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八十五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57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八十五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57字體大小: A+
     

    迴應連慕然的是凌彥楠長久都沒有回答的沉默。

    連慕然攥着手機,忽然間自己好像感覺不到自己的存在,腦海裏只有那邊的生息,感覺不到那邊的人的情緒,聽不到對方的聲音,她感覺她剛纔還鮮活的跳動着的心,漸漸的往下沉。

    她本來還在想這個問題先不要問的,但是她不想再逃避,因爲她已經逃避夠久了。而她也知道凌彥楠因爲曲淺溪做了這麼多,甚至連念念都可以接受。

    這一點,其實看似容易,實則很難做到,至少並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做到的,尤其是他還知道曲淺溪的心裏只有她哥哥的時候,他心裏哪裏會不苦,但是他一堅持就是四年,四年的時間說短不短,所以更加不容易。

    連慕然斂下了眼瞼,她知道她既然問了,凌彥楠一定你會給她一個答案的,所以她也不急了,慢慢的等,等他的回答。

    果然,不知過了多久,凌彥楠才沉着的說:“連慕然,沒有人規定一個人一輩子只能愛一個人,並且死守着一個人不放。”

    連慕然眼眉一跳,心裏並沒有安心的感覺,她只是問:“所以呢?你接下來是想要告訴我,你不愛她了?完完全全的不愛她了?”

    凌彥楠在車子裏深深的蹙起了有致的好看的眉峯,嘆口氣,卻沒有給她回答。

    連慕然有時候越是緊張,越是在意,就越是能冷靜下來,而且是很冷靜,很冷靜,因爲這個結果,她已經猜到了,所以她說:“我知道你還愛她。”

    凌彥楠攥着手機的手倏地收緊,俊臉微微的往下,俊臉別向了另一邊,好像之前的那一邊連慕然正在審視的看着他,所以他心虛的別過了俊臉,薄脣狡辯道:“連慕然,我沒有,我——我——”

    連慕然卻深吸了一口氣,閉上眼睛會兒後,打斷了他的話,說:“你有,我知道你還愛她,因爲我能看得透。”

    “連慕然!”凌彥楠咬牙,心情一下子就變得糟糕了,因爲連慕然的態度很強硬。

    “你想反駁,但是你找不到有利的證據反駁,而且連最基本的,你連否認都如此的不確定,心虛……”連慕然是一個可以強硬的時候,絕對不會對自己,對他人心軟,隨便的就給自己,給別人忽悠,糊弄了過去的人,或許她也是藉此來告訴自己,這些是不真實的,而且她也是有心的,是能夠感受到的,凌彥楠對她怎麼樣,她纖細敏感的心都能知道得清清楚楚,就是因爲如此,她纔會如此的鎮定。

    說完後,她就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勾脣淡淡的笑了笑,在他怔愣間,繼續說:“所以,你還有什麼話好說的嗎?”

    凌彥楠也冷靜了下來,揉揉額頭,本來很冷靜的,剛纔開始就不冷靜,不淡定了,但是他畢竟是見過風雨的人,所以她的話,他也不是着不到詞來反駁,他幾乎是咬牙的道:“連慕然,要是我對你沒有感覺,真的不愛你,那我他媽的對你說這些幹什麼?吃飽了撐着了嗎?要是我不喜歡,不愛,我爲什麼要說?說了好玩嗎?說出來爲了欺騙誰?我?還是你?我爲什麼要欺騙我自己?爲什麼要欺騙你?”

    說完,連慕然愣了下,但是她還沒來得及說話,凌彥楠又說了:“連慕然,我在飛機上想了很久,我是認真的,所以纔會打電話跟你說,因爲你想知道。而且,我不是一個濫情的人,如果不喜歡,我會第一時間就拒絕,而不是打電話過去表白。”他說的是真話,而他那時候也是跟她劃清了感情界限的,告訴她別忘想,而她的身份特殊,他不能遠離,也不願意靠近。再說之前知道範曼麗對他有那麼點意思,而那時候他也正在迷惘中,因爲父母的話,希望他能對她好一點,負責任一點,但是他那時對她的印象並不好,自然的就不回承諾父母什麼。

    而且那時候他真的不知道自己想要一個怎麼樣的人跟自己過一輩子,而且也想尋找一個,但是後來發現,都不行,無論是王悅還是範曼麗,還是出乎他意料的金曉倩,都不可以,所以很乾脆的就直接拒絕了,倒是出乎他意料的,唯獨對自己一直厭惡的她上了心。

    連慕然頓了下,聞言,心裏有一股奇異的感受,但是,還是不怎麼敢相信。

    而且,對於他剛纔的那句話,她頗有微詞,他確實不是一個濫情的人,他只是太過專情罷了。

    連慕然不說話,他想了想,頓了又頓,才認真而正色的說:“我承認我還沒有完完全全想忘記她,但這些只是時間問題而已,所以……你願意給我時間嗎?”

    連慕然喉嚨一緊,基本上也明白他是什麼意思了,沒有說話。

    “連慕然……”凌彥楠不淡定了,不安的動了動身軀,“跟我說說話好嗎?”

    範曼麗咬脣,頓了下,委屈的說:“彥楠,你……至於對我這麼冷淡,冷嘲熱諷的嗎?你是不是誤會我什麼了?”

    “下去!”凌彥楠冷聲道,不想再跟她廢話。她爲了什麼他看得一清二楚。

    “……”

    “連慕然……”她不說話,他真的有些氣惱了,但是卻又並不能大聲的兇她,聲音只能越來越放柔。

    頓了好久,連慕然才擡起頭來,淡淡的說了一句話:“凌彥楠,我們已經結婚了,所以,我們還有大把的時間……”相對的來說,其實算是有進步的,她已經等了他這麼多年,如果再等一段時間又有何妨?

    “嗯,我們還有大把的時間……”凌彥楠聞言,俊美的薄脣就勾起嘴角笑了,車外的出來迎接他的幾位櫃檯小姐見到他勾起的笑容,俊美得她們移不開視線,羞澀的邊低頭邊勾着嘴角笑了。

    連慕然頓了下,感覺到有人打電話進來,她說:“我該去上班了,先掛了。”

    “嗯。”凌彥楠總算鬆了一口氣,掛了電話後,才走出車子,在衆人的簇擁下往公司的大樓走去,他臉色不錯衆高管以爲他是剛剛談妥當了生意,才如此的高興,紛紛上前祝賀。

    但是在眼上電梯時,他俊臉倏地一頓,隨即的,也頓住了腳步,身後的高管不知所措,面面相覷,不知道是不是誰說錯了話,惹得他不高興了。

    凌彥楠抿了抿薄脣,看了眼手中的電話。

    剛纔他一直都在坦白自己的心事,一心一意的,所以沒有想其他的,到現在他才發現有一絲的不妥,他說了他的心情,但是她呢?她也不是從來沒有說過她是否愛他?

    而且,她對他的感情史瞭解得一清二楚,但是他對她的過往卻一點都不知道,而且她也不曾說過……

    想到這,他俊臉更加是沉了下來,也顧不得進去電梯裏了,因爲電梯裏沒有信號,他直接的停了下來,摁了連慕然的電話號碼,但是她卻正在通話中,他頓時俊臉就黑了。

    沒辦法,身後這麼多人在等着他,而且已經等了這麼久了,他只好放下電話,進去了電梯,想着等一下再打電話給她。

    連慕然這邊,她剛跟凌彥楠結束了通話,就有人打電話過來了,是連慕年,他的聲音有些急,“小然,今天公司的人說你沒有出席會議,而且一點消息都沒有,發生了什麼事?緊要嗎?”

    連慕然聽到這,頭就疼了,開始埋怨起凌彥楠來了,都是他的錯,要不是他,她能如此晚才起*嗎?

    她頓了下,找了個藉口安撫了連慕年後,才得以解決。

    她看了下時間,匆匆的叫保姆將午飯熱了熱,她吃了飯後,就直接的出門了。

    …………………………………………………

    金曉倩近段時間來,心情並不好,因爲凌彥楠不在這邊,她想做點什麼,都找不到出發點,而且關於之前跟範曼麗的事情,她也不好多次的帶範曼麗過去,而凌彥楠那邊,她給他打電話,他都沒有接,所以她還是挺苦惱的。

    但是,她的心就是放不下凌彥楠,爲了瞭解凌彥楠的行蹤,她只好多次的去凌家,陪凌母聊天。

    凌母最近這兩天的氣色沒有前幾天的這麼差了,可能對於小安的事情想開了,而且凌彥楠也私下的打電話跟她說過,讓她不要擔心,溝通好後,她就是想擔心,也是白擔心,什麼都不能做,只能隨遇而安了,而且兒孫自有兒孫福,日後該怎麼辦就怎麼辦吧,想通後,她心情就好多了。

    對於金曉倩能過來陪她解解悶,她也挺高興的,不禁的就抱怨起兒子媳婦來了,“唉,要是小然跟彥楠兩個能像你這樣,經常陪我聊聊天就好了,你看現在,這麼大的一座房子,就只有我一個老太婆在,連老頭子都整天不粘家,留我一個老太婆在這裏,想找個人聊天都沒有,早知道年輕的時候,就算是拼命,也要多給彥楠生一個弟弟妹妹,至少現在,他們不在,也好有個人在身邊,但是現在……唉。”

    金曉倩眼眸一挑,聞言就知道自己該怎麼做了。

    畢竟凌母現在如此的孤單,她多陪陪她的話,日後對於她跟凌彥楠兩人的事情,日後也多一個支撐的對象,想到這,她臉上就露出了漂亮的笑容,說:“哎呀,阿姨你別多想啦,彥楠他們也是爲了生意嘛,他們工作完了,自然就會回家來看望您啊,而且我聽爸爸說彥楠做生意越做越大了,彥楠這麼能幹,阿姨您應該開心纔對啊。”

    凌母聞言,高興的笑了,但是還是哼了一聲,沒有再說什麼,卻滿意的對她說:“小倩啊,幸好有你經常來陪陪我,要不然,我還真的是在家悶死。”

    金曉倩笑了笑,沒有多說什麼,陪着凌母吃了晚飯纔回家去。

    相對於金曉倩的蠻無目地,範曼麗的方向可就明確多了。

    她自然知道,金曉倩是靠不住的,要靠,也只能靠自己,爲了自己的目標,她可謂是狠下心來,查清楚了凌母平時的行蹤,知道她每一個星期必定會到她之前跟凌彥楠都去過的商業大廈去親自的考察一下市場,有時候會受刮一些自己精緻貴重的物品回去。

    範曼麗跟了她一次後,後來她就知道該怎麼辦了。

    凌母將自己看中的東西埋單後,就準備回家了,但是途中卻碰到了不長眼的,撞了她一下,手裏的東西差點掉地上,幸好沒有出什麼事。

    她皺了皺眉後,就離開了,但是纔沒走幾步,就聽到了一個聲音,她不甚在意的繼續往前走,但是聲音越來越近,到最後一抹倩影走到了她的跟前,和氣的對她說:“阿姨您掉東西了。”

    凌母頓了下,勾脣笑了笑,拿過來一看,還真的是她的,便道了謝,不過她擡眸看了一眼對方,狐疑的頓了下,說:“小姐,我看你怎麼這麼面熟呢?我們是不是在哪裏見過?”

    範曼麗眼眸一閃,勾脣淺笑了下,還沒來得及說話,凌母就說:“對了,你就是上一次小倩帶過來的朋友,是叫……小麗對吧?你看我這記性。”

    金曉倩笑容更深了,知道自己已經踏進門一步了,便勾脣得體的笑了笑,說:“我跟小倩都說阿姨看起來很年輕呢,看起來比實際上要年輕十歲呢。”

    凌母笑了笑,被人贊還是挺開心的,而且她看起來是挺年輕的,“你跟小倩的小嘴都一樣甜。”

    範曼麗笑,“我跟小倩說的是實話啊,阿姨看起來真的很年輕嘛。”

    凌母笑得更加開心了,說:“小麗啊,今天真的謝謝你啊,要是東西被別人撿去了,那就回不來咯。”

    範曼麗忙罷手,受之有愧的說:“阿姨別這麼說,現在還是有很多好人的。”

    凌母點點頭,但是又說:“小麗啊,你什麼時候有空不?爲了對你表示感謝,阿姨想請你回家吃頓飯。”

    “這個……阿姨,不用了,您真的是太客氣了,只是舉手之勞而已,我先走了。”

    凌母是個言出必行的人,她說:“怎麼能不用呢,小麗你別害羞,我們現在就走吧。”

    範曼麗勾脣笑了笑,看着遠處的太陽,就感覺看到了未來的曙光,笑容深深的就半推半就的跟着凌母走了。

    ……………………………………………………

    中午,連慕然剛吃飯,就接到了凌彥楠的電話。最近,凌彥楠每天都會給她打電話,一般一天一次,多的時候是三次。

    聽到翻紙業的聲音,他皺眉的問,“現在還在公司趕文件?不休息一下嗎?”有時候見她比他還忙,感覺她很辛苦,想說叫她別這麼辛苦,但他知道這是她的興趣,所以只好作罷。而且,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娶一個事業心跟他有得一拼的女人,但是現在感覺也不錯,只是不好就不好在他們相聚的時間太少了,就這點不好。

    “嗯,還有很多事要處理。”

    因爲每天都互相聊電話,所以知道彼此的情況,所以他問:“你明天就要離開a市了到m市嗎?”

    “嗯,怎麼了?”他現在在m市隔壁的城市,所以要是她過去了後,他們兩人的距離就不算遠了,兩三個小時的車程,要是不忙,晚上下班後他也可以直接的去找她了,這些是他跟她說過的。

    想到這,她勾了勾嘴角。

    “我今天早上接到了爸的電話,他說c市有重要的事讓我回去處理一下,所以我今天晚上會坐飛機回去一趟c市,逗留四五天左右,到時候我跟媽一起再回來m市跟小安過生日。”

    凌彥楠有些氣餒,他本來想着明天晚上就去找她的,但行程卻臨時改變了,所以心情也不是很好,而且……他真的有些想她,像見她,他們已經差不多十天沒有見面了,雖然每天都聊電話,但是聽聲音跟看着人的感覺是差很遠的,而且聽得見又摸不着,差距就更加大了。

    之前,他曾經想問她一些事情的,但是話到了嘴邊,卻又問不出來了,而且他想了想,覺得連慕然以前就算有喜歡的,愛的人,都是過去式了,他沒有必要揪着過去不放手,所以就忍者不去問了。

    而且,要是連慕然現在還愛着別的男人的話,她也不會真的爲了連慕年而設計他,跟他有了*的歡愉,所以這一點也行不通,想到這裏之後,他的心就舒服多了,因爲他已經完全的瞭解到要是他這次愛上的人的心,要是也在別人的身上的話,是一件非常悲哀的事,因爲想要得到她的心,並不容易。

    尤其是像連慕然這樣的女人,而他敢肯定,像她這麼並不善於表達自己,甚至比他還冷的女人,要她愛上一個男人,她就不可能會變,所以,在想到了上述後,他纔會如釋重負。

    連慕然聞言,瀏覽着文件的眼眸一頓,慢慢的多了一抹失落的情緒,她頓了下,問:“確定能趕得上小安的生日嗎?”聽到他的話,她忽然有些擔心。

    凌彥楠笑了下,認真的說:“你放心,這點百分百沒問題。”他自然的知道她很重視這件事,所以他聞言,爲了讓她不要多想,話說得信誓旦旦。

    連慕然這纔沒有多說什麼,遲一些見面也沒有很大的影響,只是她最擔心的是他們不會如期的過來給小安過生日,這是他跟凌父凌母給她的第一個承諾,她很重視,而且也是對小安的重視與否的直接證明,所以,她很上心,於是就忍不住多問了問。

    ……………………………………………………

    凌彥楠回到了c市,擔心事情嚴重,四五天時間可能解決不了,所以第二天一早,就早早的起身離開了,到了公司去,凌母本來還有事想要跟他說的,都着不到機會。

    凌彥楠忙了一天,加班到了晚上八點多,才讓司機駕車送他回了家。

    跟以往不一樣的是,今天晚上他踏進家裏時,還能聽到他母親的一陣陣的笑聲,他頓了下,蹙起了眉頭,不知道有什麼事值得她如此的開心。

    只是在他進去了家門,見到客廳裏的金曉倩後,眼眸立即眯了起來,薄脣隨即的抿起。

    凌母見他回來,立即起身來迎接,笑道:“彥楠,你回來啦?快進來坐啊,站在門口乾什麼?”

    連慕然點點頭,但是眼眸卻落在了還坐在沙發上的範曼麗的身上。

    注意到凌彥楠的目光,凌母忙介紹道:“彥楠啊,這位是小麗,我們剛認識不久,但是我們有很多話能聊,你們也來認識認識。”

    凌彥楠沉着俊臉沒有說話,但是範曼麗倒是先開口了,勾着笑容道:“凌總,您好。”

    凌彥楠不語,就這麼的看着她,彷彿想要知道,她到底打的是什麼如意算盤。

    “你們認識?”凌母皺眉,看了眼範曼麗,聽她的話,好像他們還是合作伙伴?

    “嗯,我們公司有合作,所以我纔有幸跟凌總接觸過幾次。”

    “哦,這樣子啊。”凌母笑笑,也沒有多問,見凌彥楠不開口,知道他不是一個愛說話之人,便問他:“怎麼加班到這麼晚?吃飯了嗎?要不要吃點東西?”

    “不用了,我吃了纔回來的。”凌彥楠不再看範曼麗一眼,準備上樓。

    這時,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範曼麗忽然開口道:“阿姨,我看時間也不早了,那我就先走了。”

    凌母看了下時間,覺得有道理,留人家一個女孩子這麼晚不回去,確實有些不合情理,便說:“也是,這麼晚了,你一個人回家我不放心,這樣吧,我叫司機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行了,不用這麼麻煩。”範曼麗雖如此推拒着,但是那期盼的眼神,聞言就黯然了下來,不着痕跡的看了眼凌彥楠的方向,她以爲……

    凌母堅持,“哎呀,這怎麼行?阿姨不放心,還是叫司機好了。”

    凌彥楠上樓的動作忽然的就頓了下,說:“媽,就讓我來送送范小姐吧。”

    聞言,範曼麗就露出了一個驚喜的眼神,勾着嘴角笑了起來。

    凌母頓了下,沒有想到這一點,直覺得不妥,便擔心又心疼的說道:“彥楠,你工作了一天也辛苦了,讓司機送就好了。”

    凌彥楠但笑不語,往回走,直接的往門口走去,沒有見到身後有人跟上,便回頭看了眼,淡淡的說:“范小姐……”

    範曼麗勾着嘴角跟上,說道:“那……那麻煩凌總了。”

    於是,兩人就一前一後的上了車。

    凌母卻站在原地,看着他們的背影,若有所思,越想,臉上的表情就越豐富。

    ……………………………………………………

    凌彥楠上了車,範曼麗正準備拉開副座的車門進去卻給凌彥楠睨了一眼,他莫名的就想起連慕然說過的話,淡淡的說:“坐後面。”

    範曼麗心一緊,開心的心情頓時就受到了影響,但是她還是勾着完美的笑容,上了車。

    凌彥楠一言不發的開車,過了會兒後,才說:“范小姐,你想幹什麼?”

    “厄……凌總,我不懂您的意思,我知道我出現在您家,您會覺得很詫異,但是我想您誤連,但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跟阿姨會認識也是一個意外,要是你不相信,你可以問阿姨的。”

    凌彥楠抿脣,倏地寂靜到讓人發慌的夜空中發出一陣讓人起雞皮疙瘩的刺耳的剎車聲,在範曼麗尖叫聲中,車子很快就停下來了,他不管不顧她,陰鷙的掃了她一眼,“我不管你爲什麼會認識我媽,我也不想知道你爲什麼會出現在我家,但我只是想告訴你,別做無謂的事,日後我不想再從我媽的口中再聽到你的名字聽,更不想你踏進屬於我跟小然的家……我們凌家半步,否則,我讓維特先生讓你滾回去你該回去的地方!”

    好不容易見到他,卻還沒來得及高興,就被他這麼說,範曼麗一顆心都揪起來了,頓時就更加肯定了自己的做法,沒有絲毫後悔,“我什麼都還沒說,你就先入爲主的給了這樣陰冷的警告,你不覺得對我來說太過不公平了嗎?”

    凌彥楠冷眼看了她一眼,“你在跟我開玩笑?跟我講公平?你覺得你配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體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
    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