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五十五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28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五十五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28字體大小: A+
     

    連慕然還沒吃完飯,她的手機就響了起來,接起電話後秀氣的眉頭蹙起,放下碗筷後起身離開飯桌,邊往樓上走邊接電話,但是見到所有人都在看着她,她跟電話那邊的人說了一句話後,對金曉倩說:“小倩,很抱歉,我還有點事忙,不能陪你了。”

    在金曉倩點頭時又回頭叫保姆將碗碟收拾一下,她其實不算餓,也沒有什麼胃口,所以不想吃了。凌彥楠的目光好像沒有從怎麼從她的身上移開過,即使他在跟金曉倩聊天也一樣,見到她因爲一封電話久久放下碗不吃飯了,他的臉色沉了沉,淡淡的問,“你吃好了?如果我沒看錯的話,桌上的食物,你都沒吃多少。”

    連慕然愣了下,還沒說話,凌彥楠又搶白,“打完電話記得下來再吃一點,吃完後再上去處理公事,也不急這十來分鐘,又或者你可以先吃完再打電話。”

    “是啊,小然,不要餓壞自己的胃了。”凌母也疼惜的幫腔。

    連慕然只好點頭,對電話那邊說了兩句話,就掛了電話坐下來繼續吃飯。

    金曉倩看着,臉上一直保持着迷人的笑容,開口說話時笑意更深了,“哥,你很疼嫂子啊。”

    凌彥楠低頭親兒子的動作微微的一頓,感受到金曉倩看着他,他不動聲色的垂下眼瞼,聲音淺淺淡淡的說:“我不知道你所謂的疼的廣義是什麼,不過,她既然是你的嫂子,我的妻子,那麼我就對她扶起一定的責任,他們連家家大業大的,她自小就是被家裏的人捧在手心長大的,要是我對她太苛刻了,別人也只會說我們凌家虧待她罷了。還有,既然她是我的妻子,就是要跟我一起度過一生的人,她這個時候纔回來,晚飯都不吃,胃怎麼受得了?好不容易吃上幾口飯了,因公司又離開,如果長時間耗下去,她的胃,她的身體怎麼受得了?到時候熬出病來,遭殃的還不是我這個做她丈夫的?”

    金曉倩嘴角上一直勾起的笑容頓時有一絲不明顯凝結,但是很快又綻開了更好看的笑容,笑米米的點頭,aimei的看着他說:“我明白,我明白的。”

    凌彥楠皺眉,聽她這麼說,好像是他在辯解似的,而他卻覺得自己並沒有辯解,他說的是心裏的真心話,被她這麼笑着,他感覺不舒服。

    凌母自然也聽到了這句話,她很開心,也笑意深深的看了眼在餐桌上吃飯的連慕然。剛纔凌彥楠說的話的聲音壓得挺低的,所以她不知道他們到底都說了什麼,而且她也在思考公司的事情,用餘光看到他們,就只知道他們在聊天,在感受到她們的視線時,她回頭看了眼,不明所以的看着他們。

    凌母笑着罷罷手,說:“沒什麼,你快吃,現在天氣也涼,飯菜着涼了對胃不好。”說到最後幾個字,她更加是戲謔的掃了一眼自己的兒子,開心的抱過了他懷裏的孫子。

    凌彥楠從回來後,除了吃飯就一直抱着小安不放,她看着也手癢,這麼久沒抱了,她也想孫子想得很啊。

    金曉倩感嘆的捧着小臉看着凌母,忽然說:“伯母,你跟嫂子的感情也好好啊,我看着都有些羨慕嫂子了,要是日後我的婆婆能對我這麼好,就好了。”

    “呵呵,那也是小然對我夠好。”凌母對於自己的媳婦,自認是好得沒得挑的,說起來也是滔滔不絕,“人心是肉長的,只好是爲這個家好的,將心比心,誰會不喜歡?”

    凌彥楠見凌母說得滔滔不絕,扶額的指了指保姆接起的電話,“媽,電話。”

    “哦,好,來了。”凌母忙將小安讓凌彥楠抱着,走過去接電話了,而這時候,凌彥楠的手機又響了,她的飯吃得差不多了,看到來電顯示,跟給了金曉倩一個眼神後,她踏着步子上樓,才笑接起電話道:“雲,我正想打電話告訴你,嗯,後天?後天什麼時候都可以,不過最好是晚上……對……可以……”

    凌彥楠薄脣抿了起來,如果她剛纔沒有聽錯的話,他聽到的那一個“雲”字,應該是簡裔雲的雲,這麼說來,她的電話是簡裔雲打過來的了?

    金曉倩看着客廳只有他們兩個大人,她笑了下,說:“彥楠,看嫂子這麼忙,應該是沒有時間跟我聊聊天了,怎麼晚了,我先回去了。”

    凌彥楠沒有說話,他忽然間不覺的連慕然忙了,她要真的是這麼忙的話,至於一回家就接到別的男人的電話麼?

    但是這些,他沒有必要跟跟金曉倩說。

    他點點頭,“等會兒我送你回去。”

    凌彥楠出門送金曉倩回去,不久後,連慕然下樓來,腳步略微匆忙,樓下的凌母正在逗着小安玩,擡頭見她穿戴整齊,手上掛着一個鼓起的小包下樓,她看着皺眉問:“現在這麼晚了,還要去哪裏?”

    連慕然整理了下自己的頭髮,回答道:“有些公事要跟我哥聊,我今晚回去一趟連家,晚上就不回來了,所以我也準備將小安帶過去,可能要呆一兩天才能回來。”

    凌母皺眉,見她最近總是忙着公事,“是出了什麼事嗎?爲什麼最近這麼忙?”

    “最近公司接了幾個大單子,時間有點趕,昨天又出了點事,所以最近事情會比較多。”說完,她已經將小安背再在胸前,任由小安趴在她的胸前睡覺,她整理了下東西,準備離去。

    凌母叫住將要出門的她,“哎,等一下,小安的東西都沒有帶。”

    連慕然搖頭,說:“沒事,那邊要什麼都有,我先走了。對了,這件事我還沒有跟彥楠說,等一下他回來了,你幫我跟他說一聲吧,就這樣了,媽,我先走了。”說完,她就出了家門,駕車離開。

    …………………………………………………………

    凌彥楠送金曉倩回了家,到了別墅的門口停下車來,金曉倩推開車門離開,她趴在車窗前笑,“進去坐一坐吧,你已經已經很久沒有來我家坐過了。”

    凌彥楠搖頭,他心情有些不好,所以剛纔送她回來時,都沒有怎麼說話。

    金曉倩嘆了口氣,指了指身邊的建築和心修建的公園,說:“有沒有發現這裏變了很多,以前,這裏既是沒有公園,我們也能過得很開心,六年前我離開時,這裏還是我記憶中的模樣,但是這次回來後,我發現周圍的人、事、物都變化真的很大,回來時我有一時間真的不能接受這一點。”語畢,她回頭別有所指的看了他一眼。

    之前,凌家也住在這邊的別墅區裏,但是在十幾年前就搬走了,因爲凌父上班不方便,所以他們就搬去了現在住的地方去了。

    凌彥楠聞言,也多看了一眼,經她這麼一說,他才發現這一點,心裏也有些失落,畢竟,這裏承載了他成長的起點,裏面有他十多年甚至是二十年的回憶。‘

    想念到此爲止,他便沒有再深入去想,畢竟過去了的事他也不能改變,也不會蠢得去花錢去想要將這一切變回原來的模樣,畢竟,地球在轉、時間飛逝,人在歷練的生活中改變是必然的事,懷念再多都是徒然。

    他很快的就甩去了過去的這些回憶,隨即腦海就被自己不悅的來源所佔據,他的心有些急切,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說:“我先走了,有空就過來找我。”

    “哎,彥楠,我想問你一個問題。”金曉倩叫住他,凌彥楠已經發動了引擎,聽到她的叫聲,也就將火熄滅,探頭問,“還有什麼事?”

    金曉倩問得很直接,她不擔心凌彥楠會不高興,“我記得,你之前說喜歡上的那個女孩,並不是我嫂子對吧?但是,爲什麼會跟嫂子結婚呢?你是移情別戀了?”

    凌彥楠沒有不高興,卻蹙了眉,只是無奈的看着她,笑道:“你問這些幹什麼?這麼八卦?”

    金曉倩嘆氣,語氣很無奈,但是雙眼卻看着她,眸光爍爍,“沒,就是想知道愛情是怎麼一回事,我從來沒有談過戀愛,想問一問你,我該不該談個戀愛了或者是找個喜歡的人結婚去了,你看,你兒子都有了。我想結婚或者是談戀愛都應該要找自己喜歡或者是愛的人,對吧?”

    凌彥楠一頓,她的話讓他深思。

    他沒有戀愛過,這是真的,至於結婚,他不愛連慕然,甚至排斥跟她結婚,但是現在……他卻有些滿意現在的生活,所以她的問話,他沒辦法回答,但是他卻知道,每個人都希望能跟自己愛的人,或者是喜歡的人在一起。

    所以,他頓了下才說:“是吧。”

    “也就是我應該跟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了?”金曉倩挑眉,頓了下又說:“這麼說來,你是真的移情別戀了纔跟嫂子結婚的?我還以爲你會一直專一下去喜歡或者愛着那個人呢。”

    凌彥楠皺眉,心底排斥着她問的話,所以他的語氣有些淡,“我不是愛情顧問,你想要知道什麼,自己去嘗試一下就知道了。”

    感覺他好像生氣了,她忙放軟了語氣,“怎麼?你生氣了?我只是隨便問問啦。”

    “沒事,我先走了,你進去吧。”

    金曉倩,目送他離開,直到車子的光亮消失在眼眸可見之處,她才轉身進屋。

    凌彥楠回到家時,大廳裏沒有人,只有一名搞衛生的阿姨在拖地。

    他直奔着二樓上去,推開房門卻意外的見到裏面一片漆黑,開了燈後見裏面沒人,他抿脣到隔壁的書房去,他記得她今天挺忙的,現在這麼晚了,小安也已經睡覺,這麼說來,她只好在書房裏工作纔對,但是,推開書房的門,裏面依舊一片漆黑,他的俊臉年倏地一沉,轉身本來想去嬰兒房看看的,只是凌母不知道什麼時候下樓了,見到樓上的他似乎在找連慕然,她說道:“彥楠,小然帶着小安去連家了,說是有公事要跟小安的舅舅聊,大概後天會回來。”

    凌彥楠俊臉一沉,“這件事她怎麼沒跟我說?”只要她想說,她有大把的時間告訴他,爲什麼要讓他的母親告訴他?

    聽出他的不悅,生怕他們之間又開始鬧矛盾,便安撫他說:“她也是在你送小倩回去時接到的電話,很緊急,沒來得及通知你,叫我跟你說一聲。”

    凌彥楠的臉色這纔好一點,抿着的薄脣鬆了鬆,但是此刻的心卻安定不下來,心裏漫上了一股不知該怎麼填補,不知用什麼去填補的空虛感,讓他的心感覺不舒服,握緊了手裏的車鑰匙。

    凌母繼續給自己孫子打毛線,擡頭問看不清臉色,卻好像不怎麼開心的兒子,“你要不要一起過去?”

    凌彥楠腳步一動,本來想下樓的,在聽到她的話時,腳步硬生生的頓住了,眼眸一縮,說:“她是去談公事的,我去幹什麼?”說完,他轉身回去了屋子裏,關上了房門。

    ……………………………………………………

    連慕然忙了一天,疲憊的揉揉額頭,這時,她的祕書敲門進來,皺眉的看着她一臉疲憊的樣子,“總監,要不等會兒的應酬,我替你去赴約好了?”

    連慕然罷手,“沒事,現在幾點了?我先去歇一歇,到時間了,過來叫我。”

    “總監……現在我們就該走了,否則,要遲到了。”

    連慕然皺眉,點點頭,支着桌面起身,步出辦公室時,接到了一個電話,是簡裔雲,問她現在幹什麼。

    連慕然苦笑了下,“正準備期應酬,怎麼了?”

    “去哪裏應酬?”

    連慕然說了個地,簡裔雲點頭,他說明來電的本意,“機票我訂好了,晚上八點整,記得準時到機場。”

    連慕然點頭,沒有再說什麼就跟他道別關機,下樓離開公司,到了c市的一家飯店下了車,到了約定的地方時,裏面的人都齊了,有三四個中年的男人,還有他們的女祕書,都在,讓一間雅間裏顯得有些擁擠。

    她進來後,他們紛紛過來打招呼,很客氣,但是在用餐時卻不怎麼客氣了,紛紛的想要灌醉連慕然,但是連慕然卻不能喝酒,冷靜的看着幾位都能做自己父親的男人,沒有定性的鬧,她自然不會看不到他們眼底的蔑視,即使他們已經做了掩飾。

    連慕然輕哼一聲,狗眼看人低,不瞭解對方時因她處於弱勢就輕易的將她看低,這些人,她沒必要在意,她過來,只不過是給他們面子,因爲既然合作了,圖個愉快,別把關係鬧僵,也是因爲她懂得,就算他們幾個人加起來的勢力還不夠他們連家的五十分之一,她還是要尊重他們,商業上,和氣生財這個詞雖說俗套,卻是真理,在商場上,多個朋友,比多個敵人,對自己的發展自然大有好處。

    “連總監,給個面子,既然都來了,多少喝點啊。”有人不開心了,將手裏的杯子往連慕然手上塞,她的祕書給她擋了一些,卻不能擋住全部。

    在他們的眼裏,連慕然即使再厲害,也是傍着連家凌家才坐上現在這個位置,要說她在連家或者是凌家受*的話,也不會結婚生子後還出來工作,說什麼喜歡都是假的,哪個有錢又受*的女人會不想自己的日子過得清閒有一點?

    每天逛逛街,購購物,又或者,結伴去做美容讓自己容貌延遲衰老。又或者是這個月去這個旅遊勝地玩玩水,下個月飛去看看四大時裝週……

    豪門貴婦的奢侈生活,從來就不缺少樂趣和去處,哪裏等能玩,這商場上的事情是男人的事,她一個如果在受chong中的女人跑來賠笑幹什麼?

    別說笑的說她不喜歡這樣的生活,因爲這些奢侈而富足的生活,是每個女人的最大的嚮往,她要是能長期擁有,何必委屈自己過來這裏陪笑?

    如果對象換了是連慕年,他們自然點頭哈腰,但是對象是她……他們自然的不會跟連慕然客氣。

    連慕然工作這麼多年,見過的人無數,無論是真心還是假意,他們大部分都會表現得很尊重和欣賞她,像這樣小部分的因她是弱女子而欺負她的也不少,她見得也多了,她已經解釋過了,他們不聽,既然如此,便沒有什麼好說的了,她給了他們面子,他們不懂珍惜,她也無話可說,她看了眼祕書,不必再理會他們,他們準備離去了。

    連慕然不接他們遞過來的酒,他們有些生氣了,就在這時候,有人接過了他手上的酒杯,昂首一口喝完。

    “呃……”看見來人,他們驚愕了下,“簡三少?”他們是從京城來的,他們可以不瞭解連家,不知道連家,但是一定得知道簡家。

    簡裔雲嗤笑一聲,“喲,欺負一個弱女子,就你們做得出來了。”

    “呃……我們怎麼敢?大家喝多了,高興了,做事難免魯莽了些,還望簡三少別放在心上。”

    簡裔雲不再看他們,回頭看向本來臉色很平靜的連慕然,這時驚訝的看着他,“你怎麼來了?”

    “笨!”簡裔雲一點都不客氣的罵她,“不能喝酒還不懂得找個人來給自己頂酒了?”

    連慕然笑,她做事向來都喜歡自己一個人自己撐起場面,不習慣找別人幫自己,自靠自己蹩腳踏實,再說,誰能幫你一輩子?誰會一輩子都保護着你?

    說完,攥起她的小手,轉身離開,出門。

    連慕然苦笑的任由自己被他牽着走,正是因爲明白她是找不到這樣的人了,所以,她只好靠自己。在生小安之前,她能應付得很好,但是生了小安後,因爲小安對酒精過敏,有時候事情才變得棘手而已。

    在轉身時,恰巧見到門口處站着的金曉倩,連慕然愣了下,簡裔雲見她停下腳步,蹙眉的回頭,見她看着眼前他不認識的女人,皺眉道:“你認識她?”

    連慕然沒有掙脫簡裔雲的手,她笑了下,“小倩?你怎麼來這裏了?”

    “哦,我是跟朋友一起來吃飯的。”說着,她看了眼簡裔雲,還沒說話,連慕然就說,“那你們玩得盡興點,我先走了,下次聊。”

    說完,就被簡裔雲牽着手離開了。金曉倩看着他們兩人毫不顧忌的在她面前還緊緊的牽着的手,挑了挑眉。

    出了飯店,簡裔雲放開她的手,想起她一直還是這麼倔強,喜歡獨自一個人硬撐,他的眼神有些淡,“要回去哪裏?我送你。”

    “我還沒吃飯,我們去吃飯吧。”

    簡裔雲這才笑了起來,“好,上車吧。”

    ……………………………………………………

    凌彥楠在外面吃的飯,吃完飯後,也沒有心思出去玩,就回家了。

    回到家,就聞到了一股股香濃的水果味,見到金曉倩正在跟凌母聊天,她見到他進屋,就笑了,“你回來得正好,快過來嚐嚐我朋友特意從海南島帶過來給我的水果。”

    凌彥楠不語,笑了下,接過她遞過來的水果,點點頭,算是讚賞了,但是他不喜歡吃水果,吃了幾口,就不動了,凌母不悅的睨他一眼,“你吃飯了?”

    凌彥楠嗯了一聲,凌母聞言,輕哼一聲,不知道是高興還是不高興的道:“小然不在家,你就不會來吃飯,果然是有了媳婦忘了娘。”

    凌彥楠一頓,頓時沒了胃口吃水果了,皺眉道:“我今天晚上的應酬是早就定了的,不是因爲她。”

    凌母卻看了他一眼,不以爲然,他以爲他能騙得了她!

    她這兩天有些感冒了,容易困,揉揉眼睛道:“好了,不跟你們說了,我上去睡覺了,等一下小倩要回去的時候,記得送她回去,知道嗎?”

    凌母走了,就只剩下他們兩人了,凌彥楠揉揉太陽穴,沒有說話。

    金曉倩笑了下,小手覆上他的手腕處,“我有個朋友的爸爸是中醫,對於揉捏穴位懂得很多,我也學了點兒,怎麼?要不要我幫你按摩按摩?”

    凌彥楠笑了下,“此話當真?”

    “當然。”說着,她拉下他的手,自己的小手覆了上去,輕輕的給他揉着,邊柔邊問:我看“你精神不是很好,是不是睡不好?”

    凌彥楠頓了下,語氣淡了兩分,“昨晚沒怎麼睡。”

    “工作這麼忙?”金曉倩語氣有些心疼,凌彥楠不回答她也沒有在意,看了眼周圍,問:“嫂子出去應酬還沒回來嗎?”

    說到了連慕然,凌彥楠的語氣就輕快了些,回答也快了很多,“她要到明天才回來,這兩天住連家,因爲有事要忙。”

    “哦,這樣子啊。”金曉倩笑了笑,說:“不舒服要跟我說一說,我的手藝沒有我朋友好。”

    凌彥楠閉上了眼睛,沒有回答她的話。

    金曉倩看着他閉上的眼睛,勾起的小嘴微微的凹下,頓了下又說:“對了,剛纔我在飯店跟我朋友吃飯的時候見到了嫂子呢,她好像在更客戶商談合作,不過好像聊得不是很高興。”

    凌彥楠的眼睛忽然張開了,皺眉的問:“在哪間飯店?”

    “不過她已經走了,見到我還跟我打了個招呼,嫂子其實表面上挺冷的,但是她對人不錯呢。”

    凌彥楠輕哼一聲,說:“她就是冷,至於對人好與不好,得看人看事。”他從來都不覺的她對他好,整天冷着一張小臉給他看,哪裏好了?

    金曉倩想起那個攥住連慕然的小手的俊美男人,頓了下,沒有再說話。而經過剛纔的回答,她更加確定了,他對於她說到連慕然時,擦會有一些反映。

    客廳裏沒有人再說話,沉默了下來,金曉倩給他按摩的手還是不斷的動着,而凌彥楠早就閉上了眼睛。

    時間不知道過去了多久,金曉倩叫了聲,“彥楠。”

    沒有人迴應,她能感覺到他的呼吸均勻,她手上的動作一頓,再揚聲叫了幾次,他都沒有回答,應該睡得挺沉的,而他說他昨晚沒有睡覺……

    眼眸掃了眼周圍,置於太陽穴的小手漸漸的向下,搭上他寬厚的肩膀,緩緩的收縮,收縮,進而攔住了她的脖頸,小臉漸漸的向下,小嘴準確無誤的貼上他的薄脣。

    連慕然跟簡裔雲吃晚飯後,想起明天就要走,她的行李還沒收拾,明天時間很趕,她就想着回來先收拾一下行李,卻沒想到還沒進屋,就看到了這一幕。



    上一頁 ←    → 下一頁

    嬌寵令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長生歸來當奶爸我的美女公寓
    極道天魔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