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三百零四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76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三百零四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76字體大小: A+
     

    而她的鞋子也應景的掉了一個,在階梯上滾了兩三下,就停了下來,沒有它主人傷得這麼重。

    凌母跟範曼麗約好了的,就過來這邊了,她來到這裏的時候,並沒有見到範曼麗,打她的電話卻沒有人接,卻接到了一個電話,聽了對方的話後,臉色就不好看了起來,頓時也顧不得找範曼麗的,準備打電話給連慕然。

    電話是她一個朋友打過來的,也不知道對方是安的什麼心,在看新聞的時候,聽說又看到了她兒媳婦的八卦新聞,電視上放出來了很多她和另一個男人在一起的照片,連照片拍攝的日期都有,而且看樣子,他們在一起的時間也不少。

    凌母聞言,心裏對於自己約範曼麗過來這件事本來就覺得欠妥當,頓時就更加煩躁了,她正準備打電話給連慕然的時候,卻在拐角處見到了範曼麗跟連慕然似乎發生了爭執,她沒有出聲,走近一看,卻沒想到她過來時,卻見到這個畫面,頓時驚呼道:“小然——,你——你幹什麼?”

    連慕然抿脣,臉色一動不動的,平靜得像沒有感情似得,連下去看範曼麗的傷勢的衝動都沒有,只是淡淡的說:“媽,您怎麼來了?”

    “我……”凌母想起自己的來意,張嘴卻說不出來,皺眉的看了眼連慕然,就撇過頭去看滾下了樓梯放範曼麗了,見到她就緊緊的皺起了眉頭,忙下了樓梯過去。

    連慕然的表現相對來說,非常的冷漠無情,就靠在樓梯扶手邊,連正眼睇範曼麗一眼都沒有。

    凌母就比她急多了,因爲她見到範曼麗整個人都蜷縮在了臺階上,臉色似乎非常不好,而她走過去時,明顯的發現了她的腿上多了幾條血痕,而血,明顯是從她腹部流下來的,她身上穿着一件藍色的裙子,過膝,而她的皮膚非常的白希細膩,所以血紅色的血液順着她的大腿流下來的時候,顯得異常的觸目驚心。

    而且,很快的,就連隔着一小段距離的連慕然都聞到了一股血腥味。

    凌母看着,臉色就白了眉頭皺了起來,有些焦急的扶範曼麗,“你……你怎麼樣了?能站起來嗎?”

    她拉了拉範曼麗,見她沒有什麼動靜,就更加焦急了,叫道:“小然,你還站在這裏幹什麼?去叫醫生啊?你——”

    連慕然看了眼臉色蒼白如紙的範曼麗,沒有說話,只是剛身子剛動了動,就聽到了不遠處傳來了一陣陣的腳步聲,她眉頭立刻放皺了起來,一陣不詳的預感,襲來。

    果然,由遠及近的人,顯然都是記者,因爲動靜太大,所以也有醫生跟護士過來,想要阻止他們在醫院裏喧鬧,但是記者是靠新聞吃飯的,好不容易蹲點的蹲到了自己想要的新聞,哪裏肯離開。

    關於連慕然今天最新的八卦新聞,是一家電視擡獨家爆料的,是頭條,而且聽說照片也給人覈實過了,不是ps合成,是真的。看了新聞後,他們就奉命過來取料了。

    凌母還不知道什麼情況,皺眉道:“小然,你想她死嗎?想自己有事嗎?還不去叫醫生過來,快點啊!”

    連慕然小嘴動了動,還沒說話,記者就已經聽到了凌母的聲音,立刻的就喧鬧的圍了上來,見到被凌母抱着的,臉色不好的,尤其是地上的那一灘血後,記者更加像是打了雞血一樣,看了一下現場,腦子沒短路的人都能猜到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所以立刻的就開始炮攻連慕然了,問的問題一個賽一個犀利。

    只有醫生看到在臺階上被凌母抱着的範曼麗,立刻的就做起了保護措施,帶着範曼麗去了急救室。

    記者甲:“連小姐,聽說范小姐懷了您先生的孩子,剛纔我看范小姐的樣子,似乎是要流產了,是您推她下樓的嗎?”

    記者乙““是啊,連小姐,范小姐雖然是插足您跟您先生的第三者,但是您這樣子,殺死她跟您先生的孩子,也太過分了點,請問您這麼做,您先生知道嗎?你難道就不會覺得心裏不安嗎?”也許是覺得連慕然臉色太過冷漠了,很多人問話的時候,都帶上了情緒。

    記者丙:“剛纔您婆婆說,您希望范小姐死,所以纔沒有叫醫生過來,您這麼恨范小姐嗎?”

    一對記者在一邊吵吵鬧鬧,而連慕然的臉色卻非常的淡然,一句話都沒有說,小嘴都沒有動一下,更加不可能會回答他們的問題。

    很多記者見在她身上挖不到東西,準備向被醫生護着走的凌母問問題,“凌太太,我們接到爆料,說您在這邊請了一個醫生,要給人做羊水穿刺dna鑑定,所以您是承認范小姐肚子裏的孩子的,對嗎?”

    “凌太太,您是否親眼見到范小姐是連小姐推下去的?您會因爲她是您的兒媳婦而包庇她嗎?”

    凌母皺眉,沉這臉,一句話都沒有說,醫生很多人也知道凌母架子大,也知道她的身份,所以護着她,而連慕然被這麼多記者包圍了,就算是再多的醫生,也難以擠進去救場。

    見問不成凌母,記者再度都涌向了連慕然,“連小姐,今天早上,娛樂週刊報道了您跟一位異性男子來往密切,不知道您跟他是什麼關係?您跟您先生都各自有了自己的新歡,請問你們……”

    這是,知道這邊吵鬧一片,很多人都過來看熱鬧了,場面怎麼一個亂字了得。

    醫院見這個場面一時間也不會消停,就出動了很多警衛人員,而且他們也顧忌連慕然的身份,擔心她被這麼多記者圍着,他們不去救場,她遷怒於醫院。

    在警衛人員上來後,凌彥楠也到了醫院了,而連慕然新聞的這件事,他還不清楚。

    到了醫院後,他打連慕然的電話,卻沒有人接,正皺眉,上樓時卻聽到了很多人在討論連慕然的事,俊臉一沉,遠遠中,見到了被人羣緊緊的圍着的連慕然,纔想過去,卻見到許多人見到了他,記者們又想涌過去問他問題了。

    但是這次卻給警衛人員給制止了。

    凌彥楠走過來,連慕然自然的也看到了他,卻沒有說話。

    很多記者還在不停的問,但是凌彥楠一言不發的牽着連慕然的小手,轉身離開了熱鬧區,不久之後,醫院終於恢復了平靜。

    凌彥楠緩緩的放開她,見她不說話,皺眉道:“發生什麼事了?”

    連慕然搖頭,頓了下才說:“你打個電話給媽吧,看看她在哪裏,我去找我媽,看看醫生怎麼說。”

    凌彥楠皺眉,“你是說媽也來了?她來這裏幹什麼?”連安昂找了醫生要給小安做檢查這件事他沒有跟家裏的人說,她怎麼會知道?

    連慕然的語氣很平靜,也淡淡的,“她來不是爲了小安的事,而是範曼麗的事,說是來做羊水穿刺dna檢測。”

    凌彥楠沉了沉臉,似乎明白了什麼,卻沒有說話,掏出手機本來是要給凌母打電話的,但是拿起手機的時候,凌母比他更快一步,他接起凌母的電話,臉色就更加的沉了,看了一眼連慕然。

    連慕然注意到他的目光,沒有說話,也沒有看他。不過,就憑他那一眼,她就已經猜到了凌母大概跟他說了什麼,無非就是範曼麗的事。

    凌彥楠放下電話,問:“媽在六樓,你要上去嗎?”

    連慕然頓了下,擡眸看他,他臉上沒有什麼表情,但是看她的眼神卻還是柔和的,她看着,就說:“我先不過去了,有什麼情況,你就告訴我吧,我出來了這麼久,媽找不到我,也該急了,我先去看小安了。”

    凌彥楠嗯了一聲,看着她離開後,才從樓梯上去了六樓。

    凌母在電話裏,其實也沒有說什麼,只是說範曼麗跟連慕然發生了爭執,而現在範曼麗在手術室裏,她跌落了樓梯,有可能會流產,凌母在說話的時候,有些嚴肅,凌彥楠聽出來了,所以,他必須上去。

    凌彥楠走到凌母的身邊,淡淡的問:“怎麼了?”

    凌母淡淡道:“還在手術室。”

    凌彥楠沒有再說話,倒是凌母看了他幾眼,“剛纔小然在你身邊吧?”雖然她沒聽到連慕然的聲音,但是她能猜到,而且他既然過來了這邊,連慕然也在,所以只能是一切約好了的。

    凌彥楠不說話,算是默認了。

    “彥楠,這件事你也別怪媽,覺得媽對小然不夠好,但是媽自認也是一個講道理的人,如果是自己的孫子,我自然是想要的,但是我認定的兒媳婦一直都只有小然一個,這個,是不會變的,說實話,媽對小然還是比較滿意的。”

    彥楠這才說話,語氣沉了些,“可是,您沒有問過小然的意思,更加沒有跟她商量過。”

    凌母嘆氣,說:“媽知道媽這麼做會委屈小然,但是要是媽能立刻的做決定,也還沒算想好,要是我沒有在意小然的想法,我已經直接的叫人伺候範曼麗,等她的孩子出生了。”

    凌彥楠皺眉,還沒說話,凌母又嘆了口氣,說:“別說媽黑心,不過,不過現在,要是她肚子裏的孩子真的是你的,沒了也好,也省得我煩心,最近媽因爲這件事,也想得多了些,現在都這樣煩了,日後還得了。”

    凌彥楠驚訝的看她,“媽,你……”

    凌母揮揮手,臉上盡是愁容,說:“再多的話就不要說了,媽也不是老糊塗了,媽只是……媽不是就斷定了小安或許真的是智障兒,但是就是擔心……”

    凌彥楠看了眼自己的母親,發現她頭上的花白也多了幾根,他輕聲道:“我知道。”

    “不過……要是這個孩子不是你的,又出了什麼事,我們有錯,但是也是範曼麗自己作孽!”凌母想起連慕然那冷漠的樣子,皺了眉頭,問,“小然呢?”

    凌彥楠跟凌母說了下他們今天來醫院的來意,凌母聞言,也就不說話了,聽了時間,就知道,他們做這個決定的時候,她還沒跟範曼麗通話,所以,要是說連慕然是故意的找藉口來醫院也說不通。

    她搖搖頭,不再去想這件事,想起之前自己的朋友給她打的電話,她說:“今天早上的新聞,你都看了沒有?”

    凌彥楠搖頭,他今天早早的就出去了。

    凌母給了他手機,讓他看手機上的新聞。

    凌彥楠在見到高臨瀧跟連慕然的合照時,臉色徹底的沉了下來,因爲有一張,還是在m市的連慕然的家中!

    對於這個男人,凌彥楠從來沒有問過連慕然,連慕然也沒有說,有一段時間他是比較在意的,不過很快他就沒有多想了,因爲他跟連慕然的感情越來越好,說這些,不是讓人晦氣嗎?

    對於高臨瀧,他是見過幾次的,而且,如果他沒記錯的話,在京城那邊,還有香港,他都在……

    真的有這麼巧,大家碰好出現在哪裏?

    凌母見他看了這麼久,而且臉色異常的差,也皺眉問:“這個男人,你認識嗎?”她也覺得連慕然跟這個男子似乎親密了點,但是回頭一想,也覺得沒有什麼,畢竟凌彥楠跟金曉倩也是青梅竹馬,關係也比較親密,說不定這個男人是連慕然的好朋友呢,不過,還是有點在意,所以想問清楚連慕然對方的身份,自己記在心底,也不好。

    “見過幾次……”

    凌母纔想說話,但是這時,手術室的燈已經黑了,醫生從裏面出來,跟他們兩人說:“病人肚子裏的孩子沒能保住,大人倒是沒有什麼事,請節哀。”

    凌彥楠跟凌母都沒有說話,側眸看向凌母。

    凌母臉色還是還是有些不好看,倒是沒有說什麼。

    凌彥楠見狀,就放心了些,側眸時,卻見到見到範曼麗被人推出去,兩人都沒有跟上去,只是叫了個醫生,給她開了一間病房,找了個人照顧她後,就離開了。

    他們兩人下了樓,去找連慕然了,連慕然跟凌月菲還在醫生那裏,醫生還在做實驗,測試小安的反應能力,動手能力,四肢活動能力……

    之前,不止是凌母,凌彥楠,還有連慕然都叫人幫小安檢查過,跟凌母還有連慕然他們找的醫生不一樣的是,眼前的這個一聲,很年輕,看起來還不到二十歲的青年,高挑的身材,完美乾淨的面孔,對小孩子特別有耐心,勾起的薄脣一笑傾城。

    凌母跟凌彥楠見到對方,愣了下,因爲他太過年輕而漂亮了,所以要說他跟醫學專家搭上邊,還真的感覺不可信,即使對方看起來,比一般的男孩子壓成熟穩重。

    凌母是比較擔心的,推門進去後,沒有提範曼麗的事,卻問:“小然,他……醫生怎麼說?”

    連慕然看了眼凌母,想起之間範曼麗的事,她以爲凌母不會跟她說話了,她深思的垂下眼瞼,片刻才答:“醫生還沒有得出結論,所以,我也不知道。”

    凌彥楠過去,拉着連慕然的小手,眉頭卻蹙起,“他滿18了嗎?”

    凌月菲倒是知道一些的,因爲聽連安昂提起過,“聽安昂說今年剛好十八,是國家醫學院重點培養的對象,聽說是個百年難得一見的天才,已拿了不下三個博士學位了,專攻腦科,不過他幾乎是全能,他本來還在做研究的,他的恩師跟安昂是好朋友,所以叫他過來幫忙看一下。”

    凌母一聽,就覺得對方來頭很大了,是國家的人,他們這些專員,一般都是國家出錢培養的,而且還是做了保密工作的,能請到,的確要在官場上有一定勢力。

    想到這,凌母跟連慕然都緊張了起來,對方來頭這麼大,看來是有一定的能力的,說不定這次就直接出結果了。

    凌彥楠攥緊了她的小手,安撫他,不過,其實他心裏也非常緊張,所以,攥着的時候,就更緊了些。

    在外面等的時光,總是特別的漫長,大家的心都懸在半空中,不好受。

    大家在外面等了二十分鐘,這時,有醫生過來找凌母,說:“凌太太,范小姐已經醒來了,她吵着想要見你您。”

    凌母聞言,臉色沉了沉,也沒有心情去看範曼麗,不過連慕然說:“媽,你看一下吧。”

    凌母聞言,點點頭,凌彥楠見狀,擔心出事,攥住了連慕然想要鬆開他的小手,說:“我也一起去。”

    凌月菲也是緊張,眼看時間多過了一個多小時了,覺得醫生應該也差不多了,到時候結果出來後,要是不好的,只有她一個人在,該怎麼辦?

    “去哪裏?發生了什麼事嗎?”

    “媽,彥楠的一個朋友住院了,剛做了手術,我們上去看一看,很快就回來的。”

    凌月菲點點頭,忍不住叮囑:“記得快點回來啊,可能快好了。”

    三人上去了範曼麗的病房,範曼麗的臉色有些蒼白,在見到連慕然時,臉色就更加難看了,咬牙道:“連慕然,你這個女人,真惡毒!就算有什麼錯,也是我的錯,我的孩子有什麼錯?你冷血的推我下樓梯,要是阿姨沒來,你是不是就想看着我死在那裏,你才甘心?”

    連慕然臉色非常淡:“你現在不是沒死嗎?”

    “你……”範曼麗看着連慕然冷然高傲的模樣,眼淚都落下來了,委屈的對凌母跟凌彥楠說:“阿姨,我相信您也看到了,是她推我下樓的,是她要害我的孩子,她好惡毒啊,現在我的孩子沒了,怎麼說我也要她還我一個公道!不然,就太過不公平了,彥楠,你說是吧?怎麼說也要爲我們的孩子討一個公道,那是我們的孩子啊!”

    凌母看了眼依舊冷漠着的連慕然,皺了眉,但是還沒說話,凌彥楠就推連慕然往後,擋在她的面前,“我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她從來就沒有在意過你肚子裏的孩子,不可能推你下去,就是爲了毀掉你的孩子!”

    範曼麗抿脣,哭着說:“你……阿姨,您看,他就是這麼維護她的,那個可是他的兒子啊!虎毒不食子,他怎麼能如此狠心?這個女人害死了他的兒子,他竟然還維護她——”

    “夠了!孩子都沒了,再哭有什麼用?”說完,凌母側眸過去看連慕然,語氣溫和了不少,“小然,媽當時就看到她掉下去,你跟媽說,你到底有沒有推她?”

    連慕然聞言,沒有說話。

    凌母頓了下,又說:“小然,媽知道媽最近讓你傷心了,但是我知道你能明白我爲什麼會這麼做的,對嗎?只要你跟媽說你沒有推她,媽就相信你。”

    範曼麗聞言,臉色都變了,“阿,阿姨,您……您怎能如此偏袒,你……”

    凌母看了她一眼,說:“你也別說我偏袒,我也還沒老懵懂,誰是真的對我好,怎樣纔是對我們凌家好,我也是有分數的,我是想過要你的孩子,但是,我從來沒有接受過你。”

    “可是她害我沒了孩子!這樣子,你——”

    連慕然張眸,說實在的,有些驚訝。

    凌母掃了她一眼,不悅的說:“這麼看着媽幹什麼?難道媽對你,一直都很差嗎?媽剛纔下樓梯去看她,還不是爲了你,你知道的,要是她真的出了什麼事,你也跑不了,一點都不會爲自己着想。”

    連慕然聞言,笑了下,“我不知道,我以爲……”

    “你跟她誰重要,媽還是能分得清的。”說完,她又問:“那你——”

    連慕然搖搖頭,頓了下才說:“我連慕然沒有這麼惡毒。”

    “這個媽知道,跟你相處了一年多了,怎麼還不清楚?說實話,媽之前也想過是你做的,也懷疑過你,但是看到你這麼鎮定,臉色這麼冷,我就知道,這件事跟你沒關係了。”

    凌彥楠聞言,臉色才柔和下來。

    連慕然頓了下,看了眼範曼麗,範曼麗抿脣,冷笑一聲,說:“你們真冷血!現在我的孩子沒了,我要告你故意傷害罪!”

    連慕然沒有說話,這時她的手機響了起來,她接起來聽了下,說了現在的地址,很快就有人過來了,拿了一個盒子。

    範曼麗看着,臉色一頓,狐疑的看着她,不知道她這是要幹什麼,難道是要送她禮物做封口費?

    她冷哼一聲,說:“連慕然,我看你別做無謂的東西了,就算你送再多的東西給我,我都不會——”

    “范小姐,您想太多了。”

    連慕然說着,打開了蓋子,就讓人聞到一股血腥味。

    範曼麗心一緊,果然見到連慕然從盒子裏拿出了一件衣服——

    她倏地瞪大眼睛,“你怎麼會——”說着,她起身要搶連慕然手中的衣服,連慕然手一晃,走遠了幾步,範曼麗立刻的就起來,追了過去。

    凌彥楠臉色一頓,擋住了她的去路。

    凌母看着,皺眉道:“小然,這衣服不是她的嗎?”

    連慕然頓了下,淡淡勾脣一笑,說:“范小姐不是才小產嗎?怎麼?現在不疼了?”

    範曼麗心一驚,臉色蒼白如雪。

    凌母聞言,這才反應過來,臉色陰沉。

    連慕然說完,將範曼麗的衣服反過來,將裏面翻出來,指了指兩個暗紅色的小袋子,問:“范小姐,請問這個是什麼?”

    範曼麗咬牙,臉色更加蒼白了,沒有說話。

    連慕然坐下來,看着她說:“早在我回去後的第三天,我就知道了你沒有懷孕,彥楠已經查到了,你去醫院做的報告,都是作假的。”

    “不可能,要是真的這樣的話,那你們爲什麼——”

    凌母也皺眉,非常不悅的說:“你們早就知道了,卻不告訴我?”

    連慕然也有點不好意思了,“媽,這個,遲一些我會跟你解釋一下的,抱歉,因爲……因爲沒有您,這戲演不下去。”

    凌母輕哼一聲,不理她。

    連慕然摸摸鼻子,看了眼凌彥楠,凌彥楠笑了,說:“媽,小然她不是故意的,再說……這是我的意思。”

    凌母嗤了一聲,“喲,感情真的是越來越好了,都會替媳婦頂罪了?”

    凌彥楠笑了下,“媽,讓小然先跟她說完吧。”

    凌母不說話了,臉色卻不大好。

    “你戲其實演得不錯的,但是就是太貪生怕死了,剛纔你跌下去的樓梯這麼矮,就算你傷得再嚴重,也只是不算嚴重的骨折而已,我擔心什麼?而且,你自己想讓自己受傷,你自己都不擔心,我瞎擔心什麼?你說是吧?”

    範曼麗被她說得急氣攻心了,“你——連慕然,你,你真是——”

    連慕然臉色一冷,說:“是時候該低頭的時候,希望你還是學會低頭。”語畢,見她咬牙,不憤的看着她,她淡淡的說:“你跟維特先生的事我都知道一些,算我仁慈一次,我可以讓人將你弄進國家進隊裏呆一段時間,誰都碰不到你一根頭髮,處理完事情後,你可自己決定去留,這個是我給你最後的機會,要,或者不要,隨便你。”

    範曼麗驚愕的張眸,“你……你說的是真的?你真的會幫我?”

    “你自問,要不是你逼我,我做過什麼卑鄙的事了?別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範曼麗幾乎想都沒有再想的,她就答應了。

    她早就想要擺脫金先生父女了,但是奈何她怎麼沒有勢力,哪裏是他們的對手?

    不過,她燉了下,問:“你爲什麼幫我?”

    “我沒有幫你,我只是在利用你,發現你不見了,金先生怎麼也擔心你爆的料的,你覺得他會不花心思去找你嗎?”

    “你的意思是,你想分散注意力?”

    “他金先生能想到的東西,我們爲什麼就想不到?”

    範曼麗總算明白連慕然是什麼意思了。

    原來,從在知道連慕然知道她懷孕的消息後,他們就派人查她了,知道她根本就沒有懷孕。

    而金先生跟維特先生這麼做,是有兩點的。其一是分散連慕然的注意力,讓她沒辦法處理公事,那樣對他們有利,其二,是讓凌家跟連家生隔閡,最好是在這件事上讓凌家不幫連家。

    但是他們的計劃卻被連家的人將計就計,拿凌母想要這個孩子來做文章,掩飾他們知道了她假懷孕這件事,同樣子,也讓金家的人沉浸在破壞他們連家跟凌家的關係的時候,他們已經趁機摸清了金家跟威特先生的底細,已經出手了,所以他們最近纔會這麼忙,忙着給金家跟威特先生狠狠一擊呢!

    連慕然也不再說話,不久之後,果然有幾位軍人打扮的男子敲門進來,跟連慕然交談了幾句,就將範曼麗帶走了。

    範曼麗回頭,看了眼連慕然跟凌彥楠,抿了抿脣,還是什麼都沒有說,就走了。

    直到範曼麗被人帶走了,連慕然看向凌母,纔想說話,凌母就輕哼了一聲,睨了眼連慕然,轉身離開,說:“我去看我乖孫去了。”

    連慕然默默的看了眼凌彥楠,凌彥楠笑了,拍拍她的肩膀,說:“我待會會跟媽說兩句。”

    連慕然這才鬆了口氣,下樓去看兒子去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冒牌天王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這號有毒
    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