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九十八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70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九十八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70字體大小: A+
     

    連慕然看了眼不敲門就推門進來的凌彥楠,淡淡的掀脣,“今天怎麼這麼早就過來了?”她看了下時間,才四點不到,她五點才下班。

    凌彥楠淡淡的笑了笑,走過去,在她辦公椅子的背後,伸手抱住她。

    其實不單只是她,就連他自己都覺得自己好像太過粘她了,才幾個小時不見,他就想得緊,勤快的過來找她,不過他的心情一直都非常愉悅,抱着她笑了笑。

    連慕然笑了下,推了推他,說:“你先坐着,我還有事情要處理。”

    凌彥楠皺眉,吻了吻她的發端,伸手去抓住她的小手,拿掉她手裏的文件,連慕然被他弄得無奈,昂首往後看,剛想說話,就被吻住了小嘴。

    不過這次凌彥楠只是淺嘗輒止,很快就放開了她,高蜓的鼻樑蹭了蹭她的後,拉着她起來,說:“今天我們都早點下班。”

    說着,不管她同不同意,就拉着她往門口走,連慕然哭笑不得,掙扎了下,“喂,凌彥楠,你——”

    凌彥楠不聽,拉着她就走,連慕然是拿他沒辦法了,投降道:“行行行,我跟你一起去行了嗎?但是你總得讓我把我的包包給拿上吧?”

    凌彥楠這才笑了,不常笑的俊臉看起來就更加好看了,連慕然看着,竟然愣在了原地,久久不能回神,而胸膛裏的那顆繼續爲他不斷的跳動着的心,此刻更加興奮,漲漲的暖暖的。

    凌彥楠沒有發現她微微紅了的小臉,轉過去去給她拿包包,然後牽着她的小手離去。

    上了車,連慕然才嘆口氣,問:“是要去哪裏嗎?”

    凌彥楠不答反問:“你想去哪裏?”問完,似乎想到了什麼,加了一句:“除了回去公司!”

    連慕然笑,想了下才回答,“我想給小安多添一些衣服還有玩具。”

    現在天氣熱了些,小安也長了些個子,之前買的很多衣服都不能穿了,兒子雖然還不會走路,不過每次坐着就不動了,也喜歡自己玩,每次拿着玩具就半天捨不得撒手。

    怎知凌彥楠聞言,頓了下,皺眉道:“媽不是給小安買了很多衣服了嗎?小安哪裏能穿得完?”不是他不關心和愛護兒子,其實,他是有點無奈,她的心裏記掛這小安是沒錯,但是她怎麼就不想想他?她怎麼就不說給他買幾套衣服?買幾條領帶?而且今天她難道看不出來他是故意來找她,就是爲了想跟她出來玩一玩嗎?

    想到這,他心裏有些沮喪,她對自己的男人也太過不上心了。

    不過,他想到這些的時候,也不想想他自己衣櫃裏的很多都還沒穿過的衣服,而且隔壁還有一個衣室,裏面很多都是他的衣服,都是他的合作商每次出了新品之後第一時間給他送過來的,都是符合他的品味和風格的,那裏的衣服,他也沒有多少機會穿,買這麼多不是浪費嗎?

    連慕然笑,“是你問我的,我只是說實話而已。”

    “這件事往後挪,遲一些我抽時間跟你一起去,現在,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連慕然沒有說話,看他好像很高興的樣子,她只是笑了笑。

    凌彥楠開車,到了他公司的樓下,連慕然看着,愣了下,“你帶我來這裏幹什麼?”

    凌彥楠修長的食指放在脣邊,言笑晏晏,“噓,不急,等一下你就知道了。”

    連慕然看着,無奈的笑了笑,覺得他今天心情真好,她是真的很少見到他笑容連連的樣子。

    他牽着她的小手,進去了公司,往珠寶設計室走去,而那裏,是閒人免進的,但是連慕然可是他們的總裁夫人,那裏是閒人?

    凌彥楠俊美的臉上在公司的時候,是少有笑容的,臉上一向是冰冷和淡漠,但是今天他牽着連慕然的時候,俊美的臉上綻放的笑容,讓他展現在人們眼前的是百分百的溺愛妻子的高貴男人,跟之前他的員工們所見到的的,還是有很大的不同的。

    兩人牽着手進來的時候,立刻就吸引了工作室裏所有人的注意力,很多人還是很少見到連慕然的,即使在報紙上,也難得一見,今天難得一睹總裁夫人面容,頓時覺得,之前自己所認爲的女神,都被連慕然統統秒殺了。

    連慕然臉上雖然笑容沒有凌彥楠燦爛,但她的高雅的氣質,是很多人一輩子都模仿不來的,不會讓人覺得難以接近,但是也帶有一種距離,小臉漂亮動人,靜若初蘭。

    已經習慣了被衆人偷看的連慕然,沒有絲毫的尷尬,勾脣對過來對他們打招呼的員工點點頭,跟着凌彥楠進去了一個看似會議室的屋子裏,裏面沒有任何人。

    凌彥楠讓她坐下,轉身去了一個地方,抱着一個盆子進來,上面有一個很大的盒子,放在了她的面前,在她的身邊坐下,笑道:“打開來看看。”

    連慕然捏了捏小手,有些緊張,“是什麼來的?”

    凌彥楠笑而不答,握着她的小手,跟她一起打開。

    裏面放着很多個紅色的錦盒,她心跳加速的數了下,一共十一個。

    連慕然看着錦盒的形狀,就心裏似乎已經有數了,咬了咬下脣,側眸看他,凌彥楠笑,“打開來看一看。”

    連慕然打開一看,果然是戒指,而且非常漂亮,她什麼好的,名貴的東西沒有見過?自然知道眼前雕刻精美的戒指,價值非凡了。

    凌彥楠看着她似乎有些不知所措的樣子,笑了,伸手將她抱起來,坐在自己的雙腿上,“這些,都是我在小安生日前找人訂做的,不知道你喜歡怎麼樣的,我自己畫的款式,喜歡嗎?”

    連慕然笑了,雙眸晶亮,尋寶似得,一一打開仔細的看着,她都很喜歡,她回頭看他:“很喜歡,不過,我想,我只要一個就夠了。”

    “爲什麼?”凌彥楠頓了下,“都是唯一的款式,都是做給你的,你想要,可以換着戴。”

    連慕然低着頭勾這嘴角道:“其實戒指我覺得最好一輩子一雙,不在貴重,但求心意。”

    凌彥楠心一動,吻住了她的小嘴,緊緊的抱着她,很久以後,才肯放開已經氣喘吁吁的她,“真這麼想的?但是……我們結婚的時候的戒指不是我挑的,我知道你可能會在意,我也覺得對不起你,所以我希望能彌補這一點。”

    連慕然聞言,心也一動,忽然覺得,自己真的不遺憾了,及時那天的婚禮,她現在想起來,還是有一種讓自己落淚的辛酸。

    她吸了吸鼻頭,隱藏自己的情緒,擡頭看他,說:“結婚戒指是我選的。”

    凌彥楠一頓,驚訝的看她,“你是說真的?”

    連慕然點頭,凌彥楠立刻抱緊了她,笑了,說:“那我們不換了,就用以前的好不好?”既然是她選的,那比什麼都重要。

    連慕然不答,卻說:“但是這些很漂亮,我也很喜歡。”語氣中有些惋惜,不過笑容卻還是很炫目,漂亮因爲凌彥楠剛纔那句話。

    凌彥楠立刻便做了決定,“那我們留着作紀念,但我們只戴我們的結婚戒指。”

    連慕然笑了笑,點點頭。

    凌彥楠親了親她後,叫人將東西包好後,他們才離開。

    連慕然看了下時間,覺得差不多了,說:“我們回家吧。”

    凌彥楠一手開車,伸手去握她的小手,“我想在外面吃。”

    凌彥楠如此粘人,連慕然心裏自然是很高興的,但是說實在話,她有些不習慣,而且她在愛情這方面上,一直是比較慢熱而羞赧的,凌彥楠最近這麼粘她,她高興得有些不知所措,不過既然他都提出來了,她沒有理由拒絕,而且她也很喜歡,不過還是提醒道:“不回去吃飯的話,要給媽打個電話,免得她擔心。”

    凌彥楠點頭,選定了飯館後,連慕然在點菜,他準備給凌母打電話,連慕然點完菜後,就去了一趟洗手間。

    凌母在接到凌彥楠的電話的時候,正下樓,叫人準備晚飯,聽到凌彥楠的電話,她意識下的皺了皺眉,卻沒有說什麼,不過心裏還是有些埋怨的,他們本來工作就忙,不出差也沒有應酬的時候還能在晚上的時候陪自己吃頓飯,現在他們好不容易有空了,卻在外面吃,讓她一個老太婆一個人在家吃,一點滋味都沒有。

    想到這,她本來是有點餓的,頓時都沒有了什麼胃口,而在這個時候,不知爲什麼,腦子裏竟然想起了金曉倩的話,頓時眉頭就蹙得更深了,擡眸就看到了被她氣憤的扔在茶几上的照片,她頓了下,伸手去拿過來看了看,臉色就越來越不好看了,心裏的擔心也越來越濃烈。

    她吃了晚飯後,陪着小安玩了會兒,就給小安洗了澡,讓小安自己坐在自己的小chuang上玩。

    小安似乎對玩具很入迷,抱着玩具就不想放開,但是玩膩了他就連碰都不想碰了,要拿到新的,纔會拿着,愣着小臉看個半天。

    凌母看着,嘆了口氣,覺得自己這孫子不但不愛動,不愛笑,不愛哭,還特別愣,看起來有點呆滯,配上他紛嫩漂亮得絕無僅有的小臉,有些怪異。

    不像自己的兒子小時候那樣,不但漂亮,而且看起來水靈水靈的,所以現在成爲了人人誇張,事業有成的男人。

    這麼想着的時候,心裏空空的,心情也變得沉重。

    房間的們是開着的,好像過了很久,聽到樓下傳來了一陣的交談聲,也知道連慕然跟凌彥楠回來了,她讓小安坐好,才下了樓,發現自己的兒子心情似乎很好,正拉着連慕然的小手上樓,似乎準備回房間了。

    凌母頓了下,才說:“彥楠,媽有事想要跟你說。”

    凌彥楠皺眉,想不透她到底有什麼話想要對他說的,尤其是她一臉嚴肅的樣子,讓他心裏的疑惑更深。

    連慕然感覺到凌母看了她一眼,她淡淡的笑了下,“那你們慢慢聊,我進去房間看看小安。”

    凌母跟凌彥楠兩人進去了書房,凌彥楠在沙發上坐下,而凌母就在他對面坐下,他問:“媽,你要跟我說什麼?”讓他不解的是,她還要支開連慕然。

    “彥楠,媽知道你通常都不會跟媽說謊的,對嗎?”

    凌彥楠點頭,“媽,你想要說什麼,就直說吧。”

    凌母也直接,但是她說話的時候,眼睛卻沒有離開過凌彥楠的臉上,“今天小倩還有小麗又過來找我了。”

    凌彥楠眼眸一眯,薄脣抿了起來,“她們又過來幹什麼?”而且範曼麗也過來了,這是讓他覺得詭異的事,想到這,他心裏就多了一陣不詳的預感,“她們都跟你說了什麼?”

    凌母沒有說話,而是拿出了那個紙袋,“你看一下這個,小倩跟我說,這些是小麗的父母,但是他們身上的傷是你叫人做的,你老是告訴我,你有沒有這麼做!”

    凌彥楠沉下了俊臉,“她們都說了什麼?”

    凌母看凌彥楠沉下了的俊臉,心就一跳,語氣也忍不住的衝了些,“她們說你用這個威脅小麗,叫她不要出現在你跟小然的面前,你跟媽說,你到底有沒有做這件事?”

    凌彥楠擡眸看凌母,說:“媽,無論我做了什麼,你都該相信我做這些事是有苦衷的,而且,我不會真的傷害人,我雖然不是法律專業的,但是我懂法!”他知道凌母最擔心他會走錯路,拿人的性命來開玩笑,而且他們凌家富貴了這麼多年,家裏有沒有一個做官的,所以一直都有很多人盯着他們這塊肥肉,他要是行差踏錯,很可能會被人蔘一本。

    不過現在倒是好一些,連慕然家裏官商結合,而且都是做到了頂尖的,這讓很多人收回了伸出來的獠牙,但是,及時沒有連家,他們凌家能屹立這麼多年不倒,也不是沒有道理的,所以他們想做什麼,也不容易。

    凌母也知道,丈夫兒子在商場上混跡不容易,也不能說賺的錢都是乾乾淨淨的,但那時兩碼事,那是商場的競爭,是沒辦法的,而現在這個根本就不一樣,對方不過是懷了他的孩子而已,他怎麼能如此對待人家?

    “也就是說,你真的這麼做了?!你威脅人家女孩子就算了,你竟然還抓了人家的父母,你……這關人家父母什麼事?你……你真的是太過分了!我子什麼時候變成這樣了?!”

    凌彥楠被凌母的一席話說得很頭疼,“媽,你冷靜點,我並沒有傷害他們什麼!我知道範曼麗她沒有懷我的孩子,但是她卻硬要來這裏挑撥離間,無論我怎麼說都不聽,我只好出此下策了,我真的沒有對她的父母做什麼,我發誓。”

    凌母還是不肯鬆開,說:“你都這麼對人家了?你還想做什麼?你就不該動她的父母,要是不是你的孩子,等到了一定的時間,做個羊水穿刺dna鑑定不就知道了?你急什麼?”

    凌彥楠無奈,對凌母,她不能衝撞,但是解釋了她又覺得他過分,“媽,你把她想的太簡單了,現在範曼麗就算有了孩子,也不到一個月,距離能做羊水穿刺dna鑑定的時候還有很長一段時間,就怕節外生枝。”

    凌母是真的有些生氣了,“你這是藉口,能出什麼事?”

    凌彥楠沉了臉,“媽,我可以跟你保證我絕對不會做傷天害理的事,但是別人想做什麼,我也看得一清二楚,我不可能讓她們亂來,所以這件事你不要管,我自己來處理就好。”

    “我不管,我怎麼能不管?你看看你都做了什麼?”

    凌彥楠抿脣不語。

    凌母頓了下,看了下門口,聲音也壓低了一些,“彥楠,你跟媽說,你這麼做是不是小然的意思?”

    凌彥楠頓時就皺起眉來,語氣立刻就冷了下來,道:“媽,你這是什麼意思?是不是她們跟你說了什麼?這件事跟小然沒有一點關係,她根本不知道,你亂想些什麼?”

    凌母也知道自己不應該這麼想,但是她心裏還是不踏實,聽凌彥楠反應這麼大,心裏五味陳雜,頓了下才說:“彥楠,媽知道你現在跟小然的感情也很深厚了,但是媽希望你做事要謹慎一些,不要老是圍着小然轉——”

    凌彥楠倏地就從沙發上站起來了,直接的說:“媽,你話中有話!”

    凌母抿脣,頓了下才說:“彥楠,你也知道媽是個什麼樣性子的人,要是……要是範曼麗肚子裏的那個孩子真的是你的,媽知道你擔心小然多想,所以你不想要,但是你不要,媽要,行嗎?”

    凌彥楠時真的火了,“媽!小然是真的當你是親媽,她待你怎麼樣,你自己是清楚的,你這麼做,會有多傷她的心?我已經跟你說了多少次了,範曼麗的孩子不是我的就不是我的,要是我的,我就算不要也會承認,我凌彥楠不是那些做了事不敢承認的孬種!我是你兒子,你就一點都不信我?!”

    凌母也堅持自己的,“要是不是你的孩子,你這麼急着做事幹什麼?就是因爲你是我的兒子我才懂你,你——”

    這些話凌彥楠都不想再跟了凌母說了,他抿脣,眼眸裏有着受傷,“媽,你就這麼嫌棄小安嗎?!”

    說完,他不再說話,轉身離去,凌母看着他離去,心裏也是煩躁,她想說其實她不是嫌棄小安,而是……

    想到這,她心裏自己也反駁不出來,她是有些失望,自己的兒子如此優秀,誰能接受自己的孫子有可能是智障兒?

    凌彥楠俊臉上盡是怒容,回到臥室的時候,連慕然不在,他頓了下,知道連慕然肯定是去陪小安了。

    他踏進嬰兒房的時候,連慕然正在跟給小安說故事,雖然小安聽不懂,但是連慕然還是不厭其煩的說着,小安趴在她懷裏,眨着眼兒聽着,不知道有沒有聽,但是亮晶晶的眼眸能看得出來他很開心。

    凌彥楠心一陣頓疼,但是也覺得開心,所以心情很複雜,過去講他們兩人攬進了懷裏。

    連慕然回頭看了他一眼,勾着脣親了下他的下巴,不過很快的就發現他似乎心情不佳,“怎麼了?”

    凌彥楠搖搖頭,沒有說話。

    連慕然知道他不想說,也沒有問,凌彥楠卻忽然抱着她說:“我們搬出去住一段時間好嗎?帶上小安一起。”

    連慕然愣了下,回頭看他,什麼都沒有說,不過卻好像明白了什麼,笑了,說:“可是我挺喜歡這裏的,而且小安也習慣了這裏的人照顧了,搬出去再另找人,我擔心他們照顧不好小安。”

    不知道是故意的還是真的沒有考慮到凌母,連慕然沒有提到要是他們搬出去了,凌母會怎麼想,心裏會有多孤單。

    凌彥楠不說話,垂着眼瞼不知道在想什麼。

    連慕然頓了下,緩緩的放下故事書,擡眸看他,說:“小安今晚跟我們一起睡?”

    凌彥楠點頭,攬緊了她。

    他其實知道自己剛纔說的話有一些衝動,但是他心裏是有一點受傷,因爲凌母對小安的態度,還有她竟然懷疑連慕然,這兩點讓他覺得自己非常對不起他們母子兩人,尤其是在你看到他們兩人後。

    但是,他是真的有些想搬出去,讓凌母冷靜一下,不過或許這麼做會讓她對連慕然產生不滿,所以他嘆了一口氣,沒有說話。

    連慕然看着他蹙起的眉頭,眼眸裏也多了一抹深思。



    上一頁 ←    → 下一頁

    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
    劍徒之路冒牌天王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