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六十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3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六十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33字體大小: A+
     

    凌彥楠勾了勾脣,冷冷的撥開了金曉倩的手,走過去面對着連慕然,語氣淡淡的:“你所說的朋友,就是他?”簡裔雲?他是這邊的人,還擔心沒有地方住?他在這裏幹什麼?

    連慕然感覺到他生氣了,纔想解釋,就見到樓上的簡裔雲下樓來了,邊走邊說:“小然,我先走了。”

    他說着,人已經到了樓下,他見凌彥楠的神色不佳,知道他肯能是誤會了,掃了眼連慕然,纔對凌彥楠說:“我今天去應酬了,被人灌醉,小然見到了就送我回來這裏,不過我現在好多了,那就先走了。”

    他的臉色看起來不太好,連慕然雖然知道凌彥楠在爲什麼而生氣,但是還是忍不住的多問一句:“你確定你可以?”

    簡裔雲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似乎在責怪她不該再多問,“剛纔躺一會好多了,謝了。”

    但是連慕然還是不放心他一個人開車回去,擔心路上會出什麼事,畢竟他喝了多少她是知根知底的,“彥楠,雲今晚喝了不少酒,我們也順道的送他回去吧。”

    凌彥楠薄脣緊抿,即使簡裔雲是喝醉了,也構不成他會在這裏睡的理由,要是他不過來這裏,或許一晚會變成很多晚,誰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保姆出來聽到他們的談話,頓時也明白了發生了什麼,無非就是凌彥楠忌諱簡裔雲,覺得連慕然收留一個大男人在這裏不妥,心裏不舒服了,而偏偏現在連慕然還不知道簡裔雲喜歡她,所以現在他們說得再多,都是徒然。

    簡裔雲自然明白連慕然的心裏,她是感激他幫了他,也擔心他途中會出事,她的好意他心領了,擔心她說再多讓凌彥楠更加誤會,“小然,我已經好了很多,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說着,就轉身離開。

    凌彥楠皺眉的看着簡裔雲的背影,抿了抿脣忽然說:“走吧。”

    連慕然鬆了口氣,跟上他們。他們三人走在前面,就留下了金曉倩,她站在原地看着他們,忽然說:“彥楠,既然簡先生不住這裏,就多出一個房間了,既然這樣能不能讓我留下?”

    連慕然的腳步倏地一頓,眼神隨即變得沉了沉,她沒有看金曉倩,只是擡眸看凌彥楠。

    凌彥楠聞言,蹙起了眉頭。

    金曉倩算是他帶過來的人,也是他的朋友,要是他拒絕了,將她一個人扔去酒店住,怎麼說也說不過去,但是他心裏也不想她留在這裏,通過英國這十來天她已經發現,她是比較粘人的,要是她留在這裏,經常粘着他,那他跟連慕然本來就不多的空間就變得更加少了。

    “金小姐,您是彥楠的朋友?”這時,簡裔雲掀脣笑了笑,久違的吊兒郎當的模樣,“我也是小然的朋友,我是看他們夫妻才相聚,肯定有很多話要說,我們就不要打擾他們好了,我是京城人,金小姐喜歡怎麼樣的酒店?我可以叫人幫您訂的。”

    簡裔雲這句話,說得已經夠明顯了,就是告訴金曉倩和凌彥楠,他簡裔雲跟連慕然的關係就跟凌彥楠跟金曉倩一樣,既然都是一樣的,他都走了,金曉倩有什麼理由留下?

    金曉倩小臉一僵,沒想到簡裔雲會這麼說。她直接問凌彥楠而不是連慕然是有原因的,其一是希望凌彥楠能對她心軟,而是讓連慕然難做,到最後,連慕然還是會顧忌到她是凌彥楠的朋友而不好意思叫她走,她一定能夠留下來的。

    但是,既然簡裔雲說了這句話,要是她不走,就是不識相了,就是破壞人家夫妻相聚的不和.諧的人了。

    但是……他不瞭解她,不知道她不是那種被人一說就放棄的人。

    “可是……我跟簡先生您不一樣啊,對於您,京城是您的家,您熟悉,又有地方住,而我在這裏只是遊玩,完全不熟悉這裏,我一個女孩子在外,怎麼也不安全,我自然也知道打擾了嫂子跟彥楠,但是我不習慣一個人身在他鄉卻連一個熟悉的人都沒有,我會不習慣。”

    連慕然面無表情的抿脣,金曉倩比她所知道的,還要難纏一些。

    凌彥楠也皺眉,金曉倩說完話就看着他,意思是讓他給她一個答覆,他側眸看向連慕然,這房子是她的,他該尊重她的想法,但是她既然不說話,而他也確實沒有理由拒絕金曉倩,只好說:“小倩跟你嫂子和我客氣什麼,你想要留下來就留下來吧。”

    連慕然抿了抿脣,隨即便說:“既然房間空出來了,小倩你留下來也好,我跟彥楠也會放心一些。”

    說着,她叫伯母將金曉倩的東西搬到樓上,說:“小倩你坐了這麼久飛機,也累了,就先休息一下吧,要是餓了就叫保姆給你做點吃的,不要太客氣了,就當自己家一樣。不過我現在不能陪你了,雲喝了這麼多酒,我不放心他一個人回去,要送一送他。”

    說着,她就扭頭對簡裔雲說:“雲,我們走吧。”

    連慕然從頭到尾說的話都很溫和,眼眸也很平靜,但是凌彥楠卻知道她似乎生氣了,他想了下,覺得她可能是生氣他對簡裔雲這個態度,卻讓金曉倩留了下來,同樣是彼此的朋友,差別的待遇讓她心裏不舒服了。

    連慕年不喜歡她爲別的人生他的氣,而且他極度的不喜歡她跟簡裔雲兩人獨處,他一把奪過她手中的鑰匙,說:“既然你不放心簡三少,那我送他回家。”

    連慕然還沒來得及說話,凌彥楠就走出門去了,說:“簡三少,我們走吧。”

    兩人上了車,彼此的心思都是明瞭的,也沒有怎麼掩飾,所以車子一度的陷入了沉默中。

    途中,良久之後,凌彥楠看了眼簡裔雲說:“無論你心裏藏着怎麼樣的心思,你都應該知道,她是我的妻子,你的那些心思,都得給我統統的藏起來!遠離她!”

    他記得一清二楚,範曼麗說過,他們在大學曾經是男女朋友,他不管他們爲什麼要分手,但既然分手了,而連慕然也是他的妻子了,即使他簡裔雲再對她舊情復燃,那他也只能離她遠遠纔是正確。

    簡裔雲淡淡的瞟了他一眼,見他臉色不善,輕哼了一聲,說:“我自己在做什麼,我自有分寸,要不是知道她已經結婚了,現在我跟她的關係就不可能只保留在朋友的這個點上,越軌的事情我也不可能會做,我也不會插進去你們之間,這一點,你放心好了。”

    就是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所以在c市時,兩人其實有很多時間相聚,他也只能忍着,以工作忙碌爲理由,不去見她,擔心自己經常過去找她會讓她看出自己的心思,給她帶來困擾。但是,有時候他也有忍不住的時候,尤其是,他覺得他們很有緣,經常都能碰到,每一次他會去找她,都是因爲兩人碰到過,他才忍不住找她的。

    而兩人一起到了京城這邊,他跟她一起回來,並不是想示威,也不是說要抓住機會爭取她的心,而是他知道他們連家在京城雖然有勢力,但是跟他們京城第一簡家想比,那是沒法比的,能跟他接觸的人都是非富即貴,誰不知道他們簡家?誰不知道他簡少爺?

    她是過來做生意的,也是過來整頓公司的,要是她的合作商知道她是跟他一起過來的,看在他的面子上,肯定會少很多幹擾,也不敢對他怎麼樣。

    但是,強龍壓不過地頭蛇,有一些人他們簡家不能輕易得罪,他也只好出馬,所以纔有了今天他被人灌醉的這件事。

    當然,他也沒有這麼無私,他什麼都不說,連慕然也自然的不會知道他的用心,但是他還是希望她能看到他的好,期待她能對他多幾分不是朋友的好感。

    所以說,人就是矯情的,所以,他自己也不敢說自己是完全的沒有私心,所以在跟凌彥楠單獨在一起的時候,他纔會表現得這麼直接。

    說完,他看着他又說:“不過……要是你們之間真的結束了,那無論我做什麼,你也沒有資格過問了吧。”

    凌彥楠臉色一沉,聽到他前半截的話纔好看了一點的臉色,忽然又變得陰霾:“你是惦記着讓我們離婚?但是我想你的如意算盤不會敲得響的,我們不可能會離婚!”

    簡裔雲冷哼一聲,冷冷的說:“是嗎?可是我倒是不怎麼覺得,雖然我不知道你哪裏來的自信,但是你捫心自問,你有什麼值得小然忍氣吞聲,就算是冷言冷語,即使是不相愛也要跟你過一輩子?她又不是找不到跟你一樣優秀或者是比你更好的人,她更不愁找不到對她更好的,愛她的男人,你說……就你現在跟她這樣的情形,你憑什麼說你們有一輩子?要是你們再這樣下去,我想我不用再等一年,就能盼到我想要的了,你信不信?”

    “你——”凌彥楠咬牙,睨了一眼簡裔雲,想說話反駁,卻發現自己竟然詞窮了,找不到話,措不到辭來反駁他的話,而且,該死的是他的話深深的在敲打着他的心,讓他不禁的深深的擔心起來,雙手不自禁的攥緊了方向盆。

    見他臉色不好,簡裔雲閉了閉眼眸,良久才睜開雙眼,又說道:“小然現在或許能忍受得了現在這樣跟你過下去,但是她不可能一輩子都滿足於此,哪個女人不希望自己能被自己的男人疼愛?等她忍受不了跟你過這樣夫妻間並沒有愛的日子,她自然會想找一個愛她的,疼她的,對她還的男人了。”

    “說得你好像很瞭解她似的。”凌彥楠臉色更加不好了,他回頭看了他一眼,說:“你說我們兩人的婚姻既然不夠好,就是我一個人的責任了?她連慕然沒有責任?”他自認,自己是有錯,但是她連慕然難道就沒有錯了嗎?

    她對待他這個丈夫冷漠不已,比對他簡裔雲這個朋友都不如,她沒錯?笑話!

    簡裔雲笑了下,說:“我知道小然性子可能是傲了點,倔強了點,但是你要是說她有錯,指的應該就是她對你的態度了,但是那也是你自己自找的,她應該跟你示好過,卻被你傷害過,所以,她纔會如此,其實,只要你對她好點,再好一點,我敢保證,她能比你對她好一倍,甚至是十倍的回報你。”

    凌彥楠其實真的非常的不喜歡聽他說起連慕然,而且還是這麼的瞭解,他眼眸深沉如泉,非常的不舒服,他其實也不喜歡聽他說這些,但是該死的是,他竟然一字一句都聽進去了,過後他的話甚至還在他的耳邊裏不斷的回放着。

    “我可以承諾不會對她出手,我也可以不見她,但是我醜話說在前頭,要是你們之間真的完了,小然說要跟你離婚的話,那我就不會再顧忌什麼的了。”

    “那我想,你恐怕只會空等,大頭來一場空了。”凌彥楠抿脣,非常的不爽,“簡公子,你覺得你說這些,合適嗎?”

    簡裔雲不再說話,別開臉不看他,既然他不說話,凌彥楠自然也沒有興趣跟他交談,所以,一直到送簡裔雲回到了家,兩人都是沉默着的。

    …………………………………………………………

    凌彥楠送簡裔雲回去,房子裏只剩下連慕然跟金曉倩,還有保姆三人。保姆聽說金曉倩跟凌彥楠兩人都還沒吃晚飯,就進去廚房忙活了,大廳裏只剩下連慕年跟金曉倩了。既然金曉倩還沒睡,連慕然怎麼說也是房子的主人,也不好意思上樓去睡覺,就留下來陪金曉倩了。

    金曉倩體貼的笑笑,說:“嫂子,您要是困了,就先回去睡覺吧,不用管我了。”

    如果連慕然想要帶着面具跟人客套,即使金曉倩能演戲,她也一樣能奉陪到底,她這幾年在商場上的歷練,不是假的,她笑了笑,露出對自己家妹妹的那種笑容,不會金曉倩覺得有距離:“我現在還不困,你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儘管開口,不要客氣。”

    金曉倩頓了下,覺得自己是多心了,連慕然並沒有發現她喜歡着凌彥楠的事,否則,她對她的態度一點也沒有變,“好,我知道了,那我先上樓去整理行李了。”

    連慕然笑,“嗯,需要幫忙的話,記得叫我一聲。”

    金曉倩點頭,上樓了,連慕然跟着金曉倩上樓,小臉緩緩的沉了沉,坐在沙發上,不知道在想什麼,很快,屋子裏就飄着一股飯菜的香味,連慕然今晚也沒有怎麼吃,不禁的也有些餓了,吞了吞唾液。

    保姆出來,問她:“少奶奶,飯菜可以了,要等少爺回來再上菜嗎?”

    連慕然搖頭,“現在就端出來吧,別餓壞客人了,我現在就叫小倩下來吃飯。”說着,她就上樓了,敲了敲她的房間隔壁的門,叫金曉倩下樓來吃飯。

    金曉倩已經整理好了行李,聽到敲門聲時,她正在洗澡,她迴應道洗完澡就下來,連慕然眼眸微深,應聲轉身離開下樓了。

    這時,凌彥楠也回來了,只是薄脣緊緊的抿着,臉色不大好。

    連慕然看着,也沒有多問緣由,只是說:“阿姨已經做好了飯,洗手出來吃飯吧。”

    “小倩呢?她晚飯也沒吃,怎麼不叫她下來吃飯?”他淡淡的說着,就向樓梯走去,步子很大,不一會兒,就上了樓,敲了金曉倩的房門,叫她下樓來吃飯。

    他的話或許沒有別的意思,但是連慕然聽着,就變得不對勁了,覺得他是在責怪她nue待了金曉倩,所以他不高興了。

    連慕然抿脣,站在客廳裏,什麼話都說不出來,頓時也不覺得肚子餓了,就站着,看着他敲門,再看着金曉倩穿着睡衣就下樓來了,保姆也將連慕然的臉色看在眼裏,眼眸不由得一深,覺得她有可能是在忌憚金曉倩跟凌彥楠的關係,聞言盛湯的手也是一頓,頓時醍醐灌頂的忍不住多看了幾眼金曉倩。

    她之前就想到簡裔雲有可能對連慕然有別樣的心思,卻忘記了金曉倩也可能對凌彥楠有心思,而簡裔雲的心思是不具有侵略性的,而金曉倩則老是跟在凌彥楠身邊,要是她真的對凌彥楠有什麼心思的話,那就是明目張膽的衝着他來的了,是極具目的性、侵略性的!

    而保姆見到金曉倩身上穿着睡衣時,頓時就皺了眉,看到這一幕,想到這了她可能對凌彥楠有心思,她忽然的就對金曉倩喜歡不起來了。

    再怎麼不客氣,在別人家裏,也應該客氣一點,在別人家,還有男人在,穿睡衣出來吃飯,這哪裏是一個有教養的千金小姐能做出來的?她一個千金小姐,也不可能不懂這點禮儀。

    在他們兩人下樓時,連慕然也往他們走去,三人走到一起時,說:“你們先吃吧,我就不陪你們了。”

    保姆服侍了連慕然跟小安這麼近,自然也知道連慕然是出去應酬不可能能吃飽,現在也這個鐘點了,就算她吃飽了,在這個時候,也餓了,而她忽然的也不想看到連慕然跟金曉倩兩人單獨在一起,“少奶奶,您今天出去應酬不是也沒有吃多少東西嗎?也一起吃一點吧。”

    凌彥楠聞言,視線落在她的身上,緊緊的盯着她不放,這一看,發現她本來就沒有多少肉的小臉這十來天不見,更加瘦了,他移開金曉倩挽住他的手臂,直接的攥住她的小手,說:“既然餓了,就一起過來吃吧。”說着,拉着她到飯廳走去,而連慕然也沒有掙扎。

    三人就在飯廳裏坐下,一起用餐,保姆在他們喝完湯後,給他們剩飯時說:“我不知道金小姐喜歡吃什麼,這些飯菜都是少爺跟少奶奶喜歡吃的,要是不合金小姐的胃口,還望多多擔待。”

    金曉倩條絨甜美,就像對着一個長者一樣尊敬的對保姆說:“我自小就不挑吃,所以沒關係的,而且您做的飯菜很好吃,謝謝您,這麼晚了,還要爲我忙碌,打擾您睡覺了。”

    保姆雖然活的時間比金曉倩長,但是卻學不來她這表面上的功夫,聞言也愣了下,點點頭,沒有再說話。

    連慕然看了眼保姆,知道她一向喜歡早睡,便說:“阿姨,你先上樓去睡覺吧,碗筷明天再洗也沒有關係的。”

    聽連慕然叫她一聲,雖然沒有任何敬稱,但是卻讓她覺得舒服,自然,保姆聞言就露出了笑容,也不推遲的點頭,說:“少奶奶,那我先上去了。”

    保姆上樓去了,偌大的飯廳裏,只有三人在用餐,金曉倩好像很開心,在跟凌彥楠聊天,而他們說的是在國外的趣事,連慕然不在場,自然也就參與不進去了。

    凌彥楠見連慕然沒有什麼表情,知道她不喜歡不熟悉的人在吃飯的時候說話,據說這是他們連家的傳統,吃飯時是不說話的。

    他看了一眼,給金曉倩夾了一塊肉,示意她不要再說了,“先吃晚飯再說吧。”

    金曉倩愣了下,嘴角不着痕跡的翹了起來。

    他們吃飯這麼久了,凌彥楠從未給連慕然夾過什麼食物,卻夾給她,自然的跟她的關係比連慕然還要好,想到這,她的心能不樂開花嗎?

    連慕然攥住筷子的手一頓,沒有看他們,只是吃自己的飯。

    金曉倩就更加高興了,興奮不語,就想找話題說:“對了,嫂子——”

    凌彥楠頓了下筷子,有些不悅的皺眉,“小倩,吃飯吧,你嫂子不喜歡吃飯時有人在說話。”

    金曉倩一愣,臉色突然就慘白了,笑容直接的就僵在了嘴角,忽然懂了凌彥楠夾給她肉的意思了,他是想讓她閉嘴,而不是表示他跟她的關係比較親暱。

    連慕然淡淡的掀脣道:“沒關係,小倩既然開心,就多說一些,我愛聽。”

    金曉倩還沒說話,凌彥楠就皺了眉,覺得連慕然在勉強自己,雖然不喜歡,卻因爲金曉倩是他的朋友而不好意思開口,想到這,他頓時就沒什麼胃口了,他不想連慕然因爲他而受委屈,不開心,因爲腦海裏就想起了簡裔雲說過的話。

    金曉倩抱歉的對連慕然笑笑,接下來用餐的時間也不再說話了,而好像,自從凌彥楠說了她後,她便沒有怎麼動過碗筷,似乎也沒有了心思用餐了。

    三人都沒有心思吃飯,所以很快就放碗了。

    無論是在連家還是凌家,連慕然都很少收拾碗筷,但是現在既然保姆不在,那就只好由她來收拾,但是她才動手,金曉倩就過來幫忙,說:“嫂子,還是讓我來吧。”

    “你會?”連慕然頓了下,她很少做這些的,所以不怎麼會。她只是想收拾一下而已,碗準備讓保姆來洗的,她沒洗過碗。

    “嗯嗯,我之前一個人在國外也都是自己做的。”

    連慕然淡笑了下,拒絕道:“怎麼好意思讓你來動手?”

    “嫂子,您這句話就是將我當外人了,沒關係的,我來就可以了。”

    凌彥楠頓了下,他知道連慕然很少做家事,可能連洗碗都不會,而他也不想她學會,便說:“既然小倩會,就由着小倩去吧。”

    連慕然也不想勉強,因爲她不會,所以就放了手,金曉倩勾了勾嘴角,捧着碗進去廚房了,凌彥楠見她就這麼的站着,而且現在很累了,希望她能早點休息,便說:“你先上樓去休息吧,等小倩洗完碗,我就上去。”

    連慕然一言不發,卻沒有說什麼,轉身上樓了。

    金曉倩十多分鐘後,從廚房裏出來,見到只有凌彥楠,頓時笑容更深了些:“嫂子上樓去了?”

    “嗯,辛苦你了,上樓去休息吧。”

    “嫂子是真的不會洗碗嗎?”金曉倩覺得離奇,即使父母再*,連碗都不會洗,也太過分了吧,她相信,像凌彥楠這樣的獨子,都會洗碗。

    “嗯,這些家務事,你嫂子都不會。”

    “阿姨也知道?不在意嗎?”誰都希望有一個勤快的兒媳婦,凌母要是知道的話,卻還是對連慕然這麼好,這得多深的*愛,凌母才能做到對她如此的好啊。

    “她們在一起生活的時間這麼長,自然是知道的,我媽說過我們家要的是兒媳婦,又不是保姆,會不會又有什麼關係?”

    金曉倩攥緊了十指,笑道:“阿姨對嫂子真好……你好像也不在意啊……”

    凌彥楠笑,拍拍她的肩膀道:“你嫂子既然在連家都不會,我也不想她會,而且她也不需要會,因爲你嫂子不會,所以就辛苦你了。”

    金曉倩笑意僵了僵,她洗碗本來是想出風頭,希望凌彥楠能看到她的好,想告訴他,她不是那種嬌生慣養的大小姐,但是現在看來,不但沒有讓他看到,還被他當成了保姆用,她所做的忽然就變成了他*愛連慕然的表現。

    想到這,她小最緩緩的變得刷白。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道天魔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
    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