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七十七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50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七十七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50字體大小: A+
     

    凌彥楠來電話的時候,連慕然正開完會,從會議室裏走出來,收到他的來電,實在是有些驚訝。

    早上知道他讓小安還有保姆回來陪她,沒有將他們兩人帶走時,她就想給他電話了,只是他那時候已經上了飛機,手機應該也關機了,所以就沒有打過去。

    她本來還想着開完會議後,就給他打電話的,因爲她知道,從香港這邊回去c市,也就三四個小時的時間,開完會後打電話正適合,卻沒有想到竟然是他先打電話過來了。

    是凌彥楠先開的口,“下班了吧?”

    連慕然應了一聲,她現在在電話裏能聽到機場裏面傳出來的廣播的聲音,說明他應該是剛下飛機不久。

    “沒有什麼話想要跟我說的嗎?”凌彥楠現在還在機場,只是他沒有跟曲淺溪一起走,而且他們在飛機上的位置也差挺遠的,所以在上飛機前已經說好了,下了飛機後,不用刻意的等對方,所以凌彥楠下了飛機後,直接的拿了行李出來,上了唐祕書叫過來接他車子。

    連慕然遲疑了下,說:“嫂子在你的身邊嗎?”她雖然不知道曲淺溪是什麼時候的飛機,但是她有一種感覺,覺得他們兩人會坐同一班飛機,畢竟,在她的心裏,他們兩人其實是很有緣分的。

    “沒有,我們的位置差挺遠的,就分開了,下飛機後碰不到。”

    “這樣啊。”連慕然垂眸,這麼說來,她沒有想錯了。不過那邊已經沒有了吵鬧的聲音,她知道他已經上了車,而且聽到他的話,她心裏踏實多了。

    她其實覺得驚訝的不是他給她打電話,更加驚訝的是有曲淺溪在的時候,他還在剛下飛機就第一時間給她打電話,這點讓她覺得是最驚訝的。

    凌彥楠薄脣微抿,覺得她對他有些冷淡,他不大滿意的說:“除了這一點外,你對我就沒有話要說了嗎?”

    “什麼?”連慕然頓了下,真的不知他到底想要聽她說什麼,她說完,腦子閃過一些東西,說:“你怎麼忽然的就讓小安和阿姨回來陪我?”

    凌彥楠頓了一會兒後,都沒有說話。

    “凌彥楠?”連慕然試探的叫他,不懂他爲何沉默了。

    ““抱歉,之前是我想得不夠周到。”凌彥楠毫無預兆的出聲跟她道歉。

    “你怎麼……”

    連慕然還沒說完,凌彥楠不知不覺的道出了自己的心裏話,“我擔心小安在,會是你的負擔,而且小安身子又不好,要是跟着你奔波的話,容易生病,這麼一來,你是最擔心的,如此一來,你就更加忙碌了,但是我沒有想過,或許有小安在,有阿姨在,你一個人在外,回家時也有個依靠,也能找個人說說話,也不回覺得太過孤單,心裏也踏實很多,所以說,之前是我想得不夠周到。”

    連慕然聽着,真的比凌彥楠的來電更加的驚訝,這是凌彥楠第一次對她坦露他的心事,她驚喜的捂住鼻子,沒有說話,但是心裏卻充滿了喜悅。

    “連慕然?”凌彥楠說完了,沒有得到她的迴應,調整了下坐姿,心裏也有些忐忑,也驚訝自己在不知不覺的就對她坦露了心事,但是很快的他就釋然了,既然說了就是說了,又沒有什麼話是說不得的,而且有些話或許說開了,會比不說開會更好。

    連慕然進去了辦公室,掩上門後,身子貼着門,沒有回去自己的辦公椅子上坐着,她小手輕輕的勾勒着木門的紋理,勾脣淺笑出聲:“這麼說起來,你是在擔心我,對不對?凌彥楠?”

    凌彥楠聽她的語氣,心裏的那些緊張頓時也消除了,因爲知道她聽了這些話後,很開心,他笑了,狡黠的不答反問,“你喜歡聽我說這些,對吧?”

    “凌彥楠……”連慕然動來動去的小手忽然的頓了下,忽然叫他。

    聽她好像有什麼話想要對他說,他笑容一頓,勾起嘴角,“嗯,在呢,你想說什麼?”

    連慕然頓了下,思索片刻,還是作罷,沒有將自己剛纔剎那的想要說的話說出來,雖然知道他在另一邊不會看得到,但是她還是搖搖頭,說:“沒什麼,就想叫你一聲……”

    凌彥楠嗯了一聲,表示聽到了,聽着她的聲音,忽然的變得低落了,他坐直了身子,忽然的有些擔心,擔心她一個人在外不會照顧自己,他皺眉,說:“有什麼事,記得打我電話。”現在想起來,他給她打電話的次數比她打給他的要多很多。

    其實,在飛機上,他就想給她打電話了,但考慮到她還沒起*便作罷了。

    而他打電話的不目地也很簡單,就是想聽聽,對於他忽然的讓小安回去陪她,她心裏是什麼感覺。

    現在想起來,忽然的覺得他變得很不成熟,類似這樣的事情,以前他都是隻做不說,但是現在卻幼稚的剛下飛機,不顧飛機場裏面的吵鬧,連進去車裏後靜下來後纔給她打電話這點時間都等不了。

    想到這裏,凌彥楠無奈的搖搖頭,勾脣笑了笑。

    連慕然捏緊了電話,她本來不想說的,但是現在她剋制不住自己了,他今天太過溫柔了,而她忽然的也太過感性,所以她情不自禁的就說:“凌彥楠……我忽然想你了……”

    說完,她就掛了電話。

    凌彥楠聞言,心裏頓時感覺呼吸都停止了一秒,隨即的薄脣就勾了起來,眼眸都亮了,但是他還沒來得及反映,那邊就已經掛了電話,頓時俊臉就黑了。

    他不會去想可能是她的手機沒電了,而是她直接的說完這句話就掛了電話,而且他敢肯定,這個女人,他雖然知道她對他不愛表露自己的心事,而且很倔強,但是沒想到,她只是說一句讓他覺得開心的話而已,都臉皮薄的掛了電話,這個膽小鬼!

    凌彥楠咬牙,心裏剛開始的那些高興,都被頭腦上冒上來的煙給蓋過去了,頓時就打了電話過去。

    連慕然知道,她什麼都不怕,就怕跟凌彥楠表白,在商場她也能勇往直前,但是面對凌彥楠,連自己的心事,都不敢泄漏給他知道,所以他不會知道,在他剛從美國回來時,她是鼓起了多少的勇氣,才能主動的做到了那個份上。

    而她會這麼做,不過是因爲心底太過渴望了,渴望到心都疼了,所以她才忍不住的主動出擊,但是她在着方面是一個膽小的人,所以她很容易退縮,如果她在着方面要是不這麼膽小的話,在年少時,喜歡上他的時候,她就應該放手去追他,或許現在,他們之間擁有的就變得不一樣了。

    看到來電顯示,連慕然頓了下,猶豫着要不要接,就這麼猶豫的時候,那邊的掛掉了,她都沒能回過神來,當她看到手機靜止時,心裏漏跳了半拍,心裏頓時就失落了。

    但是她還沒來得及想多少,同一個號碼就來了一條信息。

    “連慕然,給我接電話!”

    她剛看完,他的電話就打過來了,連慕然看着來電顯示,想到剛纔的短信,覺得要是自己什麼都不做,可能會有什麼後果,所以她接了電話。

    凌彥楠說話的時候咬牙切齒,話像是從牙縫裏擠出來似的,他還真的沒想到她竟然膽小的直接的不接他的電話,“終於接電話了?嗯?現在蜷縮到哪個角落去了?”

    連慕然捏着電話,沒有說話,小臉都憋紅了。

    “連慕然……”凌彥楠對連慕然生氣感覺氣不會久,很快的就因爲她的沉默而緩和了下來,無奈的揉揉太陽穴道:“好了,我不氣了,你可以說話了嗎?”

    連慕然也是緊張,聞言也就開口了,“嗯,但是我不知道要說什麼。”

    凌彥楠聞言頓了下,笑了,笑容不止,連慕然聽着,覺得有些奇怪,“你笑什麼?”她自認爲自己沒有說什麼讓他笑成這樣的話來。

    凌彥楠沒有回答,笑了會兒後,才說:“有空記得給我打電話。”

    凌彥楠的話題轉得有些快,連慕然以爲他打電話過來會說一下關於之前她掛掉電話時,最後一句話的內容的,但是他卻沒,聞言,她嘴角才勾起的笑容沉寂了下來,沒有回答他。

    凌彥楠下了飛機,沒有直接的回去家裏,而是直接的去了公司,只是他還沒下車,就有幾位高層見到他的身影,就跟他打招呼了,他皺眉,柔聲道:“我到公司了,下次聊。”

    連慕然看着已經黑了的屏幕,沒有說話。

    ……………………………………………………

    凌彥楠纔回去c市不久,都已經有人知道他回來了,而他回來,事實上是誰也沒有告知,包括凌母。

    而這個不久,就只有兩三個小時而已,因爲已經有人找上他了。

    凌彥楠俊臉沉靜,看不出喜怒,他側眸看着出現在他辦公室的人,“小倩,你怎麼來了?”

    “我一個朋友在機場上見到了你,就告訴我你回來了,所以我就過來了。”說完,金曉倩咬着下脣,猶豫的說:“彥楠,我是過來跟你道歉的,爲上一次我的任性,還有,我不該這麼跟嫂子說話的,我真的錯了,你能原諒我嗎?”

    金曉倩也知道自己是太過心急了,她父親告訴過她,最早也要到明天才過來見他的,但是一個多星期不見他了,她發現自己很想他了,而且在香港的時候,見到那兩天報道着他對連慕然的體貼和溫柔,儼然恩愛的夫妻的模樣,她看着,差點就家裏寶貴的古董都給摔了,她沒想到,本來是想給自己製造機會的,連慕然雖然受傷了,但是成就了的人卻是連慕然,要不是出了那件是,凌彥楠也不會去香港陪連慕然,也不會這麼快的就知道了她是喜歡他的,他也不會像現在這樣,將她拒絕於千里之外。

    凌彥楠不說話,就這麼的看着她,好像在判斷她說這些話的真實性。

    金曉倩見到凌彥楠是真的不相信她,心裏苦澀,認真的說:“彥楠,回來這段時間,我想了很多,我們從小一起長大,這麼多年了,我也知道你對我沒有那方面的意思,所以,我也想開了,不再因爲那樣的事情而再度的糾纏着你,所以,之前在京城那邊的事情,我很抱歉。”

    凌彥楠沒有說什麼,金曉倩是否說的是實話,他已經不想去判別了,懶得判別了,但是既然她來了,他怎麼說也要給她一個臺階下,要是他不給她臺階下,或者是說話說死了,他覺得她未必會就麼的算了,或許會有更打的動作,所以他淡淡的說:“過去的就讓它過去了吧,別提了。”

    金曉倩喜極而泣,眼淚從眼眶裏滑落,激動的上前去牽凌彥楠的手,“彥楠,你是說真的嗎?你真的原諒我了?不再怪我了嗎?”

    凌彥楠淡淡的笑了笑,撥開她的手,淡淡的說:“不要想太多了。”

    “彥楠,謝謝你,我以後會改的,我以後絕對不會再做這樣的事情了。”金曉倩好像也不介意凌彥楠將她的手移開,她頓了下,小心翼翼的看着他,說:“那彥楠,我們還是朋友嗎?還能不能回到以前那樣?我真的挺後悔的,我們二十多年的友情,我心裏是很珍惜的,所以我還是希望我們可以做朋友的,彥楠,你說呢?”

    凌彥楠淡淡的嗯了一聲,“我們會是朋友。”最好也只能是朋友,而不能再有什麼,連兄妹,以後都不再是了,以前,他是沒有將她當朋友的,而是將她當成是自己的妹妹,但是既然她不稀罕做他的妹妹,那就算了,有些事情,強迫不了。

    金曉倩自然是聽出來了凌彥楠的意思的,但是她卻假裝沒有聽出來,笑道:“那就好,彥楠,我好開心,你都不知道這件事憋在我心裏這麼多天了,我心裏有多難受,現在,既然你不怪我,我就好過多了。”

    凌彥楠但笑不語。

    金曉倩自然也是清楚的,知道凌彥楠一下子還沒能跟她恢復以前那樣和.諧的關係,但是沒有關係,她相信時間是一個很好的過渡,不久之後,他們又能恢復以前那樣的關係了。

    想到這,她笑了笑,道:“那彥楠,我不打擾你了,先走了,有空我再請你吃飯,當賠禮道歉好不好?”

    凌彥楠淡淡的笑了下,全程都沒有說什麼,只是說:“路上小心。”

    金曉倩開心得直點頭,很快就出去了,離開了淩氏集團。

    凌彥楠看着被關上的門,沉下了俊臉。

    ……………………………………………………

    連慕然今天很忙,因爲是最後一天留在香港了,所以很多細枝末節的東西還是得好好的處理一下,所以工作完了,天也黑了。

    她在收拾東西,準備離開公司的時候,天已經完成的暗沉了下來,城市裏亮起了標誌性的霓虹燈。

    但是這時候,凌彥楠的電話卻也打了過來,連慕然嘴角微微的上揚,最近他好像打電話給她的次數變得比以前多了好多啊。

    “下班了嗎?”跟連慕然一起這麼忙的,還有凌彥楠,他已經丟下了很多工作,所以今天他剛回去都沒有時間休息,而是去了公司,現在正要下班了。

    他其實是很期待連慕然能給他打電話的,但是她的電話遲遲都沒有打過來,而她打電話給他的次數也少,他只好認了,她不打,就只好他自己打給她了。

    連慕然邊講電話邊收拾,“嗯,工作暫時的做完了,正準備下班。”說完後,她就在猜想他打電話給她的原因,但是她想了想,卻怎麼也猜不出來。

    他又問:“買了什麼時候的飛機票?”

    “明天中午的。”

    凌彥楠慵懶的靠在椅背上,說:“我看行程挺急的,我以爲你會買早上的。”

    ‘早上太趕了,我擔心小安跟阿姨吃不消,所以就改成了中午的。”

    彥楠勾脣笑了下,心情好像不錯,“這麼說來,我好像聽了解你的啊。”

    連慕然不說話,算是認同吧。

    凌彥楠覺得自己有點餓了,問她,“等一下是要回去跟阿姨還有小安吃飯嗎?”

    連慕然嗯了一聲,“阿姨有做飯菜,可能現在已經做好了,我今天下班比較晚。”

    凌彥楠笑笑,手上捏着電話,沒有說話。

    連慕然已經收拾好了她的東西,而且她有一些文件要帶走,挺多的,她頓了下,說:“幫我跟媽問聲好,我晚上回去會給她打個電話的,我要忙了。”

    凌彥楠頓了下,不滿的挑眉道:“爲什麼給她打電話?”而不給他打?她不覺得她將主次顛倒了嗎?

    “我跟媽也有一段時間沒有聊電話了,是時候打個電話回去了,不然她會擔心。”

    凌彥楠輕哼一聲,沒有說話。之前他去英國的時候,都是他給她打的電話,而她沒有給他打過,她怎麼就不覺得他也會擔心她?

    他在心裏嘆氣,但是她不說或者她沒有意識到這一點,他也不想逼她,只好慢慢來了。

    連慕然聽他沒有說話,也不掛電話,她試探的說:“那就先這樣了,我先掛電話了。”

    “嗯。”凌彥楠應聲,接着就掛了電話。

    連慕然看着被掛掉的電話,才發現自己還沒找到他打電話過來的重點,就聊了幾句,就沒了。

    她皺眉,覺得有些奇怪。

    但是眼看時間也不早了,而且公司的人也走得差不多了,她也抱着文件,轉身離開了辦公室。

    剛出到了公司門口,下了臺階,往車子方向走去,不遠處就有一束刺眼的燈光照過來,隨即的又響起了一個調侃的聲音,“喲,出來啦,我等你好久了。”

    連慕然皺眉,雖然看不到人,但是聽那語氣和那算得上熟悉的聲,她就知道來者是誰了,頓是皺起了眉頭,這纔想起,她答應過高臨瀧要請他吃飯的,但是這幾天事情多,就忘記了,現在看到他,纔想起來。

    高臨瀧嘴角掛着壞壞的笑,緩緩的走近站在了原地一動不動的她,挑眉道:“怎麼?不記得我了?”

    “記得。”連慕然皺眉,“你過來……不會就是爲了讓我請你吃飯吧?”

    高臨瀧笑,“對啊,小然你真聰明啊。”

    連慕然皺眉,但是最於稱呼這件事,他不改,她也沒有辦法,而且今天她沒空,“下次吧,我今天還有事。”

    高臨瀧頓時就垂頭喪氣的了,“不會吧,我好不容易纔過來一趟,你就這麼的就將我丟下?你好無情啊。”

    “我是真的有事,下次吧。”連慕然無奈的說着,不知道自己怎麼就這麼倒黴,會攤上這樣的一個人,就像無賴一樣,而且看樣子還是一個有錢的,深藏不露的無賴,因爲她的視線落在了他身旁的車子上,雖然沒看到是什麼牌子,但是光看外形她就知道,這輛車子價值不菲。

    所以,他根本就不像他自己所說的那樣,窮困不堪。

    再來,他身上的穿着也是名牌,一直都是,所以,他根本就不是什麼窮人。

    彷彿知道他在想什麼,他可憐兮兮的說:“你別看我看似混得不錯的樣子,但是這些東西都不是我的,有一些是老闆送我的,車子是老闆的,不是我的,我只是抗不住*的偷開出來而已,而且載小然這樣身份的人,沒有奔馳寶馬,怎麼配得上你?所以說,我還是很窮的。”

    連慕然皺眉,還沒來得及說話,他又說,“我今天就要離開香港了,你就請我吃頓飯不可以嗎?果然免費的晚飯來之不易,我都找了你這麼多趟了,都不請我吃飯。”

    高臨瀧訕笑了下,覺得之演的過了點,見到她手上的東西,挑眉的問:“你收拾這麼多東西幹什麼?難道你也要離開香港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無限之配角的逆襲通靈影后:重生國民女神危險關係
    蠱真人糾纏逃妻三體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