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六十七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40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六十七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40字體大小: A+
     

    金曉倩得寸進尺的罷手拒絕道:“嫂子,我聽說您現在很忙,所以你應該也累了一天了,這樣吧,這件事就由我跟彥楠說好了,您先上樓去休息吧。”

    連慕然笑意更深了些,她勾脣:“那好吧,你們兩人商量吧,我先上樓休息了。”

    她說着,轉身步上了樓梯,這時,凌彥楠剛好從房間裏走出來,見到她上樓,剛推門從房間裏走出來的,現在就擰着門把往房間裏走。

    金曉倩擡眸,正巧的就見到了,笑着叫住了他,說:“彥楠,下來吧,我有事要跟你說。”

    凌彥楠頓了下,看了眼面無表情的推門進去房間的連慕然後,才說:“你先再下面坐一下,我還有事情要跟你嫂子聊。”

    “彥楠——”曉倩叫住他,忙上了樓,以退爲進的說:“可是……你們不是已經呆在一起一整天了嗎?怎麼還有這麼多話聊?說實話……彥楠,你是不是因爲覺得我很煩,所以纔會找各種藉口不想跟我聊天或者是逛街啊?”

    連慕然已經進去了房間,卻還算能聽到她所說的話,聞言,抿脣一笑,拉開衣櫃找衣服準備進去浴室洗澡。

    凌彥楠皺眉,心裏有些不悅她站在他們的房間門口,而且眼睛還往裏面瞄,非常的不禮貌,但是想到自從他們兩人跟着連慕然到了這邊後,他確實沒有怎麼陪過她,便壓下了心底的不快,“小倩,有什麼話我們就下樓來說吧,別吵着了小安了。”

    下了樓,金曉倩挨緊凌彥楠坐下,笑容滿面的說:“我跟人打聽到旅遊一處地方很漂亮的,明天陪我一起去那裏玩好不好?”

    凌彥楠皺眉,見她這麼開心雖然不想抹殺她的興致,但是他不想陪她去什麼地方玩,所以還是乾脆的拒絕了她,“你嫂子明天還又很多事情要做,我還要陪着她,玩的事情就下次吧。”

    金曉倩抿着小嘴道:“可是……那個地方有很多山,也很危險的……我一個人去,我會害怕,而且要是出了什麼事,都沒有人來救我,這該怎麼辦啊?”

    “小倩,你明知道有危險,爲什麼還要去?”

    “不是還有你在嘛,有你在,怎麼會讓我陷入危險之中?對吧?”

    凌彥楠眉頭蹙得更深了,正色着俊臉說:“小倩,來這裏之前我就說過,我沒有多少時間陪你的。”

    金曉倩對凌彥楠還是理解的,他會搬出這句話,就說明,他是不可能陪她去的,明知道他說出了這句話後,她可能會感到傷心,他卻還是要說,就已經告訴她,他不會去。

    金曉倩眼眸一暗,黯然傷神,雖然知道凌彥楠這麼說了就是沒有商量的餘地,但是想起連慕然說過的話,她心一狠,依舊說道:‘你是這麼說過……可是……我又不是每一天都求着你陪我玩,就明天而已,你明天陪了我之後,我就不纏着你了,好嗎?”

    “小倩,她明天有一個酒會挺重要的,我一定要跟着她去,我答應過你嫂子的。”即使她沒有跟他提出任何的要求,但是他已經再心裏給過承諾,只要小安還對酒精過敏,只要小安還吃奶,只要他在,他就一定要趕過去替她擋酒,明天算是他在心底做出承諾的第一次,要是第一次都沒有實現,那日後他要是再對她作出承諾,她還會相信她嗎?

    金曉倩拉下了小臉,對凌彥楠的堅持非常的不滿,但是表面上還是非常的笑意盈盈的,甚至出現了一絲似真若假的妒忌的眼神,“我直到你是擔心嫂子會不滿你不兌現對她的承諾,但是要是提前跟她打聲招呼,就不一樣了吧……所以……彥楠,你跟嫂子說一下嘛,我想,只要你跟她說一下,她不會介意的。”

    凌彥楠搖頭,認真的說:“不,小倩,你不懂,不是你嫂子介意,而是我介意。”

    金曉倩驚愕的嗤笑了下,不以爲意的說:“啊?你介意什麼?你擔心嫂子會生你氣?嫂子看起來挺大度的,應該不會爲了這點小事而生你的氣吧?”

    “小倩,你還沒又完全懂我的意思。”凌彥楠皺眉,不喜金曉倩這中嗤笑的態度,因爲他是認真的,也不認爲這是一件讓人能會嗤笑出聲的事情,“我的意思是這件事並不是你嫂子的要求,而是我的意願,是我想要陪她出席,而不是她要求我出席,這麼說的話,你懂了嗎?”

    金曉倩眼角並不深重的笑意頓時漸漸的退卻,委屈的抿着小嘴。

    她本來是不明白的,但是他現在說得這麼清楚,她還能不明白嗎?而且,要是知道他會說這一番話,她也不回讓他有機會說下去,他說得再多,就是越將刀尖網她的心口裏鑽得越深,她就越疼。

    她眼眸一深,咬着小嘴低下頭,良久纔可憐兮兮的擡眸看他,“彥楠,你怎麼可以對嫂子這麼好呢?好得將我們旁人都丟一邊了,現在,連陪我玩一玩都不行,這樣子,你都沒有自由了,你確定你再這麼下去真的行嗎?”

    凌彥楠笑了下,說:“你們女人不都想自己的男人對自己好一點嗎?我這麼對你嫂子,你應該認同纔對啊。”

    “可是,我不希望那個男人就是你啊,而且……嫂子她也太忙了,害你這樣飛來飛去的陪她,這樣子也不好吧,我沒見過女人有像嫂子那樣事業心這麼重的女人的。”

    凌彥楠依舊不以爲然,“她是連家的女兒,連家的事業正在攀高峯,這是好事,她忙一點也是正常的。”

    “可是,凌家的事業不是也不遜色於他們凌家嗎?他們家有她哥哥跟她分擔,哪裏會很忙啊。”

    凌彥楠不說話了,就這麼的看着金曉倩。

    他一直就覺得,她對連慕然是存在着一定的針對性的,但是他知道連慕然沒有做什麼對不起她的事,如果要說讓金曉倩不喜歡連慕然的話,那就只有他們兩人的公司的事情讓兩人不合而已。

    否則,他真的想不出來她到底哪裏對連慕然有不滿的地方。

    “你——彥楠,你這麼看着我幹什麼呀……”被凌彥楠這麼眼眸一眨也不眨的看着,她心裏自然是高興的,只要他的眼神不是審視而是深情的話,她會高興得瘋掉的。

    凌彥楠抿脣,“小倩,我希望你以後並不要再說你嫂子的不好,我不喜歡聽,我也不希望我們兩人二十多年來的感情有所變質。”

    說完,他頓了下,又說道:“小倩,我知道金伯伯很*你,你可以隨意的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你也可以不像你嫂子那樣,將整個身心都投進工作中,但是我更希望你又自己的事業,自己的想法,自己的作爲,你嫂子其實是一個很好的榜樣。”想起來,他也覺得這次金曉倩回來後,性情變了不少,而且也太過貪玩,纏着他要他陪她玩,以前的她不是這樣子的。而且,他覺得,像連慕然那樣,有自己的一番事業,雖然忙了些,卻是有所收穫的,這樣對的女人,其實很迷人。

    凌彥楠的話,她聽着感覺非常的不爽,在他的心裏,即使他們已經認識了而是多年又怎麼樣?現在都已經給連慕然比下去,而她對他的感情早就變質了!

    思及此,金曉倩心裏非常的不服氣,說:“彥楠,我已經忙了好久,辭職後我想多玩一陣子纔跟着你跑來跑去的,以前我也是再工作上有一定的作爲啊,你怎麼可以只看到嫂子的努力而沒有看到我的呢。”她明白,說來說去,凌彥楠還是一心的向着連慕然,他已經喜歡上了連慕然這種類型的女強人,所以他纔會這以連慕然作爲標準來評選好壞,纔會這麼說而已。想到這,她的眼底一深。

    而且,他說了這麼多,都是爲了擺脫她,陪連慕然罷了,所以,他說再多,都並不是真心的爲了她。

    凌彥楠點點頭,“那我先上樓了,你要是覺得危險,那我就叫幾個人陪你去,我明天真的走不開。”說完,他就不再看她,轉身上樓了。

    其實,剛纔他只是說自己的想法而已,對待她如自己半個親妹妹,卻不是真的親妹妹,所以還是有所保留的,不能把話說得太重。

    金曉倩看着他離去的風向,非常的不甘心,她越來越能感受到凌彥楠正在漸漸的掉進一個名叫連慕然的陷阱裏,他現在已經越陷越深,但是她不能就這麼的看着,置之不顧。

    ……………………………………………………

    凌彥楠上樓時,連慕然也從浴室裏出了,而小安也恬靜的進入了夢鄉,躺在他的小chuang上睡得舒舒服服的,像凌彥楠的小嘴角微微的翹起,很可愛。

    連慕然見他進來房間裏後,就沒有說話,她頓了下,還是問他,“剛纔小倩有跟你說什麼嗎?關於你陪她出去玩的事情嗎?”

    “她跟你說過?”凌彥楠皺眉,“她都跟你說了什麼?”

    連慕然微微的勾脣,沒有說話,但是心裏卻想,要是你知道了你所謂的鄰家妹妹對我說了什麼,你會怎麼做?又或者,我要是說出來了,你會相信麼?

    連慕然沒有說話,他覺得是金曉倩住在這裏讓她受委屈了,畢竟他能感覺得出來金曉倩不喜歡她,而且他們兩家現在並不太平,而她會留金曉倩下來,完完全全的就是因爲他,這麼說來,她的委屈,就是他給的。

    想到這裏,他的心微微的酸澀起來,忽然伸手從後面抱住她的小蠻腰。

    連慕然一頓,神色從剛纔的自嘲,漸漸的變得柔和下來,沒有說話,任由他緊緊的抱着她,而她也捨不得推開他,甚至眷戀的側過腦袋,將小臉埋在他的胸膛裏,呼吸着有他的氣味的空氣,不想離去。

    還有一天她就要去香港了,這一別,又是一小段時間不能見面,而最近,她已經習慣了有他懷抱的日子,要她一下子適應,並不是意見容易的事情。

    她的迴應讓他微微的勾起嘴角,其實何止是她,他也是非常的不捨。正是因爲不捨,他纔會如此的堅決的推掉金曉倩的約。明天已經是最後一天了,他希望他們能好好的呆在一起,不希望被別的人分去注意力,而且,他也不覺得自己有對不起金曉倩的地方,畢竟兩人到北京時,他就已經說得清清楚楚的了。

    良久以後,凌彥楠都沒有推開她,想起他剛纔要說的事情,他頓了下才說:“我知道小倩的性子被她爸爸*得有些嬌縱,她再這裏讓你受委屈了。”

    連慕然眼眸一頓,小嘴倏地一抿,伸手推開他,“如果我沒說錯的話,我從來沒有說過這些,不過,我不否認我不可能會喜歡她就是了。”他是她的丈夫,他們兩人的關係纔是最應該是最親密的,雖然金曉倩是他帶進來住在這邊的,但是他那口吻是什麼意思?

    她不知道他是以什麼心態來跟她說的這些話,但是她卻覺得他的這句話已經劃分了親疏,如果不是因爲他對金曉倩太過包容和縱容,要是他真的覺得她受委屈了,她再他心裏的地位在金曉倩之下,他完全可以叫金曉倩搬出去住,給她住另外一個地方的!

    但是他沒有,所以,綜合上面他說的那句話,他說再多,都是假的!

    凌彥楠一頓,沒想到她反應會這麼大,“你們吵過架了?”但是,他說完後,就覺得不可能,因爲他根本想不出連慕然跟他以外的人吵架的樣子,因爲她看起來,是那樣的不回吵架,就算要吵架,也只是對方單方面的吵,而她就冷冷的站在一邊聽着罷了,聽完後,丟下總結的一句話離開,這纔是他所認識的連慕然的出事風格。

    想到這,他忍不住的勾起嘴角,因爲他能想象到她皺着眉,不想跟人吵架的轉身離去的模樣。

    不過……隨後的,他的笑容一頓,他什麼時候這麼瞭解她了?

    “我沒這個閒功夫跟她吵。”說完,她頓了下,她向來吃軟不吃硬,她眯了眯眸,“你答應了她的邀約?”

    “怎麼可能?我沒有答應。”凌彥楠意識下的,就趕緊的反駁,擔心她誤會,但是隨即也覺得自己太過緊張她所說的話,太過緊張她的心情了。

    但是,他很快的就沒有再想這些了,看着她潔淨得沒有絲毫瑕疵的小臉,他心口一動,緊緊的抱着她說:“明天過後,你就要過去香港了,而我還要回去c市了……”

    像是陳述一般的,他說完了這些事情後,沒有再接下去說,本來他該說:所以我們應該……

    但死,他沒有說,薄脣倏地緊緊的堵住了她的小嘴,將洗得香噴噴的她,撲倒在chuang上,四眸相連,連慕然睜開眼眸,就能看到他現在滿眼的都是對她的渴望,她側眸看了眼他,淡淡的說:“今天就算了,小安也在,我明天又要早起。”

    凌彥楠皺眉,他都準備脫褲子了,她卻忽然說讓她停下來,怎麼可能?

    他抿脣,看了眼已經入睡的兒子,整理好了褲頭,抱起兒子,往最角落的房間走去,並敲門。

    保姆見到他,還有他懷裏的孩子,什麼都不說就接過了孩子,因爲她懂凌彥楠是什麼意思。

    連慕然一愣,見他出去,也跟着出來看了眼,見到他抱着兒子讓小安跟保姆睡,而保姆還笑得一臉的瞭解的模樣,看到這,她的小臉倏地一紅,再擡頭,卻見他回眸看她,眼眸笑意深深,她脖子都開始變得發熱了,想到這,她忙回去了房間。

    凌彥楠勾脣淺笑,如果他沒看錯的話,他的凌太太是害羞了?要知道,他凌太太的性子冷,沒有什麼表情,要看到她害羞,着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

    想到這,喉嚨一緊,跟保姆說了兩句話後,回去了房間,關上門之後,將縮在被窩裏強裝鎮定的她攬如懷裏,低頭堵上了她甜美的小嘴。

    很快的,房間裏就響起了一陣陣的低低淺淺的,讓人臉紅心跳的甜膩的聲音。

    而隔壁的耳朵也變得更加的敏銳,立即咬牙起身關上了窗子,卻直到深夜還是不能入睡。

    ……………………………………………………

    雖然拒絕了金曉倩的邀約,但是凌彥楠還是想找幾個人陪着她,擔心她出事。他在這邊人脈不算廣,最後,還是連慕然找的幾個人跟着金曉倩一起過去的。

    事情處理好後,連慕然跟凌彥楠兩人如計劃的一樣,一起去了酒會。

    酒會的人有來自世界各地的,所以連慕然跟凌彥楠所認識的人都不少,兩人都分別被不同的人圍着不放。

    連慕然好不容易出來走廊裏透透氣,卻見那裏早就有人站在那裏,而且背影萬分熟悉。

    連慕然腳步一頓,待她還沒能作出反映的時候,對方依靠從軍多年的敏銳性,擦覺的到了有人打擾,回頭見到是她,他愣了下,隨即的勾起脣角,淡淡的算是解釋的說:“你知道的,家裏的人就我最沒出息,而這種大型的酒會我又不能不出席,所以……”

    連慕然忙說:“我知道的,你不用解釋。”連慕然莫名的心酸,她知道他是擔心她以爲他是故意的,因爲她連慕然在,他纔會出席這個酒會。

    他們是這麼要好的朋友,現在卻連見面都不能多說兩句,她一時間真的不知到該如何是好……而且……感覺異常的心酸……

    兩人都沉默了良久都沒有說話,簡裔雲頓了頓才說:“什麼時候離開京城?”

    “明天早上十點半的飛機。”

    簡裔雲頓了頓,沒有再說話。

    連慕然頓了下,想了很多,覺得還是不該說,便告辭,“我……先過去那邊了。”

    簡裔雲搖頭,輕抿了一小口紅酒後,才說:“你可以留下,我就離開了。”說着,他就轉身離開。

    連慕然心口異常的沉重,看着他的背影不能回神。曾幾何時,他們一起出席各種酒會,宴會,兩人都是喜靜之人,能逃出來自然會找一個人稀少而空氣又好的地方呆着了,所以陽臺跟花園就成了首選之地。

    那時候,他們經常一起在陽臺或者花園裏談天說地,但是現在,卻只能單獨一個人。

    而他,明知道她喜歡這個地方,所以還是體貼的讓出來,讓她呆在這裏,選擇自己離去,但是……這份體貼,現在的連慕然卻承受不起……

    “一個人在這裏幹什麼?”在連慕然失神時,凌彥楠忽然出現,遞給她一杯飲料,說:“不是調酒,我喝過了。”意思是叫她放心喝。

    連慕然點點頭,沒有說話。

    “見到簡裔雲了?”他忽然問。

    連慕然掃了他一眼,不語,但是算是默認了。

    凌彥楠過來找她時卻發現她的眼前還站着另外一個人,而這個人還是簡裔雲,他皺眉的本想上前的,但是簡裔雲卻說了一兩句話就轉身離開了。

    他看他們的臉色,就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也就沒有再說什麼。因爲他們兩人的處理方法,很得他的心,他很喜歡。

    凌彥楠也不再說話,兩人倚在欄杆處,喝着飲料,安靜的都沒有說話。兩人和.諧協調的背影,即使什麼都不說,一種無聲的力量卻讓人感覺到兩人關係的親密。

    簡裔雲看了一眼,勾了勾脣,準備離去。

    就在這時候,凌彥楠的手機卻響了起來,見到是金曉倩,他皺眉的頓了下,意識下的就看了一眼連慕然,見她什麼都沒有說的別過了小臉,他才接起了電話。

    但是,聽到對方所說的話是,他臉色突變,“你現在在哪裏?我就去找你,小倩,你別急,我現在就過去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
    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