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五十一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24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五十一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24字體大小: A+
     

    連慕然頓了下,她雖然有很多話想要問他,在腦子裏思索了一番,想着哪些話是可以跟他說,哪些話是不可以跟他說的,她想了很多,包括她想問他爲什麼走了都不跟她到個招呼,難道她就連讓他打個招呼的資格都沒有嗎?也包括了她其實不喜歡他最先問的是小安的情況,而不是問她本人,好像她本人激不起他半分的關心似的,她是他的妻,他最應該關心的人應該是她纔對。

    但是,她一向都是一個很理智的人,有些話不能說,她一般都能剋制住自己不說,所以,她想了這麼多,最後只是淡淡的說:“他們要搬回去南城了。”

    “他們?”凌彥楠輕喃一聲,很快就知道她說的是誰了,他眼眸微眯,語氣平靜的問:“所以呢?你想說什麼?”

    “他們都要搬回去那邊,因爲我們連家的根在南城。”連慕然的小手輕輕的撫摸着小安水嫩的睡臉,淡淡的說:“一年半以前,c市對我而言,是一個異常陌生的地方,因爲我的家鄉在南城而不是c市。”

    凌彥楠着薄脣,聽到身後有聲音,他面無表情的回頭看了眼。

    唐祕書是奉命出來叫他的,她見凌彥楠的臉色不大好,一時間都不敢說出自己的話了,但是身後又有各種目光投過來,她只能硬着頭皮上:“凌總,請問會議還需要繼續嗎?各位高管還等着做最後的總結。”

    “讓他們等我十分鐘。”簡潔的說完,他轉身往辦公室走去。

    連慕然知道他在跟那邊的人說話,她不打斷,等着他開口。

    凌彥楠懂她的意思,只是心底卻非常的不悅,回到辦公室做好後,他卻眯起眼眸問:“你也想跟着他們回去南城?”

    連慕然沒有回答,好久都沒有說話,因爲她知道,她已經嫁給了他,從此以後,c市纔是她安身立命的地方,但是有些情緒還是禁不住的往心底涌。

    因爲,她感覺他們兩人,有太多的不確定性了,她也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可以一直在他的身邊,一直都是他凌彥楠的妻子,現在是,以後未必是,所以,即使她的戶籍已經遷移來了這個地方,她依舊無法將c市當做她最喜歡,最想呆的地方。

    凌彥楠其實很不悅連慕然竟然會這麼想,她這是沒有真正的將她自己融入凌家,纔會一直都將南城視爲自己心底的所屬之地。

    他抿脣,語氣有些冷:“連慕然,你已經嫁給我了,淺淺是你的嫂子,她不是一樣跟着你哥,將公司也一起搬過去南城?同樣的道理,你也應該一直留在c市,因爲我在這裏。”

    連慕然知道,他說的這些話是她想聽的,雖然不是最想聽的,而她在說這個話題時,最擔心他會說,隨你,你愛去哪裏去哪裏,我不會阻撓你,但是小安必須留在c市,在我們凌家長大,她的心有些慶幸他還是沒有說。

    但是人的心都是貪婪的,她沒有滿足,因爲她心底還有空虛之地,他沒有幫她填滿,她還想說很多的,只是現實容不得她耍太多的性子,最後,她苦笑了下,心緒不穩的說:“我知道……但是……但是我只是覺得以後或許我會變得孤獨一些罷了……,抱歉,我最近情緒化了點,打擾你了。”

    比起這句話,她其實更想說:“我知道因爲你在,我應該留在c市,但是我們跟我哥還有嫂子不一樣,他們這輩子就訂下來了,他們不會分開,而我們呢?”

    她還剩下一些理智,所以這些話終究沒有問出口。

    “我們之間用不着這麼客氣。”凌彥楠皺眉,語氣不爽。

    說完後,感覺到她心情似乎很不好,他想做些什麼,卻發現現在他們兩人隔着大海重陽,想要觸碰到她,是一件不可能的事,頓時他心底煩躁的起身,在辦公室裏走來走去,“如果捨不得他們,想見他們,日後飛過去看他們就是了,也不過兩三個小時的飛機。”

    “我知道。”連慕然緩緩的找回了自己的情緒。

    他的語氣忽然冷冷的,“如果你真的覺得孤獨,那是因爲你沒有將凌家當成你的家。”安慰完了她後,他才撲捉到她之前說話的重點,剛纔因爲她心情不穩他的心都落在那方面上了,而沒有抓住她說的話的重點。

    連慕然聞言,苦笑了下,還是忍不住尖銳的問:“我能將凌家一直當成是我家嗎?”

    凌彥楠眯眸,“你什麼意思?”她還想離婚了?

    連慕然沒有說話,凌彥楠抿脣,“連慕然,說話!”

    凌彥楠說着,耳邊就傳來了一陣敲門聲,隨後唐祕書躡手躡腳的進來了,小聲的說:“凌總……請問您可以了嗎?十分鐘已經過去了。”

    唐祕書的聲音雖小,但是連慕然還是聽到了,她頓了下,說了一句“下次聊”後,不等凌彥楠說話,就已經掛了電話。

    凌彥楠危險的眯起了眼眸,聽到她掛電話的信息,隨即咬牙對着電話吼了一句話:“連慕然,你敢掛電話試試看!”

    但是,他還沒說完,耳邊就傳來了一聲嘟生,電話被掛斷了。

    凌彥楠一張俊美的臉都黑透了,捏着電話咬牙切齒的,擡眸輕掃了一眼唐祕書,唐祕書身子發抖,她不知道是連慕然打電話過來,要知道是她的話,她也不會冒然的進來了,只是會議室那幫人等了二十來分鐘,不耐煩了,才叫她過來催一催而已、

    唐祕書想起凌彥楠剛纔那一記眼神,嚥了嚥唾液,訕笑道:“凌總……”

    凌彥楠抿脣,隨手將手中的手機扔在了辦公桌上,不發一言的轉身離去。

    ……………………………………………………

    連慕然本來只是想在連家住一兩天的,但是想起他們不久後就要搬走,她心底的不捨之情就源源不斷的涌了上來,尤其是看到老爺子將小安當寶一樣捧在手裏不撒手就更加捨不得了。

    所以,她忍不住的就多住了幾天,連凌母打電話過來催了,她還是不想走。

    其實,她知道老爺子是很捨不得她的,但是也一樣捨不得他住了一輩子的南城的老宅,那邊有他生死與共的老戰友,也有能喝茶聊天的好友,更有無聊一起下棋的好鄰居……

    這些,都讓老爺子捨不得,所以她知道他還是想要回去的。

    吃了午飯,凌彥楠“小然啊,我們還暫時不會回去,遲些日子,跟彥楠一起,再回來一趟,讓我們好好的聊一聊,知道嗎?”

    “我知道了,但是他工作忙。”前兩天兩人在電話裏不歡而散,但是最後,他還是沒有打電話過來,而她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回來,雖然他說了半個月左右回來,但是要是他願意,他可以再推遲半個月甚至半年不會來,都是有可能的,這些,都得看他願不願意了。

    凌月菲也是清楚他們兩人的事的,這次說的話就小聲了些,說:“小然啊,我們走了,還是不放心你,所以我們打算叫管家和兩位阿姨留下來,你要是受委屈了,出來後也能有個溫暖的地方呆一呆,要是不高興了,也可以飛回來南城,跟媽說說。”

    連慕然笑了笑,鼻子有些酸,到了現在,她還是讓父母擔心,她心底升起了深深的愧疚,她點點頭,“媽,我知道的,我要是想你們了,會回去看你們的。”

    凌月菲點頭,拍拍她的肩膀就進去廚房去看她煲的湯了。

    晚上,連慕然打算吃完晚飯後,就離開連家回去南城。

    在吃飯前,凌月菲就跟她一起,收拾着他們給她跟小安買的補品和貴重的物品,但是樓下就傳來了一陣聲響,她隨即愣了下,她下樓一看才知道,連家又迎來了一位客人。

    連慕然站在樓上一動不動的,就這麼的看着忽然出現在樓下的他,他身上衣衫雖然整潔,但是她卻好像看到了一股風塵僕僕的味道,應該是剛下飛機不久的。

    凌彥楠懷裏抱着小安,看着懷裏差不多半個月沒見的孩子,他的心就徹底的柔軟了,聽到一絲細小的開門聲,他順着聲響擡眸,見到了站在樓上的連慕然,他頓了下,面無表情的說:“剛下飛機,媽說你們在這裏,我來接你們回去。”

    連慕然沒有回答,看了眼大廳,大廳裏她的大哥和大嫂,還有念念都回來了,應該是他們兩人一起接念念回來的,連慕年的手上還拿着念念的書包。

    凌月菲推推她的手肘,淡淡的說:“下去吧,跟他們一起聊一聊。”

    連慕然一動不動的,就看着樓下,凌彥楠擡眸看她,不發一言的上樓,在距離她兩步時頓住了腳步,皺起眉頭看了她一會兒才說:“你沒睡好?”她的眼袋有些嚴重,而且……她好像瘦了,尖巧的下巴露裏出來。

    連慕然嗯了一聲,看了一眼轉身進去了她的房間,在他抱着小安進來後,她才淡淡的說:“這幾天公司的事比較忙,熬夜熬多了。”

    凌彥楠不語,雙手支撐着小安的腋下,讓他站起來,在他的腿上噠噠的跳着。

    連慕然沒有說話,踢掉腳上的棉拖,在chuang上躺了下來,剛纔見到他時,說實話,她的心是很激動的,但是當他走到她的跟前時,她卻感覺自己的心異常的平靜,好像懸在高空中的心思,全部都歸位了。

    他側眸看她,見到她閉上眼睛躺着,心底涌起了一股安然的情緒,緩緩的放下小安,讓他躺好,他在她隔壁坐下,感覺到有人漸漸靠近,連慕然緩緩的張開眼睛,卻見到他放大的俊臉,她愣了下,還沒來得及反應,嬌嫩的雙脣就被他噙住,輕輕的允吻着。

    連慕然的心感覺再度被拋向了半空中飄飄蕩蕩的,即使知道待會兒就要下樓去吃飯,她還是捨不得將他推開。

    其實,她不得不承認,才半個月不見面,她已經很想他,很想,很想。

    她閉上的眼眸上,小巧的眉宇微微的蹙起,心裏有些酸澀。

    才半個月,她就如此的想他,要是日後,他再像以前那樣,一年回來一兩趟,每一次都是來去匆匆,那她還怎麼受得了?到時候,她又該怎麼辦?

    果然,如果得不到的,那就不要去嘗試得到的滋味,要是得到了,對那美好的滋味上癮了,再想去戒掉,那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專心點。“凌彥楠感覺到她的不專心,心底蹭地冒了些火苗,忍不住咬住了她的脣,懲罰的細細琢磨,品嚐,捨不得放開她。

    已經半個月補償一絲肉味,現在她就在他的懷裏,他知道她嚐起來到底有多甜美,甜美得讓人嘗過了,就會上癮,時刻的忍不住將她佔據,ya在身下捨不得放開,所以現在,他怎麼能做到不爲所動?

    感覺到大腿間有一個剛硬的熱鐵緊貼着她,連慕然小臉微紅,心情不知道爲何,好了些,也不再亂想了,被他反覆親吻得紅潤如櫻桃的小嘴,緩緩的勾起了一股笑容,隨即緩緩的擡擡起膝蓋,緩緩的在他的下面磨蹭着。

    “嗯……”隨即,他就悶哼一聲,微微張開的眼眸見到她嘴角咧開的笑容就知道她的不懷好意,眼眸深了些,咬牙道:“該死的,我不介意在這裏就要了你,要是你不擔心隨時都有人上來敲門叫我們下去吃飯的話!”

    連慕然輕聲一聲,別開臉,躲開他的吻,但是他的吻卻順勢的落在她光滑纖細的脖頸上,鼻尖蹭啊蹭的,不斷的勾火,一雙火熱的大手更加放肆,輕捏了捏她的大腿,連慕然倒吸了一口氣,知道她是真的蹭起了他的yu火,她有些心驚,“你……”

    見到她眼底的驚恐,他勾起笑容,骨節分明的指尖,輕輕的挑開她胸前的扣子,“半個月沒有做了,現在剛好,好好的補償我!”

    連慕然想到他累積了這麼多天,她就顫抖了下,抓住他的手,投降的說:“你……不要動,回家先,不要在這裏!”要是真的讓他在這裏要了她,這下子,所有的人都會知道他一回來就跟她做,那她還不羞死了。

    凌彥楠眯眸,輕哼一聲,“晚了!”

    說完,他就將她的衣服一間間的撥開,脫下,脣舌並用的挑起她的渴望,最後嗎,猛地進入她,連慕然悶哼一聲,瞥見在隔壁躺着的小安,小安沒有睡着,她小臉紅得像個番茄,推着他說:“凌彥楠……嗯……小安,將小安抱遠一點。”

    凌彥楠挑眉看了一眼兩人已經結合了的地方,“現在要是拔出來,會死人的,你不出聲不就得了?”說着,他不顧她的抗議,伸手扯過被子,蓋住了兩人,擋住了小安在隔壁的小chuang上投過來的視線。

    很快,室內就響起了斷斷續續,低低淺淺的聲音,沙啞的,甜膩的混在一起,久久不息。

    凌月菲叫連慕年上樓叫連慕然一家三口下來吃飯,但是連慕年上樓了,走到門口邊,伸手卻翹不下去,緩緩的轉身離開,曲淺溪奇怪的看着他,“人呢?小然他們不在裏面嗎?”

    連慕年但笑不語,大手攥住她的手心,拉着她到沙發上坐下。

    “年,你妹妹呢?”曲淺溪不問了,倒是到了凌月菲問起了。

    連慕年淡淡一笑,說:“凌彥楠剛下飛機就過來了,十幾個小時的飛機,有些累了,跟小安都躺在chuang上睡着了,先等他們一下吧,反正我們都還不餓。”

    凌月菲想想了,也覺得有道理,也不再問了,叫人過去多做幾個菜上桌。

    凌月菲好忽悠,但是曲淺溪卻不容易,狐疑的看着他,“你在說謊,對吧?”

    連慕年側身,緊緊的攥住她的小手握在手心裏,輕吻了下她的耳畔,“我是在說謊,至於他們到底在做什麼,你說呢……”

    連慕然看了眼從廚房出來的凌月菲,小臉一紅,睨了他一眼,跟他拉開了距離,總算明白他們兩人是在幹什麼了。

    連慕然跟凌彥楠下樓吃飯,已經是一個小時之後了,而他們爲什麼會這麼遲纔下來,除了念念,包括連慕楓在內,其他的人都懂了。

    吃完飯後,連慕然就被凌月菲拉了上樓,念念拉着連慕楓上樓陪她玩遊戲去了,而連慕年則還有一些工作要做,樓上去接了個電話,大廳裏,只剩下凌彥楠跟他懷裏的小安,還有曲淺溪。

    曲淺溪給他倒了一杯水後,才淡淡的說:“最近還是像以前那樣,經常要出差嗎?”

    “嗯,過幾天還要出差一趟,處理完後,就能休息一段時間了。”凌彥楠側眸看了看她,一年多了,她還是以前那個模樣,沒有絲毫的改變,要說有改變的話,那就是她眉間已經不見絲毫的憂愁,多了一抹開朗,顯然,這一年來,她過得很好。

    曲淺溪回頭看了他一眼,跟他的視線相接,她愣了下,隨即笑了出來,認真的說:“我最近看了一本書,覺得不錯,你要不要看一看?”

    “什麼書?”他皺眉。

    曲淺溪起身,“很一般的書,你要是感興趣,看以看一看,我上樓給你拿。”

    凌彥楠點頭,沒有說話,看着她上樓的目光多了一抹深思,而且,他的心很平靜,很平靜。

    連慕然下樓來,見到他愣愣的看着曲淺溪的背影,捨不得移開視線,小嘴緊抿,小手攥緊了樓梯扶手。

    凌彥楠收回目光,視線落在了她的身上,淡聲問:“準備好了嗎?準備好了,我們就差不多該走了。”

    連慕然抿着小嘴,語氣很淡的說:“如果你想回去那就先回去吧,我剛纔想了想,我還想再住一晚。”此話一說出口,連連慕然自己都有些堵心,想不到她竟然如此的瞎鬧。

    凌彥楠皺眉,看着她不說話,見她轉身又上樓,他才說:“那我也留下來好了。”

    連慕然頓住了腳步,反對的淡淡的說:“不、你還是先回去吧,你一回來就住在這邊,不怎麼好,而且你出差這麼久了,媽也惦記着你能早點回去,而我跟小安明天早上就回去了。”

    凌彥楠眯眸,總算聽出來她的話裏帶着刺和氣了,也起身抱着小安上樓,就在樓梯時,見到了曲淺溪從三樓走了下來,就頓住了腳步。

    曲淺溪將手裏的書遞給他後,見到他的目光緊緊的粘着連慕然的房間,她笑了笑,“給,我已經看了,你可以慢慢看。”說完,她就不再逗留,轉身上去了三樓。

    凌彥楠點頭,接過了書後,進去了房間,見到連慕然坐在桌子邊上看文件,他皺眉,“你這是在鬧脾氣?”否則,爲什麼忽然改變主意了?

    連慕然聞言頓了下,說,“今天晚上我有些公事還要跟我哥談一下,走不開,不是鬧脾氣。”

    “是嗎?”凌彥楠卻不相信,在她旁邊的chuang沿坐了下來,“你生氣是不是跟你嫂子有關係?就是因爲她結了我一本書?”他晃了晃手中的書。

    連慕然被截中了心思,心裏不舒服,甚至是氣怒的,但還是她臉色還是很平靜,“我沒生氣,你想太多了,她是我嫂子,我也不會多想。”

    凌彥楠點頭,將手中的書放下,淡淡的道:“那就好,既然我會告訴她我們從未結婚,就已經說明,我既放手了,也決心放下她。”

    連慕然心一緊,擡眸看他,淡淡的說:“是嗎?”其實,她明白他的意思的,但是決定放下跟已經放下是不一樣的,決定放下不一定就能放得下,只是得不到了,只好去放下。

    說完,見他還想說什麼,但是她已經不想聽再多,打斷他的話,轉移了話題道:“美國那邊的事已經完成了?”

    明白她不想聽,他也不再繼續,聞言點點頭,然後轉回話題,“今晚還是回去吧,都在這裏呆了這麼久了,下一次,如果你再想來,我就陪你來,可以嗎?”

    連慕然聞言,驚訝的看向他,“你……說的是真的?”

    “我騙你幹什麼?”他不以爲然的起身,說:“收拾東西吧,我們回去。”

    連慕然沒有再說什麼,簡單的將已經收拾好的東西整理了下,點頭道:“走吧。”

    ……………………………………………………

    早上,凌彥楠醒來,聽到耳邊有細小的聲響,側眸看了下,連慕然穿好了衣服,穿着拖鞋到到洗手間洗漱。

    他伸手看了下時間,剛好七點,是連慕然的生理時鐘,而他也醒來了,但是他卻了無睡意,甚至感覺神清氣爽,這種感覺是在出差那兩個星期裏所沒有感受到的。

    出差時,他總感覺難以入眠,感覺身邊少了個人,chaung就空了,輾轉難眠,經常的,躺在chuang上想到的就是她恬靜入睡的小臉和迷人的體香,溫軟的身子,這些,即使她不在,他都能但是,很清晰的想起來,越想,腦子就越記得清晰,就難以入眠,但打開手機卻沒有一封來電或者是信息,他心裏說不失落,是不可能的,但是,要他主動聯繫她,他找不到理由,所以只能作罷。

    接到她的電話後,雖然是不歡而散,但是他卻感覺自己有精神了些,但是,夜也更加漫長了。

    也許是後面幾天精神比較好,工作的效率高了不少,得以提前幾天回來。

    他躺在chuang上想着這些時,連慕然已經從洗手間出來了,一如既往的梳妝換衣,動作不快,但是很優雅,也很有效率,很快就上了淡淡的妝。

    她的皮膚很好,水嫩水嫩的,所以她上妝也只是化個淡妝,簡單的幾筆就顯得更加漂亮而有精神,不會像其他的女人那樣,厚厚的一層粉抹在臉上。

    “今天怎麼這麼早醒來?”感覺到他的視線落在自己的身上,她回頭僅僅的看了一眼,隨後,她整理完了衣服和妝容後,就起身準備出門。

    凌彥楠眯眸,沒有說話。

    以前,他一般都是凌晨兩點左右睡覺,早上八點多醒來,這些是他出來工作後就形成的習慣,無論他早些睡還是晚一些睡,這個起*的生理鬧鐘都不會變,但是自從他上一次回來了一個多月,他的生理時鐘就亂了,習慣早睡了點,起chuang也接近她的生理時鐘,想到這,他臉色陰沉了些,掃了眼連慕然。

    連慕然收拾着自己的文件時,回頭見到他陰沉的俊臉,後知後覺的問:“我吵醒你了?”

    凌彥楠沒有說話,進去浴室洗漱了。

    用餐後他就去了公司,到了午飯時間,他莫名的沒有什麼胃口,打電話叫唐祕書幫他帶一份外賣回來,不知爲何感覺辦公室格外的悶,他抿脣,最後還是叫唐祕書不用給他帶飯,他自己出去吃。

    掛了電話,拿起手機就準備離開,只是垂眸才發現,手上的手機不知什麼時候停留在了連慕然的電話號碼的頁面上……

    是了,他本來不想出去吃飯的,但是腦海裏忽然的就浮現出來連慕然的小臉,於是就叫唐祕書取消了訂餐……

    想到這,他薄脣抿得更緊了些,起身出了辦公室。

    下樓,向他的車子旁走過去,拉開車門時,忽然雙眼一黑,感覺眼眸被一雙柔軟的雙手覆蓋住了,鼻腔出聞到了一股熟悉的馨香……

    凌彥楠頓了下,勾起薄脣陳述:“小倩。”

    金曉倩勾起小嘴笑了,揚起的笑容讓路邊的花朵都自覺黯然,顯然的,她的心情不錯,緩緩的放下覆上他雙眸的一雙小手,挑眉的說道:“呵,這麼容易猜對?”她都離開五六年了,他竟然一猜就中,很不錯,她笑容更深了些。

    凌彥楠勾脣,回頭掃了她一眼,“什麼時候回來的?”

    金曉倩聳聳肩,“一個星期前,我來找過你,但是聽說你出差了。”

    凌彥楠翹起薄脣,繞到車子的另一邊打開車門,“吃飯了嗎?”

    金曉倩將自己的包包背好,優雅的走過去他爲她打開的車門那邊,鑽進了車裏後,才挑眉說:“等着你請我吃飯呢,去我們以前經常去的地方吧,幾年沒有吃過了,不知道味道變了沒。”

    車子漸漸的進入了車流裏,很快的就到了挑眉以前經常來吃飯的地點,菜也很快就上來了。

    金曉倩嚐了一口飯店特製的海鮮醬,滿意的點頭,“嗯,還是這個味道,我喜歡。”

    凌彥楠低頭用餐,擡頭後才問她:“什麼時候走?”她畢業後,在國外已經有了一份很好的工作,聽她說過,她想要在那邊發展。

    金曉倩漂亮的菱脣扯開迷人的笑容,“我發現,我還是想回來發展。”

    “所以……不走了?”凌彥楠挑眉,金曉倩比他小兩歲,卻是一個書迷,看書的範圍很廣,很愛讀書,出國五六年了,就是爲了學到更多的知識,一共拿了三個不同專業的博士學位。

    “嗯。”她吃了塊肉後,推了推鼻樑上的黑框眼鏡:“別問我這麼多了,說說你的近況吧,聽說……你結婚了?什麼時候介紹將人帶過來給我認識認識?”



    上一頁 ←    → 下一頁

    無限動漫錄仙逆呆萌配腹黑:絕寵小冤家猛鬼夫君嬌寵令
    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長生歸來當奶爸我的美女公寓極道天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