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七十五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48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七十五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48字體大小: A+
     

    公事成了連慕然現在每一天必須花百分之八十的精力去做的事情,但是今天回到家吃了飯後,保姆就進去刷碗了,飯廳裏頓時就只有連慕然跟凌彥楠兩個人,而凌彥楠正準備抱着小安去看電視,起身時對連慕然說:“等一下你要上去書房時叫我,我看一下新聞。”

    “等一下,我想跟你說個事。”連慕然卻叫住他,在他回眸時說:“嫂子已經過來這邊了,我想後天請她過來我們這邊吃一頓飯,你有什麼看法?”

    凌彥楠的手一頓,立刻的皺眉道:“後天?”

    連慕然表情淡淡的,頭也不再擡起,“恩,怎麼你後天沒有空嗎?”

    凌彥楠看了她一眼,“我後天跟一個朋友約好了。”

    連慕然終於擡起了頭,似笑非笑的挑眉看他,說:“什麼樣的朋友?之前怎麼沒有聽你提起過?而且一約就約一整天?誰這麼大牌?”

    凌彥楠聽出了連慕然語氣的不信任,而且好像還有幾分諷刺,頓時的俊臉就沉了下來,語氣也冷了幾分,跟剛纔兩人吃完飯後說的第一句話相比,根本沒法比,“這件事你沒有跟我說過,我有安排有什麼問題嗎?”

    “沒什麼問題,只是我也是今天才跟嫂子通的電話,我只是想要跟你商量一下而已,要是你覺得不合適,那就改天吧,我沒什麼意見。但是,你有安排這件事,好像也沒有跟我說過,如果你早一點跟我說的話,或許我就能安排早一點了,你也知道,嫂子她不會在香港這邊呆多久,或許過兩天就回去了,所以我想,還是早一點大家吃一頓飯也好。要是她過來了,我們卻沒有大家吃一頓飯,別說媒體,就我哥跟我嫂子都覺得我可能在介意什麼。”

    凌彥楠怎麼可能沒有聽出她話中有話,他抿着薄脣,將小安抱到隔壁的沙發上躺好後,他在一邊坐着,回頭淡淡的睨了她一眼,“連慕然,你今天話真多?你想說什麼?不妨直接的說出來便是了。”

    連慕然小嘴微微的翹起,淡淡看着他笑了,“我沒什麼意思。不過,既然你說你後天沒空,那就大後天吧,你看怎麼樣?”

    “連慕然,我知道她已經是你的大嫂了,我也不妨告訴你,既然當初我會選擇放手,就是徹徹底底的放手,所以你不用擔心她來了之後我會對她做什麼,我凌彥楠還沒有這麼*,她是你的嫂子,也就是我的嫂子了,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我自己清楚,你明白嗎?”

    連慕然點頭,說:“這些我都知道,你已經跟我說過一次了。”那一次是他在他們婚後第一次到連家的時候,說的也是類似的話。他說的話,她姑且相信他就是了,但是他說的只是剋制他的行爲舉止而已,並不代表他的心,他的心在想什麼,只有他自己清楚,又或許連他自己都不清楚,所以說,他說這些話,到底是爲了說服她,還是說服他自己?

    要是他是真的覺得不在意了,真的想要讓她安心的話,無論後天他約的朋友多麼的重要,他完完全全的可以推掉,以證明給她看的。

    而且,她還沒說什麼時候請曲淺溪吃飯,他就立刻的搬出了理由,要她怎麼去相信他?

    凌彥楠眼眸以縮,眼眸變得尖銳,“那你想我說什麼?”

    相對於凌彥楠的怒,連慕然無論是眼神還是笑容,都顯得很淡,彷彿她就是那個置身事外的那個人一樣,“我沒想要說什麼,既然後天不行,那大後天可以嗎?”

    凌彥楠一頓,淡淡的說:“大後天的事情大後天再說,我不能確定,但是我會後天或者是明天告訴你行不行。”

    連慕然皺眉淡淡的說:“三天後要是不行的話就來不及了,第四天我嫂子應該都要回去c市或者是南城了。”說完,她頓了下,說:“既然這樣,要不就明天吧,明天你應該沒事了吧。”明天他答應過要陪她去醫院的,而她沒有說過什麼時候去醫院,而他也沒有提,這麼說啦,他本來就是定了他明天一天的時間都是她的。

    凌彥楠意識下的皺眉道:“明天你不是要去醫院檢查一下腿上的傷嗎?”

    連慕然說:“沒關係,我檢查又不是要檢查一整天,檢查腿我可以白天去,我們晚上跟嫂子一起吃飯,這樣子可以嗎?”

    凌彥楠看了眼自己做起來玩的小安,見他爬出沙發的邊緣,擔心的將他拉回來後,就淡淡的說:“隨便你,但是這件事不是你能完全的做決定的,你不用問過你嫂子的意見?或許她沒空呢?”

    “我知道。”說完,她擡眸看他,見他不再看她,而且目不轉睛的逗着小安玩,但是他的眼神卻是沒有便過,而且側臉上也面無表情的,似乎在思索着什麼事情。

    她頓了下,忽然說道:“凌彥楠,既然說好了,那就你跟嫂子說吧。”

    凌彥楠倏地回頭,抿脣看她,眼眸藏着怒火,“連慕然,你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就叫你聯繫嫂子而已。”連慕然淡淡的說完,就扶着椅子起身,“既然決定了,我還有事情要忙,我先上樓去工作了。”

    “連慕然!”凌彥楠抿脣,三兩步的,就走到了她的跟前,拉住她的手,連慕然因爲一腳不敢太過用力,所以重心都是在手支撐着椅子跟一隻腳上的,現在他忽然拉住了她的手,嚇了她一跳,皺眉道:“怎麼了?”

    凌彥楠嗤笑了一聲,簡直是咬牙了,他輕哼道:“連慕然,我不想跟你打啞迷,你叫我打電話給你嫂子,你這麼做,是爲什麼?別告訴我你不知道我們之前曾經在一起過!所以說,你現在的舉動是什麼意思?”

    連慕然抿脣,眼眸也不再裝作雲淡風清,語氣也冷了幾分,“你覺得我是什麼意思?”

    凌彥楠冷笑,“你自己什麼意思你自己不清楚嗎?”

    “是!我是很清楚,那你清楚我是什麼意思嗎?”連慕然勾脣,說:“你其實可以說說看,到底是不是我所想的那個意思,說對了,說明我們夫妻兩人心有靈犀呢。”

    當然,這些連慕然說說就算了,也不想要他的回答,因爲她說完後,就一拐一拐的轉身準備上樓。

    凌彥楠一手輕易簡單的就攥住了她的手腕,將她輕輕一拉,她便跌入了自己的懷中,他垂下眼瞼,看着自己懷裏的她,寡淡的掀起薄脣道:“你在試探我會不會跟她舊情復燃?還是想知道我對她的感情是變得更加深了,還是時間慢慢的抹去了我對她的感情?”

    連慕然的身子微微的僵硬,小臉被他看得比身體的僵硬還要深幾倍,她沒有說話。

    凌彥楠冷笑,輕輕的伸手將她推開,說:“怎麼不說話?還是我全部猜對了?”

    連慕然微微的別開小臉,道:“沒錯,你是全部都猜對了,這麼說,你滿意了嗎?”沒錯,她是有這個意思,但是並不是完全如此。

    除此之外,她也是想開了。阻止不阻止,其實都沒有什麼關係,她能阻止得了一次,能阻止得了第二次第三次他們見面嗎?還是他真的對曲淺溪一望情深,忘不了的話,她做再多都是白搭,那倒不如順其自然,他想怎麼樣就怎麼樣算了,她不會再多管。

    這件事她思考了整個下午,在中午跟曲淺溪聊完了電話後,她就開始想了。

    本來,她也是非常的擔心的,不想讓他們見面,尤其是她不知道現在在凌彥楠的心裏,他是將凌彥楠擺在什麼樣的位置上,擔心他會把持不住自己。

    但後來,經過想了半天,她終於下定了決心,給機會他們公開的聊一聊,這個公開並不是指在她的監督之下,而是他們都知道,是她連慕然讓他們聊的電話,那是不一樣的。

    她擔心自己會反悔,所以飯後,從公司回來猶豫到飯前,終於在飯後下了決心。

    果然的,他的反映沒有讓她失望。要是他自己的心裏沒有想歪,他自己又何必如此的在意呢?他難道不知道自從提了曲淺溪之後,他整個人就不像樣了嗎?

    他說的沒錯,她是想要試探他這些,但是他能想得到,自然的,也是因爲他也想知道,他自己也不確定,就是因爲不確定,所以說明他的心裏肯定還保留着對曲淺溪的愛,而他並不想見到她,不過是不敢面對罷了。

    “你既然如此的想知道,你爲什麼不直接的問我,而是這麼旁敲側推的,有意思嗎?”

    “我本來沒有這個意思的。”她說的是實話,她本來只是想跟他說一下的,要是聽反映不這麼大,先是着藉口避開不見曲淺溪,後來她讓他們聊個電話而已,他的反映卻過分的出格的話,也不會有後來他們的爭吵了。

    “這麼說來,還是我的錯了?”凌彥楠嗤笑兩聲,“既然你這麼想我給她打電話,我打就是了!”

    說完,他就放開了她的手,抓了自己的車鑰匙跟一件外套後,快步的就出了門。

    凌彥楠看着他的背影,一言不發。感覺到有人在看着自己,側眸看了眼刷完碗出來的保姆。

    “少……少奶奶……”保姆沒想到他們吵得這麼兇,她嚇了一跳,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連慕然在椅子上坐下來,語氣淡淡的吩咐:“抱小安上樓去吧,麻煩你了。”

    “那個……我先扶您上樓去吧,您一……一個人不放便。”看樣子凌彥楠應該一時半刻是不會回來的,她一個人就這麼的上樓梯,屬實有些麻煩。

    “不用了,我自己——”連慕然意識之下是想拒絕的,但是回到了現實中,雖然保姆是好心,但是她也知道她的心裏現在對她,肯定也有憐憫,否則,她不回擺出這麼一副猶豫又小心翼翼的模樣。

    連慕然覺得好笑,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變得如此的脆弱了,但是別人總歸是一片好心,她總不能抹殺了,所以,她很快的就改口道:“好,但是你先抱小安上去吧,我想自己先在這裏坐一會。”

    “好的,那等一下您叫我一聲。”

    保姆就上樓去了,留下連慕然一個人,安安靜靜的在樓下坐着,不知道在想什麼,半個小時後,保姆才下樓來扶着她進去了書房。

    保姆出去書房時,還是有些遲疑的,好像有話要說,但是連慕然卻沒有給她說話的機會,因爲她知道她要說什麼,無非就是想伺候她洗澡的,因爲她可能想到了凌彥楠今天晚上可能不回回來,到時候她一個人很不方便。

    連慕然就是因爲知道,所以直接的拒:“阿姨,麻煩出去時幫忙關上門。”

    保姆忙點頭,說:“哦,好的。”

    連慕然這天工作得挺深夜的,而且工作得也算投入,好像一點都沒有受到凌彥楠離去的影響。

    到了真的已經撐不住的時候,她才揉了揉眼睛,扶着牆回到了房間,那了衣服,準備簡單的進去浴室洗漱一下便了事,但是在進去浴室時,走路是很艱難的,這時候,她才忽然的覺得,凌彥楠其實很體貼。

    在她受傷後,她所需要的一切,他都準備好了,而且抱來抱去的,一點都不嫌累。

    想到這,她頓了下,忽然萌生了一個想打,想給凌彥楠打個電話,叫他回來,幫她放洗澡水。

    如果是以前,她或許不敢想,但是現在,她卻覺得,只要她肯打這個帶話,凌彥楠或許真的就會不去想剛纔的不愉快,會回來給她放洗澡水,也會一如既往的將她抱來抱去的,免得她傷着了。

    但是她好不容易的進去了浴室,轉身時地板磚太過滑,不小心的還是滑倒了,但是在千均一發時,她擡起了受傷的腳,身子後*,肩膀碰到了洗漱臺後,身子才跌落在地。

    頓時身子被一股麻痹到無沒有其他的感官痛覺一樣,嗤着牙,徹底的說不出話來了。

    過了十多分鐘後,感覺到身上的疼覺慢慢的過去了後,她才起身,動作緩慢的洗了澡,然後上chuang睡覺。

    其實,她跟保姆的想法是一樣的,都覺得凌彥楠晚上是不回回來的了,所以她也沒有抱多大的希望,洗漱完後,凌彥楠還沒回來,就直接的睡覺了。

    只不過,知道了,也只是知道罷了,卻還是不能釋懷,在chuang上躺了一個多小時後,才勉強的入睡。

    …………………………………………………………

    “阿姨,將多餘的這份早餐撤了吧。”

    早上,只有連慕然一個人下樓來遲早飯,說明昨天晚上連慕然跟保姆的想法都是正確的,凌彥楠晚上沒有回來,但是保姆不知道,還是一如既往的準備了凌彥楠的那份早飯。

    “哦,好,我哦現在就撤。”

    連慕然沒說什麼,吃完飯後,打了個電話就直接的讓保姆扶着上樓了,她今天沒有出門。沒有凌彥楠的陪伴,受傷了的她,無論去到哪裏,都非常的不自在,只會迎來更多的非議的眼神。而且這幾天處理的事情也夠多了的,所以今天就算不出門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但是,進去了書房的她卻一直都沒有工作,而是打了一個電話給醫院的一個朋友,讓對方給她掛一個號,她下午準備去一趟醫院,腳上的傷,可不能拖。

    在中午保姆叫她吃午飯之前,她坐在書房裏,良久後,才緊緊的捏住手機,給凌彥楠打了個電話。

    等對方接電話之前,她嚥了咽口中的唾液,捏着的手心,多了一層細微的薄汗。

    “怎麼不說話?”連慕然以爲對方不會這麼快就接起來的,卻沒有想到,不到十秒的時間,對方就起了電話。

    連慕然感覺忽然見喉嚨乾澀,暗暗的清理了下喉嚨後,她才說:“你現在在哪裏?”

    凌彥楠的語氣寡淡,“有什麼事?”

    連慕然的語氣軟下來了,整個人也趴在了辦公的桌面上,“你答應過我今天要陪我去醫院的。”語氣有些埋怨,意思是指他食言,明明答應過的,但是現在卻不見蹤影。

    那邊語意不明,“怎麼?現在你是在指責我嗎?”

    她哪裏是指責?她這是在反省在和解,他裝什麼傻?

    連慕然感覺到他的話好像多了一抹笑意,又放軟了語氣,說:“你答應過我的,我這樣子,一個人怎麼去?”

    對方沒有說話了。

    連慕然一頓,心一縮,“凌彥楠,你怎麼不說話了?”

    凌彥楠還是沒有說話,連慕然不由得心一緊,想說話的時候,書房的門卻給人推開了,連慕然擡眸,見到站在門外的人,還佈滿了慌張的小臉上,頓時被窘迫替代,小嘴抿了又抿,卻久久擠不出一個字來。

    本來想多寫一千的,但忽然覺得,停在這裏好像也不錯呢……(偷笑……)



    上一頁 ←    → 下一頁

    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無限之配角的逆襲
    通靈影后:重生國民女神危險關係蠱真人糾纏逃妻三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