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九十一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6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九十一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63字體大小: A+
     

    “先別急!”高臨瀧抓她想要打電話的手。

    金曉倩不悅的看他,“你幹什麼?放開我。”

    高臨瀧看着她,認真的說:“我知道醫生不會說謊,但是你確定依連慕然跟凌彥楠的智商,他們孩子會是智障兒?這靠譜嗎?”

    金曉倩本來還高高興興的,但是聽到了他的話後,臉色就變了,不悅的說:“他們的孩子怎麼就沒有可能是智障兒了?難道智障兒的父母只能是智障兒嗎?他們的孩子會是智障兒說不準是因爲連慕然做的壞事多了,纔會將禍降臨到她的兒子的身上,聽說他們的孩子是早產兒,可能問題就出現在這裏呢!再說了,連慕然也是因爲設計彥楠才懷孕的,她本來就不安好心,你看看,現在她的孩子出事了,這不是報應是什麼?像連慕然這樣奉子成婚,妄想以這一點來贏得彥楠的女人,都不會有好下場!”說完,金曉倩的臉色還是冷冷的,目光看向遠方,彷彿意有所指。

    高臨瀧聞言,眼眸一深,臉色莫測,說:“凡是還是要仔細的思量再做決定,你就不但心報錯料,讓計劃給別人知道了,讓你所做的事情都功虧一簣嗎?”

    金曉倩頓了下,也覺得他說得有道理,頓時就噸住了,不再打電話,但是她心裏還是非常的不爽的,即使她知道他是爲她好,但是她卻覺得他好像並不是站在她這邊似的,想到這,她輕哼一聲,冷看他一眼,說:“你說的我都知道了,這個電話我暫時不打就是了,不過你別再說話了,免得影響我的好心情!”

    高臨瀧勾脣笑了笑,沒有說話。

    金曉倩暫時不打電話給範曼麗了,但是卻打了一個電話給高先生,讓他叫人查一下連慕然的孩子的事情。

    高臨瀧看着,眼眸一眯,在兩人回到了住處後,他捏着電話,撥了個電話,卻在對方接了電話的時候,他卻頓住了,沒有將自己的想法說出來,只是跟對方聊了會兒天,就直接的掛了電話。

    ……………………………………………………

    從醫院裏回到了家後,連慕然抱着小安在客廳裏玩耍,沒有像以前那樣,處理自己好像永遠都處理不完的公事,凌彥楠也是自己做了安排的,所以他今天一天都有空,可以不做公事。

    他沒有參與進去她跟小安母子之間,只是坐在距離他們不遠處的地方,坐在騰椅上,翻看着當天的報刊,只是報刊的內容,看了兩三個小時,還是停留在那一頁上,沒有翻過,深邃如海的眼眸一直都看着自己的妻兒,越看,眼眸越深沉。

    因此,他知道,連慕然雖然笑着,一個人跟小安自說自話,但是他還是能清晰的看到她臉上的焦急,擔心,和難過,這一點,從醫院裏出來後,她即使掩飾,也還是會殘留一些在她的眼眸裏,而視線一直都沒有離開過她身上的他,自然會發現她是不是真正的發自內心的笑着。

    吃了飯後,連慕然哄着小安入睡,在嬰兒房裏陪着他,小手輕輕的拍着小安的還柔嫩的背脊,目光溫柔如泉,眼眸看着小安,不知道在想什麼,連凌彥楠站在門口,看了她一會兒了,她都沒有發現。

    凌彥楠輕輕的在她身後抱着她的腰,彎着腰下巴擱在她的發端上,輕輕的磨蹭了下,說:“小安睡着了,你忙了大半天了,你也累了吧,要不要先回去休息一下?”

    連慕然這才見到他,聞言搖搖頭,擔心吵到了小安,壓低聲音說:“我還不累,等一下還有工作要忙。”

    說着,他給小安掖好了被子,站起來,被他牽着小手,走出了嬰兒房。

    凌彥楠關上門後,知道不會吵到小安後,擡手摸了摸她的眼瞼,皺眉的說:“工作的事先等一下,先回去休息一下,你看看你,眼睛裏都有血絲了。”

    昨天晚上他們兩人都沒有怎麼睡,早上她又一直不肯離開小安的身邊,要陪着他,怎麼會不累?

    在從醫院裏回來後,他就想叫她先休息一下的,但是看到她那眼神,知道就算他叫了也沒有用後,就算了,但是現在小安已經睡了,她再不去休息,繼續工作的話,小安還沒什麼事,她或許就會因爲勞累而先搞垮了自己的身子!

    連慕然咬了下嘴脣,“我……我等一下小安要是醒來了,要陪小安。”

    “小安有我,我們現在先進去睡一覺。”凌彥楠皺眉的說着,不容拒絕的拉着她往兩人的臥室走去,強硬的拉着她,到chuang邊,他則蹲下身來,實現跟她在同一個水平線上,大手包着她的小手,就像溫暖入冬天裏厚實柔軟的棉襖,他說:“小安是我們的孩子,你已經照顧了他一個早上了,下午就讓我來,讓小安跟他爸爸玩一下好不好?”

    連慕然擡眸看他,知道他是因爲想要她睡覺才這麼說的,但是她還是點點頭,忽然伸手抱着他的脖頸,將小臉埋在他的胸口處。

    凌彥楠掀起嘴角,笑出聲來,一動不動的任她抱着,也不再說話了。

    不知過了多久,連慕然都沒有開口,而凌彥楠畢竟是蹲着的,彎曲着的膝蓋有些麻痹了,他動了動,感覺到胸口出傳來的均勻而淺淡的呼吸,他眼眸彎了彎,伸手將她抱起來,讓她在chuang上躺好後,給她脫了綿拖後,纔給她蓋好了被子,看着她久久都一動不動的。

    良久之後,感覺到自己也困了,也跟着上chuang去,抱着她入睡。

    因爲兩人昨晚都沒有睡好,所以睡得很熟,直到下午差不多四點的時候,最先醒過來的,還是凌彥楠,而連慕然在夢中,眉頭還是蹙着,似乎夢到了不好的事情。

    凌彥楠抿脣,第一次深刻的知道,對於小安的事,無論她如何做心裏建設,別人如何的寬慰,都沒有用就算寬慰她的那個人是他也一樣。

    因爲對她而言,小安的事,比任何人的都要來得重要,甚至是她自己,都沒有如此重要,所以,她不可能放得下,之前她看似沒有這麼在意,或許只是她沒有表現出來而已。

    他側着俊臉,伸手摸了摸,給她撫平了眉間的褶皺,伸手更加抱緊了她一些,低頭吻了吻她的額頭。

    “嗯……”連慕然動了動,睜開了眼睛,見到他時,頓了下,腦袋似乎有一剎那的短路,看着他似乎在想自己在哪裏,不過很快的,她看清楚了房間,也就想起來了自己現在身處何地。

    他勾脣笑了,翻身吻了下她的小嘴,勾起嘴角,“醒了?還困嗎?”

    連慕然搖搖頭,或許因爲睡得有些久,所以她感覺頭有些疼,她揉了揉太陽穴,含糊的問:“現在幾點了”?凌彥楠本來想深入的給她一記深吻的,但是在見到她打結的眉頭和小手的動作後,就坐了起來,也將她拉起來,讓她坐在他的腿上,將她抱在懷裏,大手卻代替了她的手,給她按太陽穴,“四點了。”

    連慕然皺眉,一下子清醒了起來,“四點了?”說着,掙開他,要下chuang。

    凌彥楠桎錮着她,不讓她動,吻了下她的小嘴,問:“這麼急,要幹什麼?”

    “嗯……,別,別鬧了。”連慕然推開他,正色的說:“給一個高管發一份文件,我答應過他的。”

    既然是正事,凌彥楠也就不攔她了。

    連慕然整理好後,就出了房門,但是第一時間不是去書房,而是下樓來看了看被保姆抱着的小安後,才上樓,進去書房工作了。

    凌彥楠一直倚在樓上的扶梯上,目光跟隨着她的身影走,直到她進去了書房後,他才下樓來,抱着小安後,躺在三米的的沙發上,讓小安坐在他的胸膛上玩。

    保姆準備好了做晚飯的材料後,從廚房出來,問:“少爺,你跟少奶奶有什麼特別想吃的飯菜嗎?”

    凌彥楠頓了下,纔回答道:“對啊,阿姨忘了告訴你,我跟少奶奶就不再家吃飯了,我們出去吃,所以你不用管我們了。”

    “哦,好的,那小少爺呢?”

    “小少爺我們也會一起帶出去,不過小少爺的晚飯還是在家裏吃,小安在外面吃,我不放心。”

    保姆點頭,表示理解後,正準備進去廚房,但是凌彥楠卻叫住她,問:“阿姨,早上你一向都是做什麼早飯給夫人吃的?”

    “就……平常的那些啊。”保姆有些懵,不知到凌彥楠問這個幹什麼,擔心的問:“那個,少爺,少……少奶奶身子出了什麼事嗎?”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是,早飯你以後就找做之前那樣做,不過日後早上,你都單獨給少奶奶熬一碗白粥配一些沒有加工過的香菜,她喜歡。”說着,他頓了下,抱着小安起來,在報刊上寫了幾個字,說:“就買這種米,少奶奶喜歡這個。”

    “哦,好,好的。”

    凌彥楠點頭,表示她可以去做自己的事了。

    凌彥楠逗了一陣子小安玩後,就閒了下來,他看了下時間,過了會兒後,才抱着小安上樓,敲了書房的門,問:“好了嗎?”

    連慕然的眼眸都沒有動一下,目光還是落在電腦屏幕上,只是恩了一聲,當作回答。

    凌彥楠也不在意,抱着小安在椅子上坐下,大約過了半個小時後,她的實現才從電腦屏幕上移開,說:“是阿姨叫下去吃飯了嗎?”

    凌彥楠搖搖頭,不答反問:“好了?”

    連慕然點點頭,從椅子上起來,勾着笑容,抱住了伸手要她抱的小安,出了書房。

    凌彥楠跟在她身後,說:“我們今天晚上出去外面吃飯吧。”

    連慕然頓了下,皺眉道:“爲什麼要出去吃?”主要是她沒心情出去,所以也不想出去。

    凌彥楠長腿一申,抱住她的腰肢,頓時將她跟小安都抱在了懷裏,親了一口小安後,才說:“你不覺得我們單獨出去的機會很少嗎?而且你也悶了這麼久,我想帶你出去走一走。”

    連慕然聞言,心一動,雖然不想出去,但是心口有一股悶氣一直都沒有能消散,要是出去的話,或許會好一些,想到這,她問:“去哪裏?”

    他立即反問:“你想去哪裏?”

    連慕然搖搖頭,表示不知道,因爲沒有想過這個問題,而她自從嫁給他後,就好像才從來都沒有機會出去哪裏玩耍過,感覺玩耍的感覺距離她已經有一段很遙遠的距離了。

    凌彥楠也不介意,推了推她,笑道:“那進去臥室換衣服,或者洗個澡都行,出去玩的時候,可以放鬆一些。”

    她反問:“那你呢?”

    “小安的晚餐應該準備好了,我下去喂小安吃東西。”

    連慕然頓了下,見他興致似乎挺高的,而且好像真的很想帶她過去,她便沒有推拒,不過她頓了下,還是說:“我們還是在家吃飯吧,吃完我們就出去,你看這樣可以嗎?”

    “好,聽你的,我們在家吃。”凌彥楠其實已經訂了位置了,不過既然她不想,也不想讓她心裏不舒服,也就點點頭,說完,想起什麼似的,“對了,給小安準備一下毛毯跟厚一點的衣服,還有帽子,我擔心晚上外面會很涼。”

    連慕然聞言,眼眸一亮,“小安也跟我們一起去?”

    凌彥楠笑了,因爲他能感覺到,連慕然似乎很喜歡這個決定,“嗯。”

    兩人在家吃了晚飯後,就準備了一大包的東西,放進了凌彥楠不知道從哪裏弄來的跑車裏,兩人抱着小安上了車後,凌彥楠就開車離開了。

    凌彥楠沒有將車子往鬧市裏開,而是往房子的飯方向使去,因爲是郊區,而且也是黃昏的時刻,太陽很柔和,金黃色的一層,伏在臉上,暖暖的,軟軟的,伴隨着路上有草香味的風,感覺像羽毛拂過一般,讓人感覺,心裏負重的東西慢慢的被掏空,滿滿的,慢慢的,變得輕鬆起來,連慕然忍不住的勾起嘴角。

    本來擔心風太大,會讓小安給涼着了,但是小安好像也很高興,一向不好動的他,在連慕然的懷裏手舞足蹈,咧着小嘴,笑嘻嘻的,很開心。

    連慕然本來心情也好了一些,見狀,笑了,心情出奇的,好了很多。

    因爲接近郊區,所以近山,也近海,路上的風景很美,到了黃昏,沒有白天的烈日,植物看起來也生活得舒暢起來,一路上有新綻放的野花,有隨風肆意飄忽的稻草,搖曳生姿,路上車也少,感覺很安靜,很安靜,連慕然嘴角微微的翹起來,心情又好了幾分。

    凌彥楠注意路況的精力跟觀察身邊的人的情緒花費的時間,一樣多,所以他眼眸也柔和了下來,也鬆了一口氣,他就擔心她會一直將所有的壓力和不愉快的事情壓迫在心底,會壓垮自己,所以希望她能出來放鬆一下,所以就帶她出來了。

    過了而是分鐘左右,太陽從金黃色慢慢的演變成了橙紅色,而凌彥楠的目的地,也快接近了。

    連慕然心情好了很多,抱着小安,看了眼身邊在開車的人。

    她知道,他其實是爲了她纔出來的,雖然他什麼都沒有說,但是她感覺心底還有有一股源源不斷的暖意,從心底,慢慢的散開,往身體的四周蔓延開來。

    車子在海邊的停車場裏停了下來,這個海邊,是當地一個有名的景點,只是不開放,只有附近的居民才能來看,而現在海邊里人不多,分得很散,凌彥楠下車,接過小安,問:“要換鞋子嗎?”他給她帶了一雙拖鞋過來。

    連慕然頓了下,聽着海浪的聲音,勾脣點點頭。

    腳踩在沙灘上,感覺很好,很舒適,讓人能放鬆下來,偶爾有潮水過來,會漫上腳板,清清涼涼的,很舒服。

    見連慕然玩得很投入,想往海那邊走,凌彥楠拉住她,讓她小心點,連慕然一邊點頭應着,但是腳卻還是想往深處走一些,凌彥楠無奈的笑了下,拉着她的手不讓她走遠,而連慕然顧及着他抱着小安,不敢亂掙扎,倒是安分了些。

    凌彥楠見她是真的喜歡玩,而且多了孩子氣的一面,笑了,“以前很少到海邊玩嗎?”

    連慕然搖頭,“以前經常玩,只不過有差不多兩年沒有出來玩過了。”

    凌彥楠頓了下,她嫁給他,也有一年半的時間了,這麼說來,跟他頭關了?

    有時候他如果深入的去想,他會發現,其實她因爲嫁給他,她失去了很多。

    很多人夢鄉着嫁給豪門,希望過着富足安逸的生活,不用奔波勞累,而他也知道凌家也是很多人眼中的豪門,所以從他從中學開始,就不斷的有女孩子以各種理由接近他,其實很多不乏對他有好感的,喜歡他俊俏的外表,優秀的成績,但是他相信,要是他沒有如此好的一個家世的話,追他的人,或者倒貼他的人,會少百分之六十。

    而對於連慕然來說,他家並不是豪門,只是門當戶對而已。

    而且她跟那些想嫁入豪門的人不一樣,她有自己的目標,自己的追求,自己的理想,不依靠任何人活,她是含着金湯匙出身的,她本該過着矜貴精緻的生活,什麼都不用擔心,但是她的性格讓她什麼都擔心,爲連家,爲凌家,爲孩子,弄得自己心力憔悴,他覺得,要是他以後破產了,受盡排擠的時候,她肯定也會第一個除了自己父母,第一個跑在他面前,想要幫他扛起一片天的那個人,而不是像別的很多女人那樣,哭哭啼啼,或者是棄他不顧。

    當然了,他有了這種想法,不是因爲自己或許有一天會墮入困境,而是他明白,她會有這樣的魄力,而他,也不會讓她這麼做,即使她想這麼做,因爲他……好像非常的捨不得。

    這麼想着,他忽然覺得,自己好像自以爲走錯了好一段路,到最後卻押對了寶。

    想到這,他拉着她手腕的手攥得更加緊了些,嘴角翹了起來,側眸看向玩得不亦樂乎的人,心跳砰砰的,平常快了一倍。

    連慕然因爲許久沒有來玩過了,所以玩得有些瘋,雖然凌彥楠要帶小孩,無法跟她一起玩,她還是很開心,擡眸想要對他說話,卻發現他正勾脣,眼眸深入漩渦,正緊緊鎖在她的身上不放開,好像這一看,就要將她鎖住,永不放開一樣,她的心頓時漏跳了半拍,蠕動了下小嘴才問:“你……在笑什麼?”

    凌彥楠笑容依舊,頓了下,側眸看她,說:“沒什麼,只是忽然覺得……這個婚,我結對了,很對很對,是我這半輩子,做過最對的一件事,沒有之一。”

    凌彥楠說得雲淡風清,好像說今天天氣很好一樣,但是連慕然卻感覺自己再也聽不到海浪肆意拍打海岸的聲音,也感受不到溫暖的海風拂過小臉的觸感,也看不到越來越多的出來玩耍的居民,眼裏只有他一個人,還有一顆漏跳了整整一拍的心,鼓鼓的漲漲的,有些溫熱,不斷的發燙。

    他或許不知道,他的話在她聽來,心裏的分量有多重。

    她想說話的,但是……卻不爭氣的發現自己或許是緊張的,又或者是太過高興,不知道要說什麼。

    凌彥楠緩緩的走近她,親了親小安,讓他別亂動後,伸手去牽連慕然的小手,拉着她往回走,連慕然愣愣的,乖乖的給他牽着,跟着他走,不知走了多久,凌彥楠忽然頓住,將她拉入懷裏,在她的耳邊,低沉的聲音猶如大提琴一樣,優雅迷人的說:“知道我爲什麼會這麼說嗎?”

    連慕然立刻的搖搖頭,無意識的抱住小安申過手來,讓她抱的小手,眼眸卻看着凌彥楠不放開。

    凌彥楠勾脣淺笑,眼眸嘴角出處含笑,“因爲這段婚姻裏,女方是連慕然,就只是這一點,讓我覺得,這個婚姻,對了。”

    他的意思是,女方換了是任何一個女人,他都不會有這種感覺嗎?曲淺溪也是嗎?

    連慕然感覺自己心口抽搐了下,不知道是痛的,還是感覺自己等了這麼久,終於等到了,所以太過高興了,一時間,真的什麼話都說不出來,而她又不是那種可以不停的說話,表達自己的想法的人,她只是咬脣笑了,將小安交給他後,伸手抱住他的腰。

    凌彥楠笑了,讓小安抱住他的脖頸,他一手抱住小安,一手攬住她的腰,說:“所以,以後要是有什麼事,我希望你能交給我一起分擔,或者是統統丟給我處理就可以了,知道嗎?”

    連慕然點點頭,抱着他不說話。

    凌彥楠擡起她的下巴,認真的說:“不光是要點頭,我是說真的,以後,無論發生了什麼事,你都不是隻有一個人撐着,你還有我,你難道不知道,像今天這樣子,你心裏負擔如此之重,將我的那份也一起擔心了,我在一邊毫無用武之地,讓我覺得自己很沒用,這樣不好。”

    連慕然看着他,點點頭,聽到他後面的話,笑了,卻很快又頓住了,眼眸彎彎卻又笑不出來,心裏很矛盾。她知道凌彥楠是在安撫她,他這番用心,她感受到了。

    凌彥楠頓了下,整理了下她被海風吹得有些亂的頭髮,“時間不早了,是想再玩一會兒,還是現在就回去?”

    小臉被海風吹得有些幹了,她摸了摸小安的,說:“我們回去吧。”

    凌彥楠點頭,抱着小安,牽着她的小手,回到了車子裏,駕車回去了。

    …………………………………………………………

    早上,凌彥楠早早就起chuang了,跟保姆交代了些事,讓她好好照顧連慕然跟小安後,就駕車離開了。

    而範曼麗是看着他離開的,因爲昨天晚上她跟高臨瀧的疏忽,竟然沒有發現他們出去了,直到晚上開車回來,他們才發現。

    爲此,範曼麗氣得牙癢癢的,因爲知道凌彥楠今天早上會早早的離開,所以早上早早的就起*了,只是見到凌彥楠這麼早就離開,她肚子裏憋了一肚子氣,凌彥楠爲了連慕然,起早貪黑,她看着心情能好得起來嗎?

    就在這時,她的電話響了起來,見到自己父親的號碼,她立刻打起精神來,因爲她知道,她想要的結果出來了。

    她接起電話,聽到金先生的話,她立刻笑了,跟金先生說了很多,連接下來該怎麼做,他們都想好了。

    高臨瀧支着下巴,看着金曉倩得意興奮的模樣,眼眸陰深。

    明天開始就走劇情了,今天先溫馨一下哈……



    上一頁 ←    → 下一頁

    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
    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