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八十九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6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八十九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61字體大小: A+
     

    其實,在剛進門的時候,他就已經想這麼做了,但是知道自己的父母也在,便沒有亂來,他忍了這麼久,所以剛進門的時候,就再也忍不住了,吻她吻到了窒息,他還是不肯停下來。

    連慕然感覺他今天情緒好像特別的繃緊,以前他不是沒有像現在這樣,激烈的吻過她,但是卻不會像現在這樣,感覺像是要將她吃入腹一樣,而且他有些粗魯,咬得她嘴脣都疼了。

    而且還在她還沒有準備好的時候,就進入了她,他感覺很急切,太快了,她有點跟不上他,而且也弄疼了她,她皺眉,感覺凌彥楠似乎有些不對勁,到他好不容易停下來的時候,她抱着他的脖頸喘息着。

    同樣的,他釋放了之後,好像也不再仿若之前的急躁,卻緊緊的抱着她,但是不久之後,在他再度的抱着她的腰,翻身想要再度的將她ya在身下,同時也感覺到了他身下的變化,她推了推他,呼吸急促的問:“你今天怎麼了?心情不好?”這句話在今天如此重要的日子中,她本不該問的,而且,在吃飯前後,他都沒有表現得有任何的不開心,但是她就感覺到他似乎有心事,而且好像還是想要對她說什麼,但始終都沒有說出口。

    凌彥楠再度吻上她胸前的紅梅時,聞言走神的忘記了鬆口,連慕然嘶的刺痛的叫了一聲,皺了眉頭,凌彥楠的這個反映,讓她知道,自己猜對了,他是真的有事瞞着她。

    但是她沒有繼續問,而凌彥楠垂下眼眸,動作變得溫柔了很多,置於她胸前的頭顱緩緩的往上移動,在她的臉上落下密密麻麻的纏慢眷戀的細碎的親吻後,在她的耳邊輕輕的說:“對不起,小然,剛纔我有沒有弄疼你?”

    連慕然微微的搖搖頭。

    凌彥楠看着她因爲情潮,還泛紅着的眼眸,眼眸的笑容深了些,眼眸頓時變得更加的幽深,大掌緩緩的移動,爬上她細嫩的手掌,修長的十指纏上她的,然後收緊,十指進扣,他笑了笑,沒有再說話,而是低頭吻住了她的小嘴。

    只是,這次跟上次的急躁形成了劇烈的對比,他的親吻很細膩,而且溫柔,帶着溫存的舒爽,吻遍了她全身,在他往下時,連慕然更個人都僵直了,咬牙抑制着自己的喘息,聲音帶着哭泣聲了,“凌——凌彥楠,你別……”

    凌彥楠慌若未聞,吻住了她最私密的地方。

    連慕然真的差點哭出來了,但是頓時就什麼感覺都沒有了,頭腦一片空白,只知道他在。

    連慕然知道他其實在逃避她的問題,但是他卻輕易的讓她淪陷在他親手編織的柔情裏,不能自拔,他這番前戲做得很長,她真的哭了,他幾乎吻遍了她全身。

    他是她唯一擁有過的男人,所以,她之前何曾精力過這番待遇,真的有些承受不了,她不知道他今天晚上吃了什麼藥,她哭到嗓子都啞了,他都不曾放過她。

    不知過了多久,凌彥楠才停止了要她,然後將沒有絲毫力氣動的她攬進了懷裏抱着,連慕然知道兩人身上都沒有穿衣服,她伸手想推他,她想去洗澡,但是都沒有力氣,推他的動作就像是撫摸一樣,一點作用都沒有,她想開口,但是聲音也沙啞得不成樣子,只好閉上眼睛歇一歇。

    不知過了多久,連慕然累得差點睡着了,凌彥楠忽然動了動,起身離開了,不久之後,又回來了,將她抱起來,進去了已經放好了水的浴缸裏泡澡。

    他親了親她的耳畔問:“小然,還醒着麼?”

    流連慕然逼着眼睛,沒有說話,也不想說話,覺得他今天晚上太過分了,她現在連說話的yu望都沒有,所以她蹙了蹙眉,將頭別過另一邊。

    凌彥楠看着,笑了,知道自己剛纔好像真的太過不知節制,累着她了,但是他這回沒有道歉,只是說:“你小心點,先躺着,別掉下去了,我將換洗chuang單換一下。”

    他們晚上還要睡覺,而現在chuang上一片狼藉,*單就鹹菜乾一樣,慘不忍睹,而現在這麼晚了,也不好叫保姆來幫他們換,就只好他自己來了。

    連慕然雖然腦子有些混沌,但是還是能思考,能聽到他說什麼的,聞言,小臉頓時紅得不行。

    凌彥楠說着,叮囑了她兩句,就起身離開了。

    不過凌彥楠換了chuang單後,再進來,卻不讓她泡浴了,連慕然覺得莫名其妙,但是因爲是他動手洗的澡,所以她也沒有多說什麼,一直都昏昏沉沉的,想睡,但是被他摸來摸去,也睡不着。

    不久之後,凌彥楠才抱着她從浴室裏出來,準備關燈睡覺。

    現在,夜已經深了,但是這時候,凌彥楠的電話竟然響了起來。

    凌晨三點了,誰還有這個閒情逸致來給別人打電話,連慕然睡得迷迷糊糊,眉頭卻蹙了起來。

    凌彥楠也抿脣,不甚情願的鬆開了抱着連慕然的腰的手,伸手去探桌面上的手機。

    眯起的眼眸微微的張開,眼裏含着些睡意,但是在見到來電顯示的時候,眼眸就立刻的清醒了,眼神立即的冷了下來。

    因爲手機鈴聲還在響着,凌彥楠並沒有接,而他又拿着手機,所以距離連慕然挺近的,所以連慕然被吵得有些受不了,睜開眼眸抿着小嘴說:“怎麼不接電話?”說着,她看了眼手機屏幕,發現上面只有一串數字,但是他好像知道來人是誰,否則,他爲什麼臉色都沉了下來?

    電話上雖然之後一串數字,但是凌彥楠的記憶力很好,所以他知道這個號碼的主人是誰。當然了,他手機上存着的號碼不下三百人,他會知道沒有標註的號碼的主人是誰,並不是說這個人對他有多特別,只是恰巧的記得而已,就好象現在他有多麼厭惡她一樣。

    聽到連慕然的話,他的動作一頓,淡淡的勾脣說:“吵醒你了?”

    連慕然用鼻子輕哼一聲,沒有說話。

    凌彥楠勾脣,向她道歉,“抱歉,我現在就掛電話。”

    連慕然以爲他是顧及到她,擔心他吵到她休息,所以纔不接的電話,所以她說:“現在這麼晚了,對方可能有什麼急事纔會打電話給你,你不接不但心會出什麼事嗎?”

    凌彥楠笑了下,眼眸深深,語氣卻無比的自在,說:“我又不虧待員工,又不用他們加班,這麼晚了,能有什麼事?現在打電話過來一定是無關緊要的陌生人,或許打錯了呢。”

    說着的時候,他就已經掛了電話,而且,順便的也關了機,說:“我們不管了,睡覺吧。”

    連慕然在他懷裏找了一個最爲舒適的位置,點點頭,因爲太累,也安靜了下來,所以很快就睡着了。

    但是掛了電話,關了燈的凌彥楠卻一直都睡不着,在黑暗中的他薄脣緊抿,眼眸裏的陰鬱濃得難以化開,似乎想到了什麼,漸漸的,他在被子底下的十指,也緊緊的攥着。

    這晚,相對於連慕然甘然入睡,他卻*未眠。

    ……………………………………………………

    第二天,連慕然醒來的時候,凌彥楠剛從浴室裏出來。

    連慕然知道,如果有時間,凌彥楠一貫都習慣早上起來洗一個澡,清爽一下,能集中更多的精力卻做事情。

    見到連慕然醒來了,凌彥楠勾起脣角笑,三兩步的就走到chuang邊,伸手就將還窩在棉被裏的她撈起來,低頭就重重的親了一口。

    連慕然還沒洗漱,小臉有些窘,但是凌彥楠卻吻得很投入,不過幾分鐘後,就將她放開了。

    連慕然深深的吸了幾口氣,感覺到舌尖上盡是他跟在他脣上傳過來的洗漱水的清香,甚至肺部裏的空氣,都帶上了屬於他的專屬的味道,頓時不由得睨了他一眼,推了推他說:“起來了。”

    凌彥楠眨眼又挑眉,“我抱你過去還是我幫你?”

    連慕然小臉一熱,卻白了他一眼,說:“我既有手有腳,爲什麼要你來?”

    說着,她動了動臀部,就準備下chuang,但是下了chuang,腳卻站不穩,軟呼呼的,就像骨髓裏被灌了幾斤醋一樣,有痛又酸,頓時身子就往凌彥楠的方向跌去,凌彥楠嘴角一直掛着笑容,倒是很開心的直接的將她接住,一把的將她抱起來,坐在chuang上,說:“怎麼?現在還要不要我來?”

    連慕然不說話了。

    凌彥楠笑得更開心了,伺候了她洗漱完後,才牽着她下樓吃早飯,連慕然走路的姿勢有些彆扭,他也配合她,走得慢了些。

    吃飯時,凌母笑看了他們夫妻兩人一眼,說:“你爸他今天你就要坐飛機回去工作了,老宅那邊沒人在也不是個道理,所以我也想早點走,但是這麼久不見小安了,捨不得,所以我打算後天再走。”

    凌彥楠點頭,表示知道,他們凌家事業做得大,但是奈何凌父只生了他一個獨子,身邊又沒有特別信得過的親信,雖然他工作能力不弱,但是一個人抗起凌家的產業還是有點吃力,要是隻由他一個人撐起,恐怕他忙得連吃飯的時間都沒有。

    當然,現在最忙的是連慕然了,畢竟她來這裏是出差的,不是來玩的,她吃完早飯還要去上班呢。

    她要去上班,凌彥楠自當義不容辭的送她過去。

    車子離開了花園,出了小區,凌彥楠正側着頭跟連慕然說話但是連慕然卻忽然的蹙起眉頭,抿着小嘴直視着前方,而且眼眸還隱藏着怒火。

    他抿脣,直覺的知道,她的情緒跟怒火針對的對象並不是他。但是現在他正在跟她說話呢,她看哪裏?又在想什麼?

    他不動聲色的順着她眼眸的方向看過去,正好見到前面的車子裏,後座坐着一個男人,他看過去的時候,那個男人正好快速的轉過臉,所以,他看到的只有一個黑漆漆的頭顱,別無其他。

    他沒有頓時就越皺越緊了,他直覺的覺得前面車子裏的那個男人,是一個年紀或許比他還小兩三歲的男人,而且,剛纔連慕然走神應該跟他脫不了關係,所以他敢猜測他們是認識的。

    他不動聲色的直視前方,眼眸不動聲色,但是眼眸已經轉了一圈了,他勾了勾嘴角,輕輕的將她的小臉轉過來,面對他,他挑眉道:“剛纔在看什麼呢?這麼入神?”

    連慕然頓了下,不知道該怎麼跟凌彥楠說起高臨瀧,所以只是淡淡的說:“沒什麼,就遇到了一個賴皮的混混,被他挑釁了罷了。”

    要是高臨瀧聽到她的話,不知道是該裝模作樣的傷心一番,還是昂天大笑一番了,不過凌彥楠卻眯起了眼眸,沒有繼續這個問題,他飛快的側過俊臉,將前面的車牌號記在了腦海裏。

    凌彥楠對於自己不在自己家裏的書房裏辦公,卻走到連慕然的公司的辦公室來辦公這件事,已經非常的熟悉了,所以,當連慕然進去了會議室開會,卻有人不知,敲響了連慕然的門時,進來看到他後,慌慌張張的跑出去,跟其他的工作人員竊竊私語這件事也非常的淡定,連眼眉都沒有擡,只是,在第二個人進來,再度想慌慌張張的出去時,凌彥楠就倒是不怎麼滿意,冷聲說:“我是小然的丈夫,又不是敵對公司派來的特務,你們這麼慌張幹什麼?怕我吃了你嗎?”

    對方除了道歉,什麼都說不出來,凌彥楠抿脣,揮退了對方,獨自在辦公室裏生悶氣。

    他們會如此的反應,不過是他們不知道,或者是對他的存在感到陌生而已,想到這,他心情有些不好,暗想:看來日後他得多來一些纔好,不然他們都不知道連慕然的男人是長什麼樣子的!

    在他還想着這件事的時候,凌彥楠的手機卻響了起來,他眼神倏地就冷了,看了眼自己的手機,毫無意外的,見到了那一串號碼。

    他這麼不意外,是因爲他早上醒來時,見到電話裏有差不多十個這個號碼的未接來電,讓他一天的好心情就差點這樣沒了。

    他看了下時間,抿着脣,接了電話。

    “彥楠,你終於肯接我電話了,昨晚你掛了我電話,我還以爲你——”範曼麗在凌彥楠接通了電話後,心情頓時就澎湃起來了,忍不住的說了起來,卻被凌彥楠不耐煩的打斷了,“我沒空聽你廢話,直接說重點。”

    範曼麗頓了下,忽然就抽泣了起來,委屈卻聽似非常善解人意的說:“我……我是來跟你說一下昨天,步前天晚上的事情的,事情真的不是你想象的那樣的,我沒有主動或者是不懷好意的對你做什麼,而且我也想在這裏跟你承諾,即使我們已經有了夫妻之實,但是我真的沒有奢求你對我負責,或者其他什麼的,我也想說,我知道你愛慕然,所以不希望被第三者插足,這些我都明白,所以我只是想告訴你,我都成全你,不會成爲你的阻礙的,打了這個電話後,除非有必要的事情,以後我都不會再給你打電話,打擾你的,你放心好了。”

    凌彥楠聽着,勾了勾脣,溫柔的說:“范小姐,您真是好人啊。”

    電話那邊的範曼麗頓時就破涕爲笑了,“我……我不敢當,只是……只是希望你能幸福而已,只要你能幸福,我自己一個人都沒有關係的。”

    “哦。”凌彥楠語氣寡淡,“其實,你的演技和臺詞都錯漏百出,我聽着都忍不住替你感到可惜,想要演戲,沒有好的劇本,沒有好的演員,怎麼會吸引人的眼球?”

    “你……我是說真的,我相信時間是最好的證明,我相信到時候你一定會明白我的心的。”

    “你想噁心我嗎?”凌彥楠咬牙了,似乎聽不下去了,說:“如果我真的跟一個女人做了,我會一點感覺都沒有?如果真的有,你現在就不回如此安好的還能在c市裏呆得下去了,還有,你算老幾?我跟誰在一起,需要你的成全?你有什麼資格成爲我的絆腳石?”

    “你……”範曼麗咬牙,心縮成了一團,沒想到凌彥楠竟然會如此說,她反駁道:“我真的不需要你負責,你又何必不承認?你要是真的沒有跟我做的話,那爲什麼?爲什麼要給我避孕藥吃?還不是怕我懷孕嗎?”

    凌彥楠嗤笑一聲,冷聲的說:“我給你劇本,你還真的就着劇本往下走了?你還真的是夠聰明,而且你的老闆也利用得你不錯啊,知道過來探我口風了,嘖!”

    範曼麗攥着電話的手緊了緊,這麼說來,他是故意的?故意讓她吃避孕藥的?就等着給她給他打這個電話?

    “你……我——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彥楠,我只是希望你能理解我一下,我打這個電話,其實真的沒有什麼意思的,希望你能相信我,也希望你能別這麼想,要是真的沒有發生什麼,我也不至於打電話過來跟你說這些,好了,我要說的就是這些了,以後你要是相通了,就打電話給我吧。”

    說完,範曼麗就掛了電話。

    凌彥楠什麼都沒有說,但是眼底盛滿的盡是嗤笑聲,看着自己的手機一動不動的。

    但是,忽然的,他倏地用力的將自己的手機狠狠的甩在了牆壁上面,牆壁上發出一個大的聲響,手機頓時四分五裂的跌在了地方,而伴隨着手機碎裂的,還有辦公室的開門聲。

    連慕然剛推門進來,就見到凌彥楠發狠咬牙的將自己的手機甩在了牆壁上,那模樣她看着,不由得皺了眉頭,因爲她能感覺到凌彥楠承受着巨大的怒氣。

    凌彥楠見到她進來,愣了下,但不到半秒的時間,又笑了起來,說:“小然,開完會啦?”

    “怎麼了?”她看了眼跌落在地,已經完全不能用的手機。

    凌彥楠抿脣,語氣不鹹不淡的,“哦,沒什麼,手機中病毒了,不能再用了,我還有很多的資料都在裏面呢,但是現在都用不了了,有一些還是非常重要的,但是都要不回來了,你說我能不生氣嗎?”

    連慕然皺眉,覺得儘管如此,他也不至於發這麼大的火,不過她能夠感覺他還在氣頭上,她也不好去多說他,便沒有說什麼了。

    ……………………………………………………

    當天中午,凌父就回去工作了,過了兩天,凌母也回去了c市,房子裏頓時就空了很多,只剩下連慕然一家三口和保姆在。

    不過凌彥楠也不是沒有工作忙的,也還有很多事情要忙,所以也在凌母走的那天就走了,但是他工作的地方距離連慕然的近,所以每天白天都集中精力去做自己的事情,下午到了四五點就坐不住了,要自己開車,或者是叫司機開車送他去連慕然那邊,兩個多小時的車程說長不長,說遠不遠,但是他每天來回,忙得不亦樂乎。

    不知道是他太過大搖大擺的太過高調,還是狗仔隊沒事敢了,報刊發現了他的行蹤,他的行蹤頓時就被人翻找了出來,一時間,所有人都知道他們夫妻兩人甜如蜜,如膠如漆,甜蜜善煞旁人。

    晚上,凌彥楠現在工作效率非一般的高,所以他晚上來這裏基本就不用工作,纏着連慕然不放,往往的纏着纏着,就到了chuang上,這是常事。

    連慕然有些受不了,但是也推拒不了,只能讓他少做幾次,節制一點。

    事後,連慕然想進去洗澡,但是凌彥楠不讓,非要她等一下再進去,洗澡後,他的精力還非常的好,拿出報紙說:“這是今天的報紙,你看了嗎?”

    連慕然看了眼,見到圖片上並不算清晰的人和風景,明顯是被偷.拍的,但是還是能看清楚上面的人。

    看到標題和上面寫的那些內容,她笑容有些不自然,但是看到報紙上寫着的內容,嘴角還是彎了彎,卻還是說:“狗仔隊還真閒。”而且這個報紙也是無聊。就這點事情也弄了一個版塊。

    凌彥楠其實也看了裏面的內容了,他是不排斥,甚至是喜歡的,所以纔會拿過來獻寶似的給連慕然看,而剛纔他注意到了連慕然勾起的嘴角,他薄脣也禁不住的微微的上揚。

    他看了眼報紙,聽到櫃子開然後又關上的聲音,然後見連慕然丟了藥丸進嘴裏,他頓了下,皺眉道:“你怎麼了?爲什麼要吃藥?”重點是,她要是生病了,他怎麼可能不知道?

    說着,他伸手去拉櫃子,見到藥瓶上面的字眼,他俊臉倏地就沉了,拿起那瓶藥,咬牙狠狠的說:“這是什麼?”

    連慕然愣了下,淡淡的說:“避孕藥啊。”不是有字眼嗎?他不會看嗎?而且,最近他們做得有些頻繁,她每次都叫他戴套他都沒有戴,她暫時還不想再要孩子,所以只能吃避孕藥了。

    但她知道這件事不能長期的這樣下去,她好幾次想要跟他說說這件事了,但是都給他給弄得忘記了。

    想到這,她便直了身子,說:“正好,趁這個機會,我們——”

    但是她還沒來得及說完,他就咬牙切齒的道:“我不是瞎子,我知道是避孕藥,你應該知道我問的是:我們的臥室爲什麼會有避孕藥,而你爲什麼又要吃避孕藥?!難道你不知道我最近再想要一個我們的孩子嗎?!”她是女人,他做得這麼明顯了,她怎麼會不明白?既然明白,她這麼做,不覺的傷人了點嗎?

    他緊緊的攥着手中的藥瓶,動作一動不動的看着她。

    連慕然本來想說的話,在聽到他最後一句話的時候愣了下,隨即的就想到了爲什麼最近他對那方面的

    事情特別的熱衷,也明白了爲什麼每次完事後,他都不讓她立刻洗澡了。

    因爲他知道,做完後,立刻洗澡,不理於懷孕。

    想到這,她眼眸有些酸,她是真的沒有往這方面去想,她頓了下,柔聲的帶着安撫的聲音說:“我不知道你原來有這個想法,但是我想我們還不急於再要一個孩子,現在小安還這麼小,我們連照顧小安的時間都沒有,我們哪裏還有更多的時間照顧小安的弟弟或者妹妹?而且小安的事我們也應該多花一些時間下去的,所以我想關於再要孩子的事,再遲幾年也不遲。”

    聽到連慕然的話,知道她不是故意的,明顯是不知道他的想法,而他明顯的也沒有跟她說過,所以很快的,他就鬆了一口氣,聲音也柔和了下來,將她納入懷裏,說:“抱歉,之前我有這個想法沒有告訴你,是我的不對。但我知道你的想法,但是我還是想要給小安生一個弟弟,照顧小安。”

    連慕然頓了下,聽了凌彥楠的一番話,覺得凌彥楠已經將小安訂位在了智障兒上,她臉色就變了,咬牙道;“凌彥楠,小安不一定——”

    凌彥楠忙解釋道:“你別多想,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覺得我感覺小安性子比較軟,長大了可能是一個溫文如玉的好男人,但他不一定適合商場,但我們凌家總歸要有一個繼承人,所以,我想再要一個孩子,而且我們多一個孩子,也沒有什麼不好,不是嗎?”

    連慕然還是皺眉,他的話沒能打動她,也沒能消除她心裏的不快,而且她真的不想這麼快再要一個孩子,所以她說:“小安還這麼小,你怎麼知道小安性子溫文?”

    凌彥楠笑笑,說:“這個從小就能看出來的,而且爸找人給小安看過生神八字,說小安性子溫和儒雅。”

    連慕然挑眉笑了,說:“這個也能信?我從來不知道你原來如此封建mixin,不過既然那位大師說小安性子溫和,那他有沒有說小安日後怎各方面都麼樣?”

    凌彥楠頓了下,笑笑道:“你還真的當他是神仙了?”

    連慕然不說話。要是對方真的說小安長大好後是神童,會平平安安的長大,他們現在所擔心的都是浮雲的話,那她就信了。

    她垂下眼瞼,頓了下才說:“凌彥楠,我懂你的意思,但是我希望我能認真專注的看着小安長大些後,要是……要是小安三左右,我們發現他真的需要一個照顧他的弟弟,那我們再給他生一個,也不遲。”

    凌彥楠低頭親了親她的額頭,想了會兒,也覺得她說得有道理,笑道:“好,要是我們小安不需要一個照顧他的弟弟,那我們就給他生一個讓他照顧和疼愛的妹妹?”

    連慕然小臉微熱,卻點點頭。

    想到今天的事,怎麼說也是他有錯在先,他親了親她後,說:“今天的事,對不起,是我沒有事先跟你說清楚,以後要是我心裏有什麼想法,一定會給你先說的。”

    連慕然回頭看他,親了一口他的薄脣,勾着嘴角點點頭。

    ……………………………………………………

    凌母回去了c市沒有多少天,就看到了報紙上寫的東西,笑得眼睛都眯起來了。

    而最近找她的朋友也比較多,從m市裏給小安慶生回來後,都差不多兩個星期了,她都沒有怎麼休息過。所以會比較累,她本來想多休息幾天的,但是就在她吃飯的時候,金曉倩過來了,不過臉色不太好。

    凌母招呼她過來吃飯,金曉倩有話想要問凌母,而且她也還沒有吃飯,便坐了下來,吃了會兒飯後才委屈的問:“阿姨,前幾天您都去哪裏了?我過來找您,怎麼不見您?”她也是因爲報紙的事纔過來探虛實的。

    凌母笑了笑,最近她心情又好起來了,有問必答,她就說了自己去了m市的事情。

    範曼麗臉色就更加的不好看了,試探的說:“這麼說來,彥楠跟嫂子的感情好像很好了?我……之前在英國跟彥楠回來的時候覺得還好啊?怎麼忽然間就突飛猛進了?”她這麼說,是寧願相信報紙上寫着的是假的。

    凌母不以爲然的笑笑,說:“夫妻兩人之間的感情,一天跟一天都不一樣,跟談戀愛那可沒得比的,談戀愛那是小孩子過家家,而結婚後什麼都是真的連,所以很正常,等你結婚了,就知道了。”

    凌母這麼一說,金曉倩就想到了別的地方去了,臉色更是慘白一片。

    凌母笑笑,也不說這個了,像似想起什麼似的,她問:“小倩,你跟小麗是在國外認識的吧?那你知不知道小麗在現在這家公司工作多久了?”

    “小麗?阿姨,您指的……”金曉倩有些疑惑,不過很快又想起來了範曼麗,頓時在心底咬牙切齒,但是她表面上還是那一抹甜笑,說:“阿姨,您指的是曼麗,對吧?”

    “是啊,就是你的朋友曼麗啊。”

    “阿姨,您不是隻見過曼麗一面嗎?怎麼會問起她?”

    “說起來,可能是阿姨跟她有緣分吧,再商業大廈的時候碰到了一次,跟我也談得來,所以就想問問你。”

    金曉倩一聽,就知道肯定是範曼麗在背後搞的小動作了,而她以爲凌母會這麼問,是看重範曼麗,也很喜歡她,而她也知道,要討得凌母歡心,就要說好話,所以,她說了很多範曼麗的好話,說到最後,都好得顯得不夠真實了。

    但是金曉倩渴管不了這麼多,她還想該怎麼處理範曼麗這踐人的事呢,竟然敢偷偷的瞞着她來見凌母,以奪得她的喜愛!真不要臉!

    金曉倩吃完飯後,以有事爲理由,就匆匆的離開了凌家,找範曼麗去算賬了,一進去範曼麗的辦公室,就狠狠的揮手給了她一巴掌!

    “你個踐人,我好心好意的幫你,你竟然敢揹着我去接近阿姨!”

    範曼麗也知道,她上門來,肯定沒好事,卻沒想到會挨她一巴掌,她恨得牙癢癢,“金小姐,你!你不是說我最好自己想想辦法嗎?我這麼做,還不是貼合你的意思?”

    “你——”金曉倩咬牙,忍住了自己心底的怒氣,說:“我是說過,但是我沒有允許你自做主章,要是被阿姨發現了,可怎麼了得?你到底有沒有腦子?有沒有想過這個問題?”

    “我……我會小心的!”

    範曼麗咬牙道:“但是我信不過你!我希望你既然要跟我合作,就要好好的跟我商量,你這樣子算什麼?當我是墊腳石?”

    範曼麗害怕的,畏縮了下肩膀,認錯道:“我……我知道了,下一次我會注意的。”

    金曉倩冷冷的看着她,將她用力的一推,推到牆壁上,“是嗎?但是我信不過你!”

    範曼麗害怕的看着她,用手擋住自己的腹部,說:“金,金小姐,我真的已經知道錯了,請你相信我,我下一次不敢了,請你不要再這樣子對我,我……”

    金曉倩眯眸,看着她的手,“你這是幹什麼?”

    範曼麗頓了下,猶豫了下,在她逼視的目光中,停停頓頓的說:“我……我懷孕了,兩,兩週了,所以,請你小心一點。”

    “什麼?”範曼麗以爲自己聽錯了,隨即嗤笑了一聲,說:“既然你都懷孕了,還答應跟我演什麼戲?你是耍我玩是嗎?我好心好意的這麼幫你,你就是這麼回報我的嗎?你當我金曉倩是白癡,好玩弄是吧?”

    範曼麗忙搖頭,說:“不,我,我沒有這個意思,我哪裏敢玩弄你?我非常感激你幫助我的,我……我肚子裏的孩子是……是彥楠的,所以……”

    “什麼?!!!”範曼麗的聲音尖銳得直要將房頂都給掀了,不敢置信的看着她的肚子那凸起的眼珠,好像恨不得將她肚子挖出來看一看,範曼麗所說的話是否屬實。

    在範曼麗還沒來得及回過神來的時候,金曉倩忽然爆笑出來,抱着肚子說:“你……哈哈——哈哈——你在開什麼玩笑?你……怎麼可能?彥楠最近都不在c市,怎麼可能?你怎麼可能懷上他的孩子?!你肯定是在說謊!說!你給我說?你在撒謊!”

    到最後,金曉倩咬牙,直接的就想範曼麗逼她說假話!因爲她不能接受這個事實,要真的是這樣,那她做了這些,不是真的就替他人做嫁衣了?

    但是,同時的她也覺得不可能,範曼麗怎麼可能懷上凌彥楠的孩子?

    範曼麗搖頭,“不,我沒有說謊,我說的是真的,你要是不相信你可以查一下,半個月前凌彥楠回來了c市幾天的,而我們就在那個時候……那個時候……”說着,她臉紅的低下了頭。

    金曉倩看着她羞怯的臉色,十指青筋都突出來了,現在她恨不得一個膝蓋上去給她肚子一擊,她咬牙,雙眸都泛紅了,但是她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深深的吸了幾口氣,才勉強的讓自己冷靜下來。

    她臉色緩和了很多,才冷冷的說:“你懷孕這件事,彥楠知道了嗎?”

    範曼麗嘴角噙着笑,她低着頭,所以沒讓範曼麗看到她嘴角的笑容是多麼的開心,“不,還不知道,我還在猶豫着,要不要跟他說……”

    “很好……曼麗,你做得很好!”金曉倩的臉色倏地一變,說:“既然你有了孩子,這事就好辦多了。”

    範曼麗一愣,“什麼意思?”

    金曉倩眼眸一冷,卻勾脣笑了起來,不答反問她,“你覺得這件事最先讓誰知道,會更加有趣一些?”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
    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