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九十六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68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九十六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68字體大小: A+
     

    晚上,凌彥楠跟凌母吃飯時,凌彥楠頓了下,忽然說:“我晚上九點的飛機,飛西班牙,會去一個星期左右。”

    “西班牙?你去找小然?不是說小然過兩天也要回來了嗎?怎麼忽然的就想去找她了?”

    凌彥楠語氣淡淡:“不是忽然,而是我早就決定了,我想跟小然還有小安在西班牙玩幾天。”

    凌母看了他一眼,他現在倒是對小然和小安上心了,她是有點高興的,不過她想起了一件略微重要的事,“彥楠,媽問你,關於範曼麗的事情,你想怎麼處理?”這件事她這些天不過問不代表她不會想,但是她看凌彥楠像是沒有什麼動作,所以忍不住問了。

    “媽,這件事你不要管,你只要站在小然和小安這邊,就足夠了。”他知道,他跟連慕然都在乎凌母的決定,要是她真的被那兩個女人給糊弄去了,不是一件好事。

    凌母不悅了,說:“你……你是怎麼說話的呢?媽怎麼不站在小然這邊了?要是不站在小然這邊,我會什麼都沒有說,更沒有讓你認範曼麗肚子裏的孩子嗎?”

    凌彥楠放下碗,蹙眉道:“媽!我再說一次,範曼麗的孩子不可能是我的!”

    知子莫若母,凌母皺眉,說:“你確定?你當時醉得一塌糊塗,你能保證什麼?要是你真的有半分清醒,你會錯過飛機嗎?你那些話,能說服得了別人,說服不了我!”

    “媽!”凌彥楠抿脣,臉色沉了下來,“我說沒有做就沒有做,我不屑說謊。”說完,他放下飯碗,離開了飯桌,轉身上樓,準備收拾衣服去西班牙。

    “彥楠,你是從媽的肚子裏出來的,你在想什麼,我會不清楚嗎?我知道你是不想小然胡思亂想,但是事情既然發生了就是發生了,我知道你不喜歡範曼麗,媽也不逼你,媽知道你肯定會偏心小然的,說實話,媽也會偏向小然那邊,但是……手心手背都是肉,對媽來說,就算你不喜歡範曼麗,媽也不喜歡範曼麗,但是要是她肚子裏的孩子是你的——”

    凌彥楠終於聽不下去了,眼神和語氣都冷凝了幾分,凌母這話是什麼意思凌彥楠完全明白了,她是想要範曼麗肚子裏的孩子的!甚至逼他承認這一點!而他現在才知道,原來她並沒有這麼喜歡小安,他沉默了下才說:“媽!你是不是想孫子想瘋了?就算是,你也已經有孫子了!我說她肚子裏的孩子跟我沒有關係就沒有關係!”

    “你這孩子,怎麼說話的呢?媽不是這個意思——”

    凌彥楠語氣再度凍結,“媽,現在先別說範曼麗的肚子裏的孩子不是我的,退一萬步來說,就算是我的,我也不可能會要!這件事就這樣,我擁有百分百的決定權利,我不想再聽你說其他的,我也希望,過一段時間,小然回來了,你不要跟她亂說!”

    “你……”凌母不知道說他什麼好了,看着他上樓,生悶氣的坐在客廳裏一動不動的。

    很快的,凌彥楠就收拾了行李下來了,見到凌母,淡淡的說:“媽,我先走了。”

    凌母不說話。

    凌彥楠也不妥協,在他準備踏出家門的時候,見到剛從外面駛進來的車子,頓時頓住了腳步,不知道是驚喜還是愕然,反正他沒有動,直到車子裏的人都出來了,他才擡眸,皺眉道:“怎麼回來了,不是說三天後纔回來嗎?”

    連慕然抱着因爲累了,已經熟睡了的小安下車,勾起嘴角,視線落在他手裏的行李箱上,“你不是也說要到兩天後才能出發去西班牙嗎?”

    凌彥楠捏緊了行李箱的把手,雖然愕然她忽然回來而他的心裏想着剛纔跟凌母的不歡而散,心裏隱隱的擔憂,因爲她忽然提前的回來,越發的凸顯出來,所以他臉上的笑容,纔沒有連慕然所想的如此燦爛。

    事實上,他會提前過去,也是想給她一個驚喜,想到這,他翹起的嘴角的弧度終於上揚了點,放下了行李,大步的出去,伸手將許久不見的她摟在懷裏,勾脣淡淡的責備道:“忽然回來了也不跟我說一聲,要是我早一點過去,那成什麼樣了?”

    “不會的。”連慕然微微的拉開兩人的距離,以免壓到小安,她笑了下,很肯定的說:“因爲你的機票沒有訂。”

    凌彥楠聞言,眯起了眼眸,深深的看着她,伸手就攬她,在她的脣上重重的親了一口,說:“我就說你買通了唐祕書,你們兩個都還不承認?!”話雖這麼說,卻沒有半分生氣的樣子。

    連慕然勾脣反駁,“那真的是冤枉我們兩了,我只是給她打電話,確定一下你的行程罷了,再說了,要是我回來了,你卻去了西班牙,那還得了?”

    “好好好,你有道理!”凌彥楠無奈的搖頭,抱過了在她懷裏,小肉手揉着自己的眼睛,醒了過來的小安,他大眼朦朧,見到凌彥楠時,眨了眨,頓時咧開了還沒張牙齒的小嘴巴,笑了。

    凌彥楠感覺這一剎那,自己的心都酥軟了下來,低頭對着小安的小鼻子親了又親。

    這是他的兒子啊,不,是他們的兒子啊,他怎麼會不愛?

    連慕然將一切都看在眼裏,卻什麼都沒有說,只是淡笑了下,說:“進去吧。”

    凌母因爲在生悶氣,所以也沒有怎麼留意門外的事情,見到凌彥楠抱着小安進來,而連慕然則拖着凌彥楠剛纔的行李進來,她就愣了愣,“小……小然?怎麼忽然回來了?不是說彥楠過去看你們嗎?”

    “見公司沒有什麼事,就先回來了。”連慕然笑笑,走過去,伸手抱了抱愣了下的凌母,很快就放開了,在凌母的旁邊坐下。

    凌母被連慕然抱着,心裏有些觸動,但是更多的是無措,好像一個做錯了事的孩子那樣,不敢直視連慕然。

    連慕然似乎沒有發現凌母的失常,跟她說了兩句話後,看到凌彥楠懷裏的小安好像又困了,便說:“我上去給小安洗個澡,讓小安先睡,他在飛機上很興奮,都沒有怎麼睡,上了車後,才睡了一陣子,現在應該困了。”

    凌彥楠點頭,卻看了眼凌母,問:“媽,要不要抱一抱小安?”

    凌母在見到小安時,就想抱他了,但是心裏好像堵塞了一層障礙,阻止了她,聞言,她還是忍不住了,伸手去抱了抱。

    小安雖然困,但是對外界還是很敏感的,因爲抱着他的人身上的味道不一樣了,所以他張開了迷糊的大眼睛,見到凌母,熟悉的臉龐讓他頓了下,咧嘴一笑,小肉手抓了抓凌母的頭髮。

    凌母心裏也有些感動,緊緊的抱着小安不撒手,直到小安困得不行,眼兒都閉上了,她才鬆手,讓連慕然抱着他上樓去。

    連慕然上了樓,但是凌彥楠沒有立刻的跟着上去,他看了眼凌母,說:“媽,我希望你能別多想,我們的小安會好起來的。”

    說着,他也沒有聽凌母說話,就直接的上了樓,凌母看着他們的身影,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

    金曉倩的消息是很靈通的,所以在連慕然回來的第二天,就知道她已經回來了,她找來了範曼麗,約好了她,在黃昏時分,在凌彥楠跟連慕然都回來之前,到了凌家。

    而這天凌母出去了,看守的人知道凌家跟金家的關係,所以也沒有阻止她們進來,反而很歡迎她們,因爲他們一直都覺得,凌母是很喜歡金曉倩的。

    凌母回來了,見到坐在屋子裏的兩人,臉色就沉了下來,“你們兩個怎麼來了?而且還不跟我說一聲是什麼意思?”

    範曼麗露出一張可憐兮兮的小臉,咬着下脣時,別有一番惹人憐愛的小模樣,“阿,阿姨,我是太急了,所以纔會貿然前來,請您不要生氣,我只是想問清楚一下而已。”

    凌母看了下時間,覺得凌彥楠跟連慕然應該快回來了,而連慕然要是這個時候回來,那可不得的了,“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你們先給我回去!有什麼事我會再找你們的!”

    “阿姨,請您不要趕我走,我就是想說清楚而已,這些天我想了很多,我其實明白你是不會同意我將孩子生下來的,對吧?因爲我跟連慕然跟彥楠的身份相差大,所以您看不上我,今天一來,見到您的態度,我就更加確定了這一點,但是阿姨,我不求您跟彥楠能接納我,但求你們可憐一下我還沒出生的孩子,他是您的親孫子啊,我知道彥楠不喜歡我,所以也可能不會喜歡我肚子裏的孩子,可是阿姨您呢?對於您來說,我肚子裏的孩子跟連慕然的孩子都是您的孫子,您可不能太過於區別對待啊。”

    範曼麗的一席話,說得凌母心有些悶,有些軟,她聽她說得這麼大聲,這個房子裏的人誰會聽不到,她惱怒了,“範曼麗,你給我閉嘴!”

    範曼麗搖頭,生怕所有人都不知道她懷孕了似得,越說越大聲:“不,阿姨,您讓我說,您跟彥楠不喜歡我沒有關係,只要你們能接受我的孩子,我都不介意,真的,阿姨,請您答應我。”

    “你——”凌母咬牙,但是話還沒說完,就看到站在了門外的連慕然,頓時動了動嘴巴,卻怎麼也說不出話來。

    凌彥楠是去連慕然公司接她的,所以兩人一起回來,只是他去停車了,所以進來晚一步,見到連慕然立在門口不遠處,一動不動的,他正想開口,卻在見到了屋子裏的人時,臉色一片的深沉陰霾,冷掃了眼範曼麗和金曉倩。

    凌母注意到兒子的眼神,皺了皺眉,不知道剛纔範曼麗說的這些,她到底聽到了多少。

    在所有人都沉默的時候,範曼麗看到了站在門外的連慕然,勾起了嘴角,但很快的就做起戲來,彷彿見到了自己非常要好的舊同學那樣,“慕然,你回來了,我跟你說我——”

    “範曼麗!你給我閉嘴!”凌彥楠大吼一聲,說着,就要去拉連慕然的手,連慕然不動聲色的移開了自己的手,凌彥楠伸出的手就這麼的落空了,頓在了那裏。

    他的心一緊,知道連慕然可能剛纔在這裏聽到了什麼,他忙說:“小然,這件事其實——”

    連慕然淡淡的伸手,示意他閉嘴,她眼眸淡淡的掃樂顏所有人,推開凌彥楠攬着她肩膀的手,走進了屋子裏,在沙發上坐了下來,淡淡的說:“都坐吧。”

    最先問話的是凌母,“小然,你都聽到了?”

    連慕然擡眸,勾脣竟然笑了下,說:“媽,你們剛纔都說什麼了?我在門口見到范小姐跟金小姐都在有些驚訝而已,而且范小姐好像很激動,是發生了什麼事了嗎?”

    在場的四個人都頓了下,各懷心思的看了眼連慕然,顯然是在猜測連慕然說的是真話還是假話,因爲當時範曼麗的聲音挺響亮的,她站在門口,怎麼可能沒聽到?

    凌母想到這,揉了揉額頭,先打破寧靜,“小然……”

    不過範曼麗不畏懼凌彥楠投過來的視線,做戲的像連慕然什麼都不知道似的,搶在了凌母的前面說:“慕然,我想要告訴你的就是,我懷了彥楠的孩子!”

    凌彥楠抿脣,手握成拳,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既然來了,再阻止還有什麼意思?所以,他沒有阻止範曼麗,眼眸都落在了連慕然的臉上。

    連慕然頓了下,精緻的小嘴一合,眼眸掃了在場的所有人一眼,最後勾脣淡淡一笑:“所以呢?范小姐跟我說這些是什麼意思?是想我恭喜你,祝福你,還是讓我主動讓賢?”

    範曼麗心一沉,她就知道連慕然不好對付,聞言,她露出了委屈的神色。

    只是她什麼都還沒有說,連慕然又淡淡的說:“不過,我想范小姐您搞錯對象了,就算你懷孕了,我也不可能恭喜你,彥楠是我的丈夫,你懷了他的孩子,我怎麼可能說恭喜?所以,你想要怎麼樣,直接跟彥楠談就是了,我可不能代替他發言,你說是吧?彥楠?”

    凌彥楠看着她*辱不驚的小臉蛋,點點頭。

    連慕然笑了笑,說:“既然沒我的事了,那你們好好談談,我先上樓去了。”

    凌母看着連慕然臉上沒有一點表情,皺了皺眉,不過倒是沒有說什麼,她也起身,說:“這件事是你們的事,想要怎麼解決,不在我的身上,所以范小姐,您以後還是不要過來找我了。”凌母說完,就轉身上樓了,這時候,她忽然覺得連慕然的做法很對,無論凌彥楠跟範曼麗有沒有什麼,這件事的決策者都應該是他。

    凌彥楠看着了範曼麗和金曉倩,淡淡的說:“金曉倩,你給我先回去。”

    說完,對範曼麗說:“你,給我出來!”

    範曼麗心一緊,一陣不詳的預感襲來,她嚥了嚥唾液,回頭看了眼金曉倩,跟她交換了一個眼神後,才轉身跟着凌彥楠出去了。

    只是,她纔跟着他出去到門口不遠處的圍欄邊,就被他狠狠的摁在了圍欄邊上,她背脊被撞得呲牙痛呼,還沒說話,就被他摁住了脖頸,他陰冷的咬牙,不知何從,拿出了一沓照片出來,道:“別以爲我不打女人就不敢動你!你tm的想玩我!得看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我給過你機會的,你要是再敢亂來,我就將你在美國的父母弄得身敗名裂,丟出去遊街示衆!”

    範曼麗看着照片裏被人打得臉紅鼻青的父母,身子忽然就顫抖了一下,真的害怕了起來,“你……這是我跟你的事,你牽扯他們進來,你不覺得太卑鄙了嗎?”

    凌彥楠嗤笑一聲,“我給過你機會了,但是你卻自以爲是的將我的話當耳邊風,得寸進尺,我就是對你就是太過仁慈了纔會讓你囂張到現在,我警告你,如果你不配合我,讓小然難過了,讓我不好過了,我不介意做出一些讓你傷心的事,要是我的手下不小心弄斷他們一條胳膊一條腿,也很難說,畢竟他們是粗人。”

    範曼麗咬牙,“你……就如此肯定我沒有懷孕?”

    “再給我說廢話信不信我讓你這輩子都懷不了孕?!”凌彥楠搶白,厭惡的鬆開了摁着她脖頸的手:“你覺得我不敢?還是你想試一試?只是我擔心你試不起,用自己的父母性命安全來玩,你父母要是知道有你這樣的女兒,一定後悔當初在出生的時候沒有捏死你!”

    “我……我是沒有懷孕。”範曼麗身子顫抖了下,她雖然已經猜到他有可能會這麼做,卻沒想到他竟然如此狠辣,看着自己父母身上的傷,她心亂如麻,痛心疾首。

    說到底,她還是太過天真了,太過自信了,以爲他不會對她如此之狠,卻沒想到他的做法有之過而無不及,遠遠比她想象中還要狠,而且還是用在她的身上,她心裏能不痛嗎?她做這麼多是爲了什麼?還不是因爲愛他?

    凌彥楠冷哼一聲,“我的話就說到這裏了,你的父母,什麼時候放了他們,我會看你的表現,以後我不希望你再出現在小然的面前,清楚了嗎?”

    範曼麗咬牙,她頓了下,“我做這麼多不過是因爲愛你罷了,你至於對我這麼狠心嗎?”

    凌彥楠頓了下,抑制不住自己的笑了出來,好像聽到了無以倫比的笑話,“你愛我?你確定?我想你愛的是凌家少奶奶這個頭銜,想用這個頭銜來得到自己想要的榮華富貴吧?”

    範曼麗心口一顫,被他直白的話堵得心裏發慌,她反駁道:“我是想要凌家少奶奶這個位置,但是我也愛你,這個我自己清楚,而且,在c市,誰不想成爲凌家的少奶奶?你以爲像連慕然這樣的,自己本來就是富甲一方的豪門的千金小姐,就不在乎錢了?哼,她也一樣在乎,她在乎這些甚至比在乎你這個人還要多!她只不過別我幸運一點,早一點接近你,早一點做了我做的事情罷了!你覺得剛纔連慕然的表現怎麼樣?很大氣,很大度吧?但是你不知道的是,其實她早就知道了這件事了,但是卻裝作什麼都不知道!我以爲我已經夠會裝了,沒想到她比我還更加會裝!”

    凌彥楠眼眸一寒,眼底又冷了幾分,“我警告過你不要將這件事告訴她,你卻還是當我的話是耳邊風,看來,你父母挨的拳腳並沒有冤枉。”

    範曼麗咬脣,有些懊惱怎麼就不小心的說出了這件事,纔想說話,他又說了,“本來我還想着,等一個月左右就將他們放回去,不過現在看來,你父母我暫時還是不能放他們回去了。”

    “你!”範曼麗被他抓住了弱點,氣得不行,“我看你是沒有抓住重點,我看你這麼在乎連慕然,但是我看不出來她有哪裏在乎你了,你知道當她接到我的電話時,聽到我說的話的時候,她是怎麼回答的嗎?她可一點驚訝都沒有啊,很冷靜,根本就不像是一個*了丈夫的妻子,更像是聽到路人甲的故事那樣無動於衷,你說,要是一個人愛你,她即使再冷靜,再冷漠,怎麼可能真的做到無動於衷,我想,就連是你,都不可能做到吧?我想你在這裏說這些的時候,你也可以順便的想一想,連慕然到底有沒有你想象的這麼好?你覺得她就不可能是因爲你們凌家的財富才嫁給你的?”

    凌彥楠抿脣,嗤笑一聲,冷聲道:“連家比我們凌家富有,這一點就算外人不知道,我也會清楚!你不要將你自己的想法套給小然,你現在,給我滾!”

    “是嗎?那你知不知道金家跟連家的事?”範曼麗笑了下,看了他的臉色,又說:“就算你知道,但是我想你肯定不會知道,金家跟連家早在三年前已經幹架上了,他們彼此都知道他們的戰爭不可能停歇,金家本來是有着優勢的,因爲他們跟你們凌家的關係很好,但是偏生的,連慕然卻嫁給了你,所以又了你的幫助,及時多了維特先生的幫助,他們連家也不怕了,所以他們纔會在維特先生跟金家聯手後還屹立不倒!”

    凌彥楠眼神一眯,冷笑了下,說:“說得很不錯啊,要不要繼續?”

    “你……你以爲我是篇故事?你——”

    範曼麗還沒說完,凌彥楠就頭也不回的轉身往屋子裏走。

    他回到房間裏的時候,連慕然不在,他眉頭一皺,往書房裏走去,也沒有人。

    現在時間也不早了,小安應該已經入睡了,想到這,他覺得她不會在小安的房間,不過還是推開了嬰兒房,而連慕然正坐在chuang上看書,因爲擔心影響到兒子,所以她只開了檯燈,橘黃色的燈光暖暖的灑在她的身上,柔和而舒適。

    他看着,就勾起了笑容來,過去將她攬入了懷中,“給小安講故事?”

    “小安已經睡了。”

    凌彥楠聞言,摸了摸兒子紛嫩的小臉,“那我們是不是該回去睡了?”

    連慕然臉色淡淡,拍開了他的手,說:“我還不困,你先回去睡吧。”

    凌彥楠頓了下,勾脣淡笑,伸手去摸了抹她的小臉,說:“生氣了?”他這麼說着,嘴角的弧度越來越翹。

    誰說他的小然沒有一點反應了?這不生氣吃醋了嗎?那個女人嘴就是臭,盡是瞎說!

    連慕然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不語。

    凌彥楠被她這一眼看得沒辦法,伸手緊緊的抱住她,將俊臉埋在她的脖頸下,說:“我們真的什麼都沒有發生,我敢保證。”

    連慕然聞言摸着書的手頓了下,良久才“嗯”了一聲,表示聽到了。

    凌彥楠不滿了,卻不能說連慕然的不是,只能繼續保證,“我是說真的,我真的能發誓,我沒有碰那個女人一根頭髮,你要相信我,孩子這件事,是她自己編造出來的。”

    連慕然低着頭,語氣很淡,很淡,“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今晚我在小安這裏睡,陪陪小安,你先出去吧。”

    凌彥楠皺眉,心裏忽然緊張起來,覺得她好像沒有這麼容易就原諒他,“小然,我是說真的……”

    “我也知道了,我想多陪陪小安,你先回去房間休息吧。”雖然這麼說着,她卻連頭也不擡一下。

    凌彥楠抿脣,看着她有些擔心,伸手不顧她的掙扎抱起了她,往房間門口走,連慕然皺眉,“凌彥楠,你……”

    回到房間,凌彥楠擁着她,親了親她的小嘴,笑了笑,“噓……我很想你!”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
    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冒牌天王黑凰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