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三百零二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74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三百零二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74字體大小: A+
     

    連慕然下午回到連家的時候,家裏的三位長輩,還有連慕年都回來了,正在客廳裏靜候着連慕然的回來,陣像不小,可見他們對她的事有多重視。

    聽到了門外有一陣車聲,也聽到了門衛對連慕然打招呼的聲音,但是他們卻一動不動,直到連慕然進門了,纔看向她,見到只有她一個人,最先憋不住的就是老爺子,老爺子發飆的拍了下桌子,“姓凌的那個臭小子呢?去哪裏了?進我們連家的門就有這麼委屈他嗎?哼,他愛來不來,以爲我們連家稀罕他了?不來就不來,以後最好也別來了!”

    “爸,先彆氣,小然纔剛回來,有什麼事慢慢說。”

    凌母是有一段時間沒有見到連慕然了,所以在見到連慕然的時候,自然是想念的,雖然報紙上寫的那些,她也想知道原因,只是見老爺子如此大聲,她還是心疼女兒,畢竟,事情發生在女兒身上的事情,最疼的,還是女兒。

    老爺子掃了一眼連慕然,輕哼一聲,本來兒媳婦說了一句,已經壓下來的脾氣,眼睛看到桌面上那張報紙,看着記者寫的那些東西,瞬間又怒道:“這麼大的事,你都不跟我們說,你是想氣死我們嗎?”老爺子是年紀越大,脾氣越火爆了,動不動就怒吼。

    是自己的爺爺,連慕然自然也不會害怕,她坐下來,接過傭人遞上來的水,臉色淡淡的說:“爺爺,你年紀也不小了,這麼大吼大叫的,成何體統?氣壞了身體,我們可不會心疼。”

    “你……”老爺子本來滿臉怒火的,被連慕然這麼輕飄飄的一句話說得感覺自己的怒威都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一點作力都沒有。

    老爺子腦勺一撇,說:“嫁出去的孫女潑出去的水,哪裏還會記得心疼我這個老人家?要是知道心疼我,就不會出了這樣的事都要瞞着我們了。”說到底,還是心疼孫女,是自己看着,疼着長大的孩子,受委屈了,被人欺負了,他哪裏會不心疼?

    連慕年聞言,淡淡的笑了下,不過因爲妹妹的事,笑容也不深,提醒道:“爺爺,跑題了。”

    連慕然見狀,算是解釋的說:“公公婆婆叫彥楠回去了,所以等一下才能過來,他過來時,也會帶上小安的。”

    老爺子看了一眼連慕然,沒有說話了,輕哼一聲,似乎對凌彥楠非常的不滿。

    連安昂聞言,說:“既然他會過來,那就等他過來了再說吧。”

    “你爸說得對。”老爺子感覺連慕然似乎站在凌彥楠那邊,而他也起得不輕,要是他們說什麼,連慕然都替凌彥楠回答了,還有什麼意思?他們要審問的雖然也包括自己的孫女,但是最重要的還是凌彥楠,要是現在說了,他來了,還說什麼?

    還有,他早就看那個臭小子不順眼了,這次非得臭罵他一頓不可!

    既然如此,凌月菲也不管他們了,拉着連慕然左看右看,怎麼看,都覺得女兒瘦了,心疼得不行,說:“今晚我叫劉嫂給你做你喜歡吃的菜。”自己的女兒她是清楚的,雖然不說凌家虐.待她,對於長輩,因爲老爺子的教導,既然是自己的長輩,無論長輩說什麼,她都順長輩的意,除了偶爾跟老爺子鬥兩句嘴外。

    她想,她的女兒,在凌家也是一樣的,喜不喜歡吃什麼,定然很少說,人家吃什麼,就跟着吃什麼,不一定是自己喜歡的,能不瘦嗎?

    連慕然雖然嘴上不說,臉上也沒有表現出來,但是隻有她自己知道,從踏進家門的那一刻,她有些冰冷的心,句被溫熱了。

    凌母的態度她雖然能理解,但是還是無法做到不心冷,畢竟,她對於凌家的兩位長輩,是真的當做他們是親生父母那樣對待的,但是他們卻嗎,沒有將她當親生女兒那樣對待,說實在,是有點心冷。

    凌母覺得連慕然瘦了,跟連慕然說完話後,就叫人去給連慕然燉補品了。

    這段時間,除了他們母女,其他三位男性家屬都沒有怎麼說話,偶爾在凌月菲說到連慕然臉色差了,瘦了後,臉色纔有些變化,變得越來越不悅了,尤其是老爺子。

    半個小時左右,凌彥楠才抱着懷裏的小安到了連家。

    見到凌彥楠進來,凌月菲就過去了,她心急,想要看自己的外孫,凌彥楠笑了笑,叫了一聲:“媽。”

    凌月菲頓了下,才淡淡的點頭,看着他懷裏的,像是剛醒來的,握着小拳頭揉着大眼的小安,心立刻就軟了,“小安來,外婆抱一抱。”

    小安眨着眼兒,怯生生的往凌彥楠懷裏鑽,但是大眼看着凌月菲。

    老爺子也急,扯着脖子往那邊看過去,手癢癢的,不過卻在努力的掩飾,因爲他的不待見凌彥楠,殊不知都被後輩看去了。

    連慕然也起身,走過去,還沒走過去,就聽到凌彥楠用溫柔的聲音對兒子說:“小安不怕,外婆是小安媽媽的媽媽,給外婆抱一抱,嗯?”

    小安看着凌月菲,不知道聽懂了還是沒有聽到,側着小腦袋看凌月菲,見到凌月菲的笑容,倒是沒有像剛纔那樣害怕了,在凌月菲伸手過來的時候,也不掙扎了。

    凌月菲笑了,看了眼小安,再看了眼女兒,說:“小安跟你長得真像,跟你小時候有八分相似,而且看起來比你好像還要漂亮。”

    連慕然笑了,沒有說話,過去挽凌彥楠的手臂,說:“過去坐吧。”

    凌彥楠點頭,雖然不是第一來凌家,可能是因爲在乎,其實,有些緊張,緊張的感覺,自從他成年之後,已經沒有多少事能讓他有這種感覺了。

    老爺子忍不住了,說:“小月,抱小安過來我看看。”

    連慕然跟凌彥楠坐下,叫人給他倒水,見長輩們都過去見小安了,淺聲問:“爸媽很生氣嗎?”

    想起家裏的人說的話,他頓了下才說:“還好。”

    凌月菲覺得,小安雖然發育緩慢了一點,長得這麼漂亮,怎麼可能是智障兒,所以她反倒不是太擔心,見到女兒跟凌彥楠在說話,將注意力落在了他們兩人的身上,見他們兩人說話的語氣和眼神,笑了下,算是安心了些。

    連慕然將小安的事情跟家裏的人說了下,連安昂皺眉,說:“孩子還小,專家說的話也不一定就完全都對,不用過於着急。”他是相信自己的女兒的孩子,不可能是智障兒。

    智障兒?誰說發育遲緩的,就直接的跟智障兒掛鉤了?這都什麼跟什麼?

    老爺子附和,“你爸說得有道理,哪裏來的專家,孩子還不到一歲,就胡說八道,現在的專家是越活越回去了,沒用!”

    連慕然淡淡的笑了下,沒有說話,知道家裏的人是安慰她,心疼她。其實,她一直都知道,無論家公家婆對她多好,加起來,比不上家裏的人的十分之一,只有一直看着她長大的家人才會心疼她,一切都是爲了自己。

    連安昂看了眼這個他見的次數不多的女婿,抿脣平靜的開口,那模樣跟神態,倒是跟連慕然有幾分相似,“那個自稱懷了你孩子的女人是怎麼一回事?是不是真的有這麼一回事?”

    凌彥楠過來後,他們長輩們就圍着小安轉了,當然,這也有故意的因素,現在他終於有機會開口了,面對這麼多長輩,自然不會隱瞞,便將這件事說了一下。

    “讓一個女人設計進去了,就這點出息,哪裏配得上我們小然。”老爺子說完,忍不住又對連慕然說:“我就說當時你就不應該嫁給這個臭小子的,你看看,現在都是些什麼事?我就說他靠不住,我不管,要是那個女人肚子裏的孩子是他的,你給我離婚,這樣的男人不要也罷,我連元帥的孫女還怕沒人要嗎?”

    凌彥楠知道連家的長輩不喜歡他,而且對他有成見,其實他也知道不能怪他們,畢竟開始時,確實是自己做得不對,不過,像老爺子這樣,一點面子都不給他,直接的說他不好的,還是第一次,誰見到他不得誇一誇?誰不想做他們凌家的兒媳婦?

    所以,他的臉色黑了些,本來他是不打算說話的,但是老爺子說到離婚了,他眉頭皺了下,態度堅決的說:“爺爺,我承認事情是我的錯,但是那個女人的孩子不可能是我的,我敢肯定,因爲我們什麼都沒有發生,還有,我不可能跟小然離婚。”

    連慕然不說話了,因爲無論怎麼說老爺子都覺得她是在維護凌彥楠,而且這件事是凌彥楠自己引起的,由他自己說,也合理。

    連慕年覺得老爺子是被氣昏了頭,提醒道:“爺爺,他們還有小安不能說離婚就離婚。”

    老爺子不悅了,掃了一眼自己引以爲傲的孫子,“一個小孩子而已,我們連家養不起嗎?我孫女的孩子,我們自己養,怎麼不對了?怎麼?還是你嫌棄你妹妹?”

    “爺爺,我沒有。”連慕年無語了,他哪裏是這個意思?不過,以老爺子的脾氣,他火上來了,別人怎麼說都是錯,只有他自己是對的,這就是軍人的獨.裁和專.橫!

    他看了眼連慕然,似乎在說:我搞不定他了,你自己來吧,我無能爲力了。

    凌彥楠也說話了,“爺爺,小安也是我的兒子,撫養他是我的職責,怎麼能讓讓爺爺您費心?而且,孩子在父母的身邊,對小孩子的成長,纔是最好的。”

    老爺子只要凌彥楠出聲,就吹鬍子瞪眼,“是不想讓我費心還是看不起我?覺得我這個老頭子老了,不會教孩子?我告訴你,小然他們兩兄妹都是我帶大的。”

    凌月菲覺得事情越來越亂了,低聲勸道:“爸,這婚都結了,有什麼事就好好說,能解決的就解決,不能解決的再說啊。”

    頻頻被晚輩說不是,老爺子不爽了,輕哼一聲,別過臉說:“你們現在覺得我老了,嫌棄我了?”說完,抱着小安坐遠一點,說:“好好,你們說,我不管行了嘛?”

    連慕然頓了下,見老爺子逗着自己的兒子,勾脣笑了,開口道:“爺爺,其實,這些事不能怪凌家,這件事百分之八十是金家搞出來的,最原始的原因,不過是想讓凌家不幫我們反過來幫他們而已。”

    這一點,就算連慕然不說,其他的人都明白,有人有心想要害你,你就算防備,你在明,敵人在暗處,所以想要不掉進陷阱裏,不容易。

    凌彥楠頓了下,說:“關於連家的事,我們凌家會出一份力的。”

    老爺子輕哼一聲,非常的不屑,雖然年紀大了,但是此刻表達自己的憤怒的時候,依舊非常的有力,“不必了,我們連家有這個能力,我可不想被別人亂說我們家事賣女求榮,說我們小然嫁過去是爲了你們凌家的勢力。”

    連慕然雖然覺得老爺子說的是氣話,卻還是忍不住無奈的說:“爺爺……”

    凌彥楠無奈的說:“爺爺,我從來都沒有這麼想。”

    老爺子輕哼道:“你沒有,那你父母呢?就這麼看待我們連家的?”

    凌彥楠頓了下,抿脣凜然的說:“這件事我會處理好的,請您放心,還有,我知道你們不接受我的幫助是因爲不需要,因爲就像小然說的那樣,你們有實力,而我說幫,不是因爲幫誰,而是要個小安抱一個仇,他們竟然因爲這件事將小安擺在輿.論尖頭,讓所有人都戴着有色眼鏡看小安,這一點,我絕對不可以原諒!”

    老爺子還是不鬆口,“哼,要是你連這一點都做不到,算什麼父親?這是你應該做的!”

    連慕然皺眉,“爺爺……”

    她想說什麼,卻給凌彥楠拉住了手,勾脣對她搖搖頭。

    連慕然回頭看他,雖然她知道,凌彥楠時有錯,但是她知道,凌彥楠時無意,而且範曼麗會設計他,跟他們連家也有關係,要是他們跟金家沒有商業鬥爭,就沒有他跟範曼麗那件事了。

    老爺子繼續說:“你就這點出息,我就說他幾句了,你就心疼了?”自己的孫女他怎麼會不清楚?只是,心裏就是不爽,這個臭小子,娶了他家的孫女竟然不懂珍惜,都讓小然變瘦了!

    連慕然不說話,吃着水果時,卻頓了下,因爲老爺子說對了,聽老爺子數落凌彥楠的不是,她是有點心疼。

    凌彥楠回頭,見連慕然低着頭不說話,就笑了,他知道連慕然露出這深神色,就說明是承認了。

    他握住了連慕然的小手,連慕然頓了下,側眸看他,無聲的詢問着。

    凌彥楠對她溫柔的笑了下,不知道在想什麼,忽然放開了連慕然的小手起身。

    連慕然看着,愣了下,還沒說話,,凌彥楠忽然跪了下來。

    連慕然愣了下,實在是想不透爲什麼凌彥楠突如其來的有這個舉動。

    其實,不只是連慕然,其他的四人都愣住了。

    連慕然愣了一秒,心忽然一抽,立刻的放下水果,開口道:“凌彥楠,你幹什麼,你——”

    此時,不止是連慕然,連安昂也皺眉,但是卻給凌彥楠接下來說的話,打斷了。

    但是凌彥楠卻回頭阻止了她,對她淺淺一笑後,就轉過頭去,面對着老爺子,說:“爺爺,您是這裏的長輩,所有有些話,對您說,我覺得,是我最大的誠意。”

    說完,他掃了一眼,所有的人,眼熟而虔誠的說:“爺爺,這是我這輩子,第一次向別人下跪。我下跪是因爲我希望您能不要再說讓小然跟我離婚這件事了,我知道或許您不是認真的,但是每次這麼聽着,我心裏都不舒服。我跟小然是夫妻了,有了小安,我們會過得很好的,而且我可以確定這纔是我想要的生活。我們會一直好好的走下去的,我也會好好的對她,無論發生什麼事,我定然會擋在她的面前,保護她。從此以後,絕對不會讓她受一點委屈的,我知道我之前是做過很多對不起小然的事,所以您不認可我,但是,我知道錯了,也明白我錯過了什麼,所以,爺爺,請您給我一次機會,對於像範曼麗這樣的事,我也可以跟您保證,絕對不會讓這種事發生第二次的,請您相信我。”

    凌彥楠的一席話,說得無比的真誠,而且有力,能讓人感受到他的決心,聞言,所有人都安靜了,包括連慕然。

    連慕然咬着脣,握着水果的手還頓在半空中,心情澎湃。

    凌彥楠說完話後,還跪在那裏,沒有起來,老爺子沒有說話,而連安昂興許是覺得實在是受不起晚輩的這個大禮,說:“有什麼事都起來說吧,你爺爺他,不習慣別人跪。”在凌父的心裏,一個男人向別人下跪,不容易,他在凌彥楠的眼裏,看到了決心。

    凌彥楠跪着,並不是因爲要讓他們因此而答應他剛纔說的那些話,他只是用行動來表示自己的誠意,自己的決心,表示自己對連慕然的決心。

    所以,在連安昂開口時,他頓了下,纔起來,坐回了連慕然的身邊,而連慕然則低着頭,沒有說話,卻在凌彥楠坐下來的時候,伸手去握住了他的手掌,小手輕輕的鑽着,緩緩的,跟他十指相扣。

    凌彥楠感受到了連慕然的心情,側眸看了她一眼,笑了。

    老爺子是接受凌彥楠下跪的人,這麼久都沒有開口,輕咳了下,才說:“我說希望小然能跟你離婚,誰說只是說說而已?我的孫女嫁過去給你就是被你疼愛的,照顧她,保護她是你應該做的,你作爲丈夫,現在才知道這一點,也太遲了。不過……既然我家傻孫女願意,我還能說什麼?不過……要是你再敢負小然,我可就不是說說而已了。”

    凌彥楠點頭,他知道既然老爺子說餓了這番話,無疑使贊同了,“我知道的,爺爺。”

    老爺子輕哼一聲,沒有再說什麼,低下頭來逗小安了,老爺子是家裏帶小孩經驗最足的人,逗小孩也別有一番經驗,所以雖然小安不愛笑,卻不難發現,小安挺喜歡老爺子的。

    這次要問的,也問得差不多了,也就該散了。

    而且都是忙人,因爲這件事匆匆的趕回來家裏,不過,還是有公事要忙的。

    連慕然跟連慕年在說公司的事情,而凌彥楠則從包包裏翻出小安的奶瓶,給小安衝奶粉,準備喂小安喝奶。

    喂完小安後,他們也要準備上班了,雖然下午剩下的時間不多了,不顧還有更多的事情需要他們去忙,所以還是需要趕回去公司一趟的。

    小安喝了奶後,就想要睡覺了,凌月菲抱過小安,上樓去了,這時候連慕然跟連慕年也起身,只聽得連慕年說:“那等一下我們回去後,再開一次會。”

    好,我們現在就回去吧,現在時間不早了,今天晚上可能要加一個小時的班。”

    連慕年點頭,說:“等一下跟我一起走?”說話的時候,他看了眼凌彥楠,他能感覺到凌彥楠在等連慕然。

    凌彥楠掀脣,立刻開口道:“謝謝大哥,不過,我會送她回去公司的。”

    連慕年點點頭,沒有說話。他這聲大哥,叫得不錯。

    連慕然上樓去拿點東西,就準備回去公司了,但是,在上樓時,遇到了正準備下樓的連安昂,“我也認識幾個醫學上的專家,過兩天要不要帶小安去看一看?”

    連慕然知道父親的意思絕對沒有存在其他不好的含義,是出於一種關心。

    不過,她還是皺眉,她不想因爲這個事再讓小安進去醫院,但是家裏的人的一番好意,她怎麼也要接受,再說了,答應了,也算是讓她們不要這麼擔心吧。

    連慕然剛上車車子開了一段距離,凌彥楠忽然剎車了。

    連慕然嚇了一跳,還沒等她回過神來,就給凌彥楠給緊緊的抱住了,薄脣急不可耐的覆上了她的小嘴,霸道的纏繞住她的甜美,大手也將開始不規矩的在她的身上點火,感受她。

    連慕然等一下還要去開會的,但是現在,她卻沒有推開他,反而將反手將他抱得更緊,因爲這一點,她早就想這麼做了,而且不但是他,就她,也想真真切切的感受他,而且想要更多,更多,他不知道,雖然在他下跪,說了那一番話後,她什麼都沒有說,但是她的心裏是多麼的感動,差點落淚,感動得要不是因爲家裏的長輩都在,她就過去主動的抱他,親他了。

    下跪,對於別的男人而言,或許沒有什麼,但他不一樣。

    她知道他其實是一個不容易低頭的男人,更別說是下跪,以他的身份和他高傲,就算是低頭,都並不容易,但是他爲了他能向她的家長下跪,保證,她覺得,足夠了。

    兩人在車子裏吻了很久很久,但是卻都沒有做到最後,在凌彥楠終於可以放開她的時候,兩人已經氣喘吁吁了,在車子裏,兩人喘息的聲音,異常的清晰。

    連慕然小臉埋在他的肩膀,沒有說話。

    而凌彥楠卻將她抱緊了,說:“小然,我跟爺爺說的話,也是對你說的,我希望你以後,不要輕易的說要跟我離婚,知道嗎?”

    連慕然聞言擡眸看他,說:“我爲什麼要跟你離婚?”

    凌彥楠聞言,也覺得有道理,不過還是抱着她的腦勺,說:“以後的事誰能知道這麼多?”

    連慕然聞言,頓了下,認真的說:“如果我要跟你離婚,那說明,你做了對不起我的事,讓我……徹底死心了。”

    “不可能!”凌彥楠說得很絕對。

    連慕然笑了,親了親他,“我也希望不可能。”

    凌彥楠這才笑了。

    連慕然整理了下衣服,說:“時間不早了,我們走吧。”

    ……………………………………………………

    晚上,凌母打了個電話給範曼麗,之前她們兩人聊得來的時候,可是留了電話的。

    她本來是想約範曼麗出來的,但是現在哪裏都有記者,不方便,只好打電話了。

    凌母也不廢話,直接的說出了自己的意思,她要範曼麗去醫院驗一下孩子的dna,她知道,按常理來說,現在還早了點,畢竟範曼麗肚子裏的孩子才一個月這樣子。

    但是,他們可以找人來,特意的幫忙來做這件事,也是一樣的。

    範曼麗在接到凌母的電話的時候,還在金家,所以他們都知道凌母打電話過來了。

    範曼麗聞言,有些傷心放說:“阿姨,您這個意思是,還是不相信我嗎?不過,既然這個是您的意思,爲了讓您安心,我會照做的,後天是吧?我會準時到的,請放心。”

    凌母抿脣,沒有說什麼,對於範曼麗,要不是她肚子裏的孩子有可能是凌彥楠的,她已經不想再跟她有任何的交集了,“我希望要是你肚子裏的孩子不是彥楠的,以後,不要再來纏着我們彥楠。”凌母覺得,現在出了這麼多事,其實都跟範曼麗有一點關係,確定了她肚子裏的孩子是否是凌彥楠的後,該怎麼處理,都直接得多,要是不是凌彥楠的孩子,他們妄自的決定孩子的去留,那就是作孽了。

    “阿姨,我肚子裏的孩子就是彥楠的,我能保證,那您準備真麼辦?”

    凌母抿着小嘴,打破她心底的希望,淡淡的說:“這件事到時候再商量也不遲,再說了,孩子的事,我不能完全做得了主。”

    範曼麗抿脣,似乎是真的很委屈,“阿姨,您不覺得您這樣做太過分了嗎?對我太不公平了嗎?”

    “我爲什麼要對你公平?是你插進來我兒子跟媳婦之間的,你敢說你鬧出這麼多事,你心裏沒有一點其他的想法嗎?”

    “阿姨,我以爲你至少是喜歡我的,畢竟以前我們聊得不錯。”

    凌母抿脣,也直白的說了:“那是我當你是跟我聊得來的朋友,而不是媳婦,有些人,要知道弄清楚自己的位置,不屬於自己的,就不應該妄想。”

    範曼麗咬脣,攥着小手,心裏非常的不平衡。

    她才明白自己只是凌母無聊時談話或者是消遣的對象而已,這個對象,只要能逗她開心,有什麼介意的?只是,消遣的對象只要高興了,可以隨時換,只是兒媳婦卻不能,說到底,還是像金曉倩所說的那樣,她身份地位不夠,踏不進凌家大門。

    所以,她做了這麼多,自以爲有點作用,到最後,都是假的?

    她嗤笑了下,語氣冷了幾分,“阿姨,您的意思我明白,我知道也你是想要我的孩子的,對吧?不過,您確定像連慕然這樣高傲的女人,會接納一個不是自己的孩子來日後跟她的孩子爭*嗎?”否則,她也不會多次的心軟。

    凌母不說話,她是想要這個孩子。他們凌家人丁單薄,雖然不是連慕然的孩子,但是她知道連慕然是一個孝順的孩子,要是她想要,連慕然不會有什麼異議,要是連慕然視這個孩子己出的話,將來也會少了那些繼承者的爭鬥。

    凌母頓了下,不想再跟範曼麗說下去,便淡淡的說:“這件事就這麼定了,希望你能如期到醫院跟我匯合,沒有什麼事的話,我先掛電話了?”

    範曼麗也不再說話,掛了電話後,房間的門,立刻就被人推開了,金先生笑了下,說:“做得很好。”

    範曼麗垂眸,冷笑了下,片刻才擡起頭,淡淡的說:“我這麼配合您,希望您也信守承諾,事成之後,我們各不相關!”

    金先生勾脣,笑得自信而自大,“當然,我可是一個最守信用的人了。”

    範曼麗輕哼一聲,沒有說話,有些人就是不要臉,什麼話都說得出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冒牌天王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
    海賊之國王之上這號有毒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妖孽奶爸在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