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八十七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59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八十七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59字體大小: A+
     

    維特先生滿意的點頭,說:“不用客氣。”說完,他就下車了。

    範曼麗看着,也跟着下車,而現在她的心裏非常的愉悅,雖然她臉上沒有表現出多少來。

    之前她其實也知道,只是接近凌母,或許對接近凌彥楠沒有什麼好處,不過這可以位日後多一分支持打下基礎,所以也就積極的去做了。

    但是她最擔心的是自己沒有機會接近凌彥楠,而現在,維特先生就像救世主一樣,及時的給了她這麼一個機會,所以,她怎麼能不開心?

    但維特先生卻罷罷手,說:“你留在車上,或者是去別的地方先吃飯再回到車上也可以,但是必須在兩個小時以內趕回來,清楚了嗎?”

    範曼麗驚愕的擡眸,“這……”她纔想問爲什麼,但是維特先生卻不給她這個機會,就轉身離開了。

    範曼麗想起他說過的話,選擇了相信他,也就按照他的話去做了。

    這次這頓飯,其實是維特先生因感謝淩氏集團而邀請凌彥楠跟接手他們公司事宜的其他高管而邀請大家來吃頓飯的,跟凌彥楠的不甚想出席不一樣的是,凌彥楠公司的其他高管都很開心,因爲有免費的大餐,誰不想吃?

    當然了,除了凌彥楠公司的人,自然也有不少維特先生公司的人了。

    維特先生上去到的時候,凌彥楠已經跟其他幾位公司的高管在包廂裏坐下了,人也齊了。

    維特先生是宴請的主人,他發表一番言論,說大家不醉不歸,不用拘謹,盡情喝酒吃飯,大家便就不客氣了。

    而且現場一個女人都沒有,一羣大佬爺們,連個消遣的對象對沒有,除了吃飯喝酒還能幹什麼?

    維特先生看着其他人開開心心的喝酒吃飯,他勾起嘴角來看了眼凌彥楠,頓了下才端起酒杯敬酒道:“凌總,這段時間跟您合作我感覺到非常愉快。”

    凌彥楠淡笑了下,既然他都這麼說了,他要是不喝,就太不給面子了。

    之前他們兩人也有一起喝過酒,維特先生是不夠凌彥楠喝的,凌彥楠自然不但心會被他灌醉,而且在場的人,除了維特先生,還沒有人敢灌他酒,而且,他相信維特先生就算想要灌他酒,也會量力而行,所以凌彥楠也很淡定。

    酒過三巡,維特先生是醉了,而凌彥楠也有一點醉意,皺眉的起身,去洗手間清醒一下,洗了把臉纔回到包廂裏來,這時包廂裏的人基本的都醉了,而且醉得不請,只有維特先生見到他進來,還不肯放過他,搖搖晃晃的起身,舉起酒杯說:“凌總,說好不醉不歸的,來,我們繼續。”

    凌彥楠剛纔去洗手間清醒了下,知道自己也真的有些醉了,腦子裏還想着明天早上去m市的事情,所以倒也打了個電話給自己的司機,讓他過來接他回去,他擔心自己開車回去路上會出事,而這也是他去洗手間的主要目的。

    但是他清醒了點兒,不代表他就完全清醒了,他本來猶豫着不想喝的,有幾位高管醒來又繼續喝,凌彥楠喝了酒後,眉頭皺得更深了,因爲他感覺到這杯酒似乎跟之前的不一樣,烈很多,只是他還沒來得及多想,就醉了過去。

    ………………………………………………………………

    第二天,凌彥楠是被他的手機鈴聲給吵醒的。

    他醒來後,還沒睜開眼睛,就覺得自己的頭就像要爆炸似的,很痛很痛……

    他蹙眉的揉了揉,正準備睜開眼睛,伸手去摸手機鈴聲的來源處,但是感覺到身邊躺着一個人,正在他的懷中,他的動作倏地一頓,猛地睜開了眼眸,見到身邊的人,他俊臉瞬間就變得一片陰霾,眼眸陰沉的看着身邊的人,頓時也顧不得還在響着的電話了,頓時就伸手推開身邊的人。

    凌彥楠正值男人最好的年齡時段,而且他身材好,用力這麼一推,憤怒中的他沒有顧及到自己的力度,所以範曼麗整個身子就往chuang的另一邊倒去,直接的就跌了下chuang!

    隨之而來的,是她的尖叫聲和痛乎的聲音。

    其實,範曼麗早就醒來了,只是,她裝作自己還沒醒來而已,她已經等着凌彥楠,等很久了。

    她猜測過凌彥楠醒來後會有怎麼樣的動作,但是沒有想到他竟然如此兇殘,對待她一個如花的若女子,會如此的兇狠,一點也不憐香惜玉,她的心狠狠的抽了抽,但是她還沒來得及想太多,手肘就撞到了櫃子邊緣,麻疼得讓她幾乎叫不出聲音來。

    但是,她很快的就回過神來,她整個人跌落在chuang,但是她身子卻沒有怎麼受傷,因爲她身上還裹着被子,而被子在她跌落時,也散了開來,她沒有穿衣服的身子,guang溜溜的,呈現在房間裏的另一個人的眼裏,而她身上那紫青的痕跡,讓再想有下一步動作的凌彥楠愣了下,眼眸頓時就發紅,狂怒的睨着她。

    範曼麗被他看得顫抖了下,本來還想借此機會,好好的gou引他一番的,因爲她對她的身子,她的美貌有信心,她相信只要是男人,看到了她的嬌軀,沒有男人能逃得過她的吸引。

    但是被他這麼一蹬,她身子就顫抖了下,忽然間就什麼都不記得了,她忙用被單裹好身子,有些害怕的看着凌彥楠,擔心他會像發狂的野獸那樣,發狠的上前將她撕碎。

    顯然她的想法是正確的,只是她慢了一步而已,在她裹好被單後,還沒來得及躲遠,凌彥楠就拿起了chuang下,昨天穿過的,充滿酒味的衣服穿上,很快的就過來,打手狠狠的攥着她的手腕,將她逼到牆角邊緣,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大手忽然掐住她的脖頸,咬牙道:“範曼麗?你想找死?!竟然敢設計我爬上我的chuang?”

    昨天他雖然有一點醉,但是他既然還會打電話給司機,就說明他醉得並不徹底,而昨天晚上他的記憶,停留在了最後一杯酒上。

    如果就簡單的一杯酒3,根本不可能讓他意識全無,這麼說來,最有可能的是,最後一杯酒非比尋常,應該是找人調的酒,度數不低,否則,怎麼可能讓他一杯便倒了?

    範曼麗真的很害怕,見到凌彥楠這個樣子,她心裏既害怕又難過,但是她現在顧不得這麼多,最緊要的是安撫他的情緒,“彥……彥楠,你別衝動,你……聽我說。”

    凌彥楠冷冷的勾脣,嗤笑道:“聽你說?聽你說早就編造好的謊言來企圖讓我相信你?”

    範曼麗一聽,身子差點抖了抖,她就知道,他跟別的男人不一樣,想要騙過她,不容易:“我……就算你不相信,但是我還是想要跟你說清楚,我知道在你的心裏,對我的印象並不好,但是我還是比較清楚你的,知道你絕對繞不了我,所以,我哪裏敢對你做什麼?你……你放開我,讓我跟你說清楚。”

    凌彥楠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放開她,坐到chuang上,說:“給我穿上衣服!”

    範曼麗點頭,忙撿起地上的衣服進去不遠處的浴室去換衣服。

    這時候,凌彥楠的手機再一次響了起來。

    凌彥楠這時候,差不多冷靜下來,看到手機上的來電顯示,看到時間,俊臉就沉了下來,現在,他差不多該上飛機了!

    頓時,他的俊臉黑得像鍋底一樣,攥着手機的手背,突起了一條條恐怖的青筋。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才接起電話。

    電話是凌母的來電,凌母早上起來知道凌彥楠昨天晚上沒有回來,所以就知道他是喝醉了,也有些擔心,打唐祕書的電話,對方也告訴她,她不清出,所以她找不到他她也沒有辦法,只好自己先過去飛機場坐飛機了,不過還是不死心的想給他打電話,希望他能接。

    凌彥楠接起電話後,沒有給凌母說話的機會,就直接的說:“媽,我這邊還有點事,昨晚喝醉了,趕不上飛機了,但是您放心,我會叫人訂今天儘早一班過去m市的飛機的,我到m市的時候,會打電話給你跟小然的,您放心,先這樣,我掛了。”

    凌彥楠掛了電話,凌母都沒有來得說一個字,她隱隱的覺得不對勁,因爲她是知道凌彥楠是很在意這次給小安過生日這件事的,所以應該不會讓自己醉成這樣纔對。

    她想打電話問清楚,但是飛機也快要起飛了,不能打電話,只好帶着疑問,關了機。

    這時候,範曼麗也穿好了衣服,從浴室裏出來了。

    凌彥楠沒有看她,他手裏還捏着電話,電話頁面上,是連慕然的電話號碼,他在思索着該怎麼跟連慕然說這件事,但是他知道,無論怎麼說,都不能說真話!

    他抿脣,注意到不遠處的身影,他眼眸狠了幾分,他纔想說話,他眼眸倏地變得冷凜,忽然起身,走出了房間,在關上門時說:“給我乖乖的呆在裏面不要出來。”

    說着,就關上了門,出去了酒店房間放廳裏,距離房間有一段的距離後,他纔給唐祕書打電話,他開口的第一句話就是:“唐祕書,現在立刻馬上到藥店去買最有效的避孕藥,送過來xx酒店,xxxx房間,另外儘快的給我買一張去m市的飛機票。”說完後,他就掛了電話,到房間去打開門,看着站在門口的範曼麗說:“出來,我有事跟你說。”

    範曼麗跟着他出去,到他對面坐下,先開口道:“彥楠……”

    凌彥楠冷冷的打斷她的話,說:“叫我凌先生,我們沒有這麼熟。”

    範曼麗說不出口來了,看着他,眼裏盡是委屈,要是換了別的男人,或許會心軟,但是凌彥楠不是別的男人,他對這個女人,從來都沒有心軟過。

    “範曼麗,我不管事情的經過是怎樣的,但是我現在告訴你,無論是怎麼樣,錯的人不可能是我!所以,這件事你最好配合我處理,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彥楠,你真的誤會我了,我——”

    凌彥楠冷冷的睨了她一眼,範曼麗就說不出話來了,他冷冷的哼道:“是我誤會了就更好了,既然范小姐願意配合,那我就直入主題好了。”

    他頓了下,眼眸銳利的看着她,繼續說道:“我說過,這件事錯的人不可能是我,所以我要你保證,你最好別跟任何人說起這件事,守口如瓶,還有……幾天我就會給你訂出國的機票,日後我不希望你再出現在我跟小然的面前!”

    範曼麗知道這件事不可能隱瞞得住他,所以她準備以退爲進,說不要求他負責的,她也不怪他,但是聽到他說的這些話後,她哪裏還能說得出來,再說出來,恐怕就變色了,“彥楠,我知道我說什麼你也不會相信,所以……我也沒有試圖的去辯白什麼,但是……但是我只是想告訴你,我並沒有像你說的那樣,想要要求你什麼,我知道你應該有了慕然,還有了孩子,我也是有自知之明的,所以我想告訴你,你不用管我的,你想做什麼,我都配合你。”

    凌彥楠頓了下,眯起眼眸,繞有深意的道:“哦?什麼都配合我?”

    範曼麗用力的點頭,真摯的看着他,眼睛也紅了些,帶着一股說不出的美感,她非常懂得自己到底那一面更吸引男人,所以她吸吸鼻子,咬着小嘴說:“嗯!你說的我都願意配合你,因爲……你知道的,我愛你,我也不願意你難做,所以我沒有什麼要求,只是,只是希望,你別拒絕我,讓我留在你的身邊,你能偶爾的過來看看我,就可以了,別的,我不會再奢求什麼,我,我說的是真的,要是你不相信我,我可以發誓的,我——”

    凌彥楠看着她,嘴角上揚,勾出了笑容,但是卻是譏諷的笑容,他伸手阻止她,說:“你的意思是……你肯我的地下情ren?什麼都不求?”

    範曼麗小臉微紅,點點頭,說:“嗯,你應該知道,我愛你,我不怕委屈的,而我也不求什麼,只希望你有空的時候來看我幾次而已。”

    “說完了?”凌彥楠連諷刺的笑容都隱去了,“範曼麗,你當我是白癡嗎?”

    範曼麗心一震,她送上門來了,他卻不要她,她臉色倏地發白,顫抖了下身子。

    凌彥楠繼續冷笑的看着她,說:“別噁心我了,你覺得你很高貴,有一具能吸引男人的身體,一張算得上漂亮的臉龐,就以爲所有的男人都會看上你?惦記着你?但是在我的眼裏,你連一個自甘*的ji女都不如!靠近你,只會玷污我而已!”

    “你……’範曼麗咬牙,頓時渾身都顫抖了,臉色慘敗入紙,沒想到一向看起來高雅的他,會說出這樣的話來,而她聽到這裏,也明白了他是真的非常的恨她,憤怒到了極點,不可能給她半分機會了,否則,他不會說出如此惡毒的話來。

    儘管如此,但是她還是沒有半分的後悔,後悔自己這麼做,因爲她不甘心,絕對不會放棄。

    但是她還沒來得及說什麼,門鈴就響了起來。

    凌彥楠看了她一眼,起身去開門。

    唐祕書進來了,見到房間裏的範曼麗,證實了自己的猜想。

    她在接到凌彥楠的電話時,她就應該猜到了大概的發生了什麼事情,只是不知道女方是誰罷了。

    凌彥楠現在臉色非常的不好,睨了眼站在門口的唐祕書說:“東西呢?”

    唐祕書趕緊將東西拿出來後,看了眼範曼麗,在他耳邊輕輕的說:“這個藥藥性比較猛,12小時以內吃,包準一點問題都沒有,我問過我的醫生朋友,也問過買藥的店家了,也上去度娘那裏搜索了一番,絕對沒有錯的。”唐祕書就是知道凌彥楠拿避孕藥是位了什麼用的,所以非常的謹慎,生怕出錯,到時候凌彥楠真的會翻臉,將她開除了,而且她也擔心要是真的有女人給他懷了孩子,連慕然會怎麼辦,所以她雖然覺得恨了點,但是又覺得這個女人活該,明知道凌彥楠已經是有老婆的男人了,還要gou引他,不是坐死嗎?常言道,不作不死,就是那女人活該!

    唐祕書不愧是在他身邊呆了幾年了,如此瞭解他,凌彥楠點點頭,但想起正事,又問:“機票訂了幾點的?”

    聞言,唐祕書就蔫了下來,邊在包包裏翻找避孕藥邊小心翼翼,擔心惹到現在這座易怒的火山的說:“凌總,您知道的,飛去m市的機票一天一共只有三班,下午的給訂完了,所以只有晚上八點的了……”

    凌彥楠臉色一沉,回頭睨了眼還坐在沙發上不知所措的凌彥楠,似乎在猜測凌彥楠叫唐祕書過來到底是位了什麼。

    不過,她很快就知道了,因爲凌彥楠叫唐祕書給他倒了一杯水,他將手中的避孕藥扔在茶几上,冷冷的說:“現在給我吃了它!”

    範曼麗其實開始的時候就已經猜到了,她咬牙,沒有動。

    凌彥楠是真的火了,而且的怒火攻心,他心裏一是擔心這件事被連慕然知道,而且也覺得對不起她,畢竟他們兩人是夫妻了,即使不是他有意所謂,但是也是做了對不起她的事,而且他對連慕然還是挺了解的,所以明白,要是她知道了,不知道會是什麼反應,二是今天是他非常看重的一天,又是小安出生的這天,他必須得趕過去m市,這裏去m市要三個多小時,要是飛機耽擱個十來分鐘,都趕不過去,而要是沒有這一出,他一定能趕上飛機,所以,他心裏能不氣,不憤怒嗎?

    他發狠的拆了包裝,看了下說明書,摁了幾顆藥丸就捏着範曼麗的下巴,扔進去,再灌水,灌了幾次水,看着她的嘴巴里沒有了藥後,他才放心下來。

    兩年前他也是這樣子跟連慕然有了小安的,所以他知道絕對不能掉以輕心,不能再重蹈覆轍,第一次他沒有妻,沒有兒,可以不在意,但是現在不一樣,他有了連慕然,有了小安,足夠了,所以,他絕對不能讓這件事發生在第二個女人的身上!

    範曼麗被他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了一跳,他現在猶如地獄來的羅煞,她沒來的及反映,就被他粗魯的對待了,而且差點被灌得透不過氣來,在他放開她後,她喉嚨發疼,猛地低下頭來咳嗽了一陣子,在臉紅鼻青的一陣咳嗽後,她纔好了一些,而且藥丸也徹底的下肚了。

    她攥緊了小手,臉上的憋紅頓時就蒼白下來了。

    唐祕書看着,其實也嚇了一跳,她從來沒有見到凌彥楠如此的生氣過,臉色也蒼白了不少,不過她也覺得凌彥楠做得很對,要是對這個女人不狠,就是對自己的老婆狠了。

    所以,她心有餘悸的

    凌彥楠看着她,眼底沒有絲毫的憐惜,只有無限的冷意,他進去洗手間洗了手出來後,整理了下自己的儀容後,才說:“別給我耍花招,就算你有維特先生保你,你也絕對逃不了我的控制!況且,我相信他不會爲了一個女人而跟我作對!話我就說到這裏了,你自己好自爲之。”

    說完,他就轉身離去,而唐祕書也跟在他身後,不再看身後的範曼麗一眼,就轉身離去。

    離開了酒店,唐祕書一直跟在凌彥楠的後面,問他:“凌總,那我們現在怎麼辦?”

    凌彥楠畢竟是喝醉了的,所以他現在頭還很疼,很疼,但是正是因爲疼,所以他很冷靜,他說:“你打電話跟有關部門說停止一切給維特先生公司供應商品。”凌彥楠自然知道,這件事跟維特先生脫不了關係,既然他敢在太歲頭上動土,那他就得坐好一切,迎接他的怒火!

    唐祕書可是一個聰明人,聞言就知道是怎麼回事的了,她皺眉眉說:“可是……我們簽了合同的,這樣子……”

    凌彥楠罷手,“沒關係,他還動不了我!”

    唐祕書也是一個忠心的下屬,她擔心的說:“那凌總,您有沒有想過,這件事就恰好的維特先生布下的陷阱呢?他知道你或許會這麼做,所以想趁機的抓住合同來絆倒你?”她相信凌彥楠也知道,維特先生早就在覬覦他們凌家的玉石的來源,還有做工精美的雕刻師,要是維特先生有了這些,他就不用花費打量的金錢來在他們凌家購買玉石回去美國賣了,這直接的能省掉很多錢。

    而凌駕的玉石的來源一直都是祕密,而且他們凌家培養了衆多的會看玉石的高手,買回來的毛料,百分之九十多都是上好的,而且雕刻師也是培養了十幾年才讓他們工作的,可謂是下了血本的。

    凌彥楠嗤笑一聲,坐上車後,說:“我們凌家是玉石生意起家,七八十年了,生意一直都很好,你以爲覬覦我們凌家的就只有他?有錢有勢有手段的不止他一個人,想要絆倒我們凌家,他掂量掂量再說!但是他既然敢這麼做,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唐祕書聽到這,就不但心了,她腦子轉過不停,問:“那……範曼麗那裏,你不但心她會抓住什麼來威脅夫人嗎?”

    凌彥楠眼眸一眯,回頭看了她一眼,思量了會兒後,說:“這件事我自有分寸,這件事你最好給我保密,一個字也不能跟夫人講,聽到了嗎?”

    唐祕書保證道:“好的,我知道了。”

    凌彥楠不語了,想起了連慕然,心裏無論怎麼也不踏實,倏地叫司機停車,對唐祕書說:“你下車。”

    唐祕書還想問理由,凌彥楠就說:“我現在就開車去m市,你回去公司,將我需要的東西快遞給我。”

    說完,在唐祕書下車後,就叫司機開車離開了。

    唐祕書愣愣的看着凌彥楠離開的方向,心想凌彥楠該不會是在開玩笑吧,從這裏到m市,開車去的路程她不敢想象,怎麼說也要九個多十個小時吧,誰能受得了啊?

    ……………………………………………………

    範曼麗在凌彥楠他們離開不久後,纔回過神來,渾身發冷的離開了酒店房間,卻在樓下的時候,見到維特先生倚在車邊,向她招手。

    她一言不發的走過去。

    車上,維特先生心情好像不錯,問:“他說了什麼?”

    範曼麗咬牙,思量了下才將事情說了一下。當然了,她掠過了凌彥楠侮辱她的那些話。

    維特先生笑了笑,說:“你不是拍了照片嗎?有他在意的把柄在,你怕什麼?”



    上一頁 ←    → 下一頁

    凌天劍尊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
    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