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九十三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65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九十三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65字體大小: A+
     

    連慕然沉吟了下,說:“他們金家早就聯合維特先生這麼做了,我想你也是知道的,他們兩家聯手這麼久都沒有可能動我們連家一根頭髮,所以才一直沒有消息出來而已!”他們一直處於被動,是不想動手,要是他們真的想要到動手,絕對能玩得過金家跟維特先生!

    凌彥楠聞言,知道她的話說得有一定的道理,而她這麼說,應該是不想跟他們起正面的衝突的,而她剛纔這麼說,好像金曉倩是真的惹到她了。

    連慕然聽他沒有說話,她眼眸變得清明起來,語氣也冷淡了兩分,說:“要是我真的這麼做的話,你會站在哪一邊?或者……你會置身事外嗎?”

    連慕然知道,凌家不是他一個人說了算,就算她是凌家的媳婦,很大程度上來說,這個身份,這個地位,在商業競爭上來說,往往都沒有什麼作用力,也阻止不了什麼,該發生的還是會發生,決策者的立場也不會變。

    就像古代妄想以和親來摒息戰爭一樣,其實根本就沒有這個必要,因爲根本起不來作用。

    而且她也知道,在凌父凌母的心裏,小安或許也沒有這麼重要了,畢竟,他可能做不成凌家的繼承人,或許……還會覺得小安讓凌家蒙羞……

    想到這,她要緊了下脣。

    凌彥楠頓了下,才說:“就我個人而言,我會站在你這邊,我也會讓其他人站在你這邊,這樣,可以嗎?”

    連慕然握着電話的手頓了下,嘴角翹了翹,說:“確定?”

    凌彥楠垂下眼眸,嗯了一聲。

    連慕然無聲的笑了,雖然凌彥楠什麼都不知道,也給了她一個答案,她很開心。

    她很久都沒有說話,之後看了下時間後,說了句知道了,就掛了電話。

    而凌彥楠掛了電話後,直接的就打了電話給保姆,保姆將所有事情都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凌彥楠臉色陰沉到了極點!掛了電話後,他坐在辦公室裏,過了一會兒後,他拿着手機出了辦公室。

    唐祕書見到凌彥楠離開,忙問:“凌總,您去哪裏?”

    凌彥楠頭也不回的說:“m市。”

    又去m市?他不是今天早上纔回來麼?他來回走,不覺的累麼?就算他不累,她都替他感到累了。

    唐祕書苦惱頭疼,覺得boss做一個好男人對她來說真的不是一件好事,“那今天晚上的宴會……”

    凌彥楠頓了下,顯然好像忘記了這件事,不過很快的就說:“找個人代我去!”

    說完,不管唐祕書苦瓜般的小臉,離開了辦公室。

    凌彥楠再度到了m市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七點多了,這時候連慕然他們還沒吃晚飯,他其實到得很及時。

    連慕然正抱着小安下樓準備吃飯,見到風塵撲撲的他,愣在了樓梯口。

    保姆也嚇了一跳,因爲她知道今天凌彥楠不會過來這邊的,“少……爺?”不過想起他給她打話,說的那些話,所以她也沒有多好奇他爲什麼會忽然間過來了。

    凌彥楠將手提包放在了沙發上,看着站着不動的連慕然,也不說話,她不下來,他就上去。

    連慕然看着他過來,收緊了手,頓時心裏有些悶,她知道她今天算是任性了,說了那些話,他定然不會心安,所以纔會過來,但是她決定了的事,她不想再去改變,因爲金曉倩千不該萬不該這樣惡意的中傷她的小安。

    凌彥楠在距離她兩級梯級的時候,腳步停了下來,伸手去抱小安,小安睡醒了不久,精神也不錯,伸手讓凌彥楠抱,凌彥楠逗了下懷裏的小安時,才說:“今天怎麼這麼晚才吃飯?”

    “醒來晚了。”她心情不好,小安也被嚇着了,好久都沒有睡着,睡着了又驚醒了,她看得心都疼了,一直陪着小安,在小安睡着後,她精神也差,睡了一覺後,纔起來,醒來的時候,天已經黑了。

    凌彥楠看着她精神憔悴,薄脣抿緊了些,聲音卻輕淺的說:“下來吃飯吧。”

    連慕然跟着他下樓來吃飯,一頓飯,除了兩人逗小安的聲音,兩人都沒有正式的交談,吃完飯後,保姆就自覺的進去廚房忙去了,留給他們兩人更多的空間。

    不知道是不是因爲天氣有些熱了,連慕然覺得在屋子裏很悶,起身到屋外的亭閣坐下,凌彥楠也隨後的跟上。

    夜風有些涼,凌彥楠抱緊了小安,用自己的外套給包裹着小安的身子,擔心他着涼了。

    沉默了這麼久,連慕然終於開口了,“爲什麼會過來了?宴會不出席可以嗎?”

    凌彥楠勾起薄脣笑了下,“沒什麼,就是想過來陪陪你跟小安。”他知道,金曉倩說的那些話,對她而言是一個不小的打擊,她不是那種容易想得開的人,他擔心她會心情鬱郁,所以過來陪陪她,或許這樣,她能轉移一些注意力,會變得好一些。

    連慕然聞言,支着下巴側着腦袋看他,似乎在探究他真實的來意,片刻,她扯開嘴角笑了,緩緩的挪動了下臀部,縮短了兩人的距離,隨後,將腦袋緩緩的靠在他寬厚的肩膀上。

    凌彥楠愣了下,笑了笑,伸手攬住她的肩膀,沒有說什麼。

    連慕然沉靜了會兒,又開口道:“關於金家的事,如果你要勸我的話,就免了,我不會聽。”

    凌彥楠沒有回答,卻反問她:“大哥的意思呢?”

    “我還沒跟他說,但是要是他知道的話,我相信他也會這麼做的,因爲是他們金家不義在先。”連慕然因爲他這句話的前兩個字,愣了下,畢竟,他對連慕年的身份是比較敏感的。

    凌彥楠擁着她不說話,良久之後,感覺風越來越大後,因爲照顧到小安的身子,所以回去了屋子裏。

    夜深,兩人躺在chuang上,都沒有這麼快就入睡,連慕然忽然問他:“明天早上要走了嗎?”

    凌彥楠攬緊她,“有什麼事情要我做嗎?”

    “沒有。”連慕然搖頭,說:“其實,你不用走來走去的,很累。”雖然他什麼都不說,她也沒有提,但是她知道他這次會過來,不過是擔心她,擔心她心情鬱郁,多想而已。

    想到這,她攥着他睡衣的袖子,眼眸柔和了些。

    “身累總比心累好,要是我不來,不是更累?”凌彥楠笑了下,爲了不讓她擔心,他又說:“反正有司機開車,我只是負責休息而已,也累不到哪裏去。”就是因爲知道這一點,所以他知道,如果他不過來這邊的話,公事也一樣沒有心情處理,那倒不如自己直接的過來好了。

    連慕然自然他是在寬慰她,小臉微熱,“明天也一早就要走了嗎?那早點睡吧。”

    他抓住她想要鬆開他的小手,將她攬得更加緊,兩人臉上相距不超過五釐米,連慕然不自在的推了推他,“怎麼了?”

    “你沒有跟我說金曉倩具體說了什麼。”凌彥楠眼神很平靜,其實他更想說,她在海邊的時候,答應過他,出了什麼事,就打電話給他,跟他說的,她是打了電話了,但是具體什麼事她沒有說,只是問了他兩個問題,讓他知道大概,詳細的,更加傷人的話她都沒有說,他其實是明白她是不想說太多,畢竟,金家跟他們凌家的關係還是比較好的。

    連慕然一頓,聽他這麼問就知道他肯定知道了事情的始末,所以他纔會過來。

    連慕然沉默,凌彥楠嘆氣,吻了吻她,飽含深意的說:“就算金家跟我們凌家再親密,他們金家對於我們也只是外人,而我們是不一樣的,而且,他們金家也無法比擬。”

    連慕然掀起眼皮,看他,被他握在手心的小手緩緩的抽出來,攬上了他的脖頸,將小臉埋進了他的胸膛,勾着小嘴,淡淡的笑了,“恩,我知道了。”

    凌彥楠也笑了笑,“既然知道了,那就睡吧。”

    ……………………………………………………

    第二天早上,凌彥楠早早的就醒來了,而連慕然還在夢中,而她這一次,眉頭沒有蹙起來,他看着,才徹底安心的笑了笑,放心的拿起了自己的東西,準備再度啓程,回去工作了。

    他吃了保姆準備的早飯後,山了車後,他打了個電話,然後,讓司機先開車到了一個地方。

    他坐在一家飯店的角落裏等人,因爲是早上,大飯店裏的人不多,只有寥寥幾人,而且都是包廂形式的,所以很少人注意到他。

    金曉倩儘早上還沒睡醒,就聽到了自己的手機鈴聲,本來是很惱怒的,不過在見到來電顯示後,就整個人的清醒過來了,而凌彥楠只說了據抱歉,吵醒她後,就說他想要見她,說發個地址給她,就掛了電話。

    她立刻的就起*洗漱,化妝收拾了,擔心凌彥楠等得不耐煩,她本來想打扮得美美的,爲了節約時間,只好在車上打扮了,這纔沒有誤時,見到他背影的時候,金曉倩更加緊張了,攥緊了小手,“彥楠……”

    凌彥楠背對着她,聞言回過頭來,淡淡的說:“到了?坐。”

    金曉倩看他態度溫和,緊繃的心才鬆懈了些。

    她心情如此緊繃是因爲她知道他找她,或許是因爲昨天的事,連慕然去告狀了,想到這,她鄙視了一番連慕然,年紀都不小了,還學人告狀!

    不過,現在看到凌彥楠的臉色挺不錯,對她態度也好,她就寬了心。

    金曉倩還沒來得及說話,服務員就端了早飯上來,金曉倩看着眼前的一盤盤的早點,都是她喜歡的,她頓時欣喜的看着他,“彥楠……”

    凌彥楠勾脣,看了眼桌面上放着的七八份早點,淡淡的說:“說起來,我們也有一段時間沒有一起吃過早飯了,我記得以前你喜歡吃這些,不知道我有沒有記錯。”

    金曉倩頓時,感覺自己的心被填得滿滿的,有些感動,雖然之前她跟着她去了英國,也到了京城,但是那些早點都不是專門爲她一個人做的,很多都不是她喜歡的,那時候她以爲他不記得她的喜好了,畢竟,她出國也有幾年的時間了,但是現在才知道,原來不是的,她是真的有些感動,一股熱流從心底滑過,開心的說:“沒,你沒有記錯,都是我喜歡的……原來,你都還記得啊。”

    她知道凌彥楠對連慕然是不一樣的,那時候她知道他結婚的時候,心裏是很不舒服的,尤其是聽他爲了一個娶了不到兩年的女人而這樣對她的時候,她心裏更加是難受,不過現在,她感覺她贏了,他們兩人二十多年的情感,不是隨隨便便的女人就能超越的,即使那個女人是他的妻子,也不能。

    凌彥楠淡笑,“我們算是一起長大的,怎麼會不記得。”

    金曉倩看着他,頓時激動得不知道說什麼好,凌彥楠看了她一眼,說:“吃啊,怎麼不吃?”

    金曉倩忙點頭,生怕自己點頭得不及時,他會生氣了一樣,她舉筷吃了幾口點心,卻見他始終沒有動口,她頓了下,“你怎麼不吃?”

    “我已經在家裏吃過了。”

    金曉倩頓了下,她看着凌彥楠,現在才發現,由始止終,他的笑容的笑容就沒有進到眼眸裏,她立刻的就頓住了進食的動作,眼眸一顫,咬了下脣,才說:“彥楠,你想說什麼,就直說吧。”

    凌彥楠看着她,直接道:“我一直一直都當你是我自己的親妹妹。”

    金曉倩捏着筷子的手顫抖了下,說:“可是,我沒有將你當成你是我的親哥哥。”

    凌彥楠不語,凝眸看着她,金曉倩被他看得心慌,放下了筷子,說:“我也已經說過了,我對你的感情,一直都不是隻是哥哥而已,你不能因爲你當我是你的親妹妹,你就要我當你是我的哥哥,我做不到。”

    “你做不到,我不會勉強你,我今天來就是想告訴你,無論你怎麼想,我都還是待你如自己的妹妹,而且現在我過得很好,現在的生活也是我想要的,所以,你明白的。”

    “我不明白!”金曉倩咬牙,倏地站起來,手掌拍了下桌子,餐具頓時噼裏啪啦的作響,“連慕然她哪裏好了?她什麼地方好了?而且她還給你生了一個白癡的兒子!你說你——”

    “呯——”一聲,是瓷器碎裂的聲音,因爲人少,所以聲音來得異常的清晰。但是這個不是金曉倩拍桌子的聲音,而是凌彥楠抿脣,將桌面上所有的早點頓時打手一揚,掃落了地面發出的聲音。

    金曉倩被嚇了一跳,看着凌彥楠震怒的眼眸,說不出話來。

    “你還是不明白我今天爲什麼要約你出來。”凌彥楠冷冷的看着她,他本意是說,雖然在京城那次不歡而散,雖然他們已經不能像以前那樣,是朋友,好兄妹,但是他們這麼多年的情份,他不想就這麼的沒了,就算沒有了,也不至於做敵人,但是今天她既然說了這句話,就挽回不得了,他銳眸睨了輕飄飄的掃了她一眼,說:“但是現在,我想,你也不用明白了。”

    金曉倩咬牙,“彥楠……”

    凌彥楠不客氣的打斷她的話,“從現在起,請喚我凌先生。”

    “彥楠!’金曉倩眼睛都紅了,因爲她知道他是認真的,頓時心慌了,也更加的難過,心裏也有太多的不甘,他們二十多年的感情,怎麼就抵不過連慕然跟他不到兩年的感情,這算什麼?!

    “彥楠,你到現在還不承認嗎?那個連慕然生的那個孩子就是個智障兒,智障兒啊,說出去多丟人!不單丟你的臉,還讓阿姨跟叔叔都在別人的面前擡不起頭來,因爲你一直是他們兩人的驕傲,你——”

    金曉倩說不下去了,不是因爲她發現這句話說得不對,而是凌彥楠的眼神冷得讓她雙腿發抖,頭腦頓時空白,說不下去了。

    “你真的覺得,你……愛我?’凌彥楠面無表情的說着,說得很猶豫,因爲難以啓齒。

    金曉倩不明所以,卻還是點頭,要是不愛,她又怎麼會做這麼多事,就是希望有一日,他們能在一起?

    “那爲什麼你忘記了,小安也是我的孩子呢?你爲什麼不想想,你說這些話的時候,就像拿刀捅我一樣。”

    金曉倩愣了下,說:“這件事不關你的事,問題或許出現在連慕然的身上,要是換了一個人給你生孩子,或許都不是現在這個結果!”

    “但是這輩子,我只要她給我生的小孩,也只能讓她給我生孩子,再說了,別讓我再聽到你說小安一個字的不是,醫生都還沒下定論,你別給我胡說八道!”

    凌彥楠雲淡風輕的一席話,讓金曉倩聽得,心都酸了,不肯妥協,不敢相信的說:“你……你難道就不但心你們以後的孩子,都是現在這個樣子,或許都是智障兒嗎?”

    凌彥楠眼神很冷很冷,良久之後,他沒有再說什麼,只是說:“金曉倩,就是因爲你這話句話,從今以後,我們二十多年的青梅情份,到此結束,還有,別讓我知道你再次去騷擾小然。”

    說完,他,起身,轉身離開了飯館,金曉倩看着他離開,本來想叫住他的,但是她卻連開聲的勇氣都沒有了。

    凌彥楠離開很久以後,金曉倩都沒有離開,一直看着他離開的方向,很久之後纔打了個電話給她的父親。

    金先生纔剛起*呢,接到她的電話有些吃驚,問:“怎麼了?”

    金曉倩擦了下眼淚,“爸爸,計劃能不能提前,我等不了九個月了,現在說可以不可以?”計劃本來是讓她忍一下,到範曼麗的孩子出生後,才說的,因爲擔心範曼麗的孩子被連慕然知道了,會出事,但是現在,她還是忍不了了。

    金先生皺眉,問:“小倩,你怎麼了?”

    金曉倩邊哭邊說:“彥楠,彥楠他竟然爲了他那個什麼的兒子,還有連慕然,竟然跟我絕交,爸爸,連慕然讓我不好過,我也不讓她好過,我們現在就去說,好不好?”

    金先生頓了下,說:“好,爸爸本來也想跟你說計劃提前的,因爲我們也沒有這麼多時間等,再說了,在孩子出生前,我們有的是計劃,所以,你放心好了。”

    聞言,金曉倩就笑了,說:“那……那我今天就回去c市。”

    ………………………………………………………

    凌家家底豐厚,平時多得是人來串門,雖然平時多說都只有凌母在家,但是也有不少跟凌母同齡的婦人,因爲各種各樣的原因,跟凌母套近乎的人,有的也跟凌母比較熟的,說得上幾句話,隔上一段時間就會來凌家吃頓飯,跟凌母聊聊天。

    連慕然也不是很愛跟她們來往,只是在家無聊,找個談話的人也沒有,大家多見了幾次面,也就熟了,而且她們雖然有巴結之意,也不敢過分。

    其實以前她們是經常來的,但是現在就少了,因爲自從凌彥楠結婚後,她就不悶了,而且很忙,忙着照顧連慕然和她肚子裏的寶寶,寶寶出生後,因爲是早產,她要費的心思也比較多,所以,大家也好一段時間沒來了。

    不過最近她們收到風聲,說連慕然跟凌家新添的孫子都不在,她們纔不怕叨擾到凌母,就過來了。

    她們很多人還是很羨慕凌母的,因爲她跟自己的丈夫也恩愛,兒子也有出息,娶的兒媳婦又是一等一的家世,什麼都好,大家聊着聊着,話題就不自然的到了小安的身上,不知道誰說:“現在你的孫子也應該有一歲了吧。”

    凌母聞言,臉色有些不自然了,也點了點頭。

    另外一位婦女也說:“一歲了啊,我看你這麼金貴孫子,還以位你會給你孫子辦個大型的生日宴呢,我本來還期盼着能見一面你那金孫呢,爲什麼不辦生日宴啊?”

    另一也附和道:“一歲了,應該會叫爸爸媽媽,爺爺奶奶了吧?我小的孫子也一歲的時候就會叫了,而且也能走幾步了,學得還比別家的小孩子快呢,你的兒子這麼優秀,兒媳婦又這麼聰明漂亮,孫子應該也很聰明吧?”

    凌母本來是不多想的,聞言臉色就非常的不自然了,沒有說什麼,幾個人也沒有多在意,說到自己的孫子的時候,也都眉飛色舞的,自顧自的說着去了,很快就扯到了別的話題上去了,在凌家坐了兩個多小時,感覺到凌母似乎不是很開心,就識相的相繼離開了。

    凌母在他們離開後,臉色才真的不好看起來,心情也不是很好,無力的回去房間休息了。

    晚上一個人吃了飯,沒有人陪,覺得無聊,腦子裏不時的浮現起之前幾位朋友說的話,心裏又不舒服起來,就忍不住的給凌彥楠打了個電話。

    凌彥楠跟幾位合作商一起出去吃飯喝酒,加到電話就到外面去聽了,凌母問他:“彥楠啊,過去了這麼久,小安的牙齒長出來了嗎?會不會學說話了?醫生又怎麼說?”

    凌彥楠知道凌母或許是擔心,或許是受刺激了,所以纔會這麼問,不過,他跟相信的是後者,因爲如果是前者的話,她會直接的打電話給連慕然,而不是打給他。

    “媽……小安的情況如果好一些的話,會第一時間跟你說的。”

    凌母沉默了會兒,又問:“醫生只是說又可能而已,而不是已經是,對吧?”

    “嗯,所以,還是有希望的,所以,我們順其自然就好。”

    凌母心裏也是不舒服,感覺心口有一股悶氣,所以纔想打電話給他,問一下。

    凌母那邊沒有多少話,凌彥楠也沒有主動打破沉默,良久以後,凌母忽然問他,“彥楠,你有沒有後悔當初跟小然結婚?畢竟那時候你也是趕鴨子上架,其實你並不——”

    凌彥楠立刻就明白了她的意思,越聽越聽不下去了,忍不住的打斷她的話,說:“媽,小安也是我的孩子,你不能將所有的事情都歸結到小然的身上,你有沒有想過,如果小安真的有什麼事的話,或許是我的錯?醫生也說過,小安發育比較遲緩,跟他是早產兒也有關係,你有沒有想過,要是我負責任一點,或許小安就不會提早出生了。”

    凌母聞言,立刻不悅的反駁他的話,說:“你胡說,你怎麼會是你的問題?我的兒子這麼睿智優秀!”

    凌彥楠知道是她偏心,他無奈的說:“媽,那在你的眼裏,小然就不睿智,不優秀嗎?”

    凌母默然,忽然又一驚一咋的說:“那——那是不是抱錯了孩子了?不該啊……”

    凌彥楠撫額,無奈的說:“媽,小安跟小然幾乎是一個模子印出來的,也跟我有幾分型似,小安絕對是們我的孩子,我不能,你也不能因爲小安可能不夠優秀就不認他,所以,我告訴你,小安是我的兒子,無論怎麼樣都是,就算有什麼問題,我也是有問題,你不能將所有的過錯都怪在小然的身上。”

    在每個母親的心裏,自然就聽不進去這些,就算不好,也是別人的不好,哪裏會覺得會是自己的兒子的錯?“彥楠,你這孩子真是的,你……你,媽也不是這個意思,就是說一下而已,因爲媽知道,那時候你並不喜歡小然,也挺討厭她的,所以……。”

    “媽,我之前是不喜歡小然,但是一直都挺欣賞她的,因爲她作爲一個女性,能力很強,她很優秀的。”

    凌母不說話了,她說再多,凌彥楠都會以爲她是在貶低連慕然,不樂意了,無論怎麼說,都要說連慕然好的方面給她聽,讓她知道,連慕然有多好。

    而他不知道的是,她又可能比他更清楚連慕然有多好,只是……

    只是,爲什麼會出現在這樣的事呢?

    現在,她也能聽得出來,她給自己的兒子做媒做得很成功,她的兒子陷進去了,不能自拔了,什麼無維護着連慕然了,但是,她現在心裏,卻沒有自己之前預想的這麼開心了。

    凌母不再說了,跟凌彥楠道了別之後,就掛了電話,凌彥楠握着電話,揉揉太陽穴,薄脣緊抿。

    這時,他的電話又響了起來,看到來電顯示,他眼神柔和了些,接了電話,勾起笑意,“今天怎麼會想着給我打電話了?”之前連慕然真的很少給他打電話,幾乎都是他給她打的。

    “想跟你說我這邊的公事也處理得差不多了,所以明天晚上可能就要走了,飛西班牙。”意思是,他明天晚上要是過來了,也可能見不到人了。

    凌彥楠皺眉,他本來還想着明天晚上過去呢,“不是說後天中午才走嗎?”

    “我想加快一下進程,而且,那邊也挺急的,所以提前一天去。”

    “去多久?”這個是他最在意的問題,他這邊的事情本來決定正常的處理一個星期的,不過她不在m市了,他也只好提前結束了。

    “大概十天吧。”說完,她笑了下,補充說明:“西班牙是最後一站。”

    凌彥楠聞言,才笑了笑,說:“說了這麼多,就這句話最動聽。”

    連慕然感覺到他那邊有點吵,問,“你還在應酬?”

    “嗯。”他說着,見到一位合作商向他走過來,是來找他的,想起他出來挺久的,就說:“有事,等一下再打給你。”

    在連慕然道了別之後,他才掛了電話。

    ……………………………………………………

    早上,凌母起*,正在吃早飯,金曉倩就過來了。

    凌母正愁着沒人跟她聊天了,見到她就熱情的拉她過來,說:“小倩啊,遲早飯了嗎?”

    “吃了,不過還是可以再吃一點的。”說着,坐了下來,陪凌母聊家常。

    吃完早飯後,金曉倩見凌母心情不錯,過了會兒後,才說:“阿姨啊,我……我已經知道了小安的事了。”

    凌母本來還挺高興的,聞言臉色就不大自然的僵硬了下,不過很快就笑了起來,說:“什麼時候知道的?彥楠跟你說的嗎?”

    金曉倩看似小心翼翼的看着她,擔心她生氣一樣,凌母心情雖然有點受影響,還是拍拍她的手背,沒有說話,金曉倩在心底措辭了會兒後,說:“阿姨,抱歉,我不該說這些的。”

    凌母笑笑,看似不甚在意的說:“既然是事實,說不說又有什麼關係?”

    金曉倩頓了下,說:“阿姨,你好像很喜歡嫂子,這件事,你怪不怪嫂子?”

    凌母一頓,看了她一眼,說:“小安也是彥楠的孩子,不能全怪小然的。”

    金曉倩點點頭,不再說話了。

    凌母也被她弄得沒有心情聊天了,雖然她是挺喜歡金曉倩的,但是再親,再喜歡,都是外人,很多話,都不能直接的跟她說的,她現在還是小孩子心性,說了出去,可是會被人笑話的。

    看凌母有送客的意思,金曉倩頓了下,拉了拉她的手,說:“阿姨,其……其實,我今天來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跟你說的,我……我本來不該說的,不過……我想你跟彥楠還是應該知道的。”

    “有什麼事是不能說的?”凌母被她認真,而猶豫的神情弄得愣了下,因爲想不到有什麼事情讓她這麼糾結,而且這件事聽着,好像還跟她跟凌彥楠有關,這可真是新奇了。

    “阿姨,我知道彥楠現在跟嫂子感情也挺好的,本來不該說出來,而我也不該將這件事先告訴彥楠,所以,就想先跟你說一下。”

    凌母聞言,心一震,嘴角的笑意也斂去了,因爲她似乎感覺到了什麼,所以也不由得正色了起來,“小倩,是什麼事?這麼嚴重?”

    金曉倩說:“阿姨,你還記得之前跟我一起來過你家的我的好朋友小麗嗎?”

    凌母聞言,蹙了眉,不懂爲何提到她,而且她想起凌彥楠說的話,問:“這件事跟她有關係嗎?”

    金曉倩頓了下,才說:“她,她前幾天告訴我,她……她懷孕了。”

    凌母心一震,頓時就瞪大了眼睛,覺得自己失態了,頓了下便應了一聲,說:“哦,是嗎?”

    金曉倩補充道:“小麗跟我說,孩子是是彥楠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
    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