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七十六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49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七十六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49字體大小: A+
     

    凌彥楠倚在門邊,挑眉的看着她,勾脣道:“你真夠無情的,要不是我答應過你今天要陪你去醫院,你還不會給我打電話了吧?難道我這個丈夫在你的心裏就只有這種用途?”要是別的丈夫也不歸宿,妻子早該擔心他會*或者是其他的了,她倒是心平氣和,一點反應都沒有,昨天晚上他盯着手機看了這麼久,除了幾個無關緊要的電話外,一點動靜都沒有。

    “快要吃午飯了我們快下去吃飯吧。”這個問題連慕然自然是拒絕回答的。她自然有想過給他打電話,要是沒有想過的話她剛纔也不會給他打電話了,而去醫院恰好的是一個很好的幌子。

    “急什麼?剛纔阿姨見我回來了說要多做幾個菜,說燈會才吃飯。”凌彥楠卻勾脣,挽手置於胸前,“阿姨見我回來,都高興得多做幾個菜,你作爲我的妻子,我回來了,你難道就沒有一點表示?”

    連慕然感覺被他赤果果的目光緊緊的盯着,心跳都要快蹦出胸口了,過了會兒她才說:“你想我說什麼?”凌彥楠眉頭微微的擰了起來,緩緩的走了過去,在距離她不遠處停了下來,淡淡的說:“就不問問我昨晚去了哪裏?這麼放心我?還是一點都不關心我去了哪裏?”‘

    “我問了你就會告訴了我嗎?”連慕然怎麼會不想知道,只是覺得不好去問而已,現在他既然這麼說,她自然的就知道,他肯定不回說,算會說話,也只是假話而已。而且他去了哪裏並不重要,她知不知道都沒有關係,但是她更想知道的是,他爲什麼會回來。雖然這裏是他的家,他回來並沒又什麼不妥。

    凌彥楠眯眸,身子向前傾,“你又沒問,怎麼知道我不會告訴你?”

    連慕然別過小臉,不再糾結這個問題,便淡淡的移開話題說:“昨天的事,就讓它過去了吧,我們現在下去吃飯吧。”

    凌彥楠輕哼一聲,咬牙道:“連慕然……我果然說得沒有錯,連阿姨都比你關心我。”

    連慕然這會兒不說話了,不看他。

    凌彥楠抿脣,別過俊臉,伸手將她擁入了懷中。

    但緊緊的抿起的薄脣還氣得牙樣樣的,下巴狠狠的在她的發端蹭了蹭,氣得真的差點兒得內傷,越想越覺得自己真的不知道爲什麼要回來。

    昨天晚上他被氣得離家出走,這是他人生中少之有少的,還是第一次有人會這麼的讓他生氣,她還真的是有本事啊,她連慕然不但工作能力強,惹人生氣的本事也是一流的,他總算是見識到了。

    昨晚他離開家裏,到了另外的一處住處住下,很晚才睡,本來以爲她會給他打個電話的,無論內容是什麼都好,總得說個話,但是他什麼都沒有等道。

    早上起來後,本來睡得不好,想起她就火了,而且手機沒有什麼信息,想再睡過去算了,但是躺在chuang上輾轉了好久都睡不着,早飯都不吃就到了她的公司,卻被告知她沒有回來上班,所以他直接的就回來這裏了。

    本來是挺氣的,但是到家的時候接到她的電話時,他肚子裏的火就熄滅了。

    連慕然皺眉,推了推她,“喂,凌彥楠,痛。”被他緊緊的勒住就算了,但是他的下巴弄得她的頭髮很痛。

    凌彥楠在她的發端處悶哼一聲,“連慕然,我真的沒想到,你還聽能氣人的。”

    連慕然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知道自己好像也有點過了,但是他也有錯,頓時就只是哦了一聲,既沒有承認也沒有反駁。

    凌彥楠頓了下,沒有生氣,反而頓了下,輕輕的推開她。他忽然發現她好像挺乖的,忍不住的翹起了嘴角,說:“連慕然,要是你一直都這麼安靜乖巧,我就不會被你氣得離家出走了。”

    連慕然就不滿了,皺眉道:“我很吵鬧?”這一點她絕對不認同。

    凌彥楠抱着她上前一步,到辦公椅子上坐了下來,睨了她滿眼不認同的小臉,“你是不吵鬧,但是你自我意識太過強烈,什麼時候有好好的聽我的話?”這就是女強人不好的點,他們做事,自我主張太過強烈,自然的,也不回懂得示弱和後退一步,去遷就別人。

    或者說,其實她不是不懂得,而是她不想遷就他。又或者說,他還夠不成她遷就他的來源。

    連慕然頓了下,認真的在思考着他的問題,片刻後才皺眉道:“你想我聽你的話?怎麼聽?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嗎?可是……我不喜歡這樣。”她喜歡自己一切自主,有些事,如果他覺得不妥,協商便是了,但是要她像古代的女子那樣,完完全全的聽從夫君的話,沒有一絲自己的主張的話,她真的做不到。

    凌彥楠自然的知道她在想什麼,輕哼一聲道:“我沒有讓你一切聽我的,但是————”

    他的語氣忽然一頓,兩手一攤,淡淡的說:“算了,當我沒說,我們下去吃飯吧。”

    凌彥楠本來想說他沒有讓她一切都聽他的,但是她的態度也別如此的強硬,從來都不會先跟他示弱,冷着一張小臉就過了,這次,算是他主動示弱,她日後是不是也嘗試一下了,再說了,他又不是那種誰都可以落下臉來示弱的人,他的自我意識也很強的。

    但是,在見到她不解的眼神,抿着小嘴不說話,不知爲何,他就說不出話來了,算了。

    連慕然皺眉,見他不再說話,她想說些什麼的,但是他說是要下去吃飯的,卻忽然低頭堵住了她的小嘴,狠狠的吻着她,好像她是可口的飯菜,又感覺她是他的仇人一樣,很複雜。

    本來只是想狠狠的親一親她的,但是在後來,就變了樣兒,一吻就不可收拾,而且他已經有一個星期沒有碰她了,想得緊,吻,情不自禁的就加深了。

    “嗯……凌彥楠,等一下,停,給我停下來……”連慕然被他吻得差點窒息,感覺到他身體的變化,想到吃完飯還要去醫院做檢查,要是被人看到她渾身傷疤上面都是紋痕,她哪裏還敢出來見人?

    “你是在跟我開玩笑?”他都這樣子了,要他怎麼停下來?能停下來嗎?

    凌彥楠的聲音都沙啞了,細碎的親吻落在了她的下巴和纖細的脖頸上。

    連慕然被他吻得情迷意亂,但是想到正事,還是用力的將他推開。

    凌彥楠多少心裏都有些不爽了,他這麼投入的想要要她,她不但異常的清醒,還拒絕他,他眼眸布上了血絲,張開了眼眸,咬牙道:“連慕然……你——”

    連慕然忙說:“我們等一下還要去醫院,醫生還要檢查我身上的傷口……”

    凌彥楠聞言,頓了下,連慕然在以爲他不會再亂來的時候,他忽然伸手,掀起了她的衣服,連慕然驚呼,忍不住咬牙道,“凌彥楠,你幹什麼……”

    凌彥楠不理她,掀起她的衣衫,打手桎錮着她的一雙手,將她抱在懷裏,檢查着她身上的傷口,見到上面的傷痕已經完完全全的結了疤,過兩天就能脫落,他輕哼了一聲,伸手就摸上去。

    連慕然身子很敏感,禁不住紅着小臉的扭動着身子,“凌彥楠!你……”

    “身上的傷已經沒事了,我已經檢查過了。”說着,他脫下了連慕然的褲子,見到她大小腿上的傷痕也不算很深,都結疤了,他就放心多了。而他知道,那天她傷得最深的就是頭部和腳。

    從山上滾下來時,頭部受到了撞擊,所以纔會昏過去,而她的一條小腿撞擊的力度會比較深,所以纔會導致輕微的骨折。

    連慕然身上的衣衫都凌亂了,被他抱着的姿勢非常的不雅觀,而凌彥楠身上的衣衫還是好好的,連慕然小臉都氣紅了,咬着小嘴道:“凌彥楠,你,你放開我!”

    凌彥楠檢查她身上的傷,除了擔心外,還有就是爲了自己的私慾,所以看到她沒事,能吃了,哪裏會捨得就這麼的放開她,尤其是她不知道她現在衣衫凌亂的模樣,多麼的迷人……

    看着她,他要是再放開他,他就不是男人了!

    於是,他不但沒有體貼的給她穿上衣服,還將她身上的衣服脫得更加乾淨,將她緊緊的桎錮在懷裏,吃幹抹淨。

    不知過了多久,連慕然渾身都是汗,被他抱在懷裏,已經沒有力氣罵他了。

    相對於她的萎靡,凌彥楠倒是異常的精神,笑着將她緊緊的抱着,給她穿好衣服。而連慕然全程都任聽擺佈,在他抱着她回去房間去洗澡,都是他完完全全的獨自一個人完成的。

    凌彥楠幫她洗完澡後,讓她休息了一會兒,才勾着笑容問她:“你要自己下去吃飯還是我端上來給你?”

    連慕然聞言,倏地就睜開了眼睛,從chuang上起來,“我下去。”保姆應該知道凌彥楠已經回來了,她跟凌彥楠這麼久都沒有下去吃飯,她或許也明白原因是什麼,連慕然想到這一點,總歸是有些不好意思的,但是要是讓凌彥楠端食物上來,含義就是她下不了chuang,比起這個,她更願意起來。

    再說了,現在有用不着她自己走路,也沒有多尷尬。

    兩人下樓時,保姆也在廳裏,見到他們下來,笑道:“少爺,少奶奶,你們還沒吃飯吧?我給你們把菜熱一熱,先坐一會,等一下。”

    凌彥楠應了一聲,讓連慕然在椅子上坐好,問她:“等一下我們吃完飯後就去醫院?要不要先休息一下?”相對來說,她消耗了太多的體力了,先休息一下會比較好。

    連慕然搖頭,“不,吃完飯我們就去,跟醫生約的時間已經來不及了,讓醫生等,不是一件好事。”

    既然她堅持,他也沒辦法了,隨了她的意思。

    連慕然看着他,心裏感覺有些怪異。

    昨天晚上他們吵得挺兇的,卻沒想到今天卻像沒事一樣滾chuang單了,這件事好像就這麼的過了。

    她也不想跟他冷戰或者是吵架,事情能過去自然也是一件好事了。

    只是,昨天的事,不知道他答應了打電話給曲淺溪的,就不知道是不是氣話了。

    她頓了下,看着他想問他的,但是擔心又可能會吵起來,就沒有說。

    但是凌彥楠卻感覺到了她看着他的目光,皺眉的問:“有什麼想說的,說便是了。”

    早來遲來還是得來,連慕然想到這,便直接的說:“我想問你,你有沒有打電話給嫂子了?昨天晚上你答應過了的。”

    凌彥楠一頓,眯起眼眸,咬牙道:“連慕然,你真的的是……”

    連慕然看着他,說:“難道你沒有說過嗎?”

    “我是說過,但是有耳朵的人都能聽得出來我說的只是氣話而已!”凌彥楠抿脣,肚子裏忽然的又被氣給填滿了,現在已經是下午了,他都不覺得餓了,他頓了下,眯起眼眸道:“還是……你想我給她打電話?你想我們單獨聊一聊?”

    連慕然低下頭,不看他,很多時候,相對於他的怒,她都顯得平靜很多,“我只是想知道你有沒有給嫂子打電話罷了,如果你沒有打,或者不想打,那我打就是了。”

    凌彥楠抿脣,眼底也沒有了之前的笑意,淡淡的說:“我再說一次,對於你嫂子,你可以不用做這麼多事,你想知道什麼,直接的問我就是了,別神經兮兮的想這麼多。”

    連慕然頓了下,忽然的就是想問他現在對於曲淺溪,他心裏是什麼想發,但是想到他要是沒有了什麼想法,他可以像上述那樣,直接的說他對她已經沒有感覺了,但是他沒有,而是讓她去問,這說明什麼?

    連慕然在心底搖搖頭,不讓自己去想了,吃完飯不久後,她就跟凌彥楠去了醫院,做了一次檢查。

    因爲已經預約了,而且對方也知道連慕然的來頭,所以不敢怠慢,很快的她就做了一次身體檢查,告知她臉上的傷痕已經沒有什麼大礙了,而腿上的傷也恢復得很好,也能走路了,只是不要走太多,但是具體的恢復得怎麼樣,還是得檢查報告出來後再說。

    檢查報告得等一段時間才能出來,所以凌彥楠扶着她到外面坐着等醫生的檢查報告。

    連慕然出來的倉促,所以也沒有化妝,在外面坐了會兒,凌彥楠見她嘴脣有些幹,皺眉的問:“渴不渴?我給你去倒一杯熱水。”

    連慕然點頭,她是有點渴了。

    凌彥楠起身,將手裏的東西放下,就往拐彎後,不遠處的地方去給連慕然去倒水。

    凌彥楠才離開不久,他讓她給那着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凌彥楠……”連慕然叫他,但是他卻聽不到,雖然距離她不遠。

    她看了下來電顯示,不知道是誰,本來也想在原地等他的,但是想起自己也是能從新的可以走路了,她也想嘗試一下,就起身,拿着自己的東西,往凌彥楠那邊走去。

    可能是報告還沒出來,所以她走路不敢太過快,動作很緩慢,但是感覺跟以前差不多,想到這,她翹了翹嘴角,雖然她喜歡被凌彥楠抱,但是相較於之前的不自由,她還是喜歡現在這樣子,能自己走路的感覺。

    但是她纔剛站起來,在她走到拐角處時,就有一個聲音迎面的響起,“小然?你也在這裏?”

    連慕然頓了下,擡眸見到曲淺溪,也有些驚訝,“嫂子,您也在這裏?你……生病了?”曲淺溪的聲音有些怪怪的,應該是感冒了。

    “恩,了能是前兩天跟客戶去了海邊玩了半天,着涼了。”

    聞言,連慕然臉色有些僵硬,說:“抱歉,昨天跟您通話我都沒有發現……”昨天他們聊過電話,但是她卻沒有發現她聲音有些奇怪,而她知道曲淺溪是關心她的,但是她卻因爲凌彥楠的關係而對她親近不起來。

    其實,她是知道凌彥楠喜歡她,愛她,於她沒有什麼關係,但是她暫時的,就是過不了這個坎。

    曲淺溪笑着搖頭,說:“沒事,我也是今天早上纔開始感覺不舒服的,下午的時候感覺越來越嚴重,擔心會惡化下去,影響工作,所以就過來醫院這裏開點藥了,不過醫生說我沒什麼大礙。”

    說着,實現落在連慕然的臉上,見到她臉上的傷疤,皺了皺眉頭。雖然她再報道上看到過連慕然臉上的傷,但是報道哪裏只拍了一半臉,現在整張臉上都有傷疤,雖然已經結疤了,但是坎慣了她那張漂亮的小臉蛋,看着眼前這張連,她還是替連慕然感到心疼。

    報道上所寫的東西不見得屬實,但是連慕然還是沒有問她爲什麼會受傷,倒是想起了她腳上好像受了傷,忙扶着她說:“你的腳傷的好像挺嚴重的,先回去坐着吧。”

    連慕然點頭,還沒來得及說話,身後就傳來了凌彥楠的聲音,他看着她們兩人的背影,皺眉的說:“不是說過讓你坐再椅子上等我嗎?怎麼亂走了,檢查報告還沒出來,你亂走什麼,你知不知道——”

    凌彥楠的聲音戛然而之,在他見到她們兩人轉身後,見到連慕然身邊的曲淺溪時,聲音就這麼的中止了。

    曲淺溪其實也有些驚訝的,因爲她沒想到凌彥楠竟然也會在,“彥楠,你也在啊。”

    凌彥楠看了她一眼,淡淡的嗯了一聲,上前攬住連慕然的腰,將手邊的水遞到她的嘴邊,說:”是暖水來的,我剛纔嘗試的和了一點,感覺剛剛好,你慢一點,試一下。“

    連慕然有些僵硬,側眸去看了一眼曲淺溪,見她勾脣一笑,她頓了下,又將視線拉回來,看向凌彥楠,卻見他的目光一直都看着她,沒有移開過。

    連慕然心一緊,心田頓時劃過一絲激動的電流,愣愣的說不出話來。

    見她不喝,凌彥楠皺眉,“怎麼了?很燙嗎?”說着,他自己嚐了下,感覺是有點燙,他低頭吹了吹後,才說:“應該可以了。”

    水杯本來就不大,連慕然很快就喝完了,凌彥楠將手裏的水杯遞給她後,彎腰抱着她到椅子上坐下。

    連慕然一直都沒有說話,只是任他動作,她只是配合。

    凌彥楠抱着她,讓她坐下來後,纔回頭看向曲淺溪,頓了下,才問道:“淺淺,你怎麼在這裏?”

    曲淺溪笑了笑之前將凌彥楠所做的一切都看在眼裏,笑容更加深了,聞言淡淡的說:“哦,感冒了,來配點藥吃。”

    凌彥楠皺眉,抿脣道:“感冒?你是不是去游泳了?”他記得她要是被冷水泡着了,很容易感冒。

    曲淺溪聞言,忙搖頭,“哦,沒,沒有,我只是跟客戶去了海邊玩了。”

    “你不是知道自己不能去那些地方的嗎?爲什麼還要去?”凌彥楠眉頭繼續的皺着,覺得自己的語氣好像重了些,頓了下才淡淡的說:“以後無論是游泳池還是海邊,你還是少去一點爲好。”

    曲淺溪淡淡的笑着點頭,沒有再說什麼。

    連慕然聽着他們說話,從剛纔凌彥楠問曲淺溪第一句話開始後,見到他擔心的眼神和皺眉的,不贊同的擰氣的眉頭時,就垂下了眼瞼,沒有說話,也沒有看他們,垂着眼瞼不知道在想什麼。

    凌彥楠也沒有再多說什麼,跟曲淺溪說了幾句話後,低下頭來看向連慕然,說:“剛纔下地走,感覺怎麼樣?會不會覺得疼?還是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等一下醫生過來了,記得跟他說明一下情況。”

    連慕然聞言,精神有些恍惚的,聞言淡淡的說:“走路沒有什麼異樣的感覺,我想,應該已經好得差不多了。”

    “那就好。”凌彥楠真的是鬆了一口氣。

    曲淺溪看着他們,再度開口道:“小然,彥楠,我還要去公司一趟,那我就先走了。”

    凌彥楠淡淡的點頭,細心的叮囑,“路上小心些。”說完,他自己都頓了下,看了眼連慕然,卻見她沒有什麼反應,他才鬆了一口氣。

    以前,他跟曲淺溪的關係是比較好的,雖然兩人不是那種關係,但是這種體貼的關心,他們兩人互相還是有的,可能是以前說習慣了,所以一時間也沒有回過神來,就說了出口好後,才覺得有不妥的地方。

    曲淺溪自然也覺得凌彥楠說這句話不妥,如果他們之前沒有過一段的話,也沒有什麼,但是他們的情況總歸不普通,所以就顯得不適合了。

    連慕然卻勾起了嘴角笑了笑,說:“嫂子,你明天跟後天有空嗎?我們一起吃頓飯吧。”

    曲淺溪見凌彥楠表情無疑,她皺了皺眉,覺得連慕然在壓抑着自己,但是她現在也不好說什麼,聞言也就淡淡的說:“我的行程排得比較緊,所以明天跟後天就沒空了,我看一下吧,要是我有空的話,我再打電話聯繫你好了。”

    “好,那嫂子,您慢走。”連慕然笑着看着曲淺溪離開,之後,凌彥楠沒有說話,倒是連慕然皺眉道:“等個檢查報告也要這麼久嗎?不會出什麼事了吧?”

    連慕然只是隨口的說說而已,但是凌彥楠卻放在心裏了,皺眉道:“別亂想,能有什麼事?你不是都能走路了嗎?”

    連慕然扭頭不看他,卻淡淡的反駁道:“能走路不代表真的沒事,聽說過嗎?有人頭部中搶,毫不察覺的帶着子彈生活了十多年呢,但是十多年後,還不是出事了?所以有些事情還是別看表面這麼簡單,有沒有事,得看檢查的結果。”

    凌彥楠無奈的搖搖頭,沒有說話,但是也算是認同她的話了。

    不久之後,醫生就回來了,將檢查報告交給了連慕然,告訴她她沒有什麼大礙,但是爲了保險,還希望她在一週後到醫院再度檢查一次。

    連慕然點頭,之後就離開了醫院。

    ……………………………………………………

    連慕然自己能走路了,而且臉上的疤痕有些也自己脫落了,因爲塗了醫生開的藥,所以臉上的疤痕並不明顯。

    連慕然早上依舊起來得很早,吃完了早飯後,凌彥楠才下樓來,連慕然這時已經準備去公司開會了。

    凌彥楠見她起身,似乎有轉身離開的跡象,他皺眉道:“等一下我,我跟你一起離開。”

    “這些天照顧我你也累了,今天就在家休息一天吧,公司我自己去就行了。”說着,她到玄關穿好鞋子,準備出門。

    凌彥楠皺眉,說:“我也要去工作的。”他哪裏有什麼時間休息?

    連慕然聽出了他的意思,既然他要去,那她就讓他跟着去就是了,這麼想着,她往回走,說:“那我等一下你。”

    凌彥楠這才滿意的點頭,勾脣笑了下才低頭吃早飯,吃完早飯後,就跟連慕然一起去公司了。

    兩人也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要做,也像平常一樣,連慕然處理完了當天的工作後,他們就一起下了班。

    這天,連慕然開了會議出來後,整理了下祕書捧過來的資料,看完後就下班了。

    車上,連慕然忽然說:“今天開會後,我發現公司的事情也處理得差不多了,後天就能處理完成,跟我之前預料的差不多,所以我後天就要到下一個地方去了。”

    凌彥楠一頓,差點直接的剎車了,皺起了眉頭看曲淺溪,頓了下才說:“我也正要準備跟你說,我後天也要回去c市了。”

    連慕然嗯了一聲,表示理解,“你也出來挺久的,也該回去了。”雖然是真心話,但是卻未必是真的希望他走。

    凌彥楠頓了下,說:“要不要我將阿姨跟小安帶回去?”小安已經十個多月了,從九個多月開始,他們就嘗試着讓他喝奶粉,不是像以前那樣,只喝母奶,現在小安也習慣了,所以,帶小安回去,也沒有什麼大問題了。

    她一個人工作也夠忙的了,要是還讓她擔心小安,那她只會更加累。

    想到這,擔心她會覺得對不起小安,他再度勸說道:“小安的身子也弱,經不起奔波的折騰,還是讓跟我小安回去c市比較好。”

    連慕然皺眉,本來想反駁的,但是聽到他後面那句話,想了一會兒後,雖然她不捨得,但是爲了小安的身體着想,她還是忍痛說:“那你就帶小安回去吧,小安跟着我奔波,總歸不好。”

    “接下來的行程會去多久?”

    “具體的我不清楚,但是兩個月左右應該可以了。”

    接下來,兩人都沒有再說話,沉默的回到了家裏。

    ………………………………………………………………

    時間總是過得很快,連慕然的行程也決定了,她比凌彥楠遲一天離開香港。

    當天下午,她接到了曲淺溪的電話,告訴她她明天就要離開香港了,所以就趕不上去他們家吃飯了。

    連慕然笑笑,跟她說了一陣子就掛了電話。

    晚上,連慕然吃完飯後,正準備進去書房去工作,但是剛上樓就被凌彥楠抱起,進去了臥室,在她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就整個人覆上她的身子,將她壓在了身下,低頭就堵住了她的呼吸。

    連慕然皺眉,被他吻得氣喘吁吁,他鬆開了她的小嘴後,她才皺眉的說:“別鬧了,我還要工作,明天我怎麼也要將工作完成。”

    凌彥楠輕哼一聲,不滿她的冷淡,狠狠的咬了一小口她胸前的紅梅,“沒良心的小東西,我們即將分別兩個月,你還有心情談工作?連一個晚上的時間都不肯給我?”

    連慕然一頓,眼眸也暗了下來,但是她還沒說話,凌彥楠就再度覆上了她的小嘴,狠狠的吻住了她,讓她今天晚上,再也沒有機會,再也沒有力氣和精力去想除了他以外的任何人或者事。

    凌彥楠是第二天早上的飛機,連慕然被凌彥楠折騰到了凌晨四五點,終於可以睡覺了,自然睡得很熟,

    所以凌彥楠的機,她沒有去送。

    經過協商,跟着凌彥楠一起走的,自然還有小安和保姆了。

    早上,機場裏面早已人山人海了,送別的人比乘客還要多。

    凌彥楠抱着還在熟睡的小安下車,行李讓司機給拖着,在進門時跟側邊過來的曲淺溪打了個照面,頓時都愣了下。

    曲淺溪淡淡的笑了下,淡淡的問:“你也回去c市。”她會這麼問,完全是因爲他懷裏的小安和跟在他身後的保姆。

    凌彥楠點頭,“這麼說來,你也是?”

    曲淺溪點頭,沒有見到連慕然就知道她應該還有事情要做,但是她還是忍不住皺眉道:“讓小然一個人留下來,你真的放心嗎?”在曲淺溪的心裏,連慕然即使在獨立,也是一個女人,比她年紀小的女人,而且也比她驕貴,要是出了什麼事,沒人照顧怎麼辦?

    凌彥楠心口一抽,頓了下才說:“我不能做到真的放心,但是我也還有事情要忙。”要是可以,他也真的不想離開,多陪陪她,而且她一個人也不放便,想到這,他心一頓,看着懷裏的小安和保姆,心微微的痛了下,忽然叫住了要去寄放行李的保姆,說:“等等。”

    保姆一頓,狐疑的回頭看他,“少爺,怎麼了?”

    凌彥楠正色的說:“阿姨,麻煩你一下,你跟着司機回去吧,替我好好的照顧少奶奶。”

    “啊?哦,好啊。”保姆有些驚訝,擡眸看他,“那小少爺呢?”

    凌彥楠頓了下,看着懷裏的兒子,他在他溫暖的港灣裏,睡得很熟,他看着,都不忍吵醒他,“少爺你也帶回去給少奶奶吧。”之前,他只是考慮到她帶着小安過去可能會很辛苦,但是他卻沒有想過,現在房子裏,只有她一個人在,會更加的孤單。

    而且,有小安陪着她,她怎麼會覺得會辛苦呢?她開心都來不及了。

    再說了,保姆留下來的話,不但能照顧她三餐,還能照顧她,這讓他放心了很多。

    想到這些,他才忽然的覺得,對於她,他還未真正的去替她着想過,未曾真正的想過,什麼樣的關心和照顧纔是她想要的。

    “少爺……”保姆頓了下,接過他懷裏的小安,“那少爺,您保重,替我跟老夫人問好。”說完,保姆就抱着小安,跟着司機,轉身離開了。

    直到他們離開後,凌彥楠才說:“淺淺,謝謝你,是我想得不夠周到。”

    曲淺溪淡淡的笑了笑,忽然問他,“現在,還後悔自己跟小然結婚嗎?”

    凌彥楠早就知道她肯定會這麼問的,聞言勾脣笑了小,道:“你說呢?”

    曲淺溪笑,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說:“我覺得,你是從來都沒有後悔過,因爲你自己都不知道你自己想要什麼樣的人,對吧?但是現在,你很享受這段婚姻。”

    凌彥楠眼眸深了些,深深的看着她,挑沒道:“哦?爲什麼這麼說?”

    說真話,曲淺溪想要看透凌彥楠真的不難,因爲他們對彼此都熟悉,也很瞭解,“因爲,你對小然已經產生了感情,否則,你昨天就不會這麼擔心她,剛纔也不會忽然的想起她會孤單,所以讓小安和保姆回去陪她,而之前,你也不會丟下自己的工作,跑去照顧小然這麼久,我這麼說,對了嗎?”

    凌彥楠沒有回答,只是勾脣笑道:“你猜啊。”

    曲淺溪看着他的表情,心裏就已經有了答案,奈何他不說,她也不能逼他,她回頭看了他一眼,聳聳肩道:“算了,你不想說我也不逼你,但是……你難道就不想知道小然的心裏是怎麼想的嗎?”

    凌彥楠一頓,眯眸道:“你知道什麼?”

    曲淺溪挑眉一笑,得意的說:“你看,你現在不是就應該給了我答案了嗎?”

    要是他不緊張,不在意的話,他哪裏會立刻的就說了這樣的話?

    凌彥楠知道自己被玩了,抿着薄脣,沒有再說話,曲淺溪也不管他是不是生氣了,說:“走吧,我們該上飛機了。”

    ……………………………………………………

    說實話,連慕然醒來時,見到還在家裏的保姆跟小安,非常的驚訝,十指握得緊了些。

    保姆笑,“少奶奶,您醒來啦?”

    “阿姨,你跟小安不是——”

    保姆笑道:“少爺擔心您一個人在出門在外會孤單,所以留下了小少爺陪您,擔心您沒人照顧,所以就讓我留下來照顧您……”保姆很聰明,沒有提在機場上遇到了曲淺溪這件事情。

    連慕然心一頓,緊緊的抱住了小安,沒有說話。

    凌彥楠跟她提說要帶走小安跟保姆的時候,她是很驚愕的,心裏就像被人掏空了一處地方,但是小安跟着她真的不好,所以她沒有反駁。

    她自己曾經說過,這些年來,她一個人也習慣了,不需要人陪,但是這些不是真話,就算是真話,那也是她在她沒有被人真正的陪過前的感覺。前一段時間有他,有小安,有保姆陪着她,她已經習慣了有他們了,現在他們都不在了,她要一個人在外度過兩個多月的時間,想起來,都是一件漫長的事情。

    今天本來開開心心的吃了愛吃的花甲,誰知道飯後立刻拉肚子,肚子間歇性的疼,折騰死我了,苦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無限之配角的逆襲通靈影后:重生國民女神
    危險關係蠱真人糾纏逃妻三體逍遙小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