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九十五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67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九十五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67字體大小: A+
     

    凌彥楠臉色一下子就沉了下來,不過他在進屋子的時候,見到範曼麗就已經猜到了會有現在這麼一出了,他嗤笑一聲,不答反問凌母:“她都跟你說什麼了?說來聽一聽?”

    凌母見凌彥楠這反應,心裏就明白,應該就像範曼麗是有範曼麗所說的這麼一回事了,但是她還沒來得及說什麼,凌彥楠就看了眼範曼麗,冷冷的說:“你跟你身後的人膽子都不小。”

    範曼麗身子一縮,臉色也不好看起來了,聽他這麼說,他好像知道了什麼。

    凌彥楠說完,又看了眼金曉倩,挑眉道:“你又來幹什麼?別告訴我,這麼碰巧的就碰到了範曼麗來我家?”

    “彥楠,小倩跟小麗是朋友。”凌母覺得凌彥楠的態度模棱兩可,不過能看得出來,非常的不喜範曼麗,這個她之前就已經知道了,但是現在看來,他對範曼麗的已經不能用不喜來形容,而是厭惡說起來比較貼切了。

    所以,她看着,覺得有些不對勁,說:“彥楠,你跟我說清楚,你跟小麗是怎麼一回事?小麗怎麼會懷了你的孩子?這件事你打算怎麼跟我跟小然說?”

    凌彥楠昂首抿了一小口保姆給他端上來了水,聞言頓了下,倏地眯起了眼眸,冷如冰霜,“懷了我的孩子?範曼麗?”

    範曼麗心一緊,被凌彥楠看得身子都差點忍不住的顫抖了,她委屈的咬脣,“彥楠,你知道的,避孕藥這回事,也不是百分百的絕對的有效,所以——”

    “範曼麗!”他的聲音剛落下,手中的杯子就被他猛地甩出去,落在保養了幾十年,還光滑如初的雕刻精緻的地板上,發出了巨大的響聲,脆弱的玻璃杯頓時粉身碎骨。

    在場的,除了凌彥楠之外,都是女人,均被他這個舉動嚇了一跳。

    凌母是瞭解自己的兒子的,自從他上中學以來,如果不是讓他極度的憤怒的時候,他是不屑生氣的,尤其是在外人的面前,她看着凌彥楠的舉動,皺了皺眉,卻沒有說什麼,他自己的事情,她自己做決定。

    凌彥楠見他們都識相的閉嘴了,才冷聲說:“我不管你有沒有懷孕,因爲你就算懷孕,也跟我沒有半毛錢的關係,那天的事是怎麼回事,你最清楚,而我也不盲目,在醉酒的情況下,有沒有跟你做我自己知道,所以,別跟人說你懷了我的孩子這樣的事,我聽着噁心!”

    範曼麗被凌彥楠的舉動嚇了一嚇,咬着脣思索着應對的方法,但是凌彥楠不會給她機會,又嗤笑了下,說道:“你當我是白癡嗎?那天你是怎麼會在賓館裏出現,我之前不清楚,難道我還查不到嗎?我選擇不說話不是因爲查不到,而是根本就沒有將你跟你老闆的那點勾當放在眼裏,你倒好,以爲將所有的事情都掌握在了手裏。”

    範曼麗臉色一陣紅一陣白的,非常的好看,被他嘲笑和諷刺得手背青筋直跳,“彥楠,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而且今天的事情的重點也不在這裏,我不是隨便的女人,我根本不會跟別的男人亂來,要是你不相信的話,你可以去查。而且,你那天喝得有多醉,你自己是清楚的,所以,你哪裏還記得還知道自己有沒有跟我做?我知道你不喜歡我,但是既然已經是事實了,你爲什麼就不能接受?我今天來,不是想要逼迫你什麼,只是想來告訴你,我懷孕了,是你的孩子,要還是不要,都由你一句話決定,我這麼做,還不夠好嗎?”

    凌彥楠笑了,範曼麗這句話,可謂是說得滴水不漏,將自己擺在了一個高大上的位置上,自己全是犧牲,都是因爲他,好啊,真的是好極了。

    他笑意漸漸的加深了,說:“範曼麗,我真的是小看了你演戲的能力了。”

    範曼麗的眼睛裏全是淚水,“我沒有,你爲什麼就不能相信我?”

    凌彥楠“嘖嘖”了兩聲,手肘支着剛毅好看的下巴,臉上的線條俊美無暇,讓人看了就難以移開視線,當然了,如果他現在臉上的表情如果不是全都是諷刺和冷意的話,會更加的迷人眼,“我相不相信你有什麼關係?只要你能夠真的將自己所說的話當成真話才重要……還有,你忘記了嗎?我跟小然的孩子是怎麼來的?所以,你說我喝醉了酒,還知不知道有沒有做過?”

    他說完,沒等範曼麗蒼着小臉想說話,他又說:“所以范小姐,不要將我看成白癡!”

    語畢,他站了起來,“你不是說你肚子裏的孩子要不要隨我嗎?我在這裏,就先謝謝范小姐厚愛了,不過,你要生下來,或者是拿掉都跟我沒有半毛錢關係,你要留着孩子就留着好了,生下來也好,說不定到時還能找我做dna檢測呢。”

    範曼麗被他一席話說得連反駁都反駁不了,“彥楠……你——”

    凌彥楠睨了她一眼,說,收拾了範曼麗,他再看了眼眼眸憤憤的看着範曼麗的金曉倩,說:“金曉倩,我不知道你是什麼時候跟範曼麗認識併成爲好朋友的!不過,你既然膽敢想要幫助她欺騙我,既然你已經做了,那我們就更加沒有什麼好說的了。”

    金曉倩雖然不夠聰明,但是也不是白癡,自然是知道範曼麗不可能懷了凌彥楠的孩子,她只是利用她罷了,聽到凌彥楠這麼說,她就慌了,說:“不,彥楠,你聽我說,她說她懷了你的孩子,我信以爲真,所以纔想幫她的,因爲以爲是你的孩子,所以我不想你的孩子流落在外,所以……”

    凌彥楠挑眉,“是嗎?你還真的是善良,撲菩薩心腸啊,不過,你要是對待自己的情敵和她的孩子的好,能分給小然和小安半分,我就感激不盡了!”

    金曉倩還想說話,但是見凌彥楠冷掃了她一眼後,就不敢再說了。

    凌彥楠收拾了她們兩人,視線就落在了凌母的身上,他說:“媽,從今天起,我不再當金家的所有人是朋友,要是你跟爸想知道原因,可以問我,我忙碌了一天,累了,先休息了,你處理好這件事吧。”

    話落,他便轉身,大步上樓去了,金曉倩跟範曼麗想說話,想叫住他,卻對上了凌母審視的目光時,只好乖乖的閉嘴,她們還不知道,凌母好不好糊弄呢!

    凌母是相信兒子的,畢竟是自己的兒子,不相信自己兒子難道相信兩個可能懷着惻隱之心的外人嗎?

    她淡淡的掃了眼坐在她對面的兩人,打算一個一個的問清楚:“小倩,你有什麼話想要跟阿姨說的嗎?”

    “阿,阿姨,我……您想要我說什麼?我——”金曉倩在看口前,看了眼凌彥楠離開的方向,至於身側的小手握拳,“我知道我說什麼可能你都不會再相信我了,我是真的什麼都沒有做的,請您相信我,而且我也跟小麗認識了這麼久,她是不會說謊來騙你跟彥楠的,彥楠他不相信,不過是因爲他不想承認有這個孩子。小麗這次跟之前他跟嫂子的不一樣,那時候彥楠還沒有愛上嫂子,也沒有自己的孩子,而我相信,彥楠是爲了不讓嫂子知道這件事,知道他曾經背叛過嫂子,也不想讓嫂子亂想,纔會說這些話來傷害我跟小麗的。”

    聽了金曉倩一席話後,反應最大的不是凌母,而是範曼麗,她不動聲色,卻又異常驚訝的偷偷的掃了金曉倩一眼,剛纔她還以爲她是要跟她撇清關係,丟下她自生自滅呢,沒想到凌彥楠才轉身,她就給凌彥楠下套,試圖將局勢扭轉過來了,她非常的吃驚。

    凌母頓時就皺了眉,掃了眼範曼麗後,冷聲道:“剛纔彥楠在的時候,你可不是這麼說的。”

    “在聽到彥楠的話的時候,我確實以爲是小麗的錯,但是現在我冷靜了下,仔細的分析,我還是決定相信小麗。”說完,她又認真的看着凌母,說:“阿姨,你是知道在我的心裏,有多重視彥楠的,而現在,我寧願站在小麗這邊,都不站在他的那邊,是因爲我知道,小麗是不會騙你們的。”

    範曼麗聞言,也忙附和,說:“是啊,阿姨,我沒權沒勢的,哪裏敢騙你們?到時候孩子真的出生了,要是假的,你們一驗dna,到時候,你們要是生氣了,要告我,那我豈不是害了我自己?所以這種事,我怎麼會亂說?”

    凌母沉默了下,看了眼她們兩人後,纔對金曉倩說:“小倩,你這麼說也可以是你跟范小姐的關係太好,好過了小然,所以你纔會站在她這邊,或許,你更想叫范小姐爲嫂子呢?”

    金曉倩惶恐的搖頭,說:“阿,阿姨,您怎麼可以這麼想我呢?我爲什麼要這麼做?這是彥楠的事,要是這次沒有牽扯到孩子,沒有牽扯到一條生命,我也不會出現在這裏,阿姨,請你相信我,我絕對不是出自私心的!”

    範曼麗聞言,也出聲維和金曉倩,“是啊,您是自小看着小倩長大的,她是怎麼樣的人,您難道還不知道嗎?而且我之前也說過,彥楠其實當時早上醒來時有給我吃避孕藥的,要是他知道真的沒有跟我發生什麼,他怎麼會多此一舉的讓我吃避孕藥?我知道彥楠是您的兒子,我不該說這麼多的,但是爲了證實我的清白,我還是想說,彥楠的話本來就自相矛盾不是嗎?”

    凌母看着她們兩人,眉頭徹底的皺起來,腦子有些亂了。

    阿姨,請你阻止一下彥楠,他的意思其實已經很明顯了,他不想承認這個孩子,更加不想要,範曼麗看了眼凌母,眼眸紅了紅,懇切的跪了下來,“但是……無論怎麼說,這個孩子已經長在了我的肚子裏了,要說說不要就不要,對我而言是非常不公平,而且是非常殘忍的事,請你幫幫我,不要讓彥楠拿掉我肚子裏的孩子,這可是一條命啊,是他的親骨肉啊!”

    金曉倩抓緊時機,也忙幫腔:“是啊,阿姨,請您想一想,小麗肚子裏的孩子,也是您的親孫子,您可不能厚此薄彼,只要嫂子生的,就不要小麗肚子裏的,那是非常不公平的。”

    金曉倩的一席話說得無比的誠懇,而神情也悲痛得讓人動容,凌母在聽到自己的親孫子的時候,心一頓,深深的蹙起了眉,忍不住的揉揉眉心,說:“這件事我會仔細的查清楚,你們現在先回去,查清楚了,我會處理好的。”

    金曉倩跟範曼麗頓時互相對望了一眼,喜悅的笑了出生,說:“阿姨,謝謝您!”

    凌母皺眉,不耐的揮揮手,讓她們離去。

    金曉倩跟範曼麗自知這齣戲演得不錯,讓她們扭轉了局勢,所以也是開心,知道不能繼續糾纏下去,所以,就一起並肩離去了。

    她們兩人上了車,將車子駛出了一段路後,都笑了出來,範曼麗笑容根本停不下來,她看了眼同樣笑得眼眸都紅了的金曉倩,說:“你這戲演得還真不錯,而且反應也夠快啊!”雖然不想承認,要是金曉倩剛纔沒有急中生智,在凌母面前扳回一城,或許這件事,就這麼的過去了,她準備了這麼多,付出了這麼多,就這麼結束了,她接受不了。

    而且,除此之外,她今天也得到了一條非常重要的信息,那就是金曉倩好像也喜歡凌彥楠!

    這一點,她在聽到凌彥楠說情敵的時候,就想到了。

    想到這,她看金曉倩的眼神多了一絲輕蔑,同樣的,也盛滿了警惕。

    這個女人接近她,她從來都覺得她是不懷好意,因爲她相信,沒有人會完全沒有理由的幫助一個人,尤其是一個陌生人,這份情,她可消受不起來,而聽到了凌彥楠今天的話,她想了會兒,總算是有了一點頭緒。

    不過,她要是想要玩弄她,得看她有沒有這個本事了!

    “范小姐您也不差不是嗎?”笑完了,金曉倩整理了下衣服,臉色頓時也變得一本正經起來了,她看了她一眼,正色的說:“不過范小姐,我幫你是因爲我相信你肚子裏的孩子是彥楠的,你可別騙我,要是不是彥楠的,我拿什麼臉去面對彥楠?”

    “金小姐說這句話就不對了,我範某能有什麼能耐欺騙你跟凌彥楠?我敢嗎?”

    “哼,最好是。”

    “今天的事,還是的好好的謝謝金小姐纔對。”

    金曉倩看了她一眼,冷聲道:“大家合作愉快。”

    “是啊,合作愉快。”範曼麗頓了下,說:“我在想,我們是不是該將這件事告訴某人了?”

    金曉倩勾起了笑容,說:“正有此意,電話是你來打,還是我來打?”

    “我是當事人,當然是應該由我來打了,不過……明天吧,看看這件事彥楠有沒有跟她說先。”

    “有道理!”

    ……………………………………………………

    凌彥楠上了樓後,想起了自己回來後,沒有第一時間的給連慕然打電話,就蹙起有致的眉宇,本來他能到家後,給她打電話的,要不是回家後,多了剛纔那一出的話。

    他在下了飛機的時候,本來想給她打電話的,不過想到她那邊跟這裏的時差,想到她可能還沒起*,就作罷了,而現在,應該是一個好的時間,她應該在上班了。

    連慕然接到他的電話,笑了笑:“剛下飛機嗎?”如果她沒記錯的話,他現在應該下飛機了一個多兩個小時了,她起*的時候,沒有看到來電顯示,還失落了一陣子。

    “不是,到家一陣子了,剛洗完澡,你呢?回公司了?”

    “嗯,等一下就要去開會了。”

    “連慕然……”

    “嗯?”她最近得出了一條規律,他重要的事想要跟她說,或者是生氣的時候,纔會姓名一起交,否則,他都是叫她小然,雖然別人可能會覺得有些奇怪,但是她卻覺得,其實自己更喜歡他叫她連慕然,雖然不是暱稱,但是從他的口中,他的語氣說出來,卻一點都不會讓人覺得陌生,而且他這麼叫,她覺得很舒服。

    不過,他喜歡叫什麼,就叫吧,她都隨他。

    “你知道嗎?”

    “嗯?知道什麼?”這時,有人敲了連慕然的辦公室的門,低聲的提醒他,她該去開會了。不過連慕然能感覺到凌彥楠似乎有事想要說,她做了一個手勢,讓對方等一下。

    凌彥楠頓了下,舔了下薄脣,因爲有些緊張,“我愛你。”

    連慕然打着手勢的手聞言頓住了,白淨的小臉上佈滿了熱潮,但是眼眸跟嘴角翹起的弧度,美得像花兒一樣,她輕輕的咬脣,不讓自己太過放肆,“怎麼忽然說起這個了?”

    凌彥楠從她的語氣中,知道她很開心,頓時心裏的那些鬱悶和不快都奇蹟的統統掃除了,“沒什麼,就是重申一下而已,我擔心你會不記得。”

    連慕然說:“我記得的。”

    是啊,他說了一次之後,她就一直都記得,而且不可能會忘記,畢竟,她期盼了如此久的事情了,這句話,那三個字,自從他說了之後,就不斷的出現在她的腦海裏,所以她怎麼可能忘記呢?她不但沒有忘記,而且記得非常牢固,她記得如此牢固,不是深怕自己忘記他說過這句話,而是擔心他要是不說了,她會再也品嚐不到那種聽他說這珍貴的幾個字的時候的幸福的感覺,要是以後聽不到了,她還能憑着這個感覺,找到一絲快樂。

    凌彥楠捏着電話,低頭笑了。

    連慕然在他還沒說話的時候,看了下時間,覺得不能再拖了便說:“我去開會了,明天我再給你打電話吧,你奔波了這麼久,早點休息吧。”

    凌彥楠“嗯。”了一聲後,在那邊掛了電話後,他纔將手機放下,嘴角卻一直都是勾起來的。

    但是很快的,他想起了今天晚上的事情,他危險的眯起眼眸,給人打了一個電話。

    ……………………………………………………

    第二天,連慕然早上醒來的時候,電話就響了,她勾起嘴角笑了,他還真的懂她的作息規律啊。

    她揉了揉眼眸,起身一手整理衣服,一手摸上了櫃檯的電話,沒有看來電顯示就接起電話了,笑着說:“今天怎麼這麼早就——”

    範曼麗可以說是,一整晚都沒有睡覺,她知道這次的事情很冒險,但是她願意放手一搏,不想放棄這個機會,“連慕然,是我,範曼麗。怎麼?你很期待我的電話?”

    連慕然本來醒來時還是有點睡意的,聞言,什麼睡意都跑掉了,頓時就抿起了薄脣,說:“是你?你一大早的打電話過來給我做什麼?”

    範曼麗輕哼一聲,說:“怎麼說是一大早呢?我剛吃了晚飯,跟你這邊可不一樣。”

    連慕然不語,她等着範曼麗來電之意,她相信,她們沒有熟到可以讓她早早的打電話來給她,就是爲了跟她說說話而已。

    範曼麗雖然昨晚沒有睡覺,到現在已經很困了,但是她心情非常好,尤其是在想到她要說出接下來想要說的話的時候,就更加的的興奮了,“猜猜我帶電話過來給你,是爲了什麼?”

    連慕然抿脣,冷冷的說:“範曼麗,要說不說,我沒有空跟你玩什麼遊戲!”

    範曼麗挑了下眉,說:“聽說你最近跟彥楠的感情越來越好了?那可真是恭喜你啊。”

    連慕然怎麼會沒聽出來她那諷刺的語氣,她抿脣,“謝謝范小姐一大早的就打電話過來道喜,要是沒什麼事,我想掛電話了,我很忙。”

    連慕然的話剛說完,範曼麗就輕哼了下,不再廢話,直接的說:“我懷孕了,你還不知道吧?”

    連慕然捏緊了電話,小嘴都抿緊了,她頓了頓才冷聲道:“范小姐真奇怪,你懷孕了跟我說算個什麼事?難道是想要我跟你說一聲恭喜嗎?”

    範曼麗心情好,可是一點都不介意她的冷淡,反而她越冷淡,她越高興,“恭喜你要是想說,我可真的是想聽,不過,我擔心你說不出來,我想,在我剛纔說那句話的時候,你就已經猜到了我爲什麼要打電話給你了吧?沒錯,我肚子裏的孩子是你老公凌彥楠的。”

    連慕然臉色倏地蒼白了起來,但是她卻非常的冷靜,說:“范小姐,今天……好像不是愚人節吧?您這玩笑,似乎開得有點過了。”

    範曼麗愜意的嗤笑了一聲,“連慕然是什麼身份的人?我哪裏敢跟你開玩笑?要是不相信,你可以直接打電話去問凌彥楠啊,還有,你的婆婆,他們……可是都知道了哦。”

    連慕然在她說完後,淡淡的問:“范小姐,說完了?”

    “差不多了。”範曼麗笑了笑,說:“連慕然,你裝什麼冷靜,我想你現在恐怕已經氣到爆血管了吧?這也難怪,你好給彥楠生了個兒子,這是好事,明明已經鞏固了你在凌家的地位了,可偏生的,你命不好,兒子是個智障兒,你覺得,在凌家這樣的豪門,智障兒代表了什麼嗎?”

    連慕然語氣很平靜,就連威脅起人來也是一樣的,“范小姐,如果你再敢多說我兒子是個智障兒一句話,我會讓你變成瘋婆子。”

    “是事實,還不讓人說了?”範曼麗笑了下,說:“你可以期待一下的,我肚子裏的孩子出生以後,看在凌家,還有沒有你站的份!”

    連慕然挑了下眼皮,語氣不鹹不淡的,“范小姐真的是好興致,想必你準備這些臺詞,想這些話,已經想了好久了吧?真是辛苦你了!”

    範曼麗抿着小嘴,眼神冷了,感覺自己說了這麼多話,連慕然應該很難過,很氣憤纔對,但是現在她卻如此的冷靜,好像她範曼麗纔是那個等着被人玩的跳樑小醜一樣,不但讓她準備了一堆的力氣,卻打在了棉花上,弄得她急氣攻心!

    “裝,裝,裝,連慕然你再給我裝!你現在應該恨不得將我碎死萬段了吧?但是你爲了不輸給我,所以你纔會這樣,裝着冷靜,我看你裝到什麼時候!”

    連慕然異常的氣定神閒,說:“范小姐的脾氣可真差,我連慕然雖然脾氣好,但是可沒有什麼義務一大早的就聽你在這裏亂吠。”

    範曼麗是氣到了極點,咬牙切齒的說:“呵呵,連慕然,我看等彥楠跟你婆婆丟離婚協議書給你的時候,你還笑不笑得出來!”

    連慕然淡淡的掀脣,說:“範曼麗,你在氣什麼?如果你覺得你真的有這個能耐,我不會阻止你,但就怕你沒有這個能耐,還有……打個電話來給我說這些有什麼用?如果你真的有本事的話,你可以讓我婆婆跟彥楠兩人像伺候祖宗那樣伺候這你,帶着你過來跟我示威,那才叫威風!否則,你這樣厚顏無恥一鬧,我們女性的臉都給你丟光了!”

    範曼麗是怎麼也想不到連慕然竟然如此的牙尖嘴利,如此的難以對付,雖然已經對付過一次了,沒想到她已經有了足夠的籌碼,卻還是一樣,輸在了她手裏,“你……連慕然,你別囂張了,那一天很快就到來了,你給我等着!”

    “好啊,我等着!”說着,連慕然掛了電話,若無其事的起身洗漱,去了公司。

    纔回去了公司不久,凌彥楠的電話就來了。

    連慕然看了一眼,接起了電話,“今晚怎麼這麼晚纔打電話過來?”

    “公司有很多事要處理,所以一下子騰不出時間來。”凌彥楠將公司很多事情都擠在了幾天去做,尤其是在知道範曼麗的鬧劇後,他雖然問心無愧,但是卻還是擔心她會知道,會生氣,所以心裏難免會有不安。

    或許,就是因爲太過在乎,纔會不安吧。

    就是因爲這樣,他才更加努力去工作,準備提前幾天去找她,他心裏有擔心,所以更加希望能在她的身邊,看着她,他想,這樣他或許就會更加放心了。

    不過,在知道了範曼麗這次的鬧劇之後,他這兩天給她打電話的時間是在推遲,因爲心裏的不安和猜測,所以,一直在將打電話給她的時間往後挪。

    前一段時間凌彥楠只要一有空就會給她電話的了,或者會在處理公事之前給她打電話,而不是處理完了公事之後纔打給她,雖然如此想着,她卻什麼都沒有問。

    “小然……”

    連慕然聞言,沉默了下,才說“怎麼了?”

    凌彥楠回到房間裏,看着桌面上屬於她的那些瓶瓶罐罐,心如灌蜜,“我好像立刻結束了工作去西班牙找你。”

    連慕然聽聞他說的甜言蜜語,他好像越來越擅長了,她聽了,還是笑了,“那你過來啊。”

    凌彥楠忍不住伸手去碰了碰她的那些東西,“好,我過兩天就過去。”

    他這話帶着孩子氣,又好氣在賭氣,似乎心裏有什麼不舒服的事情堵着他的企管,連慕然笑意更加深了,頓了下才說:“那你得快點了,因爲我這邊的工作也快忙完了,我想……你要是不過來的話,我過幾天可以就要回去了。”

    凌彥楠捏着電話的手一緊,皺眉道:“你不是說過要等我幾天,我們一起在西班牙遊玩幾天嗎?”雖然範曼麗的事他認爲沒有什麼大不了,但是他還是希望她能跟他一起出去避一下,不希望範曼麗她們來纏着她,影響她心情。

    連慕然笑了笑,跟他說了幾句話後,就掛了電話,從頭到尾都沒有提過關於範曼麗打電話過來,說她懷了他的孩子這件事。

    大家稍安勿躁哈,關於凌母,關於彥楠,先不要急着下定論哦,來,排排坐,繼續看文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
    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冒牌天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