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六十八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4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六十八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41字體大小: A+
     

    連慕然皺眉,聽他說剛纔的語氣,那邊倒是挺急的,但是是不是真的這麼急,有待鑑定就是了。

    凌彥楠掛了電話,皺眉道:“小倩她上山去爬山時迷路了,現在都不知到在哪裏,我擔心她會出事,我現在就過去一趟。”

    連慕然的心裏升起了一股不詳的預感,問道:“什麼山?”

    凌彥楠說了個山的名字,連慕然的眉頭越蹙越緊,說:“那裏很危險。”

    “我知道,所以我得趕緊的趕過去。”說着,他掉頭就走。

    連慕然拉住他的衣袖,抿脣不悅的說:“你一定要過去?現在都快天黑了,要是碰上了泥石流滑坡怎麼辦?你會有生命危險的,你知道嗎?那座山現在是禁止攀爬,小倩她爲什麼要到那座山去?難道不知道很危險嗎?”

    凌彥楠抿脣,淡淡的說:“現在她都已經去了,現在說這些還有什麼用,就算是危險,我也不能丟下她不管。”

    連慕然聞言,就不說話了,既然他執意要去,而且表情如此的急切,她哪裏能攔得住他?

    凌彥楠頓了下,也知道她是擔心他,他語氣軟了些,“我先走了,等一下自己回去吧。”

    連慕然忙說:“我跟你一起去。”

    “不用了,你去能幹什麼?我自己一個人就可以了,我先走了。”凌彥楠一口就拒絕了她,她是千金小姐,平常又少運動,走幾步山路就累了,帶過去,只有害處,沒有益處,而最終要的是,她不是說了山很危險嗎?他怎麼能讓她過去?

    “等等!”連慕然叫住他。凌彥楠皺眉,“怎麼了?有什麼事快說,找人要緊。”連慕然這麼多話說,讓他不禁的想到她不喜金曉倩,所以或許,她並不喜歡金曉倩而阻止他過去救人。

    想到這,他臉色一沉,想不到她是這種人。

    但是,她連慕然遠遠沒有他想象的那樣壞,這麼自私。

    既然阻止不了他,她也不再說這些廢話了,連慕然從包包裏掏出一塊他手機的電池,淡淡的說:“多帶一塊電池吧,要是你也跟着迷路,也好讓我叫人去找你,要是途中被發現沒電了,那就麻煩了,也再多叫上幾個人吧,有什麼事也能有個照應,而且找人也能快一點。”連慕然的臉色也很淡的,她知道金曉倩跟他感情非同一般,他着急也是應該的,她也不會說她已經叫上了幾個保鏢跟她一起去了,應該會沒事纔對。如果有事,她的保鏢不會不給她任何信息的。除非他們也出事了,連手機都湊巧的沒電了。

    凌彥楠臉色柔和了下來,是他錯怪她了,見到她淡淡的神色,他心裏有些內疚,忽然的就不想去了,但是想了想,人是他帶來的,他對金曉倩怎麼說都有一份責任。

    他俊臉漸漸的柔和下來,他伸手去揉了揉她的額頭上的髮絲,說:“我會盡快回來的。”

    連慕然沒有說話,淡淡的點點頭,看着他離開後,纔打電話給她找去負責金曉倩的那些保鏢們,但是離奇的是,都打不通。

    她眯眸,不再打保鏢的電話,而是打了一個電話給自己的保鏢,叫他們到她指定的目的地去幫忙找人。

    現在已經是下午的時分,輕撫着臉龐的輕風,已經有了絲絲的涼意,她皺眉,頓了下,頓時想到了他們要是到晚上才能找到人,再山裏,夜裏應該會很冷,而凌彥楠只穿了意見襯衫和西裝……

    她深深的蹙起眉頭來。

    時間漸漸的消逝,酒會也還在進行中,連慕然一直都躲在角落裏,所以也沒有人來騷擾她。

    直到酒會接近了尾聲,而且天色漸暗,夜晚即將降臨,但是她卻還是沒有收到凌彥楠的任何的消息,想到這,她的心忍不住的擔心起來。

    她忙撥了個電話給凌彥楠,但是電話卻沒有人接,她的心漸漸的變得不安起來,再酒會還沒結束,她就已經從後門,出了停車場。

    停車場裏,她的車子還在,就說明凌彥楠是坐計程車出去的,因爲今天上班時,兩人是坐同一輛車過去公司的,過來這邊自然也是一樣。

    連慕然再打電話多叫了一些人去那邊找人,她就回去了自己的住處,接到消息後,帶上一大袋的東西就出門了,保姆見她神色匆匆,很擔心,說:“有什麼事記得打電話回來。”

    連慕然點頭,駕車離開,準備跟人匯合。

    車子在使出十字岔路口時,差點跟側邊出來的車子相撞,連慕然頓時心口都跳到了喉嚨上來了,忙將車子靠邊,剎車,降下玻璃窗,見到對方後,道歉道:“抱歉,您的車沒事吧。”

    對方下了車,頎長的身軀倚在車門邊,露出一抹讓女孩臉紅心跳的*笑容,“喲,又是你啊,怎麼你我每次見面都一定得以這種方式?就不能用平凡一點的方式嗎?”

    連慕然一頓,也有些驚訝。難怪她看第一眼的時候,覺得這個男人有點眼熟,原來他就是之前她在飯店停車場時,不小心的用車子擦破了他的衣服的男人。

    之前她是不怎麼注意看他的臉,也懶得記住他,但是現在一看,發現他好像長得不錯,五官精緻無可挑剔,而他飛揚的桃花眼一笑,帶上一許的笑紋,確實很有讓女人心動的特質。

    但是她現在沒有太多時間跟他說太多的廢話,她還要趕路。

    她自知是自己的錯,忙道歉:“很抱歉高先生,希望下一次我們能有好一點的見面方式。”

    連慕然知道這次大家都沒有傷着,自然的也就談不上什麼賠償不賠償的了。所以,她道歉完畢後,直接的就駕車離開。

    高臨瀧眯起眼眸笑了下,如果說第一次他們兩人的相遇讓他覺得好笑的話,來了第二次,他當真的覺得巧了,試想,兩人才碰到了兩次,卻每一次都以機乎同樣的方式見面,不是撞車就是撞人,能不特別?能不讓他覺得印象深刻嗎?

    想到這,他挑挑濃密的眉,果斷的上車來,跟連慕然的車子保持這一定的距離,跟了上去,直到到達了目的地,他嘴角勾起的笑容更深了些。

    看來,他們之間還真的是湊巧中的湊巧啊。

    連慕然停了車,她叫來的人都已經在等她了,她下了車,纔想上前跟他們說話,但是見到她身後又一輛車,車燈非常的亮,很快,車子就在她車子的旁邊停了下來,裏面的人也走了出來,見到來人,她驚訝的張眸,“是你?你怎麼會來這裏?”

    高臨瀧勾脣一笑,“我?當然是跟着你過來的啦,因爲我發現我跟你特別的有緣分,而且見面的方式都特別的好玩,而我現在覺得非常的無聊,所以……就跟着過來了。怎麼了?大晚上的過來這荒山野嶺,

    鳥不拉屎的地方幹什麼?難道是挖寶藏嗎?如果真的是的話,能不能算上我一份?不過,我可——”

    “高先生,我們還有事情要忙,沒有空跟您聊天,您隨意。”說完,她就轉身,低頭小聲的跟七八位保鏢交談着。

    “唉,我是說認真的,不過你們放心,我不會跟你們搶的啦。”對方被冷落,語氣略有不甘,但是臉上的笑容還是賽過天上的星星月亮。

    連慕然懶得理會他,她對對方的來歷什麼的都不知道,但是他都能覺得撞車這個會出人命的相識的方式很好玩,那他還有什麼是讓她覺得認真的?

    連慕然沒有理會高臨瀧,吩咐好後,她就跟幾個人分開來進去裏面找人,高臨瀧挑高了眉頭,忽然上前拉住了她,說:“大山裏面什麼沒有啊,你一個女孩子也跟着進去幹什麼?裏面黑漆漆的,你就不但心中途遇到什麼豺狼虎豹?”

    “高先生,請放手。”連慕然不喜歡不熟的人隨意的碰她,甚至還有些討厭,尤其是男人。

    高臨瀧笑笑,不爲所動的勾脣道:“我叫高臨瀧,臨是兵臨城下的臨,算命的說我自小五行缺水,所以瀧是三點水旁的瀧,你叫我臨就可以了。”

    連慕然頓住腳步,揹着包包,拿着手電筒照了照他笑嘻嘻的俊臉,冷淡的說:“給我回去。”

    高臨瀧作出了一個委屈的表情,“我在你身邊保護你不好嗎?”

    連慕然感覺自己身上起了一陣雞皮疙瘩,推開他纏着他的手臂,一言不發的往前走。

    上山一共有幾條路,幾個保鏢分頭行動,連慕然跟兩個保鏢一起的,他們走在前面,連慕然也一聲不哼的向前走,高臨瀧看着,笑容斂了斂,看着他們遠去,就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的。

    直到他們已經走了一段距離,黑漆漆的山上,遠遠的看過去,有幾處地方是有亮光的,顯得有些恐怖。

    高臨瀧撇撇嘴角,回去了車子上,坐了一會兒,拳頭支着下巴不知到在想什麼,但是過了一會兒之後,他就從自己的車裏,找出了一個袋子,拿上了一支手電筒,也跟着上了山。

    這座山是很有名的,但是路太過陡峭,而且容易滑坡,很不安全,路曲曲折折的,前十來年,很多人都喜歡到這邊來野營,但是出過十幾起命案後,政aa府就下了通知,不允許野營了。整座山是很大的,有兩座小山相連着,顯得更加是壯觀,雄偉。

    山也很高,從地下一條路到頂,快也要走一兩個小時。

    他們是邊走邊叫邊找的,所以會比較慢,所以高臨瀧很快的就跟上了他們。

    連慕然見到他,頓了頓,皺眉道:“你不是回去了嗎?怎麼又跟過來了?”雖然是素不相識的,要是他出了什麼事,他們也還是得照顧他。

    他伸手揚揚自己手中的手電筒,笑米米的說:“我不是說過要保護你嗎?這不,我拿了手電筒,就過來了。”

    連慕然懶得理會他,但是他人都在這裏了,她也不能不管他,淡淡那的道:“我能自己保護自己,你自己照顧好自己,不要給別人添麻煩纔好。”

    高臨瀧笑笑,就跟着上去了。

    即使再大的山頭,這麼多人去找,有人經常走動的地方,十個人三個多小時後,都基本上的找完了,卻沒有找到人,他們只好再找他們已經忽略了,認爲他們不會去的地方去找了。

    途中,連慕然打了幾次電話,打通了,卻一直都沒有人接,跟她派出去的保鏢一模一樣。

    直到他們再度找了半個小時,就打的電話就聽到了一陣響聲,在山的距離他們不遠處響了起來,卻還是沒有人接。

    一保鏢將電話找了回來,卻發現電話被摔得有些破爛,應該是從高出摔下來的。

    接下來,他們找到了兩三部手機,都是出現同樣的狀況。

    看到這,連慕然自然直到出現了蹊蹺,眉頭緊緊的蹙了起來。

    “怎麼這麼多手機?你怎麼知道他們的電話?”高臨瀧挑眉的看着連慕然手裏均已經破破爛爛的手機。

    連慕然沒有說話,看了看周圍,決定卻別的地方找,因爲這個山頭已經給他們找遍了,都沒有找到。

    一共走了五六個小時,即使是保鏢,都已經筋疲力盡了,別說是整天以車代步,很少運動的連慕然了。雖然她沒有像凌彥楠說的那樣,走兩三步就累了,但是她現在的確是挺累的。

    “你體力不錯啊。”高臨瀧挑眉,真的出乎他的意料了。

    “要不要歇一歇再走?”高臨瀧一直翹起的嘴角也緩緩的凹了下來,他停頓了下,側眸看過去身邊的連慕然,即使夜裏陰風習習,她的額頭已經出現了一陣薄薄的汗水,卻一聲不哼,他看着,忍不住皺了眉。

    他一開就知道她是來找人的,後來也知道,她在找什麼人,但是卻不知道她可以如此的竭而不捨,一個千金小姐再大山裏找一個人四五小時,要有多濃烈的擔心,多厚重的愛意,才能做到如此?

    連慕然剛想回答,但是腳一歪,身子往叢林裏倒下,“啊——嗯……”

    高臨瀧想伸手拽住她,但是手點通卻跌落了山谷裏,夜太黑,他想伸手卻也已經遲了。

    高臨瀧也忍不住的急了,山這麼陡峭,她要是一直這麼掉下去,不死人也會變成鬧震盪,“喂……你,連慕然,你……在哪裏?”

    連慕然的身子往山下滾,想伸手去抓住沿路的東西,卻抓不穩,一直往下掉,當她終於不往下掉的時候,她被卡在了充滿刺的叢林中,想叫,背部被刺弄得疼得說不出話來。

    高臨瀧急了,叫了這麼久讀沒有聽到,擔心她是往山下掉了,而他現在也沒有手電筒,眼前的路都看不清楚,又怎麼下去找她?而他們兩人也跟保鏢保持有一定的距離,要叫也難,想到這,他心一沉,抿緊了薄脣,叫了幾聲保鏢。

    保鏢們也走得挺遠的,但是他的叫聲也聽到了,畢竟山裏非常的陰深安靜,但是走過來也有一段距離。

    兩位保鏢幾分鐘後纔過來,“高先生,怎麼了?連小姐呢?我正好想告訴她凌先生跟金小姐已經找到了。”

    “她在這裏掉下去了,手電筒給我,我下去找……”高臨瀧臉上現在哪裏還有笑意,奪過了保鏢手上的手電筒就扶着樹往下面沒有路的地方走。

    “什麼?連小姐她——”保鏢驚愕,也擔心起來了,這找到了兩個又丟失一個,這可怎麼辦纔好,見到高臨瀧往下走,忙拉住他說:“這裏太過陡峭,你這麼下去也會滾下山谷的,我們還是沿着來時的路,往回走吧。”保鏢並不想要是找到了連慕然,卻還要再找他。

    “你們往回走,我從這裏找人。”他不容拒絕的甩開了保鏢的手,艱難的扶着樹和草木的枝丫,步步艱難的往下走,看這路況,他臉色陰沉,連慕然從這裏掉下去,恐怕傷得不清。

    保鏢聞言,也不再堅持,跟他要了電話號碼後,他們就往山下走了,他們得跟其他的保鏢說一下才行。

    ……………………………………………………

    連慕然派來的保鏢找到了山頂上的連慕然喝金曉倩,回去的路上凌彥楠一臉的陰沉,尤其是在知道連慕然也過來的時候,他的臉上從此就沒有過絲毫的笑容。

    金曉倩扭傷了腳,被他抱在懷裏,心裏雖然有些高興,但是還是很不悅的看着走在他們後面的保鏢們。

    要是他們沒有來的話,這一晚,她就能跟凌彥楠兩個人,孤男寡女的一起在山上共度一晚,夜裏,人總是容易變得感性,什麼事都是又可能發生的。這一刻,是她想盡辦法纔得到的一絲絲的機會,卻沒想到到最後還是給泡湯了。

    看到凌彥楠生氣的俊臉,她撒嬌的扭動着身子,胸前的豐滿在他的胸膛上磨蹭着,“彥楠,你還在生氣嗎?哎呀,我不是故意啦,你就別生氣了……”

    凌彥楠頓住了腳步,抿着薄脣看她,語氣非常不悅的說:“小倩,你已經不是孩子了,都快三十的人了,就不能成熟一點嗎?”從他上山後,找到她後,她就先後的弄掉了他的手機和手電筒,她是不是故意的,她都已經做得如此明顯了,他沒有理由沒有感覺。

    “彥楠……我只是太高興了,你都不知道在山上只有我一個人的時候,我有多害怕,但是你來了之後,我就不回感覺到害怕了,我就想你陪我在山上看看月亮,數數星星嘛。”這麼浪漫的夜晚,要是她能跟他在一起度過,她會高興得睡不着的。

    他不知道,當她知道他再夜晚的時候,還是上山來找她的時候,她心裏有多高興,這說明,他的心裏還是在乎她的,不是嗎?

    凌彥楠薄脣抿得更緊了些,“你又沒有想過,要是我們今晚回不去,你嫂子會有多擔心?”

    聽到她提到了連慕然,金曉倩就不高興了,小聲的嘟嚷:“嫂子這麼溫柔體貼,應該不回怪我的吧。”意思就是說,要是連慕然責怪她,就不溫柔體貼了。

    凌彥楠抿脣,臉色也冷了幾分,看了她一眼,說:“你嫂子是怎麼樣的人我清楚,但是現在……你是怎麼樣的人,我卻不清楚了。”

    金曉倩心口一震,艱難的扯着嘴角笑了下,“彥楠,你怎麼可以這麼說呢?我們一起長大,我是怎麼樣的人你還不清楚嗎?我又沒有變,是你現在花太多的時間在嫂子身上,忽視了我纔會有這種感覺而已。”

    凌彥楠不說話。

    連慕然做事從來都不遮遮掩掩的,既然做了,就敢於承認,從來都不狡辯,她會反駁那是因爲別人誤解她。就像對於金曉倩,只要他說起,她也會勇於承認她對她的喜惡,也不回顧及他,會直白的告訴他,她的想法,她其實也沒有他以前認爲的那樣,冷冰冰的那樣難懂。

    反而是金曉倩,她嘴上雖然一直都說連慕然的好話,但是他還是能夠感覺到,她是不喜連慕然的,這種感覺,在現在幾天尤爲重。

    金曉倩感覺到自己的腳踝骨火辣辣的疼,有些埋怨的看了眼凌彥楠,她以爲只要她受傷了,他就會心疼她,縱容着她,不會生她的氣的,但是現在看來,顯然是她自我感覺太過良好了。

    金曉倩還想說話,但是有兩位保鏢就匆匆忙忙的幹過來,似乎有什麼事似的。

    “凌……凌先生……”保鏢滿頭大汗的站在凌彥楠的面前,艱難的開口道:“連小姐她……她從山頂上掉下來了,我已經叫了幾個人去找了……”

    凌彥楠頓時頭腦一片空白,無法思考,感覺自己的心跳再此刻已經停止了,手就這麼的一鬆,金曉倩觸不及防,就這麼的掉在了地上,頓時叫了一聲,“好痛哦……”

    凌彥楠十幾秒後纔回過神來,臉色陰沉,咬牙擠出聲音問:“那現在呢?有消息了嗎?”

    “還……還沒有……”

    “帶我過去。”凌彥楠深吸了一口氣才勉強的穩住自己的心緒。

    “彥楠……”金曉倩艱難的站起來,她現在既開心又不開心。開心的是連慕然從山頂掉下去,就算不死,也會毀容什麼的。不高興的是因爲凌彥楠竟然要丟下她去找連慕然。

    凌彥楠看也不回頭看她一眼,冷冷的丟下一句話:“小倩,以後要是有什麼事,我希望你能掂量着輕重點,日後,我並不會在像現在這樣過來找你。”後,他就轉身離開了。

    金曉倩一愣,她覺得事情並不嚴重,他們現在不是都沒有什麼事嗎?而連慕然是她自己不小心而已,能怪她嗎?

    但是,她還沒來得及說什麼,凌彥楠就去找人了。這時候,遠處的天邊已經開始泛起白肚,不久之後,就會天亮了。

    凌彥楠從前一天的晚上五點多的時候過來的,現在已經是凌晨五點了,他翻了兩座山才找到了金曉倩,本來,今天是他跟連慕然這一次在京城的最後一個晚上,可以恩愛*的過去的,卻走了整整一個夜晚的山路,到頭來,還是她的惡作劇,即使他脾氣再好,他也不可能不生氣,而現在,連慕然又出事了,他就更加生氣了!

    除了生氣,他的心裏還有內疚和其他的情緒,堵塞住他的心,讓他難以透過氣來,現在的他,什麼都不想了,就只想儘快的找到連慕然。

    他拿着手電筒網山下照,這麼高,這麼深,她掉下去後……

    他握住手電筒的手一緊,不讓自己再多想,開始認真的找人,找了二十多分鐘時,有人上來告訴他們,連慕然已經找到了。

    凌彥楠這才感覺自己呼吸不會像方纔那樣困難,他鬆了一口氣,忙問:“那他現在怎麼樣了?”

    “這個……我們不清楚,就收到了信息,說一個陌生的他們不認識的男人找到了連小姐,現在已經在送去醫院的路上了。”

    凌彥楠一聽,一顆心都提起來了,“去醫院?很嚴重嗎?”

    “保鏢搖頭,說:這個我們不是很清楚,對方就是這麼告訴我們的。”

    凌彥楠抿脣,不再找人,而是下山準備去看人,但是他想到了什麼似的,頓了下腳步問:“那個男人是誰?”聽保鏢的話,感覺他們都不認識那個救了連慕然的那個男人似的,就這麼的讓對方將連慕然送去醫院,他有些擔心。

    “我們都沒有見過,因爲他不是昨晚跟着連小姐來的男人。”說到這裏,保鏢忽然想起,那個自告奮勇的下去沿着連慕然掉下去的地方一直找的男人現在還不見蹤影呢。

    想到這,他提醒自己準備打個電話給他,告訴他連慕然已經找到了。

    “昨晚還有人跟着她過來?是誰?”凌彥楠蹙眉,腦海裏第一次想到的就是簡裔雲。

    “哦,對方好像姓高,我聽連小姐叫他高先生的,至於具體叫什麼名字,這個我就不是很清楚了。”

    這麼說來,並不是簡裔雲?凌彥楠皺眉,想到這裏,他忽然的就敢肯定,將連慕然救了的那個男人就是簡裔雲!畢竟,昨天的酒會他也有出席的,雖然他可能沒有立刻的跟着連慕然過來,想過來找她,手機定位後,就能找到她的所在地,所以是他也沒有什麼出奇的。

    只是……他攥緊了十指,本來想打電話給簡裔雲的,但是想起之前他們兩人交談過的話,他的手攥着手機,遲遲沒有下手去打簡裔雲的電話。

    但是片刻之後,心裏的那些牴觸的感覺,還是抵不過對想知道她怎麼樣了的心情,還是撥了電話,但是電話的那邊,直到他們下了山,坐進了他們來時的車子裏,都沒有人接,這時候,太陽也已經出來了。

    “彥楠,你回來啦?”雖然很不滿他丟下她去找連慕然,但是她也知道他可能生氣了,也就乖乖的聽他的安排,跟着保鏢坐在車子裏等他。

    凌彥楠沒有說話,看了眼她,轉身上了自己的車子,金曉倩頓了下後,拐着腳,也要下車,說:“彥楠,我要坐你的車子。”

    凌彥楠沒有說話,看到她一拐一拐的過來,纔想起她的腳也受傷了,所以也沒有拒絕她,就當是順便的帶她去醫院算了。再發動車子後,手機忽然響了起來,他看到來信的名稱時,倏地就挺了車子,拿起手機看了下,臉色複雜難辯。

    金曉倩被他忽然的剎車嚇了一跳,纔想說話,但是見到他勾起的嘴角時,就抿緊了小嘴,不說話了。

    凌彥楠手機裏的來電信息是簡裔雲發過來的,告訴他連慕然再哪間醫院,現在已經才哦你手術室出來了,整體而言,沒有什麼大礙,就是身體上的皮膚受傷的地方會比較多。

    凌彥楠知道連慕然平安後,一顆懸在半空中的心就這麼的放了下來,但是聽說她進去了手術室,這點嗎說來,應該傷得聽嚴重的,想到這,他倏地駕車,快速的望醫院裏趕。

    凌彥楠駕車的速度很快,金曉倩是真的被嚇到了,忙抓住安全帶,心有餘悸的皺眉道:“彥楠,你怎麼開怎麼快?慢點,我好害怕……”

    凌彥楠沒有回答她,只是淡淡的說:“掛好安全帶就行了。”說完,他就不再看她,專心的開自己的車。

    很快的,兩人就到了醫院,凌彥楠就扶着她出去了車子,往醫院裏走。

    金曉倩皺眉,想叫凌彥楠抱着她上去的,她現在這個樣子看起來真的很難看,但是他抿着薄脣,還是很生氣的模樣,她也就不敢叫他了,擔心他會生氣。但是見到他們到了醫院,她心裏感動的看着凌彥楠,覺得他雖然什麼都不說,但是確還是關心她的,否則,爲什麼要帶她到醫院裏來呢?

    金曉倩滿眼的感動和歡喜,但是她還沒來得及說更多的話,她的手機就響了起來,聽到那邊的聲音,她立刻的就興奮起來,但是高興之餘,還不忘記撒嬌,“爸爸,你過來看看我吧,我的腳都扭傷了,不能走路了,傷的好嚴重哦。”

    凌彥楠扶着她走,沒有說話,聞言蹙眉,扶着她到診室去坐着後,他就放開了她的手,淡淡的說:“你先坐着,有什麼事我會叫人給你辦妥的。”

    金曉倩一頓,沒想到他會這麼說的,忙拉住他,“唉,彥楠,你要去哪裏?我的腳還沒好……”

    “你嫂子受傷了,我要去看看,放心吧,你不是一個人的。”現在,凌彥楠的心裏只剩下了連慕然,還有等一下估計會少不了簡裔雲的一頓罵,但這些,他都有了心裏準備了。

    ‘可是……”金曉倩見他已經出門,忙想拉住他,但是忘記了腳已經受傷了,腳頓時一崴,嗤的叫了一聲,身子也差點跌倒,但幸好的扶住了門,但是當她擡頭時,哪裏還有凌彥楠的身影?

    ……………………………………………………

    凌彥楠到了簡裔雲所說的地址後,站在門外,想要推門進去的時候,透過玻璃窗口,見到簡裔雲伸手的想觸碰她的額頭,但是聽到了一點門把扭動的聲音,他手上的動作一頓,敏銳的感官讓他倏地回過頭來,見到門外的他,他薄脣一抿,緩緩的起身,給連慕然蓋好被子後,纔出門。

    凌彥楠其實是想要看一看連慕然的,但是他直到簡裔雲有話想要跟他說,他其實可以不用理會這個對連慕然有着非分之想的男人的,但是奈何就是這個男人,是他救了連慕然,就衝着這一點,他都不能對他不予與理會。

    簡裔雲出了門,看了他一眼,沒有說話,而是轉身往一個方向走去。

    凌彥楠一頓,轉身跟上去之前,再看了一眼連慕然。

    兩人到了醫院樓頂的地方,現在還很早,七點鐘還沒到,很多醫生都還沒上班,所以樓頂上也就談不上有多少人了。

    一開始,兩人都沒有說話,頓了好久以後,簡裔雲終於回頭看了他一眼,忽然咬牙的伸手就給了他一個拳頭,招呼在了他的俊臉上!

    凌彥楠吃痛,說不出話來,牙*差點都給他給揍下來了,去軍隊訓練過的人,到底還是不一樣。頓了頓,過了一會兒,直到他感覺這痛覺他已經能夠承受,他才擡起臉來看簡裔雲。事實話,對於這一拳,他再過來見連慕然之前,知道連慕然是被他救了的時候,他就已經知道了。因爲他知道,他真的對不起連慕然,非常對不起他。

    簡裔雲咬牙的輕哼一聲,“要是小然對我有一絲一毫的屬於男女之間的感情,我都不可能就這麼的看着你這樣虧待她!之前你是怎麼跟我說的?”

    凌彥楠沒有說話,因爲之前他們兩人說過的話,到現在,他還記憶記憶猶新。

    “凌彥楠,我是說真的,我真的看不出來你有多好,哪裏能配得上小然,更加不明白在你的心裏,爲什麼會連一個小小的青梅就能讓你丟下小然不管,好,你是情深意重,但是你對小然呢?要是你真的覺得任何一個人都能讓你丟下小然不管,那小然爲什麼還要跟你在一起?”

    凌彥楠不語,他也早就猜到了,簡裔雲不可能會什麼都不說就放過他的。

    “我知道很多話我已經說過了,但是又一句話我必須得告訴你,要是日後小然爲了別的男人跟你離婚,那是你自找的!”

    凌彥楠掀起眼見,冷冷的看着簡裔雲,非常的不悅。

    簡裔雲是何其的聰明,怎麼會想不到他想什麼,他冷笑一聲,說:“我不是指我,因爲我不可能是這個人,因爲小然對我沒有那種感覺,所以,我不會勉強她。但是這個世界上,懂得欣賞她的又不止我一個人。”

    “你——”凌彥楠自然不喜他所說的話,因爲他是真的擔心有這種人出現。

    “不要告訴她,是我送她來醫院的。”他打斷他的話,說完後,就轉身離開了。

    凌彥楠摸了摸被簡裔雲揍得紅腫的半邊臉,看着他的背影,沒有說話。他在醫院樓頂上站了好久,都一動不動的,很久之後,他才移動了下身子,轉身下了樓,到了連慕然的房間。

    連慕然側着身子,睡得很熟,但是小巧的眉頭卻一直都是緊緊的蹙着的,好像有什麼煩心的事情在干擾着她,而她的漂亮的小臉上,多了幾道淺淺淡淡的血痕,應該是再滾下山坡是,不小心的被樹枝劃傷的。

    心,狠狠的抽痛了下,忍不住低頭的輕輕的親了親她的小臉。

    過後,看着她臉上的血痕,他頓了下,緩緩的掀起她的衣衫,她背部的也有深深淺淺的,就像是被玻璃插進去的痕跡一樣,應該是被山上的那些有刺的植物給割到的,不過,幸虧都是比較淺的傷痕。

    最深的,痛得讓連慕然昏過去的傷痕,是再腿部,但是已經上了石膏,他看不到。

    看到她渾身是傷,他心就開始抽痛着,忍不住輕輕的,伸手抱住她,將她緊緊的攬入懷裏,抱着她。

    抱了很久之後,他纔回過神來,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已經八點多了,他就給她蓋好了被子,到附近的餐廳裏給她買幾個早餐回來,回來上樓時,卻不想的見到了一個人。

    “彥楠,你也在這裏啊?我們家小倩昨天真的是麻煩你了。”對方正是金曉倩的父親,金先生。

    凌彥楠沒有說話,只是淡淡一笑。

    “這是給小倩買的早飯嗎?辛苦你了。”金先生看了一眼他手上的東西,笑着問道。

    “不好意思,這些是我給我太太準備的,我知道伯父您過來了,有您照顧她,我也就不插手了。”凌彥楠說完,電梯也剛好的到了,他不動聲色的點點頭,轉身離去。

    金先生看着他的背影,眯了眯眼眸後,才往金曉倩所在的地方走去,他剛推開門就聽到金曉倩不悅的對不知到什麼時候到了醫院的高臨瀧說:“你怎麼現在纔來,昨天晚上我不是給你打了電話嗎?你爲什麼沒有到山上來找我?”她給他電話的時候,已經知道了凌彥楠叫了人,而她的手機也還有電,要是不叫人幫忙的話,就太假了,爲了不讓凌彥楠懷疑,她只好也叫他一起過來找她,但是整個晚上,她都沒有見到他的人影。

    高臨瀧笑米米的坐在*邊,說:“我這還不是擔心打擾你跟那個姓凌的約會嗎?”

    “哼,我看你是偷懶,不想過來找我吧。”金曉倩輕哼一聲,纔想說話,但是在見到病房門口的金先生時頓了下,“爸爸,你也過來啦?”

    金先生笑着點點頭,檢查了下她的傷勢,覺得不嚴重後才放心,說:“以後小心一點,知道嗎?那些是很危險的,你過去那裏幹什麼?”

    金曉倩兔兔舌頭,沒有回答,心裏卻說,就是因爲危險,她纔要去,否則,凌彥楠也不回擔心的過去找她了。

    高臨瀧看了眼金先生,就找了個藉口,離開了。

    “凌彥楠也真的是的,知道你過去,爲什麼不一起跟着過去?”說到着裏,金先生忽然的就抱怨起凌彥楠來。

    金曉倩聞言,眼眸一亮,說:“其實……不怪彥楠,是彥楠的老婆連慕然,她給我找的保鏢不靠譜,一點用都沒有,根本就沒有一點保鏢的模樣,我要做什麼都不允許我做。”

    “她知道你喜歡彥楠?所以,她是故意的?”金先生眯眸。

    金曉倩點頭,說:“恩,她早就知道了,雖然我們堵沒有公開說。”

    金先生冷笑了下,說:“我們金家的女兒,什麼時候輪到別的女人欺負了?小倩,跟爸爸過去一趟連慕然哪裏。”

    “爸,你是想……”金曉倩眼前一亮。有她爸爸在,誰敢維護她連慕然?即使是凌彥楠也不敢!

    “嗯嗯,爸給你討回公道。”

    “爸,謝謝你,你對我真好。”金曉倩笑着說。

    金先生扶着金曉倩過去連慕然那邊的時候,連慕然已經醒過來了。

    但是她看了眼身邊的凌彥楠,還沒來得說話,他們就推開們進來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
    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