不大好。

    連慕然打了電話後,從書房裏出來時,就見到有人敲了她的臥室的門,叫他們下樓吃飯了。

    凌彥楠出了臥室,見到她,淡淡的說:“走吧,下樓吃飯。”

    連慕然點頭,不知爲何,她覺得凌彥楠說這句話的時候,好像冷漠了幾分。

    隨即的,她就想到了高臨瀧這件事,但是她說的是實話。

    想到這,她蹙眉。

    吃了飯的時候,她還在想着這件事,側眸看了凌彥楠好幾次,吃完飯不久後,凌母就離開了。

    送走了凌母后,她上前拉住了凌彥楠的手,輕聲說:“我有話想要跟你說。”

    凌彥楠心裏不可能舒服,因爲高臨瀧他是見過幾次的,他不但知道她之前住哪裏,還到了她的公司,就這兩點而言,跟她的關係能一般嗎?

    家裏的大人也知道了今天早上的報紙,雖然不知道連慕然跟高臨瀧是什麼關係,但是也覺得是連慕然的不對,見凌彥楠今天晚上臉色不大好,也就知道跟這個有關係了,想到這,他們也不打擾他們兩人,讓他們上樓去了。

    不過,很湊巧的是,他們纔剛上樓,連慕年就敲了她的門,說:“我們去書房一趟,急事。”

    連慕然點頭,看了凌彥楠一眼,“我先過去了,不知道要多久,要是晚了,你就先睡吧。”

    凌彥楠看着她離開,只好點點頭,微微的眯起了眼眸,高臨瀧?姓高的,在c市跟南城都沒有特別出挑的人家,所以,他沒聽過這個名字,難道……是京城那邊的人?

    ……………………………………………………

    連慕然那邊,他們忙了這麼久,終於有了點成效,將金家的老底抽了出來,所以,一時間目標明確多了,在加上,他們本來就在金家還想着能借凌家的助力時,他們就破壞了他們幾個今年較爲重要的合作案,所以,這件事就越來越明朗了,想必,就算金家的人再會做戲,再沉靜,都坐不住了。

    而他們今晚,要商討是是如何將金家的老底掀起來!

    不過,儘管他們知道,他們有這個實力,但是要真的將金家掀起來,還是要費一番功夫和時日的,不能一下子就能做到。

    跟幾個人視頻了四五個小時,才結束了談話,連慕然跟連慕年都累了,連慕年還好,倒是連慕然,最近擔心的事比較多,就更累了。

    “先回去休息一下,明天下午再去上班吧。”關了電腦,連慕年拍拍她的肩膀,不過,他頓了下,似乎想起了什麼,說:“那個男人,我好像在哪裏見過。”

    連慕然一頓,“哪個……你是說高臨瀧?在哪裏見過?”

    “姓高?”連慕年皺了眉,艱難的回憶着,說:“這個人可能有問題,我記得他可能不是這個名字的。”

    連慕然倏地一頓,“你的意思是,他接近我是故意的?”對於高臨瀧,她的感覺是別叫特別的,有些神祕,也有讓她警惕過,但是興許他給她的感覺太過無害,所以她也沒有放在心上。

    再說了,之前在京城的時候,他還幫過她……

    “不排除這個可能,我會叫人查查他的,但是你要小心一點,要是他再出現,你要跟他保持一定的距離。”

    連慕然點頭,皺着眉回到了房間,頓時眉頭越來越疼了,更加累了。

    回到房間的時候,坐在chuang上,從浴室裏傳來一陣陣的水聲,她有點昏昏欲睡了。

    這時,凌彥楠卻敲了敲浴室的玻璃門,“小然……,你回來了?幫我從行李箱拿一條neiku來。”他剛纔精神恍惚,自己拿的那條掉地上了。

    連慕然應了一聲,起身拉出了他從凌家帶過來的行李箱。

    因爲要住上幾天,他也要纏着她,而他在這邊沒有衣服,所以就帶了個行李箱過來。

    她隨意的翻了翻,找一條neiku不難,她找到後,準備拉上拉鍊,但是鼓起的行李箱面的那邊,卻有一樣東西差點掉了出來,她忙伸手接住。

    是一本書。

    本來是想伸手順手一推,將書弄回去的,但是在看見那半截的封面時,手不着痕跡的頓了下,緩緩的將書拿了出來。

    如果她沒記錯的話,這本書,是曲淺溪給他的。

    已經大半年了,他應該也看完了。

    如果說他這次帶過來是要還給她的話,已經到了連家這麼多天了,他有大把的時間可以還,但是書還好好的在這裏。

    她腦子閃過了一絲什麼,手微微抖了抖,臉色有些蒼白。

    還是,這半年來,他無論去到那裏,都帶着這本書?

    裏面的水聲頓了下,傳來了凌彥楠的聲音,“小然?沒找到嗎?”

    連慕然聞言,纔回過神來,沉靜的將書放回去了原位,拉好拉鍊,整理好行李箱後,纔將他要的東西交給他。

    凌彥楠擦着頭髮從浴室裏出來時,就見到她皺着眉,疲憊的躺在chuang上,好像睡着了。

    他緩緩的在她的身邊坐下來,想叫她起來洗澡了再睡的,但是見到她蹙起的眉頭,又不忍心。

    只是,他才走近,她眉睫顫動了下,緩緩的睜開眼睛,淡淡的掃了他一眼,說:“好了?”說着,疲憊的起來,打開衣櫃去找了一套睡衣,進去浴室洗澡了。

    連慕然很快就從浴室裏出來了,凌彥楠已經擦乾了頭髮,見到她似乎還是很疲憊,伸手將她攬入懷中,皺眉道:“很累?”

    連慕然點點頭,順從的依靠在他懷裏,逼着眼睛。

    “小然……”

    連慕然頓了下,才“嗯”了一聲。

    凌彥楠見狀,嘆了口氣,說:“累了就早點睡吧。”本來還想着跟她說一下高臨瀧的事情的,但是見到她這麼累,也就不忍了。

    連慕然點點頭,爬上chuang睡了過去,而凌彥楠給她蓋好被子,好一會兒才躺下來,將她攬入懷裏,在他的肩膀上找了一個好的位置,讓她躺得舒服一點。

    ……………………………………………………

    雖然連慕年說過,讓她下午再去上班的,但是連慕然還是早早的就起來了,而且好像還比她之前的生物時鐘還要早二十來分鐘。

    連慕年一個人下樓的時候,她已經在跟兩個孩子一起在吃早餐了。

    連慕然擡眸,見到只有他一個人,握着牛奶的手頓了下,“嫂子呢?”

    連慕年優雅的拿起刀叉將煎蛋切成小塊,遞給女兒後,才夾起一個精緻的海鮮水餃送入口中,“你嫂子累了,我讓她多睡一會。”

    連慕然自然懂這個意思,沒有說什麼,而是側眸看自己的侄女還有自己的弟弟,“等一下我送你們上學。”

    兩個小孩子還沒說話,連慕年就蹙了眉,說:“不是讓你多休息一下嗎?我送他們上學就好了。”早上高峯期,在學校附近送孩子上學的家長滿街都是,尤其是在學校附近,要堵車很久,會比較累。

    “沒事。”連慕然笑了笑,捏了一把念念的小臉蛋,說:“等小安長大了,要去讀書了,我還要念念照顧小安,誰想要欺負我們小安,就叫念念幫忙欺負回去呢。”

    連慕年淡淡的笑了下,當連慕然在說笑,而連慕楓則皺眉:“弟弟要女孩保護?”意思是男孩應當自強,在連家的教育裏,從來都沒有要別人保護這一點,更別說讓女孩保護男孩了。

    連慕然聳聳肩,“你弟弟身子弱,我這不是以防萬一嗎?”

    念念聞言倒是開心,笑米米的答應了。

    她離開連家的時候,凌彥楠還沒起*,不過,送他們去上學的任務,最後還是連慕年自己完成了,連慕然則去了公司,不過,在經過一棟大樓的時候,見到了兩個熟悉的身影,眼眸頓時眯了起來。

    金曉倩跟高臨瀧?



    上一頁 ←    → 下一頁

    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這號有毒末世生存大師
    總裁大人,放肆愛!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帝國總裁霸道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