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五十四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27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五十四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27字體大小: A+
     

    連慕然早上出去跟人談合約了,回來時,見到倚在公司門口的簡裔雲,笑了:“既然來了,怎麼不上去?站在這裏招人眼嗎?”她看了眼周圍,無論是男xing還是女xing,都忍不住的多看他幾眼,他明知道自己長得好,還站在這裏,不是招人眼是什麼?

    簡裔雲看了她一眼,轉身進入了她公司的大門,連慕然跟上他後,他才說:“說好的請我吃飯的呢?我等了一個月都沒有一個電話,你就這點誠意?”

    連慕然聞言,也覺得羞愧,她輕咳一下,說:“你是軍人,行蹤保密,我怎麼敢擅自隨意的去打擾你?要是在你出行任務時打電話過去了怎辦麼?”

    簡裔雲輕飄飄的掃了她一臉心虛的模樣,嗓音帶着淡淡的憂傷,“我一個人漂泊在外,好不容易遇到了個朋友,你就這麼對待我?”

    “好好,算是我錯了,那我現在就請你吃飯,ok?”連慕然覺得他們兩個真的是很要好的朋友,朋友之間即使十年不聯繫,也不會讓他們的感情變淡,她是知道他說這些話只是開玩笑而已,不過還是有着情緒在裏面的。

    所以聽他這麼一說,她忽然覺得自己這個朋友很差勁,畢竟簡裔雲獨在他鄉,有她在,他自然會覺得高興些,但是她卻這麼長一段時間不聯繫他,他說得其實沒有錯,她是做得不夠好。

    簡裔雲頓住腳步,勾起薄脣笑了,轉身外走,在她還沒反應過來時就伸手去攥住她的手腕,將她往外面拖,“那走吧,我餓了。”

    這一次他們倒是沒有再去吃火鍋,因爲兩人都喜歡吃辣,而且喜歡的食物和口味,兩人竟然有驚人的相似之處,所以他們兩人點菜時,有兩三個菜都加了辣椒。

    而凌家的人,包括凌彥楠在內,都不喜歡吃辣,也不能吃辣的,連慕然雖說不是無辣不歡,但是也希望自己能沒一頓都吃得香香的。

    飯菜上來時,簡裔雲忽然說:“這邊的事情暫告一段落,所以我過幾天要回去京城那邊了,大概再過一段時間纔會過來這邊執行任務。”

    連慕然愣了下,聽他的意思,他好像會長期在c市發展的樣子,不由得問他:“你這是分配過來了c市工作嗎?我以爲你爺爺跟爸爸都會希望你能留在京城,畢竟你們在那邊的勢力比較雄厚,如果你想回去京城那邊工作的話,我想這一點對你們簡家而言,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

    簡裔雲不着痕跡的頓了,但隨即便挑起了眉頭,佯裝不悅的說:“連慕然,我在你的心裏,就是隻能靠着家裏才能混口飯吃的混世魔王?我這麼沒出息嗎?難道離開裏家裏就不行了?”

    “你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我以爲你會好好的呆在京城那邊而已。”不過,以他愛玩卻桀驁的性子,他這樣不服從家裏的安排纔是他愛做的事。

    簡裔雲淡淡的說:“我不想活在他們的保護之下,我不是一朵嬌嫩的花朵。”

    連慕然笑了,點頭表示認同,他雖然平常像個痞子一樣,但是他骨子裏還是有一股桀驁,很有自己的想法,而他這麼說她也認同,男人最好還是自己出去闖蕩一番爲好,這樣的歷練對於一個人的成長是有很重要的作用的。

    看着他那張相對於男子,更甚至是一名軍人來說都太過陰柔的俊臉,他的此刻的臉上是很柔和的,但是眉宇見透漏出來的氣勢和軍人威嚴卻怎麼也掩蓋不住,讓他即使頂着一張漂亮得過分的俊臉,也絲毫不會讓人覺得不夠氣勢,跟娘娘腔更是搭不上邊。

    連慕然看到這,有些驚訝,忍不住的問,“你現在軍銜到哪裏了?”她爺爺雖然也是軍人,她小時候也被老頭子灌輸了很多關於軍人的知識,但奈何他又不穿軍裝,她怎麼知道他現在是爬到了那個位置了?

    簡裔雲不高興的睨她一眼,“怎麼?你對這些感興趣?”

    連慕然笑,也沒有多問,“對了,忘了告訴你,我過幾天也要出差,也會去到京城那邊,到時候記得請我吃京城正宗的刷羊肉,大學那會你給我帶回來的,我到現在還記得那股味。”

    簡裔雲挑眉,嘴角漸漸的翹了起來,心情慢慢的變得好了很多,“是嗎,那什麼時候去?看看我有沒有空,我去接你飛機。”

    連慕然搖頭,說:“這個我不清楚,要看行程,而且只是對公司做一次慣例的檢查而已。”

    簡裔雲卻聽出了其中的玄機,笑了,“這麼說來,你可以第一站就去京城了?既然如此,你定下日期後,我安排一下,你跟我一起到京城那邊吧。”

    連慕然愣了下,聞言也覺得有道理,點頭道:“我回去確認一下時間,今晚告訴你答案。”

    簡裔雲點頭。

    兩人吃完午飯後,簡裔雲跟着連慕然一起回去了連慕集團。

    簡裔雲今天白天放假,但是他在這邊的朋友不多,而他也只想來找連慕然,連慕然本來也想陪他的,但是現在正是她忙碌的時候,所以沒有什麼時陪他,而簡裔雲也不想動,或者是去哪裏玩,就跟着連慕然一起去了連慕集團。

    連慕然很忙,途中去開了一個會議,而簡裔雲就躺在她辦公室的沙發上看報紙或者是拿着平板電腦在看東西。

    連慕然的祕書見到簡裔雲時,皺眉道:“總監,這位先生……就讓他留在您的辦公室裏面嗎?”留一個男人在這裏,真的好嗎?而且,這個男人又不是她的丈夫,好像更加不是什麼親戚,只是朋友而已,但是就算是最好的朋友,但是也應該避忌一下比較好。

    連慕然知道他在想什麼,心裏知道他是忠心,卻還是皺了皺眉,感覺他擔心太多了,因爲她知道什麼人該信,什麼人不該信,她連慕然還沒有這麼的盲目,連跟自己認識了這麼久的人都看不清楚,“沒事,我們走吧。”

    連慕然開完會後,剛進入辦公室就聞到了一股香濃的咖啡味,擡眸見到桌面上多了一杯咖啡,她勾了勾脣,坐下來,淡淡的抿了一小口後,側眸看了眼簡裔雲,熟悉的味道讓她的心情變得好了很多,公事上的煩惱得以暫時的以往,“好久沒有喝到你煮的咖啡了。”

    簡裔雲是簡家最小的貴公子,所以一直以來都是被人chong着長大的,更是雙手不粘陽春水的貴公子,但是上天似乎對他特別的眷顧,好得東西都給了他,他很聰明,連第一次做菜,第一次做咖啡,都能做得最好,讓人羨慕妒忌恨。

    家裏的人很chong他,少年時期的他極度的叛逆,喜歡跟家人搞對立,什麼都敢玩,什麼都敢去嘗試,她知道他家裏的人擔心他會成爲一個不務正業的二世祖,但是她卻知道他絕對不會,因爲他無論做什麼,好與不好,都很有自己的想法,他們算是一起長大的,她也懂他。

    “以後想喝就過來找我。”說完,簡裔雲皺了皺眉說:“剛纔軍隊來了電話,晚上有個會議,我要先走了。”

    “好。”

    簡裔雲離開不久後,連慕年的電話打了進來,連慕然聽着,眉頭深深的蹙了起來,拿起電話打了回去凌家,是凌母接的電話,她告訴凌母,她公司有事,要遲一些才能回去,叫他們不要等她了。

    ……………………………………………………

    凌彥楠下班走到公司的樓下,見到金曉倩倚在在公司的樓下的牆邊站着,愣了下,“怎麼不直接去我家裏,反而到這裏來了?”

    金曉倩笑,向他走過來,“等你啊。”

    “我以爲你會早點過去跟我媽聊聊天,你知道,從你小的時候起,她就很疼你。”

    金曉倩淡雅的笑了笑,說:“我知道,我過來找你是有原因的。”

    凌彥楠挑眉,倒是沒有想到有什麼讓她要在這裏等他才得出答案,“什麼原因?”

    金曉倩頭疼的摸摸自己的頭,說:“這麼久沒見了,我怎麼也得準備些禮物吧?都是我的疏忽,之前都沒有想到,在國外時說回來就回來了,也沒有給你帶禮物。”

    凌彥楠笑了下,覺得她比幾年前懂了很多人情世故,到底是三十多歲的人了,也應該懂一些了,但是他們兩家走得近,他認爲是真的沒有必要這麼客氣,“沒有這麼講究,隨便就行了,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客氣了?”

    “我知道,你們的我都準備好了,但是嫂子的我就不知道買什麼了,我對你老婆什麼都不瞭解,也不知道她喜歡什麼,所以我纔想過來問問你,買什麼給她好,第一次見面,怎麼也要經營好自己的形象是不?”

    凌彥楠聞言,頓住了腳步,沒有說話,金曉倩狐疑的看他,“怎麼了?”

    凌彥楠搖頭,拉開車門上了車後,淡淡的說:“沒事,她什麼都不缺,你買些小玩意給她就行了。”

    其實,聽這裏,他才知道,他們結婚這麼久了,他的確對她一點都不瞭解,她不知道她喜歡什麼樣的服裝、服飾,喜歡什麼顏色,喜歡去那裏玩,吃東西的時候忌口什麼……

    他都不知道,所以,聽金曉倩說起的時候,他的心裏就在想,他其實也不知道。尤其是聽到老婆兩個字的時候,他的心忽然的抽了下,感覺受之有愧。

    這種感覺,很奇妙,他沒有經歷過,眉頭忍不住的蹙了起來。

    “是真的嗎?買些小玩意就行了?你確定?”金曉倩皺眉的問完,還是說道:“我知道嫂子什麼都不缺,但是就是因爲如此,送東西給她,纔要更加用心,否則,怎麼進得了她的眼?”

    說完,看了他一眼,不滿的說:“你該不會因爲嫂子什麼都不缺,就隨隨便便的嫂子東西吧?要真的是這樣,你可得改一改了,嫂子對你肯定不滿了。”

    凌彥楠淡淡的勾起薄脣,笑容有些淡,“你瞎說什麼呢,我們走了。”

    說完,他多看了兩眼金曉倩,經她這麼一提醒,他是真的覺得有一定的道理,果然還是女孩子最瞭解女孩子的心思啊。

    而且想起自己曾經送過她唯一的幾套玉石,在外人看來已經很貴重了,身子包括他,在挑到那些玉石的時候,也覺得不會讓她丟臉,但是在送給她的時候,他忽然覺得,是真的不夠貴重,也配不上她,想到這,他蹙了眉。

    金曉倩看了下路標,皺眉道:“哎,這條路不是去你家的嗎?我還想要給嫂子買禮物呢。”

    “你嫂子的禮物無論用心與否,以後由我買就好了,你就不要操心了,我們先回去吧,你嫂子應該也已經回來了。”

    聞言,金曉倩臉色一頓,眼眸深了深,*的說:“喲,這句話存在很大的想象空間哦……”

    凌彥楠但笑不語,什麼都不透露。

    金曉倩也不逼他,卻皺眉道:“哎呀,可是這樣子會很失禮啊。”

    凌彥楠沒有說話,一會兒後,看着路況的眼眸似乎陷入了沉思中,金曉倩叫了他幾聲都沒有迴應,她漂亮的小臉頓時微微的沉了些。

    回到家,下了車後,凌彥楠般金曉倩提着幾個袋子進屋,凌母見到他們兩人,笑容頓了下,不着痕跡的掃了他們一眼,但隨即又勾起了笑容,笑着走過去拍拍金曉倩的小手說:“小倩啊,來,坐。”

    金曉倩見到凌母也很開心,讓她牽着她坐下。

    凌母掃了她一眼,忍不住開心的讚歎的說道:“小倩保養得很好啊,這麼多年沒見,還是原來那個樣子,而且越長越漂亮了。”

    “謝謝伯母。”金曉倩很開心的道謝,接着就跟伯母聊起了家常。

    凌彥楠將手上的袋子放好,眼眸掃了一圈大廳後,腳步邊往樓上走邊問:“媽,小安這個時候不是應該被你抱着的嗎?她在哪?”其實他更想問凌母是不是連慕然回來了?抱着小安上樓了?

    但是,他想歸想,卻沒有問這句話。

    “哦,小安還在chuang上睡覺,今天誰久了些,我見他睡得沉,就由着他去了。”

    凌彥楠腳步一頓,也就是說連慕然還沒回來?

    想到這,他皺起了眉頭,沒有再說話的上樓了。

    金曉倩看着凌彥楠上樓,露出歡喜的表情說:“小安是彥楠的兒子嗎?我也好想看一看啊。”

    說到自己的心肝寶貝孫子,凌母笑得合不攏嘴,開心的說:“小安還在睡覺,等一下他應該就能醒來了,呆會兒等他醒來了我讓你抱一抱。”

    金曉倩可惜的揉揉發端,說:“這樣啊,那我等會兒可要抱久一點,說起來,彥楠都沒有跟我說過小安的事呢,害我都忘記了帶小安的禮物了。”

    這時凌彥楠抱着已經醒來了的小安下樓了,聞言他替凌母回答道:“沒事,下一次記得帶就是了。”他的話,說得一點也不客氣。

    金曉倩的雙眸定定的落在凌彥楠跟他懷裏小小的嬰兒的身上,在凌彥楠坐下來後,她移步過去看着他懷裏的小孩子,勾着笑容道:“彥楠,小安長得真像你,真漂亮。”

    凌彥楠俯首親了親咧着嘴對着他笑的小安,自然而淡淡的說道:“不,其實小安長得像他媽媽,等會兒她回來了,你就知道了。”

    “哦,看來小安的媽媽很漂亮呢。”金曉倩說着,頓了下,再道:“不過男孩子不是應該像爸爸嗎?要是像媽媽……”

    凌母是很喜歡小安的,面對自己不哭不鬧的孫子開口閉口她都是覺得好的,聞言就直接的反駁了,“沒事,小安像誰都好,我都很滿意。”

    也許是覺得剛纔的話有失禮貌,所以金曉倩移開了話題,拍了拍他的肩膀調侃的說:“看來你娶了一個很了不得的女人啊。”

    凌彥楠還沒說話,保姆就從廚房裏走了出來,告訴他們可以開飯了。

    凌彥楠聞言,皺起了眉頭,他回來後沒有看時間,但是他也能知道現在大概幾點了,也是連慕然該回來的時候了,他也有說過叫她早點回來的,但是現在,都快要開飯了,她都還沒回來,想到這,他蹙起的眉就更深了,將懷裏的小安交給了凌母,他說:“我去打個電話。”

    凌母知道他們夫妻兩人的感情也不算很好,想到可能連慕然沒有跟凌彥楠打電話告訴他她要晚一些回去,所以開口道:“是打給慕然嗎?如果是打給她就不用了,因爲她說她公司臨時有急事,所以暫時不能回來,要晚一些,讓我們先吃,所以我們不要再等了。”

    凌彥楠的薄脣抿得死死的,臉色沉了下來,“什麼時候的事?”她從來都不會想到要打電話跟他商量,什麼事都自己做決定,這讓他的臉色變得很難看。

    “哦,半個小時之前。”凌母也不是很在意,因爲家裏的幾個大人除了她,其他人都很忙,推遲迴來吃飯的時間,或者是直接不回來也不是第一次見了。

    凌母這麼想着,擡眸卻見到他往門口走去,“彥楠,要開飯了,你還要去哪裏?”

    凌彥楠頭也不擡的說:“你們先吃,我去找找她回來。”

    “不用了,小然說了她開會眼延遲一點時間,可能不會準時回來,但是還是會盡早回來的,只是擔心自己回來晚了,擔心怠慢了客人,就讓我們先吃的。”

    凌母不希望凌彥楠又跑一趟,來來回回的折騰人啊,現在是下班高峯期,人多車多,都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到連慕集團呢,要是他出去了,連慕然回來了,他們又要等他,多不好啊。

    金曉倩笑了笑,說:“沒關係,彥楠,你要去就去吧,不用管我,我跟伯母聊聊天就好了。”

    凌彥楠頓住腳步,沒有走,只是說拿起手機撥了電話,只是在電話接通的時候,連他自己都沒有意識到的俊臉柔和了下來,問:“什麼時候回來?”

    也不知道對方到底跟他說了什麼,他的臉色越來越沉,他冷冷的說,“隨你。”就掛了電話。

    “怎麼了?”凌母見他們又吵架了,心裏有些急,也看了一眼金曉倩。

    凌彥楠抿脣,沒有什麼表情的說:“沒什麼,開飯吧,我們都餓了。”

    金曉倩見凌母在,本來想關心的問一下發生了什麼事的,但是最後還是沒有問,入座吃飯了。

    ……………………………………………………

    連慕然回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八點多了。

    但是她還沒走進裏面,就聽到了一陣陣的笑聲,她聽出來了,有凌彥楠的,有凌母的,還有她所陌生的聲音,女的。

    一般而言,八點多的時候,他們就很少逗留在客廳的,各做各的事情,因爲她跟凌彥楠都比較忙,所以到了現在,還能聽到一陣陣響亮的笑聲,的確很少。

    她進去見到他們時,頓住了腳步。

    他們都坐在沙發上,凌彥楠在中間,而凌母則跟另一位她沒能看清面容的女人則坐在凌彥楠的旁邊,親暱的倚在凌彥楠的手側,凌彥楠逗着懷裏的小安,這時孩子傳來了一陣陣的笑聲,大人們的笑聲再度的傳進來她的耳朵。

    連慕然皺了皺眉,她從心底的排斥着這個畫面,她抿着小嘴,移步進屋,而最先發現她的,竟然是端着水果出來的保姆,她笑道:“少奶奶回來啦。”

    連慕然淡淡的點點頭,沒有說話,而其他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她的身上,凌彥楠本來翹起的薄脣就直接的凹了下來,冷淡的掃了她一眼,沒有再說話。

    連慕然也不在意,她掃了一眼,這一次,看清楚了這個對她而言,第一次見面的女人。

    這個女人長得很漂亮,雖然沒有範曼麗那樣漂亮得讓人驚豔,看起來卻很有氣質,很有教養,一看就是富貴人家養出來的女兒,而且她身上有一股書卷味,整體的看起來給人一種很舒服的感覺,讓人覺得跟她相處會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

    凌母見到連慕然,心裏很滿意,雖然她以前是很喜歡金曉倩,但是她現在更喜歡連慕然,而且她很懂事,也很孝順,這一點深的她的心,讓她忍不住疼愛這個兒媳婦,“小然,餓不餓啊,快過來坐下,媽叫人給你做了點菜,等一下就可以吃了。”

    “好。”連慕然應聲走了過去,目光落在金曉倩的身上,勾起嘴角笑了,說:“金小姐,你好。”

    “呵呵,不要叫我金小姐,太見外了,跟他們一起,叫我小倩就好了。”說着,金曉倩表示禮貌的起身走過來,說:“我很久之前就在想要怎麼樣的女人才配得上彥楠呢,但是現在,見到嫂子你,我發現有了答案了,呵呵,你們很配哦。”

    連慕然笑了笑,側眸看了眼凌彥楠,說:“謝謝,很抱歉今天晚上怠慢了你。”

    金曉倩搖頭,笑得很開心的說:“沒事,以後我們還有大把的機會見面呢。”

    連慕然還沒說話,凌彥楠就開口了,“坐下吧。”

    說完,他叫保姆將剛給她做好的飯菜端了出來,讓她到過去吃飯。

    連慕然點頭,還沒說話,他懷裏的小安見到她,就伸出雙手看着連慕然,小腳蹬着凌彥楠的腿,急着讓連慕然抱她。

    連慕然笑了,過去伸手就要抱他,但是凌彥楠卻皺眉,說:“你先過去吃飯。”她既然一直都在開會,就說明她應該還沒吃飯纔對,既然如此,怎麼會不餓?

    不知爲什麼,聽說她到現在還沒吃飯後,心底的那股氣,莫名其妙的就消失了。

    連慕然點頭,低頭親了親小安的小臉,就獨自一人過去飯廳吃飯了。

    凌彥楠自從聽說她還沒吃飯後,臉色好了很多,見她去了飯廳,他忍不住的抱着兒子跟了過去,凌母見着,好笑的說:“彥楠,過來陪陪小倩,將小倩一個人丟在這裏你好意思嗎?”

    凌彥楠頓住腳步,他回過頭坐了下來,金曉倩笑了下,調侃他道:“這麼粘嫂子啊?嫂子離開一下罷了,你都要跟過去,我還真的沒想到啊。”

    凌彥楠掃了一眼低頭吃飯的連慕然,他表面平靜得讓人看不到他心底的任何的一絲心思,淡淡的說:“小安看不到她老是亂動。”

    “是嗎?”金曉倩笑意深深,看了眼低頭一個人吃飯的連慕然,對於他的回答,不可置否。

    親們,暮暮又做了一個作品調查,麻煩親們幫忙給一下意見,謝謝了,麼麼噠~~~

    請問下列哪一種類型的文素你最喜歡的?

    1、男主先愛上女主的暖虐文

    2、女主先愛上男主的蝕骨虐心文

    3、男女主互*暖噠噠的甜文



    上一頁 ←    → 下一頁

    猛鬼夫君嬌寵令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長生歸來當奶爸
    我的美女公寓極道天魔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