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八十三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56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八十三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56字體大小: A+
     

    連慕然一聽就知道是他故意調的鬧鐘,但問題是她並不知道他什麼時候調的,而且他難道不知道今天早上她有一個會議一定要開嗎?她都能想象得到公司的人翻天覆地的找她了。

    想到這,她頭疼的揉揉額頭,想着該以怎麼樣的藉口來跟公司的高層說自己的缺席,也有些難想象他們翻天覆地的找自己的情景是多麼的轟轟烈烈。

    但是這些都比不上她對凌彥楠做法的驚訝,他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愛逗人了,而且對象還是她,這……好玩麼?

    連慕然久久沒有說話,凌彥楠頓了下,“生氣了?”

    連慕然沉着小臉,忍住努力,咬牙道:“還有什麼要說的嗎?要是沒有我就掛電話了。”

    凌彥楠笑意不改,說:“當然有,我纔剛開口,我還沒跟你說我已經到了呢。”

    “現在說了,可以掛了嗎?”

    凌彥楠柔聲哄她道:“好好好,別生氣了。”

    連慕然不想跟他再多說了,“那我先掛電話了。”

    “等等。”

    “還有什麼事?”連慕然皺眉,真的不悅了,剛纔她只是氣怒,卻沒有生氣。

    凌彥楠頓了下,忽然的正經了起來,說:“還記得我出門時,我們說過的話題麼?”

    連慕然攥着手機的小手一頓,咬着下脣輕輕的嗯了一聲。

    凌彥楠頓了下,似乎在思考怎麼說才更好,“連慕然,我們都是成年人了,而且年紀也不小了,不是十七八歲的青年少女了,我以爲我不說你也會懂的。”

    而凌彥楠的確是想了很久,他早上起來得早,也有些困,但是在飛機上他卻既沒有睡覺也沒有處理公事,一直都在思考,思考着這件事,思考着跟她之間,感覺腦海裏回顧了近十年來的點點滴滴,直到快要下飛機,他沉重的思索了幾個小時的俊臉,才勾出了一絲笑容,渾身放鬆下來,下了飛機,在打電話前一刻,他感覺好像自己重生了一次,彷彿迎來了全新的自己,全新的生活。

    連慕然喉嚨一緊,她以爲自己很冷靜的,但是她卻發現她想要開口時牙齒在打架,很久都沒有說得出話來,但是她卻不是冷的,而是緊張的,而且她以爲她會說很多的,但是到最後開口的時候,她只是問:“凌彥楠,你到底想要說什麼?”

    凌彥楠頓了下,良久才說:“記得我說過,你並不是我喜歡的類型嗎?”

    連慕然攥着手機的手一緊,聽到他說的這些話,好不容易升起了一絲期待的心,頓時倏地往下沉,她嚥了眼唾液,纔有些慌亂的說:“凌……凌彥楠,你說這些幹什麼?我……我要洗漱起chuang去公司了,有什麼事遲一些再說吧。”她怎麼會忘記?到現在她還是能記得一清二楚,就是因爲記得清清楚楚,所以她才怎麼都忘記不了。如果他想要說的就是提醒她這件事,那就免了,他已經說過了,他用不着再次重申,因爲她不可能忘記得了。

    凌彥楠嘆氣,勾脣笑了,“連慕然……別急,聽我說完好嗎?用不了多少時間的。”

    連慕然抿着小嘴讓自己冷靜下來,而沉靜了會兒,她的的確冷靜下來了,淡淡的說:“好吧,你說。”

    “我之前這麼說,並不是說謊,而是真話,不過……到現在我都不知道自己喜歡的人應該是怎麼樣的類型,也是因爲我們婚姻的開始,就不是我想要的,而且我對你的印象並不好……”

    “凌彥楠,其實我……”

    連慕然不淡定了,想打斷他的話,但是凌彥楠也同樣的有很多話要說,所以也打斷她的話,道:“連慕然,你聽我先說完。”

    連慕然抿着小嘴,躺回了chuang上,真的就不說話了。

    凌彥楠其實有很多話要說的,但是剛纔被她打斷了,思緒就亂了,一時間不知道要說什麼,難得的,他跟一個人聊電話,竟然出現了所謂的緊張的心情,這種心情,距離上一次多久了?

    除去凌家的旁枝,他是凌家唯一的繼承人,雖然凌母對他的要求不高,但是他的父親卻在很小的時候就將他當成接班人來培養,所以他十來歲的時候,就是一個思想成熟的人了,做事都喜歡剋制着自己,也很冷靜,所以所謂的緊張,連他在十多歲的時候第一次自己做生意,親自跟合作商談,都不會出現所謂的緊張的情緒,所以說,到底有多遙遠,他自己也記不清了。

    連慕然等了一會兒,那邊都沒有說話,皺眉道:“凌彥楠,你還在嗎?”他不是說有話想要說嗎?怎麼現在一個字也沒有了?他這樣子,弄得她有些緊張,在chuang上翻來翻去的,就是靜不下心來。

    凌彥楠從來都不善長說甜言蜜語的男人,很多次她似乎想聽他說,他都沒有說,其一是他覺得自己對她的感情還沒有足夠的深,其二是因爲他說並不說口,他不善長。

    幾年前,在面對曲淺溪的時候也一樣,他也從來沒有跟她說過愛,也沒有任何的甜言蜜語,只是用自己的行動來告訴她,而曲淺溪明白了,而他相信她也一樣會明白的,但是她卻好像並不明白,所以,他才決定要說一下。

    而且他們兩人跟曲淺溪不宜樣,他能確定他們的路還很長,很長,直到這輩子的盡頭,因爲他們已經是關係最親密,是彼此最親近的人了,所以,他覺得說一下也是好的,也有必要說一下。

    凌彥楠想到這裏,就不想說太多了,也冷靜了些,頓了一會兒後,他才鄭重的說:“連慕然,你聽着,有些事,有些話,我只說一遍。”

    連慕然更加緊張了,她感覺有些熱,將被子翻開,坐了起來,繼續清了清喉嚨,”好,我……我聽着呢,你說吧。“

    凌彥楠已經到了自己公司的樓下,知道他的到來,所以門外早就有公司的高管再等着他,迎接他了,但他卻好像統統都視而不見,也不顧他們期盼着他下車出來,而他還是坐在車子裏沒有下來,“雖然你不是我喜歡的類型,但是我想告訴你……就是你了。”

    “什,什麼意思?”連慕然覺得自己聽懂了,卻又好像沒有聽懂,因爲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聽懂了沒有。

    凌彥楠清了清喉嚨,他覺得連慕然是一個聰明的女人應該懂纔對,所以他就說得迂迴一些,但是他聽她的意思,並沒又聽懂,而窗外,又有如此之多的人在期盼的看着他,他感覺自己的俊臉先少的燃燒了起來,他頓了頓才說:“意思就是……就算你不是我喜歡的類型,但是我好像……愛上你了……”

    連慕然在聽到他說出最後幾個字後,她感覺自己的心臟好像停止跳動了,頭腦一片空白,很久都沒有找到自己的聲音,還是愣愣的攥着電話,沒有一絲的反應。

    “連慕然……”凌彥楠有些急了,他說了,她一句話都不回,是什麼意思?是拒絕?還是……

    “凌彥楠,你確定你不是在開玩笑?你,你——”連慕然感覺太過不真實了,覺得自己好像還在做夢,但是即使覺得自己在做夢,她還是喜極而泣,但是不想自己的情緒太過激動,她捂住自己的小嘴,不讓他聽到不該聽到的聲音。

    “你覺得我像是會那種不知輕重,亂開玩笑的人嗎?”凌彥楠說完後,就覺得輕鬆多了,而且感覺全身都愉悅起來,也發現似乎表白這些東西,並眉沒有自己想象的這麼艱難,不過,她的反應倒是讓他感覺有些不悅,因爲他是很認真的,要是不忍真,他用得着思考這麼久才決定跟她說嗎?他連日後小安的事,包括他們還要生多少個孩子都想好了,有他這麼認真的開玩笑的嗎?

    “你調了我的鬧鐘,不就是開玩笑嗎?”這件事真的不像是凌彥楠會做的事,所以她有些不確定了,她說這個是很認真的問他的。

    凌彥楠咬牙,他就是開一個玩笑而已,沒想到會在這麼重要的時候給變成了她的把柄,這種感覺該死的真的很不好,便有些後悔自己做了這這件事了,但是反駁也不怎麼好,他頓了下,才說:“一事還一事,你別扯開話題,連慕然……我最近對你怎麼樣,你難道就沒有一點感覺嗎?”

    “你的意思是……實話?不是開玩笑?”

    “我從來不拿感情開玩笑。”凌彥楠揉揉額頭,看了眼外面因爲等他而堆砌起笑容的各位高管,他在車子裏不出來,他們笑容越來越僵硬了,他的心情纔好了些。

    連慕然沉默了,頓了好久都沒有說話,過了好一會兒,她才說:“可是……你愛的人不是曲淺溪,我的嫂子嗎?”

    幾天朋友過來玩,所以很晚才些,被吵得沒心情寫,也不知道這麼重要的一章寫成怎麼樣,爲了彌補,明天暮儘量多更些,也早點更新哈,麼麼噠……

    同時,祝各位親愛的國慶快樂哦……



    上一頁 ←    → 下一頁

    糾纏逃妻三體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
    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