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五十二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25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五十二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25字體大小: A+
     

    凌彥楠抿了抿脣,他已經想到了她會提到連慕然,所以聞言也就淡淡的說:“她有空的話,我可以讓你們見一面。”

    “她很忙嗎?”金曉倩皺眉,“以我對你的瞭解,我以爲你會娶一個賢妻良母型的妻子,比較聽話的,最好能不管你,但是現在聽起來,感覺你們溝通得還不夠好啊。”

    如果夫妻兩人飛感情足夠好,沒有縫隙的話,她提出這個意見,他應該立刻就說:“好啊,隨時都可以,要不我現在就叫她過來?”

    但是,他沒有,就說明,她的這個嫂子,對他來說,還是比較難搞的。

    而且,她看他的臉色,看不出來他有什麼對她未曾謀面的嫂子有任何不滿,或者是有什麼讓他覺得難搞的樣子,但也算不上高興,所以,當她提到她時,他淡然的臉色才讓她有些驚訝。

    凌彥楠沒有說話,聽到她剛纔說的話,他意識之下就蹙了眉頭。

    金曉倩的話好像說得有些在理,他以前好像是這麼認爲的,但是事情好像很遙遠,遙遠的他只是曾經想過而已,而且他心底有些排次她所描述的哪一種類型的人成爲他的妻子。

    而且他也覺得,他要的是一個有思想,有足夠的能力處理事情的人,而且,她有能力並不代表她不是賢妻良母,他覺得連慕然在對小安這方面上,做得很好了,這樣,在他的心裏就成了一個賢妻。

    他腦子轉了一圈,卻沒有說太多,只是伸手給她夾了一筷子菜淡淡的說:“我們是來吃飯的,快吃吧,菜都涼了。”

    金曉倩看了眼碗裏多出來的肉,淡淡的勾脣,不肯放過他的放下筷子,挑起眉頭道:“我提到她,你好像不高興?”

    凌彥楠還是沒有回答,擡眸看她:“你什麼時候這麼八卦了,吃你的飯。”

    金曉倩撇嘴不以爲然的說:“我是認真的,再說了,你的事怎麼能算是八卦?你結婚也不跟我說一聲,讓我好回來參加你的婚禮,忽然聽說你結婚了,我真的怪吃驚的,而且……如果我沒記錯的話,當初你決定要追的那個女人並非我現在的嫂子吧?”

    凌彥楠今天中午本來就沒有什麼胃口的,盡到她心情雖然好了點,但是食慾依舊不振,聽到她的話題圍繞在這一點上,他濃眉緊緊的皺了起來,放下碗道:“所以,你明知道我現在心情不好,也要說些我不想聽的話來鬧我?”

    金曉倩勾脣,算是承認了,但是很快有心裏有氣的說:“我是認真的,你結婚都不請我,真的讓我傷心了好久,我還以爲你忘記了我呢。”

    凌彥楠淡淡的挑眉,沒有回答她的話,放下了碗,說:“我吃完了。“

    當初跟連慕然結婚他本來就不是認真的,而且,並不覺得結婚有多重要,連他自己都不重視,不去想,他哪裏還能有多少心思去想邀請誰過來自己的婚禮?就是因爲如此,所以,他誰都沒有邀請,賓客上面的名單,都是他的父母邀請來的,多數都是有血緣關係的親戚。

    金曉倩看了眼自己還沒有怎麼動過的飯菜,睨了他一眼,不再說話,低頭吃飯。

    吃完飯後,金曉倩挽着他的手臂,說:“我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回來了,買車陪我去兜兜風,到處走走唄,我想去看看周圍有什麼變化。”

    凌彥楠淡淡的勾脣,“你不是回來一個星期了嗎?你沒出去外面看過?”

    金曉倩聞言皺了眉,無奈的說:“哦,那幾天啊,被我爸爸叫去探訪各位親戚了,說我這麼多年沒回來,是時候跟他們聯絡一下,免得在街上碰見都不知道誰是誰。”

    這些天我還有事,沒空,過些日子,等我閒下來後,我再陪你一起過去吧。

    “我還能說什麼?”金曉倩攤手,“沒想到你比我還要忙。”

    凌彥楠不語,看了下時間,說:“我等一下還要開一個小會,開完會後還有一個抽查工作要做,所以不能陪你了,我先送你回家吧。”

    金曉倩搖頭,挽着他手臂的手緩緩的鬆開了,笑着擺手道:“不用了,我想自己坐車到處走走,還不想回家,你忙你的去吧。”

    凌彥楠點頭,看着她上車後,才駕車離去。

    ……………………………………………………

    回去連家住的那幾天,曲淺溪其實連慕然說了許多關於育兒的事,連慕然聽得很仔細,因爲她覺得,曲淺溪是真的將念念教得很好,而她一直以來,因爲小安的身體差,最關注的就是小安的健康,所以在看書上,大部分都是關於如何把孩子養好,讓他健健康康的成長,而忽略了那些日後的教育問題。

    所以聽完了之後,她就很興奮的想要給小安買一些讀物,更何況小安再過幾個月就能開口學說話了,在語言方面,從小就教他一定的語言和知識,對孩子的成長也有好處。

    所以在今天不怎麼忙的時候,她就早一點下班,到商業大樓給小安買一些東西,也很有目的xing的直接去了少兒讀物區域。

    凌彥楠的身後跟着幾位商業大樓的管理層,他緊抿的薄脣在瞥見不遠處的一抹身影時,愣了下,意識下的就走了過去。

    感覺到有人看着自己,連慕然回頭,有些驚訝。

    凌彥楠看了一眼貨架,就知道她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了,他的臉色卻微沉,淡淡的問:“你今天不用上班嗎?”

    “下班了。”她自己家的公司,想上班就上班,想下班就下班,這個能有什麼硬性要求?

    幾位管理層看了眼連慕然,汗顏的擦着額頭,不知道該不該跟連慕然打招呼,但是凌彥楠不開口他們也不好說話,只能幹愣在凌彥楠的身後站着。

    凌彥楠回頭掃了一眼身後的幾位管理員,淡聲道:“你們先回去吧,將剛纔我說的,下班前整理出一份報告給我。”

    “好的,凌總。”

    爲首的那位管理員在離去猶豫的看了眼他們兩,說:“那……凌總,凌夫人,我們先走了。”

    連慕然爲他那句凌夫人,嘴角微微的勾了勾,看了眼身邊的男人,而凌彥楠則微微的一愣,頓時叫住了他,說:“給夫人辦張卡來。”

    “好的,我現在就去。”管理員相繼的退下了。

    “優惠卡?不用了,其實我已經有了一張。”在這裏消費到了一定的金額,就會得到一張優惠卡,能打折,而她的是vip,如果又是這樣一張卡的話,那倒是不用了。

    “有誰在自己家買東西還需要花錢的?”這座商業大樓,除了頂樓的玉石生意的利潤是公司股東制度記賬外,整座大樓是他自己出錢來建的,而整座大樓的持有人是他,沒有所謂的合作人。

    連慕然聞言,倒是有些驚訝,但是明白了他的意思,聞言,別過臉不看他,卻淡淡的勾起脣,因爲,他剛纔那句話,她很喜歡聽。

    凌彥楠身軀一動不動的,但是眼眸卻從來沒有從她的身上移開過,頓了下,忽然說道:“我希望以後要是我在家的話,買關於小安的東西時,你能叫上我。”

    連慕然愣了下,回頭看他,還沒說話,他又說道:“我是小安的父親,我不否認我做得有不合格的地方,而我也想從前我沒有參與的,從現在起能儘量的彌補一些。”

    連慕然看了他一眼,又轉過身去翻說,聲音也有些淡:“可是……如果你真的想要彌補什麼,或者是想要爲小安做什麼,不用我提醒,也不用我叫你,你自己也會主動提出來,或者是主動問我,而不是看到我在做什麼,才發現自己爲小安少做了什麼。”

    凌彥楠不說話了,因爲她說得很對,對於小安,他做得還不夠,她雖然平時不說,也從來沒有要求他該怎麼做,但是她不說並不代表她心裏沒有想法,也不代表她心裏不埋怨,爲小安而埋怨,而對於小安,他的做法或者是想法,她都看在眼裏,所以自然是有不滿的,而恰好,他剛纔說的,讓她有足夠的理由去反駁,所以,她也說得很直白,而他也暫時的被她說得沒話可說。

    見他還沒,她回頭看了他一眼,認真的說:“你回去忙你的吧,我很快就可以了。”

    凌彥楠不回答,卻說:“我是做得不夠好,但是,你要是不給我機會,我怎麼會做得好?”

    連慕然背對着他,咬了咬下脣,沒有說話。

    凌彥楠的理解是,她不說話就是認同了,他嘆了口氣,腳步漸漸的靠近了她,縮短了兩人的距離,走到她的身側問她:“有沒有給小安買過玩具?”

    “很少。”她之前雖然還有買過玩具,但是都是一些小玩具,也沒有買多少。

    凌彥楠見她似乎不再抗拒他,臉上不自覺的露出了些笑容,“小安的性子比較安靜,應該是屬於愛動腦的孩子,等一下我們也去隔壁給小安挑一些有利於促進他智力發展的玩具。”

    連慕然撲捉到了他眼底的笑容,心情也好了起來,勾起了笑容,點了點頭。

    凌彥楠眉頭離開,也跟着看起了書來,但是他畢竟是來工作的,這時來了一位工作人員,似乎有事要找他,他頓了下,扭頭對已經緩緩的凹下嘴角,顯然不高興了的連慕然說:“看好了先別走,我很快就好,我們等一下一起回家。”

    連慕然回頭看了他一眼,點點頭,凹下的嘴角再度漸漸的翹了起來。

    一會兒後,身後傳來了一個聲音,“你的心情似乎不錯啊。”

    連慕然頓了下,沒有回頭看向來人,但是餘光在瞥見她拿起她找到了,決定買所有放到桌面上的書後,她回過頭來,看了她一眼。

    範曼麗勾脣淡笑了下,“很久沒見了呢。”

    凌彥楠點點頭,算是回答,她跟範曼麗算不上是朋友,她也知道,她甚至是討厭她的,而她沒有必要跟花心思去跟她套近乎,或者是去跟她示好。

    範曼麗也不介意她的冷淡,說:“聽說你的奉子成婚的,你的孩子纔多大,能看得懂這些書嗎?喲,還有外國的書呢?德語也有……”

    連慕然抿緊了小嘴,說:“范小姐,我們不熟,似敵非友的關係罷了,我這個人心情不好時,不喜歡跟一些人廢話,說明你的來意吧。”

    “也沒有什麼,就過來跟你說說話而已,而且……聽說吃些日子我們在公事上也有合作,連小姐對我這麼冷淡,似乎不大對吧?”

    “你確定我們一定會合作?”要是她不喜歡,就算多大的合作又怎麼樣?要是她不想,那她不做就是了!說她任性?她就這麼任性了,反正跟他們公司合作的公司又不止一家,她損失得起,她不是隨隨便便跑出來的人都能讓她受委屈的。

    範曼麗最討厭的就是連慕然的炫耀,讓她更妒忌的是,她也有這個資本炫耀,她聽着心裏就不舒服了,很不舒服,在心裏冷哼一聲,才笑着面不改色的說道:“我還以爲你心情挺好的,纔過來跟你搭訕,看來是我想錯了,怎麼?跟你老公吵架了?不過……我看彥楠他不是那種會跟人吵架的人。這麼說來……,我猜猜……那就是被人冷落了?”

    連慕然面無表情的看了她一眼,“先不說我有沒有被人冷落,就算我被人冷落了你也不會是受chong的那一個,你這麼關心這些幹什麼?”

    範曼麗聞言,不但沒有怒,反而笑了,她現在比起前一段時間來,功力深厚了一些,冷笑道:“我不受chong還是情有可原,但是你高傲的連大小姐被冷落,可就不應該了,畢竟你長得這麼漂亮,又是他的妻子,家裏也這麼有錢,嘖嘖……不過,我想也是,漂亮的女人滿大街都是,也不止你一個,隨便抓一個多有了,所以即使你們結婚了,也是不靠譜的啊,抓不住老公的心是一個難題呢,所以我說,商業聯姻,真的是不是一件好的事情呢。”

    不過,儘管她的功力再深厚,連慕然也不可能被她跟氣着了,“范小姐,凌彥楠是我的老公,你是他的誰?你這麼不要臉的當着我的面挑撥離間,你的心裏難道就沒有羞恥兩個字嗎?”

    “你……哼!”範曼麗冷睨了連慕然一眼,說:“就算我不是他的誰,但是我還是知道了他跟你結婚是迫不得已,也知道他不愛你,就足夠了!”

    連慕然笑了下,“所以,你以打擊我爲樂?”

    範曼麗笑得很開心,一張漂亮的小臉頓時就更加迷人得讓人移不開視線了,“不能這麼說的,但是,見到你這麼落魄,我很開心就是了。”

    連慕然不動神色,但是眼角卻勾起了笑紋,“但是,就算他不愛我,但是得到他的人還是我。你希望我落魄是因爲你妒忌我所擁有的,包括財富還有你說的家世,還有我的婚姻,這些你都想要的,我都擁有了,而你卻什麼都沒有,所以,你說……你這麼高興幹什麼?”

    連慕然其實覺得很莫名其妙的,因爲她自認她沒有得罪過範曼麗,但是她卻三番四次的來騷擾她,話說得越來越難聽,她開始對她是沒有什麼厭惡的,但是被她騷擾的次數多了,她就異常的厭惡她了,所以反擊起來,也毫不客氣!

    “你……”範曼麗咬牙,痛恨的眼神好像恨不得將連慕然咬碎吃進肚子裏,“你——”

    範曼麗氣得牙癢癢的,還沒來得及反擊,就聽到了熟悉的聲音問:“你怎麼會來這裏?”

    範曼麗愣了下,想扯出個笑容來的,但是想起之前他們算是不歡而散,她扯起來的嘴角都抽搐了,所以,沒有說話。

    凌彥楠淡淡的掃了範曼麗一眼後,就不再看她,見到她手上拿着的書,皺了眉,“你拿這些嬰兒書幹什麼?難道你也有小孩了?”

    範曼麗擔心他誤會她,忙放下書說:“哦,這些都是連小姐想要買的書,我只是想看一看而已,我也還沒結婚,哪裏來的小孩,凌總您說笑了。”

    凌彥楠沒有回答她,但是眉頭卻皺得更深了,看了一眼被她放下的書,一一的在貨架上找了找,找齊了十來本,放在他推過來的購物車上。

    範曼麗看着,臉色倏地刷白,有些站不穩了,死死的咬住自己的下脣。

    他這是嫌棄她拿過的,所以連要也不要了,要重新再找?

    連慕然自然也發現了,她本來不是那種喜歡幸災樂禍的人,因爲她覺得,對於自己不喜歡的人,就連是幸災樂禍,也是浪費自己的心情。

    無奈他這一次截中了她心底的那一處柔軟,她漸漸的翹起了嘴角。

    凌彥楠看她的表情心情好了些,他也跟着翹起了嘴角,但是在看到她手上的書時,皺眉道:“這些童話書,就不要了,男孩子都不喜歡,男孩子喜歡的都是一些刺激而有故事性英勇的冒險故事。”

    連慕然皺眉,她不反對他的觀點,但是她也有自己的想法:“童話是每一個小孩子必聽必看的故事,對小孩子養成是非善惡觀有好的幫助。”

    凌彥楠也不反對他的觀點,但是他在說自己的想法:“但是我從我會思考會認字開始,就不喜歡聽,也不喜歡看,小安的性子應該像我,我不喜歡,他應該也不會喜歡。”說到這,他翹了翹嘴角,心裏對小安的存在更加喜歡了,是啊,日後的小安就是現在的他,小安是他的孩子這個想法,忽然深深的印在了他的腦海裏,雖然他一直都知道,但是一不夠深刻。

    連慕然還是皺眉,“你想像媽教你那樣教小安?”

    “有什麼不好嗎?”聽出了她似乎不喜歡,他皺眉,而且他自認,自己無論哪方面都不差,而且異常的出息,“這樣有什麼不好的,而且,小安是我們凌家的長子,以後我的位置如果他有能力坐就是他的。”

    “如果我沒想錯的話,你的性子跟我哥,還有我弟一樣,從小就冷冷冰冰的,這麼早熟,我不要小安跟你們一樣。你希望他日後能有所成就這一點我贊同,但是我不認爲有能力就等同於陰沉的性格,冷冰冰的性子,從小就沒有童年可言,我希望小安從小就是一個溫潤如玉的小紳士,小君子,身心都能健康的成長。”

    “那樣的人不適合商場,只適合做老師,而且……你說我性格陰沉?說我身心不健康?”凌彥楠眯起眼眸,這才發現,他們的思想如此的不一樣,而育兒這一點能反映的就是人生觀的問題。

    而且,聽她的意思是,她在嫌棄他?

    想到這一點,他心裏很不舒服,她怎麼就嫌棄他了?他有哪裏不好的?性格陰沉?他哪裏是性格陰沉了?他只是比較穩重,不動神色而已,她也是在商場上呆着的人,這些有多重要她應該明白這一點纔對,既然明白,爲什麼還會成爲她嫌棄的來源。

    連慕然頓了下,覺得自己反應太過了,而且反應過激,不小心說了這些話,但是這些都是事實:“你難道心裏很陽光?”從她認識他時開始,他就是現在這個模樣的,他小時候能陽光到哪裏去?

    凌彥楠淺笑了下,看着她道:“連慕然,我們是五十步笑百步。”

    “我只是外表冰冷,並不說明我內心也一樣,在想法上,我們不一樣已經說明了一切了。”

    凌彥楠扶額,有些無奈的笑了笑,但是眼眸卻看着她,似乎在思索她的話,但是從她給他一貫的印象來看,他真的不覺的她不冰冷。

    他頓了下,也不跟她說這些了,“小安我希望他能成爲一個合格的繼承人,如果他足夠強,對他自己以後也有好處,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希望他能像普通的家庭的小孩子那樣,健健康康的成長,但是小安不一樣,他是我們凌家的孩子,他身兼重任。如果你真想要一個這樣溫潤如玉的孩子,那我們第二個兒子,你可以這麼培養,或者是我們日後的女兒,你可以將她培養成一個小淑女,而不是像你這樣……冷冷冰冰的。”

    說到最後,他意味深長的看了她一眼,勾脣笑了,他話裏雖然有着嫌棄,但是他帶笑的眼眸告訴旁人,他只是說說而已。

    連慕然心裏有些高興,他的一席話,雖然可能是說說而已,但是也說明了,他是真的想跟她一起攜手走完這一生,不會去想着離不離婚的事,所以纔會說日後他們還會有兒子或者是女兒……

    她嘴角翹了起來,沒有說話,凌彥楠也笑了,說:“認同我的話了?”

    連慕然聞言,回過神來,還是堅持自己的見解,說:“我沒有認同,要是你對待兩個兒子之間厚此薄彼,他們兩人從小就會受到差別待遇,那樣對他們成長並不是好事,如果你要培養就一起培養,但是……我覺得兒子一個就夠了,所以我們只需再生個女兒就好了。”

    凌彥楠頓了下,眼眸輕輕的翹起,算是認同了她的話,聽她說得這麼認真,他的心情竟然非常好,從今天中午開始的煩躁就不知什麼時候已經不翼而飛了。

    他本來想說下一個孩子是男是女,不由得他們自己選擇,這要看緣分,但是他看看着她憧憬的摸樣,還是沒有說這些話來打斷她的思考。

    但是,想起他竟然因爲一本童話書而跟她展開了長篇大論的育兒計劃,而且還是如此的認真他不由得失笑。

    不過,現在他們說得再多,他忽然覺得都是虛的,小安還小,距離這一點也還有一些距離,而且他們剛纔說的,都是皮毛,日後,要將小安撫養成人,還需花更多的心思,而且日後,他們有大把的時間討論這些,也不急於一時。

    即使如此,他的心不知爲什麼,都覺得是明朗的,以前,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想要多少個怎麼樣的孩子,要怎麼教育他,將他教育成爲怎麼樣的人……

    這些,他都沒有規劃。

    但是現在,他發現,他似乎有目標了。

    是的,就像她說的那樣,他們已經有了一個孩子,他們再要一個女兒就足夠了,而他也相信有他們兩人一起教,他們一定能將他們的小孩教的很好。

    “時間不早了,我們該回去了。”說着,他伸手,將她手裏的書一把的放進了推車裏,淡淡的說:“以後,你有你的教育方式,我也有我的,我不會干擾你,算是互補了,但是等小安長大能獨立思考後,他偏向哪一種,自然就清楚了。”

    連慕然也看了下時間,也嚇了一跳,沒想到時間過得這麼快。

    連慕然頓了下,再多拿了幾本故事書,也順便的拿了幾本教孩子學字的本子。

    凌彥楠翻了翻,再拿了幾本外語的兒童書籍才推車離開,但是轉身時見到側邊的範曼麗還在,眉頭不着痕跡的蹙起,但是他什麼都沒有說,回頭跟連慕然淡淡的說:“我們還沒給小安買玩具,得抓緊時間了,等一下媽應該會打電話過來催我們回去吃飯了。”

    說完,他幾乎就能想到他們等一下買玩具時,兩人會因持着不同的觀點而又爭論起來,想到這,他推着車子,回頭看了她一眼。

    “嗯。”連慕然還在看書,也忘記了還站在一邊的範曼麗,就跟着他的腳步走了過去。

    範曼麗直到他們走遠了,也還沒能回過神來,愣愣的看着他們遠去的背影。

    在她的眼裏,凌彥楠是冷漠的,沉穩的,寡言的,面無表情的,她以爲,在連慕然面前應該也一樣,畢竟他們沒有愛。

    但是,她發現,對於連慕然,在連慕然的面前,他比連慕然更多話,臉上也有着她從來沒有見過的表情,而且,他的笑容從此之中,她都能看得出來,是發自內心的,不會像敷衍她或者是其他的人那樣對連慕然笑。

    而且,她從沒見到過的,還有他的無奈,溫柔還有包容。

    她知道凌彥楠是不贊同連慕然的觀點的,他雖然無奈,也有自己的觀點,但是他卻不會強迫她去接受自己的觀點,而且連慕然也不會聽,所以,他爲此而感到無奈,而且他雖然很少笑,但是他的眼眸卻始終是關注着她的,所以,她知道,他是真的沒有見到站在他身側的她,而不是抱着打擊她的心情而說的話。

    如果不是因爲包容,他也不會接受她的想法,將她手中的書放進購物車裏,也不會在連慕然說他不好時不去生氣,而是聽聽就算了。

    她真的認爲連慕然是富家女,身上的高傲和冷傲是很多男人討厭的,因爲她相信男人都是自尊心強的人,自然不會喜歡爬到自己頭上的女人,但是她忘記了,凌彥楠不是那種很弱的男人,更加不會因爲女人的強大而會感覺自己不夠強,連慕然再強,他也有足夠的能力ya住她,所以也不會有什麼擔心自己比不上她。

    而剛纔,她竟然冒出來了一個想法,竟然會覺得他們無比的匹配,無論是性格還是家世,真的無比的匹配,想到這,她臉色白了些。

    從一開始她就知道凌彥楠明顯也是不愛連慕然的,以爲他們兩人最多隻是同*異夢。

    或許,從一開始是的,但是現在……

    她回頭看了眼他們離去的背影,臉色沉了沉。



    上一頁 ←    → 下一頁

    仙逆呆萌配腹黑:絕寵小冤家猛鬼夫君嬌寵令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
    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長生歸來當奶爸我的美女公寓極道天魔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