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六十六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39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六十六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39字體大小: A+
     

    連慕然明白,對方是想要跟她扛上了,頓時頓住了開車的動作,看着他。

    對方邪肆的勾起完美的薄脣,笑道:“這麼急着走幹什麼?難不成要趕着跟男朋友約會?”

    連慕然的耐性是要看時間地點的,而她認爲,眼前這個男人,她已經足夠的給他面子了,“車子不小心弄到你,我已經說了抱歉,你還想怎麼樣?我的時間不多,你要是有什麼條件就儘管提就是了。”

    連慕然只是一句很普通的話,但是對方卻意有所指,落在她身上的目光更加的放肆,輕笑了下,心情顯然的很不錯,“什麼條件都可以嗎?”

    連慕然眼眸一深,也沒有下車,更沒有開口,等着他說出他的目地。她已經將她想要說的話表達得已經很清楚了,他要再說其他,他說便是了,至於聽與不聽,就是她的事情了。

    對方看着連慕然,見她臉色一冷,便笑了起來,摸摸鼻子說:“如果我沒有想錯的話,你應該想到了別的地方去了,我高臨瀧看起來難道就這麼像是那種人嗎?”

    連慕然有些不耐煩了,路被他擋着,她過不去,而凌彥楠跟小安還在前面等她,想到這,她擔心眼前的這個人嫌時間太多了,會浪費她很多時間,她不能這麼的等他說出他的目地或者是等他主動離開,只是主動的出擊。

    想到這,她下了車,抿着好看的小嘴站在他的面前。

    高臨瀧挑眉,因爲他已經到達目的了,他心情更好了,“喲,下車了?想跟我一起去吃飯?”

    連慕然頓了下,忽然就明白了他這句話的意思,他是想讓她請他吃飯,既然能好商好量的解決,她也不想鬧得不悅快,便說:我“已經吃了,如果你想吃飯的話,就到飯店報一聲,叫飯店的經理記我連——”

    對方沒有聽她說完就已經打斷了她的話,笑着說:“你搞錯了,我還不差那幾個菜的錢,但是……我卻缺少一個陪我吃飯的美女,你……懂吧……”說完,他意有所指的看了一眼連慕然,笑容深深。

    連慕然臉色更是突變,忽然明白自己是被人耍了,對方利用她的責任心,將她耍得團團轉的!

    她眼神冷了幾分,“你吃飯的單子,我會叫人幫你埋,你的衣服,我也會叫人照價的賠償你,現在,我要離開,要是你不讓路……別怪我不可氣!”說完,她就轉身進去了車子,啓動引擎,冷睨了一眼站在路邊的人,毫不猶豫的發動車子。

    高臨瀧頓了下,嘴角微勾,看着連慕然冷漠如冰的表情和沉靜的眼眸,眼眸一愣,倏地一深,但是他還沒來得及多想,連慕然的車子就已經向着距離他不遠的地方衝過來。

    他眉頭一挑,沒想到連慕然竟然會來真的,再他還在試探着連慕然是不是真的敢這麼做的時候,耳邊忽然傳來了一陣驚呼,高臨瀧被人一把的攥着,整個人的都往路邊拉,連慕然也在這個時候,駕車離開。

    高臨瀧皺眉,看着連慕然離去的車子,眼眸一深。他能感覺到,要是他真的不離開的話,連慕然是真的會開車撞過來!但是……遺憾的是,他沒能看到這精彩的一幕,所以他失落的看了一眼將他拽到路邊的人,眯起眼眸看他。

    高臨瀧的助理見到他站在路中間,而有車子越過他他自己都不曉得,他擔心他出事,就伸手將他拉回來,卻沒有想到自己沒有等到感謝,卻收到了他的白眼,他害怕的吞吞口中的唾液,問:“高總,是出了什麼事情了嗎?爲什麼你……”

    高臨瀧情緒不佳,不想跟助理繼續說這些,他做了一個讓助理禁聲的手勢,冷聲道:“她到了?”

    助理擦擦額頭上的冷汗,見他移開話題,心一喜,“是的。”

    說着,忙上前帶路。

    高臨瀧跟上,卻在走了幾步後,似乎想起了什麼事,往回走了幾步,卻見不到他想要找的那張名片,眼眸倏地一沉。

    助理不明所以,卻也不敢問,在他沉着一張俊臉進入飯店後,纔跟上他。

    “到了?怎麼這麼晚?”他剛推門進去包廂,裏面的人就有些不悅的說:“我等你好久了。”

    “你真的想知道?”他再度勾起輕挑的笑容,在開口的女子的身邊坐下,而且還不滿足於如此,伸手將她連人帶椅的往自己這邊一拖,他打手立即的搭上了對放瘦弱的肩膀上。

    “高臨瀧,你再幹什麼?我早就說過,我金曉倩不是那種你隨隨便便的就可以動的女人!”金曉倩抿着小嘴,氣呼呼的一把將對方的手拍開。

    “喲,是嗎?我爲了你專程從國外趕回來,你連一個肩膀都捨不得借給我?”高臨瀧還是那個笑臉,卻撇了撇脣,繼續伸手的攬住了她的肩膀,說:“金大小姐都一把年紀了,怎麼還不懂得求人幫忙時需要什麼態度纔是最好的呢……雖然,我是愛死你的高傲,但是你也不能因爲我喜歡你的高傲就一直對我這麼冷淡啊,我偶爾的也會很喜歡你對我撒撒嬌的……”

    金曉倩從來就不是忍氣吞聲的人,即使求人,她的態度也依舊的高高在上,尤其是在眼前這位,已經追求了她多年都沒有結果,卻還是不死心的男人,她更加不可能放下高端的姿態,在他的面前,更是肆無忌憚,她抿脣冷笑一聲,道:“高臨瀧!我是請你幫忙,而不是求你幫忙,你至於這個態度嗎?哼,要我金曉倩求人?除非我想,否則,沒有人能強迫得了我!你要是覺得委屈,不想幫忙不幫就是了,至於一大堆廢話嗎?”

    高臨瀧挑眉的笑了下,一點也沒有因爲她的話而感到絲毫的委屈或者是變臉色,他依舊笑意盈盈的,手握成拳的支着下巴,說:“你應該知道我對你的心意纔對,你能叫我幫忙我已經很高興了,怎麼會覺得委屈?只是……你人都在這裏了,卻想讓我規規矩矩的坐着,這還是你認識的那個我嗎?”

    說着,他攬着她的肩膀低頭想親她的小嘴,但是她卻別過了臉,他的吻落在了她的臉上。

    他眼眸明顯的出現了遺憾的神色,無奈的跳跳眉,也不強硬的強迫她,談論一口氣,便說:“我到現在還沒親過你這張甜美的小嘴呢……什麼時候讓我親一親?”

    金曉倩還沒說話,服務員就端着菜進來了,打斷了兩人的談話。

    高臨瀧笑了笑,“小倩這麼積極,有沒有點我喜歡的菜?”

    金曉倩輕睨他一眼,說:“我怎麼知道你喜歡吃什麼菜?”

    高臨瀧俊臉上的笑容垮了下來,傷心的說:“我們怎麼說也認識五六年了,大家在一起吃飯的時間也不短了,爲什麼你就是記不住呢,唉,真的很傷我的心啊。”

    金曉倩懶得理會他,再服務員都出去後,才說:“我約你出來是想跟你說正經事的,不是跟你耍寶的。”

    高臨瀧依舊笑容嘻嘻的,說:“雖然你們金家勢力雄厚,但是連家更強,你們想要絆倒他們,說實話,真的不容易,更別說在今年以內就想絆倒他們了。”

    “我知道他們確實是實力雄厚,但是我們金家也不是省油的燈,他們即使再勢力雄厚,遇上了我們金家,他們也只能自認倒黴!”

    “喲,這麼肯定?好有自信呢……”高臨瀧笑了笑,眼眸似乎着迷的看着她滿眼自信的模樣。

    金曉倩自信的昂首,說:“我們金家,我金曉倩都有自信的資本!而且……要是我們金家聯合了凌家,那連家不倒是不可能的事情”。

    高臨瀧笑了笑,眼眸深深的說出自己的想法:“但是……現在凌家跟連家是親家,你想要凌家幫你?這怎麼說,都說不過去吧。”

    “曉倩勾脣,冷冷的說:“你是說得沒錯,但是凌家不可能會是連家一輩子的親家,結了婚也不是不可以離婚,對吧?”

    高臨瀧眯眸,放下筷子說:“所以……你想他們離婚?然後……你做入侵者?”

    “公司的事我不管,但是彥楠我一定要得到!”

    高臨瀧表情不變,語氣卻沉了沉,眼眸定定的看着她,說出的話不知到是真還是假:“你想要跟凌彥楠結婚,那我怎麼辦?你利用完我後,就一腳將我踢開?小倩……你這麼無情,讓我好生傷心啊。”

    “我從來就沒有說過要跟你有什麼,從一開始我就說清楚了的,你要自己自作多情關我什麼事?”

    “唉,是我自己自作多情,我不怪你……真的不怪你……”高臨瀧笑笑,也不愁眉苦臉了,很快的就變了臉的說:“你說的都沒有錯,但是你怎麼知道凌彥楠一定會跟連慕然離婚?”

    金曉倩非常有自信的分析現在他們三家的形勢,說:“連家雖然是實力雄厚的家族,連慕然雖然也在公司上班,但是她畢竟上面有一個哥哥下面有一個弟弟,所以即使她再厲害也不可能接任公司,也只是爲連家打天下而已,她作爲一個出嫁了的女兒,能分到多少股份?但是我不同,我爸爸的東西以後都是我的,只要我想給,我可以將所有的東西都給他們凌家,雖然凌家現在也非常厲害,但是沒有人會嫌錢多的,我的出現能讓他們凌家錦上添花的話,他們爲什麼不答應?再說了,連慕然跟彥楠之間也根本就不存再什麼愛與不愛的事情,所以……他們有什麼好顧忌的?這麼便宜的買賣,他們爲什麼不做?”

    高臨瀧笑了下,挑沒道:“小倩……你是在提醒我,我該更努力的追你,然後娶你麼?這樣,我就會又更多的財產了,也不至於像現在這樣,是混落魄了,對吧?”

    “我警告你,你高臨瀧我還看不上,我勸你最好別亂動心思,就算你娶了我,屬於我的東西,我也不可能將它交給你保管,我擔心你還管不住!”

    高臨瀧笑笑,拾起筷子笑米米的給她夾了一筷子的菜放進她的碗裏,說:“好了,好了我不奢想了行不?我們快吃飯,快吃飯,我好餓了。”

    金曉倩也是餓了,也不再多說的低頭開始用餐。

    半個小時後,兩人終於饜足用餐巾擦嘴,再埋單的時候,他沒有掏錢包,而是金曉倩遞卡給服務員,服務員頓了下,說:“剛纔已經有一位小姐給你們埋了單。”

    “有人已經給我們埋單了?是誰?”金曉倩皺眉,她在京城這邊真的沒有什麼什麼熟悉的人,怎麼會有人給他們埋單?就算有,那也只有凌彥楠跟連慕然兩人,對對方竟然還是一個女人?

    想到這,她立刻的就想到了連慕然,想起她剛纔說的話,她臉色一沉,擔心他們所說的話,都給她給聽去了。

    但是她還沒來得及說什麼,坐在她身邊的高臨瀧就哈哈的笑了起來,看起來心情很不錯,她抿脣,皺眉的問,“你笑什麼?有什麼好笑的?”這點錢她纔不回在意,更加不覺得有什麼值得高興的,只有像他那樣的窮人才會在意這一點小錢。

    高臨瀧笑意深深的罷罷手,頓了下,說:“什麼,不用在意,我知道錢是誰付的。”

    “你知道?你在這裏有熟人?”金曉倩皺眉,據她所知,他再這邊應該沒有什麼親朋好友纔對,所以,怎麼會有人給他付錢?

    高臨瀧點點頭,眼眸閃爍了下,說:“恩,遇到連一個特別好玩的朋友,而且……還很大方呢,本來想要叫她進來跟我們一起吃飯的,奈何她趕時間,所以就算了。”

    這麼說來,就不可能是連慕然了?想到這,金曉倩才鬆了一口氣。

    飯吃完了,兩人也就準備離開,但是兩人去的地方卻不一樣,高臨瀧說:“過幾天后我會去一趟香港,所以,我需要大半個月之後,纔會去c市,你有什麼事就給我打電話吧。”

    “知道了,希望用得着你的時候,你別臨陣逃脫。”金曉倩揮揮手,就駕車離開了。

    “高總,我們不是後天就去香港嗎?是不是行程有變?”他的助理坐在駕駛座,再金曉倩走後,忍不住問他。

    高臨瀧不語,愜意的倚在座椅的背上,闔上眼眸像是要睡覺了。

    助理看了他一眼,見他不說話,也不再多問。他雖然做了他幾個月的助理了,但是他卻完全的不瞭解他,包括他的來歷,他的性格,包括他的想法,他所有的都不知道,但是卻知道他很喜歡金曉倩,幾乎對她有求必應,真的很好,甚至,即使對方不喜歡他,他也完全的不在意,雖然他不明白金曉倩到底有什值得他喜歡的,但是他卻真的很喜歡她。

    ……………………………………………………

    金曉倩回到連慕然的住處時,已經是晚上的開飯時間,卻只見到只有保姆在,偌大的房子裏顯得空空蕩蕩的,本來就不甚好的心情,再度的變得更加不好了。

    但是她還是勾起笑容問保姆,“阿姨,彥楠跟嫂子他們怎麼還沒回來?而且……您不做菜嗎?”如果是以往,保姆下午六點鐘左右就已經煮好飯等他們吃飯了,但今天,她卻沒有聞到飯菜的香味。想到這,她攥緊了手心,心裏猜到的就是他們一家三口都出去吃飯了,但是……爲什麼不叫上她?

    “哦,少爺跟少奶奶他們都出去了,剛纔打電話回來跟我說他們晚上不回來煮飯了,我還以您也跟他們一起呢。啊……金小姐,您要是還沒吃飯的話,那我現在就去做好了,您等一下哈……”

    金曉倩抿緊了小嘴,良久之後才說:“不用了,我還不餓,要是餓了,我會自己去找吃的,阿姨,您不用管我,不過……彥楠今天是不是一直都沒有回來?他去哪裏了?一直都在連……在嫂子那裏嗎?”

    保姆眉開眼笑的點點頭,開心的說:“是啊,少爺從今天出去後就沒有回來過了,將我這個老太婆扔在這裏一天都不管,他們夫妻啊,還真的是越來越恩愛了。”

    金曉倩咬着下脣,沒有再說話,頓了下才不大招呼的便上了樓。

    直到晚上八點多,連慕然跟凌彥楠才抱着已經熟睡了的小安進門。金曉倩聽到連開門聲,就從房間裏出來,見到凌彥楠回來,心裏頓時涌上來了一陣情緒,大聲的說:“彥楠,你終於回來啦?你跟嫂子就這麼的丟下我不管,我一個人好寂寞,好難過啊。”

    “小倩,小聲一點,小安睡着了。”連慕然看了她一眼,淡淡的說。

    凌彥楠聞言,聽了聽就算是過了,也沒有將金曉倩的埋怨放在心上,再說了,他也已經說過,他過來這邊是不可能有時間陪她的,而他是過來找連慕然的,現在,他跟連慕然多花一些時間相處,有什麼不對?她這個做他妹妹的,應該體諒一下他纔對。而且,下午四五點的時候,他打電話回來跟保姆說不回去吃飯時,聽保姆也說她今天出去了一整天,應該也玩得聽開心的吧,哪裏還會無聊?

    而且,他在聽到了連慕然的聲音後,就將全身心都投入到有關連慕然的事的事情中,聞言,他也顧不得回答她的問題,擔心小安會被吵醒,也不看金曉倩的,就抱着小安上樓去了。

    見凌彥楠頭也不回的上了樓,金曉倩想跟他說話,都找不到機會,她心情本來就不好了,睨了一眼連慕然,連慕然雖然知道她呆在凌彥楠的身邊不懷好意,而且兩人的公司已經漸漸的進入了冷戰時期,其實大家都懂彼此的意思,但是就是不想撮破這一層很薄的紙罷了。

    而且,她剛纔說的是事實,金曉倩人也下樓來了,也見到了小安已經躺在凌彥楠的懷裏睡着了,但是她卻還是大聲的叫,她只是小聲的說一下而已,並沒有什麼不對。而且,這裏是她的地盤,她金曉倩只是暫住進來而已,她雖然說過,叫她不用客氣,但是也只是說說而已,她還當真?

    不,其實連慕然知道,金曉倩不是將她的話當真了,而是她從來就沒有將她連慕然放在眼裏,在她的心裏,她讓她住下來是應該的,在這裏,她從來就沒有將自己當成是客人,想做什麼就是什麼。

    這些,她其實表現得不明顯,但是那是因爲凌彥楠在,但是現在他們連家的公司已經公開了要做對頭了,這麼說來,那還有什麼東西好掩飾的呢?

    但是既然金曉倩她想要演戲,既然她還沒選擇退演,那她就專業一點,陪她演下去就是了。

    她笑着對金曉倩點點頭,就想轉身也上樓來,但是金曉倩卻笑着叫住他說:“嫂子,今天跟彥楠去哪裏玩了?怎麼不帶上我?我一個人好無聊啊。”

    連慕然笑了笑,說:“也沒有玩什麼,就是隨便的逛了逛。”

    “哦,那你跟彥楠的感情真好啊,隨便逛也能逛一天。”

    連慕然但笑不語。

    “對了,嫂子,你明天忙不忙啊。”金曉倩又問。

    “還行吧,怎麼啦?”

    金曉倩笑得很開心,“嫂子,我明天沒有什麼事幹,就叫彥楠陪我玩一天,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哦,你跟彥楠說好了?”連慕然笑意深了深。

    “沒有,不過我想,只要我叫,彥楠都會答應我的,他這麼疼我。”

    “真不巧,明天我已經叫他陪我出去酒席呢,哎呀,那就麻煩了。”

    金曉倩眯眸,頓了下才說:”嫂子,我一個人真的好無聊哦,就叫彥楠陪陪我吧。”

    “也好,你跟着彥楠過來這麼久,他卻沒有陪過你,真的是我們夫妻兩人做的不對了,等一下我跟他說一下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
    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