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五十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2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第二百五十章 奉子成婚嫁給凌彥楠23字體大小: A+
     

    前面的少婦已經進去了十幾分鍾,還沒有出來,凌彥楠皺眉,“怎麼這麼久?”在他的眼裏,打疫苗只是給孩子打一針藥水而已,能用這麼長時間嗎?

    連慕然笑,解釋道:“醫生先要給孩子檢查一下身體,再打疫苗,而且小孩子打針不像我們大人,小孩子雖小,但是卻知道疼,疼過一次後,見到針或者是見到了同樣熟悉的情境,他們就先哭了起來,不願意打針,你得花時間去哄。”

    凌彥楠看了她一眼,算是認同了她的話,很快,前面的少婦已經出來了,但是已經顧不上跟連慕然打招呼,心疼的哄着懷裏的女兒。

    連慕然笑看了一眼凌彥楠,聽到了熟悉的名字,他拉着他進去了。

    醫生邊給小安做檢查邊問連慕然關於小安的情況,連慕然都一一的回答了,很詳細,醫生點點頭,告訴她孩子因爲食用母乳身體比上一次過來時好了很多,而且建議她如果有條件,再讓孩子多吃幾個月的母乳,母乳對孩子提高抵擋力方面,起到很重要的作用。

    連慕然點頭,她很高興,最近孩子生病的頻率低了,這一點讓她很高興。

    凌彥楠在一邊聽着,眼眸深了深,他才知道爲什麼連慕然會一直讓小安喝母乳,但是現在,他知道了。

    醫生很快就配置好了藥水,準備打針。

    小安很安靜,本來還好好的,但是在見到了細細長長的尖銳的針尖之後,忽然就哭了起來,在凌彥楠的懷裏不安的扭動着小小的肉肉的身子。

    凌彥楠有些吃驚,忙安撫,但是無論怎麼安撫,小安就是張着嘴巴哭,他無奈的看了眼連慕然,瞬間就明白了連慕然所說的那些話。

    小孩子難哄,要是等把小孩子哄得不哭了再打針,那得浪費醫生多少時間,自然是使不得,連慕然自然是明白這個道理,只好跟以前那樣,從凌彥楠的懷裏抱過小安,緊緊的抱着,坐在chuang邊,不讓小安亂動,醫生也是有經驗之人,很快就過去給小安打好了針,這時小安的哭聲更加淒厲了,凌彥楠看着忍不住皺起了眉頭,而連慕然則微微的別過臉,不敢看。

    “行了。”醫生說了兩個字,連慕然就鬆了一口氣,睜開了緊閉的眼眸,邊給小安整理好衣衫,邊心疼的哄着懷裏的孩子。

    凌彥楠注意到了她再張開時,微紅的眼眸,走過去的動作愣了下。

    他雖說是看着念念長大的,但是他自己有很多公事要處理,也要避忌連慕年的懷疑,不能讓他找到曲淺溪,所以,那時候他不能經常的留在她們母女身邊,應該說很少陪在他們身邊,難得過去一趟,逗留幾天就走了。

    所以,對於育兒的艱辛,和作爲一個母親看見自己的孩子痛,會感同身受這種經歷,他是前所未有,這是他第一次經歷。

    他其實不知道怕自己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但是他卻知道,他有一些慶幸他今天來了這裏,雖然他自己也不知道爲什麼,但是心裏卻涌起了一股熱流,頓時就溫暖了他的整個心房,讓他整個身體現在都暖暖的,脹脹的。

    在他的心裏,連慕然是千金小姐,是女強人,她冷漠,她堅強,很多事,她都能撐起一番局面,就像她現在雖然是c市連慕集團分公司的總監,卻是那裏長期的領導人,撐起了連慕集團在c市的發展,而她從小家庭條件良好,她不曾受過人世間的苦痛。

    正因爲這一點,他才忘記了,其實,她再怎麼強大,她也是一個女人,她能撐起公司不是因爲她足夠強大,而是她足夠堅韌,她也不是一下子,不用歷練就能撐起一片天的,她也是一步步的走過來的。

    同樣的,她是第一次做母親,也沒有經驗,她陪着小安來打過疫苗,小安每次生病她都在場,每一次打針小安哭,心痛的不忍心的,恨不得給小安承受所有的痛的卻是她,這些,她都一次次的走過來了,即使難過心疼,甚至她自己都害怕針這些東西,但是她還是攬下了任務,陪着小安來,其實,她儘可以叫保姆或者是任何一個人陪小安過來的,但是她卻還是選擇了自己親自過來了。

    記住了一聲交代的事情,連慕然眼睛還是有些溼,不好意思的別過了臉,醫生看着,笑了笑,眼底有欣慰。

    連慕然抱着小安準備離開,卻見凌彥楠愣愣的站着,不知在想什麼,忍不住皺眉,伸手碰了碰他的肩膀,“怎麼了?我們走吧。”

    凌彥楠面無表情,一言不發的擡起頭來看她,望進了她泛紅的眼底,連慕然小臉一熱,有些不好意思,覺得丟臉,因爲她剛纔差點哭了出來,但是她就是忍不住。

    小安很怕打針,每一次見到針筒,他就會哭,而且哭得撕心裂肺的,她聽着心疼不已,她每一次都沒能忍住,還是哭出來。

    但是凌彥楠的大手卻覆上了她半邊的小臉,輕輕的摩裟着,不知道在想什麼,連慕然怔愣着,隨即就不好意思的看了眼身邊的醫生,小聲的說:“凌彥楠,你……我們先走吧。”

    “怎麼哭了?”他卻沒有看隔壁的醫生一眼,淡淡的問。

    “我……”連慕然說不出來,有些不好意思。

    凌彥楠回頭看了眼醫生,醫生見他們兩人沒出去,也不好叫下一位,就這麼的尷尬的看着他們兩人,但是還是忍不住提醒道:“我們工作的時間不算長,很多人都等很久了。”

    凌彥楠看了眼連慕然,抱過她懷裏苦累了的小安,一言不發的轉身離開,連慕然眨了下漂亮的大眼,不明所以,轉身不好意思的跟醫生道歉後,就轉身離去了。

    凌母出去給小安賣了一些日常用品回來,回到家不久,見到連慕然跟凌彥楠連個人同時進屋,愣了下,笑着問連慕然:“小安打針有沒有哭?”

    連慕然看了眼已經在凌彥楠懷裏睡着的兒子,淡笑着“嗯”了一聲。

    凌彥楠跟凌母打個招呼就抱着兒子上樓去,讓他能在他專屬的小chuang上睡覺。

    凌母見他上了樓,拉着連慕然坐在沙發上,靜悄悄的問她:“小然啊,彥楠他是不是也跟着去醫院了?’

    “是啊。“連慕然以爲凌母懷疑凌彥楠沒有按照她的話去做,忙點頭,補充道:”回來的路上,都是他哄小安的呢。“

    凌母聞言,就笑了,拍拍連慕然的小手,“很好,很好。”

    連慕然聞言,也就笑笑,以爲她滿意凌彥楠的表現,也就沒有問,這時她的手機響了起來,她接起來後,就我那個樓上走了,她還有一些工作要處理。

    凌母看着他們兩人的上了樓,笑容才深了些,現在她可以肯定兒子是一頭撞進去了,但是她卻不瞭解連慕然的心是怎麼想的,所以心裏到底還是有些不踏實。

    …………………………………………………………

    下午四點,凌母見到凌彥楠進屋,驚訝道:“今天怎麼這麼早?”

    凌彥楠頭也不回的往樓上走,腳步匆忙,“海外的公司有點事要處理,我過去處理一趟。”

    凌母不滿了,他纔回來兩個月不到,又要出差了,“這一次又要去多久?”

    說着,他已經到了樓上的門口,“大概半個月吧,具體有改變的話,跟你說一聲。”

    凌母嘆氣,心裏有些失落,她心裏倒是希望他能該經常在家,多陪陪老婆孩子,想到這,她上樓去,翹了翹他的房門。

    “媽?有什麼事嗎?”凌彥楠沒有怎麼收拾行李,他要帶的只不過是一些重要的文件而已。

    “你出差跟小然說過了嗎?”

    凌彥楠頓了下,淡淡的說:“我遲一些會跟她說的,媽,這些事你不用操心。”

    凌母恨他的不開竅,“我能不操心嗎?你回來纔多久?現在走了,小然自然會寂寞。小然不像你媽我,我是家庭主婦,小然可是女強人,外面接觸這麼多人,像小然這樣的女人,雖然結婚了,外面還有很多男人都覬覦着呢,你這老是出差,萬一感情淡了可怎麼辦?”

    凌彥楠一愣,看了一眼她。

    雖不說他們之間有沒有感情,但是他卻是不否認凌母的擔心是對的,上一次在金先生的宴會中,他就知道,即使她結婚了,她的美貌,她的家世都大有人覬覦着,如果她萬一看對眼了,她所顧忌的也只有小安而已,所以,她要走,其實很簡單。

    想到這,他蹙起了眉頭。

    凌母見他好像在認真的思考了,再道:“彥楠啊,你不要嫌媽囉嗦,真的,像小然這樣的女人,你可以要抓緊啊,不能弄丟了。”

    “媽,我自己有分寸,你先出去吧,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忙。”凌彥楠笑了下,看來,連慕然對他母親收買得很成功啊,竟然能讓她這麼跟他說話,好像他有多麼的配不上她似的,如果他沒記錯的話,很多次很多人想要介紹女兒給他認識,她媽媽見了之後,回來都忍不住在他面前說行幾句對對方的女兒的影響。

    當然,這幾句中,自然有好也有壞,但是,在他的記憶中,好像壞比好多。

    凌母也知道自己說了很多次,他可能聽不進去了,心裏雖急,但是也知道他心裏有分寸,畢竟他張這麼大了,自懂事以來就很少要她操心,她也就不再多說了。

    凌彥楠收拾好了行李後,頓了下,轉身進去隔壁的嬰兒室看了看還在睡夢中的兒子,親了親他後,才上了車,上車不久,他就閉上眼睛假寐。

    晚上,連慕然回來得比較晚,進屋時,凌母正準備吃飯,見到她忙招呼她入座。

    連慕然坐下來,端起碗筷用餐時,頓了下,問:“媽,彥楠他今天晚上又出去應酬嗎?”

    凌母聞言,頓了下,驚訝的張眸,“呃……小然啊,他今天下午五點十分的飛機,飛去了美國,要去大概半個月,所以就不能在家用餐了,他——。”

    凌母想問他難道沒有告訴你嗎?但是她看連慕然一臉驚訝的樣子,還有一絲掩飾不了的落寞告訴她,要是她問了這句話,那就是白問了,要是凌彥楠真的告訴了她的話,回來也就不會問他是不是出去應酬了。

    連慕然聞言,心裏自然失落,但是她卻沒有怎麼表現出來,淡淡的哦了一聲後,就開始吃飯了,一頓飯下來,她依舊是一碗多一點的飯量,胃口也還好,吃完飯後,也像往常那樣,看她的育兒書,有什麼不懂的就請教一下凌母,在小安入睡後,她纔回去自己的房間去看她帶回家來看的文件,一切都是這麼的有條不紊的進行着,凌彥楠回來前或者是回來後,她都是這麼過來的。只不過,在他回來後,她看書和看文件的時間少了些,兩人滾chuang單佔去了大多數時間罷了。

    晚上,處理完文件後,才洗澡睡覺,只是,*上只有她一個人,空空蕩蕩的,身上鋪着厚厚的棉被,卻感覺還是有些冷,即使現在的溫度已經比兩個月前要高得多。

    他身上的溫度很高,雖然說每個人身上的溫度相差不多,但是她卻感覺,有他在,chuang上比開暖氣還要暖和,舒適。

    這段時間以來,她已經有些習慣在跟凌彥楠一起入睡了,即使他會晚一些回來,但是他晚上還是會回來睡的,所以,她能很安穩的入睡。

    連慕然緩緩的張開眼眸,伸手去碰摸索櫃檯上的手錶,她看了下時間,已經凌晨一點多,她還是沒有睡着,她不是沒有睏意,但是就是睡不着,她想了下,他應該還沒到美國那邊吧。

    即使她不去想,其實,還是改變不了,她還是對他一言不發的離去的在意;還是無法抹去,她已經習慣了跟他同chuang共枕的事實;還是改變不了,他不在就想他的事實。

    連慕然小手掩面,放開手錶,蓋上被子不讓自己再多想,快快睡覺。

    ……………………………………………………

    這幾天連慕然心情不能說不好,只是不夠開心而已,在週六日時,她帶小安回去了連家,但是整個連家只有老爺子跟連慕楓,還有凌月菲在。

    連慕然皺眉,“媽?哥還有嫂子呢?”

    聞言,凌月菲嘆了口氣,說:“你嫂子在南城那邊開了一家分公司,已經弄了幾個月了,最近你哥一有空就往南城那邊跑,星期五的晚上,在念念下課後,他就帶着念念去了南城,不過今天晚上連同你嫂子都會一起回來,你啊,回來得正好。”

    連慕然笑了下,點頭表示理解。

    c市做飛機去到南城那邊也不過是兩三個小時,所以即使連慕年來回的跑也沒有關係。

    凌月菲的話剛落,門外就傳來了一陣車聲,接着連慕然就聽得到了念念的聲音。

    念念進來跟連慕然打招呼,見到老爺子懷裏的小安,興奮的跑了過去,連慕年跟曲淺溪看着忍不住笑了,這個女兒,很愛小孩子呢。

    連慕然看着也笑了,“既然念念這麼愛小孩,你們也生一個給念念抱抱唄。”

    連慕年將手上的一包包的東西放好後才說:“孩子是講究緣分的,不急,更何況你嫂子忙,遲一些吧。”

    連慕然聞言,笑容深了些,忍不住看了眼被老爺子抱在懷裏的小安,雖然是很平常的一句話,但是她最近聽着,卻覺得特別的在理。

    曲淺溪知道她想什麼,也沒有說話,拉着她到飯廳坐下,凌月菲招呼他們過來吃飯了。

    曲淺溪果然很忙,吃完晚飯後,她的電話絡繹不絕的有人打過來,她就上樓去接電話了。

    連慕然看着,邊往別墅外面的蘑菇狀小亭臺走,在藤椅上下來後,有些驚訝的看向連慕年,“哥,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嫂子的公司還沒我們連家公司的十分之一大吧。”意思是,她應該沒有他們兄妹忙纔對。

    連慕年說到這裏,笑了下,說:“這兩年我們都呆在c市,除了因爲念念跟你嫂子在外,還因爲我們的分公司在這邊需要投入大部分的時間,所以在c市住了下來,連同爺爺還有爸媽都過來了,但是南城纔是我們的根,我們的總公司也在南城,我也經常要往南城跑,很不方便,所以就想着,是時候搬回去南城了。”

    “搬回去南城這一點雖然爸媽,還有爺爺都不說,但是我知道他們也很想搬回去的,你嫂子考慮了下也贊成,所以近幾個月來,她準備將公司搬到南城那邊去,等弄完了,我們就都搬回去南城住,而這邊的公司,有你在,我們都很放心。”

    “都……搬回去嗎?”連慕然臉色有些不好看。

    雖然她嫁給凌彥楠後很少回家,但是他們在,即使她在凌家,或者是公司,她都感覺有一個依靠,要是他們走了,只剩下她一個了,想到這一點,她忽然就覺得自己孤獨無依起來。

    “嗯。”連慕年啪了下她的肩膀,“哥知道你在想什麼,我們也很捨不得你,尤其是媽,她很擔心你,不過我們不會立刻搬,再過幾個月吧。”

    其實,這一點他們早就想到了,只是奈於連慕然一個人在c市,她跟凌彥楠的感情又不穩定,所以他們都很擔心,也就將這個計劃擱置了些日子。

    連慕年雖然沒有說太多,但是連慕然也明白了一些,她笑了下,說:“哥,我沒事,我會好好照顧自己的。”

    連慕年脣角的笑容淺了些,認真的看着她說:“小然,你想不想跟我們一起回去?c市這邊,我們可以叫人管理,我們偶爾過來一趟就可以了。”

    “哥——”連慕然驚訝的看着她,立刻的就反駁說:“哥——”

    “哥不逼你,這個你自己想清楚。”說着,他又笑了下,“但是你意識下的反應告訴我,你是不會跟我們回去南城的,對吧?你還是捨不得他。”

    “哥……”連慕然心底其實有很多話想要問連慕年的,但是開口了,卻發現,無法說出口。

    “嗯?怎麼了?”連慕年的目光從屋裏曲淺溪的身影收了回來,見到她不捨得卻沒有糾結的神色,他不再問這個問題了,只是說:“以後,我們不能隨時的在你身邊,你要好好的照顧自己,知道嗎?”

    連慕然酸澀着鼻子點頭,“我知道。”

    連慕年笑了笑,沒有再說話。

    “在聊什麼呢?”在兄妹兩人停止談話時,曲淺溪抱着小安出來了,將懷裏的小安讓連慕然抱着,“小安可能是餓了。”

    曲淺溪說着,扭頭對連慕年說:“爸打了個電話回來,有事跟你說。”

    “嗯。”連慕年起身,將肩膀上的大衣披在曲淺溪的身上,幫她整理後才起身離開。

    曲淺溪緩緩的坐下來,逗了逗她懷裏的小安,談談的開口,“搬家的事,你哥都跟你說了吧。”

    “嗯。”連慕然點頭,說完又問她:“你爸爸也搬過去嗎?”

    曲淺溪點頭,“他開始不贊成,但是日後公司還是由我來管理的,他想了想,也就贊成了,他也本來也不想過去的,但是他捨不得念念,也就答應搬過去了。”

    公司是她母親一手創立的,理應在c市生根發芽,但是連慕年有很長一段時間逗留在南城,兩人分離的時間多過相聚的時間,很不合理,最後他們商量了一段時間,覺得還是將她公司搬過去南城最好。

    連慕然笑了笑,“他最捨不得的,是你吧。”

    曲淺溪笑笑,沒有回答她的話,她頓了下才問她:“最近還好嗎?聽說前一段時間你跟彥楠回來了,你們現在怎麼樣了?”

    連慕然夠了勾脣,說:“也就那樣。”這是真話,她也不知道他們這樣算是好,還是不好,他出差一個多星期了,她沒有打過電話給他,而他從離去的那一天開始,也沒有跟打過電話給她,或許是給她一條信息,告訴他什麼時候回來,也不會問一問她或者是小安現在怎麼樣了。

    這些,他什麼都沒有說。

    連慕然知道凌彥楠最愛的女人是她的嫂子,按道理說,她應該很討厭曲淺溪纔是,但是對於她,她一直以來就是喜歡的,直到現在,她雖然心酸,難過,但是也依舊喜歡她,讓她無法將她當成自己的情敵。

    曲淺溪不再說話,關於他們的事,她算是禁忌,她想關心太多,卻也不適合。

    連慕然看了眼眼前的比她大了一兩年的女子,她一直以來,其實有很多問題想要問她的,但是她知道,問她不適合,要是她跟凌彥楠的感情能上一個臺階,由他告訴她會比較好。

    夜漸深,喧囂趨向了寧靜,小安在她的懷裏安恬的入睡,但是她的心卻無法平靜起來,心像無法着陸的船,空虛而不安,而且一樣的了無睡意,她雖然沒有睡眠,卻還是無法做到粘*就睡,今晚,她的心極其的不平靜,而手裏,也反常的一直握着手機,看着手機,上面一直停留在一個電話號碼的頁面上,而她卻沒有勇氣撥號。

    懷裏的小安動了動,似乎要哭出來,她一愣,剛想要安撫安撫他,但是手指卻不小心的滑了下,撥了號碼,她一愣,還沒來得及回神,那邊就傳來了一陣熟悉的聲音。

    凌彥楠那邊正在開會,接到電話時,他愣了一下子的,但是他很快就起身走出去,接了電話,他的聲音很平靜,看了下時間時,忍不住皺眉,“出去應酬了?”

    否則,爲什麼這麼晚還不睡?

    連慕然看眼懷裏的小安,他已經安然的又入睡了,小嘴嘟嘟的,勾了勾嘴角。

    凌彥楠沒有得到迴應,捏着手機的手緊了些,“在聽嗎?”

    “在——”連慕然應了聲,“在的。”

    “嗯。”凌彥楠說完,頓了好久都沒有說話,而她的那邊也是一片平靜,良久之後,他問:“小安好嗎?有沒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

    “小安很好。”

    凌彥楠嘆了一口氣,她一直不說話,他也不能逼她,他相信她不會沒有事情就忽然打電話給他,但是他知道,不能問她是不是有事纔打電話給他,這一點,他忽然從心底裏排斥,排斥她因爲有事才撥通他的號碼,否則,她都不會想起他。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武道獨尊無限動漫錄仙逆呆萌配腹黑:絕寵小冤家猛鬼夫君
    嬌寵令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長生歸來當奶爸我的美女公寓