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五十八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3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五十八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31字體大小: A+
     

    唐祕書覺得自己很忙,因爲凌彥楠忽然跟她說他提前半個小時去機場,她作爲他的祕書也不好遲到,只好匆匆忙忙的將東西整理好,坐車到飛機場了。

    她拖着行李下車時,正好見到凌彥楠下車,就跟上他了了。

    凌彥楠剛開始沒有看到她,自顧自的往裏面走,她叫了他幾聲他才聽到,他的眉頭卻蹙起,“你怎麼來這麼早?”

    唐祕書笑,“早點總比遲點好,所以就先過來了。”

    凌彥楠沒有說話,很快的就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他眼眸一定,薄脣微掀,剛想叫住她,卻在見到簡裔雲時,眼眸倏地一寒。

    唐祕書也見到連慕然了,“咦,那不是夫人嗎?”說着,回頭看了眼凌彥楠,剛想說話,卻見到他的臉色陰沉難看,她吞吞口水,頓時不敢開口了。

    凌彥楠抿脣,他也不知道自己發什麼神經,心裏明明還給她的不解風情給氣得不輕,但是竟然還會想着早點過來,給她送行,見一見她,見是見着了,現在呢?她帶給她的有事什麼?

    他冷笑了下,眯起眼眸,見到連慕然將懷裏的小安讓簡裔雲抱着,她好像在翻找什麼東西,而小安在他的懷裏咯咯的笑着,那畫面看起來該死的美好……

    “連慕然!”凌彥楠頓了下,還是忍不住的咬牙的叫住了她,並向着她走去。

    本來他還想生悶氣的不叫她了,誰叫是他自己自作多情的這麼早過來的呢?她又沒有叫他送行,但是見到他們在一起,他怎麼也忍不住了。

    連慕然頓了下,感覺到有人叫住自己的名字,而且聲音異常的熟悉,但是覺得不可能,也就沒有什麼反應,倒是保姆聽出來了,也側身的見到了凌彥楠的身影,頓時笑了起來,“夫人,是少爺,少爺過來了。”

    連慕然頓住了手邊的動作,聞言擡眸,正巧見到他身穿着一間棕色的大衣過來,來勢洶洶,臉色看起來有些陰沉,她愣了下。

    簡裔雲也有些驚訝,他薄脣抿了抿,沒有看連慕然,只是看着向他們走過來的凌彥楠,淡淡的問:“你叫他過來送你?”

    “沒……沒有……”連慕然的目光都落在了凌彥楠的身上,耳邊聽到他的聲音,就沒有意識的張嘴回答了,但是她才說完,簡裔雲懷裏的小安就咯咯的動着,小手不斷的在簡裔雲的臂彎裏爬啊爬的,顯然也見到了凌彥楠,伸手就想要讓凌彥楠抱。

    “你怎麼會來?”她低頭看了下,沒有看到他的行李,“你幾點的飛機?”

    凌彥楠沒有回答,目光落在了簡裔雲和他懷裏的小安的身上,見到小安咧嘴對他笑,伸手要他抱,他心忽然一陣柔軟,伸手抱過小安,到底是自家的孩子,孩子雖小,還是向着自己的。

    簡裔雲也一言不發,面無表情的讓人難以看出什麼情緒來,卻讓他接過了小安。

    接過了小安後,凌彥楠感覺心裏舒服多了,這才淡淡的側眸掃了一眼連慕然再看了一眼簡裔雲,意思很明顯的說:“不介紹一下嗎?”

    “簡裔雲,我的朋友。”驚訝過後,連慕然就恢復了臉色平靜的臉色,淡淡的對簡裔雲說:“凌彥楠,小安的爸爸。”

    凌彥楠不着痕跡的皺眉,不滿她的介紹,“我不但是小安的爸爸,更是你的丈夫。”

    連慕然一愣,她點頭,“我知道啊。”

    凌彥楠這才滿意的點點頭,但是還是忍不住的多看了眼簡裔雲,在某些方面上,他很會看人,他知道那些人是有能力,能幹出一番事業出來,那些人不能。

    而簡裔雲呢,從他的氣質,他的眼神都在告訴他,他並非傳言中的那樣,只是一個紈絝不羈的二世祖,他的能力,都隱藏在他的小臉之後。

    而且,他現在看不出他身上有半分的紈絝不羈,有的只是對他的打量,似乎在估計着他凌彥楠的斤兩,而且他從他不迴避甚至是直視的眼眸中能夠看得出來,他是想告訴他,他對連慕然的心!他身子不去掩飾一下,這對他而言,就是挑釁!

    他眼眸一冷,薄脣不着痕跡的勾起冷硬的弧度,不愧是將門之後,果然夠種!

    而他也注意到了,簡裔雲不但有能力,他還有不比凌家弱的家世甚至是過人的容貌。

    他蹙起眉,冷睨了一眼連慕然,這個女人,既然都跟他結婚了,還一點都不懂得避忌別的男人,跟自己的前男友這麼親密,她是步將他放在眼裏嗎?!

    凌彥楠在打量簡裔雲的同事,簡裔雲也在打量着凌彥楠,他們算是第一次見面,但是通過同一個女人,卻早已知道了彼此的存在。

    他早就知道,能讓連慕然喜歡了這麼多年還不死心的男人一定不差,今日一見,果然沒有讓他失望,凌彥楠的確有讓連慕然喜歡上的資本,而他……他自認現在不差,但是以前……

    他眼神一暗,要不是以前他自己自甘*,沒有讓她看到自己好的一面,在兩人初識時就足夠的好,足夠優秀,或許,她最先喜歡上的人就不是凌彥楠而是他了。

    兩個男人只見雖然不說話,但是暗含洶涌,唐祕書雖然是外人,但是旁觀者清啊,一眼便對這種情況就猜出了七八分,身子,連保姆也看出來了。

    而連慕然還在猜測凌彥楠的來意,但是她想到他或許也是來坐飛機的,也就沒有多想了,擡眸道:“凌彥楠……”

    凌彥楠看了她一眼,示意她別追,別過臉不再看她,而是再度將視線落在凌彥楠的身上,眼神含意不明:“京城簡家的三少爺,我早就聽說過了,不過倒是第一次見到真人呢,果然有大將之風,不愧是將門之後啊。”

    簡裔雲淡笑了下,語氣訕訕的,“我簡裔雲雖然不在商場上混,但凌少的名號早就如雷貫耳,今日也是第一次見到真人,果然名不虛傳。”

    “過獎了。”凌彥楠說完,掃了眼連慕然,似笑非笑的說:“你跟簡三少也起長大,感情雖不錯,但是還是不要麻煩人家好,到那邊去出差也要人家送行,多不好啊。”

    她從來都沒有要他送行,卻叫簡裔雲過來,這算什麼?

    簡裔雲淡笑的搖頭,說:“我不是來送行的,今天恰巧我也要回去京城,就跟小然約一起了,多個伴多一份照應嘛。”

    “呵呵,真的好巧呢,這麼說來,你早就確定了今天要出差了?”凌彥楠笑容輕淺,沒有到達眼角,這麼說來,還是約好的了?想起那天她吃飯時接到的電話,好像說的是兩天後,也就是說是今天了?也就是說連慕然早就知道自己要出差了?卻獨獨的告訴簡裔雲時間,甚至讓他決定行程,而她在昨天才告訴他關於她出差的事情,事情的先後順序,以他跟簡裔雲跟她的關係的親疏來看,她連慕然這麼做,她確定她做對了?

    “上個星期決定的,但是時間待定,這邊還有一些事要處理,處理完了,就到今天了。”

    凌彥楠纔想開口,這時機場裏就響起了廣播聲,連慕然他們該上飛機了,簡裔雲淡淡的掃了他們兩人一眼,說:“小然,我們該走了。”

    “嗯,我知道了,那我們先走了。”連慕然點頭,掃了眼凌彥楠,意思是問他還有什麼要說的不,沒有的話,他們就該去安檢了。

    凌彥楠皺眉,忽然很反感小然這個詞,如果他沒有記錯的話,在連家,除了連慕楓和念念不能叫她小然外,其他的人都這麼叫她,這是伴隨了她二十多年的呢稱吧,但是,他聽見這個暱稱從簡裔雲口裏吐出,就異常的不舒服,而他這個做丈夫的都只能叫她連慕然,他憑什麼叫她小然?

    而且,連慕然叫簡裔雲的稱呼是雲,卻當着這麼多人教他凌彥楠,誰親誰疏還不能看出來嗎?

    這時候的凌彥楠,連稱呼都異常的計較。

    但是凌彥楠還沒說話,身後就傳來了一個聲音,“彥楠,你來了啊,怎麼這麼早?”金曉倩這時候也到了。

    連慕然一愣,她自然是聽到了金曉倩的名字了,她擡眸看過去,正好見到她拖着行李過來,她臉色一寒,心裏已經有了一個想法形成,抿着小嘴問:“小倩她要去哪裏嗎?你們約好了的?”

    “啊,嫂子,您也在啊,好巧啊。”金曉倩過來了,見到連慕然時,露出了驚訝的神色,隨即響起她的問話,她笑着說:“彥楠說他要去英國出差,我正好也想去玩,就跟着他過去了,多個人多個照應嘛。”

    她說完,其他人還沒說話,她見到了簡裔雲,驚訝的說:“啊,這位帥哥我見過哦,他也在這裏啊,真的好巧呢。”

    連慕然看了她一眼,勾了勾嘴角,在凌彥楠還沒說話時,她就淡淡的說:“雲,時間到了,我們走吧。”說着,她抱過凌彥楠懷裏的小安,淡淡的說:“我們先走了。”

    但是凌彥楠卻攥住了她的小手,他沉着俊臉問:“要在京城裏呆多久?一定要去,不去不行嗎?”要是讓她在京城裏呆上幾個月,那她跟簡裔雲……

    想到這,他五指收緊,連慕然吃痛,皺眉的掙開了他的手掌,聞言,淡淡的掃了一眼他身邊的金曉倩,說:“這次一定要去,不去不行,至於時間,我大概會在京城呆上一個星期左右。”

    連慕然說完,就想離開,但是凌彥楠卻再度握住她的手不放,她皺眉,剛想說話,凌彥楠忽然伸手將小安讓保姆包好,隨後,他便收縮手臂,將她納入懷中,在他們驚呼中,低頭用薄脣堵住了她的小嘴,不顧周圍投過來的各種視線,和傳進耳朵裏的驚呼,不能自拔的,狠狠的吻住了她的小嘴。

    連慕然訝異的張眸看着他在眼前放大的俊臉,卻沒有推開他。

    不但她沒有閉上眼睛,連他也沒有閉上眼眸,就這麼的看着她,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眼眸一深,含意不明,微微的鬆開了兩人緊貼的薄脣,但是兩人的脣還是有些地方是貼着的,“我們都吻過這麼多次了,別告訴我你不懂得接吻時要閉上眼睛?乖,把眼睛閉上……”

    兩人的脣是結貼着的,所以他薄脣微動,就帶動着她的脣瓣動了動,她小臉倏地一紅,還沒說話,他已經伸手抱住她的腦袋,將她的小臉壓向她,閉上眼眸,再度深入的吻住了她的小嘴,放肆的在衆人的面前掠奪她的甜美,宣告他的專屬的主權,不容他人覬覦屬於他的女人。

    機場裏很多人都屏息的看着他們兩人,因爲兩人都是少見的俊男美女,兩人親吻的畫面,比電視上的男女主角的親吻還要唯美,所以吸引了過往人羣的無數的目光,甚至又很多人都拿起相機來拍照。

    簡裔雲抿脣,而且是抿得死死的,面無表情的看着他們兩人親吻,最後深深的看了一眼,緩緩的別開眼,走遠了兩步才停下來。

    金曉倩則臉色刷白,十指緊攥的至於身側,衝動的想要將他們兩人分開,但是她卻什麼都不能做,因爲他們兩人才是夫妻,他們做什麼,她都無權過問,她也擔心,要是現在被他們知道了她的心思,她連再接近他的機會都沒有。

    她勉強的壓下心底的妒火,還要裂開笑容看着他們,笑着祝福他們,忽然覺得,她很悲哀,想到這,她看向連慕然的目光就多了一分怨恨。

    而唐祕書也是拿着手機拍照的人,但是她不敢照太多,更加不敢讓凌彥楠知道她拍照了,擔心他知道後會不高興……

    手機屏幕居高,拍着兩人的側臉,但是有些人卻偏偏的要跑進鏡頭裏,唐祕書覺得鏡頭裏的金曉倩礙眼,但是她見到她的臉色和眼神時,頓時愣了下,當機立斷的按下了快門,連續照了幾張照片後,她才停下來,再擡頭看着她時,金曉倩的臉色已經和平常無疑,她看着,不由得愣了下,難道自己看錯了?

    她忙打開手機一看,檢查了一片後,沒有再看金曉倩。

    連慕然終於回過神來,感覺到了耳邊有聲音,她纔想起自己現在身處何方,忙睜開眼,伸手推開他,凌彥楠也緩緩的睜開了眼眸,因親吻而變得異常的紅潤的薄脣,不悅的抿起。

    連慕然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說:“我該走了。”

    兩人的距離其實沒有拉開多少,凌彥楠沒有回答,薄脣卻貼近她的耳邊說:“記住,你是我的妻子,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我相信你應該心裏有數纔對。”說着,他緩緩的放開她。

    連慕然終於懂他的意思了,她沒有說話,頓時輕哼一聲,小嘴微微的勾起。

    她知道他是誤會她跟簡裔雲的關係了,也擔心她或許會揹着他敢簡裔雲亂來,所以他這一吻,既是在提醒她,也是在提醒簡裔雲,告訴他,她連慕然是他凌彥楠的女人,所以他不該覬覦,但是他不知道,她愛他,所以她不會做什麼對不起他的事。

    但是,他的舉動卻讓她異常的心寒,除了他不瞭解她外,另外的就是因爲,她昨天也說過類似的話,但是他的回答是什麼?才一天時間而已,他不會忘記了吧?

    連慕然沒有再說話,就走過去簡裔雲那邊,幾個人一起過了安檢,她走了幾步,凌彥楠距離她五六米遠的時候,她回頭說:“凌彥楠,我自然知道我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但是……想不想做就卻是在於我自己,而不是在於誰,那個人即使是我的丈夫也一樣。”

    她說完,見到他臉色突變,她勾了勾脣,說:“那天我問你的問題,我沒有逼你回答,那是因爲我不能逼你,因爲逼你也沒有什麼用。同樣的,你也別逼我,婚姻是同等的,所以,你有你的自由,我也有我的自由。”這裏人多,她不能說得太過露骨,她這麼說,她相信,以凌彥楠的聰明才智,應該會明白纔對。

    她的意思其實很明顯,她是想說:他既然做不到的也別要求她,他做不到對她忠誠,那也不要要求她。

    雖然,她自己的心裏是知道,她是不可能做什麼對不起他的事,但是,她不想他一直認爲,她是處於弱勢的,什麼都該聽他的,她也有自己的想法,面對他,她已經低頭了太多次,她更加不想他以爲,她對他對頭,聽他的話,都是應該的。

    他不知道,對於他所說的話,所提出的要求,對她而言,沒有什麼應不應該,只有想不想,願不願意而已。

    說完,她看了他一眼後,轉身就離開了。

    凌彥楠抿脣,睨着她,對着她的背影問:“你什麼意思?”

    連慕然頓住了腳步說:“我以爲你不該問這個問題,因爲我知道你懂,所以,就是你想的那個意思。”

    凌彥楠掀脣笑了,但是眼神卻是冰冷的,沉聲說:“回來!給我回來!”

    連慕然沒有說話,轉身遠去,凌彥楠咬牙,“連慕然!”

    連慕然任他叫,就是不回頭,凌彥楠想過去,卻給人攔下來了,過不去,因爲他沒有票,但是這時候要是動用關係,就太過晚了,等他聯繫到了人,連慕然估計已經在飛機上了。

    凌彥楠咬脣,立即的拿起電話給連慕然打電話,連慕然電話很快就響起來了,連慕然也接起了電話,電話的那邊,凌彥楠說:“給我解釋一下,你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連慕然已經上了飛機,飛機還沒開,所以她能聽電話,聞言沒有說話。

    凌彥楠咬呀,幾乎想發飆了,但是他擔心她會一氣之下掛了電話,所以咬牙的忍住了自己的脾氣,這對於他這種向來都不喜歡也不習慣遷就的別人來說,已經屬實難得了,他深吸了一口氣,說:“我知道你在聽,說話!”

    “我沒有什麼意思,我只是希望你能公平一點。”連慕然說話了。

    “你要怎麼樣的公平?”

    “你是我丈夫,剛纔那句話我也回敬你,如果你覺得你能答應我,我自然也能答應你,但是要是你不能答應我,也就別要求我做到,這就是公平。”

    “你……”凌彥楠掀脣,眼神冰冷。

    連慕然的小臉也有些冷了,“要是沒有什麼要說的話,飛機要起飛了,我掛電話了。”

    凌彥楠沒有回答,卻也沒有掛電話,過了會兒說:“連慕然,我發現我還沒完全的看透你。”

    他以爲,她即使對外冷漠,對他雖然沒有足夠的溫馴或者是溫柔,卻也是順從的,畢竟結婚以來,她從來都不要求什麼,默默的做着她賢妻良母的角色,但是他現在才發現,他似乎忽視了一點,她即是一位賢妻良母,也是一位女強人,她的思想意識比別的女人要強,她很有自己的想法,她還有很多想法,他並不清楚,她也比他想象的,所知道的,還要強大得多。

    連慕然感覺簡裔雲跟保姆的視線都落在她的身上,她壓低了聲音,別過小臉去掩飾自己的情緒,“那是因爲你對我從來都不夠用心,否則,你不會花了兩個多月都沒有完全的瞭解我,如果你真的想知道,其實,需要的時間,別比想象中還要短,所知道的東西都能知道。”

    說完,耳邊就傳來了空姐的聲音,提醒她她該關機了,她沒有說話,她相信凌彥楠也能聽得到空姐的聲音,所以,她直接的掛了電話。

    凌彥楠抿脣,他還站在剛纔一直站着的地方,沒有動,眼眸也看着連慕然離去的方向,沒有離開過,面無表情的,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唐祕書看了下時間,上前說:“凌總,我去寄放行李,等一下我們也該上飛機了,不能再拖了。您看——

    凌彥楠卻抿脣,打斷了她的話,說:“寄放行李的事你先別管,你去看一下今天飛去京城的還有哪一班機,給我要一張回來,你自己先去英國,我會盡早的趕過去。”

    唐祕聞言笑了笑,但是很快又笑不出來了,哭喪着小臉看他。

    她高興是凌彥楠這麼做,說明有可能是開竅了,雖然她不知道連慕然說的那些話是什麼意思,但是也知道他們之間好像出現了什麼問題,他這麼跟過去,有可能會感動夫人,說不定兩人的感情很快就能升溫了。

    她不高興是因爲既然他不能按時到達英國,那麼那邊只會有更多的事只能她一個人扛着,她自覺坑不下來啊。

    但是,無論她心裏的想法如何,她還是點點頭,按照他的話去做了。

    唐祕書才轉身,金曉倩就說話了,“等等,唐小姐,麻煩您也給我買一張去京城的票,我也好久沒去京城玩了,我也想去看一看。”

    唐祕書還沒說話,凌彥楠本來沉了下來的臉,在面對金曉倩時就柔和了些,說:“小倩,你跟唐祕書先過去英國吧,我應該不會在京城呆多久,我自己過去就行了。”

    “可是,我也想去京城看一看,而且我一個人在英國我擔心我習慣不來。”

    凌彥楠還是拒絕,“你之前不是也一個人出國嗎?英國其實也一樣的,我過去就行了。”

    金曉倩見說不通他,轉移了話題,側臉問他:“彥楠,你是有話想要跟嫂子說嗎?我雖然不知道你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但是我看你們吵得挺兇的,我想你們應該先各自冷靜一段時間,等冷靜下來了,想清楚了再溝通也不遲啊,而且有什麼事,在電話上說也是一樣的,爲什麼你要過去一趟京城呢?”

    凌彥楠聞言,勾了勾嘴角說:“沒事的,就算吵得再兇,我們也能很快的就恢復原狀,再說了,不是說夫妻間*頭打架*位和嗎?你還沒結婚,不懂這些,吵吵就過去了。”

    金曉倩聞言,本來心裏是有些高興他們吵架的,覺得連慕然作爲女人太過強硬了,不懂得低頭,但是聽到這些,她的小臉就沉了沉,她常常聽到有人說,無論是夫妻還是情侶,會吵架就說明還有希望,而且,她不敢相信,她所瞭解的凌彥楠,竟然會跟一個女人吵架,這是什麼徵兆?

    想到他剛纔這麼生氣的模樣,她長這麼大,從來都沒有見他如此的生氣,難道這些在連慕然面前,都成了家常便飯了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長生歸來當奶爸我的美女公寓極道天魔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
    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