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九十七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69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九十七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69字體大小: A+
     

    連慕然倒是不掙扎了,嗯了一聲後,別過小臉不看他,凌彥楠笑了笑,覺得連慕然是在鬧彆扭,抱緊了她,在她耳邊輕聲說:“對不起……

    連慕然不說話,終於看了他一眼,緩緩的伸手抱住他的脖頸,被他壓在chuang上的身子微微的向上昂起,緩緩的親了一小口他的俊臉,沒有說話。

    凌彥楠發現其實她的性子很軟,不用像很多女人那樣,千哄萬哄才能原諒男人,她即使是鬧彆扭也不會怎麼過分,脾氣很好。

    想到這,他笑意更加深了,薄脣深深的吻住了她的小嘴,動作激動,卻不失溫柔的將她攬得更緊。

    …………………………………………………………

    範曼麗滿懷心事的從凌家回來,一路上心裏反覆想了無數遍,她自認自己是愛凌彥楠的,雖然她也不否認自己的愛不夠純粹,摻雜了金錢利益的東西,但是她不認爲自己有錯,哪個女人愛上一個男人的時候,不是愛上他所有的好?而錢自然是一個好東西了。

    所以,她相信連慕然也是一樣的,要是凌彥楠是一個窮小子,她一樣不會嫁給她。

    她想到這些,想起了凌彥楠過分的威脅她,就越想越委屈了,眼睛都紅了。

    她下了出租車,傷心的往家裏走,開了門纔想開燈,但是很快的就縮了小手,敏感的感覺了危險,身子禁不住的顫抖了一下,幾乎是意識下的,她轉身就想離開,但是她還沒來得及離開,小嘴就忽然被一個粗糙的大掌給摁住了,有力的手將她往裏面拖,隨即的,門被粗魯的鎖上了。

    房子裏本來是一片黑暗的,但是很快的就亮起了燈來,她也看清楚了入.侵她家裏的人到底是誰!也看清楚了房子裏除了金曉倩的父親,還有幾位像捂着她小嘴的人一樣的保鏢,看起來凶神惡煞的,不好惹。

    她倏地瞪大眼睛,想說話,但是小嘴卻被人捂着,說不出話來。

    金曉倩的父親金先生正休閒的坐在她客廳的沙發上吸着煙,臉上有淡淡的笑意,只是笑意似乎沒有到達眼底,他看了一眼因爲掙扎已經頭髮凌亂的範曼麗,淡淡的說:“范小姐,先別激動,我金某有事跟您商量一下。”

    範曼麗一聽,就渾身的力氣都沒了,心裏忽然的就猜到了什麼,頓時額頭冒出了絲絲的冷汗。

    金先生抿着淡淡的笑意,見她不再掙扎,好像也明白了,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也不浪費時間了,直接的說:“范小姐,希望接下來我們能愉快的合作,不要做出什麼讓我生氣的事情來,我就叫人放開你。”

    範曼麗忙點頭,捂住她小嘴的保鏢不是什麼溫柔的人,弄得她的脣火辣辣的疼。

    她才點頭,保鏢就放開了她,將她粗魯的推到了沙發上,面對着金先生坐着。

    “既然范小姐如此配合,那我也不廢話了,聽說范小姐的計劃失敗了,對嗎?”

    範曼麗攥着微微顫抖的小手,點點頭,沒有說話,緊張的看着金先生。

    金先生非常可惜的搖搖頭,嘆氣道:“真可惜啊,就這樣被凌彥楠知道了,我的事還沒成呢,所以……想請范小姐幫個忙,希望范小姐能忘掉今天晚上您跟凌彥楠說的話,繼續給我演下去,直到你的孩子被連慕然給弄掉爲止——”

    他還沒說完,範曼麗忙搖頭了,說:“不成的,金先生,他已經知道了,我怎麼再演下去他們都不會相信的,而且您知道的,我根本就沒有懷孕,哪裏會——”

    金先生淡笑了下,像個慈祥的長輩,但是說出的話卻讓範曼麗爲之顫抖,“范小姐,這些不在我的考慮範圍之內,我只是提供你該走的方向而已,難不成……范小姐不想答應嗎?”

    “你……不要欺人太甚了!”範曼麗咬牙,他這不是存心爲難她嗎?看到他們來勢洶洶的樣子,她心裏極度的後悔當初竟然答應了維特先生的計劃,她絕對相信,這件事他也一樣的參與進來的,他們早已經寫好了劇本了,她卻傻傻的往裏面鑽,只是,她現在才知道這些,好像太遲了。

    “范小姐這麼說就不對了,我現在不是給了你選擇嗎?答應還是不答應,都是范小姐自己的選擇,從一開始,我就沒有逼迫過你什麼。”

    範曼麗被他說得無話可說,她才準備拒絕的時候,金先生臉色多了一抹陰沉的東西,說:“范小姐,那您的答案呢?”

    “要是我不答應呢?”範曼麗看了眼身邊的那些保鏢,冷聲問。

    “不答應啊……”金先生笑了下,說:“聽說范小姐還沒懷孕呢,如果你真的想懷孕的話,其實我可以給你多找幾個人來供你達成心願的,你看,這些都是我的手下,您覺得他們怎麼樣?”他的話說得好聽,但是裏面隱藏的威脅,只要是個成年人,都能聽得懂。

    範曼麗咬牙,頓時被他一席話弄得身子發抖,臉色發白,說:“你……卑鄙無恥!”

    金先生似乎不在意別人怎麼說他,他笑了下,問:“那范小姐的答案呢?”

    金曉倩不說話,咬牙赤目的瞪着金先生,金先生不但沒有生氣,他笑了下,看了眼身邊的幾位保鏢,在範曼麗還沒來得及反應的時候,就已經被人拖着往臥室裏走,範曼麗終於害怕到極點,尖叫道:“你們想幹什麼?給我住,啊——”

    伴隨着她尖叫聲的,是她的衣服被撕裂的聲音,她身上那兩件衣服,很快就被人撕碎了,她害怕的流着眼淚,邊躲開他們在她身上亂動的手,顫抖的說:“你們給我住手,金先生,請您……叫他們住手,我什麼都答應您!我什麼都答應你,快叫他們住手!”

    金先生伸手示意了一下,保鏢們立刻就鬆了手,轉身離開了房間,回去站着,金先生悠然的聲音就響了起來,“要是范小姐早就這麼做,不就少吃一點苦頭了嗎?”

    範曼麗沒有說話,顫抖着身子,攥着被單,縮在chuang上。

    “范小姐,我這個人向來是說一不二的,既然范小姐答應了我,我也不會亂來,要是范小姐在背後想要搞什麼小動作,違背了曾經答應過我的事,可別怪我不客氣,我現在能放了你,日後也能加倍的將你本來承受的事情讓你再度的接受,我這麼說,你明白嗎?”

    範曼麗咬牙,既然他都說到了這個份上了,她還有什麼話好說的?

    她眼眸微閃,攥緊了被單,咬着牙點點頭,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金先生笑了下,又說:“范小姐,我知道你的父母在凌彥楠的手裏,我知道你是一個懂事兒孝順的女兒,所以我想問你,你的想法是什麼?不過,我也能告訴你,要說狠,凌彥楠比不過我的十分之一,所以……”

    範曼麗驚愕的瞪大了眼睛,咬牙道:“你……什麼都知道了?”

    金先生不語,只是說:“范小姐,您的答案呢?”

    範曼麗看了眼身邊的他的幾位保鏢,攥着的小手已經有了淡淡的血腥味,她還能怎麼樣?!除了答應她還有別的選擇嗎?

    她很清楚現在眼前的局勢,雖然父母都在凌彥楠的手裏,但是她卻能肯定只要她不亂來,他絕對不會動他們,就算動了,也絕對沒有金先生狠!而她落在了他的手裏,如果不答應,不但性命,其他的她想要的東西都不肯能能保存住!

    但是,要是她答應了,凌彥楠那邊……

    她咬牙,心裏從來沒有這麼後悔過,後悔怎麼就認識了凌彥楠,後悔爲什麼要知道凌彥楠已經結婚了,還要妄想着凌家少奶奶的位置,後悔爲什麼要回來中國,後悔爲什麼當初就成爲了維特先生的助理……

    這些都是錯誤的開始。

    但是……

    她咬牙,覺得萬分的悲哀,她覺得,她最大的錯,就是不該替維特先生做事!

    她忽然想到,或許,維特先生早就猜到了這一切,纔會選擇讓她成爲他的助理,他的風度,他的好,全部都是假的……

    金先生滿意的看了一眼連範曼麗,起身似乎要離開了,不過在離時,還不忘繼續“叮囑”道:“既然大家都好說話,那就不打擾范小姐休息,我們先走了,不過……要是范小姐做了什麼事的話,我想,我會很高興告訴范小姐我們都做了什麼承諾的。”

    範曼麗咬牙,看着忽然安靜得有些詭異的房子,哭得天昏地暗。

    …………………………………………………………

    早上,連慕然醒來時,凌彥楠已經進去浴室洗了澡,見她醒來,心情非常好的在她的小嘴上輕輕的親了一小口,伸手將她從被子裏撈出來,說:“醒了?要不要多睡一會?現在還早。”昨天晚上要她要得有些狠了些,他知道她應該挺累的,希望她能多睡一會。

    連慕然搖搖頭,雖然累,但是醒來了就沒有了睡意,她推了推他,起身進去洗手間洗漱了。

    待連慕然收拾好了以後,凌彥楠纔跟她下樓來,跟凌母一起吃早飯。

    凌彥楠看着凌母抱着小安不釋手的樣子,嘴角翹了翹,小安怎麼說也是凌母的孫子,所以哪裏有不愛的?

    他想起了範曼麗的事,頓了下筷子,說:“媽,範曼麗已經承認了她懷的不是我的孩子,所以這件事,希望你不要多想了,要是……您真的還想要個孩子的話,我跟小然可以再要一個就是了,不過小然覺得小安還小,而且他的身子又不好,想專心的多花一點時間在小安的身上,所以孩子的事我們暫時還是先不考慮,等小安大了些,身體好一些了,我們再打算要第二個孩子。”

    凌彥楠說話的時候,用的是商量的語氣,凌母聽着,心裏也舒服,而且他跟連慕然考慮的也沒有錯,再說,過了幾年,小安有沒有病也能檢查出來了,她覺得凌彥楠說的話有道理,所以點點頭,“這是你們的事,你們自己決定好了就好。”

    凌彥楠勾脣笑了下,看了眼連慕然,連慕然卻垂着眼眸不說話,低頭用餐。

    凌彥楠勾脣笑了笑,覺得連慕然低頭是在害羞,所以心情非常的不錯。

    他們吃完早飯,就去上班了,公司的事忙,兩人都是忙人。

    下午,凌母吃了午飯後,哄着小安睡覺後,正準備自己也休息一下,不過,途中卻來了一位客人,凌母的睡覺計劃因此而泡湯。

    金先生帶着滿臉的笑容走進了凌家的大門,手中的禮物凌母叫人放好了,他在沙發上坐下來,跟凌母聊了幾句話後,才笑着問:“嫂子,老凌呢?”

    凌母聞言,嘆了口氣,說:“他啊?還不是一天到晚的去工作?沒一天是挨家的!”

    “有工作是好事,證明生意不錯啊。”

    凌母聞言,其實也是開心的,家裏的生意好不好,她雖然不怎麼關心,卻還是知道的,不過,還是謙虛的說:“哪裏,他啊,就是愛操心,現在很多事情都是由彥楠接手了,所以他想處理好一些事,再退休,所以才比較忙一些。。”凌父這半年來比較忙,是因爲要在另外一個城市成立一個分公司,很多事要忙,各方面都要普及,所以回家的時間也不多,不過除此之外,凌母說的也是一部分的原因。

    金先生笑了笑,說:“嫂子您就別謙虛了,我回來這一段時間來,見到的朋友,聽他們說起凌家,都是讚美之意啊,而且彥楠這孩子也非常優秀,老凌有了這麼優秀的接班人,我啊,羨慕不來啊,我的家業,小倩又不感興趣,又沒有這方面的天賦,所以,現在愁着沒有接班人,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呢。”

    凌母笑了下,說:“瞧你說的,小倩這個孩子這麼優秀,給你找一個優秀的女婿不久成了?”

    金先生嘆氣,無奈的說:“現在的年輕人很多都心浮氣躁,能像你們彥楠這樣優秀的不多,能做大事的就更少了,只怕我們丫頭沒有這個福氣,找不到這樣的一個人繼承我家業了。”

    凌母一聽,其實也覺得有道理的,現在在商場上,能闖出一番名堂來的,百分之九十多都是有了幾十年經驗的像自己這樣歲數的年長之人,他們長者有經驗吧,後代不一定能行,要是金曉倩嫁過去了,指不定心裏還惦記着怎麼將金家的那些股份變賣成爲自己手中的鈔票呢,要不然,碰到了一個狼子野心的人,也很麻煩。所以要找一個像彥楠這樣既年輕又有能力,又信得過,講良心的,真的很不容易。

    想到這,凌母的心裏就是一陣驕傲啊,臉上的笑容也多了一些。

    自己的兒子,無論哪方面都是如此的讓她放心。

    金先生似是不經意的提了這件事後,也沒有再怎麼說了,凌母以爲他是太過擔心,所以安慰了幾句,畢竟金曉倩的年紀也不小了,過了三十了,還沒有找到一個可以依靠的人,女人到了這個年紀了,要找一個優秀的人也不容易,畢竟很多跟她匹配的男人不是結婚了,就是已經離婚,還沒結婚的,也想找一些年紀比較小的,所以,金曉倩這個情況的,是父母都會擔心啊。

    金先生笑了笑,忽然問:“對了,聽說彥楠娶了南城連家的小姐對嗎?聽說工作能力也很厲害,我回來已經聽了不少她的事蹟,作爲一個女性,其實真的非常不容易了,你們彥楠,真是有福氣啊,老凌也是一個有福氣的人啊。”

    凌母聞言,笑了笑,沒有說什麼,畢竟謙虛一點也是好的,對於連慕然,她確實是比較滿意的,而且聽他這麼一說,自己也就更加開心了。

    金先生跟凌母聊了一個多小時後,才離開,凌母出門送他,直到他的車子離開了之後,纔回來,準備回去睡一覺,而且小安也差不多醒來了。

    就在她轉身要回來的時候,不遠處駛來了一輛出租車,凌母看了眼,也沒有怎麼在意,但是車子很快的就在她圍牆門外停下來,她聽的到了打開車門的聲音,皺眉,才轉身想看看是誰來了,卻見到金曉倩跟範曼麗兩人。

    凌母見到金曉倩,想起剛走的金先生,臉色還是不錯的,不過見到範曼麗也來的時候,臉色就不大好了。

    自己的兒子,自己還是選擇相信他的,既然他說範曼麗懷的不是他的孩子,她就信了,畢竟要是她肚子裏的孩子存在猜疑,她還允許她接近他們凌家,無疑使引狼入室,她打的什麼主意,她也是清楚的,不過,就算她肚子裏真的懷了凌彥楠的孩子,她也不會讓她進門的。

    金曉倩是知道凌母是比較喜歡自己的,所以她一點尷尬的情緒都沒有,只是她臉色不大好,所以笑起來有些僵硬,“阿姨,我跟小麗有件事想要跟你談一談。”

    凌母聞言,笑了笑,:“小麗,你要跟阿姨說什麼事?”

    “關於小麗的。”

    她一說完,凌母的臉色就不大好了掃了眼範曼麗,纔想說話,金曉倩就哀求的看着她,說:“阿姨,我知道你可能會想着我站在小麗這邊兒沒有站在嫂子這邊,讓您不高興了,但是我是有理由的,而且,我想跟您說的這件事,是很重要的,請您給我一個機會。”

    凌母皺眉,不想答應,但是金曉倩又說:“阿姨,求求您聽說。”

    “進來吧。”在凌母的心裏,金曉倩算是半個女兒,見她如此哀求,也是不忍心,她要說,她便給她一個機會,要是她硬是要她接受範曼麗,是不可能的事,畢竟,不是哪個女人都有資格成爲她的兒媳婦的。

    範曼麗聞言,臉上沒有一絲的驚喜,如今,她配合他們做再多,她都不會有什麼好處,所以,她有什麼好高興的?她只是木然的跟着金曉倩進去,咬緊了小嘴,一直都沒有說話,但是她卻能看到凌母那不信任和不再喜歡她的眼眸。

    進去之後,金曉倩從抱抱裏拿出了一個小紙袋,說:“阿姨,這個東西請您看一下。”

    凌母帶着疑惑,打開了紙袋,是幾張照片,但是都是血腥的東西,她匆匆的看了幾眼就放下了,皺眉道:“小倩,你給我看這些東西幹什麼?”

    金曉倩頓了下,似乎很猶豫,不過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才說:“阿姨,我知道您相信彥楠比相信我多,但是我能告訴你,這些是彥楠找人去做的,裏面的兩人正是小麗的父母——”

    她還沒說完,凌母就拍了下桌子,大聲道:“荒唐!怎麼可能?彥楠怎麼可能會做這樣的事,小倩,你是我看着長大的,你這麼說彥楠,你就不怕我傷心嗎?你爲了你的朋友來陷害彥楠,你太讓我傷心了!”

    “阿姨,我沒有,這些都是真的,您要是不相信,你可以問彥楠!問他到底有沒有做過這件事!彥楠做這些,不過是因爲他不想承認小麗肚子裏的孩子,還威脅她不許再出現在他跟嫂子的面前,否則,他就要弄斷叔叔阿姨的手腳!”

    凌母被氣得不行,她是絕對不會相信自己的兒子會做這樣的事情的人,“你……小倩,你不要胡說!你給我出去!”

    金曉倩看起來也一副痛心的模樣,“阿姨,我知道您不相信彥楠會做這樣的事,不說是您,我也不相信,但是事實就擺在面前,由得我不相信,我也不知道彥楠什麼時候變成這樣子的!阿姨,彥楠是我的好兄長,我沒有理由污衊他,但是小麗是我最好的朋友,見到她傷心害怕擔心的樣子,我的心又過不去,所以我……”

    凌母聽了更加的生氣,只覺得她們兩人在詆.毀自己的兒子,“小倩,你給我出去!你不要再說了!要是范小姐真的懷孕了,他如果不想要范小姐肚子裏的孩子,我也不會怎麼逼迫他,我會隨他的意,這件事非常好商量,我的彥楠不是這樣的人,他也沒有理由這麼做,所以,你不要再說了,你們兩個都給我出去!”

    說着,見她不出去,凌母推她出去,但是金曉倩今天來了,就不可能不完成任務就離開,邊掙扎邊不斷的說:“阿姨,彥楠可能是不會這麼做,但是連慕然呢?!你也看到了現在彥楠是多愛她了,從她出差以後,從英國到京城,再到香港,再到m市,他迷她迷到不行,愛她如癡,其實……小麗在連慕然回來之前就打過電話給她了,但是昨天她卻表現得好像一點都不知道這件事一樣,表現也非常大度,但是背地裏她做了什麼,誰知道呢?她現在是您的媳婦,是凌家的少奶奶,她也有了自己的兒子,但是她的兒子有可能是智障兒,要是小麗肚子裏的孩子是彥楠的,懷的又是男孩兒,她擔心您會要這個孩子,更加擔心她自己的兒子日後地位不保,被小麗的孩子壓着,她如此的高傲,自然就不甘心的,所以,要是她叫彥楠這麼做,也不是沒有道理的!”

    凌母不相信,在她的心裏,連慕然雖然性格冷了點,但是她一向是個孝順的孩子,而且對待身邊的下人都是好聲好氣的,哪裏像是這麼惡毒的人?而且她的兒子也不是沒有判斷能力的人,要是小然真的如此,及時他有多愛她,都不會這麼做。

    “你!小倩,你給我閉嘴!小然不是這樣的人!況且這個女人的肚子裏的孩子,根本就不是我們凌家的!”

    說完,凌母也不管其他了,叫人來將金曉倩跟範曼麗帶走,趕出去。

    金曉倩委屈又正直的說:“阿姨,我知道你不相信我,但是隻要你問彥楠,問他有沒有威脅範曼麗,你就知道了!阿姨,請你一定要相信我!我真的沒有騙您!”

    金曉倩跟範曼麗被人帶走了,聲音越來越小,但是凌母還是能聽到她所說的所有話。

    頓時就更加氣了,吩咐在外面站崗的人,以後都不她們兩人進來凌家了。

    ……………………………………………………

    金曉倩跟範曼麗演完戲後,就轉身離開了,上了出租車後,金曉倩冷看了一眼範曼麗,說:“你是死人嗎?剛纔一句話也不說,全部都讓我說,阿姨現在肯定已經不喜歡我了,都是你,要是你來說的話,就能避免這些了!”

    在凌家的時候,範曼麗一直都低着頭不說話,金曉倩心裏非常的不滿。

    範曼麗冷笑了下,良久才擡起頭說:“范小姐,您也看到了,阿姨根本就不喜歡我,甚至厭惡我了,我要是再說話,恐怕只會惹她反感罷了,你想說話,恐怕都找不到機會了。”

    “哼,最好是這樣,要是我知道你想搞什麼幺蛾子,我會讓你好看!”說完,見到範曼麗那不甘,像是別人欠了她幾百萬那樣臭着一張漂亮的小臉,她嗤笑一聲,說:“至於漏出這樣的神情來嗎?怎麼?不服氣?不服氣的話你可以將這些告訴彥楠,告訴阿姨啊?但是,你覺得他們會相信你嗎?”

    範曼麗看了眼金曉倩一眼,眼底盡是恨意,她從來都不知道,自己竟然如此想一個人死!而現在,她就恨不得金曉倩跟她那個該死的父親下地獄去!

    金曉倩雙臂抱胸,得意的看着她,說:“這麼恨我?想殺了我?來啊?不過我想,你恐怕沒有這個機會了!要是你敢動我一根汗毛,我就叫我爸爸讓你不得好死!你敢跟我同歸於盡的話,我看看你那杯彥楠困住的父母,還有沒有機會活在這個世界上!”

    範曼麗不說話,但是臉色蒼白得就像一張雪白的紙,毫無血色,本來美豔的小臉,因爲昨晚沉浸在不眠不休的恐懼中,快速的出現了一種營養*的病態,黑眼圈也非常的嚴重,所以她現在整個人看起來,非常的不好。

    金曉倩看她顫抖的模樣,心裏非常的高興,“你現在已經沒有路可以走了,所以,乖乖的配合我們,對你纔有好處。”

    範曼麗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平復了自己的心情後,才冷冷的看了她一眼,“你以爲這樣,就能得到凌彥楠了嗎?你覺得你能夠跟連慕然爭嗎?”

    金曉倩臉色一頓,抿脣說:“你……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是我傻,一直都沒有看出來你對凌彥楠的感情,以爲你真的只是當他是你的哥哥而已,但是你也看到了,現在凌彥楠對連慕然的感情如此堅定,你想要將凌彥楠搶過來,我看你未必能做到!”

    金曉倩不以爲然,“哼,連慕然就算有能耐又怎麼樣?她能鬥得過我爸爸嗎?有我爸爸在,讓彥楠厭惡她,也不是一件難事,難道你不相信我爸爸有這個能力?”

    說道金先生,範曼麗可以說是深惡痛絕,她冷冷的說:“你以爲連慕然是我?她自己有能力,家裏又有錢,你爸能威脅得了她嗎?就算能威脅她,他還有一個爸爸是做市長的,只怕會讓你們吃不完兜着走!”

    “你……”範曼麗咬牙,身起了手想要打範曼麗,範曼麗冷冷的說:“你打啊,你這樣一巴掌下來了,要是我的臉上留下了什麼痕跡,到時候見到了阿姨的時候,她問起了,你覺得你該怎麼演下去?”

    “你!你最好不要激怒我,否則,事成了以後,我也不會讓你好過!”她說完輕哼一聲,說:“你這個女人還真的是不見棺材不流眼淚!你就看看,看看我能不能將連慕然拉下來!有了你這個籌碼,她在阿姨的心裏的位置肯定大跌,就算彥楠再喜歡她又怎麼樣?哼,你說再多,不過是在妒忌我有一個好爸爸,妒忌我即將能踏着你的孩子,成爲凌家少夫人罷了!”

    範曼麗握拳,指甲都掐進了肉裏,忍得異常的辛苦,卻連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今天大更,十一點半左右還有一更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
    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冒牌天王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