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三百零一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7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三百零一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73字體大小: A+
     

    不過無論他們覺得凌彥楠的反應有多麼的不合常理,既然他已經開口說話了,記者們不爲自己也爲電視臺或者是報社着想,所以關於連慕然的所有的事情,都不敢再問了。

    在金曉倩的心裏,凌彥楠除了最近,一直都她都是溫和而*愛的,但是近段時間,他因爲連慕然而跟她翻臉,現在,他本來一聲不吭,不屑跟這些記者周旋的,但是因爲他們問到了連慕然,他的反應這麼大,頓時就妒忌得不行。

    範曼麗也是在一邊聽着的,聞言苦笑了下,覺得自己之前簡直是走火入魔了,竟然會覺得凌彥楠有可能會接受她,而現在她才清楚,其實他在很早以前就說清楚了,他根本看不上她,而她,竟然直到現在才懂得這個問題。

    不過,跟她一樣傻,不,或者比她更傻的,還大有人在呢,而她在這件事上可謂是摔得頭破血流了,所以,對於凌彥楠,她還能有什麼想法?但是有些人卻不一樣,儼如之前的她,或者是比她勁頭更足的投入裏面……

    想到這,她看了一樣金曉倩,看到她滿臉的妒意,嗤笑的勾起了嘴角。

    她之前處着自己有過人的美貌,所以異常的自信,而眼前這個女人呢?她有什麼?傲人的家世?除此之外,還有什麼能拿得出手的?

    不過就算她有傲人的家世,人家連慕然也有,憑什麼看上她金曉倩?

    想到這,範曼麗冷哼一聲,忽然勾脣,在吵鬧中,輕聲的說:“金小姐,看來,你想得到他的人不容易啊,而且……更是難上加難的是,不知道你有沒有機會得到他的心呢。”

    範曼麗的聲音不高不低,卻足以讓金曉倩聽到了,她本來就生氣,妒忌連慕然了,聞言,心裏就更加不好受了。雖然她父親的計劃萬無一失,但是距離得到凌彥楠也需要一定的時日,而凌彥楠看樣子,無疑使對連慕然死心塌地的,所以範曼麗的話說得一點都沒有錯。

    就是因爲如此,她才更家的不好受,就算這個是事實也好,爲什麼要從這個已經沒有任何能力跟她爭的女人才嘴裏說出來?她配麼?

    想到這,她冷笑一聲,說:“范小姐,我的還輪不到你來操心,你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就好了,我的事不是你這種人能夠管得了的!”

    範曼麗勾脣,她跟她計較纔是傻瓜,所以她毫不意甩甩頭髮,說:“嘖,關心一下而已,發什麼火?怎麼?吃連慕然的醋了?不過就算你吃醋也沒用啊,人家現在還是正牌呢,你想要擠掉她上位,得努力的加把勁了。”

    金曉倩跟範曼麗這邊波濤暗涌,凌彥楠那邊也沒有能好的去哪裏,很多記者都是衝着他來的,他們處着人多,團團的將凌彥楠圍住,他們其實也要問範曼麗和金曉倩問題的,但是現在當務之急是在保安還沒過來之前,從凌彥楠的嘴裏挖一點有價值的東西,至於身後的那兩個女人,隨後再問也不遲。

    連慕然的事沒得問,只好問剛纔關於範曼麗跟她肚子裏的孩子的事情了。

    凌彥楠抿脣,掃了一眼範曼麗的方向,淡淡的說:“范小姐只是我以爲合作商的代表,但是她爲什麼會懷孕,她肚子裏的孩子是誰的,管我什麼事?”

    範曼麗心一緊,感覺到了凌彥楠帶着威脅性的眼神,本來就不好看的臉色頓時就變得更加難看了。

    金曉倩聞言,心裏有些急,看了一眼在場的所有記者,在見到一個身影后,她才淡定的笑了笑,凌彥楠的話剛落不久,果然的就有一個人從外面擠進來,看他手上的話筒,不難發現也是一名記者,聞言,他尖銳的說:“可是我們接到爆料,說范小姐肚子裏的孩子確實是您的孩子,也因爲孩子這件事,范小姐已經去過了你們凌家多次了,而凌先生您不認是不是顧忌這您太太連小姐的身份?所以纔不敢要范小姐肚子裏的孩子?您太太對於這件事是什麼態度?是堅決不同意嗎?可是那可是您的孩子,您難道不應該讓孩子認祖歸宗嗎?”

    凌彥楠聞言,犀利的眼眸掃了一眼那一名記者,薄脣掀起一抹弧度,他沉默的走近了那一位記者,那位記者本來是問得理直氣壯的,但是被凌彥楠這麼看着,差點嚇得腿軟,身子節節後退,凌彥楠看他因爲站不穩而跌坐在地上,緊張的看着他,凌彥楠居高臨下的掃了他一眼,良久他才淡淡的說:“不是我們凌家的孩子,我爲什麼要認?看你說的,好像認定了是我的孩子一樣,你知道的比我還清楚,怎麼?她肚子裏的孩子是你的?別人都沒有問,你問題這麼多?你們是同夥嗎?”

    說着,他轉身,準備離去,而這時,也有十來個保鏢和七八個保安過來了,將記者推離一邊,個凌彥楠讓開了一條道路,凌彥楠淡然的轉身離開。

    凌彥楠巨大的氣場頓時將周圍的人嚇得鴉雀無聲,聞言,都不由得用各種眼光流連在範曼麗和那位記者的身上,而範曼麗聽到凌彥楠的話,臉色頓時慘白一片,他竟然如此狠,隨意的將她跟任何一位男人配對,而且還污衊她,她咬牙想反駁,不過她頓住了,不想說話,寧願忍着不說話,也不要說任何對金家有利的事情,對她而言,金家的人時魔鬼!計算她被羞辱得再不堪,也不要讓金家因此得利!

    但是,她想忍,有人卻不想她忍。

    金曉倩皺眉,冷聲道:“你不會忘記了爸爸讓你說什麼了吧?還不快說?!”

    範曼麗咬牙,十指攥緊,咬着下脣,不肯將話說出來,就在她猶豫的時候,有人忽然說:“凌先生,聽說您跟連小姐的兒子被醫院的醫生鑑定爲智障兒,是有這麼一回事嗎?您是在迫於連小姐的身份下,覺得這位小姐的出身不如連小姐好,所以,您才寧願要一個智障兒,也不要這位小姐肚子裏的孩子嗎?”

    她的話,引起了周圍一片哇然,均驚愕的看着凌彥楠的背脊,要知道凌彥楠可是他們c市的商業才子,甚至是在全國,都是叫得上名號的,連慕然更加是一名女強人,能管理這麼多公司的一個女強人能笨到哪裏去?

    所以要說他們兩個人的孩子是智障兒,那全國百分之九十多的人的孩子不都得是白癡?

    凌彥楠聞言,徹底的頓住了腳步,轉過頭時,臉上陰霾滿布,還沒來得及說話,另外也有幾位記者也符合,更加急切的問凌彥楠這個問題了,但是他們根本不能靠近凌彥楠,所以場面顯得很滑稽。

    凌彥楠抿脣,嘴角處盡是冷意,“惡意出言中傷我凌彥楠的兒子,既然你們敢做,我想,你們跟你們的老闆也應該想好了要付出什麼代價了。”說完,他看了眼已經從樓上下來,擠進來的唐祕書,給了她一個眼色後,拳頭緊握的離去。

    凌彥楠走了,記者們就想採訪範曼麗跟金曉倩,但是她們兩人爲了避免凌家的長輩多想,所以從頭到尾都沒有說過什麼不好的話,見凌彥楠走了,也有人護着她們離開,所以他們在她們的身上挖不到任何資料。

    凌彥楠離開了現場後,本來是要回去公司的,但是凌彥楠的腳步忽然一頓,轉了個方向,在記者都走光後,從還沒回到辦公室,就從公司下來了。

    唐祕書不解的看着他,“凌總,您要去哪裏?:”這不是剛到公司麼?

    凌彥楠今天本來是早早的想要回來處理公事的,但是現在,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他頓了下,回去了辦公室,將要處理的文件放進了文件包裏,對站在門外的唐祕書說:“今天我不會再回來公司,有什麼事打電話給我。”

    說完,他就轉身離開了公司。

    唐祕書看着他抿脣離去的樣子,想起那些記者問的問題,她皺了眉,看凌彥楠臉色如此不好,難道他們問的東西,都不是空穴來風?是真的有這麼一回事還是他們添油加醋的說得過分了?

    這些,她不得理解,也不敢問,但是看着他匆匆的背影,雖然他什麼都沒有說,她卻忽然卻知道他要去哪裏了。

    ……………………………………………………

    連慕然收拾了下文件,將文件交給自己的祕書,待祕書出去不久後,她才起身從辦公椅子上起來,準備去會議室開會。

    打開辦公室的門,還沒反應過來,就給人擁入了一個熟悉而溫暖的懷抱,抱着她的人身上有一股淡淡的屬於他特有的味道,很乾淨,很清新。

    她推了推他,想讓他放開她,現在正是高層要前往會議室的時候,他這樣子,會被很多人看到的,而她從來都不習慣在人前秀恩愛,自己的事,自己知道就好了。

    但是凌彥楠卻沒有放開她,反而將她抱得更緊了些。

    “怎麼了?”連慕然皺眉,感覺到凌彥楠心情似乎不好,只是不知爲何,不到一個小時之前,他送她道公司的時候,還是好好的,才這麼短時間誰能將他的心情弄得如此糟糕?

    凌彥楠沒有說話,還是緊緊的抱着她不肯放手。

    很多高層路過連慕然辦公室門口,見連慕然臉色複雜的被一個他們看不清面容的男人抱在懷裏,頓時都驚到了,但是他們面對着連慕然,也不敢細看,均匆匆的走過。

    既然他不說話,連慕然也不會勉強她,她伸手去抱了他一下,說:“我要去開會了,你要不在我辦公室裏先坐一坐,等我開會回來再說?”

    凌彥楠這才擡起頭來,拉着她的小手的手掌緩緩的放開,點點頭。

    連慕然笑了下,“那你記得關門。”說着,她還是有些不放心的回頭看了眼凌彥楠。

    也是到了現在,很多人才知道,原來這個男人就是連慕然的丈夫凌彥楠,頓時紛紛露出了好奇的神色,忍不住大膽的多看了幾眼。

    連慕然這個會議持續了兩個多小時,等她開會回到辦公室,已經是早上十一點多了。

    她推開辦公室的門時,凌彥楠正背對着她,坐在沙發上,拿着平板電腦不知道在看什麼,很入迷,都沒有發現她已經回來了。

    連慕然沒有去偷看別人看什麼的嗜好,所以邊往辦公椅子上走去邊淡笑着問,“在看什麼?”

    凌彥楠笑了笑,擡眸時,兩個多小時之前,抱着連慕然時,那複雜而深沉的眼神,已經變了,嘴角勾起暖意的笑容,很好看,說:“你想出去吃午飯還是叫人送過來?”

    因爲今天要回去見連家,所以連慕然也不想怎麼走動,也不挑,隨便的吃點就算了,所以說:“叫外賣吧。”

    凌彥楠笑了下,起身,手肘支在她的辦公桌上,看着她道:“我已經叫了。”

    連慕然這回不說話了,掃了他一眼。

    飯菜很快就上來了,兩人吃了飯之後,凌彥楠整理好垃圾和食物殘渣後,坐到了連慕然身邊,說:“今天早上,在我公司門口圍了一堆記者。”

    連慕然一頓,皺眉道:“被他們圍住了?”她回來的時候,也有記者,但是她回來早一步,所以他們無法跟上來,所以沒能在她身上挖到信息,而她也猜到了,他們會轉移目標的。

    凌彥楠點頭,頓了下,起身拿自己的平板電腦過來,點了一個頁面給她看。

    連慕然在看到標題的時候,手頓時顫抖了下,手中的平板電腦,要是凌彥楠沒有在下面握住她的小手的話,她相信,早已經跌落在地了。

    到現在,她終於明白他早上過來的時候,臉色維和如此難看了。

    她臉色發白,眼眸泛紅,其實已經很傷心了,但是她卻異常的鎮定,一字一句的看完了整篇報道,而凌彥楠見他臉色不大好,想阻止她看下去的,但是還是忍住了。

    連慕然攥着小手,眼眸異常的冷,金家這次是真真切切的惹到她了!

    對於上一次毫無根據的誹謗,她沒有在意,不是她默認,而是她不屑跟他們計較,並且他們有他們的計劃,她連家也有自己的計謀,誰輸輸贏也說不定呢,而她也早就猜到了有這一幕了,但是沒想到他們竟然真的敢將她的孩子擺上輿.論的中心,這是他們最該死的地方!

    他們千錯萬錯,就是不該傷害她的小安,既然他們敢做,就得承受她的怒火,而她因此也絕對不會手下留情!

    其實今天來報道的記者來自各大媒體,但是不畏懼凌彥楠最後一句話的,之後兩三家報刊,電視臺倒是沒有一個臺是敢播的,其中已經說明了原因。

    想到這,她冷笑了一聲,意思其實已經很明顯了!

    凌彥楠握着她的小手,沒有說話。

    連慕然感覺到手心的溫度,擡眸看他。

    他們跟金家的事是暗鬥,想要查到一些內容不容易,而她也沒有怎麼跟他說,所以他知道得不清楚,“這件事交給我處理,連家跟金家的事,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儘管開口,我不希望你跟我客氣。”

    連慕然看他,知道他剛纔這麼生氣,是因爲跟她一樣的,他們什麼都可以不去聽,不去看記者寫什麼,他們只是無法忍受竟然拿他們的小安做文章!

    她勾起了一抹笑容,淡淡的搖搖頭:“媒體的事,可以交給你處理,但是金家的事,我不希望凌家參與進來。”

    凌彥楠皺眉,並不贊同。

    連慕然看得出來他是覺得這件事完全是金家在玩弄了,所以對金家,他不可能沒有氣,她說:“如果你幫我,爸媽怎麼看我?他們或許會覺得,你是因爲我的教唆纔會這麼做的,我知道,在爸媽的心裏,金家是最好的世交,不過……你可以不幫忙,但是也可以讓爸媽不要跟金家合作,對連家而言,就是最好的了。”

    凌彥楠還是皺眉,攬着她說:“你不相信我能說服他們?”

    連慕然搖頭,低下頭來說:“我就是不需要你這麼做,也不想你這麼做,我希望我們兩人的關係是簡簡單單的,沒有利益關係,沒有誰欠誰,由始至終,牽扯着我們關係的,除了我們的小安外,就是我們兩人的感情……”

    凌彥楠皺勾了勾脣,卻搖搖頭,說:“你不明白,只要不是我們之間的感情足夠穩定,小安讓我們牽扯更深,所以,就算我們有利益關係,就算我欠了你,或者是你欠了我,都不能影響我們是夫妻和小安時我們兒子的事實,我們的關係也是簡簡單單的,哪裏摻雜有雜質了?”

    連慕然皺眉,還想說什麼,但是凌彥楠卻已經問住了她,好久才放開她,說:“噓……你再要說,已經遲了,因爲在你去開會的時候,我,已經決定了,不能改。”

    連慕然無奈的笑了下,搖頭道,“你怎麼……”

    她的話還沒說完,凌彥楠口袋裏的手機就響了起來,凌彥楠看了下來電顯示,毫無疑問的,是家裏的來電,他看了一眼連慕然。

    連慕然也沒有說話,推了推他,離開了他的懷抱。

    凌彥楠也任由她離開,他聽着電話,一言不發,到最後,淡淡的說:“好,我回去一趟。”

    連慕然聞言,看了他一眼,說:“我跟你一起——”

    她還沒說完。凌彥楠就打斷了她的話,“不用,你留在這裏就好,我想,你不會有空跟我回去的。”

    連慕然抿了小嘴,想起那篇報道,她知道孃家裏的人肯定會看到的,想到這,她蹙了眉,關於範曼麗的事跟小安的事,她對家裏的人絕口不提,但是現在他們忽然在報紙上看到,還不擔心死了?尤其是媽媽和爺爺他們兩個。

    才這麼想着,她的手機就響了起來,果然是母親的來電。

    凌彥楠沒有立刻的利卡,而是站在原地看她,到她掛了電話才說:“家裏的人讓你回去?”

    連慕然點頭,“帶上小安。”

    凌彥楠頓了下,說:“我現在回家,處理完後,我會帶小安過去的。”

    連慕然皺眉,纔想說話,凌彥楠就打斷她,“如果你回去了,你覺得你能立刻離開家,再回去連家?”

    連慕然覺得有道理,點點頭,算是認同了。

    …………………………………………………………

    凌彥楠回到家,凌父凌母都在,看到報紙上寫的那些東西,兩人的臉色都不怎麼好,在看了報紙後,他們兩人已經不間斷的接到無數的電話,無論是親朋還是好友,還是世界各地的醫院,均打電話過來問關於小安的事,很多人名義上是關心,但是實際上放的什麼心態,人心隔肚皮,誰能知道?

    而且,報紙纔出來沒多久,就有人上門來了,各種關心,各種慰問,到最後,他們都稱不在家讓他們都走了。

    想到這,凌母心情非常不好,也將凌父叫回來了。

    凌彥楠一回來,就將小安抱在了懷裏,讓小安在他的懷裏安穩的午睡。

    凌母本來氣沖沖的,想說話,但是耐於小安在,也不能大聲說:“彥楠,我看這件事,都是範曼麗搞出來的,好大的膽子啊!彥楠,你跟媽說,這件事,你想怎麼處理?”本來她還打算就算凌彥楠不要範曼麗肚子裏的孩子,她也要的,但是現在她跟金曉倩鬧出了這件事,讓有所人都看他們凌家的笑話,現在看來,自己的想法錯誤得很,想到這,她異常的氣憤。

    凌彥楠沒有回答,反而問:“爸,你知道連家跟金家的事情嗎?”

    凌父淡淡的點頭。

    凌母皺眉問:“什麼事情?”

    凌父簡單的將事情說了一遍,凌母聞言,眉頭蹙得更緊了,說:“難過小倩最近老是針對小然,原來跟他們公司有一定的關係。”

    凌父掀起眼皮看凌彥楠,“你怎麼看?”

    凌彥楠倒是說的很直接,“我想站在連家這邊。”

    凌父沒有說話,頓了下才說:“你有沒有想過,這會是連家設的局?”

    凌彥楠臉色一沉,說:“爸,我信連家,不是因爲我是小然的丈夫,而因爲我是小然的丈夫,所以,我要站在連家這邊,否則,你讓別人怎麼看我們凌家?”

    凌母聞言,似乎也聽出了一點頭緒來,看向自己的丈夫,說:“你的意思是,這個局有可能是連家設的,就是爲了讓我們厭惡金家,不跟金家來往,或者是,擔心我們這次幫助金家?又或者是藉此讓我們同意站在他們連家那邊?”

    凌父頷首,算是認同,但是凌彥楠卻沉了俊臉,說:“不可能,小然絕對不可能將小安擺上砧板,任人說三道四,就是爲了讓這個目的!”

    凌父皺眉,“彥楠,爸知道我這麼說你心裏不舒服,知道你相信小然,但是在這件事還沒有結果之前,我們都不能妄自下定論。”

    凌母聽了,都覺得有道理,覺得腦子有些亂了。

    凌彥楠淡淡的看了一眼自己的父母,說:“我是相信小然,同樣的,在金家跟連家之間,我寧願相信連家。”說完,他感覺到睡夢中的小安許是因爲吵鬧,睡得並不安穩,他也覺得自己的話說完了,便抱着小安上樓,但是不到十分鐘,他換了一套衣服,背了個包包下樓來了。

    凌母凌父見狀,皺眉道:“彥楠,你這是要幹什麼?”難道他們不同意他的觀點,所以他要離家出走?這算是什麼事?他都三十多歲了,之前沒有離家出走過,反倒是現在來玩這一套?

    凌彥楠淡淡的說:“之前我跟小然說好了今天跟她一起回去一趟連家,畢竟她出差了這麼久,都沒有回去過,老人們都很想她跟小安了。”

    凌母抿脣,說:“這件事推遲一些時間不行嗎?爲什麼要現在就去?”

    “連家的人還不知道小安的情況,在報紙上看到了,很擔心,想盡快見一見小安,還有……對於範曼麗的事,我有必要對連家的人親自解釋一下。”

    凌父聞言,覺得有道理,嘆口氣說:“既然這樣,你就去吧,但是剛纔的事,你最好想一想,最好的方法是,我們凌家誰都不幫。”

    凌彥楠搖頭,說得很認真:“爸,這一次,我一定要幫連家。”

    說着,他不再看自己的父母,打算抱着小安離開,凌母卻叫住了他,想說話,卻欲言又止的,最後猶豫了下才說:“沒什麼,記得早點回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冒牌天王黑凰后
    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這號有毒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