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八十八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60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八十八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60字體大小: A+
     

    範曼麗笑了下,說:“雖然如此,但是我不想逼他逼得太緊。”

    維特先生挑眉,調侃道:“心疼他?”

    範曼麗小臉紅了紅,別開小臉道,“不是,我只是……”

    維特先生笑了下,看了她一眼,說:“我知道你對他的心意,只是現在還不是心疼他的時候,你現在心疼他,卻不見得他會心疼你,抓緊機會,好好的利用一番,對你來說,纔是意見好事,有連慕然在,你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狠。”

    範曼麗聽得很認真,受教了似的點點頭,“我知道的,我再想想吧。”她知道維特先生的話有一定的道理,

    而她說的話也不過是場面話而已,她既然踏進來了,哪裏還會想這麼多,唯一的心思的琢磨着着該這麼得到凌彥楠。

    只是,她還不夠信任維特先生,自然的不會什麼話都跟他說,否則,她擔心被人利用得渣都不剩。

    維特好像一點也不及,倚在車背那,舒適的靠着,接近不惑他,保養得不錯,無論是身材還是臉龐,都能迷倒一票的年輕的女生和成熟的美女,他悠然的說:“而且你遲一日說,就讓他們有機會多相處,多恩愛一天,你知道嗎,剛纔凌彥楠剛出了這裏,就坐車c市,去了m市,你知道爲什麼他要去m市嗎?”

    範曼麗聞言,小嘴抿了抿,她自然很想知道,而且凌彥楠看起來非常着急着離開。

    維特先生也不想要她回答,便說:“因爲他跟連慕然的孩子一歲了,剛好今天生日,本來他是今天早上的行程的,不過因爲你耽擱了,誤了飛機,坐不了飛機,他只好去做火車或者自己開車到m市了,否則,他趕不上,凌總一個萬千少女仰慕的成功男人,卻如此的顧家,是不是覺得很不可思議?”

    範曼麗小嘴咬得緊緊的,越聽,心裏的妒火就燃燒得越旺盛,尤其是經過昨晚之後,她已經將自己歸爲凌彥楠的女人之一了。

    雖然維特先生沒有指出來,但是她卻明白他暗指的是凌彥楠對連慕然太過上心了,否則,他要是遲一天到達m市,又有什麼所謂?他這麼急,無外乎是顧忌着某一個人,擔心她生氣。

    而這個人,無疑就是連慕然了。

    維特先生自然的發現她臉色不佳了,他拍拍她的肩膀,似乎在安撫她,說:”其實,我幫你還有一個原因,想不想聽?“

    範曼麗看了他一眼,點點頭。這麼重要的事,她自然想聽了。

    “我希望你能獲得凌彥楠的歡心,嫁給他,要是你跟他好了,看在你的面子上,對於我公司的事,他自然的放開很多,所以你們要是在一起了,我跟你都是收益者。”

    範曼麗聞言,就完完全全的知道,他是真的想要幫她了,不再擔心其他,因爲對於他而言,公司的利益最重要,而且要是她跟凌彥楠真的成事了,就說明連慕然成了棄婦,跟凌家便再也沒有關係了,他跟金家想要對付連家也容易得多,所以,他這一招可謂是一石二鳥。

    想到這,她勾脣笑了笑,看了他一眼,說:“這麼說來,維特先生您應該是已經有了自己的主意了吧?”

    不過,她也知道,好的事情來得太快自然是有代價的。她知道維特先生手裏也有她的證據,要是日後她跟凌彥楠真的成事了,她要是不幫她,他也有機會將她拉下臺。

    不過,她也不是很擔心,畢竟以後,他還能不能威脅到她,還是另外一回事呢。

    維特先生笑了下,手指又規律的在膝蓋上輕輕的探着,頓了下,才輕輕的對範曼麗說了一句話。

    範曼麗小手倏地攥緊,但眼眸卻露出了驚喜的目光。

    ……………………………………………………

    本來是約好了跟凌彥楠一起坐飛機的,但是他卻忽然的喝醉了,凌母只好跟兩三位保護她的隨從一起坐飛機去m市了。

    在飛機上,她一路都聽擔心凌彥楠的,因爲她能聽出來凌彥楠那邊似乎出了些事,所以,她一下飛機,便打了個電話給凌彥楠,想知道他到底出了什麼事情,只是打他的電話,他的電話卻在關機中,可把她急得,而偏生的,她擡頭就見到連慕然走過來的身影。

    連慕然提前了半個小時在機場上候着,等着凌彥楠和凌母,他們那一班飛機到達不久,她就眼尖的發現了凌母的身影,只是……沒有如期的見到凌彥楠。

    照理說凌彥楠身高比凌母高出一個頭,她該先注意到他纔對,但是她看了幾眼,還是沒有見到他。

    心,倏地一沉,眼眸的笑意消退了幾分。

    凌母也見到她了,覺得對不起她,所以笑意也有幾分牽強,在連慕然開口前,她問:“小然啊,彥楠給你大電話了嗎?”

    連慕然抱着凌母的手跟她一起往機場外面走,聞言微微的搖搖頭,“沒有。”

    凌母拍拍她的手,說:“彥楠今天早上還有一些工作上的事情一定要完成,所以他回去公司處理一下公事纔過來,他讓我不要讓你擔心,他閒雜應該也在路上了。”

    連慕然點點頭,沒有多說什麼,要是以前她定然不會多想,但是現在不一樣,所以她知道事情可能不如凌母所說的那簡單,因爲凌彥楠最近經常給她打電話,就算他忽然有事不能按照原行程那樣到來,但是他至少可以給她一個電話,但是現在連一個電話都沒有,這,就是問題所在。

    連慕然跟凌母一起坐車回家,連慕然雖然跟凌母說着話,但是心思也分了一些出來,想着凌彥楠,在差不多到家的時候,連慕然微微下沉的心在接到凌彥楠的來電後,纔有所改善。

    凌彥楠不是故意過了這麼久之後纔給連慕然打電話的,開始時是心亂,所以沒有立刻的給她打電話,而後來唐祕書發送過來的文件越來越多,也急着要,他急着處理了出來,處理好後,就給她打電話了。

    凌彥楠攥着電話的手有些緊,但是他的聲音卻很正常,甚至帶了些笑意,說:“媽剛纔跟你說了吧。”

    連慕然知道他指的是他爲什麼沒有跟凌母一起來,所以應了一聲,但是她在意的不是這個,畢竟他沒能如期的到來已經是事實,說再多也沒有用,她只是問:“你什麼時候能到?”

    她這麼問,是因爲心裏沒底。因爲她知道,從c市過來這邊,只有三躺飛機,他現在能給她打電話,就說明,他沒能坐上第二躺飛機,所以,她隱隱的有些擔心。

    凌彥楠的聲音有些淺了,“本我開車過去,來以外九個小時可以到的,不過路上有些堵車,所以大概晚上十點左右,所以時間會需要比較久一點。”

    連慕然聞言,蹙起的眉頭,就緩緩的鬆開了,因爲她已經看到了他的重視,但是不免的還是有些擔心,因爲駕車過來這邊,路程不短,而開車又容易疲憊,長途的開車,很容易出事,便擔心的說:“路上小心點,要是累了,可以歇一歇,晚一些到也沒關係。”

    凌彥楠聞言,心底一處就柔軟下來,嘴角不由得微微的翹起來,本來還有些疲憊的,但是現在都不覺得了,他笑了出聲,說:“好,我知道了。”

    連慕然聞言,嘴角也翹了翹,凌彥楠笑容緩緩的頓了下,想起了今天早上的事情,心裏的那些疙瘩頓時回到了他的腦海中,眼神冷了幾分,他抿脣,頓了下,忽然說:“連慕然,對不起……”

    連慕然愣了下,勾脣笑了下說:“你沒有對不起我,只要你能如約的到來就可以了,就算不能到,你對不起的也只是小安而已,或者是你自己。”她以爲他要道歉的是他不能早點到來。

    但是凌彥楠指的卻不是這一點,他薄脣動了動,“連慕然……我……”

    他想說,但是思索了下,聲音還是戛然而止,沒有再說下去。

    連慕然沒聽到他繼續說下去,她皺眉,“凌彥楠,怎麼了?”

    凌彥楠的喉嚨有些乾澀,不知道是擠出來給誰看的笑容也很牽強,他說:“沒什麼,你們到家了嗎?”

    “嗯,剛到,正準備下車。”

    凌彥楠握着電話的手頓了頓,想掛電話,卻又忍不住的想要跟她多說幾句,“小安有沒有跟着一起來?”

    連慕然邊拉開車門下車邊說:“沒有,他白天精神好,但是不喜歡人多的地方,所以我沒有帶他來,再說了,人多空氣也不好,他身體不好,不來也好。”

    “那蛋糕呢?買了沒有?買多少層的?”

    連慕然聞言,無奈的笑了下,說:“就我們幾個人,你跟爸應該都不怎麼喜歡吃的,所以能吃多少?而且小安還小,買個三四磅的就可以了,不用幾層這麼大的大蛋糕,吃不玩也是浪費。”

    凌彥楠笑笑,沒有在意她的數落,他本來就是不想掛電話,想跟她多說說話,所以多問一些,而且跟她說話,他感覺他心裏也平靜一些,不去想其他的東西。

    凌母到了,連慕然自然是要跟她聊一聊的,畢竟他們婆媳兩人也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聊天了,她看了眼直奔着小安去的凌母,問他:“還有什麼事嗎?”

    凌彥楠這回回答得很快,“有!”

    連慕然當真了,問:“什麼事?”

    凌彥楠笑了,聲音柔軟的說:“先不要掛電話吧,我想跟你再聊會兒。”

    連慕然聽出了他話語裏的渴望,心裏也柔軟下來,所以也不掛電話了,陪凌彥楠再聊了十多分鐘後,才笑着掛了電話。

    凌母懷裏抱着小安,見她終於掛了電話,戲謔道:“小然,你跟彥楠都在聊什麼呀?怎麼聊這麼久?”

    連慕然小臉一熱,說:“沒什麼,就隨便聊聊。”

    她只是隨口的這麼一答,不過回想起來,他們說的都沒有什麼重點,當真就只是隨便聊聊而已,因爲他們聊了什麼,她到現在想起來,都不大記得清楚了,只記得他們聊的範圍挺廣的。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她總覺得凌彥楠好像越來越粘她了,纏着她說個不停,好像聽她說話,才能安撫他浮躁的心靈一般。

    凌母也不在意,她笑着親了親小安的小臉,眼底充滿了*愛,得意的說:“小安這孩子,這麼久沒見到奶奶,都想奶奶了,我剛纔進門的時候,小安見到我,竟然伸手要我抱呢。”

    連慕然笑笑,握住小安伸手來的小手,放在嘴邊親了親。

    這麼長一段時間不見了,凌母也很想小安,而且小安也越長越好了,小臉白白嫩嫩的,小小的人兒,已經看得出來五官精緻無暇,雖然沒有長牙齒,但是咧着小嘴衝凌母一笑,凌母一顆心都酥了,忽然的鼻頭就多了一陣酸意,回頭過來看連慕然,在沙發上坐下來,說:“小然啊,是媽不好,今天本來該一幫人高高興興的給小安過生日纔對的,都是我——”

    凌母見到小安,看到小安長得如此好,而且這麼乖,雖然距離之前的那件事過了一段時間了,但是現在想起來,還是感覺到愧疚,覺得對不起連慕然,對不起小安。

    “媽,沒事,您別多想,也別自責了。”對於凌母的話,連慕然真的有些慌,說:“其實,這樣子也挺好的,我相信小安也會喜歡,而小安也不喜歡見太多的陌生人,我們這樣,一家人聚在一起一起吃頓飯就已經很好了,而且你們千里迢迢的趕過來,這份心意,我跟小安,還有彥楠都明白。”

    凌母拍拍連慕然的手背,感嘆的說:“乖孩子,媽不是說客套話,我們彥楠能娶到你,是他的福氣,也是我們凌家的福氣。”

    連慕然笑了笑,說:“媽,我知道我脾氣不好,也不夠溫柔體貼,也不是典型的賢妻良母,但是您一樣對我這麼好,應該說有你做爲我婆婆,是我的福氣纔對。”

    連慕然不是一個喜歡說這些話的人,但是今天既然凌母說了,她也要對得起凌母,而且她說的是實話,她知道,自己的性格可能很多長輩都不會喜歡,尤其是她事業心還如此之重,而她不但沒有說過她,嫌棄她,還支持她,幫助她,她其實很慶幸。

    “好了,我們都不說了哈。”凌母笑了笑,拍拍她的手,想起自己給小安和她帶過來的禮物,忙拿出來,而最貴重的手鍊就給小安帶上了,說:“希望我們小安能平平安安快快樂樂的長大。”

    凌母沒有說希望小安能快快長大,聰明伶俐,連慕然就知道,凌母是看淡了,勾脣笑了笑。

    凌父的行程本來也排得緊密,所以,他要晚上才能到,而飛機也誤機了,所以到的時候也差不多晚上酒店了,而凌父前腳才踏進家裏,凌彥楠的車子就停在了門口,很快的就下了車。

    連慕然在凌彥楠之前打電話給她之後的這段時間,也曾想給他打電話的,問他到哪裏了,但是想到他在路上,也許開着車,擔心他在路上接電話會出事,也就不打了。

    見到出現在門口的凌彥楠,連慕然感覺自己整個人都鬆了下來,說實話,她真的有些擔心凌彥楠會在今天之內過不來。

    而見到他時,除了鬆了一口氣,她心底好像還有一處地方,明亮了起來。

    凌彥楠今天其實真的挺累的,雖然有司機給他開車,但是擔心他精神沒有這麼好,能撐十個小時,所以途中他跟司機交叉着時間來開車,但是見到連慕然時,他真的覺得自己不累了,他才意識到,偶爾看電視看到的對白,說見到心儀的人,再累也不覺得累,真的不是矯情的話,是真的,自己體驗過之後,他

    纔有了更加深刻的體會。

    他下了車,頓了下腳步後,就快步的望她走去,到最後半截路程,機會是半跑着過去的,那神色,好像擔心她會隨時的離開,消失不見似的。

    連慕然愣了下,見到凌彥楠似乎有些急切,但是她啓脣,想要說什麼的時候,卻一把的給他抱住了,納入了一個溫暖的,帶着淡淡的車子的空調的味道的懷抱中。

    連慕然這會愣住了,怎麼也想不到他下車的第一件事竟然是過來抱她。

    因爲在家,所以她腳上只穿着一雙平底的綿拖,她身高其實也不算高,至少現在這樣子,被身高一米八多,身材精壯的他抱在懷裏,顯得異常的較小,整個小臉都埋進了他的胸口裏,所以,明顯的愣了一下的凌母跟凌父,在怔愣過後,就笑了笑,帶着戲謔的目光連慕然也沒有看到。

    但是她還是記得凌父凌母的存在的,她小臉微紅的推了推他,但是他看似沒有用力的擁着她,但是如鐵般有力的臂膀,卻不是她輕易能夠推開的,她小臉從他的胸口裏探了出來,見到凌母竊笑的臉龐,她小聲的說:“你怎麼了?快放開我。”

    凌彥楠在見到她的時候,眼睛就離不開她了,腦海裏也不知道在想什麼,或許什麼都沒有想,他只是意識之下的衝過來,抱着她,而聞到她身上淡淡的,獨特的,獨有的香味後,感覺自己的心安穩了下來,但是抱着她卻捨不得放手,剛毅的下巴在她的發端蹭了蹭,對她的話恍若未聞。

    最後,還是凌母看不下去了,輕咳了下,說:“彥楠,你爸也到了,不跟你爸問個好嗎?”

    凌彥楠皺眉,聞言才微微的鬆開了連慕然,說:“爸,媽?你們什麼時候在這裏的?”

    凌母咬牙,臉都黑了,說:“我們一直都在這裏!只是你眼裏沒有我跟老頭子罷了!”

    凌彥楠頓了下,沒有說話。

    他剛進來先注意到的是連慕然,所以眼裏也沒有其他人,所以……

    連慕然不是一個容易害羞的人,但是在自己喜歡的長輩們面前,是最容易害羞的,所以小臉有些紅。

    凌彥楠勾脣的看了眼連慕然,攥着她的手腕到凌母身邊坐下,纔想說什麼,保姆已經笑着從廚房裏出來,衝他們這邊說:“老爺,夫人,飯菜都準備好了,可以開飯了。”

    “你們還沒吃飯?”凌彥楠一看飯桌上面慢慢一桌菜就知道了。

    凌母沒好氣的睨了一眼他跟凌父,說:“還不是你們父子兩人,每天忙來忙去的,回來得這麼晚,要不是今天下午小安午睡晚了點,現在都已經睡覺了。”

    凌父勾脣,好脾氣的什麼都沒有說,抱着小安過去坐下了,而凌彥楠聞言,臉色就不是很好了,薄脣微微的抿起來,因爲腦海裏又想起來了今天早上的事情,要是沒有今天早上的事情,他會來得很早的,所以現在他很不愉快。

    凌母見他俊臉沉了下來,挑眉道:‘怎麼?還說不得你了?”

    凌彥楠還沒來得及說話,連慕然看了眼凌彥楠,她見到凌彥楠臉色真的不好看,覺得有些奇怪,以前凌母說他,他聽過了就算了,他應該也知道凌母是在開玩笑的,怎麼這次他好像當真了?

    注意到她若有所思的目光,他薄脣頓時翹起來,笑了笑,沒有說話的拉着她去吃飯了。

    因爲小安是小孩子,不能熬夜,所以大家建議先給小安慶祝生日,吃了蛋糕再吃飯。

    小安最粘連慕然,吃飯時不肯自己坐在他自己的椅子上,要連慕然抱着,凌彥楠坐在她的隔壁,將小安抱了過去後,點了一根蠟燭,親了親兒子酷似連慕然的眼眉,說:“小安已經一歲了,要快高長大哦,來,吹蠟燭。”說着,他做了一個吹蠟燭的動作後抱着小安過去。

    小安在他懷裏有些困了,但還是笑嘻嘻的,睜着大眼大眼看他,真的就學着凌彥楠的動作動了動小嘴巴,只是噴出來的,是幾滴口水,頓時惹得大人們都大笑起來。

    小安不明所以,但是也很開心的跟着笑了,凌彥楠勾脣,溺愛的伸手碰了點粉粉的奶油點在他的鼻頭上,小安又是一笑,模樣更加嬌俏可愛了,看得所有人的心都酥了,軟成一攤水。

    時間也不早了,小安眼睛也在打架,困了,準備要睡了,凌母叫人照了一張全家福後,才讓人抱着小安上樓洗澡去。

    今天小安的生日宴其實很簡單,也沒有打打鬧鬧的情節,但連慕然卻很開心,嘴角一直都是向上翹起來的,回頭看着小安被保姆抱着上樓去時,在餐檯佈下面的小手卻給人握在手心裏,溫熱的觸感讓她立刻的就回頭看大手的主人。

    凌彥楠勾脣笑了下,遞給她一小塊切好了的蛋糕:“等一下還要吃飯,吃一點,不能吃太多。”

    連慕然掙了下被握着的小手,卻掙不開,她擡眸看他,他只是笑看着她,不說話。

    她微微的咬了咬小嘴,用沒有被他握住的小手接過,而右手,依舊被他攥着,直到吃飯時,他才放開她。

    他頓了下,似乎在思索什麼,說:“小安還沒又名字吧?”

    “嗯,是啊。”回答的是凌母,“小安是我跟小然起的小名,至於名字,我們當時想了好久都沒有決定,覺得不合適,所以耽擱到了現在,你有什麼想法嗎?”

    凌彥楠頓了下,起身到茶几上的公文包裏拿出了一個十釐米左右的正方形的盒子,坐下來後打開盒子,出現在他們眼前的是用上好的紅寶石打造的一對半個手掌大的獸狀的寶物,凌彥楠介紹說:“這是我送小安的生日禮物,是一對貔貅,貔貅有趕走邪氣、帶來歡樂及好運的作用。”

    說完,他將盒子遞給連慕然,讓她待小安保管,說:“我想,小安的名字就叫凌安貅,好嗎?”

    凌父做了大半輩子的玉石,自然也知道貔貅是吉祥物的象徵,所以沉吟了片刻,“凌安貅?這個名字不錯,可以。”

    連慕然沒有說話,摸了摸手上凌彥楠用心給小安訂做的寶石貔貅,她知道寶石想要找大的不容易,所以她也知道他是費盡了心思的,心裏頓時動容的勾了勾脣。

    得到父母的一致認可,凌彥楠勾脣,攥着她的手腕問:“你覺得呢?”

    連慕然點點她點點頭,“好。”

    因爲高興,所以凌彥楠也開了一瓶酒來慶祝,因爲是助興,所以都沒有多喝,吃完飯後,幾位大人們聊了一個小時左右的天后,就紛紛的回去房間休息了,大家都累了一天了。

    連慕然跟凌彥楠兩人才進去房間裏,連慕然就被凌彥楠猛地摁在了門邊,堵住小嘴,吻了起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
    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