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五十九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3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五十九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32字體大小: A+
     

    唐祕書回來時,見到凌彥楠跟金曉倩都沒有說話,似乎是凌彥楠在想事情,她走過去,有些爲難,“凌總,今天已經沒有飛去京城的機票了,最早也要到明天早上七點纔有,那我們現在要去英國還是您明天再坐飛機去京城?”

    凌彥楠俊臉一沉,眯了眯眼眸,這時機場裏也響起了廣播,他們如果要上飛機的話,就得上了,否則去英國的趕不上,而去京城的也買不到票。

    他頓了下,不發一言的過向前走,過了安檢。

    金曉倩跟在他身後,勾脣淺笑了下,而唐祕書則皺眉,只好跟上,卻還是忍不住說:“凌總,您不去京城,真的好嗎?”夫人看樣子很生氣,要是鬧僵了,要離婚的話……

    凌彥楠睨了她一眼,一聲不哼的上了飛機,金曉倩回頭看了眼身後的唐祕書,說:“這是彥楠跟嫂子的事情,我們外人不適合管太多,再說,彥楠做事向來有分寸,你就放心吧。”

    唐祕書撇脣,沒有迴應,她不喜歡金曉倩,覺得她對凌彥楠抱有別樣的心態,如果凌彥楠還是單身的話,她無話可說,但是他已經結婚了,還有小孩了,她這麼做,就是小三!

    唐祕書跟凌彥楠的飛機票是早就訂好了的,而金曉倩的飛機票則是後來才訂的,所以座位會跟他們的有一定的距離,而且,她也沒有訂到頭等艙。

    金曉倩咬脣看着凌彥楠,凌彥楠的還在想着關於連慕然的事情,所以也沒有注意到她欲言又止的小臉,自顧自的坐下,對唐祕書說:“將行程表給我看一看,還有,今天下午才送過來的文件也給我看一下。”

    “凌總,您不睡嗎?”去到英國,那邊也是白天了,公司的人要是知道他過去了,一定會辦宴來歡迎他,到時候,他也要到晚上才能睡覺了。

    “遲一些吧,不急。”他接過唐祕書手裏的文件,擡眸時見到金曉倩還站在唐祕書的隔壁,他皺了皺眉,“小倩,你怎麼不回去自己的位置坐?”

    金曉倩聞言露出了笑容,說:“我想跟你一起坐,我已經很久沒有跟你一起坐過飛機了。”

    “這個,要問一下唐祕書的意見,畢竟,位置是給她訂的。”凌彥楠說着,看了眼唐祕書,唐祕書自然不願意,沒有動。她其實早就知道金曉倩的意思,但是她當沒有看見,而且她也知道,要是她不願意,凌彥楠也不會逼她的。雖然飛機票是報銷的,但是從某種意義上說,是給她買的位置,就是屬於她的,說:“您等一下還要忙,我在這裏幫您會比較好。”

    說着,她回頭對金曉倩說:“金小姐,凌先生說他昨晚沒有睡好,今天又忙了一天了,已經很辛苦了,現在他又要忙起來,怕是沒有什麼時間睡覺了,所以我留下來對他有一點幫助,能讓他有時間多睡一會。”

    “唐祕書說得有道理,是我不夠體貼了。”金曉倩聞言也覺得有道理,但是她也隱隱的覺得唐祕書似乎對她有意見,而她不認爲她什麼時候得罪她了,“不過,彥楠,回來時你一定要讓我坐你的旁邊哦。”

    凌彥楠已經在工作了,也不知道聽沒聽清楚,就點點頭,連金曉倩什麼時候離開的都不知道。

    ……………………………………………………

    連慕然那邊坐了幾個小時的飛機,很快就下了飛機,這時已經晚上十一點多了,這時,小安早就在她的懷裏睡熟了,小嘴嘟着,一起出來的人見多了,漂亮可愛的小模樣讓人忍不住的多看幾眼。

    簡裔雲去取行李,出來後上了車,“有自己的住處了嗎?還是我給你安排一個地方?”之前在飛機時,小安就困了,他擔心吵到小安,也沒有問,現在小安睡熟了,在機場上這麼多人都沒有醒,他也不擔心會吵醒他了。

    連慕然搖頭,“連家在京城也有自己的產業,我回去自己家裏住就好了。”

    簡裔雲也沒有勉強,點點頭,送她去了連家的住址。

    連家的人雖然不在這邊住,但是一直都有請人來收拾房子,所以他們到達時,房子也不會顯得髒亂,甚至很整潔,也就不用怎麼收拾就能住人。

    簡裔雲幫她和保姆都將東西搬進屋放好後,才下樓,這時,連慕然已經煮好了水,給他倒了一杯水,說:“你先坐一下,我先上樓給小安換一片尿不溼再下來。連”

    慕然就抱着小安上樓,但是打開行李卻發現少了一些東西,給小安準備的尿不溼和小褲子的袋子不翼而飛,她記得自己放進去行李箱裏面的,但是現在怎麼找都找不到。

    簡裔雲擡頭,見她臉上有愁容,問:“怎麼了?”

    “小安的小褲子跟尿不溼不見了,可能是我忘記放進來了,阿姨,有沒有在你那。”

    保姆搖頭,“沒有,我的行李也整理好了,沒有這些東西。”

    連慕然也是不抱希望的,只是問問,聽她這麼說,便問簡裔雲,“這裏附近哪裏有百貨超市嗎?我想去買一些。”

    “就算有,現在這麼晚了,也都關門了。”現在已經是凌晨十二點半了,哪有百貨公司還營業?

    “那怎麼辦?”總不能讓小安光着屁股整天都躺在被子裏吧。

    “你先整理一些你的東西,這裏我比較熟悉,我出去給你找一找。”簡裔雲起身,說着就出門,連慕然也跟着站起來說:“我也去吧。”

    “你還是留在這裏吧,萬一小安醒來了見不到你怎麼辦?”簡裔雲叫她說清楚需要什麼,就拿着鑰匙出門去了。

    “夫人……這簡少爺是您的朋友麼?你們關係好像很好的樣子。”保姆看着他出去了,忽然問她。一路來,她看他們之間互動,從來都不說謝謝,也沒有多餘的話,談笑之間,能看得出來他們對彼此很熟悉,很瞭解,看起來,他們兩人比她跟凌彥楠更像夫妻。

    就是因爲這一點,她才擔心啊,那簡少爺一看就是喜歡他們凌夫人是,而凌夫人還跟他這麼好,雖說是好朋友,也太過親密了一點。

    “我們小時候就認識了,從高中到大學,我們都是同校,所以感情比較好。”

    保姆忐忑的看着她,“夫人……我知道這些話我不該多說,但是您跟別的男人走這麼近,少爺會不高興的,以後,還是少跟簡少爺單獨在一起爲好,流言蜚語很傷人的。”

    連慕然懂她的意思,她淡淡的說:“我做事向來都是看心情,而且我自己無愧於心便從來都不怕,阿姨,這麼晚了,你先回去睡吧。”

    聽她這麼一說,伯母就知道她是真的不知道簡裔雲喜歡她了,不禁的有些急了,“可是……您這樣子無疑是在給簡少爺希望,我覺得簡少爺對你,似乎有男女方面的意思。”

    連慕然愣了下,隨即勾脣笑了下,說:“阿姨,你想太多了,雲他對我好只是因爲我們是很要好很要好的朋友而已。”

    說着,見她還想說話,她打斷她的話,說:“時間真的不早了,你回去睡覺吧。”

    保姆便不再說什麼的回去睡覺了,而連慕然則上樓去整理衣服,到了差不多一點時,簡裔雲推門進來了,這時連慕然正好下樓,見他拿着兩個袋子,驚喜是問:“你真的買到了?”

    簡裔雲還沒有說話,連慕然就打開袋子看了一下,裏面的東西都是沒有開封過的,連小褲子都還帶着拉鍊,但是購物袋卻不像是從商場中帶出來的。

    簡裔雲見她看出的端倪,便解釋:“我找了找,周圍都熄燈了,我就去了我大嫂哪裏,問她要的,我的侄女現在年紀也不大,應該適合用。”

    連慕然聞言,心裏其實很感激他的,如果她沒記錯的話,他大嫂應該生了兩個孩子了,大的孩子也是個男孩,比念念還大一兩歲,小的孩子應該跟小安差不多大了。但是她也知道,他大哥年紀比他大了不少,據說是私生子,而且來頭不少,在商場上也是赫赫有名的,大學時她就知道他大哥跟他的關係並不好,他能去跟他大嫂要這些,真的是難爲他了。

    簡裔雲看了下時間,覺得差不多了,就道別了。

    連慕然點頭,時間不早了,她也不挽留了,說:“明天我請你吃飯。”爲了感謝他,但是,感謝這個詞,她不必說出來。

    “好啊。”簡裔雲點頭,轉身離開。

    連慕然上樓,睡覺前拔開正在充電的手機時,忍不住的打開手機看了眼,除了幾條垃圾信息和凌母發過來的告訴她小安的尿不溼漏在家裏忘記帶走外,沒有其他的信息,她還以爲,凌彥楠即使不聯繫她,也會發一條信息過來給她的,但是現在呢,什麼都沒有。

    她失落的閉上眼,關燈睡覺,不再多想。

    ……………………………………………………

    凌彥楠來了這邊,應酬是少不了的,他酒量雖然好,但是也禁不起整桌的人一起灌他酒,唐祕書想幫他擋酒,卻也擋不了多少,她也擔心,要是她也喝醉了,事情就越發變得糟糕。

    凌彥楠難得的醉了,唐祕書廢了九牛二虎之力纔將他扶回家,推開門讓他躺好後,下樓給他準備醒酒茶。

    她纔剛下樓,金曉倩就從不遠處的房間出來,推門進去,見到chuang上的凌彥楠,喉嚨微緊,忍不住坐在chuang沿,雙手不捨的流連在凌彥楠的俊臉上,但是她的手不再滿足於此,緩緩的往下移,落在他的胸膛上,挑dou式的遊移着,她看了眼門口,覺得唐小姐不可能這麼快折回來,她俯身就想親吻他,本以爲不會被推開的門就這麼的被人推開了,唐祕書出現在門口,就看到了兩人差點就貼上的紅脣上,頓時瞪大了眼眸,看了眼金曉倩。

    金曉倩眼眸一轉,心裏有些懊悔她怎麼就不鎖門呢?但是如果鎖門了,那豈不是欲蓋彌彰?

    腦海裏轉了一圈,她笑回頭笑着說,“我看彥楠不舒服,身上都出汗了,就想給他擦擦汗,醒酒茶做好了嗎?”

    “唐祕書自然不會真的相信她的鬼話,聞言淡淡的說:我沒有做什麼醒酒茶,因爲凌總雖然醉了,也只是睡得沉而已,那就乾脆讓他誰一覺好了,我們都出去吧,別打擾凌總睡覺了。”

    金曉倩自然明白她是在趕她走,她笑了下,笑容非常的和善,也非常的有親和力,“哦,你說得是,那我先離開了。”

    說完,她就站起來,往門口走,但是走到唐祕書的身邊時,她頓了下,說:“彥楠是看着我長大的大哥,我很關心他,要是有什麼要幫忙的,儘管叫我。”她這是在打消唐祕書的疑慮。

    “我知道,而我也知道凌總也將你當成他的妹妹,放心,有什麼事我會叫你的。”

    金曉倩聞言,也就知道了她可能懷疑她了,笑容不再如方纔般燦爛,夠了勾脣出去了。

    唐祕書看了眼她的背影,再看了眼凌彥楠,她知道以她的身份,不該說這些,這些要說的話,要該是連慕然說,但是有一個女人如狼似虎的覬覦着他,他又不知道,她有些擔心。

    時間飛逝,凌彥楠過來英國已經十天了,但是公事卻怎麼也處理不完,比他所知道的,還要麻煩,他最近忙得疲憊不堪。

    “唧唧。”有人敲響了他的書房。

    金曉倩端着一杯水進來,見他還在工作,忍不住說:“彥楠,先休息一下吧,你已經工作整整一天了。”因爲昨天晚上她偷吻他被唐祕書知道後,她就想方設法的阻止她跟他單獨在一起,她今天終於找到機會進來了,想跟他多說幾句話,暗示他的心似乎不再這裏,都落在了工作上了,這一點,讓她有些氣餒。

    凌彥楠沒以後回答,卻擡了頭看她一眼,“你今天玩的開心嗎?”

    金曉倩將小臉趴在他的辦公桌上,嘆氣道:“我都沒有出去,來這裏這麼久,都是我一個人去玩,沒意思,你什麼時候才能將公事處理完啊?我每天都盼着你能陪我一起玩呢。”

    她側眸看他,見他神色無疑樣,知道他還不知道哪天的事,也知道唐祕書雖然心存疑慮,卻還是沒有將這件事告訴他,她的心頓時鬆了些。

    “我是來工作的,所以玩的話,就沒有時間了。”說完,他就低下頭工作了,連她送過來的水都不喝一口,金曉倩皺眉,心有不滿,但是見他已經完全的沉浸在工作中,擔心打擾到他,便不再說話,轉身離開了。

    第二天,彥楠一早就出門了,金曉倩想叫住他,跟他一起去公司都沒有機會,中午,他跟合作商吃完飯後,在停車場遇到了一個熟人,凌彥楠見過他,知道他是連慕集團公司總部的總經理,顯然的對方也認出了他,打過招呼後,揉揉眉心,忍不住調侃的說:“哎,要是慕然能來這裏的話,你們夫妻兩人,即使在他鄉,即使在工作中也能相聚啊。”

    連慕然這三個字,每天都會在凌彥楠的腦海裏過幾遍,要不是他工作忙碌,停不下來,他還真的擔心,這三個字能將他的心思全部佔據。當然,他自己也清楚,他之所以這麼忙,是因爲如果他不忙一點的話,就沒有效率可言了。

    他還在工作中,就聽到了連慕然的名字,他沒有皺眉,也沒有開心,但是他卻聽出了端倪,“這麼說來,之前公司是想要派我太太過來的了?”

    “嗯……怎麼說呢,之前本來是連總要過來的,但是後來就變成了凌太太了,不過她不想來這裏,我自然就過來了。”

    凌彥楠似笑非笑的說:“哦?我倒是額沒聽她說起緣由呢,她只說她的第一站是京城。”

    “哦,可能是因爲她對京城有親切感吧,畢竟,她以前在京城裏也呆了挺長一段時間的。”

    凌彥楠抿脣淺笑,似乎只是簡單的問話:“你是什麼時候過來這邊出差的?”

    “我啊,過兩天就滿半個月了,明天就要飛去別的地方了。”

    凌彥楠笑容不着痕跡的頓了些,跟對方說了幾句話,就互相道別的離開了,轉過身後,他的臉色就沉了下來,唐祕書見他回來,臉色不大好看,緊張的吞吞唾液。

    凌彥楠閉上眼睛揉着眉心問:“我們還有多少事沒有處理完?”

    說到這個,唐祕書撇撇嘴,“不多了,今天處理完後,應該就差不多了。”因爲他沒完沒了的工作,所以很多事都提前都提前解決了。

    “今天晚上給我買一張飛機票,飛去京城……不,這件事等一下再說吧。”說着,他閉上眼睛繼續假寐去了。

    直到回到了公司,進了辦公室,他纔拿起手機,打了一個電話。

    “少爺?請問您找我有什麼事嗎?”雖然英國這邊是下午一點多,但是在京城那邊,已經是深夜了,保姆才睡下不久,就接到他的電話。

    “抱歉,打擾你了,我只是想問一下,你跟少奶奶現他們還在京城嗎?”凌彥楠聽出了她飽含睡意的聲音,他微微的皺眉,知道自己衝動了些,一時間忘記了世間差。

    “是啊,少爺,您問這個幹什麼?”其實她想問,他要想知道的話,爲什麼不直接打電話過去給連慕然呢?這樣的話,更加直接吧。

    “沒什麼事了,就問問。”凌彥楠說完,就想掛電話了,但是保姆卻叫住了他,“少爺……等一下,我想跟您說一聲……就是……就是……那個……那個——”

    凌彥楠眼眸一凜,“什麼事?是不是少奶奶跟小少爺出什麼事了?”

    “不是……他們都很好,我只是想給少爺您提個醒,好好的看緊少奶奶而已……”

    凌彥楠眼神一寒,隨即擡高了聲音問:“她做什麼了?!”

    “少奶奶沒做什麼,您不要多想,她只是跟簡少爺走得比較近而已,而且我看好多男人都對少奶奶很感興趣,所以我想跟您說一聲,而且那些男人都很優秀……”保姆本來不想說這些的,她不該管這些,所以一直都沒有打電話給凌彥楠,但是今天既然凌彥楠打電話過來了,問的又是這樣的問題,所以她想,少爺還是在乎少奶奶的,就忍不住多嘴的多說一兩句了,希望他不要反感她管太多才好。

    凌彥楠感覺自己額頭上的青筋直跳,他抿了抿春,跟保姆說了幾句就掛了電話,直接的打電話給唐祕書,叫她立刻訂一張過去京城的飛機票。

    這個女人,他只是一時不在而已,就敢在外面招蜂引蝶,當真的將他的話當耳邊風,想到她在上飛機前說過的話,想到她是真的有可能接受別的男人,他的眼眸就冷了下來。

    唐祕書的電話很快就來了,告訴他最早的一班機是在下午五點,票已經給他訂好了,說完後,她才遲疑的問他:“凌總,您自己一個人去京城嗎?”

    “嗯。至於你,留在這裏處理一些手尾,有什麼事跟我彙報一下,處理完後,你就回國。”

    “那——”唐祕書說了一個字,她就不說話了,她本來是想問金曉倩該怎麼辦的,但是她擔心她一問起,他又叫她再補一張去京城的飛機票,所以她就不問了。

    凌彥楠還有很多東西要準備,也不問她什麼,見她沒有別的事也就掛電話了。

    處理完事情後,他就直接回去住的地方,準備收拾行李離開了。

    金曉倩沒有出去玩,見到他回來很高興,以爲他是特意回來陪她的,本來萎靡的笑容頓時燦爛起來,但是她還沒來得及說話,凌彥楠就說話了:“小倩,我還有別的事情,要去別的地方一趟,等一下就走,你在這裏玩的開心點。”

    金曉倩的笑容僵在了嘴角,“你要去哪裏?我也想去,反正在這裏我也玩膩了,我一個留在這裏,也沒有意思。”

    “你怎麼會一個人呢?小唐也還在,不過她肯能在這裏呆不了幾天,過幾天也要走了,到時候你可以再想想你還想要去哪裏玩吧,到時候是真的沒有人陪你了。”

    “唐祕書不跟你去嗎?那……你……是去找嫂子?”金曉倩在該聰明的時候,從來就不含糊。

    “嗯,我過去一趟。”說着,他就上樓去準備收拾東西。

    “彥楠,我是真的不想留在這裏了,我也想去京城,你買了幾點的飛機票?我跟你一起過去。”

    凌彥楠聞言,也就說了時間,但是其實他不是很想帶金曉倩過去的,因爲要是她過去的話,肯定也要住進連慕然現在住的地方哪裏,他總覺得他還有很多事情要做,所以不想被人打擾。

    但是,他到了樓上,還沒推門進去,金曉倩就告訴他,她訂到票了,還是頭等艙。

    凌彥楠沒有說話,皺了皺眉頭,這麼晚了,還有票?

    金曉倩勾脣,心裏很高興,也上樓去準備了。

    當唐祕書知道金曉倩也一起跟過去時,真的想罵凌彥楠一頓,她日防夜防,還是沒能防住她。

    ……………………………………………………

    其實,忙碌的又何止的凌彥楠,連慕然也一樣的忙碌,而且有時候酒席想擋也擋不住,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簡裔雲也恰巧的也被邀請了過來,一頓飯下來,給她擋了酒,她才得以滴酒不沾,但是簡裔雲卻快要醉了。

    他以前雖然是個紈絝子弟,酒量自然也不低,但是他近幾年來,做了軍人,也就節制了很多,所以被人這麼炮攻下來,也就醉了。

    他是因爲她才被人灌醉的,她也不好將他往他家裏送,而且她也知道他並不住在本家,而是自己搬出來住了,她也去過幾次,但是讓他一個人在家,空空蕩蕩的,沒有人照顧他,她也不放心,便將他送回自己的家裏了。

    見她見人扶回來,保姆皺眉了,卻也不能多說,連慕然叫她過來幫忙,兩人就將他扶到樓上,連慕然隔壁的房間去了。

    “少奶奶,這是怎麼回事?”保姆皺眉的問。

    連慕然一邊給他擦臉邊說:“你知道我現在還不能喝酒的,而他替我擋酒,就成這樣子了。”

    連慕然既然這麼說了,保姆還能說什麼?總不能叫連慕然做忘恩負義的人吧?但是她還是覺得連慕然一個嫁爲人婦的女人還是不要經常這樣出去應酬的好,她這樣像個大男人一樣跟一幫人吃吃喝喝,出了什麼事可怎麼辦?

    她以前覺得有錢人的錢像流水一樣滾來,她看着羨慕,但是她後來才知道,都是有代價的,不是所在家裏什麼都不幹就能有的。

    安頓好了簡裔雲,連慕然才轉身出去,回房間照顧小安去了,晚上,就在她準備睡覺時,家裏的門鈴響了,她皺眉,這個時候還有誰會過來?

    她推開房門,就見到保姆已經下樓去開門了,見到門外的兩人,連慕然的心是冰火兩重天,她一言不發的,安靜的倚在門框,看了一眼,隨後,不管凌彥楠跟金曉倩有沒有看到她,就轉身回去房間,關上了門。

    凌彥楠跟金曉倩下了飛機就從這邊趕了,進了門兩人都有看到倚在門邊的連慕然的,但是卻看不透她的表情,因爲樓上沒有開燈,有一些暗,但是她一言不發的鎖上房門,卻她有一些驚訝,心裏想,難不成唐祕書跟她說了那件事,所以她見到她纔會有這個反映?

    凌彥楠的臉色也不好看,甚至沉了下來,她這是什麼意思?見到他她還不高興了?

    保姆見到他們兩人很驚訝,因爲她之前接到凌彥楠的電話也沒有多想,以爲他不過是隨便問問罷了,“少爺,金小姐,你們怎麼會忽然過來了?”

    凌彥楠沒有回答,直接的就拖着行李上了樓,將樓下的保姆跟金曉倩都撇下了,尤其是金曉倩,被他留在了原地,愣愣的站在不屬於自己的地方,怎麼看,都怎麼尷尬。

    保姆見凌母跟凌彥楠對她不錯,對她的印象也好,所以也就挺喜歡她的,叫她入來:“金小姐,請進來坐吧,夫人還有事情要做,等一下就能下來了。”

    保姆說的是客氣話,因爲這裏畢竟是連慕然的地方,忽然多了一個客人,最先知道的,理應是連慕然了。

    金曉倩雖然不喜歡她提到了連慕然,但還是笑着說:“好的,我知道的。”

    保姆也沒有再說什麼,本來想去叫連慕然的,但是既然凌彥楠上去了,她也沒有必要上去,便轉身去給金曉倩倒水去了。

    ……………………………………………………

    凌彥楠推門而入,沒有見到連慕然,只有小安安穩的堂子啊chuang上睡覺,但是洗手間處聽到了聲音,就知道她在裏面了。

    他放下行李,倚在門邊沒有說話,很快的,連慕然就出來了,身上穿着一套休閒服,而手上則捧着一套睡衣,想必,她剛纔忽然的轉身回來是想要換一身衣服,而不是他所想的那樣,不想見到他,想到這,他的臉色纔好一些,頓時就立刻的抱住了她。

    連慕然雖然在裏面見不到他,卻也敏感的知道室內多了一個人,而這個人一聲不吭的,就非他莫屬了,被他抱住,她沒喲偶掙開,只是低着頭問:“你怎麼過來了?你現在不是應該在英國嗎?”

    凌彥楠眼眸深了些,咬了一口她的耳垂說:“我會來這裏,全都是拜你所賜……”

    感覺到他的薄脣在她脖頸處流連,沒有說話,任由他吻他,感覺到他的手越來越過分,她也回過神來,才伸手製止他,清清喉嚨才說:“你叫小倩也過來了?”說話時,側眸看他。

    “英國玩膩了,她想過來這邊看一看。”這些是金曉倩的原話。

    “是嗎?”連慕然在心裏輕哼一聲,也只有他才相信她所說的鬼話,她只是見他過來了,纔會想過來看看吧,就像去英國一樣,她本來就在英國留學的,她不是一樣也要跟着凌彥楠過去?這些,就算凌彥楠不懂,她還是懂得的。

    他制止着她亂動的,想要掙開他的桎梏的身子,“別亂動,讓我親親你。”深深的吸了一口她的氣息,忽然滿足的閉上了眼眸,一顆心忽然安定了下來。

    其實,他這麼急切的過來是想要問清楚她推掉了去英國的差事,過來這邊,是因爲簡裔雲和一堆想要覬覦她的男人的事情,他是非常生氣的,所以一路的過來這裏時,他的心情都非常的不好,金曉倩多次的想要跟他說話,他都提不起興趣,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但是具體的想了什麼,他自己具體的都沒有印象。

    見到她後,他抱着她本來是想要逼問她的,但是抱着抱着,就變質了,那些原本懷着的目的,他都感覺不重要了,他現在只想抱着她,狠狠要她,他發現,他太想要她了,似乎一直以來,他只是想要找一個合適的理由過來找她,他找到了理由就立刻的過來了,否則,他不至於將半個月的事情,十天之內就完全,她的身影每一天都會在他腦海裏盤旋不去。

    他有心思要她,但是連慕然卻沒有興趣給他抱,她面無表情的推開他,說:“我怎麼說也是這裏的主人,小倩也還在這裏,我不下去打個招呼就太過不禮貌了。”

    凌彥楠皺眉,心裏更加的覺得他不應該也將金曉倩一起帶回來了,他現在好想要她,想到心都有些酸了,但是卻吃不到,他心裏能好受麼?

    連慕然終於推開了她,轉身出了臥室,下樓去了,凌彥楠很累,本來不想動的,在連慕然出了門後,摸了摸小安水嫩的睡臉後,便覺得無趣了,想睡覺,躺了會兒後,精神出奇的好,一點坐飛機時的疲憊都找不到,便隨後的也跟着下樓來了。

    樓下,連慕然下樓來,跟金曉倩聊天,金曉倩笑容滿面的說:“嫂子,不好意思,我又過來打擾了,只是我很久沒來京城了,便任性的跟着彥楠過來了,希望您別介意纔好。”

    “怎麼會?你是彥楠的妹妹,也是我的妹妹,這麼客氣就是將我當外人了。”

    “不是,我只是——”金曉倩還想說什麼,這時,她見到從樓上下來的凌彥楠,笑容立刻的就亮了起來,道:“彥楠,你下來啦。”

    連慕然不着痕跡的勾脣,深深的看了眼金曉倩。

    凌彥楠下來,在連慕然身邊坐下,主動的拉近兩個人的距離,兩人捱得很緊,兩人的手臂緊貼着,沒有絲毫的縫隙,他的位置剛好是金曉倩的對面。

    金曉倩自然也發現了,她臉上還是維持着那個笑容,本來好像還有話想要跟凌彥楠說的,但是現在卻沒有說話了。

    凌彥楠掃了一眼這個複式套間,樓下沒有房間,廳很大,紙簍樓上有並排的幾個房間,他看着,問:“這房子一共只有三個房間嗎?”

    “嗯。”連慕然應着,斂下眼瞼,等着他下一步的問話。

    凌彥楠下樓見到金曉倩時纔想起來,他還沒安頓好她,既然她是跟着他過來的,他就有責任安頓她,“有沒有空房間?能讓小倩住下?”

    連慕然至於身側的手十指緊攥,指甲快要沁進骨髓裏了,但是她卻淡淡的搖頭,對金曉倩說:“小倩,很抱歉,我不知道你們今天過來這邊,我有一個朋友在我這裏借住一個晚上,所以,如果你要住過來的話,可能要等明天他搬走了,纔可以了。”

    金曉倩搖頭,毫不介意的說:“是我自己不請自來,怎麼能怪你了,沒關係的,我自己找酒店住就可以了。”

    凌彥楠卻蹙眉,他知道連慕然也在京城這邊呆過一段很長的時間,有朋友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但是能過來借住的,關係定然不一般,但是他們結婚了這麼久,他卻沒有聽她說起過她有一個如此要好的朋友,除了簡裔雲。

    想到這,他眯了眯眼,但是隨即也覺得不可能是他,他家就在這邊,他沒有理由在這裏借住,而且,他知道他其實對連慕然就不算了解,更加不知道她有什麼朋友,而且她也不見得會跟他提她的朋友,所以不認識也沒有什麼奇怪,想到這,他就釋然了。

    他起身,說:“小倩,我送你去酒店吧。”

    “好,那嫂子,我先走了,謝謝您的照顧。”說着,她笑着過去,勾住凌彥楠沒有拿行李的手臂,回頭看連慕然。

    連慕然眼眸一深,她的笑容雖然是大氣開朗,但是連慕然是絕對不會錯過她眼底的炫耀和示威,她勾脣笑了下,說:“老公,你們對這裏都不熟悉,還是我比較熟悉,我也知道哪裏有比較好的酒店,等一下我,我上樓去換一件衣服,我跟你們一起去吧。”

    凌彥楠點頭,跟金曉倩站在原地等她,連慕然不到幾分鐘就下樓來了,也多披上了一件大衣,整個人看起來高雅大方,用現在的話說就是高貴中透漏着女王範,美中不足的是,她身上還穿着一對拖鞋,她到玄關去換鞋子。

    金曉倩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細細的打量着她,似乎也在跟自我作對比,目光在看到她彎下的腰,露出了脖頸處的肌膚時,密密麻麻的,新烙下的吻痕就出現在她的面前。

    金曉倩小嘴頓時一抿,翹起的嘴角漸漸的凹了下來。

    連慕然穿好了鞋子,回頭說:“我們走吧。”但是她的話剛落,樓上就傳來了一陣開門的聲音,保姆現在還在樓下,樓上會傳來聲音,只能是借住的那人了,頓時金曉倩和凌彥楠都往樓上看過去,見到出現在門口處的身影,凌彥楠的眼眸猛地一凜。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美女公寓極道天魔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
    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