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六十一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34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六十一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34字體大小: A+
     

    夜,漸深。

    凌彥楠也不再跟金曉倩多聊,就上樓去了,房間裏已經陷入了一片黑暗,裏面的人好像已經睡得很沉了,他打開chuang頭不遠處的檯燈,目光就落在了chuang上的連慕然身上,隨即有看了眼躺在連慕然懷裏的小安,他抿了抿脣。

    這麼想着,他的視線再度的落在連慕然漂亮的小臉上,連慕然雖然小嘴微抿,看上去雖然像是睡着的樣子,但是他知道她沒有睡着,他放低聲音開口:“沒有嬰兒chuang嗎?”

    連慕然不可能這麼快就恩呢該睡得着,更何況她現在了無睡意的,她睜開眼睛淡淡的搖頭:“我以爲只有我跟小安,所以沒有嬰兒chuang也沒有關係。”

    凌彥楠抿脣,他還壓抑着浴火,叫囂着想要要她,但是小安在這,他即使是精蟲上腦也只好壓下來了,在心裏無奈的嘆口氣,揉了揉小安的小腦袋,想起剛纔的事,他收回手,霸道的說:“下一次我不希望見到有除了跟你有血緣關係的男人留下來過夜,特別是我不在的時候。”

    連慕然不想再多說緣由,但是心底有些不悅,他能讓金曉倩進來,卻將簡裔雲送回去,他憑什麼?

    見她不說話,他眼眸微深,擡起她的下巴,語氣強硬了幾分:“怎麼不回答?你難道還想將簡裔雲或者是其他的我不認識的男人帶回來?”

    連慕然表情淡淡的,拂開他的手,淡淡的說:“我知道了。”

    凌彥的脾氣這才收斂了一些,擡眸時見到她眼眸深了一圈的眼袋,似乎很長一段時間沒有睡好了,他皺眉道:“快點睡吧。”

    連慕然躺在chuang上似乎在思索什麼問題,不答反問,“你跟小倩要在這裏住多久?”

    凌彥楠一頓,沒有說話。

    連慕然也不去想他到底是怎麼想的,掀起眼眸看他,眼眸裏盡是認真,繼續說:“我國幾天就要飛去別的地方了,要是要在京城多呆幾天的話也可以在這裏住下,但是……我希望如果我不在的話,小倩能搬出去,或者你搬出去,讓小倩住這裏也可以。”

    凌彥楠眯眸,“連慕然,你這句話什麼意思?你懷疑我會跟小倩亂來?”

    連慕然也是有脾氣的人,她倏地坐起來,語氣冷了幾分,聲音也飆高了幾分,“雲也是我的好友,他只是醉了我才讓他留宿,而且阿姨也在,你都可以發火,我爲什麼就不能要求你們兩個不能單獨在一起?凌彥楠,我希望你能不能這麼專橫?!”

    “說來說去你還是介意我將簡裔雲送走?既然你這麼想他在這裏住下,你爲什麼不堅持?”凌彥楠反駁完畢,心情忽然也變得糟糕起來,俯身狠狠的咬了一口她的脖頸,“你因爲他而對我生氣?我以爲已經過去了,而你還惦記着?”

    連慕然冷着臉推開他,“你講道理一點,我只是想要公平,同樣的都是我們的朋友,爲什麼雲就不能留下來而小倩就能?我能讓小倩留下來是尊重你,也希望你能尊重我一些!”

    連慕然盡然因爲簡裔雲對他發火,凌彥楠壓抑下來的脾氣也衝了上來,“簡裔雲怎麼能跟小倩相提並論?小倩只是我的朋友,而簡裔雲是你的前男友,這有可比性嗎?我要是讓他留下來,不久等同於默認了你能跟他亂來?!連慕然,我還沒這麼傻!”

    連慕然咬牙,生氣的將枕頭向他扔過去,“你亂說什麼?誰說雲是我的男朋友了?我們兩個一直以來就是簡簡單單的普普通通的朋友關係!一直都是,你不要亂說纔好!”

    凌彥楠一把接過她扔過來的枕頭,抿脣不悅的說:“連慕然,敢做就敢認,你們既然已經是過去式了,我也不會去幹擾什麼,但是我希望你們能知道你們現在已經不可能了,再像以前那樣親密往來,合適嗎?”

    連慕然抿脣,冷哼一聲,有些氣怒的搶過他手裏的枕頭,壓在chuang上,躺下來,悶悶的說:“我連慕然一直以來都是敢作敢當,我說沒有跟雲在一起過就是沒有!如果真的跟雲在一起過,我也會承認,這又不是見不得人的事,我爲什麼不認?”

    凌彥楠眯眸,他一直都知道連慕然要是做了的事情,她不可能不承認,這麼說來,連慕然跟簡裔雲從來沒有交往過了?

    想到這,他的臉色瞬間緩和了幾分,但是想起簡裔雲對他說過的話,他眯了眯眼眸,將她拉過來,翻身將她ya在身下,眼眸直視她的眼眸,說:“就算你們沒有什麼關係,但是也不能走得太近了,你已經結婚了,跟一個單身的男人折磨親密,合適嗎?”

    連慕然依舊還是那個問題,“那你讓小倩這麼親密,你覺得合適嗎?”

    凌彥楠頓了下,眯起眼眸,剛想說話,連慕然就說:“如果你覺得適合的話,那就別干擾我,如果你覺得不適合的話,那就答應我,在我走了之後,你們要是留下來,一定得有一個人要搬出去,跟她保持距離。”連慕然自認爲,對於簡裔雲,他們兩人一向都是規規矩矩的,沒有做過什麼出格的事,不會像金曉倩那樣,他去到哪,跟到哪。他們兩人也不會經常見面,就算見面,也就是一起出頓飯聊聊天那樣而已,沒有什麼肢體接觸,而金曉倩卻經常挽着他的手臂不撒手,這樣子,怎麼看都不對。。

    凌彥楠薄脣微勾,笑了下,輕捏了下她的下巴,說:“所以說……你吃醋了?”

    連慕然小臉一熱,躲開他的手掌,悶悶的說:“隨你怎麼說,但是我自認我沒有做錯。”

    凌彥楠不語,放開她就打開衣櫃去找衣服,準備洗澡去了。

    他打開衣櫃纔想起這裏並非他們在c市的房間,衣櫃裏並沒有他的衣服,他好像已經在潛意識裏覺得,有她,有小安在,就是他的家了,所以他纔有些恍惚的以爲,這裏還是他的家。

    但是,讓他驚訝的是,衣櫃裏竟然有他的衣服,是他這次出差帶着過來的,全都被掛在了衣櫃裏,他頓了,側眸看向連慕然,連慕然即使不看他也知道他正在看她,她也不擡頭,閉上眼睛想要入睡了,“經常穿的衣服還是放衣櫃裏面要好一些。”

    凌彥楠不語,拿了一套衣服就進去了浴室。

    連慕然側眸看着他的背影,她其實是自作主張的翻他的東西的,沒問過他,以爲他知道後會發脾氣,沒想到他這麼平和的就接受了。

    ……………………………………………………

    早上,凌彥楠起來時房間裏已經沒有了連慕然跟小安的身影,下樓時只看到保姆正在收拾,見到他,笑道:“少爺,早。”

    凌彥楠點點頭,問:“少奶奶呢?”

    “哦,一早就去上班了。”

    凌彥楠吃着保姆準備的早餐,沒有說話,覺得有些無聊,便問:“她每天都這麼早出去嗎?”

    “是啊,少奶奶很忙的,好像有很多事要處理呢。”說着,她想到了簡裔雲,猶豫了下,便說:“少爺,其實少奶奶讓那位簡少爺在這裏住下是因爲他幫少奶奶擋了酒,他才醉了,少奶奶過意不去,他一個人住,少奶奶不放心,就想留他下來住一晚,順便的照顧照顧他。”

    凌彥楠也知道,她出差肯定少不了應酬,也就少不了出席何種酒席,她不喝酒能避得了初一,避不了十五,想到這,他纔想起,他忽略了一些事。

    他匆匆的吃了早飯後,上樓去拿了一個包包,下樓轉身就要離開,這時碰巧的,金曉倩也下樓來了,見他往外走,忙上前問:“彥楠,你要去哪裏啊?等等我,我也去。”

    凌彥楠說:“小倩,我去找你嫂子,今天你想去哪裏玩就自己去吧,我先走了。”

    “哎,彥楠,等等我啊,我也想去。”金曉倩急。

    凌彥楠不想有人跟着他,他就找了一個很好的理由來說服她:“聽說你爸的公司正在跟你嫂子的公司又合作,你去不大合適,我先走了。”

    金曉倩抿着小嘴,還想說什麼,凌彥楠已經出門了,而保姆也拉着她的手臂說:“金小姐,我給您做了早飯,您嘗一嘗。”

    金曉倩想追出去的,但是被她拉住了,她只鞥呢眼睜睜的看着凌彥楠出門,心裏有些氣保姆,想狠狠的甩開她的手,但還是她卻只能強硬的壓下自己的脾氣,微笑着點頭,在飯廳裏坐下。

    ……………………………………………………

    凌彥楠過來第一個找的雖然是連慕然,也在連慕然住的地方住下來了,但是不代表他在京城這裏沒有自己的產業。

    他坐了出租車到了自己買下來後卻沒有怎麼住的房子樓下,進屋子裏拿了車鑰匙就下樓來,到車庫開了一輛車就直往連慕然工作的地方過去。

    他上來時,連慕然正在工作,見到他來,真的是愣了愣,“你怎麼來了?”說着,看了看他的後面,看看是否跟着人。

    “就我一個人。”凌彥楠在沙發上坐下,淡淡的說,這句話,也當是迴應她昨晚提出來的話吧。昨晚,對於她的要求,他沒有答應,也沒有否決,現在,他一個人過來,其實就已經告訴她,她的要求,他能做到。

    他能來,而且是不跟金曉倩一起來,連慕然自然很開心,但是她卻是來工作的,所以,她有言在先,“你不去玩嗎?我要工作,沒有時間陪你。”

    “我知道。”現在想想,他會過來這邊,不像是金曉倩那樣是爲了玩的,而是衝着她來的,來找她的,所以她去到哪裏,他跟着去,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連慕然覺得有些遺憾,他難得的過來找她,她心情也好了很多,嘴角勾出了一絲笑容,“但是我中午還有一個飯局,我必須出席,你還是想回去吧。”

    凌彥楠搖頭,聞言,眼眸更是深邃了一些,“我跟你一起去。”

    他會過來她公司,也是爲了這個目的。

    簡裔雲能幫連慕然擋酒,不過是因爲他做得不夠好,能讓他有縫隙去給她獻殷勤,現在有他,也就用不着簡裔雲了,他自己的老婆,自己的女人,他自己來維護就好了,用不着別的男人!

    連慕然心一動,心底慢慢的也變得柔軟起來,“你確定?我不知道這頓飯要吃多久的……”

    “我知道,反正我有空,去一下也無妨。”凌彥楠說完卻微微的蹙起,眉頭來,比起她對他的小心翼翼,他更喜歡她能直觀的表達自己的想法,他們是夫妻,兩人之間還客氣什麼?所以,又有什麼好小心翼翼的呢?

    連慕然也便不再拒絕,翹起嘴角繼續工作,但是她這時卻無心工作,視線就情不自禁的會落在他的身上,就那一移開,心也控制不住的不斷的鼓動着,她覺得自己有些不爭氣,但是她就是壓抑不了自己。

    直到很久之後,連慕然纔回過神來,重新的開始工作,只是效率不高就是了。

    凌彥楠已經猜到了連慕然會很忙,沒有時間管他,他就拿了自己的包包來,而他也不想打擾她,便打開平板電腦來,似乎也在處理公事。

    兩人就這麼安靜的坐在辦公室裏,坐着自己的事情,時間靜悄悄的,就過去了,途中,連慕然在這邊的公司的高管進來過一次,見到凌彥楠,不禁的愣了下,有些驚訝凌彥楠的到來,但是他怎麼看都覺得連慕然跟他是非常的般配,他跟連慕然討論完事情後,就懷着滿肚子的八卦信息出了連慕然的辦公室。

    到了跟人約定了飯局的時間,連慕然就跟凌彥楠挽着手下樓了,還有幾位高管一起,都到了飯局的地點。

    合作商見到凌彥楠的到來也很驚訝,傳言說他們夫妻兩人的感情並不好,但今日一見,倒讓人覺得報刊上寫的那些都是流言蜚語,他們夫妻兩人的感情看起來也還不錯。

    很多人想要給連慕然敬酒,都給凌彥楠擋掉了,而且她不能沾酒的理由由他來說出口,也比較有說服力,也沒有人勉強連慕然了,倒是凌彥楠喝了不少,連慕然皺眉,扯扯他的衣角:“能少喝點就少喝點。”

    凌彥楠抿脣淺笑了下,這點酒還灌不醉他,但是他倒是挺喜歡看她爲他擔心的模樣,這讓他的心情變得更好,“我知道。”說完,昂首,半杯酒又下肚了。

    連慕然皺眉,心裏有些後悔讓他跟着她過來了。

    說實話,他能陪她來,給她擋酒,她是很高興的,但是見他喝成這樣子,她看着心裏卻不好受,以前,她也想,要是他在,她就不用每一次都擔心自己被人灌酒,但是現在算是盼到了,但是她的心真的高興不起來,說到底的,她還是心疼他,不想他喝太多,喝醉了,受苦的還是他自己。

    連慕然想權他少喝點兒的,但是話還沒說出口,就聽到了門外引來了一陣騷動,她皺眉,沒有理會,不一會兒,騷動就已經過去了,恢復了平靜。

    剛纔引起騷動時,有一位合作商也出去看了眼,騷動壓下來了,他回來笑着說:“沒什麼事,就是我們京城簡家的三少,找錯地方了。”

    連慕然一愣,自然就知道對方口中的三少爺就是簡裔雲了,覺得對方可能是喝酒了纔會找錯地方,有些擔心,她忙起身問:“三少爺他現在在哪裏?”

    那位合作商聞言,也就回答道:“哦,就在——”

    “坐下。”凌彥楠端在嘴邊的笑容倏地就凹了下來,不着痕跡的拉她坐下來,說:“要去哪裏?”說着,對其他人點點頭,就轉身離開了。

    “我去看看,很快就回來。”連慕然說着,推開他的手,轉身離開,凌彥楠抿脣,想拉她的手,但是奈何她的腳步移動太快,他的手就生生的尷尬的頓在了半空中。

    其他的合作商雖然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是也知道連慕然跟簡裔雲的關係是比較好的,聽說他們是青梅竹馬,而連慕然擔心一下簡裔雲也是人之常情,但是現在看來下,覺得其中可能有蹊蹺,而且他們也從小道消息打聽到,說連慕然這次來北京,還是簡裔雲罩着的,而這個罩着,現在看來,好像也有別樣的意思了。頓時也覺得,他們夫妻兩人的感情雖然說沒有報刊上報道的那樣壞,但是也沒有之前給他們的印象那樣好。

    凌彥楠抿着薄脣,漸漸的在嘴角綻開一朵淺笑,看着各位合作商雖然隱藏得好,卻還是能看到一些看戲的痕跡的。

    他攥住酒杯的手越攥越緊,睨了眼門口的方向,在心底輕哼一聲。

    他擔心她纔過來,而她卻因爲聽到簡裔雲的名字就擔心的離開,她將他當成是什麼了?

    連慕然問人,卻沒有問到簡裔雲到底在那個包廂吃飯。

    她皺眉,想着他不像她,他是京城三少爺,沒有人敢對他怎麼樣,就算是喝醉了,也有人會通知他的父母,想到這,她找了一圈,沒有見到人就準備回去她用餐的地方,但是,這時,在樓梯的拐角處卻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她轉過身,剛想叫簡裔雲的名字,卻在聽到他開口說的話時,頓住了腳步。

    “你來這裏幹什麼?”這是簡裔雲的聲音。

    “我來這裏,好像不關你的事吧?簡三少?而且我們好像只見過一次面,並不熟悉吧,你問這些,適合嗎?”

    聽到這句話,連慕然驚愕的張眸,沒想到他們兩人會在一起談話,因爲另一個人竟然是金曉倩!

    簡裔雲嗤笑了一聲,一點也不客氣的說:“是嗎?要我看某人可是跟蹤狂呢。”如果不是跟蹤,他在找到了連慕然所在的包廂時,她不會這麼恰巧的就出現在門口處。

    金曉倩冷笑,她在門口聽到了他聊電話,也知道他是爲什麼來這裏的,便諷刺的說:“我是跟蹤彥楠,但是那又怎麼樣?你又做了什麼?你別以爲我不知你喜歡連慕然那個女人,明明擔心她,所以得知她會在這裏有飯局後,就過來了,卻沒想到彥楠會跟她一起過來,所以……你纔會什麼都沒來得及做,黯然的收場吧。”

    簡裔雲沒有說話,因爲他是知道連慕然會來這個飯局,擔心了就想過來看看,卻沒想到凌彥楠也在,他看見凌彥楠後,心裏雖然覺得替連慕然開心,也放心了很多,但是,難過和傷心也不是沒有,只是,在他還沒來得及離開時,就見到了金曉倩,纔會引來剛纔的那一陣騷動。

    簡裔雲不說話,凌彥楠繼續諷刺道:“怎麼?沒話說了?別自欺欺人的跟我說,你不愛連慕然,我想只有連慕然那個女人什麼都不知道而已,這可能就是可笑的當局者迷吧。”

    簡裔雲冷冷的抿脣,說:“你明知道他們已經結婚了,你卻還要踏一隻腳進去,不覺得自己太過分了嗎?”

    “哼,我怎麼就不能踏一隻腳進去了?想當初,連慕然也不是踏一隻腳進去曲淺溪跟凌彥楠他們兩人?她都這麼做就不過分,我這麼做就過分了?既然她能做,我爲什麼不能?”

    連慕然身子倏地一僵,緩緩的後退了一小步,臉色忽然變得蒼白,攥緊是十指。

    她眼眸是驚訝的張開的,她是真的非常驚訝,她從來沒有想過簡裔雲會有可能會喜歡她,他們從小就認識了,她真的能看得出來簡裔雲是不喜歡她的,那他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喜歡她的?如果早就喜歡了,爲什麼不跟她說?

    而讓她臉色蒼白的是金曉倩那句,她連慕然也是小三這句話。

    雖然她知道曲淺溪不愛凌彥楠,但是凌彥楠是愛曲淺溪的,她也知道自己無論是有什麼解釋,多完美的藉口,都抹不掉她當初也是一個小三,插進了他們之間,所以,要說她有什麼對不起凌彥楠的,就這一點,她無法做到問心無愧,也是因爲這一點,她纔會在被他忽視時,別他冷落時,一聲不哼,甚至從來不敢要求什麼。

    雖然,她知道曲淺溪不喜歡凌彥楠,但是誰知道日後她嫂子就一定不會喜歡上她?如果她什麼都不做的話,或許他們兩人就有機會能心靈相通,然後幸福的在一起了。

    接下來他們再說了什麼,連慕然不知道了,她就倚在門邊,聽到了高跟鞋篤篤的離去的遠去的聲音,她頓了下,才轉身走出來,卻和迎面而來的人,正好打個照面,兩人均愣了下,頓住了原地,一動不動的看着對方。

    簡裔雲倚在牆壁上,昂着頭,眼眸微微的闔上,讓人難以看清他臉上的表情,但他的聲音卻很平靜,“你都聽到了?”

    連慕然沒有說話,就這麼的看着他,並不知道該說什麼,最後,在她想要開口時,簡裔雲看了她一眼想說話,卻不知道自己到底要說什麼,所以一直的看着她,度說不出話來。

    其實,簡裔雲也不知道該說什麼的,怎麼說,都不對,所以,說不出話來。

    “雲,對不起……”連慕然雙手捂脣,她第一次發現自己竟然如此的白癡,竟然沒有看出來他喜歡她,耽誤了他這麼久,要是她能早點看出來的話,狠狠的拒絕他,他或許會覺得她狠心,或許他們之間也會因此再也做不成朋友,但是她是真的不想他太過辛苦,因爲她自己是過來人,知道暗戀一個人是多麼辛苦的事。

    他或許不知道,他陪着她度過了年少,少年時期,見證着彼此的成長,一路走來不容易,他是她除了家人以外,跟她最好的人,雖然挺忙不一定彼此經常聯繫,但是即使幾年沒有音訊,沒有見過面,卻也找不到絲毫的生疏感,也不會彼此產生不信任,他們是很要好的朋友,一直以來,她都是這麼認爲的。

    但是現在她才發現,她錯了。

    有時候有這些事有些情況有些話不能說太多,也不能說,簡裔雲沒有說話,他看了她一眼,沒有說太多其他的東西,只是說“淡淡的說:“我過兩天就準備去工作了,以後,你自己好好照顧自己,不要太勉強自己了……保重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
    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