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七十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4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七十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43字體大小: A+
     

    凌彥楠端起碗給她剩粥的動作不由得一頓,沒有看她,低下頭來將保溫瓶裏的粥給她盛好,感覺到溫度不算燙後,才坐到chuang邊,淡淡的說:“你知道是誰將你從山上救回來的?我以爲你當時昏迷了。”

    連慕然阻止他想要喂她喝粥的舉動,伸手自己來,凌彥楠也不勉強,卻也不起來,就這麼的在chuang邊坐了下來,連慕然看了他一眼後,纔回答他:“就算昏迷了,也偶爾的有兩分清醒的時候,而且途中,我能聞到一股屬於雲的味道。”

    凌彥楠抿脣,垂下的眼眸讓人難以擦覺到他此刻的心思。

    “雲呢?他現在在哪裏?”連慕然不看他,手上端着碗,不吃也不放下。

    “走了,他還有事要忙。”凌彥楠警惕的看着她,“你找他道謝?”最好是除了這樣別無其他,都說女孩子很容易被感動,因爲被救了,忽然對一個男人有好感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

    連慕然淡淡的掃了他一眼,含沙射影的說:“我算是……欠他一次人情,要是沒有他,我不知道到現在,我還會不會還在山上。”

    凌彥楠心一窒,知道她指什麼,錯就錯在,他不該縱容金曉倩的任性,而更應該的是,不該讓她擔心他。

    想到這,他喉嚨發緊的清了清喉嚨,聲音沙啞,難得的開口道歉,“對不起,昨天,讓你擔心了……”

    “你有你的責任,我不想再提,但是我希望沒有下一次。”他能道歉,對她來說,她就能看開了,而且如果換位思考,要是她的好朋友出了事,她也會去,只是,她沒有像金曉倩那樣,不知輕重的朋友罷了。

    連慕然說完,她捏着勺子準備進食,卻發現自己似乎還沒有洗漱,她一頓,放下了手中的餐具。

    “怎麼了?不合胃口?”他沒有嘗過好不好吃,他就擔心他離開後,萬一她醒來了沒人照顧,所以就到醫院附近的,較爲出名的餐廳裏給她買了一點吃的,正的這麼巧,剛好不合她胃口嗎?

    “我還沒洗漱。”她起身,想下chuang來進去洗手間洗漱。

    凌彥楠按住她,說:“你先坐着,我給你打一盤水來。”

    連慕然一頓,以爲自己聽錯了,“你說什麼?”

    凌彥楠沒有說話,而是收拾一下病chuang隔壁的桌子,隨後進去洗手間裏端了一盆水出來,將水放在桌面上,連慕然看着,愣了愣,卻一聲不哼。

    待凌彥楠再從他今天早上買回來的新的洗漱用品,進去浴室洗乾淨後,他將牙膏擠再牙刷上後,才遞給她,連慕然不發一言的結果,坐在chuang上,移動了下位置,凌彥楠擔心她動來動去的,會弄到自己,乾脆伸手抱起她,給她弄了一個舒適的位置後,纔將盆子往chuang邊挪動一點,隨後,看了她一眼,告訴她,她可以開始了。

    連慕然小臉微熱,她長這麼大,除了小時候跟坐月子時,是凌母伺候的她,其他的時候,她從來沒有被人這麼的伺候過,而且這個人還是跟她感情不算深厚的丈。

    再說了,她從來沒有想過她能有一天可以享受到他的照顧和體貼,現在忽然得到了,太過不真實。

    想到這,她準備刷牙的手一頓,側眸看他,“其實,你不必這麼做,也不必感到愧疚,我去找你,是我的自願,你是小安的父親,知道你有危險,我不可能坐視不管。”

    凌彥楠皺眉,不知道是在不悅她的這番解釋還是別的,因爲她用的是小安的父親,而不是他的妻子這個理由,“你想太多了,這一切無關內疚,就像你所說的那樣是我自願的,知道你走路不便,又沒有人照顧,我不可能讓你一個人就這麼的走過去洗手間,來來回回的,很不方便。”因爲,是不是因爲像金曉倩說的那樣,只是內疚,他心裏很清楚。

    凌彥楠這番話,很中肯,沒有一絲的*喝讓人有幻想的空間,而連慕然卻就這麼的相信了,覺得他纔是他的心裏話,面對她,在她的印象中他就該這樣子,才適合。

    而她,似乎忘記了,她會挑那些不讓人浮想連篇的話來說,同樣的,他也會。她也忘記了,人不可能永遠都一成不變的,尤其是再一個人深入的瞭解了另一個人之後,無論是對對方的印象還是看法,都會有所改變。而她不敢相信,只不過是因爲,她太緊張,也擔心自己想太多了,因爲她擔心自己一旦開始存在幻想以後,不久之後,幻想會隨之破滅。

    連慕然邊胡思亂想,邊刷牙,差不多十分鐘後,她還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之中。

    凌彥楠坐在chuang邊上看報紙,感覺到她遲遲還沒洗漱完,他皺眉,卻見她不知道在想什麼。

    他索性的放下報紙,走到她的跟前,“你刷牙的時間不覺的太長了嗎?”

    連慕然一驚,擡眸看他,想起自己現在滿臉泡沫星子,忙低下頭喝水清理口中的泡沫。

    她才擦了嘴,手上的毛巾和桌子上的盆子都給人收走了。

    連慕然看着他的舉動,一愣一愣的,有點傻了。

    如果換了是她,要她去端洗漱後的一盤髒水,她都會感覺不自在。而他,也是出身豪門,這樣的事,他也應該從來沒有做過纔對,但是他卻做得如此是熟練,沒有一絲的抗拒。

    心底,一絲絲的甜意開始慢慢的從胸膛肆意的,慢慢的談爬着。

    擦覺到自己的心思,她頓時又一陣苦澀,只要他在,酸澀和甜蜜之間交替太快,快得讓她有時候難以適從,心情這時,有些難受。

    她知道昨天的事情錯不在他,但是,她的心不知爲何,就開始不舒服了。

    在連慕然胡思亂想時,他就端着一盆子清水出來了,盆子裏的水冒着淡白色的煙氣,是熱水。

    他的體貼,她從幻想過,到不敢幻想,到幻想徹底的破滅,現在,她的心底倍感壓抑,拿着他擰乾了的熱毛巾,她邊擦臉邊淡淡的說:“凌彥楠,我感覺我好像還沒醒。”要是真的實的話,那就讓她永遠不要醒來。

    凌彥楠一頓,不知道她這句話的意思,所以沒有說話。但心裏卻想,你現在腳上和背部的傷不疼嗎?疼的話,應該就能知道,這不是夢。

    但是,今天早上她醒過來時嗤的痛呼一聲的情景,現在還在腦海裏重複着回放,他便沒有問她傷口還疼不疼,如果疼,就說明不是夢,是真實的。

    在連慕然洗漱完後,已經盛好的那一碗粥都已經涼了,他只好倒了,給她再盛一碗,所以連慕然很快的就發現,這不是一個夢,因爲她被粥燙到舌頭了。

    凌彥楠皺眉,纔想開口關心,但是連慕然忽然開口道:“凌彥楠,這並不是夢。”

    凌彥楠當真的不知道她在想什麼,擔心她再度燙傷,他接過碗,一口一口的喂她,“你指的是什麼?”

    勺子抵在她的焉紅的小嘴邊,但是連慕然卻沒有張嘴,凌彥楠也沒有催她,更沒有任何的不悅,只是狐疑的看着她,連慕然小嘴微張,嚥下嘴裏的粥後,才說:“凌彥楠,爲什麼願意對我這麼好了?你以前不是看我一眼都覺得礙眼嗎?”他說不是內疚,而是他願意這麼做,但是她卻想起,如果換了以前的他,他連看都不會看她一眼,又怎麼會將“我願意”三個字,用在她的身上呢?

    凌彥楠的手不着痕跡的一頓,隨後,便淡淡的別開眼眸,說:“快吃吧,不然又要涼了。”

    連慕然自嘲的勾脣一笑,無言的接過他手上的碗具,語氣又恢復了平日的淡和溫度恰好的冷:“我受傷的是腿,又不是自手,我可以自己來,你要忙,就自己先去忙吧,不用管我,有事我會自己叫醫生,叫護士。”

    凌彥楠想說話,但是她已經別開眼眸,不再看他了。

    他的心一抽,頓時感覺自己好像錯過了什麼重要的時機,薄脣動了動,還是沒有問,也沒有走開,一直在醫院裏陪着她,直到她入睡後,才轉身離開。

    ……………………………………………………

    保姆是在今天早上醒來時,得知連慕然還沒回來的,頓時就擔心起來了,想撥凌彥楠的號碼但是凌彥楠的電話倒是先打過來了,告訴了她大體的情況。

    保姆聞言,擔心不已,但是凌彥楠不讓她過來,因爲她還要照顧小安。

    直到連慕然睡着了,沒有什麼大礙後,凌彥楠纔回去家裏,將保姆跟小安接過去了醫院。

    保姆在得知連慕然傷勢有多嚴重後,忍不住皺眉道:“這金小姐都多大的人了?做事還這麼的不知分寸,不知輕重,幸好您跟少奶奶沒事,要是你們出了什麼事,那太太還不恨死她了。唉,同是千金小姐,我們少奶奶就不一樣,什麼都好。”

    凌彥楠聞言,勾勾脣,算是認同了,但是他眉峯很快的又蹙起。

    其實也不然,連慕然也有不好的地方。至少,她沒有養成對他坦露心思的習慣,所以到目前爲止,她都不知到她在想什麼,更加不知道,他這個做丈夫的,在她的心裏,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存在。

    凌彥楠開車接小安跟保姆來了醫院,卻在醫院的花園裏碰到了在花園裏曬太陽的金曉倩和金先生。

    金曉倩小臉一喜,想叫出口,但是想起了今天早上的事情,她笑容戛然而之,有些僵硬。

    金先生也是疼女兒的主兒,到底還是心疼女兒,說:“爸爸過去叫他過來跟你聊一聊?”

    “可是……”昨天凌彥楠如冰的雙眸還浮現在眼前,她從沒見過如此生氣和冷漠的凌彥楠,所以現在想起來,還是有些畏懼,也害怕他會再度用那樣冰冷的眼神看她。

    “我以爲我的女兒一向都很聰明的。你避開那些他不喜聽的說,不就好了?”

    金曉倩眼眸一亮,雙眼頓時恢復了原有的光彩,笑着點點頭。

    金先生走過去,嘆口氣後,說:“彥楠,跟小倩聊一聊吧。”

    凌彥楠皺眉,淡淡的拒絕,“抱歉,我還要帶我兒子跟保姆去看我的妻子,下一次吧。”

    金先生不死心的繼續勸說道:“你們怎麼說也認識了二十幾年,你跟小倩感情深厚,就當開導開導她好了,她現在心情很差。”

    ‘就是因爲我們認識了二十幾年,我都不知到她對我存在這種心思,所以我才覺得沒有必要。感情這回事,我不是沒有經歷過,再多的開導都沒有用,只有轉移注意力,遠離對方,對她而言,纔是好的。”

    金先生真的是低估了凌彥楠,沒有想到他竟然會如此的決絕,不過,想到他之前,毫不猶豫的就跟金曉倩劃清界限,作出選擇,他也就沒有這麼吃驚了。又或許,在他的心底,已經有了一個足以讓他不再猶豫的人存在,擔心她再有所誤會,纔會回答得如此堅決。

    而這個人,無疑就是連慕然。因爲,要不是連慕然在場,他也不至於立刻表明自己的立場。

    金先生沒有阻止,凌彥楠就當他是成全了,淡淡的道別:“抱歉,金伯伯,我先上去了。”

    金先生沒有說話,看着他們離開,金曉倩遠遠的看到凌彥楠離去,就急了,忙叫道:“爸爸,怎麼不叫住彥楠?他不想再跟我說話了嗎?”

    金先生不語,陷入了沉思。照凌彥楠這表現看來,他的舉動對於他們跟連家公司的糾紛,很不利,要是凌家也插手的話,那這一次賭,他就輸定了。

    ……………………………………………………

    凌彥楠抱着小安,跟保姆到了連慕然住的病房時,見到裏面的來客,眼眸微微的眯起,沒有推門進去,保姆剛想說話,裏面的人就發現了門外站着人,停止了交談。

    簡裔雲看了眼推門進來的凌彥楠,淡淡的對坐在chuang上的連慕然說:“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出院時給我來個信息。”來個信息告訴我,你一切安好。

    連慕然點頭,笑了笑,“嗯,我會的。”

    簡裔雲點頭,一言不發的轉身離去,離去前,不由得看了凌彥楠一眼。

    保姆感覺到凌彥楠身上的寒氣,忙從他手上抱過了小安,悄悄的問:“夫人,那個簡少爺怎麼會過來?”

    “是他救了我。擔心我會多想,就過來看看我。”相對於保姆的靜悄悄,連慕然說的話,可謂就正大光明多了。

    其實,多年來,她跟簡裔雲之間的默契,是很深的。

    他明白她知道他救了她,他們兩個人的事情攤開來講之後,他要是避開不來看望她,或者是找藉口不來看她,她的心裏肯定會難過,他正是因爲知道這一點,他纔過來的。告訴她,他以後不回多想。

    不過,爲了對方好,他們日後,都會盡量的避開,能不見面就別見面。

    連慕然說了這句話,凌彥楠頓時就名白什麼意思了,雖然身上的寒氣退卻了寫,但是還不算高興。畢竟,誰的妻子跟別的男人如此的有默契,自己的妻子這麼的在乎別的男人,誰能高興得起來?

    已經一天沒有見到自己的小寶貝了,連慕然也沒有再多看凌彥楠,而是抱過向自己伸出小手的小安,低頭親了親他的額頭,任由他在她的懷裏笑得開懷。

    保姆進去洗手間洗了些水果出來,想起了今天本該有的行程,問:“少奶奶,那我們什麼時候去香港?”

    “後天。”連慕然吃了一塊蘋果後,說:“我已經跟我哥還有香港那邊打過招呼了。”

    “可是……”

    保姆的遲疑還沒說完,凌彥楠就說了,非常不贊同的說:“你身上的傷怎麼說也要養半個月。”尤其是她的腿,走路不方便,扭傷了腳怎麼辦?難道她都這樣子了,還要去香港?讓人家看他們連家喝凌家的笑話嗎?堂堂一個豪門千金,富家少奶奶,卻要帶傷上班,被人看到了。

    對於自己的傷勢,連慕然自然再清楚不過了,“我知道,但是有些會議,必須得由我出席。而且,不能再拖了,越往後拖,就越麻煩,而且,我們連家跟金家的事,你不清楚,所以你才認爲可以隨意的改行程。”

    凌彥楠一頓,薄脣抿了又抿,“很嚴重?”

    “還行,反正現在我們還沒吃什麼虧。想要讓我們吃虧,不容易!”

    凌彥楠看了一眼已經決定好了的她,頓時心裏產生了一股無力感,公司成千上萬人,都得在他的管轄之下,沒有人敢對他說不,但是,偏偏是對她,他往往一點法子都沒有。

    最後,他揉揉額頭,放柔了聲音,說:“既然這樣,那後天我跟你一起去香港。”她這樣子,他怎麼放心讓她一個人?

    連慕然搖頭,毅然的拒絕說:“不用了,就原來的計劃那樣,我跟阿姨,還有小安一起過去就行了,我不是什麼易碎品,就傷了那麼一點,就鬧得興師動衆,沒必要。”他對她的影響力太大他跟着過去,對她處理公事,有害無一利,而且,有些事,她得該仔細的想一想了。有他在,她擔心被他牽着走,沒有自己一點的想法或者是意見,這不是她想要的。

    凌彥楠的臉沉下來了,似乎生氣了,咬牙說:“看看你的背後,看看你的腿,這叫一點點傷嗎?如果真的是一點點的傷的話,爲什麼醫生會讓你留院半月?”

    說完了,連慕然還沒來得及說話,凌彥楠又甩出了話,說:“你要是不答應我跟着過去,就別想出這個房門。”

    連慕然一愣,沒有說話。看來他是認真的,因爲他已經很久沒有生過她的氣,也沒有這麼大聲的跟她說過話了,他忽然間這樣,她竟然有些不知所措了。

    保姆抱着小安,在一邊偷笑。

    她啊,算是看着凌彥楠長大的,很少見他發脾氣或者是生氣,做事不是冷冷冰冰,面無表情,就是冷冷淡淡,想這麼樣子對人吼,她還真的是少見。

    不過,這也是少爺在乎少奶奶啊,雖然她有人照顧,不是自己親眼的看住她,他就是不放心。

    而連慕然顯然的沒有想到這一層。而少爺也真是的,關心就關心,卻一點也不懂得表達,嘴不知到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笨了,對老婆這麼兇幹什麼?

    保姆嘆氣,掩嘴笑了下,才勸道:“少奶奶,少爺說得也沒錯,就讓少爺跟着去吧,多個人照應也是一件好事。”

    “我以前也這麼一個人過來的,就算我瘸了,我一個人也能很好的過,我不需要你一時的興起的過來照顧我。”連慕然皺眉,要是以前,她一定會高興也來不及,但是今天她心情很不好,就算他不是因爲內疚而跟過去,或許是其他的,他如果不是那種能長期這麼做,只是一時興起,那她也不需要。

    凌彥楠直接的皺眉了,她的意思是將他排除再人生之外嗎?他們已經結婚了,不是嗎?“一所說的以前,是指什麼時候?我們結婚前?”

    保姆見他們似乎要吵起來了,這對於她對凌彥楠的認識中,是很難得的,而她也不認爲夫妻間吵架有什麼不好,還能吵架,代表還有轉機嘛。想到這,她看了他們一眼,忙推門出去,讓他們夫妻兩人能不顧及她,好好的吵一吵,溝通溝通。



    上一頁 ←    → 下一頁

    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
    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無限之配角的逆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